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全文阅读

 

 

 

      「静露……」他轻轻唤她的名字,鼻尖蹭着她小小的耳廓。

      「干--干嘛啦……」强忍着害羞,她抖着声音想推开他的怀抱。

      唉唷这家伙,人前一个样私底下又一个样,真是……真是让人心痒痒啊!呼呼呼……但奈特接下来讲的话,就让她心中的粉红泡泡瞬间破光。

      「回去后就转调到后勤,好吗?」他用彷彿能催眠人的好听低音在她耳边轻声诱哄着,最后还是忍不住亲了亲她小巧的耳垂。

      突然听到他这句,静露整个人被理智敲醒回来,眼前的色狼还在对自己毛手毛脚的,她瞬间火从心起,刚刚罗曼蒂克的气氛全被烧得一乾二净。

      忍无可忍,无须再忍。

      她「啪」的一声用力将奈特那张俊脸狠狠推开。

      享受着软玉温香却被打断,被推歪脸的奈特不悦的皱眉瞇眼,深沉的盯着她。

      瞪屁啊?老娘我还会怕你吗?静露不甘示弱的也瞇起眼,咬牙切齿的指着他鼻尖低骂:

      「你!你还有脸要求我转到后勤?我好手好脚,为什幺要转到后勤?」

      「后勤部的条件并不是身障。」

      「我的脑子也不适合待在后勤!」

      处理数据、修理机械、锻造武器、药物医疗等等那些是理科的领域好吗!

      奈特盯着她愤怒的小脸,直白的说道:

      「我不想妳受伤。」

      唔,直球。

      「……」用低沉好听的中低音讲出这种话根本犯规,她心中的怒火虽然被刚刚那句暖到不行的话浇熄了一半,但身为21世纪人,女性自主的自觉不容她退让,她瘪瘪嘴,口气比刚刚软了一些:

      「那也不能擅自抽走我的申请书,你这样是公私不分,而且不尊重我。」

      「我以为我跟妳讨论过了?」

      「那不算讨论。」你根本威胁利诱兼--兼--噢那画面太美姐不忍回想。

      奈特深深叹了口气,知道自己这次真是踩到她的底线了。

      「对不起。」

      「嗯哼。」

      「知道了我的担心,那妳愿意转到后勤部了吗?」脸又凑过去。

      「啊--你这家伙怎幺这幺听不懂人话啦!!」她又怒把他的脸推开,「我不擅长后勤的那些东西啊!而且我已经重新把申请书交出去了,这次的任务就是我将来会待在前线的证明啦!事到如今,你动什幺关係都没用啦!」

      「我没有要动关係,要让妳转调单位,有更好的方法。」

      「什幺方法?虽然我没有要转的意思。」翻白眼翻白眼。

      「跟我结婚。」

      她一僵。

      「……啥?」

      「我们结婚。」他表情认真得很,手却又摸了上去,将她刚刚坐开的身子揽回自己怀里,「结婚后,家眷亲属可以申请退役或转调后勤,名正言顺。」

      「等、等等等等你手摸哪!」她拍开他的毛手,一边忙不迭的防範自己小脸被亲到,脸又不争气的红了起来,「名正言顺你的头啦!干嘛结婚!?」

      求婚还被反问,奈特眼角微抽,耐着性子说:

      「我们都在一起十年了,干嘛不结婚?」

      「什幺--什幺久!!哪有十年!」

      妈呀,她感觉自己的脑浆要被煮沸了,都语无伦次了。

      「哪没有?」

      「我、我我我我听你在放屁!十年前我胖成那样你会爱?!你恋童癖啊?!」

      「身材并不是构成恋童癖的主因,妳的逻辑怪怪的;还有,当时我也是小孩,并不算恋童癖,我比较喜欢『青梅竹马』这个称呼。」

      「狡辩!」她挣扎着想要脱离他的怀抱,受不了这个人前人后表里不一的家伙,每次逮到机会就私底下对她乱来,明明端着一张正经脸却无赖得要命,说都说不过他,气死人也。

      奈特圈抱住她的手虽然挣不开,却没有弄痛她。

      他又陷入沉默了,那双蓝绿色的瞳眸转深,像海蓝色一样深邃,盯着静露直瞧,她无法承受那样深沉的凝视,红着脸转过头迴避。

      他又轻叹一口气,垂首将头埋在她的颈项不说话,隐约散发出一股无力感。

      「……喂。」静露停下推拒他的手,转而戳戳他后脑勺。

      黑暗中,他轻哼了一声,任凭她乱戳的手指在他脑袋瓜上肆虐,只是鼻尖又蹭了蹭她颈项,让她又起哆嗦。

      被这样无言的撒娇,她戳得没劲,只好放弃,随便他去了。

      两人就这样默默无语的好一阵子,连周遭草丛的虫子都重新开始鸣叫。

      良久,她也渐渐觉得脖子肩膀痠疼,于是也轻轻把头靠在他身上。

      「容我提醒……整个土瓮城的人都知道我们的事。」他徐缓的开口,低哑的嗓音迴荡在两人耳边。

      「嗯。」她也轻哼,「那又如何?」

      「……」他叹气,「妳打算这样跟我耗一辈子?」

      甚少看到他这样低姿态,她也放软态度,把心思说开:

      「我不是那个意思。」她歪头,靠在他肩上,看着河水在月光下闪闪发亮,「你不觉得20岁太快了吗?何况……」

      我可是27岁耶?不过这个死都不能讲。

      她咳了一声,转口道:「何况我也才16岁,我觉得这实在是太早了,也很不健康……」

      21世纪的当代医学保健,女生最好的生育期应该是26岁左右吧?

      她高中上完健康教育课后,就默默幻想了一下,自己26岁结婚生小孩的样子。谁知道会穿越到这个医学落后文明落后什幺都没有的遥远未来--

      「不健康是什幺意思?妳生病了?」听到奇怪的理由,他抬头,把她的脸转过来面对他,皱着眉问。

      「呃!」意识到自己想到什幺奇怪的地方,还差点整个讲出来,她脸又爆红了起来,「我没有生病啦,当我没说、当我没说。啊反正就是太早了啦!」

      「妳知道布罗打算年底跟菈瑞儿求婚吗?他们二十几了,已经很晚婚了。」

      又不是古代……她在心里咕哝咒骂这个莫名其妙的世界。

      但这也没办法,这个世界的人不太有长寿保健的观念,尤其是身在前线的人,什幺时候会在任务里失去性命都不知道,因此只要遇到看对眼的伴侣,就马上像山顶洞人一样手勾着手,回家快乐生小孩。

      「啊反正--反正我没有办法啦--」

      「为什幺没办法?妳不说出来,我哪知道问题出在哪里?我们明明--」

      「啊啊啊啊好,好了好了,停!!」知道他又要提那个不堪回首的往事,她红着脸连忙捣住他的嘴,「等我们回去在讨论好吗?我累了。」

      被她打断又两手摀住嘴,他瞇眼瞪着她。

      「拜託。」她柔声求着,语末还真的打了个呵欠。

      ……真不想答应,奈特心里挣扎着。

      今天让她躲过,回去那人多嘴杂的地方,她八成又可以找更多理由迴避他。

      但那小脸上已经疲态尽现,第一次实战任务里遇到这幺多攻击,她吓也吓够多了……暂时放过她。

      奈特让她转过身,躺进自己怀里窝好,他从包包里拿出毯子摊开,轻轻盖在两人身上。

      静露红棕色的头髮半乾的乱翘,轻搔着他鼻尖,小小的雀斑点缀在被冻得红红的鼻头上,可爱得让他忍不住想亲上去。

      这笨蛋……遇上她,他总是只有叹气的份。

      之前对她做的那件事,他并不后悔。

      十年来的情谊早就在不知不觉间变质了,两人的互动明显得很,但她总是顾左右而言它,拒绝面对现实。

      他不懂,想不透,总寻不到哪里出问题。

      两人年纪没问题、默契也好,土瓮城里也没有都市那些麻烦的门户观念,他总想着,等她成年了就结婚;谁知道,那天对她提议了,她马上变脸,然后就变成现在这样--一开始这个话题,两人就争论不休……他轻抚着她的背,无奈地闭上眼。

      感觉到他温柔地拍抚,静露心虚的悄悄睁开眼。

      腹中闷闷的、有什幺呼之欲出的感觉。

      她扭了扭,心里默默翻腾着。

      ……怎幺办,想放屁。

 

※                         ※                         ※                         ※

 

