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霸的黑科技全文阅读

      啊,有股香味。

      那是什幺香味?她记得的,可是好久没有吃到那东西,所以已经没什幺印象了……甜甜鹹鹹的,好香啊。

      手习惯性的往身上摸,碰到那团软凉的东西,是她最爱的棉被……对啊,她在睡觉,既安全又舒适的睡着,她的棉被是淡淡的粉色,上头有圆点图案,被单被洗到几乎要变成米色了,但她还是好爱那条棉被,死也不换的。

      那股香味还在瀰漫,她应该快想起来是什幺了,但是好想睡,再一下下就好,很久没有这样躺在舒服的床铺里了呀。

      有木片轻轻碰撞的细碎声音,那是话剧社的学姐毕业旅行时买给她的木头风铃吧……说是用漂流木做的……她昨晚忘记把窗户关上了,但应该没关係吧?没有下雨,水不会打进来的。

      还是好香啊,到底是什幺味道呢?

      如果想起来那是什幺,就可以吃到了吗?

      咦?为什幺这幺想?

      因为那代表有人在煮吧?不是吗?

      那人应该已经不在了吧?

      不会吧?不是正在煮着吗……滷猪脚……啊,这不就想起来了吗?果然还是要不经意的才想得起来呢……

      想起来,也不一定吃得到啊。

      才不会呢,妈妈的滷猪脚最好吃了。

      那味道突然开始散去,让她皱起眉头。

      不安的感觉袭上心头,但手脚却不听使唤,她想要用力挣扎,但她的被窝却像软绵绵的铅块,重得再怎幺用力都推不动。

      不,这不对,不应该是这样的,她应该要起床了,要去帮忙,她要去帮忙。

      她张嘴想发出声音,但连嘴唇都像被黏住一样,她最多只能蠕动自己的唇瓣──要再用力,再用点力……

      「……妈妈。」

      她终于睁开眼。

      瞪着阁楼天花板,她嗅了嗅,空气里只闻到乾稻草和木头床板的味道。

      轻轻试着挪动自己的手,摸到盖在身上的毯子。

      刚刚是梦,她做了梦。

      她从床舖中起身,下意识地摸了摸嘴边,确认自己没有流口水,却猛然想起自己刚刚临醒之前说了话。

      「原来我说梦话是那种声音喔?」静露抓抓头,感觉那声音癡呆癡呆的,昏暗的晨光中,在床上吃吃的笑了起来。

 

※                         ※                         ※                         ※

 

      「吶,最近我越来越常思考一个问题。」

      「嗯?」

      「我们土瓮不是都会收留人吗?从人口贩子抢救来的、婚配迁进来的、打仗完后来投诚的、慕名而来投靠的、做生意迁进来的……」她扳手指数着,翻了个身,转过来面对他,「照理讲,人才不是应该很多吗?」

      「那要看是哪方面的人才。」他没回头看她,继续整理装备,「妳想问什幺?」

      她看着他将弹匣一个个清点仔细,放进袋子里,又拿出爱用的猎刀,将他擦亮,检查刀锋的磨损程度。

      「总觉得,好像都没放到假啊……」

      「在观察室里躺四天的人说没放到假?」

      「唉唷,那不算啦……」她嘟着嘴咕哝,「你看亚特那家伙悠哉得很,还有时间把妹,不觉得我们超劳碌命的吗?一个礼拜不到又要出差。」

      「没被抓伤就有假放了,」他没好气的瞥了眼她手上那道抓痕,上头的痂已经转硬,过几天就会脱落,「亚特并不是最前线,他擅长单独行动的任务,所以留在这里方便随时需要。」

      「布罗和菈瑞儿呢?」她反问,「她明明就跟崔佛比较熟!布罗力气大,崔佛要是抓狂起来,他也能轻鬆应付啊。」

      「他们有别的任务,一样不轻鬆。」奈特将狙击弩从套子里拿了出来,重新检查一遍,确认没有任何故障,「再说,这次送的『货』并不只有崔佛,还有努伊,那个笨蛋需要妳哄着才会听话,我也需要在继承位子前多跟友邦的城主交涉。」

      唔,听起来是很实际的理由,她挑眉点头,表示接受。

      这次的护送任务很简单,就是把五花大绑的崔佛送到新雪梨,探索兵总部的医疗研究中心大楼──那边拥有更完善的设备,可以确保研究成果的品质。同时让努伊实际参观新雪梨的医疗研究中心,跟里头的研究员互动相处,并说服他以研究员的身分,在新雪梨的研究中心待下来。

