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小凤全文阅读

      即使经过千百年漫长的岁月,不屈的幽魂仍忠诚的徘徊在此,将自己的命运和这座神址连接在一起。

      「你们是谁?」信徒的灵魂问。

      「多克索忠实的信徒,讚美黑暗众神。」吉琨撒了个谎,他低头祈祷,双手结成法印。

      「你好,我的弟兄,讚美诸神。」

      「请问这里究竟发生什幺事?」吉琨问。

      「亚基拉尔为夺取黑暗之神遗留的神迹,不惜对自己人下毒手。即便因此能击退天界人,他的行为也必遭报复,天神们会降下责罚的。」

      遗憾的是,他的期望并没有成真,亚基拉尔辅佐的哈鲁路托一派已经成为魇尘大陆最大的势力了,吉琨心想。除非天界人再发动一次大规模进攻,否则亡魂们期盼的报应恐怕遥遥无期。「我想再请问您,亚基拉尔已经得到神址大厅的秘密了吗?」

      「那个贪婪的恶魔一心只想着天神的力量,他没有时间去研究神址大厅内的玄机,我也不认为有人能够参透。」灵魂意有所指的表示:「因为知道秘密的人全死了。」

      「非常感谢。」吉琨对泰峰说:「我们继续往前走。」

      「就这样?」泰峰诧异道:「重点几乎都没问到。」

      「够多了,我们没办法再从那名信徒上得到更多讯息。」

      进入神址大厅的门在右侧,那是一扇附有保护结界的石门,看起来需以机关启动,若想以人力强行推开恐怕很费工夫,现阶段他们师徒俩根本没那种时间及人手。除此之外,门的中央有许多大小不一的长条痕迹组合成一个放射状的圆形。

      「这该怎幺进去?」泰峰环顾周遭,他看见那个在壁上极为显眼的石刻钟,于是灵机一动。「会是去拨动上面的刻针和长针吗?」他抱着好奇心胡乱瞎转,理所当然什幺反应都没有。

      「如果这样旋转刻针有用的话,霍图的学者早就解出它的规则了。」吉琨说:「不会那幺简单。」他同样也在观察这个石刻钟与石门之间的关联。正当看得入神时,吉琨的眼楮不自觉地将两边的形状看成一体。「石门中央的怪异形状难道是……」

      泰峰捶掌叫道:「老师您真聪明,门上提示着时钟的规则对吗?所以只要照提示来拨动就好了。」

      那单纯的徒弟真的懂自己的意思吗?吉琨无奈地想着。他逕自走过去,泰峰看见他的老师把刻针和长针从石刻钟上取下。

      「原来那可以拿下来。」泰峰搔着颈部,看起来无法理解。

      吉琨将刻针朝上,準确地放入第一道凹痕中;再将长针朝下,放入下方的凹痕,让两针垂直成一线。

      「为什幺要这样放?」

      吉琨回答:「零刻针六长针,这是天神多克索造安兹罗瑟人花的时间。」

      泰峰静静的伫立,却连半点声音都没听到,更别说石门打开了。「老师,现在依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吉琨单掌轻抚石门,表情平淡,好像这种结果就在他的预料之中。「塔基族人、霍图学者全都没发现,这仅只是钥匙孔,而非大门。」他走到石壁正中央,「门就在此。」

      石门上的刻针和长针同时发出光芒,随后可以看见双针以逆时钟的方向开始倒流,整个空间产生异变。

      守望者进入房间的时机正凑巧,他们亲眼瞧见神址大厅的改变,讶异的说不出话。

      「哈哈哈。」大维.格鲁朗声笑道:「多亏你们,让神址大厅永远不开的门终于开启。」

      「少自以为是,门非为你们而开。」泰峰叫道。

      这时双方的叫嚣声完全进不了吉琨的耳中。当空间转移后,吉琨首先闻到的是扑鼻而来的血腥味,这让他受到感官刺激,一种战火肆虐后的悲怆感随之袭上心头。在那若有似无的低语声接连出现后,吉琨再也止不住身体的颤抖,他知道混沌与黑暗之神多克索的秘密就近在眼前。

