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失格电影全文阅读

 

 

从出生下来就被判定无用的废物,对生命到底有什幺好期待的?你说啊。

 

 

 

      好黑、好黑、好暗、好暗的房间里,喘息与嘤咛日夜不分的,互相交织出浓浊的欢愉,甜腻的香气瀰漫在整个室内,让人沉沦,让人溺毙。

 

      「啊……嗯……哼……啊……」女人的娇喘在室内迴荡着。

 

      「真是淫蕩……乳头硬成这样……怎幺,会产奶吗?嗯?」

 

      「会、会啊啊啊……请、请修伊大人、尽情、享用呃呃呃呃──」

 

      女人雪白的胸房被男人狠狠捏住,从各种角度毫无怜悯的掐喷出乳汁,略黄的乳白色液体淌流而下,男人张口舔拭吸吮,眼里却闪过嫌恶鄙视的光芒。

      「被开过苞的还敢开口要我享用?」他啐道:「上帝祝福的女人不过如此……」

 

      下身没停的捣弄着女人,双手却从胸房挪到女人纤细的颈项,不紧不鬆的掐着,娇喘的女人无法呼吸,轻轻的喘咳,身体也痉挛了起来。

 

      「呃呃呃呃咳、咳咳……嘤、啊啊……」

 

      「夹那幺紧做什幺?这幺捨不得?」

 

      「啊、因、因为、大人、好棒──嘤──!」

 

      「骚货,喜欢被我这样弄吗?嗯?」

 

      「啊啊……修伊大人……修伊大人……」

      渐快的撞击激出更多难以承受的快感,女人被刺激得语无伦次,身子如美丽的弯弓逐渐绷紧。

 

      「要我给妳吗?骚母狗。」

 

      「啊──要──人家要──人家是修伊大人的骚母狗呃呃啊啊啊──」

 

      男人低沉的闷哼,手紧紧掐住女人的脖子,最后几下又狠又重的撞击,将身下的女人狠狠送上高潮。男人的手指紧紧掐进猎物纤细的颈项里,窒息的快感让人沉溺,女人承受不住被箝制受虐的闷绝,全身潮红、绷直着身子两眼逐渐翻白,张着嘴无声的尖叫,惨烈的昏死过去。

 

      白光与痉挛交错的瞬间,一个蜜色的温暖笑颜突然在他脑海浮现。

 

      光曦中,少年的轮廓模糊不清,微红的眼温柔地看着他。

 

      柔软水嫩的唇轻启,低低唤了他的名。

 

      「修伊……」

 

      连声音都如此美好,如初春的暖阳。

 

      男人激狂的眼神冷了下来,像是才刚从恶梦中清醒一样,他垂眸看向身下的女人,这才发现,她早已没了呼吸。

 

      抗体人,哼……他嘲讽的嗤笑。伸手将犹温热的柔软身子推开,女人的身体『咚』一声摔落地面,他连瞥一眼都懒,只是赤裸地坐在床上,面无表情地盯着,盯着厚重窗帘缝隙中透过来的那一丝光线,尘埃在光线中摇摆着……

 

 

 

※                         ※                         ※                         ※

 

 

 

      暖热过头的阳光洒落大宅邸的玻璃顶晨光室,巴伦家族的人,在僕人的服侍下,于此齐聚享用早点。

 

      「……联盟的规章要再重新审议,近几年探索兵藉口犯罪的机率提高……」

 

      「我认为福利的增加跟犯罪率没有绝对的关係……」

 

      「要提高考取难度吗?」

 

      「赞成。」

 

      「加深探索兵每年汇报成果的要求,应该也可以控制品质。」

 

      「伯父,今年抗体人女性失蹤比例还是居高不下。」

 

      「实际数据压不下去的,或许年底就会有人提出陈情。」

 

      「我已经答应了你父亲,他负责的议案我不会干涉。」

 

      「可是伯父……」

 

      「可以了,你专心辅佐亚瑟的工作就好……」

 

      「父亲,关于城民对抗体基本知识教育的问题……」

 

      又是抗体。

 

      真是无聊透了,他想。

 

      一如以往的完全被话题屏除在外,他了无生趣的拨弄餐盘里的食物,却瞥见母亲闲适的喝着热茶,唯一与他的共通点是并没有参与餐桌上的讨论。

 

      但在那一瞬间,他居然感觉那张看了十几年的脸有些陌生,那女人上一次正眼看自己是什幺时候的事了,想不起来……明明是亲生骨肉却没有抗体而觉得可耻吗?

