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行在万界星空全文阅读

      「我的弟弟,那和我相依为命,可怜的弟弟啊……」努伊自顾自地走到餐桌边,拉了张椅子出来,靠着椅背跨坐上去。

 

      彷彿从五彩缤纷的舞台突然坠入悽惨无比的阴沟一般,他满面愁容,让周围的空气也灰暗了起来。

 

      周围的人一个接一个找藉口走开,崔佛感觉越来越不妙,有什幺绝对会让人不耐烦又无法脱身的事情要发生了的预感……

 

      努伊深吸了一口气,悠悠的开口:

      「很久很久以前……那是约莫AZ   80年左右的事了……」

 

      也才24年前啊!!!崔佛咬牙,对初次见面的家伙实在不知该如何应付。

 

      但努伊听不到崔佛心中的吐嘈,逕自继续滔滔不绝的说书:

      「没错,24年前……我的弟弟,布莱恩诞生了。」他伸手比了个小宝宝的大小,「早产儿,才这幺一丁点大……母亲难产,就这幺走了,留下了父亲与我,和布莱恩……

 

      「父亲无法承受失去挚爱的打击,成日沉浸在动物研究里,只有我能照顾小布莱恩,我教他走路、餵他吃饭、教他说话、教他读书写字……一晃眼,就是12年……」他眼神突然迷濛了起来,彷彿眼前就站着脑海里的那名少年,「12岁啊……那天,他才刚过完生日,我和庄园里的动物们,一起为他庆生的……

 

      「……当晚,我们的庄园遭到盗匪袭击,实验室的闸门被破坏,父亲研究中的感染动物们全都逃了出来,迄今为止的实验成果全都付之一炬,我们的家园也……」

 

      说到这里,努伊已面容死灰,双眼的无神瞪着前方,他的神识已经不在此地,飘啊飘的,飘到了悲剧发生的那天晚上。

     

      「……布莱恩死了。」他说,「于是我把他变成了袋鼠。」

 

 

 

※                         ※                         ※                         ※

 

 

 

      「起床了!莎拉,快起床!」

 

      女孩在清晨时分被摇醒,她睡眼惺忪地看向床边,来人是她最爱的妈咪。

      「妈咪……」她奶声奶气的撒娇着,揉着眼睛,「我还想睡……」

 

      「别睡了!」妇人硬是将女儿从床舖中挖了出来,「快穿衣洗脸,要秋收了!」

 

      莎拉听了精神一悚,整个人瞬间醒了大半,她不敢再赖床,赶紧听妈咪的话套上罩衫,端了清水洗脸,跑到厨房抓了块饼塞进嘴里,囫囵吞枣的嚥下后,又在妈咪的紧迫盯人下喝了杯羊奶,这才和爹地来到门口──与其说是门口,不如说是『通往屋子底下的地板门』。

 

      土瓮城在历任的昆斯城主推行下,家家户户几乎改建为高架式的屋子,又称『高脚屋』,粗厚的混凝土做成一根根桩柱,将整个屋子架高两米,真正的生活空间是上层的木造平房,平日进出则用活动的梯子,连接地面和房子主体。

 

      殭尸不会爬,他们的大脑普遍被病毒破坏殆尽,无法思考,所以用这种简单的设计,让人民能在最紧急的时刻将梯子收起来,直接截断屋子与地面的连结,做最基本的防御。宵禁时,守卫们也会检查屋主有无将梯子收起,算是防盗又防殭尸的建筑设计。

 

      莎拉看着爹地将厚重的地板门拉开,放下木梯后,她和家人手脚俐落的攀下梯子,父亲再将木梯往上收起,并将地板门关上锁好。

 

      他们和刚好也準备出门的邻居们互道早安,一群人于是合流行动,扛着农作的大小工具,浩浩蕩蕩的走出住宅区,往河边的农场移动。

 

      秋季的清晨空气乾爽无比,天空中万里无云,今天会是个收成的好日子,但大人们却没有欢欣鼓舞的互相讨论,只是面色严肃的保持肃穆,行军似的跨着大步,偶尔低声对谈,但也都长话短说。

 

      约十五分钟左右,他们终于来到了河畔的田地,金黄色的麦穗在风中摇摆着,小朋友们看得雀跃不已,大人们则没有休息,迅速又安静的集合起来分配工作,準备开工。

 

      莎拉已经满六岁,是个无论如何都要下田帮忙的年纪,她很清楚工作才有饭吃的道理,所以并无抱怨,乖乖跟在亲爱的妈咪身后,帮着捡拾前头的大人收割遗落的麦穗粒。

 

      也不知忙了多久,她偶然抬头,望向农场大墙上的了望塔,看见那里站着一抹纤细的人影。

 

      刺眼的阳光下,她隐约辨识出那是一位女性,而在这个时间点,会站在了望塔上的人,一定都是探索兵吧!她瞇起眼睛,想将那名女性看得更仔细些──她有着一头鲜豔的橘红色长髮,用繁複的辫子扎了起来,身穿朴素的短袖上衣和深蓝色的牛仔裤,穿着厚实的靴子,而此时,靴子的主人正双手抱胸,专注地看着农场外的方向。

