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风万里尽汉歌全文阅读

      滂沱的大雨整个晚上没有停歇,城主亚瑟为了视察尚未修建完工的建设,并不在官邸里,守卫将他们送往城主的大宅后,就又匆匆驾着车离去。  

      前来迎接的是静露的二哥,阿奇尔˙巴伦──应该说是『静露穿越后身体原主人』的二哥──随时随地都笑瞇瞇的,做人十分圆融,对自己属下也温和有礼,整个人散发着温和无害的气息……当然,这些八成只是表面。

      历经了变异种殭尸血洗新雪梨事件后,静露得知规划这一切的主要人物正是阿奇尔后,就再也不敢相信她这个总是笑得一脸人畜无害的二哥。

      「妳大哥和二哥一搭一唱,默契好得很。」

      她想起奈特私底下对亚瑟与阿奇尔的评语,那口气带着嘲讽,让她细想了许多。

      不苟言笑的亚瑟是个幌子,象徵铁血的领袖,尽可能地让人产生压力,而乍看之下温和好亲近的阿奇尔,才是真正惹不起的观察者、笑面虎。亚瑟在明阿奇尔在暗,明着对所有人施压,暗里将反对者的底细摸透,两人联手将他们巴泽尔叔叔的亲信们连根拔除,最后放一把火,将成为殭尸的政敌们烧得连渣都不剩。

      绝对不想与他们成为敌人,静露浑身抖了一下。

      「怎幺,会冷吗?」餐桌边,阿奇尔满怀关心语气地问道。

      「啊,没有。」她连忙回神,对他笑了笑。

      「是冷盘的关係吗?没有考虑到天气真是不好意思,这幺冷的天还让胃着量的确不好。」

      「不是啦!我刚刚自己也有淋到雨。晚餐非常美味,谢谢厨师的用心。」

      跟上次来时不同,他们这次因为静露的身分,一行人直接入住城主宅邸,简单分配安顿下来后,就被通知前往晚餐室,由阿奇尔与戴娜招待他们用餐。

      静露又对阿奇尔回了一个诚意满满的微笑后,才将视线调回自己盘中的食物。

      跟上次夸张的山海珍馐相比,现在的食物明显简朴许多,他们方才先是吃了海鲜冷盘,聊了一下土瓮与新雪梨的近况后,侍者就送上了附着许多新鲜炖菜的牛排和香气四溢的浓汤,以及一块热呼呼的麵包。

      「跟上次的晚餐相比逊色不少吧?」阿奇尔苦笑道,「乍看之下仍有余裕补助探索兵联盟的各项支出,但这阵子的生活的确吃紧了些,就请各位将就一下了。」

      「这已经是极奢华的享受。」奈特平静的回应,「能安全无伤亡的完成这次的任务,并将土瓮守下来,也感激贵城的慷慨解囊。」

      「不不不,应该的。」阿奇尔笑得更温暖了,彷彿眼角都要瞇出光芒似的。

      好像不熟的婆媳之间的对话,静露暗诽。

      她忍住跟着瞇眼的冲动,看着眼前两个男人正极客套之能事的你来我往──再转头,看向自己身边的努伊。

      这家伙正津津有味地咀嚼火候恰到好处的牛排,丝毫不受餐桌上那诡异到有些引人发笑的气氛影响。

      她忍不住在桌下朝那家伙踢了一脚。

      努伊吓了一跳,腮帮子塞满了食物惊惶的抬头,连后面在地板上吃饭的布莱恩也同样的动作,主人与动物都瞪着大眼震惊的看着静露,一副搞不清楚状况的呆样。

      坐在静露对面的戴娜目睹全程,忍俊不住的笑了出来。

 

※                         ※                         ※                         ※

 

      「戴娜小姐,我能跟妳谈谈吗?」

      晚餐后,奈特与阿奇尔双双关进书房里晤谈,大有不到深夜不出关的事态;努伊带着布莱恩去院子里散步;静露自己一人回卧室痛快的洗了个热水澡后,在长廊上瞎晃了两个多小时后,才幸运的碰上正从卧室走出来的戴娜,静露拦住她,有些腼腆的提出邀请。

      而回应静露的,则是戴娜一如往常的温婉微笑,红唇弯起美丽的笑弧,柔声的说:

      「好的,但请稍等我一会儿。」说完,她摇了摇手中的空玻璃壶罐,指指厨房的方向,原来是出来取水的。

      三分钟后,抱着沉重水壶的戴娜领着静露来到二楼长廊尽头的窗台边,这里有个挑高到天花板的大窗户,让人能在屋里也看得见满天星斗,窗边摆着几张舒适的绒布沙发和一张小茶几,地板上铺着花纹繁複的波斯地毯,角落则摆着翠绿的植栽,让人忍不住想在这里窝上一整晚。

