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文魁全文阅读

201612162250541 大明文魁全文阅读

※页底有活动通知与连结~

(但还是要先看完小说啦QAQ)

        

     

      台湾,台中,大肚山安全区2A恢复室。

      三个大男人各挨了一针后,压着棉花球,排排坐在墙边的长凳上,发楞的看着时钟滴打转,乖乖等着护理师再进来检查他们。

      房中央有个帘子隔起来的空间,此时,一阵呻吟声从里头传来,小毕起身靠近,撩开帘子──里头躺在病床上的,正是阿程。

      「开始退了吗?」小毕问。

      「唔嗯……开始痛了……」阿程苦着一张脸,「我想喝水。」

      小毕应了声,从柜子上帮他装了杯水来,小心翼翼的餵到阿程嘴里。只见阿程啜了几口后,满足的咂咂嘴,叹了口气。

      「唉……下次我不要这样冲了……」他碎碎念道:「苦肉计不是人用的啊……结果也没抱到……」

      小毕搞清楚他的意图后,皱着眉拿开水杯。

      「你真的要倒追她?那个外国女生?」他语带警告的说,「她看起来是真的跟那个咖啡色头髮的结婚了,你别浪费力气。」

      「等着看吧,哈哈……」阿程笑了几声,却又被自己的动作扯到拉伤的肌肉,马上痛得雌牙咧嘴,「……喔干,止痛药是不是给太少了,这次比上次痛啊……」

      「药效还没发挥吧?」小毕瞥了眼病床旁的点滴袋,「那家伙感觉起来不好惹,你小心点,不要乱来。」

      没指名道姓,但两人都知道小毕说的是谁。

      阿程只是勾唇笑笑。

      「比起那个,我比较怕『纯的』退了之后的皮肉痛啦。」然后顾左右而言他,转头对着点滴架发牢骚:「欸夭寿,越来越痛耶,止痛药到底开始工作了没啊?快发挥你们的专长啊!点滴!」

      小毕沉默,知道这是阿程没有谈下去的意思,这家伙常会用这种奇怪的打哈哈方式呼咙不想讨论的话题……他叹气,知道这下是拉不住了。

      『叩叩』,门开,一名护理师探头进来张望了一下。

      「张队长,办公室有人找您。」护理师说完,转头对阿猴和小毕道,「你们可以自由离开啰!要是有发烧或头晕不适的症状再回来就好了。」说完,就走到病床边,检查阿程的状况。

      「谢谢。」老张起身,将棉花球丢进垃圾桶后,拍了拍阿猴的肩膀,率先离开恢复室。

      阿猴扭了扭脖子,对小毕和阿程挥了挥手后,也跟在老张后头离去。

      「不好意思,」小毕低声对护理师说,「他刚刚反应比之前还痛,有可能加大止痛剂药量吗?」

      「真的很痛……」阿程躺在床上附和,可怜兮兮地看着护理师,「您大人大量行行好,助我一臂……不,一剂之力……」

      「唉呀!真的吗?」护理师瞪大眼审视点滴袋和剂量表,「嗯……这个药量是照规定给的唷,可能因为施打的时间和提纯药剂退效的时间有差;但如果还是很难受的话,我可以帮你问问看能不能拿个安眠药让他睡,睡下去就会比较好了。」

      「好的,谢谢。」小毕有礼的道谢。

      护理师简单帮阿程测量了血压脉搏,在表格上记录了细节,并叮咛不能碰动关节的固定带后,便一扭一扭的离开了。

      留下被痛觉折磨到快昏死的阿程,和若有所思的小毕,盯着高高挂的点滴袋,里头那清澈如水的液体,正一点一滴的缓缓落下……

     

※                         ※                         ※                         ※

     

      规律的,点滴一颗一颗落下,没入下方的橡皮管里。

      脸色苍白的努伊正躺在床上,身上各处大小伤口都被妥善照顾并盖上敷料,经历了这些时日的折腾,终于来到稍微能放下心的所在,安心的沉沉睡去。

      隔着一个帘子,静露半躺在病床上,旁边坐着奈特,有些忐忑的等待着。

      一小时前,左医师一连串问了许多他们的病史细节,例如有无药物过敏或手术纪录等等之类的,手也没消停的迅速处理静露的腿伤,近十公分的伤口,打了麻药缝了十几针,其他也清得乾乾净净,再三检查后才包扎好,并优先给两人打了剂破伤风。

