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完结小说全文阅读

     

      『哗啦──哗啦──』

 

      波光潋滟的河畔,一处轻浅的水湾处,两个孩童半泡在水里,彼此的手紧紧相握,拍溅的水花闪耀无比……啊,这个画面,多幺可爱、多幺无邪,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不是小腿用力,是大腿!妳的大腿!」男孩突然怒喝一声。

 

      「我──没──有──用──小──腿──!!!」被低吼的女孩紧紧抓着男孩的手臂,眼睛不敢睁开。她全身扭得像快要被毒死的毛虫一样,激烈在水里挣扎着,肥短的小腿死命拍打水面,溅出更大的水花。

 

      「静露˙徐,妳正在用力的就是妳的小腿。小──腿──听得懂那是什幺吗?」快要失去耐性的男孩,索性空出一只手,握住女孩肥嘟嘟的小腿肚,太阳穴青筋暗跳的重複说明:

      「膝盖固定,小腿放鬆,用大腿来带动妳的双脚打水──」

 

      「不不不不要放开我啊啊啊!!!!」女孩载浮载沉的在水里尖叫,被放开的手胡乱想要抓住男孩,失去平衡的她更加慌张,睁开眼却又被水花喷溅到脸上吓一大跳,瞬间又呛了好几口水。

 

      「我没有放开,妳冷静点,而且这里很浅,妳肚子都可以顶到水底了。」

 

      果不其然,她被这狠戾的攻击,戳刺得从惊吓中清醒过来,两脚赶紧踩到水底站直身子,抹了抹脸上的水花,指着男孩的鼻子怒骂道:

      「怎幺可能冷静啊?!我溺过水啊!!!」她气呼呼地抖着手,羞愤得澄清:「而且什幺叫肚子顶到水?!死奈特,你有种再给我说一遍……」

 

      「这里的水浅到妳肚子可以顶到底。」他毫不犹豫的说了。

 

      「我肚子才没有那幺大!!!」

 

      「我的重点并不是妳的肚子。」

 

      「你、你你你你……你到底有没有要教我游泳啦!!?」说不过他,静露气得跺了跺脚,眼眶委屈地红了。

 

      她已经很努力想要克服对游泳的恐惧了!她甚至拿脸盆装水,逼自己把脸埋进水里憋气──这点还没有问题──但每次,只要水位从脚开始淹过胸口,她就会猛然想起之前溺水的窒息感,顿时全身紧绷、心跳加速、脑袋一片空白、手足无措,彷彿只能等死一样的僵硬……

 

      一样被水花溅了满脸的奈特,见到她已经开始发红的眼眶,终究还是压下不耐烦的情绪,面无表情的说:

      「我当然会教妳游泳,妳看过我失信于人了吗?」

 

      ……这家伙明明才十岁,为什幺可以讲话如此老气横秋?明明自己实际年龄应该比奈特大的,但不管发生什幺事,眼前男孩的思考和行动总是比自己还早熟,察觉这件事让她对自己唾弃不已,加上但这具身体稚嫩的嗓音,每次都让她本人听了都快精神分裂。

 

      看奈特一本正经的再度朝她伸出双手,无言的邀请,她心神也定了定,抓握住他的手,小心翼翼地在水里蹲下,藉着他有力的支撑,缓缓往后抬腿,摇摇晃晃的在水里漂浮了起来。

 

      水、水水水漫到她的脖子了……脖子……

 

      「放鬆,不要用力。」奈特清冷的嗓音提醒她。

 

      「吚……」她咬牙,拼命想要忍住那个恐惧感,但身体就是不听话,越是肌肉僵硬,就越往水里沉。

 

      「肚子,妳的肚子不要用力。」

 

      又是肚子!够了……!!

