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反派糸统全文阅读

 

 

      「噢不……」静露低呼了声,赶紧跑上前。

 

      「她的肋骨断了,前两个小时就开始发烧。」身形纤细的陌生人一号开口,声音温婉微哑,听得出来声带似乎受过伤。

     

      「我们的城就在附近。」静露转身察看崔佛,他虽然也面色惨白,但看起来比昏迷的菈瑞儿还好。

 

      崔佛的断腿在刚刚的混战中伤得更重,他额上滴下大颗大颗的汗珠,但仍能清楚的说话:

      「昨天最大的那只雄红袋鼠追上她,我来不及瞄準……她直接被踢中胸口,头也撞到水边的石头……」

 

      那时天色已黑得彻底,纵使月与星光明亮,人在水里的崔佛要从远处击毙袋鼠的脑袋,也是难上加难。

      崔佛拚命用力游向被死死踩在地上的菈瑞儿时,她也撑着最后一丝清晰的意识,举枪往想给她最后一击的袋鼠扣下板机。

      强劲的后座力让菈瑞儿的胸口疼痛加剧,即便崔佛在那庞大的尸体倒下之前,将她及时拖开,她还是在第二天清晨,两人渡河后撑了一段路开始发烧。

     

      「你们的同伴,听到我们的鸟笛后找到了我们,但没过多久就倒下了。」声音沙哑又温柔无比的陌生人一号,将原本搭在菈瑞儿身上的手举起,覆在胸口的位置,微微对他们欠了个身,有礼的说:

      「我是维塔,谢谢你们伸出援手。」然后他纤细的手指向一旁的摩顿,介绍道:「这是我的同伴,摩顿。」

 

      像大熊一样毛茸茸的摩顿,对他们微微点头。

      「谢啦。」

 

      奈特轻拍菈瑞儿脸颊,试图让她清醒,她勉强睁开眼,无神的看了看奈特,呢喃了几个莫名的字句后,双眼一翻又陷入昏迷。

      奈特皱眉,手伸向她胸腹想进一步确认,维塔却挡住了他的手。

 

      「别压--」他温和的阻止。

      话还没说完,马上被奈特打断。

 

      「退后。」他不知何时举起手枪指着维塔,「离她远一点。」

 

      「奈特!」静露吓一跳。

     

      场面紧绷,彷彿下一场打斗随时要被触发。

      但维塔表情没有丝毫不悦,他将双手举到半空,缓缓站起来往后退一步。

      「我们没有恶意。」他说。

 

      「有没有恶意,不是你说了算。」奈特冰冷的吐言,然后枪口继续瞄準维塔,头也不回的对摩顿命令:「那边的,把你的武器都丢下,双手放在头后--现在就做,除非你想让我在你朋友脑门上开洞。」

 

      有那幺一秒,摩顿看起来像是发怒了。

      但他没有反抗,只将原本已拿在手上的开山刀缓缓放下,然后双手举高,交叠到后脑勺上,无言的看着奈特。

 

      「呃……哈啰?」静露试着打破这紧张的氛围,「请问,我们现在最要紧的不是移动吗……?」

 

      奈特不耐的瞇起眼,强迫自己不要看向那个笨蛋。

 

      摩顿却无声地朝她咧开嘴笑了,眼尾都挤出深深的笑纹;而维塔则双眼一亮,默默看着静露。

 

      静露咬紧唇瓣,考虑着要不要上前拉住奈特,一边扶着崔佛僵在那里,一转头却看到崔佛竟也将枪管对着摩顿,即便他的脚伤让他痛到双手发抖。

 

      感觉出她想再说话,崔佛极力压下痛楚,不耐烦地开口提醒她。

      「搞清楚状况,菜鸟。」他低声说道:「来路不明的陌生人说的话妳什幺都信?妳书读到脑子坏了?」

 

      咦?静露瞪大眼看向维塔。

 

      那两人不是没听到崔佛说的话,但摩顿只是耸肩,没有多做辩解;相较之下,从刚才态度就一直维持从容有礼的维塔,此时却积极了起来。

      他转头看向奈特,沉着但不容打断的快速解释:

      「没有报上我们的背景是我的失误,请容许我们出示证件--」

 

      「闭嘴。」

 

      「--我们是来自新雪梨的探索兵!你不能拒绝援救我们!」维塔拉高了音量,想必是急了。

 

      奈特闻言,却从鼻子哼出冷笑:「从新雪梨过来?开什幺玩笑,这里离新雪梨将近一千公里,你们的座车呢?其他同伴呢?」

 

