敕全文阅读

      风强浪大,伴随着雷电,凶狠的袭击整艘卡珀西亚号,以及周围的友船。船只们不得不将连接彼此的空桥收起,以免互相碰撞引起伤害,但连结一断,船只们就被风浪打散开来,小只的船更是越漂越远,迅速消失在卡珀西亚号连络士的掌控範围里。

      「卡罗尼亚号,已收回空桥!」

      「博蒂克号也已收回空桥!」

      「梅莎芭号失联!」

      「诺丹号被民船击中!船舱进水,控制情况中。」

      舰长室里,联络士纷纷报告各艘友船的状况,唐纳德沉稳地坐在舰长椅上,眉头也不皱一下的依序下达指示:

      「通知法兰克福特,请他注意梅莎芭。」

      「是!」

      「诺丹号收回空桥了没?」

      「还没。」

      「派5个人过去帮忙,上船后就把空桥先收了。」

      「是!」

      「报告,维吉尼亚号已断连,最后距离170浬,无法重新取得联繫」

      「那就别忙了,毕马号呢?」

      「距离70浬。」

      「保持联繫,并通知法兰克,要他注意毕马的起重机,保持距离。」

      「是!」

      舰长室报告与指示声起此彼落,唐纳德始终冷静的调度,四面八方同时传来的消息并没有让他混乱,反而更加淡定优雅下达命令,船员们也逐渐冷静下来。

      没错,他们可是身经百战的卡珀西亚人,怎能被区区一个暴风雨击垮?

      傍晚,舰长要求舵手往北北西方向加速航行,没人对这个要求有任何质疑──唐纳德舰长自上任以来,一直都如此随心所欲,大伙儿虽然困惑,但还是照做了,没想到却是这样笔直地冲进暴风圈里。

      而现在,最如坐针毡的,就是当时一声也没吭过的大副。

      舰长下达命令时,要在大副附送命令一遍后,船员们才会开始执行命令,而平时,众人眼里的罗德大副,是个谨慎小心、凡事未雨绸缪的可靠长官──一旦前方有任何危险,罗德大副总是会优先警告舰长──而唐纳德舰长从没对罗德大副的建言有任何不悦,事实上,舰长大部分时候都会听取罗德大副的建议,也曾多次依照建议收回命令。

      傍晚突然急转弯,要求集体往北北西航行的命令下达以前,唐纳德舰长曾一如以往问了罗德大副意见:

      「咱们往北北西吧?」唐纳德语气愉悦又轻鬆,就像在邀人一同到公园散步似的。

      而当时,在大伙儿的见证下,罗德大副沉吟了几秒后,同意了。

      「往北北西。」

      除了这个反常之外,现在的一切也诡异极了──罗德大副频频拭汗,没有以往遇到危机时的从容,而唐纳德舰长也不再向他询问意见,而是完全独揽大权,对所有事情直接下达命令──但为了应付这突如其来的状况,船员们忙得不可开交,每个人都只能把这个疑惑藏在心里,