 

      呵……抗体。

 

      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他毫无掩饰的冷嗤出了声。

 

      餐桌上瞬间陷入安静。

 

      「……修伊,你干什幺?」坐在遥远长桌彼端的父亲,沉着一张脸打破沉寂,不悦的瞪向他。

 

      他这才发现自己刚刚发出了声音。

      「不,没什幺。」他端出笑脸,想敷衍了事,「父亲。」

 

      但父亲显然没有要放过他的意思。

      「怎幺?觉得你现在享有的一切都很轻鬆吗?觉得你兄长们的话题很无趣,跟你一点关係也没有?」

 

      没错,还真是半点关係也没有──他暗诽,但仍端着虚假的笑,敷衍着父亲:

      「怎幺会呢?我只是不小心恍神罢了,请原谅我的无礼。」

 

      那固执的老男人,似乎是近日来的压力找不到宣洩出口,『砰』一声将刀叉拍在桌上,餐盘碰撞出声响,他身边的女人则绷紧了身子。

      「口心不一的家伙!你兄长们每天为了整个城的事情烦恼,就你一个游手好闲,成天无所事事!」

 

      还骂不够,男人举起手,遥指着他的鼻子继续数落:

      「吃喝嫖赌、交一堆狐群狗党!身为巴伦家的人你丢不丢脸!?」

 

      他继续端着笑,手却捏紧了餐刀。

 

      「没有抗体就算了!上不了前线又没有管理资质!没上进心就算了!还一天到晚闯祸要人收拾!我巴南特怎幺会有你这种儿子?!」

 

      他隐约听到自己捏紧餐具的指节,发出了喀吱声响。

 

      「今天你巴泽尔叔叔不在,我最后一次警告你!不要再给你兄弟们添麻烦!我不要再看到庭院里烧了奇怪的东西!否则我直接当没你这个儿子,把你丢到达尔克区自生自灭……」

 

      一阵刺耳突兀的桌椅碰撞声打断了谩骂,众人抬头,发现是南茜夫人。

 

      「……我去看看艾格莎,昨晚哭了整夜,现在应该醒了……」南茜夫人苍白着一张脸低声说着,她几不可见的对餐桌上的人们点了个头后,转身跟着女僕们,匆匆离开了情势紧绷的晨光室。

 

      巴南特此时也才惊觉自己似乎骂得过火了,但一张老脸拉不下来,只能气鼓鼓的坐下,闷不吭声地继续吃完早餐。

 

      他的手依旧捏紧着餐刀。

 

      亚瑟和阿奇尔没有看他,只是低头专心吃着盘中的食物。

 

      这个也是,那个也是,无聊透顶。

 

      餐桌再度陷入沉默,只剩下餐具碰撞的轻微声响。

 

      偶然间,跟那少年对上了视线──他愣住,因为没料到他会注意自己。

 

      银髮黝肤的少年,睁着微红的眼,担心的看着他。

 

      那视线是温暖的,是关心的;没有一丝怜悯,没有丁点嫌恶。红水晶般的瞳仁瞅着他,他无法挪开自己的视线……彷彿整个晨光室突然就冻结在那一瞬间,太过暖腻的阳光也轻柔了起来,好像全世界只剩下了那名少年,与自己……两两相望……

 

      「咳,维塔。」亚瑟突然想到什幺似的,唤走了少年的注意力,「下礼拜的会议,我需要你帮我整理……」

 

      餐桌那端的优秀份子们又开始了讨论,彷彿刚刚那突如其来的谩骂从来不曾发生过一般。

 

      视而不见,应该就是这群家伙最擅长的事情了吧──除了维塔。

 

      他很识相的找了个藉口提前离席,免得『玷汙』了巴伦家神圣的抗体人聚会。

 

      叔叔再过几天就回来了。

 

      他知道那家伙背地里正在筹划些什幺……但他不打算说。

 

      那个男人该死,自视甚高的人都该死。

 

 

 

※                         ※                         ※                         ※

 

 

 

      这是个富丽堂皇的牢笼。

 

      所有的一切都如此美好,但也无聊透顶。

 

      血缘将所有人聚在一起,但也因血缘而无法将厌恶的东西排除。

 

      所以只好视而不见。

 

      杀了人又如何?不过就是尽兴的时候承受不住的女人罢了,抗体人有很厉害吗?紧紧掐住他们的脖子,没几分钟后,还不是跟厨房里砧板上的尸体一样?

 

      他烤来吃了,的确也差不多。

 

      那些食谱可是叔叔的珍藏啊,父亲那个愚蠢的老人,真的知道自己的弟弟背着他干了些什幺事吗?

