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警荣耀全文阅读

      拿着齿刷沾粗盐刷牙,她就着满天星斗月华的光漫步到屋外的打水帮浦旁。

      刷刷刷。

      菈瑞儿正在那儿洗脸,她察觉动静回身过来看到静露,细长的双眼愉悦的瞇起来,丰厚的唇也弯起。

      「来刷牙啊?露露。」

      「唔嗯。」她含糊点头。

      「这边还有半盆乾净的水,留给妳用啰!」

      「嗯嗯。」甘虾大姊。

      「对了,昆斯先生好像在找妳喔!待会儿过去一趟吧!」

      「唔唔嗯。」是明天的任务对吧,待会就过去待会就过去。

      只见菈瑞儿满意的点点头,抓着毛巾一边擦脸一边进屋去了。

      打水帮浦旁水气充足,附近的草地里传来嗡嗡虫鸣,温差大的气候,让夏夜的风柔凉似水般吹拂着肌肤,她一边刷刷刷一边闭上眼享受冰凉的空气。

      夏天啊。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度过十个年头。

      如果当初没有被车撞、没有被摔下手术台死掉的话,原本的她,应该已经27岁了吧。

      真是岁月不饶人啊。

      她睁眼,抬头看向那洒满珍珠的宇宙夜空,银河像银闪亮的雪纺一样横跨过天际。

      几乎没有光害的世界,那些星星好亮好明显,感觉宇宙与地面好近。

      突然,她看到好久好久以前熟悉的东西。

      「啊,是猎户座腰带。」

      那三颗排排站的光点对她闪闪发亮,她隐约知道自己还在地球上。

 

+++++穿越到Zombie满满的世界就算了等级还是0+++++

—————-Ch.   1—————-

 

 

      AZ元年以前的事项与历史已几乎不可考。

      当时人类的倖存者们集结起来,成立新的政府,订定新元年、新律法。

      阵痛期、新旧冲突、分裂与联盟,都记载在现代史上。

      AZ   70年后,AZ元年前的人类已经大部分死绝,地球上剩下元年后的人类,老者与新生代皆逐渐适应了新的生存方式,当时的人们早已遗忘了「古时候」人类的生活与文化、科技与文明,他们崇尚的是一种及时行乐的人生观。

      早晨还与家人亲密道别,晚上的餐桌边可能就会缺席;上一秒可能还与朋友在野外漫步,下一秒就面临丧尸追逐的生离死别;人权、宗教、文化、教育等等的传承几乎脱节,甚少人在乎。

      保护家园人人有责啊,谁管你信什幺神?神能让我老婆怀孕吗?靠自己比较重要啦!

      AZ   100年左右,元年后第一代人类终于也淡出了这个世界,地球上的人类繁衍已来到第四代。元年前脱节的医疗、农业、工业已渐趋稳定,城邦之间的关係也逐一改善。

      习惯了新的食物链,习惯了人类不再独占金字塔顶端的事实,习惯了狩猎或被狩猎的生活;人类在稳定的日常里,开始思考了。

      以前的人,是怎幺生活的呢?

      『叩叩叩』

      「进来吧。」

      她深吸口气,推门而入。

      里头除了办公室的主人,已经有另一人站在窗边。

      方正的办公室里,排列整齐的档案柜旁,墙壁上陈列着主人收藏的枪枝,窗台边摆了几颗圆润的大石头;这里的主人,正端坐在办公桌前看着文件,主人的儿子则站在窗边,面无表情的看着窗外。

      公私分明,保持形象!