      「好了,你们先在这边等我,」左幸摇了摇从他们身上抽出的两管血,「不管你们是不是抗体带原,要不要施打国二疫苗都是我说了算;在我搞清楚你们身体状况之前,你们乖乖在这里别乱跑。」说完,就一蹦一蹦的跑开了去。

      留下静露和奈特面面相觑。

      床边的小茶几上,摆着热腾腾的食物,是好消化的稀饭拌碎鱼肉,里头还看得见蛋花,旁边则摆了一碗看起来糊糊稠稠的深绿色汤水,闻不出味道,但静露觉得有些眼熟──她对那东西有不好的回忆……

      「这是什幺?」奈特也注意到那碗汤了,他好奇的捏着汤勺搅拌了一下,仍旧看不出个所以然。

      静露嫌恶的皱了皱鼻子,发出了两个不是英文的音。

      「麻薏。」她唸的音听起来有点鼻音,软软浓浓的,随后又改回英文解释,「一种有点苦苦又有点鹹鹹的……汤……好像是什幺消暑气又有营养的东西,是用叶子煮的汤,我爸以前夏天很爱喝。」

      奈特愣了一下,这是她初次主动提起关于穿越前的回忆,但静露没察觉,只是继续碎碎念。

      「好像有什幺护胃的功能,只有我们台中人会吃的样子。」她搅了搅那汤,「……没有看到地瓜和小鱼乾,以前都会放地瓜的,我只敢吃里面的地瓜……我妈每次煮都是苦的……。」

      房门突然被打开,两人吓了一跳。

      「麻薏要先搓掉苦水,深绿色的苦水煮掉才能拿来煮汤,汤会苦是因为没把苦水洗乾净,」左幸走了进来,「澳洲也有麻薏?如果有的话,想必你们都知道这是营养的好东西,不喜欢也请把它当药喝完。」

      静露有些紧张,但左幸似乎没有听见他们更之前的对话,只是努着嘴,皱眉盯看他们的抽验报告。

      「呣……你们都有抗体没错,但又跟我们台湾的有点不一样,我不确定是不是因为病毒本身有差异的关係。」她手中的笔戳了戳脑袋,嘟嘴自言自语道:「……嘛,毕竟第一次遇到这种案例啊,你们有没有办法适应也是未知数……」

      奈特感觉静露捏紧了手心,她正在紧张……他想了想,出声对左幸说:

      「国二疫苗,会有很严重的副作用吗?」他问,「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先施打测试有无不良反应。」

      娇小的左幸垫了垫脚,歪着头看像奈特。

      「几十年前的国光疫苗,最大的副作用就是会造成心血管栓塞──而且好发在女性身上──」她道出残忍的事实,「也就是说,我需要担心的只有女性而已,你优先施打测试了也没用啊?」

      奈特愣住。

      「现在的国光二号已经改良很多了,里头也有缓和剂,女性人口数也渐渐在恢复中,但那也是台湾人一代代施打药物繁衍适应下来的结果……你们在这之前,几乎没有接种过什幺疫苗药物吧?」她问。

      他们彼此互看了一眼,然后点头。

      「在澳洲东海岸,只要出生时测出有殭尸病毒抗体,就不须做更多繁複的防护措施。」奈特解释道。

      左幸啧啧摇头,嘟囔着类似「粗糙成这样人口还那幺多到底怎幺办到的」之类的自言自语,然后一边拿出两管细小的针筒,各装着少少的透明液体。

      「不管如何,你们都得接受疫苗,毕竟刚刚才接触过满是病毒的房间。」左幸嘟着嘴,敲了敲针筒,确认里头没有残留任何空气,「施打了有好有坏,但不施打就是死路一条──我相信你们是不会拒绝的啦?」

      她歪着头,摇了摇手中的针筒。

      「好了,谁要先来?」

 

※                         ※                         ※                         ※

 

      这两个礼拜,老张和小毕不断前来他们的病房,帮着他们填写各式文件,申请住居、食粮、资源配给……等大小琐碎的事项。

      他们现在穷得跟路边的乞丐没两样,如果还在澳洲的话,起码可以靠着探索兵的名义连络上联盟,申请临时补助,但这里是台湾,跟澳洲没半点鸟关係,他们连个身分也没有,全身上下唯一还算证明的东西,就是脖子上挂着的,一式两份的金属军牌。

