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老公宠妻请低调全文阅读

      一周前。

 

 

 

      阿──弥陀佛喔……

 

      天上的星星闪呀闪,银盘似的大圆月斜斜挂在西边的水面上,要掉不掉的。栖息在河畔树上的大鸟,睁着莹白色的诡异大眼四处张望,时不时发出诡异的凄厉叫声。

 

      三个全身黑色装束的士兵,藏身在河湾处高密的芒草丛中,严阵以待了整个晚上。根据情报,今晚应该会有第一波偷袭才对,但他们在芒草堆里蹲了整晚,只有咬人超痛的大蚂蚁和该死的蚊子来光顾。

 

      怀錶滴答响,时间已经来到凌晨四点,四点零一……四点零二……

 

      她嚥了嚥口水,大眼不敢眨一下,这是她第一次在前头指挥,千万不能搞砸了,不能搞砸……她抓了抓包住自己橘红色醒目头髮的黑色布巾,确定那闷死人的布没有鬆脱下来,然后又低头看了一次怀錶。

 

      旁边两名老鸟沉稳可靠在她左右待命,没有同她搭话,也没有表现出一丝不耐。她瞎忙了一阵,终究还是察觉自己愚蠢的行为,只好摸摸鼻子,强自镇定下来。

 

      她还记得,被土瓮城收留的那一年,第一次遇到秋收,好傻好天真的她,抓着菈瑞儿姊的衣襬,问了这个蠢问题:

      「菈瑞儿,『秋收』的意思,是打仗吗?」

 

      现在回想起来,菈瑞儿对她实在是耐心十足,当时她怎幺回答的去了?

 

      「不是喔!秋收的意思是『在秋天收成、收割』;打仗呢,则是『敌对的人用各种方式干掉对方,胜利的人享有决定一切的权力。』」

 

      菈瑞儿当时是真的把她当六岁小孩不懂事,直接就解释了字面上的意思;但她想自己绝对是误会了什幺──她还是真是第一次看到大人一边说「要秋收了」,然后一边磨刀的磨刀、打铁的打铁、检查弹药的检察弹药、还把土瓮城的大地图拿出来摆在桌上沙盘推演,正经八百的部属一堆有的没的……

 

      也是那时候她才知道,在这个末日后百年,资源严重不足又不均的环境下,土瓮城每年的秋收,都是一场硬仗。

 

      人口贩子、四处流窜的贼寇、平时作风就不对盘的邻居……全都会相中东海岸线自给率高的城镇──拥兵自重的新雪梨不是好对付的目标,军火不足的土瓮城当然就是最好的肥羊。

 

      每年的秋收,大人小孩全部都会出动,没有人可以偷懒。全城上下,人人绷紧了神经,战战兢兢的执行秋收大业,还要提防着随时可能冒出来抢钱抢粮抢娘们的贼寇。

 

      突然,前方河面上传来一阵几不可查的骚动。

 

      细微的水花声响,让三人都精神一凛,静露更是感觉手心出汗,心脏疯狂跳到快呕出来似的……原本平静的河面,突兀的出现五个划水的紊乱水波,在月光下闪闪发亮,缓缓得朝他们靠近、靠近、靠近……静露仔细听着那水花的声音,缓缓退到后方……

 

      一只手从水中探出,準备摸向岸边──

 

      来了!!

 

      她兀地从遮掩中站起,举高斧头──那冷冷的刀锋闪着必然的决心──劈下,斩断了藏在一旁的陷阱绳,巨大的网子弹出,朝水中的四人罩去。

 

      「点火!」她一声令下。

 

      两名队员马上将火种点燃,往大大张开的网子丢去,『轰』的一声,上过油的网子瞬间熊熊燃烧,染了一层油汙的河面也被火星引燃,岸边瞬间火光大亮。

 

      「啊啊啊啊啊啊!!!」被困在火网中的五人挣扎着发出惨叫。

 

      火光同时也是信号,此时,农场方向跑来另外两名士兵与他们会合。

 

      「把他们拖上来。」静露指挥四人,将火网中的五人打捞上岸,铺沙灭火,缴了械、蒙上眼,双手扣在背后绑起来,。

 

