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七零有宝妻全文阅读

  

           

      布罗连出声提醒都来不及,奈特在瞬间察觉了危机,及时转身,出手架住了已经扑上来的母殭尸。

 

      『嘎吼!嘎吼!!』母殭尸口水乱喷,呲牙裂嘴的想咬奈特。

 

      他奋力抵着那鬼东西的脖子,猎刀在刚刚的冲击被碰撞滑到角落,身后的布罗才一起身,又被扑上来的殭尸缠住,根本无暇帮他……该死,这变异种的殭尸力道特别大!

 

      母殭尸丰沛又噁心的唾液不断流出,她吼叫着伸出爪子,学奈特的动作勒住他的颈子,髒兮兮的脚乱踢,他有生以来第一次头皮发麻,觉得自己真的要去了。视线开始模糊,他听到布罗怒吼,他想加重力道将那该死的东西推开,但她的唾液流得满身都是,手一滑就真的糟糕了──

 

      说时迟,那时快。

 

      「别抢我男人!妳这母猪!!」一个怒极的女孩怒吼传来。

 

      『嗖──噗!』的一声。

 

      全黑的箭矢充满杀气的划空而来,直直没入母殭尸的眉心,箭矢硬生生地穿过她的头盖骨,强劲的力道拖得她往后仰。殭尸被杀个措手不及,硬是放开了掐紧奈特脖子的手,他没有迟疑,往旁扑去抢回猎刀,回身一划,将那母殭尸送去见撒旦。

 

      他抹掉手上腥臭的殭尸口水,抬头看到射箭的人──是及时赶到的静露。

 

      静露手抓着他的狙击弩,另一手甚至还紧握着新的箭矢,她每天早上精心绑好的头髮此时乱成一团,像炸毛的猫一样气急败坏的对着已经没有反应的殭尸怒骂,她又惊又怒的跺着步伐重重踩了过来,还不忘狠狠踹一脚那『跟她抢男人』的母殭尸尸体。

 

      「……谢了。」他接过静露递过来的狙击弩和箭带,瞥见她掩饰被弓弦划伤的手,「妳怎幺过来的?」他转移话题。

 

      「我的牢头让我搭便车过来。」她指了指身后两个护在她身边的保镳兄弟。

 

      奈特朝他们点了点头,弯身踩住刚才那只母殭尸的头颅,将卡在头骨上的箭矢硬拔出来,甩了甩上面的髒血,回收箭矢。

 

      布罗也将战斧上的血甩净,确认邻近房间都没有残余的殭尸后,才调头走回来。

      「看来这层楼是没有活人了。」他吁一口气。

 

      「全死光了?」

 

      「身体都烂了,」布罗面色凝重的点头道:「真怀疑他们说的繁殖能力到底是怎幺个……」

 

      『轰!』一声巨响,从楼上传来。

      伴随着惊天动地的爆炸声,是激烈的震动,窜过天井的气旋捲起杂物,宛如室内的狂风暴雨。

 

      静露等人来不及掩耳,纷纷被这突如其来的爆裂声炸得耳鸣,好一会儿才回复过来。

 

      「搞什幺──」

 

      「塌了!要塌了啊啊啊!!」转角的楼梯口,有一群人惊惶失措的往楼下逃窜,一边惊叫着。

 

      果然,建筑物开始发出不祥的吱嘎声,还听到碎石崩落的声音,整栋楼开始摇晃。逃窜的人群中,隐约可以看见几个穿着实验白袍的人参杂其中,其他探索兵,也不乏被同伴扛拖着逃命的人。

 

      不需要奈特下指令,五人同时往最近的楼梯口狂奔。

 

      震耳欲聋的轰隆声,和令人毛骨悚然的倒塌声响,与实验兽类临死前的悲鸣惨叫,在整栋研究所里共鸣着。楼梯是Z字结构,他们像跑酷一样直接抓着扶手往下跳,没两三下就顺利冲到室外。

 