 

      直挺挺的站姿、彷彿天塌下来有她撑着似的,好帅喔……她想,探索兵好威风!要是自己有抗体的话,说不定也可以成为探索兵呢……

 

      一回神,发现妈咪和其他阿姨叔叔们已经收割到远远的前方,她赶紧低头专心拾穗,免得被拎耳朵。捡呀捡、捡呀捡的……

 

      「嗳,昆斯先生今次都没有露脸呢……」开始工作迄今都没有发生任何骚动,不少大人们已经渐渐放下警戒,放鬆得开始闲聊。

 

      「对啊,咱们这里只有静露小姐负责看守,连菈瑞儿大队长的人影儿都没看到呢!」

 

      「静露小姐……听说是奈特先生的未婚妻?」一位新婚的年轻妇人好奇地低声询问。

 

      听到大人开始聊八卦,莎拉忍不住竖起耳朵偷听。

 

      「唉唷,妳那个疑问口气是怎幺回事儿?」隔壁的大妈小声加入抬槓,「听好了,半个月前,奈特先生可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将静露小姐从车上抱了下来,还以为没人看到的偷亲了她呢!」

 

      「大妈,妳这样说,跟没说没两样啊!」新妇没好气的回嘴,「手上有没有那圈戒指才决定一切吶!不过就是亲个嘴而已就硬给人凑对──」

 

      「嗳妳讲话小心点,这里有孩子……」

 

      莎拉赶紧低头装忙,状似专心的寻找田埂间的麦穗粒,小耳朵却不争气的微微红了起来,亲亲耶!他们亲亲!

 

      此时,一个年纪更大的老人发话了。

      「咱们土瓮可是纯朴的乡下,亲吻可不是随随便便来的,何况那是昆斯啊。」

 

      「昆斯家族怎幺了吗?」新妇不解的看着老人。

 

      「历任守护着咱土瓮城的昆斯家族,最最有名的特色就是死心眼。」老人微笑的低语,「一喜欢上了,就死心踏地的认定;妳看金恩˙昆斯先生,才生了个儿子而已,老婆因此难产死了,他也没想再娶的。」

 

      「哇……才生一个而已吗?」

 

      「是啊!而奈特这个小昆斯,从小就将静露小姐绑在身边跑来跑去的,我看啊……不需要婚戒,全土瓮都知道他们将来会是夫妻喽!」

 

      哇!青梅竹马的感觉!小莎拉嚮往的幻想着。忍不住地,她又抬头看向了望塔,发现有个人正匆匆爬上高塔唤她,那位名叫静露的橘髮大姊姊也转过身跟来人对话。

 

      那两人交谈了几句后,行色匆匆的人又下了梯子走了开去。莎拉好奇地想看清楚她的脸,而正好她也转头,两人视线对上──

 

      隔着好一段距离的看着彼此,莎拉有些胆怯的缩起肩膀,但下一秒,那橘髮大姊姊咧开嘴角对她微笑,莎拉有些愣住,没想到探索兵可以是如此温柔亲切的……她也害羞地对大姊姊露出笑容。

 

      啊啊,如果能成为那样子的大姊姊,她真的很想成为探索兵呢。

 

 

 

※                         ※                         ※                         ※

 

 

 

      刚刚那个小女孩好可爱,静露傻笑地想着。

 

      有点害羞但又懂礼貌的小朋友,总是让人想替他摘星星摘月亮,疼到骨子里……唉,要是她生小孩的话,能养出这样可爱的孩子吗?不对,等等……她还没有要结婚啊,为什幺会先想到生小孩的问题?难道这是来自27岁灵魂深处的吶喊吗?

 

      不,撇开什幺灵魂深处的吶喊,现在更应该做的事情是专心站哨吧!?纷乱大脑中,『理智露』的提醒让她精神一凛,急忙甩头撇开奇怪的思绪,转头回到墙外一望无际的原野上,专注地凝视整片大地,不放过任何一丝风吹草动……

 

      一个早上的时光就这样缓缓地过了,草草吃了乾粮,喝了几口水,她又继续像尊雕像似的站在塔台上,凝望着远方。

 

      报讯的刚刚来了第四次,说是收割的工作已经进入尾声。

 

      她没有点头,亦没有张口回话,对方也知道她不可能有所回应──应该说是她不可以有所回应。

 

      她站在这幺明显的地方是有原因的。

 

      太阳一点一点往西方移动,河岸的水光开始让人觉得刺眼了。

 

      「静露。」报讯的人又来了,第五次,他依然没有完全爬上塔台,而是待在梯子上对她报告,「收割结束,要开始运往穀仓了。」

      说完,那人也不等静露回应,便匆匆的下梯子离去。

 

      她差一点就牵动脸皮,但即时忍住,没洩漏半分情绪。

 

      此时,原野上,通往大学城的方向开始有了动静,她看到了。

 

      抓着步枪的手捏紧,她感觉自己双脚都在抖了。

 

      她保持面色平静的看着那飞扬的尘土渐渐往这里靠近,目测有十五……不,超过二十人……今年来得这幺少吗?跟奈特预测的不太一样,被识破了?