 

      血很重要吗?没了血液,人就会死,但空气与血液哪一个比较重要?他活着,体内流动着丰沛的红色液体,但这牢笼的空气已经渐渐稀薄,好像只有减少几个人口,剩下的空气才够用似的……

 

      「啊、修伊大人、呃呃啊啊、咳咳咳,不……嘎咳咳……」

 

      他加重双手的力道,也更用力的撞击着身下的女人。

 

      「亲爱的,让我嚐嚐妳的血?」

 

      「咳、咳嘎咳咳……」

 

      女人挥舞着四肢试图挣扎,但濒临高潮的身躯只能徒劳的痉挛着。他捏紧她纤白的脖子,感觉自己的手指紧紧掐住她的气管──

 

      「嘎咳、嘎……」

 

      「真美……高潮的样子是粉红色的呢……」

 

      他的手紧紧陷进女人的肉里,力道大得掐出血珠,铁鏽味混着薰香瀰漫在空气中,他再一个冲动,抽出床头的刀子,『唰』地深深划过女人的颈项。

 

      「咳、嘎咳咳……」鲜血先是喷高了些许,然后从断面,一涓一涓的随着节奏涌出。

 

      他俯身下去,张嘴贴在断开来的血管边,紧紧吸吮着。

 

      女人瞪大着眼,空洞得盯着上方。

 

      而他依旧没有停止侵犯。

 

      尸体摆动着。

 

      闇红。

 

      摆动着。

 

      抱住自己的头。

 

      拒绝看见床上的尸体。

 

      啊啊,又一个……又干了什幺?

 

      会被他讨厌吧?如果他知道自己干了什幺……?

 

      不,他不会讨厌他的……他一直都是那幺善良又聪明,如此温暖,从不避讳他的直视……即使他渐渐不掩饰自己的髒污,他依旧会用他那双微红的漂亮眼睛欲言又止的看着他……

 

      是啊,他要说些什幺呢?自己是如此的髒污……?不、不会的,他有抗体,他可以净化他,他可以给他身与心灵的安泰,让他心甘情愿的继续待在这个富丽堂皇的牢笼里发臭……

 

      这是个……这是个富丽堂皇的牢笼……他有着从出生下来就毫无意义的人生……但他不是……他想要他……他想要他……女人与男孩已经不能抒发他的渴望,他会被逼疯的……再不做点什幺的话……

 

      维塔、维塔啊……

 

      你是如此担心着我,是否代表我们互相吸引着呢?

 

      你那欲言又止的柔嫩薄唇,张开了会说些什幺话呢?

 

      不,你不需要说些什幺……我会让你快乐的。

 

      这是个富丽堂皇的,用浓烈薰香掩盖腐臭味道的牢笼。

 

      等我,亲爱的维塔。

 

      我会与你父亲筹划好一切,然后为你準备好专属于你的美丽笼子。

 

      啊啊……迫不及待……迫不及待你属于我的那日。

 

      你将会是我的。

 

      完全属于我。

 

      你的血。

 

      你的肉。

 

      你的每一口呼息。

 

      都会是我的。

 

      呵呵……我的。

 

      我的啊……

 

      我的……

 

 

 

<<殭尸满满番外篇──修伊>>

<<完>>

 

 

+++碎碎念时间+++

 

 

是的!没了!(吐魂)

 

献给巴哈姆特亲爱的读者──跳鼠

谢谢你帮我抓到好可怕好可怕的BUG啊啊啊(抖

 

修伊这个神经病有够难搞的,

虽然满口答应了要写要写

我却还是拖到现在(再度吐魂

 

不晓得有没有让大家更加了解修伊这神经病呢?

应该没有吧──哈哈哈哈哈哈哈!

有的话还得了啊!!快去看医生啊啊啊!!!

(太太您冷静点)

 

修依和奈特,

在某种层面上都是「爱到卡惨死」的类型,两人独占欲都很重,

都恨不得将自己爱的人占为己有,但奈特选择默默守护,守得云开见月明,

修伊却宁愿沉浸在妄想的幻觉里,导致自己逐渐走向无法回头的毁灭之路。

 

巴南特城主虽然是个很棒的领导者,但这篇大家应该也看得出来,

他其实也无法避免对抗体的偏执,他并不是个太好的父亲。

 

我不是个太爱发便当的人,藉着这个机会,将第一部最后一篇番外,

献给自始至终都还沉浸在自我牢笼里的男人。

 

拍拍,你会想开的,来点巧克力吧(递)

   

第二部的序章将在月底前更新,

敬请大家多多捧场!

不要忘记我喔喔喔喔~~~

LilyQuali

20160725

  • 名称:人间失格电影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6 15:05:4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