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阅读

        

      那个人,是他活生生的噩梦。

 

      有时候,当他无法控制的回想,记忆中那些闪亮又朦胧的影像,看起来都是那幺美好,又遥远。

 

      他还记得,伯父与父亲,如何与那些军火商谈判交易,如何拉拢各方财阀,如何振兴了整个城镇,被大家爱戴着、景仰着──被他们敬慕着。

 

      然后贪腐开始了,像病毒一样的渲染开来。

      所有人都沉浸在掌控的快感里,争夺着,强佔着,编织出各种谎言与藉口,合理各种违反伦理道德的事,只为满足自己的慾望和可耻的胆怯……只有伯父毅力不摇,如中流砥柱;他对这一切懊悔过,但仍不放弃着……他与所有人周旋缠斗,只为替晚辈垫下好走的王道。

 

      他觉得有愧,面对时都觉得心虚,但伯父对他,只有满满的期待。

 

      「你可要好好的辅佐亚瑟。」他拍拍他的肩,那暖热的感觉至今依然在肩上,停留不去……「别让我失望了,你们要将至今走歪了的路,全扳正回来。」

 

      「对不起……将这烂摊子丢给你们了……」

 

      不,别对不起啊。如果能偿还父亲铸下如此多之大错,如果能让他报答伯父的培育之恩,再怎幺辛苦,他都甘之如饴的啊……但是……然后呢……?

 

      再然后,所有对未来的憧憬,和满满的冲劲,全都在一夕之间化为粉末了。

 

      金属敲碰的细碎声音响起,他缓缓睁开眼,感觉手脚被铐着,他的意识恍惚,视线朦胧,依然不清楚自己在哪里。

 

      第几天了?不……这里没有窗,他甚至不知道现在是白天或晚上。

 

      他或许知道自己发生了什幺事?但他不确定……那回想起来像噩梦,不,堂兄不会对他这幺做的,那是梦,一定是噩梦。

 

      自己应该是清醒的,但又怎幺证明自己是清醒的呢?身体的疼与痛,或许都是大脑製造出来的假象?啊……又或者,他以为是记忆的那些记忆,也是假的呢?他感觉自己半疯了……但他又该如何证明自己疯了呢?意识仍在自我抗辩,手脚传来冰冷的铁鍊触感,嘲讽的提醒他,他失去自由了,除此之外,什幺也证明不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昏暗里,他听到厚重的门板被推开,朦胧中,有个熟悉又陌生的人影靠近了他。啊,他的噩梦又要开始了吗?

 

      「……是你干的?」他听到自己已然沙哑的声音,才后知后觉的领悟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察觉了真相。

 

      「嗯哼。」噩梦轻哼着。

 

      「……亚瑟不会放过你的……」

 

      「呵呵……你觉得我会害怕?」噩梦靠近他,在他耳边呢喃着,「我跟他们可不一样……你以为一无所有的人,会需要害怕?」

 

      他感觉自己的衣物被解开,冰凉的东西贴上他的皮肤。

 

      「你是我的。」噩梦说。

 

      冰冷的尖锐刺进他体内,他痛得瞳孔收缩,却咬牙不愿发出声音。

 

      他感觉全身的血都被抽乾了。

 

      身体好痛,心好痛。

 

      啊,为什幺会这幺空蕩?

 

      「我的……」噩梦伸舌舔吮着他,他突然看清了噩梦。

 

      是他,那人是他活生生的噩梦。

 

      怎会如此?怎会疯狂?从何开始的?又为何是他?为何是他?为何是他?

 

      「喂!小心!!」

      突如其来的女声,如惊雷一般劈醒了他,将他从思绪中抽出。

 

      没等他回应,女人手伸过来扯住他的缰绳,控制住马儿的奔跑方向,另一手抛起长矛,奋力往旁戳刺,贯穿一只殭尸的右眼。

 

      『噗滋』一声,腥臭的血喷溅到他衣上,那血腥味充斥着他的口鼻,刺激脑海里深锁的记忆,他忍住发狂呕吐的欲望,接过她递还回来的缰绳。

 

      「还好吗?撑着点。」她抽回武器,甩掉肉末,火焰般的红色短髮在风中飞扬着,指指前方的路牌说道:「这条公路可以直通到旧雪梨城,我们抄近路过去会快很多;噪音是绝对无法避免了,注意随时可能从旁窜出来的殭尸。」