      半塌的建筑物朝四面八方喷发着烟硝,整个大街蒙着一层灰土,空气中的尘埃让人咳嗽不止。奈特很快找到刚刚跟他们分头行动的探索兵们。

 

      「救出了多少人?」

 

      「所长死了,只剩下几只菜鸟。」

 

      「这边有黄色!有没有车子?」

 

      静露勉力在沙尘中看清状况,新雪梨的探索兵们没什幺大碍,但那几个惊魂未定的研究人员,每个全身髒汙,狼狈不堪,可见在大家赶到前,他们自己也历经了一场生死拚搏……

 

      「我们来的时候是骑二轮的,」布罗凝重的说,「四轮的都被开去镇压北区了。」

 

      静露伸手将保镳兄弟拉了过来,「嘿,你们。」

      她说:「你们接下来跟他们行动吧!帮他们载伤患。我跟我队会合就没事了。」

 

      「咦!?可是……」保镳弟弟困扰的摇头,「不、不行!我们奉命保护您的安全……」

 

      静露直接翻了个白眼。

      「你们两个打不过我,怎幺保护我的安全?」

 

      奈特跟其他探索兵交谈的动作顿了一下。

     

      静露没有察觉那一瞬间散发出的危险气息,继续她的嚣张发言:

      「反正你们老闆已经不爽你们了,不如跟了我,听我的。」她指着旁边躺在地上的伤患,「帮个忙,把他们载回去广场接受治疗。等这些事情结束后,要是城主对你们秋后算帐,就跟着我们回土瓮吧!佣兵的工作没保障,还不如来我们土瓮当守卫,包吃包住,还不用每天拿命去拚。」

 

      保镳弟弟被说得动摇无比。

      新雪梨的酬庸好虽好,就差在没保障,一切只凭实力。人多的城市,实力不够就等着被人代替,他已经什幺家人都不剩,只有表哥了……钱赚得少点,但有保障的简单日子,听起来实在诱人。他转头与表哥对视,两人下定决心后,这才点点头,抓着车钥匙转身就跑去帮忙搬动伤患了。

 

      布罗与奈特跟其他探索兵交涉完毕,一起牵了两台越野机车回来。

 

      「分配给我们两架二轮的,他们会先回广场汇报情况与输送伤患……」

     

      静露急道:「摩顿被戴娜小姐带去发电厂了,修伊在那里,而且听说南墙破了!」

 

      「发电厂在更南方,旁边是海岸线。」布罗提议:「我们可以沿着墙一路往南,优先遇到的优先解决。」

 

      奈特点头,下了决定:

      「上车,往南。」

 

 

 

※                         ※                         ※                         ※

 

 

 

      两台越野机车三个人,由奈特与布罗驾驶,静露在奈特的后座,狙击沿途窜出来的殭尸。

 

      二轮越野的机动性比四轮车高出许多,可以闪过殭尸突如其来的攻击,但稍有闪失就容易出意外,静露的工作是清除路上的障碍和可能的危险,但在奈特时不时的蛇行下,还是有几个漏网之鱼。

 

      「……啧!」她烦躁的看着那个射偏的弹孔,殭尸的脚被她轰断了,但不排除会扑上去攻击跟在他们后方的布罗。

 

      她整个人站着,双脚紧夹住机车后座,上半身完全贴在奈特身上,将奈特当枪托用,她一边换弹匣,一边确认后方布罗的安全。

 

      只见布罗神乎其技的换左手抓紧油门,右手抄着战斧一挥,迅速斩了那个静露漏掉的殭尸,头颅被挥砍的力道劈得高高腾起,在空中转了好几圈,血花四溅。

 

      确认他没事,静露转过身继续清除前方出现的敌人,却突然听到奈特略为不满的抗议。

 

      「……什幺叫做『不如跟了我』?妳是男人吗?」

 

      「唉呀,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嘛。何况是男是女有什幺关係?」她瞇紧一只眼,瞄準,扣板机,『砰!』一声又一只殭尸被轰飞。

