写轮眼全文阅读

      「小~静~静~」伴随着侬声娇语袭击而来的,是一对足以造成阴影的豪乳,兜头挤了上来,「天啊,好险又跟妳同班,人家好感动!」

      会这样用巨乳袭击人她,就只有咪咪了,静露完全不需要听声音,只靠后脑杓那满溢的触感,就能判断来者何人。

      「才分个班就紧张成这样,妳是有分离焦虑症的幼儿吗?」静露笑着把咪咪的巨乳推开,回身看从小到大的挚友,「怎幺?脑子退化了,模拟考要自愿当垫底的了?」

      「才不要!妳给我小心了,下一次模拟考一定把妳干掉!」咪咪弯腰捏了捏静露的鼻子,然后转了个话题:「对了,台中图书馆要不要再去一次?这个周末去吧?」

      「不是还在改造吗?」

      「已经修好了啦!」

      「是喔……那,礼拜六还是礼拜天?」

      「呣……」咪咪用食指点了点朱唇,考虑了一会儿,「礼拜六好了,一开馆就进去吧,我们泡整天。」

      「好啊。」静露点点头,「反正离模拟考还有一周,慢慢来。」

      「要不要邀舞柳学姊一起?」

      「好啊!」听到感情最好的学姊名字,笑颜在静露脸上绽开,「我今天晚上就问她!她说晚上要去补习班接我。」

      「嗯,那就这幺说定。」

      「她要去的话,我们中餐在外面吃好了。」

      「好喔好喔!」

      少女们期待着,期待着周末的约定。

      那个时候,有好多事情都充满着缤纷色彩,虽偶感徬徨,但仍充满希望,她们总能与亲爱的朋友一起画着蓝图、构筑着各式各样美好的未来、绮丽的幻想、不切实际的约定,和羞涩的企盼……

      学生时期是有如此多的理所当然……理所当然的起床、理所当然的吃早餐、理所当然的上学、理所当然的考试、理所当然的读书……

      谁能料到,下一秒究竟会发生什幺事,凶狠的打破她们理所当然的世界?

      两位花样年华的少女永远不知道,她们的约定将永远无法实现了。

      只因那天晚上,那场破坏了理所当然的车祸。

      那场改变了所有人命运的车祸。

      让静露命丧黄泉的……

 

※                         ※                         ※                         ※

 

      通过人工检查、穿过层层水泥墙、重重护网后,他们终于离开净区,骑脚踏车上了国道一号,在没有任何遮蔽物的道路上轻鬆往北骑。

      不愧是通往净区的主要干道,国道一号已最高规格的标準在检查维护,上头有个口号,叫什幺『二不一没有』──『不断、不阻、没有殭尸。』跟他们之前在安全区外围遭遇的殭尸潮比起来,真是太差别待遇了……

      他们在近午时分抵达台一线上方,垂降后再往西移动,找到成功火车站铁道后,选了个视野绝佳的地方,用脚踏车和帆布撑起一个遮荫,四人窝在一起吃午餐。

      台湾的夏日炎热无比,处处可闻蝉鸣,百年来没有人类践踏的大自然终于夺回主权,在这片大地上张牙舞爪──即使这里没有树,遍地丛生的杂草和破水泥而出的藤蔓也说明了她的野心。

      已经离开净区一百多公里远,这里附近开始感觉得到殭尸的动静,他们始终保持低调,说话都轻声细语。

      静露嚼着三明治,从高速公路围栏隙缝中往下看,他们待会儿就得从这里垂绳下降,接着沿铁路往西进入市中心……铁路已经看不见任何铁轨,百年来的对外失联,台湾岛严重缺乏原物料,净区、安全区以外的金属物,全都为重要物资优先回收採集,许多人类旧市区外围的民房、工厂的铁皮或铁栏杆、水龙头、水管等等也都被拔光。

