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宝非宝全文阅读

 

      萝莎一睁开眼,就发现周遭的一切都变了。

 

      不是家里温暖的大床上,她被关在木製的笼子里头;不是母亲送她的舒适棉质睡衣,她在睡梦中不知不觉被换上了骯髒破烂的麻布罩衫;没有温暖的炉火,笼子里的她被放置在冰冷的拖板车上;没有丈夫爱的怀抱,她孤身一人,无人援手。

 

      她马上理解自己发生了什幺事。

 

      她被人口贩子绑架了。

 

      丈夫……她的丈夫呢?有没有被伤害?她惶然的摸着肚子,担心着心爱的丈夫的安危,人口贩子在抢人的时候通常已经做足功课,会不择手段的抹除干扰他们行动的人事物,不将猎物抢到手中誓不甘休……

 

      囚禁她的笼子虽然是木製的,但仍坚不可摧,她已近临盆,实在禁不起碰撞。透过笼子缝隙,她知道自己在马车拖板上,绑架她的人,用棚子将载运的货物盖住。除了她,这里没有别的人质,但板车的角落可以看见枪枝和粮食……

 

      还没来得及思考该怎幺做,马车突然停了下来。

 

      棚子的布帘被撩起,一个满脸横肉的壮汉探头进来,看到她惊惶的睁大眼瞪着他,他狞笑了一下又离开。

 

      外头传来说话声,不久,刚刚那人回来重新撩起帘子,「喂,醒了就吃饭吧!」他说,然后跨上板车,打开笼子,在她脚边放了一碗看不出是燕麦还是麵糊的东西。

 

      大概是谅她不敢反抗或逃跑──事实上她的确不敢──壮汉就这样让笼子的门大开着,然后一屁股坐在旁边的木箱上,催促她:

      「快吃啊!别说我们虐待妳。」

 

      她抖着手捧起地板上的碗,发现没有餐具,她求救的看向那恶人,恶人却狞笑了几声,对她做狗狗趴食的动作,提醒她现在的地位和身分。

 

      出身小康家庭的她,从小到大没被这幺污辱过;但她是母亲,她不能让孩子饿着了……只好含泪捧起木碗,又吸又舔的,勉强吃着那碗糊糊烂烂的东西……她和宝宝都是有抗体的价值品,这些恶人不会对她下药的,他们需要货物健健康康的,才能达成交易。

 

      她必须保持体力,好随时等待逃跑的机会,相传人口贩子都会将人送到新雪梨的地下拍卖会贩卖,只要她乖乖配合,这些坏人对她的看管应该会鬆懈才是……

 

      混乱的思绪在脑子里飘飞着,她食不知味的吃完那碗浆糊,满脸横肉的恶人从木箱子上起身朝她走来。

 

      「那、那个……」她舔舔唇,试图搭话:「请问我的丈夫还活着吗?他有没有──你们……」

 

      她的问题让恶人一脸趣味的看了她一会儿,随后他伸手抢走她的空碗,并大发慈悲的回答她:

      「放心,你的老公活得好好的。」

 

      她鬆了一口气。

 

      但他却继续开口:

      「毕竟是你老公主动找我们交易的嘛,我们当然会善待这幺配合的优质卖家啊!」

 

      她愣住了。

 

      只见恶人当着她的面,将笼子的木门关好锁上,捏着钥匙,在她眼前晃了几晃,随后收进屁股的口袋里,拿着空碗踱出棚子。

 

      剩下她。

 

      不,怎幺可能……?那人的意思是,她的丈夫……她那在神前发誓过的丈夫,将她给……她不相信,他们是这幺相爱的,丈夫怎幺可能会对她做出这种事?那些坏人一定是不想她挣扎,才打算用这种敷衍的答案安抚她吧?

 

      但,一个冷静的声音突然在脑海里响起。

 

      挣扎?她可是一点挣扎也没有,一觉醒来就被关在这笼中了啊。

 

      她越来越不安的抚着肚子,不愿接受脑中那个冰冷的声音,但内心却越发动摇,隐约知道真正的答案。

 

      丈夫年初的生意失败,她曾隐约听到丈夫跟友人的谈话,说是要借钱什幺的……

 

      真的吗?这究竟是真是假?那个发誓过要爱她、护她的男人,真的对她做了这种事?

     

      腹中的孩子躁动了起来,翻身踢了几下,她连忙抚搓浑圆的肚皮,轻声安抚。

      「嘘……不会有事的,别担心……不会有事的……」

 

      也不知,这话究竟是说给孩子听的,抑或是对自己的催眠?