      「我……没……有……」又要往下沉了!天啊,好恐怖!那个僵硬的恐惧感又来袭了……

 

      「我说了妳肚子不要用力。」

 

      出其不意的,奈特又空出一只手,往她肥软软的小肚肚袭去,骨节分明的手掌托住她的肚腹,沉声喝道:

      「肚子不要用力!」

 

      「不要摸我肚子!!!!!」静露更紧张的尖叫了,紧贴着她小肚肚的手却还隐约抓了一下她的肥肉,她整张脸爆红,脑中有如好几颗核子弹同时引爆。

 

      下一秒,她整个人像被钓上岸的旗鱼一样疯狂挣扎,奈特被她激烈的反应吓一跳,也反射性地放开手,结果就是让静露『噗通』一声沉入水里。

 

      「咕噗噜噜噜噜噜、咕噗噜噜噜噜噜……」

      水面像炸油锅一样的激喷白花。

 

      奈特傻眼的看着眼前拚死挣扎的炸白鱼,慢了半拍才想到要救人。他在水中抓住静露的裤头,三两下轻鬆把这矮短肥的小女孩打捞上岸。静露一感觉脱离水面,立刻像溺水者抓到浮木一样紧抓着奈特,全身颤抖得不敢放开。

 

      他想将她从身上拔下来,但这妮子却像无尾熊一样死死巴着自己,那窝囊样让他一股无名火瞬间点燃,开口正想要骂人,却听到河堤边几个路过的同龄孩子──

 

      「欸,那不是奈特吗?他在干嘛?」

 

      「在教那小肥妞游泳啦,全土瓮只有那肥妞是旱鸭子。」

 

      「可怜的奈特,他干嘛浪费时间?」

 

      「其实他可以不用这幺认真教啊,肥妞身上的油够她浮在水面上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没有转过头去看那群说闲话的孩子,身为城主的儿子,他习惯无视众人的眼光,但他垂眼看见怀中抱着自己的小女孩,眼眶已经红透,却死死咬着自己的唇瓣没有哭出声音,那咬到微微出血的狠劲,让他忽然就没了骂人的兴致。

 

      『噹噹-噹噹-』「吃饭啰!孩子们!」

      大屋的厨娘从伙房走了出来,敲打铁锅,呼唤孩子们回笼吃晚餐。

 

      他无奈的看了看天空,太阳已经开始西下,是真的该休息了。

 

      「今天就到此为止。」他语气持平,提醒自己不带情绪的说,「去把衣服换掉然后吃饭,明天继续练习。」

 

      「……好。」静露低垂着头,放开缠着奈特的手脚,缓缓上了岸。

 

      他站在水中看着那个小小肉肉的身影往大屋走去,等走得够远了,那家伙还东张西望了一下,然后形迹鬼祟的缩了缩肩膀,接着迅速抬手用力抹脸,像是想从脸上抹掉什幺证据似的……

 

      有什幺好哭的,他不耐烦地想。

 

      但他也想到菈瑞儿前阵子闲聊时,说那小鬼晚上睡觉吵个半死,翻身打滚不说,还会做恶梦说梦话--他也听过,那小鬼说的不是英文。

 

      父亲要他暗中观察静露的动静,但他实在是看不出这幺小丁点的肉球会干出什幺蠢事,只是让她跟着大伙儿行动,然后看着她破绽百出的各种言行举止。

 

      也罢,不会对土瓮造成任何伤害,就让这幺一个小怪胎待着也无所谓。他拨了拨湿髮,拾起一旁半乾的衣物套上,也缓缓走向大屋,加入吃晚餐的行列。

 

 

 

※                         ※                         ※                         ※

 

 

 

      一年了,静露咬牙想着。

 

      她历经惨痛的车祸──酒驾的去死啦干──在那间号称台中最大的医院急诊室里被医生失手从手术台上摔到地上折断脖子,彻底死透,接着像是什幺烂爆了的剧情一样穿越到这个末日后百年的殭尸世界。

 

      穿就算了,还穿进一个手无搏鸡之力的小孩身体里;穿进一个手无搏鸡之力的小孩身体里就算了,这小孩在这个资源不足的世界,居然有办法吃得像米其林轮胎娃娃一样,莲藕手和莲藕脚挤出好几层轮胎圈!这身体的主人在她穿越之前,到底是吃什幺东西长大的啊!!??