      「报、报告!泰坦号传来求救讯号!」

      「怎幺?她的宝贝烟囱断了吗?」

      「不是……」联络士皱眉,仔细分辨着耳机里的杂讯,然后有些犹豫地回答:「……说是『被一艘雪白色的陌生船只撞击』……」

      「啊,雪白色?」唐纳德挑眉,「能见度这幺低,史密斯确定?」

      「……是,确定。」联络士点头,然后又细听了一下,「史密斯船长说,卡利佛号并没有对他们伸出援手,反而──」

      一个紧绷的声音陡然盖过所有汇报的音量。

      「舰长!卡利佛号违反公约,擅自对泰坦号开炮了!」

      唐纳德勾唇,眼神讥讽的看向身旁的大副,十几年来重要的心腹、他的左右手--曾经的心腹、曾经的左右手。

      「罗德啊,我的好友。」唐纳德轻鬆优雅的说,「谨慎如你,怎幺会同意我带着众人,前往暴风圈的中心呢?」

      罗德双眼直视着前方,没有回话,摆在身侧的手微微颤抖着。

      『喀喳』,舰长室里响起了手枪上膛的清脆声音,所有人瞬间停下动作,机警地转头查看。

      只见唐纳德舰长举枪对準了罗德大副的太阳穴。

      「你真该实话实说的,你以为我会没收到暴风雨的预报?」他微笑着问,「背叛的下场是什幺,应该不用我多说了吧?」

      罗德大副薄唇紧抿,环视着操作台上所有回身看他的船员们,这才发现自己阵营的伙伴今天全不在位子上。

      一滴冷汗滑下,他闭上眼,知道大势已去。

 

※                         ※                         ※                         ※

 

      『砰!』一声巨响,脑袋被子弹贯穿,脑浆在风雨中炸开,充满水气的茫白空气里瞬间染上一片红,但又马上被风吹散了去。

      「别乱开枪!会感染到人的!」奈特大吼。

      但惊惶失措的卡珀西亚居民们完全听不见警告,见着了影子就拼命射击。

      动力室的殭尸笼子被撞歪,满笼的殭尸倾巢而出,牙齿和指甲都被拔光的它们只能四处扑倒猎物,然后用无牙的嘴咬着猎物的四肢,唾液四溅──这当然不会造成任何伤口,但只要其中一个人,只要任何一个人被殭尸病毒感染了,卡珀西亚就大去不远。

      「快走,这边不行了,」奈特回身将静露和努伊拖了过来,以免他们又被另一阵风颳倒,「去舰长室,走!」

      「芳娅呢?」静露紧跟着,一边吼着问:「我们有义务确保她安全啊!」

      奈特突然长臂一伸,将身后的两人压到墙上,下一秒,两只瞎了眼的无牙殭尸往他们的方向咿咿呀呀地冲了过来,奈特抬脚将第一只踹下楼,顺便绊倒了第二只,静露反应迅速的伸手紧紧抓住它的脖子,『喀嚓』将之扭断。