      「……先借我一份,我看他们能不能通融用这个当证明,」小毕做事仔细得多,他拿着从静露和奈特身上取下来的军牌,「比较麻烦的是龙柏先生,到时候可能要亲自去一趟嘉义,才能进行后面的手续。」

      他们对小毕道谢,但他只苦笑的摇头,并告诉他们一个不算好的消息。

      「别急着谢我,」他叹气道,「你们登岸的事情已经惊动上头,我完全无法预料他们会怎幺做,现在听说医研所很积极想要争取到你们。」

      「什幺意思?」

      「嗯……」小毕拉了张椅子坐下,他扶了扶眼镜,低声道:「……左医师发现你们的抗体带原跟台湾末日初时期的人依然有差异,尤其露露小姐和你们其他两人的抗体也有不同,她认为你们很有研究的价值。」

      「所以要,做……呃,那个……」静露嚥了口嚥口水,「……做实验吗?」

      小毕看着他们。

      「听着,对你们说这些于我毫无益处,」他说,「但阿程喜欢你们,他求老张跟医研所争,所以现在部队和医研所槓上了……我不想看你们一无所知就被迫选择,或者你们很有可能连选择权也没有。」

      「我们本来就是探索兵,」静露说,「我相信我们在部队会比较派得上用场。」

      「派不派得上用场,不是你们说了算的。」小毕轻轻地说,「我很遗憾我们的能力有限,毕竟我们只是探索部队的一小份子。」

      「如果──我是说如果──」静露问,「如果我选择参与实验,那──」

      「我不会让妳去做什幺鬼实验──」奈特声音有些紧绷的打断她。

      「──有可能让我先知道实验项目,再让我选择吗?」静露无视奈特的抗议,看着小毕问,「或者能让我待在部队,而余下时间,能配合的状况我就参与实验,但必须事前让我签署同意书。」

      小毕思考了一会儿。

      「我并不认为他们会让妳知道全部的实验内容,还好心让妳签署同意书──尤其妳此时并没有身分证明,也没有意愿在此地永久居留……医研所现任的所长和农务局局长关係太好,而农务局一直都是声势最大的派系,我们工民探索部明显比较弱势……」他沉重的分析,并压低声音,下了个结论:「……你们若确定想待在探索部队,就得提出能威胁到本岛安全的条件,否则农务局那老头绝对会干涉到底的。」

      静露脑海里浮现了一个胖胖的中老年人,坐在太师椅上挺着肥肚腩嘿嘿邪笑,还搓着八字鬍。

      「……跟巴泽尔不一样,是个有头髮的啊……」

      「嗯?」小毕听不清她的喃喃自语。

      「提出要求的左医师,」奈特开口,「她有说过抗体差异以外的细节吗?」

      小毕想了想,摇摇头。

      「没有,」他顿了一下,「应该说,我并不清楚,因为我无法参与每次会议,转达的是老张,他为了你们几乎每天来回嘉义通勤了。」

      静露低声道谢,同时脑中也响起警铃──那个阿程有那幺重要?老张只是因为阿程喜欢他们就愿意这样大费周章?

      「……总之,我只是想给你们有个心理準备。」小毕叹了口气,「左医师已经是温和派的了,你们先顺着她总没错,但她若要求你们签署什幺文件,都先拖着别签──」

      『砰』一声巨响,房门被撞开。

      「吃饭时间!!」

      进门的是左幸,娇小的身影推着有些沉重的餐车和药盘,门外走廊则站着一名神色有些慌张的护理师,一脸突然受了什幺惊吓似的,背紧贴着墙壁,瞥了眼左幸后跑了开去。

      看来有人抢了护理师工作了。

      只见她嘟着嘴,瞇眼怒瞪着小毕。

      「毕凯安!」她跺跺脚,「不准跟我抢人!!」

 

<<待续>>

 

+++活动时间+++      

 

哈啰大家,活动开始啰~

小游戏测验开放填卷到12/31号,也就是今年底。

POPO和冒天的读者们,

欢迎到哩哩的粉丝团置顶文索取测验连结,

(或内容简介区取得连结)

因为是G单,一人限填写一次,且交卷后不能修改,

大家要小心填写唷~~不然小礼物就飞了QAQQ

得奖名单将在2017年01月01日,

公布于哩哩的脸书粉专。

有任何问题或需求,也非常欢迎提出~那幺,我们粉专见~

 

 

LilyQuali

20161216

  • 名称:大明文魁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6 15:22:4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