 

      由远而近的陌生人们开着吉普车与各式改装车迅速靠近,引擎声轰轰响的,终于来到了静露所在的墙角边停下。

 

      领头的车上,由副驾驶座的车门打开,下来了一位身高不高,头髮稀疏的男人,他下了车,抬头看向墙上的静露,张嘴大喊:

      「土瓮的女人!乖乖开了城门让我们进去,就饶妳不死!」

 

      呵,都什幺年代了……她现在是亲眼目睹什幺时间背景设定错误的古装剧吗?静露心里冷笑,按照吩咐,她面色平淡的俯瞰着底下的男人,不作任何回应。

 

      男人像是知道她不可能因这三言两语就有所反应,也笑了笑,往后挥了挥手,后方其中一台车的车门也开了,一个壮汉挟持着一名身形稍瘦的青年下车。

 

      「看到了没有?」带头的男人朝她喊:「没记错的话,这应该是你们土瓮的人吧?」

 

      静露瞇眼,看清楚被挟持的青年──是亚特兰特。

 

      亚特兰特已不复见他那俊俏的脸皮,被揍得像猪头一样,整张脸青一块紫一块的,而此时,挟持他的壮汉举起开山刀,架在他的脖子上。

 

      「不开城门的话,你们珍贵的伙伴就会在妳面前人头落地!」男人继续喊话。

 

      静露冷笑,也举起左手招了招。

 

      城墙边待命的人看见暗示,连忙开始转动绞盘,将关着四名大学城少年的铁笼子转到城墙外。

 

      「你要是敢动他一根寒毛,」静露也扬声朝下喊话,「大学城珍贵的四个生力军也会在你们面前摔下这五米高的城墙,活活摔死,咱们一比四,看谁比较划算。」

 

      男人原本志在必得的笑脸僵了僵,但他没犹豫太久,便无所谓的耸耸肩说:「好吧,这的确是个难以抉择的选项……」

 

      笼子里的四名少年紧抓着铁栏杆,害怕的看着他们的长辈。

     

      「我想,为了人们将来的生活福祉,他们会感到荣耀的。」男人说。

 

      去你妈的生活福祉。

 

      静露心中咬牙,举起步枪瞄準墙角下的男人。

      「说,你想要什幺?」

 

      「我们要求得不多,我的小姐,我们只请求妳将城门打开。」

 

      男人故意将话说得彬彬有礼,但不知为何,她有种深深的被性骚扰的感觉。

 

      她啐了一口道:「先把我的同伴交上来,我要他毫髮无伤。」

 

      「小姐的意思,是愿意开门了吗?」

 

      「不要跟我耍嘴皮子。」

 

      男人哼笑出声,往后看了看其他同伴,众人也嘿嘿的笑着。

 

      「小姐,看来好好说话妳是听不懂了,让我体贴的换个方式说吧。」男人突然收起假惺惺的微笑,面目狰狞的举枪指着静露放话:「他妈的把妳的城门乖乖给老子打开!让我们进去好好教妳们什幺叫做服侍男人!!!」

 

      「呀呼!!!!」「老大说得好哇!!!」「那婊子欠干!!!」

      后方的众人鼓譟了起来。

 

      静露面色不改,但她微侧着头,从準星中瞄準了男人,然后扣下扳机──

 

      『砰!』一声,命中男人的大腿。

 

      「啊啊啊啊啊啊啊!!!!!!!!!!!!」男人发出惨叫。

 

      欢呼到一半的男人们愣住,没有料到一个黄毛丫头敢对他们开枪,他们手上还有人质啊,这不像土瓮的作风──

 

      「喔喔,看来你的东西不怎幺重用,我以为会打到它的。」静露冷冷地丢下评语。

 

      领头的男人还在哀号,后方的众人已经被激怒。

 

      「杀了她!!杀了那个娘们!!」

 

      「妳不想他活了是不是!?」挟持亚特兰特的壮汉更是怒不可揭的怒吼,举高了手中的开山刀,阴森森的刀光在阳光下闪烁,「我现在就他妈的把他给──」

 

      『嗖!』黑沉沉的箭矢不知从何方破空而来,噗地一声笔直阴狠的直接贯穿壮汉的太阳穴。

 

      箭矢像火信一样,四面八方的芒草丛中,冒出了大批大批的人马,全都将枪瞄準了叫嚣的车队一行人。

 

      他们被包围了。

 

 

 

<<待续>>

 

 

 

碎碎念时间:

 

对不起!!!

我怎幺感觉自己一直在压线啊啊啊啊!!!!

从明天开始要新生活运动!不可以再赖床!

週五更新第三章,

敬请期待!!

 

超怕寂寞的作者跪求大家留言让我取暖啊啊啊RRR

(妳还有脸跟人讨留言#)

 

那幺,我们周五再见!

 

LilyQuali

201608010

  • 名称:修行在万界星空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6 15:49:4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