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穿越小说全文阅读

     

      「成功做出解药?」静露瞪大眼,连努伊的嘴巴都不嚼了,塞了满嘴食物的盯着芳娅看。

      「啊,所长,这件事有保密协定……」同桌的那位研究所职员小声的提醒。

      「没关係哟,我是所长,后果我会承担的。」芳娅安抚那位职员,「之所以跟执行任务的人解释这幺多,正是因为这件事情只准成功,不许失败呀。样本只有一个,什幺时候会发生变数谁也不知道,我们现在完全禁不起任何失败的风险,所以要让执行任务的人进入状况,让大家都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我认为这个动作很重要唷。」

      「是……所长……」

      说得好像探索兵会因为觉得任务不重要,就故意让任务失败一样──静露忍住心理的牢骚,真切的体验了什幺叫做想呛而不能呛的痛苦。

      新雪梨的高层普遍知道她的特殊身分──巴伦城主家族最小的妹妹,小时失蹤被土瓮城主收留,现役第一线的探索兵成员──虽然不需要,但大部人对静露多是礼遇的,也因此奈特提醒她特别注意自己对外的言行,不要给亚瑟大哥添麻烦了。

      这也是为什幺她之前可以装疯狗在餐桌上指着修伊的鼻子破口大骂,这次却要像服务业一样忍气吞声,别人意有所指的讽你不敬业,说你是消耗品,你还要笑着说谢谢指教我们会改进。

      假笑之神阿奇尔二哥,求求您降临吧!静露在内心深处跪地哭求着,努力不让自己颜面抽筋,跟努伊一起吃完这顿难以下嚥的午餐后,婉拒了芳娅下午茶的邀请。

      已经满肚子都是茶水了,实在不想再让自己的胃袋负重。

      「这样呀……真是遗憾呢。」芳娅状似惋惜的说,「不过在告别之前,想最后提醒您们,我们午餐时候的话题……」

      「嗯,我们不会张扬的。」静露有礼的微笑。

      「是呀,请儘量保持低调,毕竟在成功之前,要是消息走漏,可能会引起不必要的争夺吶……士兵们通常不太了解这种事情的因果关係,所以容我自以为是的提醒俩为了。」

      「好的,谢谢妳的提醒。」微笑、微笑、再微笑,然后脑海里对眼前的女人比了个超标準的中指。

      步出研究所,上了车后,静露才鬆了口气,放任自己大翻白眼。

      「……真是受够了,这种不知所云的千金女。」她碎念道。

      「辛苦了,静露小姐!」一离开那个环境,努伊马上像被开启开关似的满脸感动的说:「真不愧是静露小姐!果然能屈能伸,面对各种状况都能完美的应对进退,战场上料事如神,座席间谈笑风生,您精準的直觉、机敏的反应、玲珑的心思,都让我……」

      「好了,停。」

      狂摇的尾巴在静露瞪视下停止摇摆,乖乖坐在副驾驶座上。

      静露叹口气,转扭钥匙发动引擎,载着努伊开上回巴伦宅邸的路。

      看努伊这人前一条虫人后一条龙的反差,还有逛了研究所整天下来感受到的气氛,她心里多少有底了──努伊不喜欢这地方,新雪梨的研究中心也不适合努伊。她真搞不懂为什幺亚瑟大哥会选那女的当所长啊……明明亚瑟应该是满英明的人才对啊?最少头脑清醒?

      她转动方向盘,让车子平稳行驶在街道上。

      重创后的新雪梨重建速度之快,让静露忍不住咋舌,距离他们上次离开才四个月不到,烧毁的楼房已经完全打掉不见蹤影,起而代之的是崭新的屋舍,人民也如常的在街边活动着,市场也欣欣向荣,让人难以想像,这个地方在几个月前还是个活生生的人间炼狱,海潮般的殭尸满溢街口,人们仓皇的奔逃、放弃的哭嚎……

      对了。

      「努伊。」静露突然想起她好奇许久的事情,「中午你在研究所说的那个,是真的还是假的?」

      「嗯?您说进化的可能性吗?」

      「对。」静露放慢车速,让路口一位拖着板车的老人先行经过,「你从什幺时候有这想法的?」

      努伊注视着静露好一阵子,像是想确认什幺似的,然后才徐徐开口:

      「……从研究崔佛的行为开始后,我就约略有这个猜测了,只是没想到真的有人也抱持着类似的预想──虽然芳娅所长的方向无疑是错的。」

      「嗯哼。」

      「变异种Z病毒的目标是繁殖,它们会精準无误的搜寻到可合作繁衍的对象,好达成它们生活史的最终目标……」

      「这个我知道。」

      「但崔佛在安定的环境里,却可以靠着自己的意志压抑体内病毒的繁衍冲动。」夕阳照耀下,努伊瞇眼说着,「这是为什幺呢?我不解。除了崔佛的抗体可能跟大部分抗体人有显着的差异之外,有没有可能有其他可控的因素呢?