      「我还特地绕路去帮你拿你的狙击弩耶,不要生气啦!」

      她满嘴敷衍的安抚。

 

      「……」

 

      两台越野机车沿着十公尺高的南墙呼啸往南,一路上殭尸越来越多,活人越来越少,但也听到激烈的枪响和怒吼声,激战就在附近。

 

      距离更近时,他们看见一大群达尔克区的居民们,站在倒塌的建筑物上,拚死博杀着殭尸们。

 

      「不要怕!!我们有安泰守护加持!不要怕!上啊!!杀光它们!!」一个中年微胖的鬍子男人咆啸着,激励着大家奋勇杀敌,是达尔克区的区长。

 

      「什幺──他们疯了吗!?」静露惊叫,急着要出声提醒,却被奈特制止。

 

      「妳才疯!这时候製造恐慌有什幺用?!」奈特催紧油门,由那群人身后绕过,「这时候要是让他们知道抗体没有用,他们惊慌逃走,南墙会完全沦陷的!」

 

      静露抽气闭嘴,果然如奈特所言,她看见区长脸上的惊恐──那个男人很清楚变异种殭尸的存在──但他气势彭湃的吶喊着,鼓舞众人向前扑杀殭尸,也将他们推向死亡深渊,他的身上也有多处伤痕,她记得那位区长也是个抗体人……看来,这群人撑不了多久了……

 

      「别看了,撑不了多久的。」奈特提醒她,「广场的镇压势力很快就会到这里,我们得先去发电厂让南区正常供电才行。」

 

      静露死死的咬紧牙关,情绪纷乱得几难控制。她回头,看着那群居民们怒吼着,厮杀着,拚搏着;他们都不知道,自己已经是必死之身,永无回头路。被掌权者玩弄于股掌之间,被当作维持城市安定的弃子,该死的亚瑟和阿奇尔,他们根本不在乎这些人的死活对吧!?这些无辜的贫民,到死也不会知道真相了……

 

      机车又奔驰了好一阵子。

 

      「破口到了!」后方的布罗大声提醒。

 

      静露站直身子朝右方远眺,果然看到大大敞开的南墙城门。城外的殭尸像看到明星的脑粉一样疯狂涌入,如蟑螂群一般涌动,执着得拼命想要撕咬人类。

 

      邻近街道的地方,已经有人紧急围上护栏,堪堪阻挡着殭尸的侵略,但那些护栏也岌岌可危……

 

      「炸!」一个中气十足的喝令。

 

      『轰!』爆炸声随着命令响起,殭尸们被炸得飞天四散,从远处看好像殭尸喷泉。

 

      「别靠上去!不要恋战!远远的攻击!」一个女声朝众人吼着。

 

      显然这边这群人是知道内情的,而且还聪明的点了火!静露定睛一看,却发现那发号施令的黑髮女子不是戴娜,但看到那女人身边站着之前帮助过她的男人──是那个酒保!

 

      只见酒保依然身穿着在酒吧工作时的服装,手上却再也不是拿着杯子和髒抹布,他两手抓着形状特殊的弧形刀具,划着弧,不断旋转割断试图上前的殭尸之颈项,动作不曾停歇,保护着那个发号施令的女人安全。

 

      那是鸳鸯钺,以前教官有说过……居然能用钺直接划断那些殭尸的脖子,足见那男人的手劲有多重。

 

      奈特驾着机车驶近发号施令的高塔下方,酒保发现了他们,趁隙窜了过来,劈头就对奈特说:

      「发电厂出事了,没有供电,水门打不开,护城河起不了作用。」他面无表情的说,「我们的弹药最多只能再撑半小时,发电厂需要复电。」

 

      「知道了。」奈特意会答喝,操控龙头转向,重新开始催油门。

 

      酒保也没再多说什幺,只是朝他们点点头,又回去阵前厮杀。

 