      她无视那个站在窗边的家伙,抬头挺胸走到桌前站好。

      「昆斯先生,菈瑞儿说您找我?」

      「嗯。」看着文件的男人没有抬头看她,只将档案翻到下一页继续研读。

      「静露啊……」

      「是。」

      她感觉胃揪了一下。

      十年来,她被这里的人收留,跟大家混熟了,也早已习惯这边的生活。

      当年救她一命的奈特,就是眼前的男人--金恩˙昆斯先生的独生子,奈特将她带在身边,跟菈瑞儿、布罗他们一起受教育、受训练,当年的那群孩子们也已培养了深厚的革命情感,可能因为发音困难吧,他们都叫她露露,只有奈特和他爸会叫她静露。

      尤其每当这对父子用几乎标準的发音唤她名字的时候,她都有种在补习班被老师叫到的感觉;上来写这题,答案是什幺?答不出来就罚站。

      「静露啊,妳16岁了吧?」

      「呃,应该是。」

      当年被捡回来时,她有被带去身体检查,当时的医生说她是6岁左右。

      「明天的第一次实战任务,都準备好了吗?」

      「是,我都準备好了。」

      昆斯先生满意的点点头,阖上档案夹。

      她注意到窗边的奈特走了过来,也站到桌边。

      昆斯先生拉开办公桌的抽屉,拿出一个盒子放到桌上,推到她面前。

      「来,这是给妳的。」

      咦?

      她愣愣的将盒子拿起来。

      「谢谢昆斯先生。」

      「打开来看啊。」男人挥了下手轻声催促。

      「啊,是。」

      眼前平时严格严谨、人人敬畏的昆斯先生居然在催她开箱,一旁的奈特则一脸高深莫测,皮笑肉不笑的盯着她瞧。

      不知这对父子葫芦里卖什幺药,她嚥了嚥口水,小心翼翼将封条斯下,掀开盖子。

      一把黑沉沉的匕首躺在木屑堆上。

      「哇!这……」

      这这这这这这这这--图穷匕见?呃不对,现在不是乱想这个的时候,按照这边的逻辑,应该是什幺礼物之类的吧,尤其明天是她的任务处女行。

      「是妳的成年礼,收下吧。」

      奈特靠过来,低声说道。

      感觉到那家伙温热的气息吹在自己后颈上,她耳朵热了起来,连忙转移注意力,将那匕首拿出盒子,握在手中掂了掂。

      雾黑色的刀面摸起来让她爱不释手,银白色的刀刃像美丽的丝绢抹在边上,刀尖锋锐无比,强壮饱满的切割线宣示着它的可靠,刀柄用伞绳紧紧缠着,颜色是她爱的深绿色,刀身侧上有个银灰色的标记,是一对翅膀中间包着一把刀。

      越看越喜欢,她反覆的摸了摸那把属于自己的第一把刀,忍不住开心的笑着道谢:

      「它好漂亮,谢谢您,昆斯先生。」

      「很好,很好。」男人平日脸上严肃的线条此时被柔软的笑弧取代,他满意的笑瞇眼,「好好使用,教官有教妳怎幺绑伞绳吧?」

      「有。」

      「那幺,就让它陪着妳参与明天的任务吧。」他摆摆手,「回去休息为明天做準备吧。」

      「是,谢谢您。」

      再次郑重道谢,她转身欲离开。

      捧着盒子的手被出其不意的握住,她愣了一下,看向抓着她手的奈特。

      他没有看她,只是轻轻的抓握了一下她的手臂后就放开。

      才那幺短短一秒,没有说话、没有眼神交流,她却莫名意会了他的意思。

      耳朵又红了一下,她抿了抿嘴,快步走出办公室,关上门前她还是忍不住回头偷看了一下。

      噢干!

      昆斯先生盯着她看。

      她赶紧关上门,跑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办公室内,昆斯先生手撑着手,挑眉看着自己的儿子奈特。      

      这小伙子,从小到大就老爱摆着那副死人脸。

      好歹是他一手拉拔长大的,以为他看不穿儿子脑袋瓜里在想些什幺吗?

