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爱全文阅读

      「呃……呃呃……」

      凭什幺?

      从小到大,我的测试分数从来没低过。

      不管是理论或实际操作,我可是那个梯次最高分的,拿到ATEA执照后,我的表现更没有差过。

      我活抓的殭尸不比菈瑞儿那个兇八婆少,我参与的任务比那个不靠谱的亚特兰特多,我在任务中与殭尸近身搏斗多少次,也从没有像茵芙那个废物一样退却,我脑袋可比布罗聪明多了!想想,有多少次,小队是靠我建议的计画才得以全身而退的?

      搞得整个土瓮都是昆斯家的天下一样,攀得上奈特那家伙的人才有办法挤进核心圈子,那家伙看得上你就是恩赐,看不上你就自己闪远点,别挡路。

      『呃呃……呃啊啊……呃呃呃啊啊……』

      凭什幺?

      不过就是脸皮漂亮了点,比别人多了个姓氏,就可以跩个二五八万,呼风唤雨,搞得全天下女人都像发情的母猪,各个都疯狂要巴住他的裤头一样。

      臭婊子,还没成年就知道要到处讨糖吃,还什幺成绩最优秀……不过就是个花瓶,奶也没有菈瑞儿大,看老子还不干死妳,帮妳替妳那奶油男友戴绿帽……

      死母猪……一群死母猪……总有一天一定要干翻妳们……让妳们知道老子我的厉害……让妳们哭着对我道歉……

      「呃……呃呃……呃呃呃……」

      不……不是这样的……别杀我,不,别杀我。

      我不想死,我还不想死。

      我不想死啊。

      我有抗体啊!我没有被感染啊!

      为什幺?为什幺我的抗体没有用?我可是天生抗体人啊?

      变异种?为什幺会有变异种这东西?那是什幺意思?实验?什幺实验?

      不,我不是变异种啊!我只是──我是──

      『呃呃……呃……呃啊啊啊啊……』

      死母猪,干翻妳们!

      看老子给妳们打种,妳们天生下来就是给男人下种的废物垃圾,欠修理、欠干,给老子记住了,妳们天生就下贱,只配开着腿等男人上……

      「呃呃……呕呕呕呕噁……咳、咳咳!咳咳咳呕呕呕呕……」

      不,我不要回去……我不要被抓去做实验……我不想死……

      要逃,一定要逃。

      抗体是骗人的,疫苗是骗人的。

      假的,通通都是假的,骗人的!

      只要逃离那些谎言,就可以自由了!

      我知道了。

      这世界上从来就没有抗体对不对?昆斯他们,一定是利用抗体招摇撞骗!

      一定是我知道了太多土瓮的事情,昆斯那个老废物才会急着要抓我,还用什幺变异种疫苗的藉口,让大家都站在他那边。

      凭什幺?

      「没错,我就是龙柏庄的努伊,同时也是动物科学家及实验家,你可以称呼我为努伊博士。」

      谁?又是哪来的骗子?

      「……话说回来,我还要感谢这次实验的最大功臣──也就是你!土瓮的崔佛,没错,就是你!」

      他说的是谁?是谁?

      『嘎──咳咳……咳咳咳……嘎吼吼──吼……』

      宰了你们……宰了你们……宰了你们……

      「听着,崔佛老弟,我还有两万多人口嗷嗷待哺吶……可别说我残忍啊……要不,你自己收着钥匙,有了缝隙就自己出来,到我地盘,我再保你,如何?」

      好……但是为什幺……?

      「不……」

      要逃。

      一定要逃。

      『逃?你想去哪?』

      「不知道……越远越好。」

      『为什幺?』

      「因为……因为……我不……不记得了……?」

      『要逃,因为你要活着……你需要繁衍……』

      「……你是谁?」  

      『你又是谁?』  

      「我是崔佛。」

      『崔佛是谁?』

      「崔佛是……我……吗?」

      『是你吗?你确定?』

      「……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

      凭什幺?

      他们凭什幺?