      他们再度往南冲刺,一路上殭尸多到不行,静露开始担心身上的弹药。

      「奈特,我们子弹会不够!」

 

      「下了车一样要用刀砍,把散弹留着就好!」

 

      「是!」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弹壳沿路飞散,留下他们曾经奋战的轨迹。

 

      天色已经整个暗了下来,从刚刚就开始轰隆不断的雷声更响了,乌云密布更降低可见度,情况只会越来越不利。这附近的风,隐约还闻得到海水的鹹味,他们很靠近发电厂了。

 

      「到了!」布罗大喊。

 

      「别停在门口,冲进去!」静露指着徘徊在发电厂大门的殭尸群。

 

      别无选择,她换上散弹枪,朝门口方向扣板机。

 

      『磅!』大门被硬生生的轰出一个血红色的入口,他们冲刺进去。

 

      有那幺一瞬间,静露感觉视线是放慢的。

 

      彷彿所有东西都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调为慢动作,熊熊的火光照亮发电厂室内。瀰漫的烟雾中,她看见高架走道上,互相对峙的摩顿与修伊,摩顿的背后隐约可以看见戴娜的身影,她与摩顿背对背,正在斩杀不断扑上来的殭尸;而修伊悠闲的换着弹匣,眼神阴狠的瞪着摩顿,嘴边不知在碎念什幺……

 

      『嘎吼!』旁边的机房,突然窜出一群殭尸。

 

      「──露,上去!」

 

      没等静露回答,奈特死死抓住剎车,『叽──』的一声,机车尾部翘起,静露连人带枪整个被甩抛到空中,她反应迅速的伸长手脚,搆住高架走道的垂直铁梯,没让自己跌惨。

 

      奈特稳固住车身,马上就『唰』一声抽出狙击弩,对着朝他们冲来的殭尸发射箭矢。

 

      『嗖!嗖!嗖!』

 

      他停手,随后冲进来的布罗加紧油门,硬生生的冲撞辗压上那群殭尸。软烂的尸体让轮胎打滑,布罗没有犹豫,从机车上跳下来,一手抓一只殭尸,将它们丢进旁边失火的火堆里烧。

 

      『叽嘎──嘎嘎嘎嘎嘎──!』诡异的惨叫声响起。

 

      静露没有继续看他们怎幺合作,奈特与布罗是多年的难兄难弟,担心奈特等于是污辱他,她确认自己暂时不会被殭尸缠上后,赶紧揹着枪往上爬。

 

      三层楼高的垂直梯,时不时从空中吹来失火的热风,她命令自己不准往下看,拼命往上挪动手脚。

 

      修伊装填好弹药了,不知道为什幺摩顿一直不动,他等死吗?!

 

      「修伊!」她别无选择的大叫,试图吸引那家伙的注意力,「修伊!别闹了!你哥哥等下就要来了!趁现在停手帮忙灭火!」

 

      戴娜那一头的殭尸多不胜数,她面不改色的接连二三卸下许多殭尸的下巴,高跟鞋『噗喀』的踩穿它们的头盖骨──看样子是普通型殭尸,暂时不碍事,暂时而已。

 

      戴娜注意到静露等人的动静,但她没有因此动摇,只专注于求生。

      「奈特˙昆斯!」她大吼,让楼下奋战的两人听清楚,「想办法到C区!启动紧急备用的发电机组!」

      然后她脱下套装的外套,横扫剩下三只殭尸的脸,借力使力的将它们摔到一楼变成一坨坨番茄酱,自己也朝奈特的方向狂奔而去,坚硬的鞋跟在金属的铁架上喀喀狂响,那是强悍的证明。

 

      走道上剩下摩顿与修伊了。

 

      「修伊!该死的把你的枪放下!」静露大吼。

 

      修伊动作一顿,缓缓的转过身来。

 

      噢干,他拿火烧自己?静露瞬间头皮发麻。

      只见修伊半张脸几乎毁了,整个被烧得红肿不堪,原本邪佞俊美的脸庞,皮肤彷彿被溶解般的剥落,水泡散布半张脸,延伸到脖子胸膛……

 

      「……死了,他死了……他杀了他!他杀了他!!」修伊狂乱的自言自语,时不时的大声吼叫。

 

      「有什幺话好好说,你先把枪放下!」干,这种老掉牙的安抚台词,以前看连续剧都觉得烂透了,轮到自己上阵,居然也只能讲这个!

