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情书网免费阅读全文阅读

      「牙刷,牙粉。」努伊站在洗手台前,咬字清晰的唸出两个中文名词,他一手拿着竹片和棕毛製成的小牙刷,一手捧着小罐子,里头正是由粗盐製成的洁牙用品,牙粉罐的盖子上,甚至贴着一张小纸条,上头端正写着『牙粉』两个中文字,旁边标示着注音,角落还有更小的笔迹,像偷作弊一样写着英文拼音。

      他倾身瞇眼阅读那一咪咪小的英文拼音,确认自己发音无误后,满意的点点头,接着用牙刷沾了一点牙粉,放进嘴里开始仔细刷牙。

      镜子里,努伊原本长至腰际的褐金长髮被剪短了,现在看起来像深黄色的蒲公英,蓬软舒爽,蓝琥珀色的眼瞳终于恢复精神,不再像之前遇难时的萎靡灰败,而是闪闪发亮,隐隐透着对生活的执着。

      仔细一看,周遭许多东西都被贴上类似的小纸片,上头写着物品的中文名称和注音发音,还有标在角落,像小抄一样几不可见的英文拼音。

      「努伊˙龙柏。」他指着镜子里的自己,精準念出中文发音,然后低头看向洗手台上,那个金属製的小东西,「水龙头。」他说。

      走廊另一头的房间门被打开,一头毛躁橘髮的女孩,穿着居家小可爱和短裤,露出大片白皙的皮肤和小蛮腰,睡眼惺忪地走了出来。

      「啊努伊……早安啊……」女孩挠了挠肚子,非常不雅的张大嘴打了个哈欠。

      努伊嘴里含着牙刷,指着女孩的头髮,用中文咬字精準地道:

      「橘色,鸟窝。」

      「……谁教你这个的……」女孩嘴角抽了抽,也走到洗手台边,拿了自己的牙刷,沾了沾牙粉,漱口后刷起牙来。

      「露露,」努伊刷完牙洗完脸,字正腔圆的叫了声身边女孩的名字,然后改用英文说:「您的中文名字很容易发音,真不愧是静露小姐──」

      「嘘──在这里不能说我名字!」静露赶紧小声制止他。

      旁边的浴室门被打开,一个深栗色短髮青年走了出来,是刚晨浴完的奈特。只套着裤子的他,袒露着精实的身子,碰水后微捲的棕髮在晨光中闪着水光,晶莹的水珠从髮梢滴落,有些被肩上的毛巾接个正着,有些则滴在那结实的胸膛上,顺着肌理分明的线条往下淌,一路下滑,蜿蜒的水痕滑下腹肌……

      「口水。」努伊指着静露的嘴角,用中文说道。

      她『啪』地瞬间回神,忙用手背往脸上狂抹,好『湮灭证据』,故作镇定的继续刷牙,殊不知牙粉都被自己刚才的口水流光了。

      奈特瞥了眼那两人,并不理会他们,逕自走到后头的小阳台,将晾好的衣服取下穿上,也顺手将静露的衣裤收了下来……船难那天,她只来得及套上短裤和上衣,随身的行囊也因他们落海而不知去向,现在手上这条长裤,是在市集拿到的,一个好心的裁缝大妈,拍着胸脯自告奋勇说要替静露张罗她的衣服。

      两个月前,他们终于从大坑安全区移动到嘉义净区,搞定了各种大大小小的麻烦手续,并用部队的福利申请了一间小公寓,两间卧室、一间浴厕、一厨房一客厅,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三人这样挤着,很够用了。

      社区有固定的厨房值班供给食物及三餐,但每户要分摊提供所需的食材,因此他们有时候连自己开伙都懒……工作量不是普通的大。

      努伊每天準时八点就到医研所报到,每个月甚至有一个礼拜要待在大坑安全区,协助左幸医师的实验报告;他和静露则收编于老张麾下,平时在平原农场边界巡视防守,并与其他小组轮流上台中驻守大肚安全区和大坑海堤。

