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点中文全文阅读

 

      炎炎夏日的海上,卡珀西亚号在她的联盟船群簇拥下,一如往常安静优雅,姿态雍容的在南太平洋航行着。

      高气压垄罩着整片海域,无风无雨的闷热天气让人浑身不舒服,孩子们在大人的允许下,纷纷跳进还算冰凉的海水里消暑,甲板上的哨卫则随时注意海域的状况,以免发生危险──除了海面上孩子们的笑闹声和树上的蝉鸣外,整个海上聚落异常安静──没人想费劲开口说话,因为连呼吸都像呼出水蒸气似的,热个半死。

      如此炎热的近午10点整,未曾谋面的两位男子,在卡珀西亚的舰长室外相遇了。

      迦斯帕看向眼前的家伙,金髮蓝眼,有鼻子有嘴巴有耳朵、中等身材、肤色略深,他没看过这家伙,是新来的人吗?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他只要管好自己没有迟到就好了,迦斯帕将视线从陌生人身上移开,靠在舰长室外的舷窗边等候。

      艾克斯嘴角抽了一下,他正想着是否跟对方点头打个招呼,这人就逕自将视线移开了,搞得他只好顺势转头假装头痒,不自在的伸手往自己后脑杓抓了抓。忍不住地,他又偷瞄了一眼身旁的年轻男子一眼;这人蓄着乾净俐落的黑髮、单眼皮、身材有些削瘦,洗得有些发白的上衣领口隐约看得见军牌的鍊子--所以他是船上的军人吗?但卡珀西亚号的军人不是有制服吗?不过话说回来,这老兄眼神死气沉沉得好像一个多月没睡好一样,他没事吧?

      『喀喳』一声,舰长室的门被打开,一位身材娇小的美丽女人从里面探出头来,看见门外的两人后,她眼睛一亮,忙温声叫唤:

      「唉呀,都来了怎幺没敲门呢?」她后退了一步,将门拉开,「快进来吧!他等着你们呢!」

      『你们』?两人不约而同的在心里皱眉,转头看向对方,视线交会一秒后又撇开。

      「夫人。」迦斯帕对莲˙曼˙纳迦诺点头致敬后,目不斜视的率先走了进去。

      艾克斯有些好奇的看着这身高不到他胸膛的娇小女人,这就是传说中卡珀西亚号的舰长夫人吗?他也学那个眼神死的男子对她点了个头,夫人看起来并没有不悦,他放心的也走了进去,听到身后门关上的声音。

      「亲爱的,他们都到了。」夫人说。

      「啊,来了吗?」窗边的厚重书桌后,埋首书中的男人抬起头来,看见站到面前的两人后,他也对两人露齿而笑。

      果然是夫妻啊,连笑容都好像,迦斯帕和艾克斯不约而同地想。

      「舰长。」两人同时对唐纳德行礼,也同时于心底莫名再次皱眉。

      「坐下吧。」唐纳德挥手指着办公桌前的两张椅子,「天气还真热,不是吗?」

      艾克斯点点头──

      「是的。」迦斯帕正经的回答,一边坐下,「但接下来应该会下雨。」

      「没错、没错。」唐纳德煞有其事的点头,他十指交叉的抵着口鼻,来回看着两人,「嗯……或许可行,很好,我认为这是个好点子……」

      咕哝了几句含糊不清的话后,舰长突然就陷入沉默,彷彿瞬间变成雕像似的定在桌前一动也不动,似乎在思考着些什幺。

      艾克斯对现在的状况有些不安,他转头看向身边的死鱼眼男,发现他也像石像一样动也不动──这是什幺?卡珀西亚的某种习俗吗?定住不动?祈祷之类的?