 

      「这个废物杀了我的──我的──他是我的──我的!!没人可以动!你这个小偷……小偷!!我要杀了你!!」

 

      「谁杀了谁?!你讲清楚说明白!」她根本是没话乱找话了,天啊谁来帮帮她!!摩顿你为什幺死都不动?!趁那家伙在恍神的时候冲上去干掉他啊!噢不!她看到了摩顿满是鲜血的裤管,那家伙的脚受伤了,八成是被修伊伤的,她得赶快爬上去……

 

      「他把维塔杀了──」修伊歇斯底里的控诉,愤恨的转头指着摩顿,「你这个杂碎──我不该把你买回来的……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静露胃一沉,心里吶喊着自己该不会撞见了什幺基情四射的三角关係吧──但又听到摩顿那根本自寻死路的宣言。

 

      「没错,是我杀的,来杀我吧。」摩顿一改平日的嘻皮笑脸,整张脸阴冷了起来,连声音都冷峻,他鼓励着修伊,语末却又撂了一句狠话:「但我死也不会让你找到他的尸体,你休想再见到他,连骨灰渣都别想碰。」

 

      「杀……我要杀了你……」修伊被激得全身愤怒得颤抖。

 

      静露注意到他想举枪,动作却不灵活,他骨折吗?维塔死亡的消息绝对是假的,摩顿的态度看来,是死也不想让维塔跟修伊扯上什幺关係,这是什幺深情宣告啊!?但不管如何,她得先爬到他们那一层才能帮得上忙。

 

      「我要杀了你──!!」

 

      摩顿微微蹲身,举起手中的刀,瞇眼蓄势待发。

 

      「住手啊!」

 

      『轰隆──』闪电劈下。

 

      一团影子迅速在窗户上放大,然后──

      『框啷!!』破窗而入。

 

      在修伊与摩顿对峙之间的墙上窗口被踹破,滚进了一大坨东西。

 

      所有人都愣住了。

 

      一大坨东西其实是披着披风的女人,完美落地的她身材姣好,一头艳红色的红髮如火焰般耀眼,小麦色的皮肤上扎着不少玻璃碎片,在她细腻的身子上划出不少伤口,但都无损她飒爽登场的帅气,反而充满了一股生意盎然的野性美。

 

      是菈瑞儿。

 

      菈瑞儿护着怀中的纤细人影,猫一般的大眼迅速了解状况,她扯开斗篷,露出里头的维塔。

 

      「菈瑞儿姊!」「维塔!」静露与摩顿同时惊叫。

 

      这下,不只修伊错愕,连摩顿都被这突如其来的惊喜杀个措手不及。

 

      「你、你怎幺来了?不是说了不再回来的……」摩顿瞬间气势被削弱,嗫嚅地看着那白髮的黝黑少年虚弱的站直身子,望着他。

 

      「……对,我不想回来的。」维塔忍住一路奔波而来的不适,菈瑞儿简直将马儿操到极限,他们刚刚还攀上十米高的墙,避过殭尸潮,从墙上蕩到发电厂,撞进这块窗户,他整个头昏脑胀,但他有必须要做的事情……「亚瑟必须知道真相,我不能逃避。」

 

      「维塔……维塔……?」修伊震惊的看着眼前活生生的他,被火吻的颜面让他视线不清不明,但他听到了那悦耳的低哑声音,维塔还活着?摩顿那杂碎骗了他?又一次的?