 

      但如此惨痛的状况并没有击沉她徐静露,身为一个台湾的优秀莘莘学子,她的字典里没有考不过的试──当然也没有消灭不了的肥肉。她忍辱负重(老实说还真的挺重的),每天跟着其他小鬼头一起东跑西跑,爬上爬下,竟也勉勉强强瘦了一点,肌肉长出来了,以前是全身肉呼呼肥软软的,现在变得结实了,勘勘看得出人形了。

 

      当然,也成功融入了土瓮城孩子们的圈圈,认识了菈瑞儿和布罗等人──总是跟着奈特一起行动的孩子们,这群小鬼头的运动量最大了,动不动就往城外偷溜,她也参加过几次『任务』,不外乎是偷袭经过的人口贩子、对想要来抢粮抢女人的临城臭大人设陷阱……等等的,这个世界的孩子还玩真大,一个不小心就会没命的事情,他们眉头也没皱一下的全当家家酒在玩……

 

      减肥计画顺利进行,朋友也交到了,她唯一挫折的就是游泳,一下水就是怕!布罗和菈瑞儿也教不会她,只好叫她硬着头皮,自己拜託全土瓮最会游泳的孩子王──奈特˙昆斯──教她游泳。原本以为那总是冷着一张脸的酷小孩会残忍的拒绝她,没想到那家伙却只是面无表情的说了声:「好。」一点犹豫也没有。

 

      她以为自己交了好运,但她太天真了。

 

      她的地狱就这样开始了。

 

      地狱,真的是地狱。

 

      不只游泳,那家伙逼着她慢跑,带她跳进泥浆里跟众人玩摔角,闲闲没事就抓着她到对练室打着玩;想偷吃点什幺甜食安慰心灵,总是被神不知鬼不觉得逮到,然后眼睁睁的看着甜甜圈进了那家伙的胃;她从被搓圆搓扁得哀嚎,到开始会咬牙抖着手反击,这边的瘀青退了一些,那儿就会又多出一块青紫……就这样晃眼过了一年又三个月……

 

      「撑着!撑着啊!」

 

      「再游!再游!!」

 

      「啊啊啊她快不行了!!再一点啊!再往前!!」

 

      河堤上,一群大小孩子们或蹲或站,对水面上缓缓游水的人影摇旗吶喊着。

 

      60公尺过了、70公尺也过了,她稳稳的换气、划水、踢动双腿。紧接着,站在九十公尺位置的孩子,举手大喊:「过了!」

 

      众人欢呼。

 

      水中的静露不敢分心听岸上的人在喧哗些什幺,只专注的在脑中複诵奈特唸她唸到耳朵快长茧的动作顺序,然后拼命催眠自己放轻鬆、放轻鬆……

 

      岸边,站在90公尺处的孩子紧紧盯着那个橘髮女孩从左而右的接近,然后一吋一吋的超越──「过了!」他高举双手,朝后大喊。

 

      「呀呼!!!」又是一阵欢腾。

 

      欢呼后,大家又迅速安静下来,紧紧的盯着水中那个哗啦作响的小影子。最后十公尺,是这个月静露还没有突破的纪录──她上次还没到95公尺的时候就呛到水,一个紧张就停了下来。

 

      94、95、96……97、98……

 

      第一百公尺的标记处,是站在水里的菈瑞儿,只见她双手大张,等着一点一点慢慢靠近的静露,静露换气时瞥见了她──动作瞬间有些不稳──但她很快恢复镇定,踢水、往前划──

 

      橘红色的头轻轻撞进菈瑞儿怀里,菈瑞儿将她接得稳稳的,然后将她从水中举高起来。

      「过啦───!!!!」她欢乐得大吼。

 

      「啊啊啊啊啊!!!!!过啦!!!!!!」

      「干得好啊!!!」

      「唷呼!!!!!!」

 

      被稳稳托住的静露抹了抹湿脸,喘得上气不接下气,但听到岸边像炸了锅似的欢欣鼓舞,心情也不禁激动了起来。

      她终于克服怕水的感觉了!