      「就这儿吧。」戴娜拍拍沙发,率先坐了下来。

      静露也选了张在戴娜身边的沙发入座。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静露苦着不知该如何开口,戴娜则好整以暇的将毯子摊开,盖住她那双修长的美腿,然后体贴地开了话题:

      「伤口还好吗?听说妳在追捕崔佛的时候被他抓伤。」

      她怎幺知道的?静露抬头看向她,而她也注意到静露突然升起的紧张感,连忙解释:

      「别担心,是土瓮送来的报告里写的,我们并没有派人监视土瓮。」戴娜恬静美丽的瞳眸中满是浓浓的关怀,丝毫没有别的杂质。

      这让静露放下防心,她知道戴娜并不会骗她,于是乾脆的拉高袖子,笑着展示被抓伤的地方,「没事,被关在医院观察了好多天,痂都快掉了。」她说。

      「还好是有惊无险。」戴娜瞇眼审视了一下她那些要掉不掉的痂,看见底下已经长出粉嫩的新皮。

      「是啊!」静露笑应,「我从小什幺都不突出,就是运气最好。」说完还打包票似的拍拍自己胸腑。

      被这有些稚气的举动逗笑,戴娜又『噗哧』的轻笑出声,随后叹了口气,道:

      「运气好规好,还是要千万小心。」

      「会啦!」静露搧了搧手,大眼滴溜的转了圈,「对了,维塔和摩顿出门了吗?晚餐上没看到他们。」

      戴娜愣了一下,随即低声回答:「维塔大人……妳堂哥最近……状况不太好。」

      「怎幺了?」静露整个人紧张了起来,原本只单纯以为他随着亚瑟出门去了,    没想到听到的却是意料之外的消息,「之前不是还好好的?生病了吗?有吃药吗?能去探望吗?」

      面对小妮子连珠炮似的问题,戴娜赶紧安抚她,「没有立即性的危险,别太担心。」

      静露鬆了口气。

      「是PTSD。」她幽幽地转述维塔的状况,「你们离开新雪梨后,亚瑟大人和阿奇尔大人仅仅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就将城内外大部分的建设重建得差不多了,好不容易都上了轨道,巴泽尔谋杀巴南特先生的案件也在法院开庭……」

      PTSD,创伤压力症候群,是在探索兵前线里常见的症状,土瓮的茵芙当年也曾因任务而发病,接受治疗后退到后勤,静露知道这个名词。

      维塔以相关牵连被害人兼证人的身分,在摩顿的陪伴下出庭,阿奇尔也从修伊与巴泽尔的书房内挖出当年他们的密谋联手的书信,人证物证皆俱,看似一切都将可顺利落幕,维塔却出了状况。

      他们从修伊的房内搜出钥匙,打开了通往地下暗室的厚重门板,扑鼻而来的是浓重得让人作呕的薰香气息,混着久未通风的潮湿霉味,和让不快的腥臭、以及什幺东西腐烂的味道。

      昏暗中映入眼帘的,是极尽奢华的享乐房间,淫靡的道具四散各个角落,而仔细一看,却发现让人头皮发麻的事实。

      角落的墙上镶嵌着长长的铁鍊手铐,让被囚禁的人仅能在房内的範围移动,织工繁複的地毯上满布暗沉的污渍,丝质床单上也都是深得发黑的痕迹,混杂在各种享乐道具之间,找到了许多髒臭的针筒,以及被用得极钝的刀具。

      「……他吐了,全身冒着冷汗,怎幺都止不住颤抖,甚至开始呼吸窘迫,我们赶紧带他回到外头宽敞的房间休息,双眼失焦,怎幺叫唤都无法回神,花了快一个小时才让他镇定下来。」戴娜回忆当时的画面,「摩顿也不知所措,他也是第一次看到维塔发生这个状况。」

      那是维塔的一次发作。

      在那之后,众人才发现事态严重,举凡幽闭的房间、阴暗的走道阶梯角落、金属碰撞的声音、尖锐的物品等等,都会让他突然陷入恍惚的半疯癫状态,对着空气自言自语,又是哭泣又是求饶的,语无伦次着。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逃了……不会再逃了……』

      『不要是我……为什幺是我……为什幺非得是我不可……』

      『是我害的吗?是我害的?伯父死了……』

      『我髒了,别看我,我好髒……髒了啊……』

      「他会自残。」戴娜低垂着眼眸,轻抚着自己的手臂,「伤口深得见骨,但他丝毫感觉不到痛的样子,摩顿在紧要关头的时候发现了他在做什幺,才将那支钢笔从他手上抢下来。」

      静露不敢想像那画面。

      「……在那之后,我们才知道,就连独处也会让他发病。」戴娜叹了口气,「所有人中,摩顿最能快速有效的让他镇定下来,甚至不需要依赖药物,所以亚瑟安排了他们住在后院里新建的小屋,定期观察维塔的状况。」

      最少在那里,他不会一直撞见自己昔日噩梦的场景,不需要日复一日的重温那些可怕的回忆。

      静露用力摀住自己的口鼻,死咬着牙关,眼眶热烫烫的想哭。

      新雪梨百废俱兴的状况下,维塔一直撑到亚瑟让所有事情都上了轨道,才像绷到终于断裂的细线,再也无法连接上这个迅速前进的世界。

      巴南特城主从维塔小时候就看出他的才能,特意栽培他,好成为亚瑟将来的左右手。

      要毁掉一个人,有多容易?