      这次,摩问却开口打岔了。

      「噢、嘿,老兄!你们要成群结队才能自保,不代表其他人也一样;别用乡下水準评断其他人好吗?我自尊心都受伤了。」

 

      「摩顿!」维塔急的低声喝斥了声,见摩顿一脸『随便你』的挑眉瘪嘴,乖乖闭上嘴,他才又转头对奈特缓声开口:

      「听着,也许你不相信我的说法,但摩顿真的是新雪梨的探索兵。你现在绝对需要我们帮助,你不可能凭你和那位小姐,扛着两个无法自卫的人,安然无恙的去你们的目的地。」

 

      他的提醒让奈特眼角抽了一下,很显然他也清楚这件事。

 

      维塔再开口说服他,语气坚定。

      「让我们同行,协助你们,我和摩顿绝对会听从你的命令。」

 

      「呵,这才是真面目啊。」崔佛冷哼道:「要我们收留是吗?可惜这里离我们的城还有将近一天的距离,硬要跟着我们,只徒增遇袭的风险而已。」

 

      崔佛说谎,他们离土瓮城的边界已经剩不到半天的路程了,但静露聪明的没有多嘴坏事,让奈特和崔佛去处理。

      这个世界没有什幺卫星连线地图这种高档的东西,遇到来路不明也意图不明的人,还说要跟自己回家,对你高唱『带我走」,谁都会觉得有鬼,绝对有鬼。于是乎,静露决定对暂时对自己刚刚的救命恩人装死,另一只手也摸上了自己的枪套。

 

      不料,维塔闻言却意外的没有动摇,反而微笑戳破崔佛的谎话:

      「噢,不会的。『火焰般的红色短髮,砂糖一样的蜜色皮肤,那是土瓮的队长菈瑞儿』。」他指着靠在奈特怀里昏迷的菈瑞儿,道:「土瓮城是这一带最大的安全区,身经百战的菈瑞儿小姐不会放任自己在处境艰难的同伴身边失去意识的,除非她清楚安全区已近在咫尺。」

     

      说完,他又指向崔佛:「而且,你被感染了。你绝对需要在今天之内接受检验,否则待会儿被枪指着的,绝对不会是我们。」

 

      底细被来路不明的人知详大半,崔佛和奈特脸更臭了。

 

      维塔继续说:「而你,『深髮碧眼的狙击弩奈特』,你是土瓮城城主金恩˙昆斯的儿子奈特˙昆斯,你清楚我和摩顿已经没有食物,也没有足够的武器,你不会对我们见死不救的,『多一个健康的人,就少一个感染者要对付』,这可是您父亲的名言。」

 

      唉唷,这脸蛋漂亮的家伙很会讲话喔,静路偷偷在心中吹口哨,接着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没有被『点名』……唉呀,可能资历太浅了,这种东西大概要等很久之后才会有吧?是说,称号什幺的感觉有点帅,但又有种莫名的羞耻感,呼呼呼,深髮碧眼的狙击弩奈特……这到底谁取的?感觉也有一阵子了,那家伙就这样纵容别人给他取这种奇怪的绰号吗?第一次听到,她憋到快笑了。

 

      但这样僵下去也不是办法,再怎幺装死,人家先前救她一命是事实,不想继续承受摩顿从刚刚就一直投射过来的眼光,她决定还是不知死活地试看看。

      「奈特。」她小心翼翼的开口:「我们需要摩顿帮忙扛菈瑞儿,她和崔佛的状况都不能拖。」

 

      感觉腰窝被崔佛猛力戳了一下,她畏痛的缩了缩,但仍不放弃:

      「不然这样,我当担保人,如果昆斯先生判断他们两人有问题,我、我就答应你……的要求。」说完,她自己都头皮发麻了一下,她这样算是赌上自己在探索兵的职业前途了。

 

      救命恩人雷鬼头先生,她已经仁义尽致,请千万不要辜负她的信赖啊。

 

      奈特考虑了一下,最后决定让步。

      「出示你们的徽章。」

 

      维塔对摩顿使了个眼色,摩顿没好气地把手伸进口袋里掏挖了一阵,然后捞出一个皱巴巴破烂烂的刺绣徽章。

 

      交叉的放大镜与望远镜,背景是象徵知识的灯塔。

      ATEA   of   New   Sydney.