 

      「干得好,露露。」菈瑞儿对她露齿一笑,纤细有劲的手搓了搓她的髮顶。

 

      「谢……呼……谢谢……」她还是喘,但内心胀得满满的成就感,让她决定暂时忽视胸腔里跳到像快爆开的心脏。

 

      她往岸边的人群搜寻,看到奈特也站在那里,他双手抱胸,平时面无表情的脸上,隐约看得出一丝愉悦,他正盯着自己看──她忍不住骄傲得对他一笑--没想到那家伙也笑了,薄唇微勾,蓝绿色的双眼透出一股暖意,冷峻的表情瞬间像暖阳融冰似的……咚咚!她的小心脏瞬间多跳了两大下,不行!这家伙从小就长那幺帅,长大还得了!?

 

      站在奈特身旁的布罗满脸堆笑,正忙着跟其他小孩收赌金──天啊……这个世界的小孩真的是……静露无奈的笑了,却看到崔佛行色匆匆,挤开人群靠近布罗,朝他说了几句话。

 

      气氛瞬间变了,众人安静了下来。

 

      她看见奈特原本轻鬆的表情再度消失,又重新挂上那不苟言笑的小老头脸,蓝绿色的漂亮眼睛闪过戏谑的恶意──

 

      又要干什幺大事了,这群家伙。

 

 

 

※                         ※                         ※                         ※

 

 

 

      变态鬼点子特多的崔佛和他的朋友们,之前抓了三只殭尸回来,用铁鍊将它们栓在大人不常巡逻的城外某处,胆子大的孩子们时不时就会去这个『试胆基地』消磨时间,当然,也提前注意到了布里斯本河沿岸远处,从昨天傍晚就看得到光点。

 

      「应该是人口贩子,会走这条路的就只有他们。」

 

      「那是多久以前的事了?我们最后一次干掉人口贩子是年初,我以为大家都知道不要靠近我们土瓮了。」

 

      「或许是消息不灵通的白痴吧,那也正好,抢过来就是我们的了。」

 

      一群人小鬼大的萝蔔头们聚在一起,讨论着人口贩子的事情,根据跑得最快的孩子回讯,那帮家伙的脚程,估计今晚就会靠近土瓮城外围的河畔。

 

      「他们有五个大人、六匹马。一批拖着马车,其他四人走在四边护着马车,这个人则牵着备用的马。」从『前线』观察情势跑回来的飞毛腿亚特兰特,在沙地上画出『敌情』,「马车被包得密不通风,应该没有太多货物,我猜测不超过四个成年人。」

 

      「有没有可能是小孩?」

 

      「不太可能,我跟了半天,没听到声音。」

 

      「八成是女人。」

 

      「那就麻烦了。」女人价位高,人口贩子被攻击时的反应也会更兇残。

 

      「还是要干吗?」

 

      「我离开之前,已经先在他们的饮水里加料了。」亚特兰特补述了一句。

 

      众人回头望向奈特。

 

      只见他深沉的盯着地上那五人六马一车的沙画,沉思了几秒,开口说:

      「傍晚行动。」

 

      「呀呼!!!」众人鼓譟的发出鬼叫,各自散开準备去了。

 

      静露嚼着点心蹲在一旁,俗话说得好,囝仔郎有耳无嘴,虽然今天本来是庆祝她学会游泳的日子,但她很识时务的,反正都被拉进这个圈子了,大伙儿要出动不可能少她一份,任务成功了,回来再好好的庆祝也不迟。

 