      与神址大厅连结的感应很快就消失,再度恢复成泰峰和守望者队长争吵的现实世界。秘密在躲避我了。吉琨有这种感觉,他绝对不会放弃。

      大维.格鲁使了眼色,其中一名守望者朝分心的吉琨发动突击,但在士兵的脚踩到地面的天神印记后,整个人跌入连续位面中,没人能料到神址大厅中藏着这样的陷阱。

      看着深不见底的连续位面深洞,泰峰的双脚也不自觉的发软。

      吉琨的模样就像失了神般,他缓慢的向前直走,踩着低矮的阶梯走上高台。在众人目光集中之时,神秘的棺木竟凭空出现在高台。

      大维.格鲁快速地下了指令,守望者以武器架住泰峰,同时也将剑刃抵在吉琨脖子上。

      吉琨的精神就好像被什幺东西吸引着,若不是守望者强行拉住他,恐怕吉琨的脑子只想着前进的指令。

      泰峰注意到他的老师精神似乎不稳定,但受制于人,现在的他无计可施。

      「天神留下的遗产属于霍图……不、不对,是属于我的。」大维.格鲁贪婪地舔着嘴角,可是他却没有打开棺木的勇气。

      大维.格鲁命令手下过去打开,那个人面露难色,颇不情愿的走过去。大概是担心自己会成为牺牲者,他从头到尾都不敢卸除神力护罩,而且在打开棺盖前还怕得闭上眼睛。

      咦?棺木是空的,里面什幺东西都没有。

      「被骗了,我们竟然为了这副空棺浪费那幺多年的岁月。」大维.格鲁生气地叫道。

      吉琨不知何时竟自己走到一旁阅读墙上的铭文。

      「你搞什幺?不是叫你看着他吗?」队长责骂道。

      「那是?艾殉文?」泰峰虽然明白他的导师为了什幺而专注,但他自己却看不懂那些古代的文字。

      「没有人可以逃出神墙的束缚,每一个踏入神圣房间的人都将为天上诸神贡献生命;唯有拥抱秘密者能够脱离折磨,享受诸神赐予的自由。」吉琨朗诵完毕,突然一阵红光侵入在场所有人的身体,让整个大厅的气氛变得异常恐怖。

      「这是血骨诅咒!」有位咒术师发现了异状。

      「不妙。」大维.格鲁急忙喊道:「众人快离开这里。」

      神址大厅的门此刻却消失无蹤,塔基族守望者们顿时成了徬徨可怜的动物。他们极端疯狂地使用神术意图破坏墙壁,无奈的是房间一点损伤都没有。

      「老、老师,这怎幺办?」泰峰也中了诅咒,脸色难看。

      吉琨毫不在意,继续读着下一篇铭文。「不论是人或是神,都要畏惧创世者。创世者拥有一切力量,创世者拥有一切智慧;创世者是宙源的起始,创世者是宙源的尽头,创世者是诸界无所不能者。唯有崇拜、臣服、保持敬仰、不可追随,方能得到安全。创世者是──坦海恩。」

      「就是他!」大维.格鲁指着吉琨。「那个神经病的学者,若不是他乱唸一通,也不会引起诅咒。叫他闭嘴,去杀了他。」

      他的手下们此时露出痛苦的表情瘫软在地。「不、不行。在这大厅内让血骨诅咒的时效加倍,我们的神力已经逸失,动弹不得了。」

      「祂说──世界已经安稳,不再需要祢们,之后祢只会是众生之一。祢曾有过崇高的身份地位,但自现在起祢将只是凡人。」

      「造物者……是不朽的存在,不会被剥夺权利,生命没有终点。永生的祂们,在接受封印后只会成为永不安息的幽灵,和那数以万计的亡魂一同在裂面空间中沉沦。信仰能够得到力量,奉献可以获得生命。」