 

      「这不是巴伦家的公子吗?」菈瑞儿瞇眼抽出长矛,直指面容尽毁的修伊,机警地压低身子,準备随时攻击。

 

      但修伊已经放下了枪。

      「维塔……维塔……」他变态的笑着,蹒跚着步伐想上前靠近对方,「回来了就好,快来我这……」

 

      「不。」维塔镇定的拒绝,「听着……」

 

      「我知道你是逼不得已的,是摩顿那个垃圾强行带走了你,快来我这,我们回去……」

 

      「不!你完全搞错了!」维塔忍不住了,他声音高昂了起来,「是我求摩顿带我走的,请你不要再误解我们之间的关係。」

 

      修伊满足的微笑瞬间瞠愣住。

      「你……你……?不……你不会的……」

 

      静露全身发毛的看着那个彻底坏掉的家伙,他就像一颗未爆的不定时炸弹,在那边晃呀晃的,嘴边喃喃自语,这家伙神智不清了……

 

      此时,发电厂入口的方向传来『叽──』刺耳的煞车声。静露转头望过去,看到一辆吉普车急停在门口,下车的人是亚瑟。

 

      「……搞什幺,开同学会吗?」她喃喃自语的吐槽,默默攀上三楼的走道,小心的与修伊保持安全距离,暗自抓紧揹着的枪。

 

      但亚瑟没有注意到他们,不少殭尸被厂房深处的浓烟呛得四处乱窜,亚瑟出手将它们一一解决乾净,然后像是在找什幺似的东张西望。

 

      维塔也看到亚瑟了,他手微微颤抖,一切都不在他预料之内,他原本以为要先面对的是父亲巴泽尔,但这是何等的好运气……也好,就在这边告一段落吧!维塔深吸一口气,大声呼喊:

      「亚瑟!」

 

      地面上的他这时才注意到上方紧张的局势。他严峻惯了的脸,在勉强认出维塔的瞬间也不禁愣住。

      「维塔?你不是──」

 

      「亚瑟!我接下来要说的事情全部属实。」维塔大声说着,眼神坚毅的瞪着前方不远处,精神恍惚的修伊。

 

      「十几年前,我的父亲──巴泽尔˙巴伦,与人共谋杀害了已故城主巴南特大人。」他『唰』地指向前方的修伊,继续说道:

      「共犯就是修伊。我的父亲将我当作报酬交换,与修伊达成共识后,修伊在巴南特大人的饮食里下了药,让他那天没有足够的体力应付殭尸而被吞噬感染。」

 

      亚瑟终于瞪大眼,不敢置信的看向自己的弟弟。

      「……我和阿奇尔的确有怀疑过他,但一直没有找到证据,没想到真的是他干的。」

 

      「呵、呵呵……」修伊抱着头,摇晃着身体,「下手?共犯?不……我是……我不是……呵、呵呵……」

 

      「不需要更多证据,我被他监禁的那几年,全都听他说了,我就是人证。」维塔拉高自己的上衣,露出布满伤疤的身体。

 

      窗外的闪电再次劈下,有那幺一瞬,照亮了整个室内,也将维塔身上的伤疤照得无所遁形。

 

      静露倒抽一口气。

 

      虽然之前听奈特说过,但她这还是第一次看见他身上的那些疤……

 

      「不,别说了……我不是……我不是有意的……」

 

      「后来某年,佣兵摩顿到宅邸来驻守,负责看守监禁我的地下室,」他打断修伊,声音微微颤抖,但仍努力保持平稳的继续说:「我花了将近半年的时间说服他,请他将我带走。但摩顿并不知道我是巴泽尔的儿子,我刚刚所说的一切事情,除了我被监禁的部分外,其他摩顿一盖不知情,一切与他无关。」

 

      「那个杂碎……他偷走了你……」

 

      「不!他是带走我的英雄!」维塔挺起胸膛,怒难自控的指控,「而你,你是个自私傲慢的魔鬼,你扼杀了新雪梨多少无辜的生命,助纣为虐,就只是为了满足你那变态的私慾!」

 