      留下两名士兵继续驻守河岸,她和另外两个土瓮城的同伴,带着逮到的四人,退回五百公尺外的农场外门口。那里有一大群人正抱枪待命着,为首的则是坐在骏马上的奈特。

 

      「抓到五个。」静露向他报告。

 

      「嗯。」他点点头,随即转头向身后的布罗交代:「吊起来。」

 

      布罗听命行事,面无表情的将他们拖到放置在一旁的大铁笼里锁上,挥一挥手,笼子旁待命的人随即抓起把手,努力转动绞盘,将铁笼子整个吊起。

 

      晨光中,关着人的金属笼子在晴朗无云的天空下闪着暗沉的铁灰色,静露看着它缓缓被吊起,然后布罗拉动底盘,将整个铁笼往旁边挪动到一个大坑的上方。

 

      阿弥陀佛喔……她心中默念着。

 

      深深的大坑里,塞着满满的殭尸。

 

      『呃呃呃呃呃呃吼吼吼……』

 

      『嘎吼吼吼吼……』

 

      它们张牙五爪着,瞪着在自己头顶上的笼子底盘,从那里嗅到了食物的气息,饿了好几天的殭尸们亢奋的朝上刨抓,无不想搆到那笼子,好将利牙埋进新鲜的血肉里。

 

      笼中的人们被蒙住眼,听到自己脚边传来的骚动,纷纷不安了起来。

 

      静露看着这一切,心中五味杂陈。那些是普通种的殭尸,他们在大坑的边缘装设了防止殭尸上爬的铁片,铁笼子是布罗亲手设计建造的,不可能出差错,奈特嘱咐过了,他要的是效果,不是死人。

 

      这是……必要的……她在心中说服着自己。这不是什幺快乐和平的21世纪,敌人有胆量攻击他们,就要有承受被他们活捉的觉悟;换句话说,这几个被派来前线的,不可能是敌人的菁英,八成是被当弃子了……静露抬头看笼子里的那些人,蒙着脸又全身髒汙的脸上,隐约看得出其中两个,年纪根本还是孩子。

 

      大学城的米尔罗是个不择手段的家伙,安全区的领地比他们小很多,人口也少他们快一半,但每年秋收的阴招总是使不完,去年土瓮还有三个抗体带原的孩子失蹤、两车的麦子被抢走……如果米尔罗肯老老实实跟他们以物易物就算了,他只想用抢的──妄想不劳而获的家伙,全土瓮城都讨厌大学城的人。

 

      「呜……呜呜……」笼子里,看起来年纪最小的男孩终于承受不住恐惧,呜呜的哭了起来。

 

      「废物!不准哭!」大学城五人中,年纪最长的一位男性蒙着眼啐骂道。

 

      布罗和其他人再度转动绞盘,将笼子降到一定的高度,让坑里的殭尸们勉强碰得到笼子却又搆不着,铁笼被敲碰的声音让里头的人更加恐慌。有那幺一瞬,静露差点就想替男孩向奈特求情,但她忍住了,不能坏事。

 

      四名士兵荷枪围绕在铁笼子和大坑周围,準备应变随时可能发生的意外。一切就绪后,布罗深吸了口气,对奈特大声报告:

      「都好了。」

 

      「嗯。」奈特点点头,沉声说道:「走了。」

 

      一大群人纷纷站起,铿锵的武器声传来,众人拿刀的拿刀,拿枪的拿枪,各自拥着自己的武器,跟到奈特的后头。奈特骑在马上,意味深长的看着静露。

 

      「这边的农场就交给妳了。」他说,当着众人的面前。

 

      「嗯。」她沉稳的应声,努力压抑微抖的手。

 

      奈特又看了她好一会儿,这才驾马调头离去,一干人等也跟在奈特后头,离开河堤边的农场门口,留下静露和四名看守吊笼的士兵。

 

      笼子里的五人,已经身手俐落的自行将眼罩卸下,其中明显是领头人的大叔环顾四周,看到脚底下的殭尸巢后瞬间爆出冷汗,并满脸惊恐的瞪向静露。

 

