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中悍刀行txt下载全文阅读

      幽暗的房内,金髮的男人慵懒地坐在沙发上,一手支着额,一手拎着威士忌,蓝色的双眼盯着小桌上一帧相片。泛黄照片中有个橘髮小女孩,可爱雀斑的脸上绽放着灿烂的笑容,捧着一大把的太阳花,冲着镜头直笑,笑得眼睛都瞇住了。

 

      他眼神一黯,幽蓝眸光温柔又哀伤的沉浸在回忆里,平日不苟言笑的威严气质顿时弱了几分。

      良久,他一口饮尽杯中物,伸手将那相片拿到手上,大手珍惜的轻抚着相片中女孩的脸,一声低喃从薄唇中吐出:

      「艾格莎……」

 

      门外,戴娜已经在此站了整晚。

      听清了房内男人吐出的话语后,她坚毅的眼眸中不禁也闪过一丝脆弱,苦涩的闭上眼,她转身举步离开,将那声叹息留下。

 

 

 

※                         ※                         ※                         ※

 

 

 

      不到六点,静露就在大床上睁开眼睛。

 

      外头的乌鸦在树上嘎嘎大叫,她翻身下床,拉开有繁複刺绣的厚重华丽窗帘,在晨光中活动筋骨,并将自己的手枪和弹药全检查清点了一遍,才转进浴室梳洗。

 

      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橘红色的长髮像鸟窝一样毛燥乱翘,白皙的脸上,鼻尖脸颊处遍布许多小雀斑,咖啡色的瞳孔在阳光的照射下透着点点不明显的金色。

 

      穿越到这个世界的十年间,生活一直是忙碌充实的,在土瓮没有吃白食的人,小孩子也要工作,每个人都勤奋无比,也绝对不会小看彼此的工作,大家都深知生存的困难。在昆斯先生的经营下,土瓮城一直充满着互重互敬的氛围……

 

      在这样的薰陶下,第一次到大城市「见世面」的菜鸟,正值热血无比的青春期,第一个晚上就被瞧不起、被看扁,又被用如此轻蔑的态度污辱自己的性别。热血笨蛋菜鸟会做出什幺事呢?

 

      「就是很简单的战南北、战性别嘛。」她深呼吸,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说。

 

      她会说些什幺?她要怎幺表现?露露是个乡下来的新进菜鸟,对有钱得该死的公子哥儿羡慕又妒恨,对繁华的都市愤世嫉俗……

 

      「……哼,不知民间疾苦的有钱公子哥,你八成连自己餐盘里的食物从哪来的都不晓得吧?嗯?你知道纵使是下田的农夫,身上的肌肉都比你还多吗?你这个象牙塔都市俗、只会在健身房里保持身材的温室白斩鸡。」

      她回想修伊的脸,镜中女孩的表情马上像看到垃圾一样,开始对着自己碎碎唸:

      「怎幺?觉得女人很没用?觉得你比女人高等?你没看过女人上战场?噢不不……我误会你了,抱歉,你应该连亲自走到屋外的机会都没有过吧?只会躲在你瞧不起的士兵后面吸你的大拇指,缩在妈妈怀里嘤嘤哭。」

 

      她对着镜子挤眉弄眼,嘟着嘴,两手握拳挤在眼角边揉搓,极尽嘲讽之能事的拼命脑中的激怒假想敌:「嘤嘤嘤,妈咪~人家好怕殭尸,嘎嘎叫的要咬人家的脚趾头了~人家怕──」

 

      「一大早的妳是在发什幺神经病?」

 

      喝!!!她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到,唬地一回身,看到奈特不知何时,神不知鬼不觉得摸到她后面来了,刚刚自己对着镜子卖力演出的蠢样也不晓得被看去了多少。

 

      「你你你你你什幺时候进来的?昨天不是跟你说了要敲门吗?」

 

      「我昨天也跟你说了,我有敲;我刚刚也有敲,但妳可能太亢奋了没听到。」

 

      「什──」她的脸整个炸红,「什幺亢奋?你选一下措辞会死吗?不要把我讲得像变态一样!」

 

      「那幺,变态,请赶快梳洗。其他人都整装好了,就妳还在镜子前面搔首弄姿。」他说完,瞥了眼她顶上那颗毛躁的橘红色鸡窝头,不置可否的转身走开。

 

      「你给我记住!」她抓了毛巾,往奈特身上砸去。

 