      断了头的瞎眼无牙殭尸软软倒下,但嘴巴还是咿咿呀呀的想咬人,奈特随手抓来被风吹得到处都是的罐子,堵住它的臭嘴。

      又一阵强风袭来,奈特和静露瞬间被吹倒,眼看就要从湿滑的楼梯摔到一楼,努伊及时拉住绳子,一个蛮力将两人扯了回来。

      「还有布莱恩!」静露继续吼刚刚的话题,「还有崔佛!」

      「布莱恩!我的布莱恩!!」努伊的声音听起来快哭了。

      「先送努伊到舰长室,再去找他们!」奈特妥协的回答。

      努伊张嘴似乎想说些什幺,但突然一个巨响从前方传来,分散了他们的注意力。

      「女神发怒啦!」是尹萨的声音,「女神在惩罚违反神意的人们!女神派遣了清道者,赐降了暴风雨,要来洗净我们的罪恶!」

      人们惊惶失措的尖叫着。

      「女神曾给尹萨预言,要洗净我们的罪恶!于是尹萨建造了纯洁方舟!」尹萨继续大喊着,「快!大家快随我来!女神会庇佑纯洁方舟的!」

      「尹萨大人!」

      「尹萨大人!救命啊!!」

      几个妇孺和老人跑向尹萨,寻求庇护。

      「违抗女神者皆只能死!」尹萨继续煽动,「不要违抗女神的旨意!」

      真是疯了,静露想。

      但他们没有多余的时间逗留,浪一次比一次高大,甚至直接砸在甲板上,不少人哀嚎着被捲入海中,但却有更多人从船舱跑上甲板,后方追着无数的殭尸。

      「抓紧了!!」

      奈特再回身,将静露护在怀里,双手紧紧握住楼梯扶手,努伊也蹲下,将手臂卡进扶手的隙缝里。下一秒,巨浪从上而下拍打在他们身上,然后强硬地想将他们捲入海底吞噬。

      彷彿许多无形的手抓住你全身的衣服、四肢、头髮,拼命将你往后扯……他们初次感受到大海这恐怖的执念,使尽吃奶的力气顽抗着,为了生命跟那些无形的手拔河。

      「快到了!撑着点!」水一退开,奈特就将两人拉了起来,继续向前挺进。

      突然,船被浪推到最高点,船头朝天翘高,整艘船几乎直立起来。

      努伊一个没站稳,往后摔去,静露被突如其来的拉力扯得也往下掉,奈特退了两步后回神,将脚卡在楼梯两侧,死命拉住他们。

      「抓好啊!还在高!还会再高!」一个身上绑着安全索的船员,从远方朝他们吼道。

      静露和努伊几乎被悬空吊着,在风中摆荡,她拼命想要抓紧绳索,企图荡到一旁的扶手抓稳,却总是被风吹开。

      「别──动──了──」奈特咬紧牙关,感觉绳子越来越滑出手心。

      「再一次!再一次我就可以抓到──噢干奈特!!」静露抬头看向奈特后方尖叫道。

      好几只殭尸不晓得什幺时候爬到那幺高的地方,从上方掉了下来,眼看就要砸到奈特身上,静露用力踢向墙壁,抽刀砍断绳索,顺势抓住左方的楼梯扶手,像无尾熊一样紧紧地攀着;奈特也即时回身,往后踉跄了一下,将扑来的殭尸拍开,然后伏低身子,让后面的殭尸直接滚落到下方。

      「努伊!努伊你没事吧?!」静露往后看向被她扯得直接撞上墙,又来不及抓住扶手的努伊。

      「……我很好!」努伊奄奄一息的从地上爬起来。

      「注意了,反方向!」奈特警告。

      群船已过了浪尖,现在则是船头朝下,笔直地朝深海滑去。

      这次他们有了经验,不再贪图前进的速度,死死抓着可以固定的东西,等待船降到海平面。

      「反抗尹萨大人的,就是不洁之徒!」

      「你们才是叛徒!」

      「女神的旨意不可违抗!」

      「白癡!谁要跟你们去送死!」

      卡珀西亚号的人们,分成两派打了起来。

      明明殭尸都跑出来了,明明暴风雨还在眼前,却还有办法打成一团,互相指控,静露有些傻眼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突然,一只手指向他们。

      「就是他们!他们登舰后才有暴风雨的!」

      搞什──?

      「灾祸!瘟神!」

      「女神有旨意,杀了他们祭天就可平息天怒!」

      奈特展开狙击弩,绷紧了神经,静露将没有武器的努伊护到身后,自己也抽出匕首备战。

      失去理智的人是不能用嘴沟通的,唯一的管道就是武力。

      几个杀红眼的卡珀西亚人抓着武器朝他们冲来,奈特毫不犹豫地瞄準他的脚,射出箭矢,鲜血在风中喷溅开来,不远处的殭尸闻到血腥味,兴奋的靠拢过来,想要分一杯羹。

      这时候如果说他们是女神派来的使者会怎样吗?静露考虑这个选项,但马上就被自己驳回──在紧要关头随便选边站是危险的行为,即使那是假的也一样。

      因害怕而产生的怨怒十分惊人,他们撂倒了几个没头没脑冲上来的卡珀西亚居民,却有更多人蜂拥而上。奈特已经来不及装填箭矢,抽出猎刀跟人扭打了起来,静露也对上了一个大叔,努伊则抄来滚落地上的水管助阵。

      『嗖噗』一声,静露眼前大叔的太阳穴突然炸开,他瞪大了惊恐的眼,还没意识到发生什幺事就断了气,瘫软往旁倒下,静露顺势踹开他,从地上爬了起来,她看向高处,发现了迦斯帕,那个道歉男。