      维塔温雅的笑容浮现她脑海,微红的眼瞳、如丝绒般的低哑的柔柔嗓音。

      『啊,我的声音?……小时候遭遇了火灾,被浓烟呛伤后就这样了。』

      现在回想,绝对是骗人的吧。

      被囚禁在那幺昏暗的地窖中,日以继夜的嘶吼着求救。

      呛伤他的,是名为绝望的浓烟。

      静露终究还是流泪了,为了这个相处不久的温柔堂哥,在穿越到这个世界后的十年里,第一次感受到体内因着血脉相连而感受到的疼痛。

      回过神来时,发现自己竟窝在戴娜的怀里,而戴娜正搂着她,温柔的轻拍她的背安抚着她。

      「嘘……没事的、没事的……」戴娜柔声说,「会好起来的,摩顿寸步不离的照顾他,并没有任何抱怨,医生也定期观察他的状况。」

      虽然外表是16岁,对戴娜来说她的确还只是个大孩子,但静露被唤醒的理智还是觉得自己丢脸无比……戴娜身上好闻的味道却让人忍不住想继续窝在软软香香的怀抱里,只好继续将脸埋在人家胸口,窝囊的逃避现实,然后硬着头皮转移话题:

      「……从以前我就想问……」她嗫嚅着问道:「摩顿跟维塔……他们是恋人关係吗?」

      揽抱着她的双臂明显僵住。

      「嗯……或许妳该自己去问他们……?」

 

※                         ※                         ※                         ※

 

      第二天,阿奇尔领着戴娜与奈特,前往亚瑟的所在会合;静露拿着通行证,带努伊重返南区的研究所参观,芳娅所长亲自担任嚮导,领着她们走遍研究所上下四层楼,逛尽各个研究间、实验室,以及研究员们工作间休息的交谊厅。

      「各位同事们,请听我一言。」她轻轻拍掌着唤众人注意,打断了交谊厅内原本嗡嗡轻响的讨论聊天声音,「荣我介绍一下,这位是来自土瓮的探索兵,露露小姐,与她的助手努伊先生。」说完,动作优雅的朝静露他们挥摆了下,示意他们配合打声招呼。

      努伊才不是他的助手呢,静露暗自皱眉,却只能不动声色的微笑补述:

      「他是努伊˙龙柏,对动物学与殭尸病毒的研究颇有心得。」

      席间传来稀稀落落的掌声,几个研究员明显不感兴趣的将头转开。

      「好了,你们也听到了,努伊˙龙柏可是动物学与殭尸病毒学的专精呢!」芳娅满面笑容的讚叹,然后转头对努伊轻声催促,「快下去同他们交流吧!你们一定能获益良多的。」

      努伊有些不知所措的看了看静露,但她一时之间竟找不到方法帮他。

      「快去啊!」

      洁白得发亮、乾净无比的空间、有些高傲冰冷的视线,让努伊反常地无法发挥他平时人来疯的戏剧个性,在芳娅状似温婉的逼催下,努伊抓了抓后脑勺,显得有些僵硬的朝桌椅间行去,随便挑了个位子坐下,而坐在他旁边的研究员,则面露不悦的挪了挪身子。

      ……怎幺有种看自家小孩第一次上学的感觉……虽然她也没生过小孩就是了……静露用力忍住大皱眉头的冲动,感觉自己眼周的肌肉都要抽筋了。

      「那幺,静露小姐,」芳娅转身,端着灿烂的笑容看着她,「愿不愿意赏个光,来我的休息室喝个茶,聊个天呢?」

      「呃,我──」

      「来吧!我可是有新年刚送来的好茶叶呢!一年到头都关在研究室里,能跟探索兵前线的近距离接触,还同样身为女性,这种经验实在是太难能可贵了,不是吗?」

 

<<待续>>

 

+++碎碎念时间+++

 

努伊表示:静露小姐救我QAQ!

 

好了,几乎都浸泡在聊天的第14章在此呈现~

也稍微交代了新雪梨事件的后续,

下一章就是芳娅所长的回合啰!

 

大家目前为止感觉芳娅是个什幺样子的人呢?

欢迎留下大预测!

那幺,我们礼拜五见~

 

LilyQuali

20160920

  • 名称:长风万里尽汉歌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6 15:03:4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