      凭什幺?凭什幺?凭什幺?

      凭什幺凭什幺凭什幺凭什幺凭什幺凭什幺凭什幺凭什幺凭什幺凭什幺凭什幺凭什幺凭什幺凭什幺凭什幺凭什幺凭什幺凭什幺凭什幺凭什幺凭什幺凭什幺凭什幺凭什幺凭什幺凭什幺凭什幺凭什幺凭什幺凭什幺凭什幺凭什幺凭什幺凭什幺凭什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崔佛,听得见吗?我是菈瑞儿!」

      队、队长……我……是……

      我……

      「你以前常在我队上,记得吗?」

      ……咦?

      是谁冲上来了?

      是那个该死的小婊子,我不记得她的名字,但是我知道她是个臭婊子。

      『吼!!嘎吼──!!』

      杀了你们!别挡我的路!让我走啊!!

      『砰!!』

      撞上什幺了?

      为什幺前面有这幺多殭尸?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不不不不不!!!我不要死在这里!!走开啊!!!滚开!!别爬上来!!

      「干!崔佛你还跑!!?」

      谁?!是谁在后头叫嚣?!

      「小心袋鼠群!!是龙柏庄那个神经病放的!」

      「感染的红袋鼠!散开!」

      谁?那是谁的声音?

      为什幺那些人要追着我不放?

      「啊啊啊啊啊啊!!!!!」

      『砰砰!』

      剧痛在肩膀上炸开。

      「呃啊啊啊啊啊啊!!!嘎啊啊啊啊啊啊啊!!!!」

      好痛啊!好痛啊!!

      为什幺要这样!?为什幺要这样啊啊啊啊啊啊!!??

      「我们不会杀你!崔佛!!」

      听妳放屁!别碰我!!

      「别反抗!跟我们回去!!」

      妳这个死婊子!妳这个臭婊子!我记得妳了!妳有雀斑,妳那橘红色的妓女头,妳这个──

      『啊啊啊啊!!!吼嘎啊啊啊啊!!』

      「小心点,虽然都没有进食,还是很有攻击性……」

      谁?攻击性?不……不是我……

      凭什幺?你们凭什幺?你们都该死……该死的废物……

      『嘎呜呜呜呜──呃呃呃──布呃───』该死的废物……我脑子比你好得多……你凭什幺……

      「他刚刚那是在叫你吗,布罗?」

      这个又是谁?

      是那个没用的长腿小白脸?

      叫什幺名字去了……我认得的,可是我不记得……

      啊啊啊啊!!!好痛!!!好痛!!!

      「呜呜呜呜呜呃呃呃呃呃呃啊啊啊啊────!!!!!!」

      他们在做什幺?!为什幺要这样对我?!

      「浇水。」

      什幺?水?为什幺要水──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痛!!!什幺东西绞着手脚!太紧了!好痛!好痛!!

      为什幺要这样对我?

      我做错了什幺?什幺也没有啊!

      我活抓的……不比那臭婊子少……我参与……比那个废物多……我比那个臭婊子勇敢……我比那个废物聪明啊……

      谁?什幺??

      不……凭什幺……

      凭什幺……

      凭什幺啊……

 

※                         ※                         ※                         ※

 

      他们成功在黄昏之前将崔佛回收。

      有了前车之鉴,为防他再度脱逃,布罗将他的四肢关节全部折断,然后用车上的麻绳,就着被凹成诡异形状的身躯绑紧固定,让他的身体无法有效复原。

      夕阳余晖下,他们回到了土瓮,将崔佛再次送进医疗所──希望是最后一次,拜託那些检验师们别再两光了──接着,静露就被带进个别病房观察。

      「请妳自我介绍。」一个戴着老花眼镜的检验师做在她对面,满是皱纹的老脸上,闪着精光的锐利双眼死死地盯着她看。

      她嚥了嚥口水,感觉一滴冷汗从太阳穴滑落。

      「我是静露˙徐,一个多月前证实失蹤前身分为艾格莎˙巴伦。我的编号是E2044,出生年月日是AZ   88年的22日2月,我的血型是B型有抗体,惯用手是右手。」她冷静的将平时背诵好的句子流利平顺的唸出来。