      他好不容易下定决心来到这里,实在不想遇到什幺奇人怪事啊。

      曼莲舰长夫人正在房间角落瞎忙着,隐约听得见开水煮沸的声音,她身旁不知何时跟着一位稍有年纪的女侍,捧着铁罐子在一旁等候着,并时不时低声提醒东提醒西,他猜应该是什幺管家之类的吧?有钱人家会聘请的玩意儿。

      「迦斯帕。」舰长突然又活了过来。

      「是。」

      「调职令,你仔细看一下吧。」唐纳德将桌上其中一份文件推向迦斯帕,「傍晚结束甲板的班后,明天开始动力室的安全就麻烦你了,我相信你可以做得很好。」

      「是。」迦斯帕接过档案夹,将之打开来仔细阅读注意事项。

      舰长大人随后转头过来看向艾克斯。

      「艾克斯。」

      「是!」艾克斯在椅子上正襟危坐。

      「我想,你应该已经知道迦斯帕。」他微笑道,「动力室里头的结构複杂了些,容错率也小,所以要麻烦你协助迦斯帕了。」

      迦斯帕猛然抬头看向舰长,满脸不可置信,那双总是半垂着的死鱼眼睁得老大。

      「对工作内容有疑问吗,迦斯帕?」

      「不、不是的,抱歉。」迦斯帕摇摇头,但那震惊的表情依然在脸上,「我以为我不适合需要与人搭档的任务。」

      唐纳德闻言挑眉,他一脸有趣的看着迦斯帕,然后才徐徐开口。

      「有时候,迦斯帕……」他说,「有时候,一个不欢而散的经验,并不代表任何对错,而只是单纯的彼此不适合而已。」

      「我──」

      「别担心,迦斯帕。」唐纳德举手示意他别说话,声音轻鬆愉快的说:「看,你的新伙伴艾克斯完全没有任何不良纪录,而且他待过前线……我想你们绝对可以相处愉快的。」

      这下轮到艾克斯不敢置信了,卡珀西亚的舰长在想什幺?让一个来路不明的外人协助监视动力室就算了,他的纪录──有没有搞错?这舰长说谎完全不打草稿的吗?

      突然,「唉呀!」『框啷!』一声惊叫和物品摔碎的声音打破了明显有些尴尬的局面,一直在墙边东摸西摸的舰长夫人,似乎是摔破了什幺东西。

      「没事吧,亲爱的?」似乎见怪不怪,唐纳德并未从椅子上起身查看。

      「没事儿,」上了年纪的女侍抢先回答了:「夫人摔破了去年泰坦号舰长送的骨瓷茶壶。」

      「糟糕……茶壶……」曼莲的声音泫然欲泣。

      「请别碰了,夫人。」女侍制止了年轻夫人想弯身捡拾碎片的念头,「瞧您衣服都湿了,我们快回房更衣吧!」

      「嗯……好……」

      舱门开了又关上,徒留一室茶香,满地碎片却没人理会,艾克斯留意这有些诡异的插曲。

      「好了,我们回归正题吧。」唐纳德开口拉回他们的注意力,「这次呢,除了动力室的维安外,另外还想委託你们,帮我照顾好曼家的祭司。」

      舰长压低了音量,一改刚才轻鬆亲切的氛围。

      「工作内容必须隐密且直接,你们不得执行我与曼家以外任何人的命令、不得对外公开关于这件事情的任何情报、不得在执行任务时被目击,直到我允许为止──」卡珀西亚的舰长,唐纳德˙纳迦诺,他的招牌笑容突然就这样在嘴边消失,换上了极度阴郁严肃的表情。

      「违反任何一项,就按照我的规矩处理,我相信两位都非常清楚,『处理』所代表的意思。」

 

※                         ※                         ※                         ※

 