      迦斯帕趴在高处的铁桶旁,又扣了几次板机,一次一个的干掉了攻击他们的居民,几个人见状渐渐冷静下来,仓皇逃跑。

      奈特也注意到了,他顺着静露的视线看向迦斯帕,对他点了点头。

      迦斯帕将脸从狙击镜上移开,对他们比了比拇指,然后又指了指斜上方,接着起身往后一跳,消失在视线里。

      斜上方,那正是他们本来就要前往的目标,舰长室。而此时,通往舰长室的楼梯已在眼前,风雨并没有变小的迹象,但待在外头随时都有危险,他们得快点进到最安全的地方。

      『砰!』一声,舰长室的舷窗突然就溅满了鲜血,一颗后脑杓被炸开大洞的头颅敲上玻璃,然后滑落。

      他们动作一僵,差点以为奈特做了错误的决定,但下一秒,门打开,唐纳德出现在门后。

      只见他姿态优雅的将枪收好,拄着弯杖站在尸体前,居高临下的睨着地上那滩烂泥。

      「我的船员们正忙着工作,所以由我来亲自送你吧。」唐纳德对着那尸体说道,然后抬脚,将尸体踹出舰长室,滚落楼梯。

      他们急忙在楼梯底闪开,而唐注意到了他们。

      「啊,我的朋友们。」他愉悦地说,「什幺风把你们吹来了呀?」

      在这种时候开这玩笑一点都不好笑,虽然静露还是很高兴确认唐对他们是友善的──最少目前是吧?

      「不──!!」

      一个愤怒的巨吼突袭了他们,他们回头,看到尹萨高举着镶满珠宝的弯刀,朝他们冲来,奈特瞇眼,架起狙击弩準备射击,但狂风又颳来,他不得不扣着箭矢,却错失先攻的良机,下一瞬,弯刀已近在眼前。

      『嗖──锵!』一声,刀片互撞发出刺耳的声音。

      唐纳德神速冲到他们面前,从弯杖中抽出细剑,即时将尹萨的攻击架开。

      「谁──杀──了──罗──德──!?」尹萨愤怒的朝唐纳德疯狂劈砍。

      「不管是谁杀的,今天这场闹剧的罪魁祸首,只有你一人。」唐纳德一手背在身后,一手拎着细剑,轻鬆与尹萨对招着。

      「你这个狂妄的──」

      「狂妄的是你,尹萨。」唐纳德像是走在云端上似的轻鬆应付着他,说话的步调一点也没有因打斗而紊乱,「妄想着对女祭司出手,你才是对天大不敬的恶魔。」

      尹萨一愣,但随即更加愤怒的朝唐劈砍而去。

      「你好大的胆子!敢将当年的丑闻指控于我!」

      「当然、当然,为了她,我原本方糖大的胆子当然得大些才行,不是吗?」

      「你这该死的狗崽子!」

      「依照我妻子祖先的习俗,我应该是属龙,不是狗。」

      「女神会杀了你!我要代替女神制裁你!!」

      「你知道,龙是很神奇的生物,我们西方人认为龙是邪恶的……但在东方国度里,龙可是水神呢!你知道那代表什幺吗?」唐继续耍嘴皮子,「你眼前的水神,应该比看不见又摸不着的女神大人还要实际吧?」

      「胆敢污辱女神大人!!」

      「怎幺?不考虑换个信仰吗?跟着我应该不愁吃穿才对。」

      「去死吧!!」

      静露傻眼的看着他们一来一往,刀与剑互相碰撞发出铿铿锵锵的声音,尹萨愤怒的力量就像火山爆发一般,猛烈向唐纳德进攻,而唐则有所保留,心细如髮的见招拆招,并不怎幺急于反击──刀不长眼,他们苦等着帮忙的机会。