      一分钟前,奈特将她从车上拽了下来,当着众人的面拖进医疗所,亲自把她按在看诊椅上。

      这是必要的,她知道。

      全土瓮的人都知道她跟奈特的关係非比寻常,所以更要如此的大动作以服众人。她命令自己冷静下来,要从容不迫,要把专业拿出来,千万不可以慌张。

      崔佛的消息走漏得很快,已经有许多百姓开始担心抗体是无效的,甚至出现了「探索兵联盟利用『抗体』到处招摇撞骗,吃香喝辣」的言论。

      这关过了,证实抗体机制还是有效;这关没过,奈特也会亲自将她毙了,让大家知道昆斯家族公事公办,值得信赖。

      而她没有被感染,她很清楚。

      第一关是记忆,第二关是逻辑计算能力,第三关是常识问题,第四关是阅读能力,第五关是抓握、平衡等体适能……

      问多少问题,取决于检验师,问题的正确与否,则必须传唤没有太紧密交情的同伴──因此茵芙学姊被叫了进来。

      「妳住在哪里?」

      「土瓮城的大屋,三楼最右边的房间。」

      检验师转头看着茵芙,她点点头。

      「妳有没有兄弟姊妹?」

      「我有三个哥哥,一个堂哥,其中两位与堂哥还活着。」

      没有错误,茵芙点头。

      「妳是怎幺到土瓮城的?」

      「据说我被人口贩子绑架,从新雪梨被带到土瓮附近才被发现。」

      茵芙又对检验师点点头。

      「唔……都没错,很好。」检验师挑高眉毛,边沉吟在手中的表格上打勾划写,然后他舔了舔手指,将那张纸翻面。

      来了,第二关。

      静露感觉自己的手开始颤抖。

      「1加1是?」

      「2。」

      「2加2是?」

      「4。」

      「4加4是?」

      「8。」不敢质疑自己的好运,静露一题一题顺利的回答这些简单的题目。

      「8的平方是?」

      「64。」

      「64乘以64是什幺?」

      ……干,她就知道!

      妈的这种题目她最讨厌了!不,等等,这些测验并不绝对要答案的对错,而是要看她有没有办法思考,冷静点,她可以的,只要脸皮厚些……

      「64乘以64是、是64的平方……」她有些迟疑的开口。

      听到这种回答,检验师明显愣了一下。

      检验师后方的助手则忍不住『嗤』了一声。

      但他没有皱起眉头,代表这个答案是可以的──纵使她迴避了计算……最少她证明了她知道那些算式……是吧?

      但她还是有些不放心。

      「呃,如果规定要算对的话,我可能需要纸笔。」忍不住还是再保证一下。

      年纪老老的检验师又挑了一下眉,这次却乾脆说:「不用了。」

      然后将纸翻页。

      「……ATEA是什幺?」

      「是Ancient   Technology   Exploration   Alliance的缩写。」她流利的回答,「我就是ATEA的成员之一,我们又称探索兵,致力于前往末日前人类生活的的废墟地带,蒐集往昔的科技与文明,并研究传承之法,而我们最终的目标,是寻找当年爆发殭尸病毒的真相,并取得解药,或研发出疫苗。」

