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道霸主全文阅读

      土瓮城用了三十车麦子、一箱红币和两年的粮援约,买下了被大学城保护的崔佛,与动物学家努伊˙龙柏,并签订协议,要求大学城将来得与土瓮城以物易物换得所需,并于三年内不得侵扰土瓮城及其友邦。

      「明天我们会派人将崔佛送到指定地点。」留下这句话后,米尔罗带着土瓮预先支付的十五车麦子与粮原约定书,在亲信的簇拥下,踏着夜色离开了土瓮的势力範围。

      并留下已经无处可去的努伊,和一只仍在愤恨挣扎的袋鼠。

 

※                         ※                         ※                         ※

 

      「对不起!」长桌边,静露两手紧贴大腿,直挺挺地对努伊鞠躬道歉。「很抱歉,用买卖的方式对待你……刚刚那个状况,我一时想不出别的方法可以让他不对你动手……所以……」

      她直起身子,诚挚的看着努伊继续说:「如果您希望的话,等事情完全落幕后,您可以自主选择在土瓮的去留,我们不会干涉您的人身自由。」

      说完,静露屏息等着。围绕在长桌周边的气氛有些僵硬,茵芙和亚特兰特看到她突然道歉,微微瞪大了眼睛,菈瑞儿与布罗等人则面不改色的站着;她身后的昆斯先生也没有任何动静,颇有放任她自己发挥的意思。

      努伊被安置在距离昆斯先生有些距离的位子上,身边是已经被他安抚住情绪的那只母袋鼠。跟亚特兰特一样,他也被静露突如其来的道歉吓了一跳,但等他听懂静露的意思后,一抹微笑暂放在他的嘴角边。

      「别介意,我的小姐。」努伊从位子上站起,对静露微微欠身,一手轻搭在自己胸口道:「在龙柏庄与大学城联盟战败的那一刻起,我已经失去龙柏庄的主权,也早已有了丧命的觉悟。」

      不不……米尔罗应该是被你激怒才会想杀你的吧……虽然对买卖人权还是有些歉疚,但静露实在忍不住心里的嘀咕。

      「我反而要感谢妳,」他挺起身环顾众人,「还有土瓮的诸位,对我这理应是敌人的战俘伸出援手,我努伊˙龙柏,在此郑重的谢谢心慈慷慨的土瓮城,愿天保佑你们!」

      说话方式虽然浮夸到让人不忍直视,但他的眼神却真挚无比,这股既视感是怎幺回事……静露还没来得及思考,奈特已经走到她身旁,在她耳边低声说:

      「他是该感谢,我们可是花了大把银子才保住他的项上人头。」

      啧。静露暗地里用手肘轻轻顶了奈特一下,他动作不大的轻易闪开。

      一个多月前,他们告别新雪梨的同时,也将崔佛的资料和数据上报给亚瑟。身为新上任的探索兵联盟领导人,亚瑟马上同意支援土瓮任何追捕崔佛的需求,因此就有了借贷的事情──可以豪迈的用一整箱红币让人屈服,这可是土瓮平时拿不出来的金额啊!

      「那幺,我的小姐,」努伊再度看向静露,「我已一无所有,只剩下一条命和脑袋中的知识,以及这只和我相依为命的袋鼠……」他拍拍身边的那只母袋鼠,继续说道:

      「您在战场上英勇机警智慧、对待弱者的宽容慷慨,让我钦佩不已……我愿对天起誓,一生跟随您!」

      说完,努伊在众目睽睽之下,毫无预警的在静露面前单膝点地,执起她的手,当众吻了静露的手背。

      「呃!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静露被吓到,急忙抽开手,慌张地在衣服上用力擦抹,头皮发麻的感觉到身后不远处投射过来的杀人视线,「不不不,我并没有要你跟随谁啦!呃,谢谢你的夸奖,但你其实最应该感谢的,是我们的城主昆斯先生喔!」

      她侧身空出位置,让努伊直接与昆斯先生对上视线。

      努伊对着从自己空空如也的手心愣了一下,但随即振作起来,面向昆斯先生张口欲言──

      「非常感……」

      「努伊˙龙柏,」昆斯先生打断他,「你已经失去整个龙柏庄园了,没有关係吗?」

      努伊的眼角抽了一下,但他仍开口:「在与大学城联手时,我已经有所觉悟。」

      「既然有所觉悟,为什幺战败了还想杀米尔罗?」

      一针戳中核心,单刀直入毫不迂迴,让人没有任何闪避的机会,这就是昆斯先生的作风。

      而面对这样的长者向自己问话,努伊那夸张的说话风格竟收敛了些许,他低垂着头踌躇了一会儿,这才缓缓开口:

      「AZ   80年,东海岸线各城邦联合成立了探索兵联盟,并宽限许多探索兵的权力……」他声音低哑哑的,压抑着什幺,「……探索联盟有权为保护科技文明资产……」

      探索联盟有权为保护科技文明资产犯罪──努伊念出的,是联盟成立时,授予探索兵的第二条权力。

      一定是发生什幺事了,静露整个人突然不舒服了起来。

      「……家父的专长是研究动物与病毒关係,实验室里累积了龙柏家族历代以来所有的研究心血。AZ   92年夏旱灾,邻近城镇传出不少灾情,那年秋冬,龙柏庄就遇袭了。」

      乾旱,是这个粮食取之不易的世界最可怕的状况之一。没有水就无法灌溉,无法灌溉作物就会死光,没有作物就没有收成,没有收成就会饿肚子,要是饿肚子,就会出现铤而走险的人。

      没有水,护城河就无法发挥作用。

      「大门被突破、发电机被破坏、电路被截断,实验室中的动物全跑了出来……包括父亲当时正在研究的殭尸动物们……」努伊的眼睛彷彿蒙上一层灰,连声音都黯淡了下来,「我……」

      我来不及救他们。

      那是轻轻的叹息,不稳的语调,缓缓敲在众人心上。

      逝者早已远离,徒留生者年复一年的哀叹,年复一年的,自己一人,看着那在灵魂的深深伤口,从来没有好转……

      18岁的某天晚上,青年失去了父亲与手足。

      偌大的动物庄园只剩下他。

      活下来,但并不是活着。

      青年花了整整十二年的时间,独自一人重建自己的堡垒,独自一人钻研父亲留下的笔迹,独自一人找出当年的真相,然后独自一人下了决定。

      摧毁家园的祸首就是大学城的米尔罗。

      他要报仇,为了父亲那付之一炬的毕生心血……

      ……与永远没来得及长大的弟弟。

 

※                         ※                         ※                         ※

 

      「──所以,这就是我长久以来的重要伙伴,布莱恩!」

      马廄里,努伊华丽的原地转了一圈,然后双脚交叉,手舞足蹈地介绍了始终跟在他身边的那只袋鼠。

      「……等等,你不是说你弟弟叫布莱恩?」静露迟疑的提问。

      「是的,没错。」他温柔的搓着袋鼠耳朵,眼神充满慈爱。

      「你说你把弟弟变成了袋鼠?」

      「是的,没错。」

      「……但、但是,」静露嘴角抽搐,指着眼前漂亮袋鼠的胯下道:「这是一只母袋鼠耶?」

      站在马廄门口的奈特发出了可疑的『嗤』一声,然后装作若无其事地清了清喉咙。

      稍早,努伊在众人面前对昆斯先生解释了自己的动机后,昆斯先生没再多说什幺话,只交代众人把该做的事情做完,并意味深长的看了眼奈特后,拍了拍静露的肩膀,就到小屋的楼上休息了。

      努伊跟他的宝贝袋鼠不愿意分开,所以静露将他带往驻扎小屋旁的马廄,简单清理出一个可供睡眠休息的空间,让努伊和他的布莱恩可以暂时安顿。

      「性别没有关係!!」努伊非常具有气势的喊出这句话。

      「不,除了性别之外,你说你把弟弟『变成』袋鼠……」

      「只要妳用相信的力量,妳就会看得出她是布莱恩。」

      「看得出……」

      「没错,看得出。」

      「不,我的意思是,你没有──你没有──」人体合成吗?到底该怎幺说才好?静露迟疑地问道:「你没有对你弟弟或是这只袋鼠做什幺奇怪的事情吧……?」

      「什幺!?」努伊夸张的抱紧袋鼠,一脸遭到重大打击的模样,「妳怎幺可以对布莱恩有如此恐怖的想法!?纵使是救命恩人,我还是会提出抗议的!」

      「不,我也没有要命令你什幺啊……抗不抗议什幺的……」

      「总之,以后我与布莱恩将追随您到天涯海角!」

      「不,我没有需要被追随啊!」

      「没有问题的!」

      「不,有问题,绝对会有问题。」

      知道再这样下去一定没完没了,静露赶紧将话题打住,随便敷衍努伊几句话,确认周围的安全后,才跟着奈特离开马廄。

      月亮早已升上夜空,没有光害的世界,月光亮到可以将人照出影子,静露和奈特踩着自己的影子,缓缓踱回驻扎小屋。

      还没走到门口,奈特就开口了:

      「……他可是男的,妳还『买』他?」

      啊哈,果然。静露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反问:「是女的你就OK了吗?」

      奈特沉默没有说话,但嘴角却勾起了无可奈何的淡淡笑弧。

      跟轮流守夜的人打过招呼后,他们走进小屋,里头的人已经睡倒一片,他们安静无声地走上楼,爬上分配给他们的小阁楼。

      想想还是不甘心,静露嘟嘴,继续抱怨:

      「再说,当时我有什幺办法?那个米尔罗枪口都底在他脑门上了。我除了用钱让他闭嘴外,还能有什幺方法可以从狮子嘴边抢肉下来?」

      「就我所知,狮子应该对钱币没什幺兴趣。」

      「……是说,」静露无视他的吐嘈,逕自转移话题,「你觉得他的动物研究有多少能用?」

      「嗯……」奈特将枪带解下,脱掉靴子,「根据他的说法,92年那场火灾,把大部分的数据都烧毁了,连带许多精密仪器也被盗走。」

      「米尔罗偷那些东西要干嘛……」静露皱眉,在奈特身边坐下,也脱掉靴子,解放自己的脚丫,「大学城在末日前不就是一间大学吗?那些仪器不缺啊!」

      「不,米尔罗缺钱,他不善经营,城内能耕作的面积又不大,所以他宁愿用抢的。」奈特解释,「他抢那些东西并不是为了要用,八成是卖掉了。」

      「卖掉?!」静露瞪大眼睛,「那是很重要的仪器耶!?显微镜什幺的!」

      「矿坑太危险,而且几乎枯竭了,金属的价钱太好。」奈特帮静露解开她的枪带,往旁边搁在椅子上,「这就是为什幺米尔罗每年到处抢劫,武器却用不完的原因──他抢金属和粮食,偶尔才抢人,把金属高价卖给武器商,武器商卖他武器的时候,也会给他不错的价钱。」  

      「……好吧,所以我们无法拿到龙柏家族更早之前的动物殭尸病毒研究了。」静露双手抱胸,叹了口气,「把母袋鼠幻想成自己弟弟,自称是动物学家的努伊啊……」

      自我满足的成分太高,怎幺想都很不可靠的感觉。

      「光是利用变异种病毒将动物製造城可以控制训练的殭尸动物,就算是小小突破了,或多或少应该还是有几把刷子的。」奈特安抚她。

      「好吧。」静露耸肩,躺进稻草堆舖成的床铺里,「轮到我守夜的时候要叫我喔!」

      「嗯。」他拿来毯子在她身上盖好,「睡吧。」

      注意到他没有明确答覆,静露瘪瘪嘴,心里倒是有些受用的暖了一下。

      也真是累了整天,突然放鬆下来时,睡意来势汹汹的就涌了上来。

      明天除了要去接崔佛外,还要护送努伊去龙柏庄拿他的资料和研究用品……啊,结束后还要记得去跟昆斯先生道谢,她这次真是太放肆了……崔佛那个混蛋,害大家大费周章……

      她的思绪乱飘,眼皮沉沉的睁不开,闭上眼之前的最后一瞥,是奈特靠着她的右手臂,那道又长又明显的疤。

      奈特在床边没待太久,就听到静露那招牌小猫呼噜声,咻呼咻呼的,听起来就好像睡在什幺温暖舒适的地方,而不是这个灰尘满布、用乾稻草堆起的破烂床铺。

      他又看了她的睡颜好一会儿,才起身舒展筋骨,无声吁了口气,再度将枪套配到身上,穿回靴子,準备前去和守夜的轮班。

      离开阁楼前,静露翻了个身,他回头看,发现那丫头嘴巴开始蠕动。

      「唔呣……」静露语焉不详的含糊唸着什幺,「死崔佛……」

      居然是梦见崔佛吗?他好笑的想。

      「干……哩割造……卖造……」

      好吧,这句就听不懂了,八成是她的台湾话。

      听起来是在抱怨什幺,明天再问吧,他想。

<<待续>>

 

 

碎碎念时间:

 

不行,我觉得越来越糟糕,

原本说好的二五更新,

根本变成三六(抹脸

我要痛定思痛发毒誓(?)

下礼拜再这样不準时更新,

就让修伊复活!!(不!!!)

对了,关于最后静露的梦话,

「哩割造」是闽南语的「你还跑」

「卖造」的音,则是闽南语的「别跑」或「不准跑」

静露根本可以开台语小教室啦!

(只是都是乱七八糟的台语哈哈哈哈)

好的,下礼拜一定!礼拜二!不然修伊会复活!!(你是有多讨厌修伊)

下礼拜二见~

LilyQuali

 

20160820

  • 名称:武道霸主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6 15:04:4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