      于是,在奈特的发号施令下,他们花了整个下午的时间布署完毕。在昆斯先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宽待下,奈特这臭小鬼,早就带着大伙儿出去打劫人口贩子无数次,众小鬼们都很熟悉操作流程,默契好得不得了。傍晚五点半,大家已经在各自指定的地点準备就绪,好整以暇地等着大干一场。

 

      静露没什幺眼福看那些大孩子怎幺『作战』的,她还没开始长个子,动作也没有菈瑞儿他们灵敏,到前头只会添乱,所以她很理所当然的被分配到河岸对面的丛林里,跟其他人一起待命,等前头的孩子行动结束回来帮忙接应。

 

      傍晚六点,天色开始转暗,河岸对面的一处废弃仓库,正是路过又来不及进城的人选择暂住的好地方。六点半,埋伏的菈瑞儿起了信号,静露看着他们窜入河堤边的芒草丛中,消失在视线内。

 

      计画是这样的:他们喝了亚特兰特加料的水后,两小时内就会开始狂拉肚子,晚上更是吃什幺拉什幺──除非他们机警地把水换掉──但这附近并没有水井,贸然喝河水也有风险,所以一般人不太会直接取河水来喝,谁知道上游是不是有不慎掉入河里的殭尸残骸卡在石缝中?

 

      等到夜色暗下来了,崔佛从不同方向放出他抓的那三只殭尸,惊动人口贩子,布罗、菈瑞儿则趁乱抢劫马车,奈特负责狙击五人中的领头,其他则趁着夜色抢夺马匹。

 

      他们要人也要马,马可是好东西。等抢劫成功后,其他孩子再同时从树上朝他们发射淬了蜘蛛毒的箭──他们太熟悉这里的地形了,携枪带刀的成年人也未必能伤到他们。

 

      人口贩子这类人种,他们不杀就是留后患。谁都不想自己的家人被掳走后贩卖到遥远的天边,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土瓮城更是有许多已经永远回不了家的孩子及青年们,都曾差点变成人口贩子的货品。

 

      今天孩子们不将他们赶尽杀绝,明天自己或是朋友就可能被人口贩子袭击;在受害前先将祸害杀灭──这世道就是如此。

 

      『咴──咴咴咴咴──』对岸传来马匹惊动的声音。

 

      开始了。

 

      「有殭尸!先解决殭尸!」

 

      「干!货被抢走了啊啊啊啊!!」

 

      「搞什──喂!对面有埋伏!!」

 

      「头儿被暗算了!!妈的!!」

 

      目标们传来一阵阵的惊叫,看来计画进行得很顺利。

 

      菈瑞儿和布罗已经将人质从马车后解救出来,静露和其他孩子们迎了上去,牵着她们渡过稍微轻浅的河道。

 

      「跟我们来,我们是土瓮城的居民!」菈瑞儿安抚人质们的情绪,「我们会想办法送妳们回家的!无家可归的也不用怕,土瓮的粮食绝对够你们全住下来。」

 

      惶然无措的妙龄女子们经历了各种惊吓,被一群孩子们围着安抚,忍不住热泪盈眶,其他人赶紧将她们带开,免得待会又陷入危险。

 

      『咴咴咴咴──』

     

      「马被抢了!混蛋!马被抢了啊!」

 

      「是小孩!是土瓮城的那群小鬼!!!!宰了他们!!!」

 

      『砰!砰砰砰!』枪声响起。

 

      孩子们心一凛,知道绝对不能轻敌,纷纷加速行动,绝佳的默契配合,没有一丝迟疑。

 

      『飕飕飕飕飕飕──』阴狠的毒箭朝坏人们飞去,攻击的重点并不在要害,而是划破皮肤──他们的鲜血味道在空气中飘散,殭尸们更加亢奋了,而他们反抗殭尸的同时,神经毒也已经漫进他们的体内……

 

      「撤退!」奈特一声令下,众人见好就收,剩下的交给殭尸便行了。

 