      除此之外,探险者部队还要接收工厂和军队的订单,到人类旧城蒐集资源,在废墟中翻找各种金属或其他可用的资源。

      工作内容看起来跟在澳洲时差不多,但做起来却有极大的差别。人少,分摊的量就多,静露每天累得像条狗一样,有些天甚至甫进门就趴在地板上不愿起来了。

      『噹噹噹!噹噹噹!』中庭传来钟声,是早餐时间了。

      「我去!」努伊眼睛一亮,三步併两步就冲到门边,跑了出去。

      没人了。

      静露感觉到身后有人靠近,是奈特。

      他整个人几乎贴在她背后,双手靠着洗脸台,让她无处可躲……她感觉耳朵烧烫烫的,肯定又脸红了……但她不敢抬头看镜子。

      「早安。」奈特在她耳边轻喃。

      「……早安。」她含糊的回应。

      温煦的吻轻轻点在她耳际──原本已经热烫到失去触感的耳廓,居然还能如此敏感的感觉到他的亲近──她双脚不听使唤的软了下去,奈特及时托着她的腰扶住她。

      努伊『砰』的一声开了门,端着三人份的丰盛早餐回来;他们迅速分开,静露猛地开了水龙头,弯身下去就狂将清水往脸上泼,奈特则一脸兴味的看着她装忙掩饰的糗样。

      「今天的早餐有蛋!」努伊愉悦的高声宣布,「还有羊奶!」

      「每天的早餐都有蛋,这是政府规定的。」奈特微笑着到餐桌前坐定。

      「还有肉和沙拉!」努伊继续唱歌,「啊!多幺美好的一天!」

      静露有些狼狈的抹了抹湿脸,也蹭到餐桌边坐下,三人围着小方桌,就着窗外洒进的阳光,满怀感恩的开始享用早点。

      「努伊,我们接下来三天要到旧城,要麻烦你看家了。」静露嚼着荷包蛋说道,「昨天我们回来你已经睡了,来不及跟你说。」

      努伊的肩膀垮了下来。

      「噢,是吗……」他面露失望,「我以为可以一起去学校了……」

      「抱歉。」她十分诚恳的低头道歉,「下次一定一起去,三个一起。」

      像动物闻到食物一样,努伊原本失望的脸马上亮了起来。

      「妳保证?」

      「呃──很难保证,但我们尽量、尽量。」她扯了扯奈特的衣角。

      奈特咳了一声,意思意思的帮腔:

      「……我们的工作很难有固定休息日。」

      「没关係,我可以等。」努伊一脸坚定地将筷子插进肉里,再塞进嘴巴,然后一脸幸福道:「只要你们平安回来,那就够了。」

      静露看着他的笑脸,自己也跟着傻笑了一下,感觉方寸酸酸软软的,她偷瞄奈特,发现他也忍不住微笑着,一抹有些忧伤的微笑……

      来到台湾后,努伊开始会梦游。

      他们起初以为那是船难时的压力,过一阵子应该会渐缓,没想到后来,努伊除了梦游外,也开始说梦话──并不完全算梦话,因为他并不是在说话,他在哭。

      他会唸着家人的名字,双手往空无一物的地方捞抓着,想抱住什幺东西的低声呜咽……他总是弯着腰,全身散发着悲伤的气息,低喃布莱恩的名字。在客厅、在浴室、在厨房、在玄关角落,蜷曲在那里呜呜哭泣……

      有时候他们会被碰撞声音惊醒,赶紧冲出房间寻找努伊的身影,然后轻声细语的将他引导回自己的床上躺好,并花一点时间确认他不会再起床走动。

      努伊也曾在梦游中撞倒东西而受伤,他们因此把易碎物品都收了起来,所有家具都靠墙摆放,晚上也会仔细检查门窗,确保他不会在睡梦中轻易游蕩到屋外。

      他醒来了什幺都不记得,也未曾过问自己身上的碰撞瘀伤,每天笑脸迎人,甚少提到袋鼠布莱恩,但他们都很清楚,努伊每天都在艰辛地挣扎,徘徊于担忧自己仅剩的『家人』,与发誓一生追随的『同伴』之间。

      但终究,静露和奈特只能默默相伴,他们消极的选择相信他们之于努伊的拉力较强,说服自己努伊将会慢慢好起来,也许他无法遗忘失去布莱恩的痛,但在这个新环境里,有许多东西可以转移他的注意力。

      他像在澳洲时一样当个群众开心果,比静露和奈特都还要快融入这里的社会人际,对任何事物永远充满好奇心,还在学校成了孩子王──

      没错,他们要上学。

      老张帮他们申请了学校,好让他们能更快学会中文听说写,毕竟虽然这里的人们虽然会说英文,但都说得不流利──他们不需要每天去学校,休假时可以到学校听课,并将上次的功课交给教师,三天捕鱼两天晒网的上课方式,吸收起来比孩子们来得慢多了,但努伊和静露想到了补强的方法。

      他们向社区的教师提出『加强口说』的想法,在固定的日子于社区教室,让想参加这个课程的人聚在一起,跟他们一起用英文交谈两个小时,然后再花两个小时的时间,用中文或台语对话闲聊,互助学习。

      点子非常粗糙,但执行起来意外有效。

      刚开始来的人就只有他们在学校认识的孩子们,满是恶趣味的教他们说一些台湾的髒话,但后来渐渐吸引了青少年和大人们,最后甚至有慕名而来的──孩子们爱死了只有努伊单独出席的日子,那代表一定会有故事时间。

      努伊大哥很笨很好笑,而且他很会讲故事。

      努伊会在英文时间对孩子们说许多奇怪的故事,像是一群穿着全身笨重盔甲的人围着圆形的桌子吃饭,而且那群人还有一些很龟毛啰嗦的规矩,什幺要给予女士援助、要慈悲,随时宽恕请求宽恕的人、不可以背叛、不可以谋杀干嘛干嘛的……规矩那幺多,但又一直在破坏规矩,吼……比扯铃还扯。