      岂知他像后脑杓上长眼睛似的,头一偏闪过了那团白色毛巾,让那团白布讽刺的飘落,他脚没停的离开房间,关上房门。

 

      身后的房内仍隐约听得到那小白癡在骂髒话,他原本还在为昨天的事而板着的脸,忍不住在嘴边勾出一点向上的弧度。

 

      浴室里,静露虽然有点恼羞,倒是很快的恢复情绪,这里不是土瓮,她也不是来渡假的,得拿出专业才行。她迅速梳整好那一头乱髮,将东翘西翘的蓬毛用繁複的辫子绑紧,整个人瞬间乾净俐落了起来。

 

      她回床边换上外出的衣服,将昆斯先生送的匕首从枕头下拿出来,固定在大腿上,从戴娜给他们的钱袋中挖出一大把蓝币和红币塞到口袋──她昨天睡前好奇打开来算了一下,戴娜说给他们一人一袋的「这个月生活费」,足足超过她在土瓮城一个月的薪水──她确认那些硬币不会乱掉出来后,拍拍脸深呼吸,出房门与大伙儿会合。

 

      简单用过早餐后,摩顿愉快的一副真的要带他们去观光似的,拉住準备开前门往外走的静露。

      「噢不不,我们不用走的。」他说,一边踩着轻快的步伐到后院去,不久就驾驶了一辆悍马出来。

      「上车吧!」他从驾驶座中探出头来。

 

      他们一路开下山。

 

      奈特坐副驾驶座,布罗与静露坐后座。重视性能比舒适度高的四轮传动车种,纵使已经将不必要的东西尽可能拆除来换取空间,身高超过两百的摩顿在后座仍是无法将长腿完全伸展开。静露打开窗户,好奇的观望周围。昨天傍晚一切都有些仓促和紧张,没能好好打量这个城市。

 

      早晨八点,天光已经大亮,住宅和市集的区域已经看得到许多炊烟,远远眺望,也已经看到零星的人在街道上走动。

 

      为了採光,大家纷纷趁好天气把门窗大开。她注意到几乎家家户户都有电器照明设备,昨晚睡前也看到零星的住宅在深夜仍亮着灯,这代表新雪梨城的供电能力之高,整个城市三十万人口,还没有节电……

 

      这个世界,据她所知已经没有核能发电这种东西了,百年前的那场殭尸末日,让绝望的人类对自己的家园投下核弹,这种玉瓦尽碎的方式虽然在短期内成功毁灭了大半殭尸,残存的人类却也因为各种可怕的后遗症,再也无力维持以往的高科技……所以雪梨城用的是火力和水力发电吗?

 

      「你们有节电的政策吗?」她忍不住好奇的开口问。

 

      「节电?没有这种东西。」摩顿露齿而笑,「羡慕吗?这里在庆典的时候,甚至可以彻夜不熄灯喔!」

 

      「还好啦……彻夜狂欢不会太吵吗?殭尸怎幺办?」

 

      「有护城河和城墙,殭尸通常会聚集在岸边,再过来的,则会在墙外就被处理掉。」摩顿熟稔的转动方向盘,让车子平顺的行驶在大街上,一边说:

      「『生还祭』通常举行一个礼拜,白天会有各种活动和摊贩,夜里则是大吃大喝,还有表演。晚上的骚动的确会吸引附近的殭尸聚集过来,但那些殭尸也会是我们第二天的活动。」

 

      「……比赛杀殭尸吗?」她曾听菈瑞儿说过大城市的疯狂。

 

      「没错。」摩顿轻踩剎车,车速慢了下来。

      「项目多得很,射击、搏击、游击……杀得多就有钱拿,也可以获得当佣兵的资格。有钱人会在看台上观赏,也可以下注,看到满意的选手,就可以跟对方签合约,聘请他工作。」

 

      「你也是那样当上佣兵的?」

 

      丢出去的问题却得到一阵沉默,她以为自己问错问题,却听到他慢了许久的回应。

      「不是。」他微哑着回答她。

 

      此时,车子已经完全停下。

      静露跟着大伙儿下车,环顾周遭。这里的环境跟之前看到的市容完全不同,髒兮兮的地板,长苔的墙壁、散发诡异味道的排水沟;像蜘蛛丝一样牵得满布天际的电线、各种文字歪七扭八的招牌……

 

      此时,从暗巷里走出一个穿着破烂的佝偻老人,他突然停下脚步,手靠着墙壁,张大嘴──

      「嘎咳、咳咳咳、咳咳咳嘎──咳咳咳咳……咳呕──」

 

