蓬莱山辉夜全文阅读

      「需要帮忙的话,就去找这个人。」

      昏暗的酒吧桌边,那个蓄着黑色短髮的凤眼漂亮女人,喝了一口粉色马丁尼,涂着豔红色指甲油的白嫩纤手按在一张小纸片上,将小纸片推到静露面前。

      静露拿起那张纸片,翻开一看。

      那是一张黑白照片,一个短髮、单眼皮、削瘦的男子,死气沉沉的盯着镜头,穿着简单,脖上隐约看得到挂着军牌的鍊子,照片角落写着几行字,她瞇眼阅读。

      「迦斯帕……」显然是这名男性的名字,但紧接着后面的却不是英文,而是──

      「怎幺了?唸唸看啊?」曼丽噙着笑,歪着头冲着她直笑,妩媚的凤眼里却藏着精光,细细盯着静露脸上的变化。

      那不是英文,那是中文,方方正正的字体,龙飞凤舞的笔迹。

      会意后,静露一时之间无语了,她这是要唸还是装死好?有些求救的看向奈特,却发现他依然镇定的坐在旁边,一点也不紧张,她眨了眨眼,又回头看向盯着她瞧的曼丽,那眼神里是纯粹的探究,并没有恶意。

      「……曼丽小姐真的是无所不知。」她鬆了口气,语气敬佩。

      「可不是吗?」曼丽笑着接受夸奖,晃了晃酒杯。

      静露终究没有乖乖把那行字唸出来,她将那张照片收进口袋里,问道:

      「我可以在哪里找到迦斯帕先生呢?」

      「狙击手。」曼丽挑眉,「他是船上的狙击手,不难找的,放心。」

      「谢谢。」

      「别客气,」她笑容突然淡了,凝目望着空气中不存在的某样东西──或是某个人──「那是他们欠我的。」

      欠得可多了,曼丽说。

 

 

※                         ※                         ※                         ※

 

 

      「靠……太夸张了……都不考虑传染问题的吗……」静露趴在箱子后,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些巨大的殭尸发电滚轮。

      但仔细想想,卡珀西亚号的居民都敢吃僵尸肉做的肉乾了,用僵尸还发电,似乎也不是什幺不得了的事。

      现在眼前比较重要的是,赶紧找到回去的路,跟努伊会合,并把布莱恩的事情告知奈特……好吧,冷静下来,先找可以通往上层的楼梯或门好了……她选了个方向,小心翼翼地走上短梯,她得赶快离开这一层。

      前方不远处,一个舱门突然被打开,紧接而来是迅速靠近的脚步声,静露直觉想躲,却发现自己身在完全没有遮蔽物的长廊上──

      别无选择,静露只得往扶手外翻了下去,紧紧攀挂在走道边缘,祈祷不会有人注意到她外露的手指头……

      来者有两人,其中一人的声音,她前不久才听过,而且印象深刻,真他妈的太深刻了。  

      「飓风?多大的?」是尹萨,那个莫名其妙的宗教狂热神经病。  

      「航海誌纪录以来最大,目前14级,稍晚应该会更大。」陌生的男人说。

      「很好,别让他知道,把纪录和通知截掉。」

      ……啥小?这神经病想干嘛?他权限那幺大?

      「是。」

      「多久会到?」

      「48小时以内会进入暴风圈。」

      「我们的船準备好了没?」

      「好了,会如期完工。」

      「叫他们再加快,然后……」

      然后什幺?走远了,渐渐听不到声音,只剩下发电系统吵死人的轰轰声,和殭尸劳工兄弟们的呻吟声。

      静露咬牙,缓缓将自己撑上去,爬回走廊上,看见已经走远的两人,正打开通往另一端的舱门。她伏低身子,放轻脚步保持距离跟上,三两下也来到门边,

      「那幺,我待会儿去一趟祭司大人的住所……」

      她等着他们将门关上,然后贴到墙边,从那圆形的玻璃窗上确认已经离开的两人。

      不管她刚刚撞见了什幺,感觉都很不妙啊!怎幺办?根据以前看电影的经验,暴风雨什幺的很恐怖啊!不行,她还不想死……虽然探索兵本来就是个出生入死的职业。

      「……但我绝对不想被一个宗教狂热,还性别歧视的神经病害死啊!」她碎碎念道。

      总之,先出去再说吧!她推开门。

      门上倒吊着一颗人头。

      「说得也是呢,宗教狂热。但性别歧视是什幺意思?」人头说。

      「──!!!」静露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吓得往后倒弹了好几步,差点以为自己大白天见鬼,第二眼才发现那是活生生的人,倒挂在门外墙上,活生生的人。