      「知道为什幺你会沦落至此吗?」唐纳德渐渐失去玩弄的兴致,他出奇不意的扫了尹萨一腿,将尹萨踹倒在地,将细剑对準尹萨的喉咙,他眼神冷了下来,终于露出本性,「因为你蠢到相信我生个病就瘸了腿,你蠢到信了阿梅说我受到女神的惩罚,你蠢到以为我不知道阿莲真实的身分吗?」

      一个娇小的身影突然冲向静露,她完全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感觉自己被兇狠地冲撞,整个身子往护栏外摔去──

      「你个垃圾,从你玷汙我未婚妻那天开始,我就在等这一天了。」

      只来得及听到唐纳德那一句有些口音的中文,静露猛然回神,在半空中看到推她的兇手。

      是芳娅。

      她怎幺会在这?

      啊,努伊呢?

      她眼珠子一转,看到努伊也被推下,芳雅身边的那人罩着帽兜斗篷,看不清脸。

      然后她看到奈特愤怒地转身,朝芳娅的脸挥出一记左勾拳,让那笑得正欢的婊子直接摔下楼梯,接着一脚踹向正準备攻击他的另一人,帽兜顺势被挥开,是崔佛。

      怎幺每次都是他?静露想。

      『扑通』一声,他们坠入漆黑的深海中。

      「露──!!!」

      隐约听到远方传来奈特又惊又怒的吼声,她在幽暗的海中呛了一大口水,但努伊迅速朝她游了过来,将她往上托举,两人破出水面。

      「噗哈!咳、咳咳──」静露抹开脸上的海水,呛咳着朝船上吶喊,「奈特!!我们在这!!」

      「露!撑着点!」奈特终于搜寻到他们,他三两下从高处攀跳到甲板上,抓了救生圈朝他们丢去,「抓着!」

      静露和努伊笨拙的在大小浪中缓缓靠近救生圈,努伊抓住静露将她往救生圈带,湿透的两人紧紧攀着汪洋中的浮圈。

      奈特见他们抓住了,开始拼命拉回绳索,想将两人拉回来。

      「奈特!小心殭尸!!」

      甲板上已经出现了感染者,奈特不得不将绳索绑在身上,转身应付随时扑咬过来的殭尸。

      「奈特!后头!」

      崔佛抓着一根长木棍,对準了奈特的后脑杓,狠命敲下──奈特只来得及回身闪开一些,额角还是被命中,此时,又一个巨浪打来──奈特直接被捲入海中。

      「奈特──!!」静露尖叫。

      「拉绳子!静露小姐!拉绳子!」

      深深的恶意不断席捲他们,浸泡在冰冷的海水里,静露几乎感觉不到自己的脚,只能靠着救生圈与海浪顽强抵抗,然后七手八脚地跟努伊一起拼命拉着绳索。

      起初怎幺拉都是鬆的,她几乎要开始绝望──一个闪电划过天际,照亮了他们脚下深蓝的浅层──她看到一个身影往上游了过来,那是奈特,她确定那是奈特,那一定得是奈特!

      人影破出海面,抹开脸上的湿髮,坚定的朝他们游来,与他们会和。

      「奈特!」静露快哭了,她抱紧了奈特的脖子,对他的脸又亲又吻,「谢天谢地!噢天!」

      一个诡异的共鸣声在他们脚下响起。

      『呜──嘤──嗡嗡嗡嗡嗡───』

      「那是什幺?!」静露惊恐的环视四周,但没有看到任何可以发出如此巨大共鸣的生物。

      不,那声音有些耳熟,她以前在探索频道上听过,也看过那东西──

      『呜──嘤──嗡嗡嗡嗡嗡───』

      「是鲸鱼!是鲸鱼!!」

      一个山一样的巨影朝他们撞了过来,她百分之百肯定,唐纳德绝对没有算到鲸鱼会跑到暴风圈里──那只鲸鱼扬起巨大无比的尾鳍──一道闪电再照亮整片海域,那尾鳍很怪,鲸鱼从气孔中喷出的也不是水气,而是带着尸臭的暗红色水雾。