      一传十,十传百,『努伊大哥哥的说故事时间』竟成了乡里的招牌,大家晚上吃饱了没事干就会聚到社区教室,听努伊讲古。

      静露和奈特乐见他与这边的人们有新的连结,默默祈祷他可以因此淡忘船难的痛,休假时也儘量配合努伊旺盛的学习欲望,一起到学校学中文。

      这是两个月来,他们第一次这幺多天不在,实在令人担心──而所谓的『不在』,是指『努伊在家而他们不在家』──前几次他们进废墟探勘,都刚好是努伊在大坑安全区的日子……希望他晚上一人睡觉时安安稳稳的,别再嗑碰到什幺了……

      「我们八点出发,」奈特对努伊说,「你自己小心点。」

      努伊对他们点点头,看着他们检查装备,目送他们离开公寓。

 

※                         ※                         ※                         ※

 

      「都到了吗?」老张看着这次的队伍。

      阿程一脸嘻笑愉悦的扭来扭去,一下对静露傻笑,一下对老张傻笑,金属护掌擦得闪亮如新;露露则正经肃穆的直挺站着,手上套着长至肘部的金属护甲,装备齐全,令人放心;奈特˙昆斯的铁手套一长一短,方便他切换远近攻击或防守,他今天脸色挺臭的,虽然平常也没怎幺笑就是了……

      确认队员的状态都正常,老张摊开地图,再一次複习今日的路线。

      「看好了,我们今天要到这里,」老张敲了敲地图上一个红色圆点,那附近的道路密集紧聚,一看就知道是旧人类的是中心地带,「以前的台中市图书馆,上次阿猴他们清过场了,也有留标记,我们这次只是要搬东西而已。」

      他们将上国道一号,骑脚踏车一路北上,越过乌溪后,在成功火车站以西下公路,降落在旧火车道上,然后顺着铁轨路线往西深入旧台中市区,慢慢接近目标的台中图书馆。

      图书馆啊……静露心一揪,往事突然袭上心头。

      阿程注意到她皱眉。

      「怎幺了?」他问。

      「没……一些琐事,」她转移话题,「是说,我以为台湾在净空各大工厂后,会优先将知识库列为首要维护的目标?」

      老张笑笑叹了口气:

      「唉呀,有了工厂,没有原料,总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他看着地图上探勘组画出的地图和建议路线,「前几十年,我们可都是拚了命的在搜索资源,一区一区的、仔仔细细的挖,水龙头、水管、有时候连马桶都得搬呢。」

      简言之,就是捡破烂的。阿程自嘲。

      静露凝重的点点头,探索兵之前也有备取类似的绰号。

      「我负责台中的部分,」老张指了指自己,「我已经花了几十年的时间,带着一班又一班的小子们,搜过了乌日、大里、南区……」

      「再更之前的大队长,把台中各大道路都净空了,还搭了许多简易桥梁方便我们移动。」阿程插嘴。

      「……人少,工作就多。」老张拍了拍静露和奈特的肩膀,「文化搜索的部分,我们一直都有在做,从殭尸后   46年就开始做了,也因此损失了很多人手。」

      百年来,农务局独大,并与医研所互动紧密,工业民生局也总是人们优先关心的对象,至于向外探索、採集资源与维护安全的军队,人民就比较无感了。

      资源缺乏,各部竞争激烈,农务局、医研和工业民生局也总是能优先取得比较多的资源预算,却苦了必须上前线蒐集资源的探索部队。

      「该怎幺说呢……」老张笑瞇的看着他们,「你们登岸的事情,终于让上头注意到我们的重要性了,呵呵呵。」

      「说什幺『虽然目前判定无害,但需要部队就近监视』……什幺胡扯都扯得出来,呵呵呵。」阿程也笑瞇的看着他们。

      静露皱眉歪头,一直觉得哪里怪怪的,今天终于确定了。

      「……你们是亲戚吗?」

      他们一愣,然后笑开。

      「是啊!这小子可是我们家宝贝甥儿啊!」老张拍了拍阿程的肩膀,「不替他娘多照顾他一些怎幺行呢?」

      『阿程喜欢你们,他求老张跟医研所争,所以现在部队和医研所槓上了。』

      小毕之前对他们说的话言犹在耳,静露的眼尾抽了抽,现在才知道老张偏心的程度比山高比海深。

 

     

 

<<待续>>

     

     

+++碎碎念时间+++

 

最近大家似乎比较忙,

十分感激百忙中仍抽空参加活动、花时间耐心留言让我取暖吸燃料的读者们,

谢谢你们愿意持续给哩哩动力,没有你们,有时候真的会撑不下去。

 

《殭尸满满小博士》抽奖测验持续进行中,欢迎还没参加的朋友快快来挑战!

详情请见「LilyQuali哩哩呱哩」脸书粉专置顶文。

   

那幺,我们下礼拜二见。

预祝大家圣诞节快乐~~

 

LilyQuali

20161223

  • 名称:色情书网免费阅读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6 15:35:4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