      战斗一瞬间就结束了,连反击的余地也没有,看来这次的人口贩子是个笨的。

 

      静露乖乖待在比较深的水域旁,这块区域是奈特和亚特兰特的撤退路线,她先是接应了亚特兰特──「谢啦!」亚特揉了揉她的毛躁乱髮,「奈特殿后,妳稍微再忍耐一点,别自己掉进水里。」

 

      「嗯!」她用力点点头。

 

      见她没有太害怕的样子,亚特安心地先行离开,去帮忙安抚抢夺来的马匹。

 

      约莫五分钟的光景,对岸的草丛晃动,一个身上染血的俊美青年从芒草堆中冒了出来。

 

      「奈特!」她心一惊,以为他受伤了。

 

      「没事,不是我的血。」他在对岸朝她挥挥手,将弓和箭捅往身上揹好,準备下水渡河。

 

      她差一点就放心了──但他身后的草丛有动静──她尖叫:「你后面小心!!」

 

      几乎在她开口的同时,奈特也惊觉身后的异样,抓了他的木弓及时回身一挡──『劈擦!』一声,木弓被硬生生砍成两半,奈特马上搞清楚问题点了──亚特兰特该死的没有算到第六个人,这家伙从刚刚就一直躲在废弃仓库里,直到他们撤退了才出来。

 

      「俺要把你他妈这群小鬼全宰了──」坏人锋利无比的开山刀再举高。

 

      奈特往旁一翻,躲过攻击,但坏蛋的刀并没有劈砍进土里,而是转了向,朝奈特的背砍去。

 

      『吼吼吼!!!!』附近有殭尸听到他们的骚动了。

 

      静露急得快疯了,奈特与坏人缠斗了起来,但其他孩子们已经撤退回城内了,她不知道自己该上前帮忙,还是跑回去求援?

 

      但不管如何,只要奈特继续待在对岸,殭尸一来,他的处境就越危险。

 

      「啊啊啊啊啊啊!!!!」她不管三七二十一,跳下水往他们地岸边拼命游去。

 

      「搞什──」奈特听到她凄厉的叫声吓了一跳,一个闪神差点没躲过敌人的劈砍,他瞳眸一暗,刻意放慢动作让对方欺身上来,下一秒,靴子往地上一蹭。

 

      「啊啊我的眼睛!!!」敌人的双眼被他踢踹的沙尘命中,痛叫着盲目挥砍。

 

      刀不长眼,奈特连忙往后退开。一回头就看到静露已经上岸──这妞儿游泳什幺时候变这幺快──下一秒,静露使出全身的蛮力将奈特飞扑在地,那把闪着寒光的大刀直接削掉奈特的髮尾──差一点就要让他身首分家──他顺势抱着静露在地上连滚了三滚,两人滚到水边。

 

      「走!游过去!」他在她耳边低声吩咐。

 

      『吼吼吼!!』一个殭尸从旁窜了出来,目标是身上有血味的奈特。

 

      他抬腿把殭尸踹飞,紧追上去拔出毒箭,狠狠的往殭尸的眼窝戳刺了下去,力道直穿它的脑袋──『吼嘎啊啊啊啊!!』

 

      殭尸发出惨叫。

 

      「啊啊啊啊!!!!」

 

      静露也发出惨叫。

 

      终于将眼中沙子抹开的坏人,一把抓住来不及游开的静露,他恨得满眼血红,举高大刀怒吼:

      「我要宰了妳这小婊子──」

 

      「吚──!!!」

      她瞪大眼,看着刀尖直直地往自己捅了过来,她感觉瞳孔要被戳穿了──

 

      那一瞬间,静露真的以为自己玩完了,才比前世多活了一年又三个月,还没瘦到窈窕身材就玩完了,搞什幺啊啊啊──

 

      一只有力的大手抓住她的衣领将她往后扯,她被护进那人的怀里──是奈特──但他没有东西可以挡开那力道十足的开山刀──她眼睁睁看奈特反射性的举高右手架挡──

 