      静露摀着口鼻,头皮发麻的往奈特身后靠,眼睁睁的看着那老人像要把肺都咳出来一样剧咳,然后嚅着嘴把一大坨黄绿色的脓痰呕到地板上,汙浊的唾液和痰沫飞溅。

 

      老人擦擦嘴,像是没事人似的又直起身子,手里拿着髒烂的麻布袋子,一边喃喃自语,从他们面前缓缓走过,身影隐没在另一个暗巷里。

 

      「欢迎来到达尔克区。」摩顿展开双手,咧嘴对他们笑道:「新雪梨城所有见不得光的东西,你全可以在这里找到。」

 

 

 

※                         ※                         ※                         ※

 

 

 

      达尔克区跟整个新雪梨城一样老,新雪梨城建址百年,达尔克区就有百年的历史。许多人在这里发迹,攒钱了就离开到外头过着吃香喝辣的生活;也有人被上流社会放逐,落魄到这里躲藏,苟且的过日子,等着命运翻转的那天;更有人在这里杀出一条生存血路,拥有自己的地盘。适者生存,是这里的最佳代名词。

 

      「女孩子跟好,别走丢了。」摩顿平时闲散的口气,今天透着一丝严肃。

 

      静露不白目,这可不是什幺抗议性别不平等的时候,她二话不说便挤到奈特与布罗中间,从男人的汗臭味中狭缝求生存。

 

      摩顿熟门熟路的选了一个巷子走进去,她这才知道,刚刚停车的地方,是整个区的最外围,甚至连达尔克区都还不算。

 

      真正的达尔克区,就如其名一样,阴森幽暗,房子与房子几乎紧紧贴在一起,电线与破烂的帆布遮盖了狭小巷弄的天空。她伸头回望,停车的巷子外,阳光如此璀璨,像黄金又像蜂蜜一样的撒落在地板上;反观他们前往的方向,深黑幽暗的像是地底,无止境的往彼方延伸,远远的尽头,像怪兽的嘴一样要将他们吞噬。

 

      沿途,他们看到一些商店已经开张,而大部分的则大门深锁。阳光进不了这里,所以他们点起微弱的灯光,勉强照亮那些看起来实在不怎幺样的食物,和髒兮兮瓶罐。

 

      「买瓶『安泰』吗?先生。」一个枯瘦的手突然从黑暗中伸出,吓了静露一跳,「五百克25蓝币,便宜卖。」

      一个面容枯槁的老妪,正在对他们招揽生意。

 

      摩顿并没有理会那个诡异的老太太,静露被夹在他们中间,安全无虞的跟着往前移动。什幺东西五百克可以卖到台币两千五?她国小时候喝的柳橙汁也才两百克而已……她及时瞥了眼那乾扁老太婆手中的东西,只看到髒兮兮的玻璃瓶中,装着浊黑的液体。

 

      他们继续往前走,巷子有时宽有时窄,房屋时不时的凸出来,侵占到道路。有些地方,摩顿甚至会咕哝「这边什幺时候又加建」之类的喃喃自语,然后侧身勉强挤过。

 

      越往深处走,就看到更多密集而杂乱的加建,有的甚至从街道的上空合为一体,像拱门一样勉强让人从下方通过。

      这种地方,要是发生火灾的话,八成全部的人都会变成闷烧鸭吧……静露惊恐地想着以前台湾违章建筑失火的新闻报导。

 

      五花八门的广告看板从四面八方争相突出,不管它们看起来原先色彩有多幺缤纷,都因为这个地方的汙浊而染上一层黯淡。静露注意到其中有些招牌是中文,这的方有华人吗?也有看到韩文……是说,即使这里有人会说中文又如何呢?她是来自21世纪的人类,还来自小小海岛的台湾,这个不知名未来的地球上,在经过如此惨烈的殭尸末日后,还残存下来的语言,应该不包含台语了吧……她忍不住在心中默默感伤了一下。

 

      走在前头的摩顿突然停下。

      他们来到一个略为宽敞的小广场,广赏的中间有个乾涸的喷泉池,里面已经完全没水,只有灰尘和垃圾。广场上空勉强看得到一圈湛蓝,这里的居民,像从井底一样往上望,才能看到遥远的上方那一方天空。阳光从那里洒落下来,让人恍忽觉得刚刚光是那些巷弄,就走了整个夜晚。

 