      「痛苦无止尽地延续。」

      诅咒在能力较弱的人身上逐渐起作用,他们难以支撑血肉分离的折磨,最后只能在呓语中结束一生。泰峰、大维.格鲁等人也是同样,再怎幺苦撑也是无法抵抗命运。

      死亡的尸体最后被墙面吸收,成为大厅的一部份。

      「祢只能无力的接受结果。失去神力,祢什幺都不能做。每选择逃避一次,祢失去的会更多。祢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时间无情的剥光祢所拥有的一切,最后什幺都没留下。」

      「当不朽者变得一无所有,祂能留下的又是什幺?」

      「毁灭不是死亡,而是等待重生。」

      泰峰的脸和皮肤已经溃烂,完全看不出他的原貌,血骨诅咒已经化成文字,在他的身上刻下讣文。「老……老师,救救我。」泰峰伸出绝望的手。「我、我……我不想死!」

      泰峰不懂,吉琨自己也中血骨诅咒,身上的皮肉也有分离现象,为什幺他似乎没有感觉,仍能继续专注的吟诵铭文。

      吉琨没有因此分神,他完全不看自己的徒弟一眼,接着将视线移到下一面墙。

      「永远没办法脱离桎梏,任凭祢逃到极天之界、深海之渊,命运总是能找到祢的藏身之处。没办法躲避,没办法欺骗,一切都是白费。时间、空间全都帮不了祢,然后祂总会找到祢,让祢知道自己有多渺小、有多可悲。」

      「祂们不会知道真相,因为知道真相的已经不存在。」

      胆小怕死的守望者队长跪伏在地,向天祈求:「我叫大维.格鲁,我是黑暗之神多克索的忠实信徒。我对天神宣誓过,愿用一生侍奉天神,愿尽全力守护对天神的信仰;我会身体力行証明我的虔诚,我会成为天神的一把剑,扫除任何异端。所以,请不要拿走我的生命,我求求祢。」

      多克索没有听见他的恳求,又或者是充耳不闻。

      大维.格鲁的眼睛和舌头分离并掉落地面,全身血肉模糊,死状悽惨。

      「我曾经恳求祂,不要对我如此的残忍。我愿意一辈子听从祂的吩咐,为这个世界尽心尽力的付出,不会再有任何怨言;我愿意投入更多的心力,为这个世界尽心尽力的付出,不会再有任何懈怠。但是,我知道祂已经不需要我了,所以我就必须被无条件的捨弃。」

      「功与罪、赏与罚,一切都有因果循环。」

      泰峰到死之前,终于明白图书馆里信徒亡魂的话中之意,因为知道秘密的人都会死,所以秘密才能永久地被尘封在神址内。

      安宁保险顾问公司也是知道这一点的,所以他们情愿花高额的奖金外聘,也不愿意动用到自己的人力。

      那笔奖赏,无福可消受。

      最遗憾的是……自己死得毫无价值。

      唯一挂心的是,那个已经丧失心智的导师──自己最尊敬的人。

      只剩下他一个人了,没人陪伴在左右,老师该怎幺办呢?

      「即使少了我,世界仍然在运转;即使只剩祂,世界仍然能运转。不要把自己想得多伟大,因为祢根本不重要。」

      「当祢不知道自己为什幺会落到这个地步时,就表示祢对大环境来说已经可有可无。生或死,没人会在乎。」

      吉琨读到一半,他了解到铭文内透露的端倪而讶异不已。

      这些全是日记,毫无疑问是多克索的日记!这里既不是信徒的参拜所、同样也不是什幺圣地,纯粹是黑暗之神多克索的房间。

      吉琨举起颤抖且只剩骨架的手臂,轻轻地划过壁上铭文。

      「祂察觉到我的秘密,我们暗中擘划的事情全被祂洞悉得一清二楚。故布疑阵的谜团在祂面前如同小孩的游戏,祂和祢玩着,然后故意不将真相揭开,只为了满足祂恶劣的愉悦感。」

      「要来就来吧!谜底揭晓时绝对会出乎祢的意料之外,真相全都在──审判海。」

      「我需要……忠诚。」

      到此为止,在多克索房间内的存活者仅剩他一人。很快地,吉琨就要到裂面空间陪他的徒弟了,他也无能阻止死亡的发生。

      吉琨咳着血,他知道现在的自己肯定面目全非,最终也是骨肉分离,凄凉地死去。

      这就是结局吗?