      「真是对不起,吓到妳了。」那人顶着一双死鱼眼,脸上一点也没有道歉的诚意,语气死板板的说,「可以麻烦妳借个过吗?我正要去跟人换班。」他从墙上俐落翻身下来,拨了拨头髮,扭了扭肩膀。

      也不晓得他到底挂在那儿多久了,脸不红气不喘的。静露狐疑的看着他,又莫名觉得有些眼熟。

      「呃,对不起,请问妳有听到我说话吗?」死鱼眼男用死气沉沉的声音说着,然后提了提背上的长方形大盒子,「吃饭的家伙很重,我想快点回家。」

      「啊!」静露猛然回神,赶紧摸索身上的口袋,「你你你!你是那个!那个!!」

      「……虽然我认为惊讶是每个人的权利,但可以先让我过吗?」

      静露终于在上衣口袋翻到曼丽给她的照片,她将照片举在眼前的男子脸庞比对。短髮、死气沉沉的死鱼眼、削瘦的身形──就是他!她以为要花好一段时间找的,这幺大的船,还是好多艘巨大无比的船句在一起的海上城市,结果上船第一天就不期而遇!

      说那句话就可以求救了,不管如何,她现在非常需要赶快跟奈特他们会合!但眼前这个人听得懂吗?

      「呃……呃……」她看着眼前已经渐渐面露不耐的年轻男子,有些慌张的唸出写在照片角落的那句中文,「……『曼曼找曼曼。』」

      男子浑身一僵,好像突然中了什幺神奇法术一样。

      他瞇起那双死鱼眼,上上下下打量了她一遍,然后一瞇、再瞇……静露差点就想拔腿开溜了,她会不会该死的认错人了?眼前的家伙真的听得懂她刚刚说的语言吗?会不会以为她中邪,然后抓她去献祭什幺的,卡珀西亚号感觉到处都是疯癫癫的家伙……  

      死鱼眼男终于不再摧残自己的眼睛,他将静露手上的照片抽过来看了下后,撇头拉起固定在肩上的对讲机,按下按钮后低声说:

      「艾克斯,对不起,麻烦帮我交班,我要带客人去找曼曼。」  

      他身上有对讲机,而且是可以用的!静露瞪大眼,惊奇的看着她穿越过后,十年来第一次看到的『最先进科技产品』。  

      『什幺?曼曼有客人?』  

      「对,帮我跟下个人说我肚子痛,请他帮我签到。」

      『唉唷,好啦哈哈哈哈,但你要帮我介绍女孩子。』  

      「不要,你这个洁癖男。」

      『欸!客人在旁边吗?男的还是女的?天啊,长得很可爱耶!是我喜欢的型!可恶!你还当着她的面说我坏话!!』

      比起被这幺大喇喇的示好,静露更惊讶那人怎幺知道自己的长相……她四下张望,果然在角落看到一台监视录影机,正笔直对準他们的方向──卡珀西亚有这种东西!?那为什幺亚瑟没想办法弄到这些科技?因为材料吗?

      「好吧,对不起,我在你喜欢的类型的女孩子面前说你是洁癖男,因为你坚持任何人要洗过澡才可以碰你的宝贝床,却允许你那好几个礼拜没洗澡的猫直接在你的床上呕吐……」

      『所以我说我不是洁癖啊!还有为什幺要说得这幺仔细啊!?』

      「是的,我很抱歉,应该说是『双重标準洁癖的怪人』比较贴切吗?」

      『喂,听起来更糟啊!』

      「那真是对不起了。」死鱼眼男的脸上完全没有抱歉的意思。

      『真是的,不要这样欺负我啊!我明明就是好男人!』

      「……对不起,我要挂了。」死鱼眼男已经没有耐性。

      『欸欸欸,帮我问她是不是单身啊?你声音帮我开大了吗?哈啰?妳叫什幺名字?妳好喔我是艾克斯!妳有对象了吗?我……』

      『嘟喀』一声,死鱼眼男毫不留情地直接切掉通话,然后对静露说:「对不起,让妳久等了,请跟我走吧。」

      「是,麻烦您了。」忍不住就用起了敬语。

      他领着静露离开那吵闹的发电舱,然后钻入更底层的通道,在複杂如迷宫的卡珀西亚号腹部迂迴移动着,也不晓得走了多久,他突然停下脚步,静露来不及煞车,挺俏的小鼻子直接撞上他背后的长方盒子。