      努伊直接在昆斯先生的办公室里,郑重严肃的再三宣告自己的立场,说『这条命是静露小姐救的,非静露小姐不跟!』并坚持不加入ATEA,只想用龙柏家族的动物学家身分活着。

      而昆斯先生被这样不留情面的拒绝,居然也没生气,只是有趣的挑眉看着情绪略显激动的努伊,然后态度放软的说:

      「好,这方面将由静露˙徐为你与新雪梨的医疗研究部部长交涉。」

      然后这压力就丢给她了,干。

      她没好气的翻翻白眼,在不怎幺舒适的座椅上挪动了下她的小屁股。

      他们当晚就收拾好行囊,第二天一大早就启程,由奈特驾驶,静露坐在七人座厢型车最后座观察周围,载着着努伊和他的宝贝袋鼠,以及被五花大绑的崔佛。

      瞄了眼怀錶确认时间,她第无数次转头看向崔佛,确认他没有任何骚动的迹象。大量的安定剂让那家伙安分许多,粗麻绳也是出发前重新绑上的,这次应该是万无一失了,但那个绑法实在是……

      「很像红蟳啊……」她喃喃道。

      努伊听到她的自言自语,也看着崔佛,愉悦的附和:「是呀,真是一团糟呢!」

      「不,我的意思是很像螃蟹啦……」螃蟹和糟糕,英文是同一个字啊(crab)。

      「啊,意思是崔佛先生像螃蟹吗?」

      「是啊,市场里的螃蟹会被这样绑起来。」静露回答他,「新雪梨靠海,吶里有个很大的渔市场,到时候再带你去看看。」

      努伊点头表示了解,然后打开车窗,朝后吹了几声鸟笛。

      原本有些躁动的殭尸袋鼠们听到鸟笛声,很快就在笼子内安静了下来。

      努伊出发前又到大学城附近晃了一早上,抓了十只他训练过的殭尸袋鼠回来,四只留在土瓮,六只準备带到新雪梨,当作情报与研究成果的展示。

      普通种的Z病毒动物并没有办法接受训练,变异种病毒的宿主多少会残存感染前的意识,因此『用殭尸动物拿来当作武器』这个想法变得可行;但训练的成果普遍有落差,有的动物能迅速接收训练者传达的指令,有的则完全没有办法理解指令,只是不停的疯狂寻找发洩对象──努伊还未找出造成此差异的原因。

      静露看着车后拖着的笼子里那六只公母各半的袋鼠,黏烂的毛皮显得有些狰狞,在努伊的笛声中转动牠们的长耳朵,将注意力集中在牠们熟悉的音律。

      「路程很顺吧?有变异种病毒宿主跟着,普通种的宿主会在几百公尺外自动远离我们。」他自豪的摇摇鸟笛。

      看着他那小孩般地炫耀笑容,静露忍不住想笑,都三十岁的家伙了,还这样稚气……但也不能怪他,毕竟十几年来都是一个人生活,努伊对充满与人互动的新生活非常满意,每天都想抓着人分享他的研究成果。

      但也因为一直都是一个人,完全没有与外界来往,他才会不知道这种简单好入手的鸟笛,是大部分人们最基本的远距离沟通工具。

      「努伊,」静露指着他手上的小东西,「你下指令的工具真的要换,虽然你将音律弄得比较複杂,但严格来说并不难学。」

      努伊严肃的点头,他很清楚这个方式的最大弱点,秋收的河畔战场上,静露花不到五分钟就把他的指令学了八成,用鸟笛控制殭尸袋鼠这个方法,并不适用在大规模的战事上。

      假意与大学城联手的那期间,也有人表示想向他学习操纵变异种殭尸动物的方法,但要用什幺东西才能携带方便,却又不会被轻易仿效呢?

      「……声音虽然是最直接的命令途径,但我认为……」

      「没错,但当初我会选择使用鸟笛,也是因为……」

      两人热切地讨论了起来。

      奈特瞇眼,看见前方的乌云,出声提醒:「可能会遇到下雨,注意周遭状况。」

      「是。」「好的。」

      果然,不到五分钟,他们连人带车的冲进雨圈内。

      大雨哗啦哗啦的下,能见度低得可怕,奈特不得不开车灯并降慢速度,努伊也为了补强对殭尸袋鼠们的安抚,淋得满头满脸雨水,狼狈不堪。

      好险她不用骑车护卫啊……能有这种宽敞方便的改装厢型车,一口气塞下四个人加上一只体积不小的袋鼠,真该感谢出手阔气的大哥,静露想着。

      自从『认祖归宗』后,她婉拒了亚瑟要她待在新雪梨的提议,亚瑟也没坚持说服她,而是暗地提高了对土瓮的支援额度。

      她不笨,又是在前线活跃的ATEA成员之一,当然知道最近配给的装备、交通工具都变好了,昆斯先生发给大家的薪水也悄悄上涨,这次能用交易的方式将崔佛换回来,且还有多余的财力救下努伊的性命,也是因为亚瑟开给土瓮的庞大预算。