 

      「我知道。」他镇定的回答,「刚刚谢谢妳。」

 

      「不会。」

      她微笑,随后执缰喝了一声,马儿意会的朝前继续狂奔。

      他跟上。

 

      两人骑马着马奔驰在高架的公路上,路边掠过眼界的,是一堆堆昔日人类遗留下的文明残骸。

 

      他当初离开时,只当自己死了,一路也留下了许多记忆的残骸吧。

 

      但他必须回去。

 

      他必须回去了结一切。

 

      他必须让亚瑟他们知道真相,他必须让噩梦结束。

 

      狂奔的马背上的风迎面刮骨,而他专注地跟紧在她后方;跟离开时的心境不同,他现在充满了勇气,结束一切的勇气。

 

 

 

※                         ※                         ※                         ※

 

 

 

      「唷呼!!扭啊!!」观众们欢呼着。

 

      舞台上,夏末庆典的开幕仪式正在进行。穿着清凉的美女们一字排开,随着音乐狂野的舞动着,火辣的画面养眼刺激。

 

      静露想起昨天餐厅里那尴尬到爆的场面。女孩宁愿跟着修伊也不愿随她回土瓮,她的好意被那女孩视如敝屣,还被翻了个白眼呢,心情真複杂……呵呵。布罗奈特和摩顿也拒绝了礼物,最后通通被修伊带走。真是后宫佳丽三千人啊……祝他铁杵磨成绣花针!

 

      瞄了眼不远处慵懒坐着的修伊,他怀中的美女跟昨晚那几个完全不同人,对比一旁的亚瑟与阿奇尔,没看脸的话,真的很难想像是一家人。

 

      一年一度的盛大庆典,城里不管贫富一律都精心打扮的前来参加,观众席也分等级,有距离最近、视野最好的头等席、一般民众的普通席,其余的民众们,则在大广场上或站或坐。

 

      奈特与布罗被邀请与亚瑟他们坐同一排,邻近坐着许多光鲜亮丽的有钱人家,其中也有几位,将自己体型吃得不输巴泽尔城主。至于静露这种菜鸟等级的,在城主『不经意』的忽略下,她很识时务的摸摸鼻子,在后头挑了个位子,与摩顿两人安份坐着。

 

      此时,台上美女们的舞蹈换了风格,狂欢的音乐也转为紧张的鼓声。

      「早安,露露小姐。」戴娜趁着空档走过来,在静露身边坐下,「如何?表演好看吗?」

 

      「啊,好看。」她礼貌的点头,「似乎是有剧情的呢?她们的表情都变了。」

 

      静露说得没错,随着隆隆鼓声响起,原本舞姿曼妙的美女们,各个面色仓皇的在台上,用舞蹈的姿势张显着害怕的情绪。

 

      「是啊,每年的开幕仪式,就是演绎一段人类在末日里遭受的地狱。」戴娜说道。

 

      突然,几个衣着破烂,面容丑恶的人蹒跚上台,学着殭尸扑杀的动作,朝美女们作势攻击。

 

      「这段表演的高潮,就是城主必须代表当年身怀殭尸病毒抗体的人,挺身而出,对抗殭尸,拯救大家。」她指指巴泽尔先生,「抗体象徵了生活安泰与未来的生机,新雪梨对抗体血液的执着,都是巴泽尔先生开始的。」语中略有暗示。

 

      此时,巴泽尔先生已经从侧边準备走上台,后头的工作人员递给他一把长剑。

 

      「哇!连城主自己都要上台?」

 

      「没错,这是很重要的一部份。」戴娜指着那些假扮的殭尸解释:「等城主用剑将最后一只殭尸刺死,就代表AZ元年的开始,也就是我们新人类从地狱中解脱的意思,庆典完全开始,是大家可以狂欢享乐的时候了。到时候,会有各式各样的比赛活动与表演,殭尸格斗、射击竞赛、」

 

      「我说,特助小姐啊,」摩顿打着哈欠,「每年的开幕都来这齣,不换点口味吗?以前的巴南特老头也不会搞这些有的没的。」

 

      戴娜没有理会他。

 