 

 

 

※                         ※                         ※                         ※

 

 

 

      第三天,事情有了转机。

 

      『砰!砰砰!』外头响起枪声,还听得见绑架她的人口贩子们,惊惶失措的叫喊。

 

      「该死的!路易不是去探路了吗?」

 

      「肯定是被啃了,快杀光它们!」

 

      「不行!量太多了!」

 

      「放货!该跑了!」

 

      「不行!这次的价钱很高啊!」

 

      「拖着货跑不动的!你想死吗!?」

 

      自乱阵脚的他们,完全没有注意到萝莎是否已经听去了所有对话。她强忍着恐惧,承受着拖板车快速又颠簸的冲击,缩在笼子一角,等待着自己的命运──

 

      突然,拖板车『砰!』的一声整个弹跳而起,她惊叫了一声,关着她的笼子整个冲撞到角落的木箱,她全身疼痛却不敢哭出声音,一道闪光突然吸引住她的视线──那是一把小斧头。

 

      因为刚刚的冲撞,押关她的笼子被滑到收纳武器的箱子旁,木箱子中的刀枪也被震出了些许。

 

      她抖着手,爬起身,将纤细的手臂伸出笼外,拼命想搆到那把小斧头。

 

      快啊……快啊!这是个绝佳的好机会……快拿到它……

 

      终于,在尝试了第四次后──多亏了板车又一次震晃──她成功将那斧头拨到地上,将武器握在手里。

 

      她趁着外头仍枪声乱响的时候,使尽吃奶的力气,拼命劈砍笼子。

 

      「该死的!我说要放货!」

 

      「钱以后在赚就有了!别犹豫了!」

 

      他们似乎已经决定该怎幺处置她了,她最后几下拼命踹踢已经残破不堪的笼子,这才获得自由,然后手脚并用的爬到棚子入口边,伺机等待。

 

      马车这时候稍微慢了下来,一个陌生脸孔的恶人粗暴地撩起帘子,并没有预料到她已经脱笼而出──她在那个瞬间举高斧头,朝他的脸劈砍下去,恶人惨叫了一声,往旁边倒去。

 

      她快手抢过恶人手上的缰绳,凭着自己平时完全不敢想像的勇气踹开那恶人,跳上马背。

 

      马儿被这突如其来的转变惊吓得嘶鸣不已。

 

      「搞什幺──?」前头的人听到骚动,其中一人回过头来。

 

      「该死的!秃子被那娘们暗算了!」

 

      她害怕得紧紧趴在马背上,但那些恶人并没有替同伴报仇的意思──合该都是为了利益集结在一起的人,没了利用价值,义气什幺的可不能当饭吃。后方追逐他们的殭尸已经近在眼前,那些人口贩子就这幺夹着尾巴逃走了,留下她一个大腹便便的孕妇,不知该怎幺操纵马匹。

 

      「驾、驾……」她虚弱得朝马儿喊了声,但马儿没有一点反应。

 

      『嘎吼!!!』殭尸们蜂拥而上。

 

      她害怕得尖叫,扯紧了缰绳,马儿痛苦的嘶名一声,这才开始往前跑──她不敢睁开眼睛,感觉那些爪子和利牙就在身边,感觉马儿跑起来像老人家走路一样──痛!

 

      一只跑得飞快的殭尸赶上她们,朝她的小腿肚咬了下去。

 

      她痛喊了一声,马儿感觉到后方的异样,惊得抬腿往后一踹,殭尸被踹飞,她们逃过一劫──马儿继续往前急奔,她听见那群殭尸的声音渐行渐远。

 

      也不知道究竟过了多久,马儿的速度终于慢了下来。

 

      她睁开眼抬起头,环顾四方。

 

      这是一个湖边,马儿跑累了,到这儿喝水。

 

      镇定下来后,她的肚腹才开始传来疼痛……刚才这样一连串的折腾,孩子要出世了。

 

      「……唔!」她在马背上忍过第一波震动,然后缓缓放开缰绳,滑下马背,跌落到草地上。

 

      「呼……呼……好痛……呼……」她拚死命地爬到湖边一个树下,背靠着大树,本能地开始用力,推挤着腹中的宝宝。

 

      小腿的伤口火辣辣的疼痛着,但她不怕……她有抗体……只要赶快把孩子生下来,只要赶快把孩子生下来……

 

      「呼……呼……嗯──!!」又一波阵痛。

 

      她感觉眼前的一切都要崩裂了,视线出现许多黑点,但她不能昏过去,她要把孩子生出来──

 

      「吁……呼……呼……嗯──!!!!」

 

      越来越密集的疼痛,几乎要让她差点熬不过去,但她想着自己心爱的宝宝,想着每天腹中传来的踢动,想着听见自己声音,就会平静下来的宝宝──她要生下来,她会生下孩子的──撑住啊……萝莎˙詹纳……

 

      感觉像是过了几百年那幺久,她终于像是下身被人用斧头狠狠劈开似的,让孩子脱离了母体。但是,她还不能昏过去……

 

      「呼……宝宝……」她满身大汗,虚弱无比的强撑着身子,将腿间的胎儿抱到身前,用手抹着宝宝身上的血水。

 

      母亲说,宝宝生下来后要有哭声了才算数的。

 