      「而我观察到,变异种Z病毒的动物宿主,是可训练的。它们可以接收简单的信息刺激,做出不複杂的动作,但训练的成果参差不齐,年幼与年老的动物最为温驯可操控,这又是为什幺?除了贺尔蒙的变化外我暂时想不到原因,所以我尝试把年幼的动物阉割后,再施打Z病毒让牠们成为宿主,并训练观察其变化。」

      答案似乎出来了,静露有些难以置信。

      「……病毒知道宿主没有繁殖能力?」

      「病毒可以知道宿主有无繁殖能力。」努伊点点头,「一旦感知到宿主没有繁殖的可能性,它们就会安定下来,进入潜伏期,默默等待繁殖以外的感染机会。」

      「……崔佛不孕?」

      「我对大学城抱着复仇的心思,所以我一直没有将这个发现说出来,况且当时手边的资源,不容许我对崔佛进行更深入的调查,」他手再度抚上胸膛,「但我对着龙柏的列祖列宗发誓了,我将终我一生追随您,忠诚您所忠诚的一切,所以我才在这个隐密的空间里告诉您我所发现的真实──」

      「其实你可以对奈特和昆斯先生说的,你知道。」静露忍着叫他别再吹捧自己的冲动,冷静的说道:「好了,所以不孕的缺陷可以让病毒安分下来,但进化怎幺说?崔佛那鬼样子,顶多只能当自杀炸弹,连士兵都当不了吧?」

      「崔佛身上的抗体,与他本身的缺陷,让变异种病毒与他发展出相辅相成的关係──他可以自癒,在特定环境里也可以保持思路清晰,语言系统也正常──这,就是我说的进化可能。」

      「──但崔佛顶多只能做到跟病毒拉扯,他没有办法百分之百操控自己的身体。」静露将车子驶进宅邸的停车库。

      「是的,所以我们必须找到能抑制病毒在体内狂暴的方法,配合崔佛身上的抗体,我猜这或许就是进化的解答,也就是所谓的『解药』。」

 

※                         ※                         ※                         ※

 

      「有经验的人才都死光了,妳说我能怎幺办?」

      巴伦家金髮的男主人低沉的嗓音迴荡在晚餐室里,简洁的回答了静露对研究所所长资历的疑问。

      意思是,好的柿子全没了,只好从烂的里面勉强挑个还没烂透的。

      「可是怎幺会选到那种的啦……」静露受不了的抱头哀号,「把探索兵讲得好像什幺粗俗的野人,自视甚高成那副德性就算了,嘴里还讲不出什幺所以然来。连病毒的理论都说错!」

      「她是前所长的姪女,本来就地位特殊,不需要费心铺路,沟通起来也方便。」

      「……是啊,真特殊。」特殊的白癡。

      听出妹妹嘲讽埋怨的语调,亚瑟平时冷酷严峻的嘴角忍不住勾出一抹微笑。

      今晚的长餐桌上,大家都到齐了。坐在主位的是亚瑟,他的左右坐着戴娜与阿奇尔,再来才是静露和努伊,而奈特则被安排坐在静露的对面,戴娜的旁边。

      「我联络过卡珀西亚号的唐,原本说好了可以借我们一些人才,帮忙训练让研究所的那些菜鸟进入状况。」阿奇尔摇摇头说,「可是芳娅所长坚持要以交流的名义亲自登舰……」

      所以原本简单的护送任务,变成了冗长的出差。跟在研究所时那女人的说法完全不同嘛!时间拉长,环境又不熟悉,变数就更多了……奈特与静露的脸都沉了下来。

      「卡帕西亚?」努伊突然抬起头来,嚥下一大口满是酱汁的肉排后,大声问道:「阿奇尔先生说的卡珀西亚,是、是船舰的卡珀西亚号吗?!」

      「就我所知,卡珀西亚号服役的时间超过八十几年,是太平洋上数一数二的巨大海上聚落,错认的机率应该微乎其微。」阿奇尔冷静的回答。

      众人都有些被努伊突如其来的激动情绪惊吓到,他目光如炬,颤抖的手让刀叉在盘中发出喀锵的声音,然后他抖着抖着,巍颤颤的站了起来,在自己身上胡乱摸了一阵后,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张被折得皱巴巴的信纸。

      「……龙、龙柏家族早、早年有些人去海上了,说、说是觉得海上的生存机率高,就去海上了……一直、一直都没有人回来,只有曾祖父收过一封信,说他们在、在卡珀西亚号上……」努伊眼眶一红,差点说不下去。