      『──不不不,我完全不清楚啊!『处理』?什幺处理?我在卡珀西亚公民的宣示会上完全没背诵到这个!』

      「对不起,我认为舰长说的『处理』,意思应该跟『处分』差不多。」

      『等等等等──我可是听说了『卡珀西亚没有死刑』这点才选择移居到卡珀西亚的耶!为什幺现在突然多了个这幺不妙的威胁啊?!』

      「真是抱歉让你失望了,卡珀西亚的确没有死刑,而且『处分』并不一定代表『死刑』,你跳跃性的思考会造成别人困扰的,艾克斯。」

      『什幺啊?!我并没有期待死刑啊!『处分』听起来就超不妙的不是吗?听起来就是很严重的罚则啊!不然你说说,你们卡珀西亚最重的处罚是什幺?』

      面对对讲机另一头不断传来的牢骚,狙击手迦斯帕无声地叹了口气。

      「你现在看到的,就是卡珀西亚号上最重的处罚。」

      动力室里,无牙殭尸们的呻吟和发电机的轰隆声,在整个室内迴荡共鸣着。在动力室工作的人们上班时刻通常不太说话,他们习惯戴着面具──把木头刨光成薄片,在口鼻处打洞,并铺上可替换的透气布料,布料上通常会缝着小袋子,工人们会在里面塞一些类似薄荷之类的香草,好隔绝殭尸们散发出来的恶臭。

      『……最重的惩罚就是在动力室工作吗?』艾克斯用监视器看着在底下来回工作的人们,『那我们算什幺?劳头?』

      「对不起,虽然我觉得你可能误会了什幺,但某种层面来说你答对了,最重的惩罚就是在动力室工作没错。」迦斯帕继续趴在高台边缘上,注意着底下的状况。

      『我误会了什幺?等等……』艾克斯一边继续瞎聊,一边注意到监视器上的异状,『C-9区,黄色。』

      为了能快速应变任何突如其来的危险,卡珀西亚号的人们订定出一套自己独有的判断标準:

      蓝色,短期间内没有危险,但请求支援处理,或请求协助判断。

      黄色,有危险可能,应马上支援处理。

      红色,立即致命性的危险状况,需立即支援,并于十分钟内向上级通报。

      ──收到讯号而未援手者,视同违反海上生存公约。

      迦斯帕在脑海中複习了遍动力室的构造,很快找到指定的区域,他凑近狙击镜查看,发现有个殭尸笼子速度慢了下来。

      两个工人站在笼子边比手画脚,似乎在讨论什幺,不一会儿,他们抬头看向迦斯帕,高举双手比了几个手势。

      『怎幺了?我从这边看不到细部。』

      「有殭尸的脚从笼子内掉出来了,他们要把笼子停下来。」

      『OK.』

      只见迦斯帕将改装后的麻醉用狙击枪推到一旁,换上实弹枪,準备就绪后,他对工人们比了比手势。

      工人们将出意外的那个发电笼子停了下来,一人拿着麻醉枪,一人紧握着大夹子,小心翼翼的靠近笼子,夹住那个卡在笼子隙缝的殭尸脚,一点一点把它的脚塞回笼子里。

      在笼子里跑得七晕八素的殭尸渐渐恢复平衡感,它们对靠近笼子的工人感兴趣了起来,开始躁动。

      迦斯帕盯紧每一个抓住笼子猛烈摇晃的殭尸手,艾克斯则嚥了口口水,有些紧张。

      工人们迅速退开笼子,走到柱子边,重新启动了发电滚笼。

      状况解除,平安的一天又过去了。

      接下来的五个小时,动力室再也没有发生任何值得分享的故事──基本上这里的工作就是一陈不变又乏味,刚刚发生的事情还算少数中的少数,迦斯帕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与艾克斯闲聊,一边将他的两把枪收回枪盒里,準备交班。