      她肿着眼睛摆弄着婴儿,但孩子怎幺样都紧闭着双眼,没有任何反应。

 

      不,不该是这样的……

 

      「宝宝、宝宝……」她的呼吸急促了起来,不愿接受事实。

 

      「宝、宝宝……」她的手剧烈颤抖,轻轻摩搓孩子娇小无比的身躯,但微凉的秋季傍晚,怀中的小东西依然渐渐冰冷。

 

      「不……不……不要这样……」终于,她崩溃了。

 

      泣不成声的抱紧怀中孩子的身体,她将脸埋在孩子身上放声嚎啕。

 

      「啊──啊────不要这样啊──────」

 

      丈夫的背叛。

 

      人口贩子的要胁。

 

      被殭尸追逐攻击的恐惧。

 

      回不了家哀伤。

 

      ……以及丧子的绝望。

 

      身心俱疲的痛,让她哭得柔肠寸断,她嘶声力竭的在湖边嚎哭着,哭得全然不在乎自己是否会没命。

 

      她什幺都没了,什幺都不剩了……

 

      「呜啊……宝宝啊……呜呜……」

 

      哀悼着自己的所有遭遇,她抚着怀中孩子冰冷的背,前后摇晃着──突然,一个不明显的呜咽声从她怀里传来。

 

      她机警地听见了,不敢置信的停止抽泣,低头查看宝宝。

 

      只见宝宝虽然皮肤青紫,但却缓缓撑开厚重的眼皮,小嘴巴也开阖的蠕动着──宝宝!她的宝宝!她的宝宝回来了!!

 

      她瞬间惊喜交加,泪涕综横的不敢相信这个奇蹟,胸口的胀痛随着宝宝讨奶的声音加剧,她急急拉开襟口,又哭又笑的,就要哺育自己心爱的宝贝──

 

      「……痛!」她咬牙,没想到婴儿吸奶的力道会这幺大。

 

      不──那不是吸的感觉──她惊惶的再低头仔细查看──

 

      她的乳房被咬到流了血,而鲜豔的血珠,正泉涌的漫出她的皮肤。

 

      怎幺──这是──?

 

 

 

※                         ※                         ※                         ※

 

 

 

      新雪梨城以西的郊外一处山脚下,黄昏正笼罩风景秀丽的湖畔。

 

      小只的袋鼠蹦蹦跳跳,到湖边轻啜着泉水,却被突如其来的骚动吓得四处逃窜。

 

      一双发青的纤足,踩过刚刚小袋鼠蹲踞的地方。

 

      「呃──呃──」

 

      太阳渐渐落下,彷彿嘲笑着自作孽的人们,对已然来临的绝望浑然不知,光明之神对这个世界瞥了最后一眼,毅然决然地将大地交给黑暗。

 

      「呃──宝……宝……呃──」

 

 

 

 

 

 

<<殭尸满满番外篇──起始>>

<<完>>

 

 

+++碎碎念时间+++

 

 

 

对不起我的拖延症发作了(抹脸)

 

明明是欢乐的礼拜五,我却发了个这幺沉重的番外

真是不好意思OTZ

 

但这样安排是有準备的

因为礼拜天将会是开心的静露和奈特番外唷~

 

读者:欸不对,神经病的番外呢?

哩:啊哈哈哈,他真的太难揣摩了,所以我……

延到下礼拜某一天才会放上修伊篇~(炸)

 

不知大家是否还记得静露对变异种殭尸的猜测呢?

其实静露的猜测是合理的

但在这个愚蠢的殭尸满满世界里

 

人类的自作孽行为,绝对是将世界拖入更深层地狱的元兇。

 

所以我让这对默默无闻的母子在番外篇中登场。

他们是世界上第一个变异种殭尸。

是由怀孕的抗体母亲被普通殭尸病毒入侵身体

经由血脉传染给抗体仍微弱的宝宝,

病毒在宝宝的体内产生变异后,

再传染给母亲的。

 

而变异种殭尸病毒是绝症,

没有解药,

也没有抗体。

 

造成这个悲剧的兇手从来就不只一个。

不是亚瑟造成的,也不是阿奇尔,也不是巴泽尔。

而是整个大环境造成的,人类自己就是推手

人类自相残杀,贪图利益泯灭人本所导致的后果

就是这样──走入自我毁灭的漫长道路。

 

可能有些人会觉得我有些愤世嫉俗

但请记得这对可怜的母子吧。

他们是人们贪图利益的牺牲品

也替这个世界带来了更多绝望。

 

虽然殭尸满满原本打着欢乐向的名号

但在欢乐的背后,

还是想要替这个世界写一些写实的东西(?)

 

谢谢大家耐心看完我莫名特长的碎念(跪)

 

下一篇殭尸满满番外

是奈特与静露小时候的故事

 

我们礼拜天见!

 

LilyQuali

20160716

  • 名称:墨宝非宝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6 15:02:4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