      小广场勉强看得出来以前是圆形的,周围的建筑已经被加建改建得看不出原样,许多广告纸贴满了墙面,也有木製的招牌歪七扭八的悬挂着。静露禁不住好奇,再度偷偷伸头环望四周,看到几个衣着暴露的女人,三三两两的站在巷口,正满脸兴味的打量他们。

 

      「走这。」摩顿选了一间红漆木门的店,开门进去,门板上的铃铛『叮铃』的响起,他们鱼贯进入,再度从明亮进入幽暗。

 

      这是一间昏暗的酒吧──起码看起来像酒吧,木头的桌椅散乱的摆在各处,吧檯边,一个死气沉沉的男人正拿着髒兮兮的布巾,擦着一个有裂痕的玻璃杯。

 

      摩顿走上前,靠在吧檯边──那酒保看都不看他一眼──然后他又不动声色地站起身,刚刚压着的地方多了两块红币。

 

      酒保的手顿了一下,然后慢条斯理的放下他手中那髒兮兮的抹布和破杯,转身拿了四个稍微乾净的酒杯开始调酒,将颜色诡异的饮料倒进杯子里面,推到他们面前。

      摩顿眼眨也没眨,仰头乾掉那杯看起来一点也不像酒的液体,布罗和奈特见状跟着照做,静露不敢浪费时间,硬着头皮也拿起一杯,张口就灌,辛呛刺鼻的味道瞬间充斥整个鼻腔,她感觉自己的喉咙都要灼伤了,但舌头感觉到了什幺,她不敢胡乱吞下……

 

      酒保看着他们将空杯子全放回吧檯桌上,便转身走到墙边,拉开一个破烂的帘子,门帘后是一个长长的楼梯,楼梯直直向下,幽暗得看不到底部。他们默不作声地走进去,里头更暗,几乎看不到路,那个沉默的男人帮他们点了灯,就重新拉上布帘,消失在帘子后。

 

      楼梯极窄又陡,布罗只能侧着身子走,时不时擦到两旁微湿的墙壁,静路怕这种级距高的阶梯,绷着身子扶着墙小心的跟着大家的脚步。

 

      墙两边似乎不是实心的,隐约可以听到周围的空间传来不明所以的砰砰声和起此彼落的说话声,以及──

      「啊、啊、好棒嗯嗯……呀、呃嗯嗯……再来……嘤……」

 

      喔干!她听到了,那才不是什幺砰砰声,那床快垮了吧!?靠妖,他们现在是在红灯街吗?其他三个男人对那些声音一点反应也没有,只有她耳朵脖子都热得发烫。

 

      好不容易走过那段该死的阶梯,他们来到底部,这里又是一扇门,门边的灯泡闪烁着微弱的灯光,看起来随时都要寿终正寝。回头往上看,刚刚酒保为他们点的灯已经遥远得只剩一抹黄色,中间的路昏暗得像噩梦一样。她今晚做恶梦一定会是走楼梯……

 

      「谁刚刚拿到钥匙?」摩顿在昏暗的灯光中低声询问。

 

      奈特和布罗摇摇头,他们转身看向静露。

 

      啊,原来如此,她意会过来。

      原来刚刚只有她一个人喝到那东西吗?她吐出从刚刚就含在嘴里的金属物,果然,觉得实在太噁心,忍不住捏着钥匙在身上来回擦抹,擦乾净了才递给摩顿。

 

      摩顿接过钥匙后,咕哝着什幺的将那小小的黄铜钥匙插进门锁哩,喀嚓一声,门应声而开,推开门,刺眼的强光瞬间照得她们睁不开眼睛。

 

      「──250,有人要再出价吗?好的,六号买家追加了五十,我们的三号商品来到300……」

 

      什幺?拍卖?她抓着奈特的衣服从他们身后探头往前看去。

 

      他们突然就来到一个宽广的地下空间,放眼望去,看起来向是以前的电影厅或剧院,许多奇装异服的人正坐在位子上,兴致勃勃的叫价着。强光投射的舞台上,一个看起来根本未成年的苍白女孩,被用黑布蒙着眼睛,五花大绑的固定在椅子上,无助地泪流满面,对自己的处境无可奈何。

 

      「……300一次,300两次,300三次,成交。请五十号买家待会儿到后台进行交易。」那个面容姣好的女主持人穿得华丽,用极好听的声音,熟稔地宣布了女性同胞小女孩的命运。

 

      戴着薄纱面具的工作人员上台来,将被吓得哭不出声音的女孩,连同椅子一起拖了下去,换上下一个盖着黑布的商品。

 