      「嘶--很麻……」

      「别乱动。」

      「轻点、轻点、啊……嗯……那边不行……」

      「等下就不痠了,忍住。」

      「不、不行啦,你不要用力--」

      清晨,大河旁树林间的某棵树叶沙沙摇动着,一男一女的对话引人遐想,但往树上看,却看到一个红髮女孩跟高大的青年拉扯着,姿势扭曲得好像在角力什幺一样,女孩嘴边还时不时的喷出一两句髒话。

      昨夜静露不知怎幺睡的,醒来后手脚都麻了,轻轻一动就痠痒得要命,唉唉叫个不停,奈特想帮她把僵直的四肢按摩按开,她一边哀号一边挣扎,好不委屈。

      等她手脚都恢复正常后,两人重新分配好包袱,整装出发。

      「先连络看看菈瑞儿他们?」

      奈特点点头,爬到更高处的树梢上,确认了风向后,轻轻吹响那竹製小管。

      『啾--噜噜噜啾--』

      长哨声幽远传了出去,其间夹有婉转的啁啾,在旷野中听起来还真与鸟鸣无异。他吹完一次,等了许久,又重複刚刚的长短和起伏,再吹响一次。

      良久,奈特正吸气準备吹第三次时,大河西南方,传来了遥远的回音。

      『哔、哔、哔、啾--啾--啾--哔、哔、哔』

      听到这讯号,静露紧张得也爬到树梢,抓着奈特直问:

      「他们没事吧?!」

      奈特皱眉摇摇头,再吹一次刚刚一样的长转音。

      这次几乎是一吹完,对方就马上吹来回讯。

      『哔、哔、哔、啾--啾--啾--哔、哔、哔』

      『哔、哔、哔、啾--啾--啾--哔、哔、哔』

      三短三长,是求救讯号。

      鸟笛声在河面上迴荡着,让人心焦。

      「快点!我们要快点过去!」静露转身往下爬,抓起包包往身上背,急着就要下树。

      「等等,有些不对劲。」奈特拉住她。

      远方的求救讯号一直重複着,没有停下来,她皱眉,看向奈特。

      只见他侧着头,细细听那鸟笛的回音。

      这下,连她都感觉到什幺了。

      「……这不是…这听起来不像是……」她瞇眼歪着头,不是很确定。

      「这不是我们的鸟笛。」奈特证实了她的猜测。

      「那怎幺办?去救援吗?或是先去找菈瑞儿?」她忧心忡忡的掂了掂包包,「我们的乾粮只能再撑一天,不然就要打猎了。」

      远方的求救哨音,此时终于停了下来。

      奈特巴着口鼻思考了一阵,最后开口:

      「先顺着河往回找菈瑞儿,她一个人跟崔佛一起,迟早会出问题。」

      「如果路上接近了求救的人,我们就尽可能帮忙。」她接着他的话说完。

      他挑眉,回头提醒她:

      「妳知道菈瑞儿没有回应我们,代表着什幺吗?」

      他们可能在昨晚的攻防中弄丢了鸟笛,或者发生了更糟的状况。

      「我知道。」

      「这个求救讯号,很有可能是强盗的陷阱。」

      「但也有可能真的是求救。」她也学着他挑眉,指着河边昨夜那两只动物尸体道:「教官说过的,我相信你父亲也绝对奉这句为为高原则:『少一个感染者,就少一个敌人。』」

      她手转指向声音的彼方,「万一他们正遭遇殭尸攻击而没有武力,我们没有伸出援手,他们又离菈瑞儿很近呢?最后也会害到菈瑞儿或我们自己。」

      最后一句,甚至有点咬牙切齿。

      他垂眸,看着那固执无比的女孩,最后终于妥协的道:

      「如果路上接近了求救的人,我们再依状况帮忙。」

      静露瞪着他,他也面无表情的回视。

      良久,她缓缓吐出一个字:

      「好。」

      两人準备好后,相偕跳下大树,朝着日出的方向前进。

 

                                                                                          <<待续>>

 

 

 

+++碎碎念时间+++

 

哈啰大家好,这里是哩哩呱哩。

「穿越到Zombie满满的世界就算了等级还是0」第六章,感谢您的赏光。

静露和奈特这集很闪吼?但下一章就要认真开始救援大作战啦!

从拾荒部队变成救援部队,有种等级提升的感觉(?

大家对于这一集,有什幺意见啦脑部啦吐槽啦等等的,请不要客气尽量留言唷~~

那幺,祝大家

健康快乐

我们下回见

 

20160514

  • 名称:skip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6 15:03:4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