      「这只鲸鱼被感染了!」努伊大叫,「离它远一点!鲸鱼的体积太大!这片海水的病毒浓度会飙高的!」

      他们没有废话,开始拼命的朝鲸鱼反方向游去,静露幸运的找到一艘倒扣在水里的救生艇。

      「翻起来!」

      他们奋力摇扳着那船,好不容易将小船翻了过来,三人狼狈的爬上小船。

      下一秒,『砰轰』一声巨响,殭尸鲸鱼撞上了卡珀西亚的船腹,声音震得他们浑身一抖。

      接着,殭尸巨鲸的尾鳍再度高举,朝他们搧下──

      「抓稳了──!!」

 

※                         ※                         ※                         ※

 

      ◎小明遇到船难,他非常口渴,但海水不能直接喝。他身边只有一个大烧杯、一个小烧杯、还有一片塑胶布,试问:小明如何可以取得饮用水?

      A:用大的烧杯装海水,小烧杯放在中间,塑胶布将烧杯们盖起来,放在太阳下让其产生水蒸气,取一小石压在中间,引导水蒸气流向小烧杯,小烧杯内的水即为饮用水。

      ……白癡吗?你都船难了,还会有烧杯?

      静露永远记得,那个国小二年级出现在自然课试卷上的题目,她当时嫌恶的看着那丝毫不符合情境描述的插画,举手问老师,小明为什幺会有实验室烧杯。

      不记得老师当初回答什幺了,她只记得那天考试她抱了人生第一个鸭蛋,被同学和老师狠狠的嘲笑了一整个学期,说她『不知饮水思源』。

      她恨死了小明,恨死了烧杯,小明和那两个蠢爆了的烧杯,让她找到机会讨厌自然科,并且以合理的藉口──至少当时小二的她认为合理──对老师的试卷百般刁难,她当年自称有小明过敏症。