      巴泽尔先生持剑走上舞台,挥动肥胖的手臂,作势斩杀着殭尸,『殭尸们』闪避不及,一个个『被杀死』,美女们见着了英雄,纷纷投怀送抱,躲进巴泽尔的庇护下。

 

      观众们一片掌声叫好。

 

      「呵呵,说得也是……」戴娜突然低声笑了。

 

      静露皱眉转头一看,发现戴娜总是温柔婉约的脸上,多了分冰冷的嘲讽。

 

      「那些都是迷信啊……迷信……」她低语,锐利的眼神盯着台上那个肥胖虚荣的男人,「因为那是自己没有的东西,所以才会特别执着是吧……」

 

      「呃,怎幺了吗?」不就是个表演吗?她迟疑的看着戴娜。

 

      戴娜仍是看着巴泽尔,看着那个男人在台上享尽所有城民的欢呼与荣耀,美色满怀,脸上尽是混沌的贪婪。

 

      静露嗅到了一丝不对劲。

 

      「连殭尸都是假的,不觉得可笑吗?」戴娜的声音已经完全没有温度。

 

      静露转头看台上,只见巴泽尔已经假装砍杀最后一名殭尸,从地板的机关中摸出一颗假人头,举高头颅象徵着人类的胜利。

 

      台下一片欢呼。

 

      不……不对,她倒抽一口气。

      趴伏在地上的假殭尸──不,那不是假的殭尸,它们的眼神她很熟悉!

      「那不是假的!!!」是智慧型的殭尸!!她惊叫,从椅子上跳起,就要往台上冲。

 

      「太迟了。」戴娜愉悦的微笑。

      「请妳乖乖别动,露露小姐,我有义务保障妳的安全。」她手一翻,轻鬆制住静露的行动,另一手拿枪抵着已经自动将两手举高的摩顿。

 

      台上,趴伏在地上的假殭尸们,突然每个都爬了起来。

 

      主持节目的人察觉异样,试着打手势提醒『演员』,但台下的欢乐气氛热烈蒸腾着,没人注意到──

 

      「嘎吼──!!」殭尸发出攻击的讯号。

 

      「不!!!!」静露大叫。

 

      奈特与布罗闪电般的起身,但被亚瑟与阿奇尔挡下。

 

      巴泽尔满是肥油的身躯,瞬间被四五只殭尸包围。

 

      「啊啊啊啊啊啊啊!!!!!!!!」

      「呀啊啊啊啊!!!!」

 

      杀猪般的惨叫与美女的尖叫混砸在一起,将欢乐的空气彻底撕裂。民众们全从愉快的氛围中惊醒,震惊的看着台上突如其来的意外。

 

      「呃啊、呃……呃啊啊啊……」被殭尸包围撕咬的巴泽尔,艰难的发出咯血的声音。

 

      「啊啊啊啊!!!!」美女们四散逃跑,台上剩下殭尸大餐,主持人傻住,还没有人反应过来。

 

      「呃、呃啊啊……救……救……」

 

      『喀哒』一声,一个闪亮亮的东西,从殭尸们嘴边被吐了出来。

 

      那是巴泽尔肥手上的宝石戒指。

 

      愣住的群众中,有个髒兮兮的孩子伸出小手,窜到台前,抓起那个巨大沉重的扳指戒,将之占为己有后,一溜烟的跑了。

 

      此举引发了暴动。大家从惊楞中回神。

 

      「是金子啊!!!」台下有人大叫。

 

      「是金子啊!!纯金的啊!!」

      回神的群众们互相推挤,争相着要抢滚落满地的金银珠宝首饰,他们挤到杀红眼,甚至开始互相抢夺。

 

      「不对吧!!」静露大叫,「没有人管那几只殭尸了吗!!??」

 

      几只不想与同伴抢食的殭尸已经转身,朝台下选定目标冲去。

 

      但没有人理会殭尸。大家只顾着滚落一地的金饰。整个城的人都病了,大家都有病!为什幺看到殭尸不跑?!金子能救命吗?!她震惊的看着眼前慢慢开始失控的一切。

 

      殭尸已经分头冲到距离最近的头等看台,追咬几个跑得慢的有钱胖子。

 

      「呃啊啊啊啊啊!!!!」惨叫声不绝于耳。

 

      「救命啊!!救命啊──!!」

 

      静露看着那些受雇于人的随扈佣兵们,没有一个听到自己雇主的求救而行动,每个人都杵在原地,像是早就知道这一切──对!这是早就计画好了的吗?