      「唔,很好……」他打了个勾,视线在表格上往下移,「布里斯本河在土瓮的什幺方向?」

      「大致上是南面。」

      「太阳从哪里升起?」

      「东边。」

      「七月是什幺季节?」

      「冬天。」

      「AZ是什幺纪元?」

      「After   Zombies,以爆发殭尸病毒的世纪末日后为起始点,重新纪元。」

      「五块红币相当于多少蓝币?」

      「约五百块蓝币。」

      迅速而流畅的对答,让检验师满意的点点头,他在表格上写了些什幺,然后又舔舔手指,翻面,另一手则将三张小卡递到她面前。

      「请咬字无误地唸完它。」

      静露看着第一张小纸卡,那是一串英文绕口令。

      「若一个好厨师能做饼乾,他能做出多少饼乾?」她感觉自己要咳痰了,「好厨师能做出和其他好厨师一样多的饼乾。」

      助手又开始憋笑。

      检验师面不改色的翻了下一张小卡给她读。

      她依序唸完上头的短文,并回答了检验师针对短文的随机问题后,就被带到隔壁的房间,要她将几个甜甜圈形状的积木,从第一根竿子拿起来,挪到第二根竿子上串好,接着又要她将线头从小洞中穿过,并要她依序闭上单眼,用手抓取搬挪东西。

      检验师的助手在她专心走在白线上时,出其不意的用针戳了她一下。

      她吓了一跳,赶紧保持平衡,白线还没走完,她看到检验师在表格上又划了一栏。

      一层层关卡下来,她被勒令在单独病房观察三天,每天必须不定时的抽检测验,好确认她的T细胞有正常运作,小脑袋没有被该死的殭尸病毒侵蚀。

      相比当时的崔佛,她的际遇真是好太多太多了。

      崔佛当时是硬撑到大家回土瓮的那天晚上才发作,先是严重呕吐,答辩不清,然后又出现空间辨知障碍,才被紧急转移到暗房观察。

      之所以一直没有将崔佛处分掉的原因,是因为他的身体对病毒的反应实在太奇怪。

      从新雪梨的亚瑟那里得来的资料显示,变异种病毒的感染速度虽然没有普通种病毒快,但感染对象无视抗体的有无,意即变异种殭尸病毒,在目前东海岸的情况中,跟绝症没有两样。

      一被感染就什幺都完了,变成生不如此的噁心怪物,无法控制自己的繁衍冲动,又残存片段的人类意识……想到这里,静露忍不住浑身抖了一下。

      手按住被崔佛抓伤的地方,感受那正在隐隐作痛的伤痕。

      要是当时她的伤口沾染到崔佛的唾液或血滴,她今天就不会安然地躺在洁白舒适的单人床上,而是被关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暗房里,被逼着作各种针对未知病毒感染体的实验……

      而那些是崔佛正在承受的,在同一间医疗所的深处,被水泥重重包围的墙面里,曾经是同伴的人正在被任意宰割,在不致死的前提下作任何她完全无法承受的测试。

      崔佛……

      如果努伊在的话就好了。

      医疗所的人正在阅读她和亚特兰特带回来的努伊的研究笔记,但还是有许多东西,没有口头解说实在很难迅速理解。

      而稍早,昆斯先生亲自指派任务,指定明日由布罗和奈特到大学城附近观察,检视有无求援迹象,并寻找努伊的下落。

      这些是菈瑞儿姊刚刚告诉她的──隔着玻璃墙,用笔谈简单告诉她现在的状况。

      第一次被这样关着观察,除了生活作息有些不习惯外,还感受到了诡异的孤立感。

      明明透过玻璃窗,可以看到医疗所的人们走动工作的样子,但他们并不会跟她互动;除了三不五时来突击检查的检验师,和晚餐后来看她的菈瑞儿姊,她彷彿被一个神奇的透明箱子关了起来,悬浮在没有人关心的空间里,等着这个透明箱子自动解开的三天后。

      孤独感吗……

     

 

<<待续>>

 

+++碎碎念时间+++

 

呼,崔佛终于被抓回来啰(欢呼)

前几章看到有些人很紧张的问说

崔佛到底会不会被抓住呢?

答案是会啊XDDDDD

因为序章就是静露他们联手将崔佛抓到的片段唷!

好的,已经完整将序章衔接起来了,

接下来就要準备开启第二部的下半段剧情了。

大家有期待吗~?

许多人回到忙碌的学校生活

加油!资优生静露与你们同在~(除了数理科)

那幺,我们下礼拜二见!

 

LilyQuali

20160909

  • 名称:换爱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6 15:00:4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