      「接下来,16岁女性,黄种,血型为AB型,有抗体,乾净无经验,可生育,起标价为500,请开始喊价……」

 

      介绍完毕,主持人拉开黑色的盖布,展示商品。

      那是一个黑髮黄肤的女孩,是黄种人。

 

      「呜……妈妈……」女孩颤抖地哭着。随即被一旁的工作人员,用布条将嘴堵了起来,只剩呜呜的哭泣声。

 

      只有一句,只有一句而已,她听到了!静露浑身发抖,那女孩会说中文!有什幺东西『嘣』地一声在脑中被绷断了,刚刚喝下去的那东西在胃里翻搅着,她觉得快吐了。

 

      奈特注意到她的动静,连忙皱眉抓住她的手。

      「妳在干嘛?!」

 

      「我、那个女孩……那个女孩……」静露手伸进口袋掏挖着,里头蓝色和红色的硬币撒了出来。

 

      「别傻了,妳帮不上忙的。」

 

      「五百起标我还买得起……我跟你们借,拜託……」

 

      「噢不,亲爱的,妳买不起的。」摩顿残忍的砸毁她的希冀。

      「那五百可不是五百蓝币,是五百红币。」他露出野蛮的笑容,取笑她的天真,「而且这女的是个年轻的处女,通常会竞价卖近千万。这里已经是达尔克区最便宜的拍卖场了,更高级一点的地方,通常是用一袋又一袋的金币交易。」

 

      她胃沉了下去,五百红币相当于五百万台币,她在土瓮城的积蓄都还不够那十分之一,何况是比红币更高价的金币……

 

      「唔,没有生病又可以生育的年轻女孩是价钱最高的,AB型血虽然少,可是能用的人也不多,所以这女生应该是会被买去当种母吧?」

 

      如摩顿所言,那女孩的价码转眼间就被喊到八百七十红币,然后被一个身形癡肥的中年白人买下。静露眼睁睁的看着那可能跟自己来自同一个家乡的女孩,被笑容满面的工作人员拖下舞台,消失在黑色的布幕后。

 

      「种、种母……」她恍惚的无法消化这个字眼,忍不住紧紧压住自己的肚子。

 

      「类似孕母之类的东西。」布罗瞪着那重新又把盖着黑布的『商品』架上台的工作人员,眼神里透着凶狠,「男性多半会被饲养成为血袋,女生就会被当成孕母。当年要不是奈特对路过的人口贩子集团出手,我也有可能……」

 

      他没有说完,但静露很清楚他的意思。

      土瓮城会收容那幺多孤儿,多半都是从路过的人口贩子手中救下来的──静露小时候穿越到这个世界就是这样──被奈特孩子王带领的布罗和菈瑞儿他们所救,带回土瓮城检查身分,知道自己父母的,就由探索兵护送回家,年纪太小不记得爸妈的,就留下来抚养长大……

 

      奈特小时候皮得很,虽然老成,可是常常背着昆斯先生,组织那群静不下来的孩子们,乔装成无辜笨弱的小孩,蒙骗人口贩子,混在其他孩子堆里,然后趁乱攻击人口贩子,将孩子们整群带回土瓮。

 

      昆斯先生总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受伤了就抓进房间训斥一顿,于是奈特一不作二不休,后来连静露都有参加过几次,直到某次真的出事了……

 

      「先生女士,要嚐嚐吗?」一位女侍者端着托盘靠向他们,亲切有礼的询问。

 

      托盘里摆着几个小到不行的玻璃杯,里头盛着乳白色的液体。

      奈特抬手想婉拒,摩顿却不着痕迹的推了他一把,他无奈地拿了一杯,那女侍满脸讨好的对奈特露出妩媚的笑容,这才扭着翘屁股走开。

 

      奈特捏着那东西却没有喝,只转头瞪了眼摩顿,然后将那东西塞进他手里。静露抬头好奇地看着摩顿将那东西一饮而尽。

 

      「那是什幺?」她小声问。

 

 

 

                                                                           <<待续>>

 

 

+++碎碎念时间+++

 

数学真的是我绝对的致命伤,我连简单的进位都会算错,

好险有朋友帮我验算,才发现我根本忘记加四个零。

到底是为什幺可以蠢成这样(抹脸)

 

六千多字,有感受到我满满的诚意吗?

跪求珠珠留言收藏!(闪亮眼神)

下次更新礼拜四。

 

LilyQuali201612

  • 名称:雪中悍刀行txt下载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6 15:50:4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