      吉琨拼尽最后一丝气力,他爬上高台,地上则拖出一条可怕的血痕。

      「多、多克索。」吉琨呢喃着。他双手合十,朝天一拜,然后艰辛地爬入棺木中。当吉琨进入后,棺盖也自动轻轻掩上。

      最后一篇吉琨没读到的铭文在此时发出金色光芒,接着整个空间再度扭曲变化。

      「我的世界只剩方寸之地。它造就了我,也是我最后的归属。即便是祢也没办法靠近,无能为力,因为这是属于我自己的圣域。」

      「我会再回来。」

      从吉琨身上掉落的通信石在房间中央微微绽放着蓝光。良久,它随着房间的转变也一同消失在辛丹农神址。

      世界恢复正常,什幺都没有改变。

      */

      醉汉遭受白袍女子和守望者们的夹击,身上多处负伤,他流出的血淡如清水。

      「呃……啊……」醉汉喘着气,半跪于地。「即、即使我会死亡,我也不会让你们达到目的。」他将大葫芦朝上一抛,爆炸的力道让葫芦内的酒喷洒而出,酒中夹带着醉汉附上的神力,其威力摧残了白袍女子和少数的守望者。

      大维.格鲁挥动单手剑,往醉汉的胸膛奋力一刺。

      「唔呃。」醉汉闷哼一声,重重地颓倒在地。

      透明的血液向四面扩散,醉汉的尸体在浓烈的酒味中慢慢溶化。

      「这个酒鬼死前贪杯,没想到受伤时不但血液如酒精,连死后的尸体也变成酒让房间酒臭瀰漫。」大维.格鲁嫌恶地挥手去味,然后带着手下跨过地上那滩酒继续前进。

      过了许久,在辛丹农神址外数里处,由泥土下冒出阵阵酒泉,之后又出现奇特的光环将酒全部吸入。

      这个和善的世界充满鸟语花香,风景美不胜收。树林蓊郁茂盛,小溪潺潺流动,各色花朵争奇斗豔地绽放,和煦的白光照耀大地,完全有别于魇尘大陆的黑暗与荒芜。

      酒泉汇流成人形,醉汉带着笑容,毫髮无伤的从草地站起。

      「赔了一葫芦的酒,不值得,不值得。」醉汉笑道。

      戴着斗笠,面挂着木刻面罩,身穿树皮缝製簑衣的诡异人影走来。她用尖锐的女声问:「你又来了,这次又换了什幺新名字?天界的範森、安兹罗瑟的麦茍、蒙禔的艾杰安、哈鲁路托的培星、救赎者的讨罚人,那一个才是你?」

      醉汉在口中倒满酒,咕噜噜地喝下肚。「如果妳不知道我是谁,那幺妳可以叫我醉汉。因为我爱酒,所以我欣然地接受这称呼。」

      来自天上的神音:「迷失的安兹罗瑟人已经离开辛丹农神址了吗?」

      醉汉虔诚地跪拜在地,「先知啊,祢的预测从不曾失準。祂离开了,过程完全顺利。」

      「这只是开端。」天上神音:「你们要小心迷惑世人的恶神,祂无处不在。」

      「各处辛丹农神址、策林梦境湖、厄法博罗伦圣地,全都在掌握之中。」醉汉回答。

      「你们要留意并将教训传下去,切记不可重蹈历史的覆辙。」

      「不会的。」醉汉恭敬地说:「只要有忠于祢的信仰,纵然是十二天神、往昔之主、诸界行者,全都毫无可惧。」

      一旁的女子朗声吟诵:「超凡先知守护唯一不变的真理,赐予人民平安、恩惠与怜悯,祂在圣光与祈祷中与我们同在。」

  • 名称:陆小凤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5 17:14:1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