      昔日的铁路,现在只剩砾石铺成的蜿蜒长道。

      突然,远处杂草丛中缓缓晃出一只殭尸。

      静露反射性地缩了下脖子,引来其他三人的注意。

      「啊,殭尸吗?」坐在静露左边的老张优先察觉异样,却老神在在的呵呵笑,「要发现早发现了,这个知识都讲几遍,你们还这幺紧张。」

      「唉唷干嘛这样,」阿程打圆场,「至少被看到还是有差啊!」

      这样的对话,在澳洲境内绝对是让人二丈金刚摸不着头脑,听不出个所以然来──静露等人来到台湾后,才得知了一个晴天霹雳般的事实──

      殭尸并不是靠五感来察觉人类。

      「『脑锥』就是用来搞定它们的啊。」阿程掏出那根用来穿刺殭尸脑部的尖锐金属棒子,瞄準了空中一个定点,狠戾一戳,「藏在大脑和小脑中间一小块区域──后脑杓。」

      「插得够深,就可以搞定。」

      扣下握把上的机关,金属棒子的末端瞬间开岔出多个尖刺细支,锐利无比的锋刃,在阳光下闪着阴狠的寒光。

      「用这个,破坏它们脑子里那该死的G点,不用喷血就可以解决。」

      陪着努伊一起上学,除了学中文外,他们也修习每个国民必学的殭尸科普,更加确认了澳洲与台湾的知识水準之差──天壤之别。

      人类末日与殭尸后时期的确切时间已不可考,大部分历史只剩口传,迄今转录到纸本上更有许多大同小异的版本,但大多都确认『台湾在殭尸潮爆发的当下,已有军队及时反应,最优先保护住研究人员与发电机构,并于山区建立暂时生存区』,这让台湾成为在殭尸末日后,重建最快的国家之一。

      『殭尸的大脑在纤维化过后,超过60%以上的部位都只是一种感应磁场变化的特殊器官,所以即使破坏大脑、砍头也无法造成致命伤。从生物被感染转化的过程中,大脑与小脑中间有一块区域,被层层保护起来,专门对身体发出各种活动指令──』学校的教师指着黑板上描绘详细的大脑解剖图,『加上控制身体平衡的小脑和脑干,只要破坏这附近其中一个部位,就可以有效的让威胁化为零。』

      难怪部队每个人都配备一支金属棒子,而且大部分尖端都能展开变化,方便大家在将武器插进殭尸脑壳后,将它们的脑浆搅到发泡──好吧,说发泡是夸张了点,但静露头一个礼拜受训时,还真的看到旋转式的脑锥尖头……

      奈特的狙击弩之所以能够每次都让殭尸无力化,也是因为箭矢的力道大到穿过殭尸的后脑杓,歪打正着的破坏了它们的致命弱点吧。

      破坏支干,使殭尸脏器外露、喷血等行为,反而让殭尸病毒短时间内大量散布到空气中,完全正中殭尸病毒的下怀──『传染』。

      台湾的人们早期也吃了不少苦头,但因第一优先护住了研究人员和重要实验室,百年后人们对殭尸的科学知识普及化,殭尸病毒就再也不是什幺令人绝望的物件了……

      但现在,远在澳洲的布罗和菈瑞儿他们,仍继续用着几乎错误的方式,跟殭尸和变异种战斗着。

      静露垂眸看向自己的铁手套──为了能接近殭尸并优先破坏它们后脑勺的致命弱点,必须保护住与殭尸第一接触的手臂──她握了握拳,两个月来,她和奈特已经适应了这沉甸甸的重量……足以保护性命的重量。

      虽然加入了部队,训练迄今为止的成绩也受人讚赏,但他们还没有被分配到『纯的』,而是每次的任务,都有经验丰富的人随行,他们两个月来还未像上次那样接触过大量的殭尸。

      部队众人们口中的『纯的』,其实就是纯度极高的殭尸疫苗──如左幸医师所说,国二疫苗必须让全民的身体状况皆可承受,所以製造过程中加了缓和剂,纯度也不高──而部队分发到的『纯的』,就是除了铁手套之外,第二个保护性命的保险。

      阿程将包装食物的蜂蜡纸摺起收好,重新检查装备──包括他新拿到的,那管小小细细的透明针剂,紧急用疫苗提纯剂。

      「休息够了吗?」老张将帆布拆下来捲起绑紧,塞进背袋中,「準备垂降。」

      他们沉默的照做,中午的艳阳下活动让人连开口都懒。将重要的移动工具绑紧在绳上,四人小心翼翼的翻过国道一号的围墙,顺着绳索,俐落滑下十几公尺高的高速公路,降落在没有铁轨的旧铁道上。

      解开绳结,将垂降的绳索留在原地,他们跨上脚踏车,朝西,出发──

 

※                         ※                         ※                         ※

 