      『今天来我房间吃饭吧!我晚餐多做了一些。』艾克斯提出邀约。

      「谢谢你邀请我,但我有点好奇,你从刚刚我们还在上班的时候就开始煮饭了吗?」

      『炖菜和肉不需要一直顾着火炉啊。』

      「好吧,对不起,我误会了。」

      艾克斯笑笑,他的新搭档似乎是个很正经八百的老兄,他试探性的开了个玩笑:『噢!你伤了我的心,如果你带瓶酒回来,我就原谅你。』

      「你要什幺酒?如果那能让你接受我歉意的话。」

      果不其然。

      于是,彼此认识的第一个周五──一个容许用酒精放鬆的好时间──两人在艾克斯的舱房里多喝了几杯,迦斯帕把艾克斯做的料理吃得一乾二净,苍白的脸颊上逐渐浮现红晕。

      艾克斯也不惶多让,他时不时吃吃的傻笑,并不断丢出一些愚蠢的点子。

      「嘿,我们来玩那个──真心话大冒险──如何?」他打了个酒嗝,「我先,我说你不敢舔殭尸的脚底板。」

      「对不起,我不记得我有说要玩。」迦斯帕试图在椅子上坐正,但仍有些摇晃,「但我还是想说……你不觉得这种游戏,不管选项是不是真心话,通通都是某种大冒险吗?」

      「真扫兴,亏我还绞尽脑汁的想多了解你呢!」

      「对不起,我是个无趣的人。」迦斯帕挺起胸膛,看起来颇为无趣的自己感到骄傲,「我相信我们有足够的时间可以了解彼此,你不妨直接问我,不用透过这种会让人误会的游戏。」

      「唉唷!还真直接。」艾克斯瞇了瞇眼,又喝了一口,「那好,我要问第一个问题了……」

      「放马过来。」

      「你喜欢什幺颜色?」

      「我讨厌刺眼的颜色。」迦斯帕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答非所问,「换我了,你为什幺申请移居到卡珀西亚?」

      直接来个超级大直球。

      艾克斯努了努嘴。

      「说来话长啊,这个。」

      「那就长话短说。」

      「PTSD,我申请转职到后勤,但我之前待的地方没有这个缺,所以我就来了。」

      以认识不到一个月的标準来看,艾克斯的回答诚意十足,迦斯帕满意的点点头,虽然有些好奇发生了什幺事,但他知道那绝对不是什幺愉快的回忆。

      「我原本想要循序渐进的,你居然直接问这幺犀利的问题。」艾克斯抓了抓脸,「那我也要……换我了──你为什幺被调职?」

      小桌边,迦斯帕眨了眨那双死鱼眼,表情有些迷茫。

      「……对不起。」他突然冒出这一句。

      「啥?」他醉了吗?艾克斯有些傻眼。

      「因为我说了对不起,结果之前的搭档不爽了。」似乎戳中了心中委屈的地方,迦斯帕那双死板板的眼睛湿润了起来。

      好吧,不得不说这状况有点诡异。艾克斯一瞬间酒醒了大半,有些后悔自己白目问了蠢问题。

      「……做错事情了就要道歉,事情不都是这样的吗?请、谢谢、对不起,这不是很重要的基本礼仪吗?」迦斯帕没有停止的迹象,彷彿被触发了开关,他滔滔不绝的发起牢骚,「我都诚心诚意的道歉了,为什幺不能接受呢?而且我道歉后没有再犯,不是吗?我很努力的纠正自己了,为什幺还要对我生气呢?」

      「呃──」艾克斯连忙插嘴,「你还好吗?」

      「不好。」迦斯帕说,「我很不好。」

      「呃,我知道了,抱歉。」

      「你为什幺要跟我道歉?错的人是我,我把气氛搞砸了。」说着说着,迦斯帕那双湿润的眼睛,居然真的滚出了泪珠子。

      OK,他知道了,他以后绝对不要再触碰类似的话题,艾克斯在心中猛揍自己一拳。

      「呃,你知道,我刚刚的『抱歉』并不是真的『对不起』的意思,而是『我理解你的难受,我听了也很难过并感到遗憾』的意思……」他试图解释。

      「对不起,我的话题让你难过了。」

      小餐桌陷入沉默。

      艾克斯只觉得乌云罩顶,他不知该怎幺安慰眼前默默落泪的同伴,他们认识还不到一个月──连半个月都不到,他很想说些什幺帮得上忙的话,但他初来乍到,什幺都不清楚,他也不愿意在好不容易换了生活环境,结交了印象不错的朋友后,对新朋友说些什幺隔靴搔痒的敷衍话。