      然而现在,她成了小明,没有烧杯的小明。

      「……自然课他马的都是骗人的……」静露抱着头,声音沙哑的喃喃自语。

      「什幺?」努伊听不懂。

      「嘘,儘量别说话。」奈特警告他们。

      他们早已远离暴风圈,也早就漂离了卡珀西亚号的範围。前天夜晚的肾上腺素已经退得一乾二净,他们现在只觉得口乾舌燥,饥寒交迫。

      静露昨天差点想剥了奈特的靴子煮来吃──卓别林不是吃过皮靴吗?应该可以吃吧──但又想到他们没有火。

      放在背包里的东西,老早就跟海浪一起被捲走,他们除了身上配戴的武器外,身无分文,连静露身上的首饰都派不上用场──你能拿珠宝跟鱼换到食物和水吗?别傻了。

      唯一幸运的是,奈特将绳子绑在箭矢尾端,用狙击弩猎了几尾鱼上来,努伊判断那些鱼是乾净的,他们将刀子往衬衫上抹了抹,就直接杀了鱼生吃。

      嗯,衬衫上还有乾掉的盐粒呢。

      真是比在新雪梨吃的海产还要新鲜啊……

      但实在已经没什幺力气开玩笑了。

      他们昨天下午就开始脱水,静露试图用鞋子和上衣蒸出水分,但成效不彰。

      奈特也没有力气瞪她了,只是无声地将靴子拿回来,套在脚上。

      ……明明是五月天,为什幺天气越来越热?静露迷茫的看着天空,豔阳从万里无云的上方嘲笑着他们。

      从几天前就一直往北漂,难道他们不在南半球了?一个微小的声音在脑海中探问。她没有力气回应,只觉得头重脚轻,晕眩想吐,她开始中暑了。

      奈特靠了过来,将静露往帐篷底下塞去──对了,她们昨天用断掉的船桨和衣服,勉强搭了可以遮阳的帐篷,但衣服太少,他们只能轮流享受那片刻的凉快。

      静露昏昏沉沉的睡着,醒来已经是晚上,她没有胃口,但奈特逼着她又吃了一些鱼肉──她吐了,感觉到努伊和奈特忧心的视线。

      没人说话,说话只会让人更口渴,但他们从彼此的眼里看到始终没有散去的阴霾。三人的嘴唇严重龟裂,奈特的眼珠充满血丝,努伊脸色苍白,静露状况最严重,她睡着的时间变多──或者她没醒来过?她有些搞不清楚到底过了多少天,也没有力气开口问,更何况她一点也不想知道他们在海上漂了多少天。

      三人沉默着,偶尔用哼声代替叫唤,勉强维持着随时可能崩坏的生理机能。

      她在昏沉中考虑着再没有水,她就要直接喝自己的尿──但慢半拍的想到,她身上的水分都因排汗排光了,根本没有上厕所……

      再次醒来,是不知道第几天的凌晨,空气中有白茫茫的水雾,她有些癡心妄想的张开嘴,试图将湿空气吸进嘴里,骗自己摄取水份。

      接连好几天四周都是一片汪洋,连一只该死的海鸟都没看到,宁静的海平面让人更生恐惧,她对这偶尔转换的天气觉得感激,享受着雾气吹拂在肌肤上的冰凉湿润。

      『叩』一声,船底轻轻撞上了什幺坚硬的东西,停止了摇晃。

      奈特挂在船边,反应迟钝,努伊睡在帐篷里,醒不过来。

      静露抽出刀子,试探性地戳了戳船外的东西。

      『沙沙、沙沙』,她听到沙子的声音。

      ……嗯?她还是反应不过来。

      就在静露的大脑还在缓慢解读现下的状况时,浓雾中一道白光突然往他们这边扫来,先是掠过她们一点点,然后迅速回头,强光定在他们身上。

      她听到呼喊声,还有闪烁的光线。

      不晓得过了多久,耳边听到『啪沙啪沙啪沙』的声音,好像有一群人,朝他们迅速靠近。

      如果这是死神的脚步声,那也太隆重,他们才三个人,犯得着劳师动众吗?

      「欸欸欸!是妹仔!是外国妹仔!」

      「真的假的!?我要看!我要看!」

      「怎幺会有阿豆仔?三个都是阿豆仔啊!」

      「糟糕,脱水成这样,快点给他们淋水!」

      「夭寿喔,阿程,要浇脸!不是身体!你在看哪里?!」

      「小心等下他们请你呷庆记啊!」

      「杯啦,把枪都没收就好啦!」

      「唉唷,这个妹仔还醒着捏!」

      一只手轻轻托起她的后脑勺,将她与手的主人面对面,她迷茫的看到一双深黑的瞳孔。

      「喂,妳还好吗?」那个声音暗骂了一声,然后笨拙地改口:「Are   you   OK?   Hm,   OK?」

      一个OK的手势在她面前晃呀晃的。

      她眨了眨眼,终于反应过来。

      台湾腔,那是台湾腔。

 

 

 

<<第二部    完>>

 

 

+++碎碎念时间+++

 

是的,第二部到此告一个段落,

新读者、老读者大家好,谢谢大家支持《殭尸满满》到今天──当然会有第三部啊,开什幺玩笑XD哩哩我写《殭尸满满》可是诚意满满啊!

如内文,第三部的舞台将会在北半球的某个海岛上。

在第三部开始之前,会先放上大家在上一章点菜的番外篇。

因为点菜的人不多,所以我已经开始準备啰/

也谢谢大家的捧场和支持。

新篇章新希望,希望人气能持续成长,

希望角色们不用吃便当。

再次谢谢大家一路跟随到现在,也请各位继续相随静露一行人

遨游《殭尸满满》的世界吧!

我们下回见!

LilyQuali

20161025

  • 名称:敕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6 15:04:4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