      感觉自己都快对金钱冷感了,之前拚死拚活赚来的薪水,现在每个月以几乎两倍的数字在累积──不不不,纵使是两倍,也还是拚死拚活赚来的血汗钱啊!她的目标不就是赶紧赚到足够的数目,买下自己拥有的房子然后开店养老吗?原本蓝图中的欧巴桑老闆娘,现在很有可能变成妙龄俏老闆娘,这样也不错啦……

      「喂,快到了。」奈特扬声将她从思绪中唤回。

      雨下得极大,起雾的挡风玻璃外头全是灰濛濛的模糊景色,但隐约可以看到一座高耸黑沉的城墙,缓缓进入他们的视线。

      跟上次大排长龙的入城人潮相比,现在的新雪梨城门彷彿黑暗反派的要塞一般,看起来阴沉又肃杀。

      滂沱大雨中,城墙的方向传来断断续续的刺眼白光,是讯号。

      『ID-PSE-K.』

      奈特目不转睛的看完那一串长长短短的闪光后,将信息解读出来:

      「身分请求。」

      静露点头,确认奈特的理解无误,复诵自己得到的同样结果:「身分请求。」

      任务时,队长必须在队员或副队长复诵确认后才能回复他人讯息,这是规定,虽然有些形式,但能避开偶尔误判的意外。

      奈特伸手按下闪灯纽,简短的回应对方。

      PKG-DE-TW-MS-TF-DE-ATEA-E-2032-K.

      『来自土瓮的包裹,任务代号TF,我是编号E2032的探索兵。』

      静露仔细看着奈特打出那一长串讯号,确认他没有发送错误。

      过了好一会儿,对方再传来一串闪灯讯号:『ID-CFM-PSE-W8-K.』

      『已确认身分,请稍等。』态度明显友善许多。

      他们在大雨中等了约莫两分钟,就看到城门缓缓开启,灰茫茫的视野中,一辆小车朝他们靠近,再度与他们确认身分后,对方冒着雨下车来敲了车窗。

      「请跟着我们走!我们会先直接前往医疗中心安置崔佛先生,再护送您们前往城主宅邸。」雨声大得影响听力,对方只好皱着一张脸与他们大声对话。

      「好的,麻烦了。」

      在守卫们的指挥下,他们缓缓进城。

      10分钟后,他们抵达在南区重建的医疗研究所,将崔佛点交给所长。

      几个月前的政变在城内爆发殭尸病毒潮,灾情波及了整栋医疗研究所,当时的所长为了确保研究员逃生,自己却名列受难者名单。新上任的所长是位年轻女性,与前所长是叔姪关係。

      「请叫我芳娅。」所长抬高下巴,对奈特伸出纤细的手,但那手势却不像握手,而是手心朝下的悬在那儿。

      「我是奈特˙昆斯。」奈特并没有配合她,直接忽略那只纤白等待的手,若无其事地介绍其他人:「这是露露,这是努伊˙龙柏。」

      静露与努伊依序对她点头致意,而这次,芳娅并没有对他们伸手。

      对奈特的『无礼』没有面露不悦,她只是扶了扶脸上的金框圆眼镜,微笑着指挥属下将崔佛运进实验室里待命,然后回头对他们说道:

      「真感谢你们将崔佛先生送过来,希望我们将来有更多机会愉快的共事。」

      「嗯。」奈特没什幺表情的应声。

      「那幺,守卫先生,请您将他们护送到巴伦先生的宅邸吧。」她交代道。

      「好的。」

      那一瞬间,静露捕捉到带路的人眼角几不可见的抽了一下,又很快的隐去。

      直觉告诉她这所长怪怪的,但又说不上哪里怪。

      她暗自记下这古怪的感觉,跟着奈特和努伊上车,往郊区前进。

 

<<待续>>

 

+++碎碎念时间+++

好的~许多读者都有猜到喔!新角色的确是女性~喔耶!

芳娅是个有趣的角色,希望我能将这个神奇的女性写好写满,要是能完整重现设定中的个性就好了,大家尽请期待,也欢迎大猜测~  

台湾的各位,连续遭遇两个大颱风,请务必注意安全,不要乱跑唷!

虽然似乎没办法中秋烤肉了,但还是安全最重要唷!

那幺,我们下礼拜二见!

 

LilyQuali

20160916

  • 名称:学霸的黑科技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6 15:02:4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