      「……那对她来说很重要,你插手就没意义了。」

      「那地区上礼拜才有人被攻击。」

      「她有队友,她不是一个人。」

      「崔佛并不可靠。」

      「菈瑞儿会照顾好她的。」

      奈特皱眉。

      菈瑞儿的确是个非常可靠的队友,她非常冷静,总能做出最準确的判断--她甚至曾救过自己一命--这让他没有挑毛病的余地。

      看儿子还在杵在面前没有离开,昆斯再道:

      「如果只因为崔佛让任务失败,就证明静露不适合待在前线。」

      奈特张口欲辩,但父亲已翻开文件夹,再度打断他。

      「关于她的事,你打算什幺时候告诉她?」

      桌上摊开的文件档案里,用迴纹针夹着一张颇旧的照片,一个稚龄女孩坐在一位衣着华丽的妇人腿上,妇人则端坐在法兰绒高背椅子上,年轻妇人温柔地搂着女孩,女孩憨呆的看着镜头,小脸肥肥嫩嫩的煞是可爱;排站在椅旁的是三个衣装笔挺的少年,最高的那个表情冷酷严肃、不苟言笑,中间的少年半瞇着眼,最旁的男孩则似笑非笑的盯着镜头。

      那显然是一张全家福,但照片里没有男人,引人猜测。

      「只是长得像罢了。」奈特不动声色的说。

      「奈特,」昆斯提醒他,「别搞砸了。」

      他眼尾一抽。

      「不会的,父亲。」

 

 

 

 

 

 

      土瓮城的城主昆斯先生继承了父亲与祖父遗留下来的军火和田野,他保护农家,提供紧急避难所,还与农人们交涉、研究,将牲畜与单价较高的蔬果个别隔离保护起来,让土瓮城年年都丰收,资源不虞匮乏。

      土瓮城内的所有新生儿,在出生后报户口时,都必须接受抗体筛检。

      对殭尸病毒有抗体的孩子,就会在户口上被标记起来,等年满七岁了,就送进「大屋」,开始为期十年的专业训练,每年都会检评孩子们的各项能力,等年满了,就可以凭各自的专长投入军事、医疗、搜寻等领域,每个领域又各有不同的细项专精,土瓮城是个结构缜密的小城镇,而昆斯先生将它维护得极好。

      「大屋」,就是昆斯先生的住宅兼办公的地方,也是孩子们受教育与培训的场所,许多孩子来来去去,像住宿学校一样,每年都有人离开,大屋的三楼,总留给无处可去的孩子们栖息长大。

      大屋的三楼,徐静露、菈瑞儿、布罗、崔佛等人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房间。

      她被带回来的隔天也接受了筛检,随后也被安排住进这里,开始了受训的日子,原本软嫩矮胖的婴儿肥身材,十年来拉高成一米六的窈窕少女。

      胸部的大小跟上辈子没什幺差别,但每天的体能训练将她四肢锻鍊得精实有力,俏臀紧实up   up,上辈子因为长期坐在书桌前K书造成的大腿外侧肥肉和腰间赘肉,她十年来没有在这具身体上看到过,这真是百分之百的婴儿肥不是肥啊!嘎哈哈哈哈,不枉费她含辛茹苦的咬牙撑过这几年来的魔鬼训练。

      但身材好是一回事,这个城镇没什幺女孩子的娱乐,打扮啦逛街购物啦吃下午茶什幺的,通通都是上辈子遥远的回忆。而且住在大屋里的每个人都受大同小异的训练,身材好什幺的是理所当然,没人大惊小怪也不会有人特别惊豔。

      出任务时更不可能穿得多暴露,装备越少防御越高是白癡才会干的事,好不容易在这个丧尸世界活了十年,她秉持着低调至上,安全王道的养生原则。

      静露跪在床边地板上,检视自己打包的成果。

      手套、护膝,有了。

      急救包,有了。

      水壶、口粮,有了。

      绳子两捆,有了。

      信号枪,有了。

      望远镜、手电筒,有了。

      纸笔,有了。

      空袋子,有了。

      啊对,还有刚刚收到的刀。

      她喜孜孜的打开盒子,把刀子从刀套中抽出来。

      「唉唷……怎幺那幺水!」忍不住亲一下刀柄,「嘿嘿嘿,老娘要给你取个好名字才行啊,这幺可爱唷……你是公的还是母的蛤?这是不鏽钢刀吗,应该不用上油保养什幺的吧?唉不要怪我,我文组的看不出来啦!」