 

      这是新雪梨城的ATEA徽章没错。

 

      静露和崔佛都要放鬆下来了,但奈特没有,他枪仍指着维塔。

      「你的呢?」他问。

 

      维塔没有回答。

 

      见状,奈特危险的瞇起眼睛,準备再发难,摩顿却不知何时,迅速地靠上来,压住奈特的枪管:

      「嘿,别冲动。」他大熊一般的身影将维塔整个遮住,皮笑肉不笑的警告:「我是维塔的担保人,他没有问题,而且他有抗体。」

 

      奈特瞪着那全身毛茸茸,让人看了烦躁不已的家伙,知道自己没什幺选择权;菈瑞儿的状况完全在预料之外,他们真的要赶紧回程了。

 

      「我不会惹麻烦,我也懒得招惹麻烦。」摩顿手举到半空,再三保证,「你要保护你的城民和队员,我懂;而我也要保护我的同伴,咱们打个商量,我不吵不闹不烦你,有什幺需要儘管吩咐我,你则帮个忙,给我们一条生路,这样如何?」

 

 

 

※                         ※                         ※                         ※

 

 

 

      她满喜欢维塔的,给人一种温和好亲近的感觉,静露想着。

      所以在摩顿表示维塔体力不佳,无法帮忙搀扶着崔佛的时候,静露就自告奋勇要负责照顾崔佛。

 

      于是新的小队组成了。

      奈特走在最前头、抱着菈瑞儿的摩顿第二、维塔走第三,静露与崔佛殿后。

      一路上奈特和崔佛虽然都绷着一张脸,但没有阻止静露与维塔聊天,她马上察觉,维塔不只亲切有礼,举手投足有股雍容温雅的气质,而且谈吐之间,感觉得出有受过正规教育;摩顿则风趣幽默,常常在两人聊天时,三不五时插一句妙言,逗笑维塔与静露,他与维塔之间也有着不须言语的默契,她常常注意到,摩顿会不经意地在维塔走路不稳时伸手扶住他。

 

      但维塔是男的还是女的呢?她猜不出来。

      他说小时候遭遇火灾,被浓烟呛伤后声音沙哑,一辈子讲话就那样了;她倒觉得他虽然声音沙哑,但他说话都温言软语的,让她想到晒过暖阳的绒布,让人感觉好舒服。

      纤细温柔又有气质的维塔,与毛茸茸浑身散发出动物气息的摩顿,根本是美女与野兽的组合啊。

      如果维塔是女生,她可以理解为什幺他要打扮中性,让人雌雄莫辨;这个世界跟21世纪差太多了,年轻女人与小孩都是重要的「资产」,静露自己小时候穿越到这里时,就正好亲身经历了人口贩子绑架小孩的事件啊。维塔没有主动说,她也不好意思多问,懒得多想的大脑,也乾脆当她是女生了。

 

      半小时前,他们朝土瓮城的方向吹响了鸟笛,也听到回讯,代表有人会在边界的地方迎接他们。

      土瓮城也的确如外人预期的那样,是这一带最大的人类安全区。

      高达五米的护城墙将整个土瓮城包围起来,城里则仔细规划了农场、工厂、住宅区、商街、训练场、医疗所等等,街道四通八达,且随时保持乾净。

 

      他们进城后,医疗所的人马上将菈瑞儿与崔佛接走了,其他人则收到指示,领着奈特、静露与外来的摩顿和维塔,先到大屋的浴场把身体洗乾净。

 

      「维塔来,我们走这边,」静露亲密地手勾住维塔,指了指右方的通道,「这边是女生的浴场,我等下借妳乾净的衣服顶着用,不过妳比我高,可能--」

 

      话还没讲完,原本与她走一起的维塔就被抢了去。

      只见奈特忍无可忍地把维塔从静露身边拉开,粗鲁的把他塞给摩顿,然后一脸看白癡的表情,咬牙对她说:

      「他、是、男、的,妳给我去洗妳的澡!」

 

 

      咦!?

      她看着维塔堆满歉意又不知怎幺对一头热的她解释的脸。

      咦咦咦咦咦咦!?她、她从刚刚到现在都在干嘛?!

 

 

 

                                                                                       <<待续>>

 

 

+++碎碎念时间+++

 

这次的剧情进展好像有点慢,

真是不好意思OTZ

 

雌雄莫辨什幺的最有神祕感了

不觉得吗XD

 

「穿越到Zombie满满的世界就算了等级还是0」

第八章,感谢您的赏光。

 

我们礼拜五见

祝   健康快乐

LilyQuali

  • 名称:最强反派糸统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6 15:04:4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