      「不……我不是……我不是……」修伊狂乱的看着维塔指着自己,「维塔……维塔……我可是你堂哥……」

 

      「在你对我做出……那些事之后,在你成为你父亲死的加害人时,我的三堂哥已经也死了。」维塔咬牙说着。

 

      「……可我爱你啊……?难道这样还不──」

 

      「别拿我当藉口,你等着被审问吧!我决定回来,就是为了要让亚瑟和阿奇尔能拿回他们应有的权利和真相。」

 

      亚瑟已经迅速爬上高架走道,站在静露身后。

      「退着点。」他轻声对静露说,声音前所未有的温柔,让她鸡皮疙瘩了起来。

 

      「亚瑟,不能杀死他,我父亲有太多秘密在他身上。」维塔提醒。

     

      「我知道。」亚瑟沉声回应。

 

      「你知道什幺?你懂什幺?」修伊冲着自己兄长,口气兇狠:「有抗体的你,你懂什幺!?你跟阿奇尔懂些什幺?啊啊??」

 

      「父亲只会对你们有期待,没抗体的孩子就像垃圾一样没有利用价值?呵呵、呵呵呵……你懂什幺?」

 

      「你们──全都该死──」

      修伊感觉全身都痛死了,好痛、好痛啊……为什幺会这幺痛?谁在这?为什幺?他怎幺了?什幺时候变成这样的?为什幺会知道了……?他突然抬头,看到维塔身后的摩顿的眼神──冰冷的同情──他在讥笑?那个该死的废物在嘲笑自己?前所未有的愤怒和恨意在胸口沸腾,他突然又有力气了。

 

      「杀了你们啊啊啊啊啊啊──!!!!!!!!」

      他扯开衬衫上衣,露出里面满满的炸药,不分青红皂白的就往摩顿的方向冲去。

 

      「该死的!」菈瑞儿抱住维塔,从走道上纵身一跳,悬吊在半空中闪过他。

 

      摩顿咬牙準备承受冲击,殊不知,那半疯癫的家伙用力推开他,直直的往发电厂深处冲去。

 

      来不及出手捉住他的亚瑟和静露急起直追,无暇顾及后方受伤的摩顿。

 

      「C区!那个方向是C区!他要炸紧急备用的发电机啊!」维塔在后方大叫。

 

      这下真的是靠北了,静露咬紧牙关,拼命往前冲刺。身段轻盈的她跑得比亚瑟快上一节,紧追着起肖的修伊,冲到发电厂深处。

 

      空气中的海鹹味更浓厚了,雷还在闷响,但雨迟迟不肯落下。遥远的,她看见奈特与布罗和戴娜,还在清除佔据控制台的殭尸们。

 

      「奈特!修伊身上有炸弹!!」她使尽吃奶的力气大叫。

 

      半室外,她的声音几乎消失在空气中,但奈特听到了。

 

      他抬头,看见静露惊恐的小脸,和她在风中飞扬的橘红色乱髮。

 

      修伊˙巴伦冲了过来。

 

      呼吸间,他举起狙击弩,瞄準那家伙抓着控制器的手。

 

      『嗖──噗!』黑色的箭矢穿过那家伙的手心,让他放开了炸弹的遥控器,修伊整个人被箭矢的力道往旁拖,紧紧钉进墙里。

 

      「嘎哈哈哈哈哈哈──去死吧你们这些抗体杂碎!」修伊完全无视手上的痛楚,癫狂的叫嚣:「死在没抗体的人手里──活该!!!!!」

 

      然后他没被钉住的那只手,迅速伸向自己身上的背心,拉开其中一个榴弹的插销。

 

      啊,那种慢动作的感觉又来了,静露想。

 

      彷彿无声的,有那幺几秒,修伊就这样睚眦尽裂的朝天张狂笑着。

 

      然后,『磅轰──』的,所有东西从他身上炸开。

 

      她看见奈特往她这冲过来,为什幺呢?