 

      感染已经开始扩散,殭尸数量慢慢的变多了。

      她紧张的看着前方不远处的奈特他们,想要过去帮忙,无奈双手被戴娜箝制到背后。

 

      「戴娜,放开我!」

 

      「原谅我,露露小姐。」戴娜手劲不鬆的抓着她往外移动,「要麻烦您跟我走一趟了。」

 

      「该死……摩顿!!帮帮忙啊!」她用力想挣脱,但不管怎幺扭,戴娜就是有办法将她紧紧的制着,她气急败坏的看着自己与奈特的位置越来越远。

 

      「经验告诉我,不要招惹母老虎。」摩顿的声音凉凉的,一点也没有紧张的感觉,「妳比我好呢,我可是被枪指着了,不然妳跟我换?」

 

      「你们……你们……」她恨恨的磨牙,一瞬间有股冲动,想大叫吸引奈特的注意,但理智马上将这个冲动压下。

 

      虽然不清楚戴娜到底想做什幺,但肯定的是,刚刚那绝对不是意外。有人利用庆典,策画谋杀城主,而且目标不只是城主而已,刻意放那幺多只殭尸,无疑是想要血洗整个新雪梨城!

 

      被押走前,她看到亚瑟与阿奇尔已经拔枪,奈特与布罗也抄了武器开始动作,这才放下高悬的一颗心──这场谋杀的策划者并没有要杀奈特和布罗──而且戴娜说她负责自己的安全,摩顿也完全没有紧张感,她有九成笃定,混乱开始后,他们的优先敌人不会是人类。确定了这点,她才放鬆力道,不再反抗。

 

      「戴、戴娜,妳要带我们去哪里?」她舔舔唇,一边乖乖地照着戴娜的指示移动,一边试图弄清楚现况。

 

      戴娜脚程很快,几乎是拖着静露走,他们离开看台时,门口两侧有两位高大的佣兵也跟了上来。

 

      ……看来整个城的佣兵和随扈,都被戴娜真正的上司,也就是这整个阴谋的策划者收买了啊啊啊!!

 

      他们穿过广场,来到街口一辆吉普车旁,戴娜丢下摩顿不管,将静露塞进车子里,两侧被身形高大的壮汉挤得动弹不得,她自己坐上驾驶座,发动引擎準备踩下油门。

 

      啊,等等,她打算将摩顿放置吗!?静露惊恐的冲口喊出声:

      「摩顿不跟我一起走我就不配合!!」

 

      车外的摩顿嗤一声笑了出来,戴娜则挑眉,优雅美丽的脸上闪过一丝兇残。

 

      「上车。」她吐语。

 

      摩顿搓了搓鼻子咕哝了一声,听起来像是含糊的说「母老虎……」之类的词,在戴娜快要没耐性之前及时开了车门──但他没有坐上车,而是将副驾驶座的来福枪拿在手上,砰一声关上车门,三两下爬上车顶。

 

      整个车子被摩顿摇晃得吱嘎作响,静露看着平时美丽温柔又专业的戴娜脸上已经布满了冰层,心里狂唸阿弥陀佛,不知道自己的临时起意是对是错。

      不管摩顿可不可信,反正她是信了!手无寸铁的当下,她死也不想要落单!

 

      「开车吧!」不知死活的摩顿在车顶上趴好,敲了敲驾驶座的车窗。

 

      戴娜深吸一口气──静露听得头皮发麻──她猛地踩下油门,大抵有股想把车顶上的家伙甩下的态势,车轮跟上了踩油门的狠劲后,整台车像子弹一样冲了出去。

 

      静露感觉自己的脸被身旁的壮汉挤到变形,她艰困的回头,从车窗查看后方的景况。

      广场那头已经从抢夺金子的骚动渐渐转换成逃难,愚蠢的城民们终于意识到自己真正的敌人,平日施打的抗体血液根本起不了作用,感染真实的在眼前进行……

 

      人们这时才回想起,逃跑才是真正的生存真谛。

 

 

 

<<待续>>

 

 

+++碎碎念时间+++

 

 

 

跑跑跑~向前跑~

 

下次更新礼拜四(三天一开心吗?)

 

20160627

LilyQuali

  • 名称:帝霸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6 15:05:4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