      碎碎念永无止境,16岁少女的身体里住着一个单身27年小姐的灵魂,阿弥陀佛。

      突然,『叩叩叩』,她原本就开着的房门被敲了几下。

      「露露,还没睡啊?」

      她闻声回头,看到门口站着一个高大的身影。

      是布罗。

      布罗在他们圈子里一直都是最高的,个子高块头也大,加上那个短短的棕色头髮,根本是约翰希南嘛……虽然她现在16岁,但27岁的心智年龄果然比较喜欢欣赏壮一点的男生,呼呼呼,嘶,灵魂的口水快吸回去。

      「没,我在整理明天的东西。」她笑笑指了指地板上的那袋装备。

      布罗走了进来,屈膝蹲下端详她打开的背包。

      该有的都有了,这几年的训练没让她两光的个性漏气。

      「準备好了?」

      「準备好了。」

      「好女孩。」他伸出蒲扇般的大手,摸摸她的头,突然想到什幺,

      「跟妳行动的有谁?」他问。

      「队长是菈瑞儿,我和崔佛是队员,怎幺了吗?」

      听到崔佛的名字,布罗的笑容僵了一下。

      但看到眼前的女孩睁着澄澈的大眼,毫无芥蒂的朝他微笑,他决定还是先忍住心中的嘀咕,出任务前就对队友有洩气并不是好事。

      「没,菈瑞儿很好,她会照顾妳的。」

      「哈哈,谢啦!」

      「来,这个给妳带着吧。」他从口袋里掏出一罐东西,塞到她手里。

      「这是什幺?」她拿起那小罐子摇了摇,想打开来看。

      「别开,那是做诱饵用的东西,气味很重。」他拉住她的手,「这东西可以吸引殭尸,希望妳不会有机会用到,但如果打开了,千万要迅速离开现场,不要把它带在身上。」

      「噢,布罗老哥。」她歪头笑着调侃,「动物的大便和人血!别告诉我这是你送我的成年礼物。」

      他愣住。

      「妳生日?」

      「明天啊,明天我就16了。」应该啦,反正她上辈子的生日正巧就是明天,昆斯先生也刚好给她成年礼,她献宝似的将刚才收到的刀拿给他看。

      「你看!昆斯先生给我这个!」

      他定睛一看,马上认出那个标誌。

      「嗯,这是把好刀。」

      「那,你觉得它是公的还是母的?」

      「……什幺?」

      「喂!都几点了还不睡?明天想要睡眠不足出任务吗?」一个不耐烦的声音插了进来。

      两人闻声转头看向门口。

      半长不短的头髮披在肩上,下垂眼斜睨着他们俩,来者正是崔佛。

      「菜鸟,收拾完妳的远足包包后赶紧去洗澡尿尿上床睡觉,不要明天睡眠不足拖累队员。」

      布罗额角抽了一下,露露受训时的所有成绩都比崔佛当年来得好,这家伙不过是忌妒她可以提早出任务罢了。

      「崔佛你--」

      「唉呀哈哈哈,谢谢您的提醒,小的我这就来睡,来睡!」静露打断他,将小山一般的布罗半拉半推的推出房门,满脸笑容没有意思不悦,

      「好了啦布罗老哥,你也快点去睡觉吧,这幺晚了还待在人家的香闺,菈瑞儿知道了会吃醋哟--喔呵呵呵呵,崔佛再见,布罗再见,大家明天见--」

      「香闺?什幺--菈瑞儿什幺--??」布罗还没搞清楚香闺是什幺东西,就被静露又推又挤的挤出房间。

      房门在他背后关上,崔佛落完话早就走了,他抓抓头,準备也回自己寝室,才举步,就看到走廊尽头站着一个人。

      他微笑,知道那家伙原本要找谁。

      「你现在去敲门还来得及。」

      「没关係,她睡了。」

      布罗不以为然的挑眉看着奈特,只见他低声道了晚安,便转身往楼上走,身影消失在转角。

                                                                                                      <<待续>>

  • 名称:刑警荣耀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6 15:01:4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