      「──你们土瓮城是这样对待战俘的吗!?」他怒骂道。

 

      静露擦着她的宝贝匕首,雾黑色的刀面衬得银白色刀刃像美丽的丝绢抹在边上,任谁看了都知道那是得来不易的好东西……她小心翼翼的将它收进刀套中,抬头看着对她狂吠的大叔。

 

      「……去年,你们也抢了我们的人啊。」她平静的说。

     

      「我、我可是探索兵!我享有优先生存权!」他大吼,「放了我!我可以告诉妳我们这次的部属和计画!!我可以投诚!」

 

      只见笼子里的其他年轻人,震惊的抬头看向大叔。

 

      「唉唷?」静露挑高眉毛,咖啡色的大眼眨了眨,不甘示弱的呛回去:「探索兵了不起啊?我也是探索兵啊!你不知道联盟的第二条,是『探索联盟有权为保护科技文明资产犯罪』吗?」

 

      「妳、妳……」

 

      「我我我,我怎样?我犯法了吗?没有嘛!你们渡河过来想干嘛?这个时间、这个地点,分明就是想刺探兼放什幺髒东西在我们这……」她起身,戳戳集中在地上,从五人身上夺下来的装备,「血粪和炸药,啧啧啧,有够狠毒,你们连农场的作物都打算汙染了吗?不想吃饭了?饿到脑子萎缩?」

 

      四名持枪的士兵闻言忍俊不住,差点嗤笑出来。

 

      「总之,我跟大家都是听命行事,你要投诚要干嘛的,等见到我们城主了再说……在那之前,你们就乖乖地待在笼子里,等我们收割完吧。」她摆摆手,转过头去,从包包中翻出自己的乾粮吃起早餐。

 

      太阳已经从东方缓缓升起,即使已是秋季,澳洲的晨光依然刺眼无比,今天会是好天气。而很快的,日正当空之时,烈阳直接曝晒在没有遮蔽的他们身上,那五人里头体力撑不住的,八成会倒下吧……

 

      爬满泪水的男孩的脸浮现脑海,静露恨恨地咬下一大口乾粮。

 

      该死,她真痛恨这种事情。

 

 

 

※                         ※                         ※                         ※

 

 

 

      夜半时分,吊笼上有了动静。

 

      无视同伴求救的表情,大叔拚命挣开了束缚双手的麻绳,没有停下来帮其他人解开绳结,而是独自撬开铁笼的金属门,小心翼翼的爬上吊索,从固定桿上迅速俐落的逃脱了下来。

 

      原本想取回殭尸诱饵的,但他没有一对五的本钱──即使那几个家伙稍早已经喝个烂醉──他的首要任务是探查,剩下的四个孩子……就当作牺牲掉了吧!大叔咬牙,简单搜索了一下週边环境与农场的构造后,抛下自己的伙伴,匆匆逃走了。

 

      他花了一些时间才找到往河岸的方向,找到水比较不那幺湍急的河段后,又费了许多力气渡河,好不容易上岸,找到同伴留下的指引记号后,等他来到大学城驻扎在外的营地边缘时,月亮已经升到当空。

 

      「杜鲁回来了!」站哨的人率先发现了他。

 

      他马上被接应进主帐,城主亲自赏了他一碗热腾腾香喷喷的肉汤,并要他交代所见所闻。他据实以告,并仔细描述被矇住眼睛时听到的声音与大约人数,以及他们的去向……但等他揭开布巾时,草原上已经只剩下零星的那五人而已了。

 

      「……刚开始发号施令的应该是昆斯的儿子,但昆斯没有出现,也没听到土瓮那娘们的声音。」他细细回想说着。

 

      「呣嗯……很好……看来是真的被我们引诱开了,以为我们真的要对牧场下手。」城主米尔罗跨坐在矮凳上,手支着下巴沉吟着。

 

      「是的,」杜鲁欣喜的道:「被留下来看守农场的,就只有一个小妮子和四个不靠谱的士兵。」

 

      「小妮子?」米尔罗挑眉,感兴趣的问:「新面孔?是新的探索兵吗?健康吗?没有残缺?」

 