      台湾岛大部分的人类旧城市区,都是『死域』──有大量殭尸存在,正常情况下完全无法接近的地点。

      台中市中心在几十年前也是死域,但这几年红色指标已渐渐下降到橘黄色──部队由外围渐渐往内扫蕩,挨家挨户的搜括、检查、净空──缓慢却有效,以愚公移山般的毅力……

      市区铁路高架化的优点,就是移动路线简单,而且视野绝佳,机动性高。他们保持着最高时速,迅速穿过新乌日火车站、乌日火车站,然后是大庆火车站……

      在前头带路的老张,空出一只手朝他们比了个手势。

      还有三公里。

      他们穿梭在鬼城一般的城市废墟中,沿途经过许多高楼民宅和办公大楼,都能从透过破碎的窗口看到晃蕩在建筑物中的身影。

      剩下二公里,他们速度慢了下来。

      八百公尺、五百公尺、一百公尺……

      四人无声的剎车,停在一个十字路口上,花了几分钟检查周遭情势,便迅速安静地背着脚踏车垂降到地面。

      奈特和老张透过狙击弩的镜头和望远镜检查周遭,确认附近没有立即性的威胁后,四人再一股作气的向前冲刺。

      三百五十公尺。

      她花了十年赴约。

      看着那盘据在草原上的深灰色建筑物,静露的心情激荡着。

      台中图书馆,早已不见昔日美丽的米白色身影,窗户尽破、瓦砾零落,历经风霜的百年后,映入眼帘灰泥般的团块,彷彿在时光的道路上迷失了方向,流浪至今的孩子,破败、髒污……

      她再也没机会赴约,永远没看过修建完工的台中图书馆;她花了十年回到这里,而等待她的世界已是百年之后。

      「……我来了,咪咪。」她低喃,小声地追悼着逝去的上辈子。

      「怎幺了?」阿程却突然凑了过来,「看到什幺了吗?」

      她心脏露跳一拍,赶紧低头掩饰眼里的水光。

      「只是喃喃自语而已。」奈特站在静露身后,瞇眼代替她回答。

      阿程抬高眉毛,表情有趣的看了眼奈特,两人微妙的火花在视线中爆开。

      「啊,」静露压抑着声音的转移他们注意力,指向右方另一栋巨大建筑物,「……法院?那是什幺?」

      「喔,那个是台中高等法院,」阿程改用英文解释,「以前旧人类的玩意儿。」

      「嗯。」静露心知肚明的点点头。

      他们钻过杂草过膝的草原──原本应该是美丽的人行道和图书馆前广场的──从正门进入图书馆。

      四五楼有大量殭尸栖身,而阿猴带领的先遣部队已经将地下室到二楼的威胁清空,没什幺意外的话,全身而退的机率非常高。

      阿猴画的地图特别标注了建议路线,他们不需要从主建筑的楼梯进入地下室,一楼的商店区有紧急逃生梯可以直接通往目的地。

      行进顺序为老张领头、静露第二,阿程第三,狙击手奈特殿后。

      他们悄声下了楼梯,来到幽暗无比的地下室,先在门口集合确认行动注意事项。

      「旁边就是停车场,儘量控制音量。」老张叮咛。

      奈特和静露郑重的点点头,唯独一向好动的阿程却没了回应。

      疑惑的转头查看,发现阿程突然离他们好几公尺远,一脸惊恐地看着他们。

      「怎幺了?」他们张大嘴无声问。

      只见那个总是灵活俐落,在殭尸海中穿梭自如仍面不改色的阿程,一脸惨白的盯着他们后方,抖着手指向上头──金属手套在阴暗的室内中闪了闪,他们回头……

      不到三十公分的近距离墙上,盘踞着一只比人脸还大的蜘蛛。

 

 

     

<<待续>>

     

     

     

+++碎碎念时间+++

 

谢谢大家上礼拜的圣诞祝福!!!

《殭尸满满小博士》抽奖活动剩下最后一个礼拜了,还没参加的读者们欢迎共襄盛举!

 

详情请见「哩哩呱哩FB专页」的置顶文章,

别忘了要按讚+分享才符合抽奖资格唷!

 

也请大家不吝留言给哩哩写作燃料吧QwQ

(拜偷拜偷~最近好缺QQQ)

 

那幺,我们周五再见

 

LilyQuali

20161227

  • 名称:写轮眼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6 15:37:4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