      『哧』一声,刀狠狠插进肉里的声音,随后刀子往下划,奈特的右手臂被重重劈划了长长的一刀。

 

      奈特痛得闷哼了一声,但他没有停止动作,朝她微微弯身,静露瞬间反应过来,举手从他背后的箭捅内抽出一支毒箭,反手一戳,命中那坏蛋的眼珠。

 

      「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坏人掩面惨叫。

 

      『吼吼吼吼!!!!』被血腥味吸引而来的殭尸已经奔跑到附近,朝他们汹涌而来。

 

      奈特抱着静露往旁倒,『扑通』一声,双双落水。

 

      载浮载沉中,静露看到蜂拥而上的殭尸,将坏人团团包围住,而坏人临死拼命搏斗,哀号声响彻云霄。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有几只殭尸的残骸被推进水里,髒臭的汙浊在清澈的水面上漫开。

 

      不……不行!她头皮发麻的发现奈特的伤手泡在水里,一个冲动激起她的蛮劲,她在水里转身,紧紧抓着奈特的双手,往自己肩颈上扣。

 

      「妳要干嘛……」

 

      「手不要放进水里!」她小手拍了一下奈特的脸,制止奈特想要划水的动作,「放轻鬆,不要用力!」

 

      痛得快昏过去的奈特清醒了些,这小笨蛋现在是在学他的话堵他了吗?但他没有逞强,只是儘量放鬆配合着静露笨拙的摆弄,时不时咬紧牙关忍住她碰到他伤口的剧痛。

 

      真是皮开肉绽,回去肯定会被修理的,他想。

 

      水声哗啦,静露最后终于乔好了姿势,吃力得用抬头蛙式,半扛半拖着奈特渡河。奈特个子高,体重也比她重许多,纵使在水里有浮力,平常自己一人游泳就有些勉强的她,突然要拖着人游泳还是吃足了苦头。

 

      「放开,我可以自己游过去,到对面再及时将伤口洗乾净就好。」他开口。

 

      「不行!」她急急地低叫了一声,连忙稳住两人的平衡,「不……不行!水里髒,到时候你有没有洗还不是一样……伤口那幺大那幺深……」语末略带哭音。

 

      「不要哭。」他低声安慰,「不会怎样的。」

 

      「……我会把你带回去的……一定把你带回去……一定……」

 

      不知为何,这小妞咬紧牙关说出的话,竟莫名安抚了他。

 

      奈特沉默地看着静露拼命泅游的侧脸,水光在星空的照耀下闪闪发亮,照映着她有雀斑的小脸,那乱糟糟的橘髮和拗直的表情,平时只觉得烦人又无奈,此时看起来,居然有股可爱的执着……

 

      突然觉得,这样好像也挺好的。

 

      他打消了劝她放手的念头。

 

      就这样,静露的『前教练』懒洋洋地挂在她身上,任凭她一踢一蹬的在水中挣扎着前行。他会适时的帮她稳住平衡,趁她没力时补踢个水让两人往前漂动,并大发慈悲的开口鼓励个一两句。

 

      彷彿过了一个世纪那幺久──静露都怀疑自己原本怎能这幺快到达对面──他们终于缓缓靠近了河岸,迟迟等不到奈特的布罗与其他孩子,担心得出来查看,这才发现受了伤的奈特和全身狼狈的静露,双双躺在岸边,大口大口的喘气。

 

      那天晚上,奈特马上就被送进医护所,伤口深度几乎见骨,从他的右手背腕处,一路绽开到手肘,缝了好几十针才将伤口收起。

 

      奈特也因此被昆斯先生狠狠的修理了一顿,亚特兰特内疚得向昆斯先生求情,连带众孩子们也聚集起来,将昆斯先生的办公室挤得水洩不通,各个都说是自己害的,求昆斯先生别罚奈特──包括静露,当时唯一一个在奈特身边的孩子。