      「是的,是非常健康的女性!」杜鲁殷切的狂点头,「目测年龄应该不会超过20,行为举止还很生嫩,应该是这两年刚上任的探索兵。」

 

      「喔喔喔……」米尔罗开心的笑了,「没想到昆斯也到了老糊涂的年纪啊!派一个黄毛丫头看守农场……呵呵呵呵呵,果然中计了……」

 

      双手双脚被铐住,被牢牢看守住的崔佛在一旁听到这里,马上觉得不对劲。

 

      「等、等一下!」他打断对话,急着确认:「你说的年轻女探索兵,是不是橘红色头髮?」

 

      杜鲁眨了眨眼睛,在大学城,没什幺人能对米尔罗插嘴的──他不安的瞥了眼城主大人,但他大爷并没有面露不悦,反而跟崔佛一样看向自己,等着答案,于是只好乖乖回答:

      「呃,是的,橘红色头髮、雀斑、褐色眼睛,个子不高,应该不到一米七。」

 

      是静露!崔佛马上确定了这点,但不……奈特那个家伙,不可能放静露一个人看守这幺大块的区域……

 

      「有诈!这一定有诈!」他往前站,急急开口,「我认识那女的!她跟奈特˙昆斯关係匪浅!她是今年才当上探索兵的,昆斯不可能让她独自一人看守那幺一大片农场!」

 

      「唉冷静点,崔佛老弟。」米尔罗挥挥手,让崔佛身边的人将他押回原位,「别担心,我们有得是对策……」

 

      「不能小看昆斯父子啊!一定有鬼!奈特那家伙不笨!」

 

      「你那幺紧张兮兮地做什幺?对我米尔罗这幺没信心?」大学城城主不悦的瞇眼,完全无视崔佛的警告。

 

      完了……他押错边了……崔佛全身冒着冷汗,看着一脸自信满满的米尔罗和他的亲信们,大口大口的啖着烤牛肉,不懂,他不懂这些人的自信是哪来的……

 

      「啧,崔佛老弟,就说了要你放轻鬆啊!」米尔罗不耐烦的一口乾尽麦酒,用空杯指着崔佛说道:「你是被关在实验室太久的白老鼠吗?我们这次可是有新的生力军啊!担心什幺!?」

 

      「什幺生力……」

 

      帐篷突然被大力掀开,打断了崔佛的质疑。

 

      「没错!就是我!努伊˙龙柏!!」一个瘦高的年轻人突然出现在帐篷口,双手夸张的大大举开,夸耀无比的登场了。

 

      「龙柏庄园的努伊,大名鼎鼎的动物学家,也是东海岸线唯一一个动物研究者!我就是──努伊˙龙柏!」他手势複杂的比划着自己,一扭一扭的走进帐篷,来到米尔罗桌前。

 

      「喔喔!努伊老弟,快坐下吧!」米尔罗看起来像是完全习惯了这个夸张的家伙。

 

      「不……尊贵的大学城城主,请给我一点时间,帮这位可怜的实验体进入状况。」努伊拨了拨褐金色浏海,然后手一伸,直指着一旁的崔佛,「我发现这位实验体似乎现在才知道我的身分,请问这是怎幺一回事呢?大学城的城主大人。」

 

      「啊啊,别介意。」米尔罗不感兴趣的搧搧手,「随你喜欢的说吧。」

 

      崔佛还在一头雾水的时候,名为努伊的年轻人已经夸张的在宽敞的帐棚内自转了许多圈,姿态华丽的转到他面前。

 

      「您好,土瓮城的实验体。」他朝崔佛弯身敬礼,纤长的睫毛眨呀眨,「我是龙柏庄园的努伊˙龙柏。」

 

      「这你刚刚已经讲……」

 

      「没错,我就是龙柏庄的努伊,同时也是动物科学家及实验家,你可以称呼我为努伊博士。」

 

      崔佛完全傻眼,这个人自说自话的程度已经严重到完全听不到别人说话了吗?但眼前的努伊似乎还没有说完,只见他直直挺起身子,一手轻轻搭在自己胸前,一手向上高举,彷彿歌颂着什幺似的继续朗声道:

      「我努伊,此次就是代表着整个龙柏庄园──行动代号简称L.P.──与大学城──行动代号简称U.Q.──达成协议,在今年土瓮城──简称T.W.──的秋收季节,大学城将一如以往发动神圣的生存战役,势必将土瓮那过剩的作物讨来,发放给所有饥饿的民众!而我们龙柏庄,将参与这个神圣的秋收之战。」

 

      「虽然说了代号,但你也没用上不是吗……」

 

      「──而我们龙柏庄,将参与这个神圣的秋收之战!」彷彿绝不允许他人打断发言似的,努伊更用力的重申了刚刚说过的话,然后继续如歌似的声明:「我们达成了友好协议,这次秋收之战若凯旋,所有战利品将有三分之一归我们龙柏庄,并签订三年大学城不得攻击龙柏庄园的和平条约!」

 

      「要、要是打输了呢……」

 

      「要是没有得到我们应有的凯旋──虽然我不是很想说这个──但如果我们没有得到应得的战利品,我们龙柏庄园,将从此归入大学城的势力範围!」说完,他两手高举,彷彿得到什幺大秘宝似的仰天长歎。

 

      自己的家园被其他势力佔据,能用这幺高兴的方式表达吗……崔佛傻眼的看着努伊,而后者继续滔滔不绝的说道:

 

      「……话说回来,我还要感谢这次实验的最大功臣──也就是你!」他唰一声用力指着崔佛的鼻子,「土瓮的崔佛,没错,就是你!」

 

      「老子去撇个尿,你们继续。」米尔罗直接打断努伊的发言,若无其事的从他面前走过,离开营帐。

 

      而努伊丝毫不受影响,面不改色的继续他夸张的手舞足蹈。

      「我从你身上取得的B病毒──因为是第二种所以就叫他B吧──注射进动物体内,动物们得到前所未有的进化!动物们开始可以接受训练,不再只是失控的横冲直撞!这可是我努伊毕生的研究中最大的一次突破!这次的圣战将会是我第一场实验的成果发表,我个人非常期待看到我的红袋鼠们的表现……」

 

      不行,这家伙越讲越有完没完,崔佛不耐烦的伫在那里,不知该如何脱身。

 

      「……但是B病毒的表现,即使在同源同种的不同个体上,所呈现出来的感染结果还是有极大的差异,这正是我接下来最重要的课题……啊啊……布莱恩,我的布莱恩……如果我能发现控制B病毒的方法,将病毒的效果稳定下来,也许就能让布莱恩接受这个进化的礼讚了!」

 

      布莱恩又是谁啊……

 

      「布莱恩是我的弟弟。」

 

      崔佛吓了一跳。

 

      但这应该只是因为努伊太常被问,所以反射性的补述而已,只见他突然转了个语调,面容惆怅了起来。

 

      「我的弟弟,那和我相依为命,可怜的弟弟啊……」他走到餐桌边,拉了张椅子坐下。

 

 

 

<<待续>>

 

 

碎碎念时间:

 

努伊好吵(炸)

 

哈哈哈哈哈好啦

对不起拖到这幺晚!!!

统合了四个网站的读者意见后

由最第三方案获得最高票,

所以《殭尸满满》第二部,

接下来将以每周二、五更新的节奏,

为大家上菜~

非常感谢大家不吝留下意见和感想

大家都好温柔呜呜呜谢谢(哭

 

大家喜欢新角色努伊吗?

他是个超戏剧化的家伙哈哈哈哈

然后很爱袋鼠,超爱袋鼠,

如果选项是男人跟袋鼠,

努伊会豪不犹豫的选择跟袋鼠结婚吧。

关于努伊,下一章会有更多的介绍喔!

(努伊真的好吵)

 

那幺,我们下周二见!

PS:哩哩厚脸皮的开了个脸书专页,

里头会放一些进度啦、殭尸闲聊之类的(预计)

欢迎大家来按讚+设定追蹤通知喔~~~~ヾ(*´∀   ˋ*)ノ

(网址放在书籍介绍页面~)

 

LilyQuali

20160807

  • 名称:神秘老公宠妻请低调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6 15:39:4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