      「嘿,嘿……看着我,看着我,好吗?」他拍拍迦斯帕,让他抬起头来正视自己,「我不晓得你跟你同袍之前发生什幺事,但我很清楚接下来我们都在同一条船上了,你懂吗?我们是搭档,一定会有磨合的。」

      「嗯。」浓浓的鼻音。

      「所以我要你理解一件事,」艾克斯看着眼前年纪比自己小,个子却比自己还高的迦斯帕,「──我绝对不会因为你说了『对不起』就不爽,我不会因为这小小的三个字就让我们两个拆伙,好吗?」

      迦斯帕吸了吸鼻子,默默点了点头。

      艾克斯又拍了拍他的肩膀,突然感觉这幺老实的迦斯帕有些可爱,他觉得自己像个哥哥──唔,如果这就是当哥哥的感觉的话啦。他有预感,他不会后悔选择来卡珀西亚号的。

 

※                         ※                         ※                         ※

 

      三个月后,艾克斯后悔了。

      他后悔那天晚上做出的承诺,超级无敌霹雳后悔。

      「对不起,刚刚那只我漏掉了。」迦斯帕面无表情的说。

      殭尸装笼的时候发生了小意外,一小群殭尸突破重围想要投奔自由,他们谨慎应对,将状况控制在黄色,但迦斯帕在处理逃亡的殭尸时,居然漏开了一枪,差点让工人被扑倒。

      「对不起,艾克斯只有猫,他没有交过女朋友。」他语气死板板的陈述。

      他们参加了尹萨教主举办的集体相亲活动时,迦斯帕当着女孩子的面前直接将他惨烈的童真史抖了出来。

      「对不起,艾克斯有洁癖,但我没有。」他一脸正经的说。

      好不容易认识了一个感觉不错的女孩,她却跟艾克斯聊了起来……当然,那天过后他就被对方谢谢不连络了。

      ……说是怕洁癖很难相处什幺的。

      这已经不是诚不诚心的问题了,这家伙根本把那三个字当口头禅在讲嘛!要是可以回到过去,他真想到那天晚上的餐桌旁,在自己开口安慰迦斯帕前,将空酒瓶塞进自己嘴里让自己闭嘴。

      「什幺洁癖啊,我也没有那幺严重好吗!我只是想保持床的清洁而已!」

      「对不起,我以为那就是某种程度的洁癖。」

      这天,两人相约到市集採购,艾克斯边走边对迦斯帕抱怨,迦斯帕则一如往常,心口不一的用对不起来敷衍他──不,依他的说法,那是诚心十足的敷衍。

      「唉……好想要女朋友喔!好想要老婆喔!我都23了!」

      「对不起,我把你未来的可能性吓跑了。」

      「别跟我提那女的。」艾克斯没好气的说,「太伤我的心了,居然说有洁癖很难相处……」

      「的确是会很难相处。」迦斯帕颇为认同的点点头,「『没有洗澡不能躺上床』的规定确实很严苛,这样很难孕育下一代吧?」

      「什、什幺!?你想到哪里去了!?」

      「就我所知,大部分的女孩子还是偏好在柔软的床铺上跟对象亲热的,如果没有洗澡就不能躺床,流汗也不能躺床,进行各式各样的活动时,就只能在一帮帮的地板上了不是吗?」

      「我又没有说做那档子事的时候不可以在床上!」

      「可是做那档子事的确是会流汗不是吗?还有一些体液之类的。」

      「到底为什幺会讨论到这种细节啊!?」崩溃。

      「对不起,」迦斯帕一本正经的说,「但我想说,纵使你再怎幺努力维持床铺乾净,尘螨这种生物还是会聚集在你的床单、枕头上。」

      「别说了……」

      「据说牠们以人类的皮屑为食,我们每天晚上沉沉入睡时,就是牠们用餐时间……」

      「天啊,别说了!我全身都起鸡皮疙瘩了!」艾克斯抓头大叫,「就算我的床上有尘螨,那也是乾净的尘螨!没有洗澡不准上我的床!」

      「对不起,我并没有要上你的床。」

      「你知道我不是在说那个!」

      路上的行人忍不住对他们侧目,迦斯帕

      「但是你却让你的猫在你的床上任意游走?你知道猫咪并不会用清水洗屁股的吧?」

      「……别在谈论我的床了好吗?」

      「对不起,只是很好奇。」迦斯帕挑眉说道:「我以为你不知道你的猫会用屁股蹭你的枕头。」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别说了!!!!」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救命啊啊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像摔碎的瓶子一样在市集广场炸开,惊得众人纷纷停下手边的工作抬头张望。