      「噢!」她痛唉了一声。

      「嘘。」死鱼眼男回身摀住她的嘴,小声说:「抱歉,请稍待一下。」

      静露在那箱子上闻到枪械保养油的味道,她想她知道那里面装什幺了。前方的路口走过一群人,她被挡住视线,看不清楚他们长相。

      等人群过了,他才又回头说,「好了,继续走吧。」

      「嗯,谢谢。」她揉了揉还有些痛的鼻子。

      他看见了。

      「对不起。」

      「啊?不不不,这没什幺啊!我也没流血什幺的……」

      「没有预警就先停下脚步,的确是我的错,所以我要说对不起。」

      「呃……好……没关係……」

      「嗯。」

      她决定他不叫死鱼眼男了,叫道歉男比较快。

      感觉似乎走了快半小时,他们开始往上走密集又错综的阶梯,道歉男的速度开始放慢,每到一个楼梯口,他就会停下来察看静露有否跟上。

      「对不起,再一下下就好。」

      「呼……我说啊……不用……」静露有些喘,「这不是……你的错吧……」

      「因为是曼兰小姐寄託的人,所以我不能让妳有一丝风险,不然一般的道路就可以笔直前往了。」

      嗯?曼兰?她记得新雪梨的那位大姊不是叫曼丽吗……她困惑。

      终于,他们在一个阴暗的角落停了下来,道歉男搬开几个木箱,挤进那堆杂物堆里,撩起布幔,露出藏在后头的梯子。他先是请静露帮忙揹他的枪盒,然后小心翼翼的攀上去,敲了敲上方的木板门。

      『叩、叩叩叩、叩、叩、叩。』

      他们等了会儿。

      然后,上方传来咚咚咚的跑步声,接着是挪动重物的声音,还有细碎的交谈声。

      『叽──喀啦』,木板门被拉开,上方房间温暖的光线透了出来。

      「快、快上来。」

      三张一模一样的面孔,从那个洞口探了出来。

 

 

 

※                         ※                         ※                         ※

 

 

 

      这是一个温暖明亮,宽敞舒适的大房间。要不是从窗外望出去看得见海平面,静露都要以为自己身在什幺高级梦幻女子宿舍了。

      装饰着细緻壁画的天花板、满室的波斯地毯、用绸缎缝製的靠枕、让人放鬆的好闻薰香、银盘里满满的新鲜水果……好、好高级啊!这是把新雪梨的别墅挪到这来了吗?看着那些感觉昂贵无比的地毯,静露犹豫着该不该脱她的鞋子,但还是装作不拘束的样子,硬着头皮在美丽的垫子上坐了下来。

      「您好,」

      「我们是」

      「曼兰的姊妹。」

      一样的黑色长髮齐浏海,一样美丽的凤眼,一样娇小的东方女子体型,一样多层布料交叠而成的长袍,以及一样看起来绝对不便宜的绸布腰带,将她们曼妙的曲线勾勒出来。

      眼前三位长得一模一样的年轻女子,彼此接着话对静露自我介绍。

      「我是曼梅。」穿着红色华袍的女子说。

      「我是曼竹。」穿着绿色长袍的女子说。

      「我是曼菊。」穿着黄色长袍的女子说。

      静露眨眨眼,眼睛有点抗拒这浓重的既视感──对了,红绿灯吧?就是红绿灯……但讲出来太失礼了,所以静露还是礼貌的点头回应:

      「我是露露,呃,曼丽说──她说我有需要的话,可以找妳们……」

      「啊,是的。」

      「曼兰她」

      「改名了呢!」

      「好吧,」

      「没错唷,」

      「我们的确」

      「有这个约定了。」

      「妳需要」

      「什幺帮忙呢?」

      ──可以请妳们不要这样说话吗?但静露没有说出口,她想了想,决定先解决眼前看起来最简单的:

      「是这样的,我想找一只袋鼠,我把牠搞丢了。」她看着曼菊说。

      没错,虽然当时没看到脸,但那身华贵的服装,静露绝对不会认错。眼前的曼菊,就是当时把布莱恩带走的女子。

      「啊,那是妳养的吗?」

      「很可爱呢,袋鼠。」

      「是讨喜的孩子。」

      「但牠讨厌搭船。」

      「牠喜欢乾净温暖的地方。」

      「所以我们就收留她了。」

      嗯,好些了。静露心中默默点点头,然后回答:

      「不是我养的,拥有者是我的朋友,牠对我朋友来说就像家人一样重要,所以我想把袋鼠要回来。」

      「原来如此。」曼梅说。

      「擅自带走他人的亲人,的确不好。」曼竹点点头。

      「可是……」曼菊,也就是诱拐了布莱恩的犯人,有些不依的嘟嘴,「我喜欢妮娜……」

      连名字都取好了吗……静露眼角抽了一下。不过比起『布莱恩』,『妮娜』的确是比较适合当母袋鼠的名字呢。

      「这样吧。」曼梅端坐在舒适的坐垫中说道:「你们在舰上的这段时间,妮娜就交给我们保管好了。」

      「反正牠也是你们没有经过检疫或许可,就擅自带上船的吧?」曼竹拨了下长髮。

      「啊,那就这幺办吧!」曼菊高兴的拍手,「太好了!我有伴了!」

      明明她们就可以正常说话,刚刚那是怎样?静露腹诽,但她发现自己太天真了──

      「袋鼠的事情解决了。」

      「接下来呢?」

      「好无聊,来聊天吧?」

      静露求救的回头想找刚刚带她来的那个道歉男,但发现那男子已经消失了蹤影。

      「「「妳在找迦斯帕吗?」」」是中文。

      静露下了一跳,再回头,发现三姊妹不知何时,无声无息的凑到她面前,低声吐语:

      「迦斯帕回去了。」

      「他要执行很重要的事情。」

      「不可以拖时间的事情。」

      三张一模一样的美丽脸孔,彼此的头紧紧靠在一起,静露忍不住往后倒爬了一下。

      「我们聊聊吧?」曼竹说。

      「聊什幺呢?」曼菊问。

      曼梅伸出柔软白嫩的手,握住静露的手,低声用中文问:

      「她过得如何?她好吗?过得很好吗?」

      静露感觉到她语气中的急切。

      那是一种担心的情绪吗?为了什幺?──她接着想到那个宗教狂热分子尹萨,对离舰居民的严厉批判,马上理解了三分,然后她张口,用中文低声回应:

      「是的,她过得很好,很开朗,也很健康。」

      三姊妹盯着她看了好久好久,然后才鬆了口气,彼此相视而笑。

      「好、好。」曼梅欣慰的点点头,随即又问:「妳怎幺找到迦斯帕的?」

      「我迷路了,在发电厂的地方遇到他。」静露说。

      「迦斯帕说了什幺?」曼菊转头轻声问曼竹。

      「他说,天气很好,但只有现在了。」曼竹低声回应。

      静露被搞得有些一头雾水,眼前的三名女子在这船上的地位应该不低,但她们知道多少呢?她该把刚刚尹萨的事情说给她们听吗?她犹疑不定。

      曼梅看见她困扰的神色,随即安抚的说道:「抱歉让妳见笑了,我们船上有髒东西。」

      啊,她们知道?静露睁大眼,轮流巡视她们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脸蛋,却只看到神秘的微笑。

      突然,房间的大门被敲响。

      『叩叩叩、叩叩叩。』

      「曼大人,」一个侍女打扮的朴素女人从柱子后面冒了出来,「尹萨大人来访。」

      「带她走。」曼梅嘶声对曼竹交代,将静露推向她。

      静露还来不及反应,就被曼竹和曼菊拖拉着来到刚刚她钻进来时的小房间,打开木地板门。

      「快下去!」曼菊推着静露,「小心吶!」

      「呃,谢谢,但是我迷路……」

      「露露小姐,」曼竹低声唤她,仍是用中文,「谢谢妳带来的好消息,请让我们回报妳一则情报。」

      「妳的队伍里,也有髒东西。」

      「小心了。」

      「别让她干出什幺骯髒事。」

     

<<待续>>

     

     

+++碎碎念时间+++

     

双胞胎属性已经不够看了

哩哩我一次打四个!(不

好啦,接下来要準备迎接最大的风浪啰!

第二部也即将迈入完结的段落,

敬请大家拭目以待!

 

那幺,我们下礼拜二见

 

LilyQuali

20161014

  • 名称:蓬莱山辉夜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6 15:01:4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