      怎幺会这幺巧?静露惊愕地抬头看着努伊。

      只见他推开座椅,有些急迫的大步跨着走到阿奇尔身边,将那泛黄得有些脆弱的信纸塞进阿奇尔手里。

      阿奇尔简略地扫过信的内容,然后抬头看向努伊,微笑着道:「虽然时间有些久了,但大致的特徵和管理者描述,他们就是在卡珀西亚号上没错。」

      努伊转头看向静露,满心企盼的炙热眼神不容忽视。

      「咳……大哥,那个……」静露硬着头皮说,「……努伊可以跟我们一起登舰吗?」

      奈特眼角抽了一下,仍面无表情的用餐,但这个细微的情绪仍是让亚瑟注意到了。

      「可以。」他满意地看到奈特捏紧了刀叉,然后才看向努伊,下了但书:「但那只袋鼠别带上船。」

      他们预计将在三天后出发登舰,对方领导者的人才借用条件中,包含了由他们优先研究崔佛的要求,他们得带着崔佛上船,然后在卡珀西亚号上待到他们下次返回新雪梨外海。

      晚餐后,众人各自回房休息,静露有些紧张的整理自己的背包。

      「卡珀西亚号,唐……这名字听起来很像中文啊?会讲中文吗?」她对自己碎碎念着,「怎幺办?我会不会晕船啊?啊,不过听说很大艘?还是什幺聚落……所以是像村子那样吗?啊,我没有搭过船啊……以前电影不是说,从船上下来后站着尿尿都会撇歪……不对,我不是站着尿的,我是坐着,啊,我在说些什幺……」

      『叩叩』门板被轻轻敲响,打断她紊乱的思绪。

      「请进?」她扬声,一边重新綑紧惯用的工具绳子。

      门打开,探头进来的是戴娜。

      「嗨,露露。」她那头白金色的美丽长髮已经放了下来,有些湿润的披散在身后,看样子是刚沐浴过,「妳在忙吗?」

      啊,是她喜欢的戴娜呢!

      「当然不!」静露笑着问,「有什幺事吗?」

      「嗯……」戴娜转身将房门关好后,才踏着柔软的地毯走到静露身边蹲下,「妳登舰前,有件事情我想给妳有个心理準备。」她将手轻轻搭在静露肩上,那并不是多幺细緻幼嫩的手,但坚强的力道就包裹在那柔软的肌肤底下,散着莫名的温柔香味,却又有力得让人心生依赖与信任感。

      「怎幺了?」静露隐隐感觉出戴娜语气中的谨慎。

      只见戴娜拉着静露到床边坐下,然后深深吸了口气,低声对静露说:

      「妳知道我是海上聚落出身的吗?」

      「嗯,知道。」静露点点头。

      「亚瑟与阿奇尔大人,当初被巴泽尔以见习试炼的名义丢到卡珀西亚号上……我在那儿遇见了亚瑟大人……随后,他问我愿不愿意跟随他,我说好……」戴娜眼神突然变得有些飘渺,像是陷入什幺回忆中。

      静露耐心听着,却见戴娜回神后拉紧她的手。

      「卡珀西亚号上有些……龙蛇杂处,比达尔克区更混乱的……但因为是在海上,那里的律法和一些……文化……比这里更严苛,只要做好準备,就可以保护好自己。」她眼神里透着浓浓的担忧,「妳跟奈特是情侣,是吗?」

      静露浑身一僵。

      「呃、情侣不能登舰吗?」

      「不、不是。」戴娜遥遥头,那柔软的白金色长髮散着美丽的光芒,她低声吐语:「我建议你们,登舰之前有个正式的身分……最少戴个戒指或项鍊,可以证明你们是夫妻的……这样,妳单独行动的时候才比较安全些。」

 

<<待续>>

 

+++碎碎念时间+++

 

呀呼!第三方势力逼婚!(炸)

病毒归病毒、殭尸归殭尸,恋爱还是要谈啊!!!不然奈特都没戏份了!!

(男主角的意义居然只剩下谈恋爱吗#?)当然不是!这是作者私心!(#

奈特表示:……

 

好啦哈哈哈哈,下一章应该就可以登舰了!感觉第二部就是整个要超过二十章的节奏(哭

呜呜呜,肿魔辉遮样

 

感冒稍微好些了,谢谢大家的关心和问候

哩哩收到大家满满的爱呜呜呜呜

 

今年的台湾岛好像颱风擂台,大家要注意安全喔!希望不要有人受伤,也希望大家家里的存粮满满!

 

那幺,我们礼拜五见……吗?听说礼拜三好像也停班停课?如果很多县市都停班停课,

要不要来加更让大家杀时间咧~(支下巴)大家意下如何?(腋下臭臭)

 

LilyQuali

20160927

  • 名称:好看的穿越小说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6 15:15:4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