      「怎幺了?!怎幺了?!」

      「我的孩子!我的孩子掉下去了──」一个年轻妇人趴在船缘,徒劳的往下伸长了手,「她不会游泳啊!」

      「来人啊!绳子!快拿绳子!」

      海上出生的孩子却不会游泳,这是很诡异的事情,但此时并不是检讨问题的时刻,众人纷纷动了起来,準备下水救人。

      「喂!等等!」一个紧绷的声音从人群中发出,「那是什幺?!」

      看热闹的、帮忙的、瞎忙的全抬头望向海里。

      一片灰色如刀的鱼鳍划破水面,缓缓朝挣扎的孩子游来。

      那一瞬间,众人意识到事态紧急。

      「是鲨鱼!是鲨鱼啊!」

      「动作快!」

      「不,这救不了了啦!」

      「拜託!救救我的孩子!拜託!!」

      几乎像是本能的,艾克斯与迦斯帕同时行动了。

      迦斯帕从猪肉摊的砧板上抓了一大块鲜肉,猛力朝远方扔了过去;艾克斯放下手上採购的袋子,冲到船缘边,直接跳了下去。

      『扑通』一声,众人惊叫。

      「干得好啊!快!动作快啊!」

      「绳子拿来了没?!快扔下去啊!」

      艾克斯抓住了那小女孩后浮上水面,将脸上的湿水抹开,看见那只鲨鱼果然被他搭档丢的鲜肉血味吸引了去,他现在只要应付好眼前的问题──

      「咳、咳咳、咳咳、妈妈──」

      「嘿、镇定点!我们会救妳上去的,好吗?妳不要挣扎,放轻鬆,噢!」

      女孩慌乱的拼命挥动着手脚,艾克斯的眼窝被挨了一拳,他试着拨开女孩的手,但女孩以为他要将她推开,更慌张的攀了上来,紧紧勒住他的脖子。

      「呃呕──咳咳、小可爱、可、可不可以放开、妳勒到我的脖子了──咕噜、咕噜噜噜……」

      「妈妈!!妈妈!!咳咳咳咳!妈妈!!」女孩越来越紧张,整个人已经踩在艾克斯背上。

      「绳子不够长!哪个白癡给的!?快加长绳子啊!」

      上方传来的声音真让人绝望。

      但艾克斯看见他的搭档不知从哪里摸来一把鱼枪,正把整个上半身都探出船外,瞄準了那只还在远方大快朵颐的鲨鱼──这让他心里踏实不少,他现在只要专心应付好──

      「呀啊啊啊啊啊啊!!!!!」

      「第二只!是第二只!」

      一股凶狠的力道将水里的两人往海底扯去,艾克斯感觉自己的脖子被狠狠扯住,他无法控制的将胸腔里的空气完全吐了出来。

      下一秒,视线里充满了雾状的红色。

      他并没有觉得痛,但耳鸣开始佔据他的脑子,恐怖的既是感席捲而来,他得赶快离开这里,他不能待在这,他得赶快上去,得赶快上去──

      水面上传来模糊的喊叫和女人的尖叫声,他试图振作,抓住身后那个已经放开手的小女孩──他回身,看到那个丑陋的血盆大口,髒兮兮的咧嘴利牙正準备将他的俊脸咬成智障──

      『噗咻──』一支鱼枪命中了鲨鱼的眼睛,鲨鱼被这突如其来的攻击痛得偏开头,他惊险闪过这次攻击。

      他的手碰到了水面上漂浮的救生圈,他没有多想,拼命踢水往上游去,破水而出,将小女孩抱紧,另一手死死的抓住救生圈。

      「抓到了!」

      「快!快拉上来!」

      噗通、噗通、噗通……

      「我的孩子!我的孩子!!」

      「没有呼吸了!」

      噗通、噗通、噗通……

      「快点按摩!喂!」

      「他怎幺了!?他不会吗!?」

      女孩的脸因失血过多开始苍白。

      噗通、噗通、噗通……

      艾克斯,我喜欢你喔。

      女孩白皙的脸蛋上,深蓝如宝石的眼睛闪闪发亮。

      噗通、噗通、噗通……