 

      啊……被修伊炸飞的地方,有一根铁桿子朝她这飞来了。

 

      奈特来不急将她推开,只好咬牙準备用身体挡下那该死的东西。

 

      她感觉自己从没这幺清醒过,但又感觉自己无法自由的控制身体──在她意识到这点之前,她已经抓住奈特的手,一个旋身,硬是让奈特跌倒,跌在她身后。

 

      奈特,他可是要继承城主位子的人啊……她想。

 

      然后,下一瞬──

 

      『噗哧』的一声,剧烈的疼痛在她左肩上炸开,她眼睁睁的看着那铁桿子将自己的身体戳穿。

 

      站不稳,她往后倒去。

 

      下方,是发电厂外的海岸。

 

      「静露──!!」

 

      「不!!艾格莎──!!」

 

 

 

※                         ※                         ※                         ※

 

 

 

      『扑通--』

      『唰啦--』

 

      下沉的感觉。

 

      水面上,男人们惊慌呼喊的声音。

 

      模糊。

 

      海水将伤口浸染得好痛。

 

      她明明学会游泳的,但是,好痛……

 

      胸口的胀痛、耳鸣……

 

      月光。

 

      气泡。

 

      血汙。

     

      手……

 

      啊,好似曾相似啊……她会不会就这样死掉,然后又回到21世纪的台湾呢?

 

      她其实,很想念爸爸妈妈的。

 

      也很想念咪咪和晓雯啊……

 

      艾格莎……静露……

 

      谁……?谁在喊她?

 

      她好累,可是,那个声音,她还满喜欢的……

 

      露……

 

      静露……

 

      她记得那是老爱吃她豆腐的家伙。

     

      静露,快回答我……

 

      不,该死的,别走,求妳别走,妳答应过的,妳答应过我的……

 

      嗯,她答应过什幺了吗?

 

      我不管妳是从哪里来的,我不管……别走……求妳了……

 

      是红色!奈特!放开她!要赶快送她去治疗啊!

 

      已经重新供电了,快上车!

 

      啊,电……对了,她在发电厂……

 

      妈的,奈特你振作点!

 

      求妳了……别丢下我……

 

      妳留下来,我什幺都答应妳……别回去,别去妳的……别回去台湾……

      求妳了,留下来……我什幺都答应妳,我什幺都答应妳……

 

      嗯……答应……什幺……

 

      「喂!要开车了!奈特你压紧她的伤口!」

 

      耳边突然清晰了起来。

 

      一个极强的力道压捏着她的肩颊骨,她痛得睁大眼,抽气。

 

      「静露?静露!」奈特抖着手看着怀里的她,「妳听得到吗?」

     

      「……痛……」

 

      「撑着点、撑着点,等下就可以休息了,任务结束了,我们可以回家了……」

 

      「……我……听到了……」她咬紧牙关,撑着一口气,莫名的执着,「你说……什幺都……答应我的……」

 

      奈特愣住,等听清楚她说了什幺后,瞬间脸比哭还要难看,像是又哭又笑一样,紧紧的抱住她,闷声在她耳边,再次允诺。

 

      「好,只要妳待着,我就什幺都答应妳。」

 

      「……探索兵……」

 

      「好。」

 

      「我不要太早……结婚……」

 

      「好、都好。」奈特七上八下的呼吸总算笑了出来而岔气,「都答应妳……都答应妳。」

 

 

 

<<凌晨加更最后一章>>

 

 

+++碎碎念时间+++

 

 

对不起──果然超过了!!

第20章的字数直接喷到九千,

对不起啊啊啊啊我好无能啊啊啊啊(撞豆腐)

 

凌晨(或早上?)加更『后话』

美其名说是后话,

但其实是无能作者的真正完结章(炸)。

 

请大家先用这章暂时解解渴,

我继续来拚~~

欢迎大家多多留言唷~~

 

20160706

LilyQuali

  • 名称:重生七零有宝妻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6 15:38:4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