 

      昆斯先生当然不可能体罚静露,只好要求奈特约法三章,不准再带着大伙儿乱来。那天后,奈特的右手有好一阵子不方便,静露就像跟屁虫一样紧紧黏着他,一下子帮他拿东西,一下子帮他拿水,好像他不是被划一刀,而是被砍掉整只手似的,只差没跟进厕所了。

 

      菈瑞儿与其他人将奈特大发少爷威的懒样子看进眼里,只见他没几天就习惯了静露小媳妇似的角色,动不动就要她削个水果、端个水、拿个书什幺的……但大伙儿都识趣的不开口提醒,就等着静露什幺时候才要发现……

 

      奈特伤口拆线的那天,静露又偷偷溜进医疗所看他。

 

      「……对不起。」看着依然有些发红的伤痕,静露站在旁边,嗫嚅着重複道歉。

 

      「对不起什幺?」

 

      「对不起害你手受伤……」

 

      奈特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用头顶对着自己的女孩,有那幺一瞬间想戏谑她,但最终还是按奈住了。

 

      「过来。」他朝她招招手。

 

      ……怎幺有种被当狗叫的感觉?静露怀疑了一下,但还是乖乖举步上前。

 

      奈特伸手托起她的下巴,仔细审视她脸上的每一寸地方,蓝绿色的瞳眸好像会吸人魂魄似的,她忍不住脸红了,不晓得他想干嘛。

 

      「很好。」他满意的微微点头,确信当时那个人口贩子百分之百没有伤到静露,这才放开手,转身用左手抓起外套。

 

      她赶紧上前要帮忙,但又被刚刚他莫名其妙的动作搞得困惑又害羞,踌躇间,她愣愣地看着奈特不费吹灰之力,俐落地穿上外套,并用左手将扣子一颗一颗的──

 

      ……他用左手扣釦子?他左手很灵活吗?

 

      此时,奈特抬头对上她的视线,马上会意过来,并坏坏的笑了。

 

      「静露。」他低声唤她的名。

 

      「呃?」她感觉自己是不是被骗还是……???

 

      「其实我是左撇子。」他说,同时穿好了衣服,伸手在她头上拍了拍,「这阵子谢谢妳的照顾,辛苦了。」

 

      静露呆住。

 

      看这小笨蛋一脸呆样,他就兴起一股莫名想笑的冲动,但他抿着唇没大笑出声,趁她还没反应过来,跨出了休息室。

 

      「什幺啊啊啊啊!!!!!!?????」

      三秒后,遥远的走廊才传来静露的尖叫声,而他已经愉悦的步出室外。

 

      医疗所外日头正灿,他深深吸气,感受外头的新鲜空气。

 

      心里多了个人的感觉颇微妙,但不赖……

 

      真不错,他微笑。

 

 

 

<<殭尸满满番外篇──初恋在水上发生>>

<<完>>

 

 

 

+++碎碎念时间+++

 

 

很对不起!!明明礼拜天要更新的!!!(扑跪)

终于上菜了

这是奈特和静露小时候的故事唷!

九千多字的篇幅跟二十章有得比(炸)

有满足吗?有看得开心吗~??

 

大家从头看到尾就会发现

两人应该是差不多时间对彼此有好感的

但究竟是谁比较先呢?

这个大概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吧~哈哈哈哈哈

 

番外篇的最后一篇是修伊篇

但目前不确定什幺时候更新

 

哩哩接下来要处理一些有点紧急有点重要的事情

要跟大家稍微请一个礼拜的假

(有更新有留言还是会上浮)

 

殭尸满满第二部

将会在七月底开始连载

请不要忘记我~~QAQ(超怕寂寞的作者)

到时候请大家务必

呼朋引伴,招爹喊娘(?)

大家一起来捧场喔喔喔喔~~~

 

那幺,我们下回见

 

LilyQuali

20160719

  • 名称:免费完结小说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6 15:04:4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