      好痛……艾克斯,我好痛……

      我会变成殭尸吗?我不想变成殭尸……我、我怕……

      我不想死,呜呜呜呜……我不想死……

      斯……艾克斯……

      艾克斯、艾克斯……

      为什幺会这样?我不想死,你说我不会死的……你说你会保护我的……

      艾克斯……

      都

      是

      你

      害

      的

      唷

      「艾克斯!!」

      一只冰冷的手拽住他的身体,将他从窒息的混沌中拖出。

      『啪』的清脆声响在他耳边炸开,他慢了好几秒才察觉自己被赏了一巴掌。

      「醒醒!」迦斯帕皱眉盯着他看,「你还好吗?不,你不好……但你放心,你没有受伤。」

      「我……」艾克斯艰难的让涣散的视线聚焦在眼前放大了好几倍的伙伴脸上,「我看见她了……」

      「什幺?」

      「我看见她了……我的幻影……那是我的幻觉,我知道是我的幻觉……」

      「你的状况很糟。」迦斯帕脸色凝重的判断,「我们现在就去医护室吧。」

      「女孩呢?她被咬了……」

      「那很显然不是我现在该关心的事情,不是吗?」迦斯帕一手拖来他们採买的袋子,一手将艾克斯勉力撑了起来,「走吧,你看起来糟透了。」

      艾克斯终于支撑不住,昏了过去。

 

※                         ※                         ※                         ※

 

      迦斯帕垂眸阅读那份文件。

      半小时前,他徵求了艾克斯同意后,向医护室要求调阅了资料。

      那是关于迦斯帕的PTSD的事件。

      女孩在殭尸病毒浓度极高的海域落水,救上来时,已经确认感染。

      愚蠢的亲情包庇、知情不报、病毒爆发……为了那女孩父母的优柔寡断,一个手无搏鸡只力的女孩转变成殭尸后,袭击了自己的父母,然后扩大、扩大……几乎整艘船全灭。

      而艾克斯撑了过来,撑到卡珀西亚号的支援赶到。

      女孩是艾克斯的青梅竹马。

      他们差点就要私订终生了。

      他阖上档案夹,抬头看着床上脸色苍白的伙伴。

      「谢谢你让我知道这些。」他说。

      艾克斯虚弱的笑了笑。

      「抱歉我无法亲口对你说……」他声音仍有些破碎,「我还没準备好,我需要时间。」

      「没关係。」迦斯帕摇摇头,「我用看的就好了。」他晃了晃手中的档案夹。

      房间内沉寂了一会儿。

      「……我很抱歉。」迦斯帕低声说。

      莫名的,一股想笑的冲动咕噜噜的从肚子里浮出,艾克斯无声笑了出来。

      「怎幺了?」迦斯帕一头雾水。

      「没……呵呵,」艾克斯感觉一股轻柔的风,将压在胸上的重量吹拂了开,他不讨厌那种感觉,那很轻鬆。

      他终于开始感到轻鬆。

      「你这句抱歉,是我认识你以来感觉最有诚意的了。」

      「……那还真是抱歉。」

      「哈哈哈,去你的。」

 

 

<<殭尸满满番外篇──问题搭档今天也很棒>>

<<完>>

 

 

+++碎碎念时间+++

 

 

拜託让我赶上拜託让我赶上──

 

大家,礼拜五见!

 

LilyQuali

20161102

  • 名称:起点中文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6 15:05:4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