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小说全文阅读

      */

      「看看这里。」吉琨三人躲得老远,他们一边观察地形,一边思考策略。吉琨指着前方说:「以前这里是神址的前庭。神力爆发后它的外围首当其冲,现在已经成一片焦土。儘管塔基族工人拼命的在此挖掘,但我可以和你们打赌,他们就是挖到死也什幺都不会发现。」

      「且不管他们会找到什幺。」泰峰问:「我们该怎幺进入?外面全都是塔基族的人。」

      「三个方法。」现在是这名醉汉最清醒的时候。「我们可以潜进去。可是我认为除了我之外,你们成功的机率不高。」

      「你很清楚嘛!对于潜行,我们可不擅长。」泰峰回答。

      「四处看看这里还有没有小路。」醉汉说。

      「假使有,应该也被对方的人佔住了。」吉琨摇头。

      「那就只剩最后一个方法。」醉汉道:「找个东西引开他们的注意。」

      由醉汉化装成塔基族工人,接着混入人群之中。他首先掘出一个小窟窿,再把灵魂玉倒入,最后把土草率地掩上。「喂!过来,看我挖到什幺?」醉汉大吼:「是灵魂玉耶!」

      嗜钱如命的塔基族工人一窝蜂的围拢过去,看见土内的灵魂玉后让他们乐不可支,接着这群人开始混乱的争夺及疯狂的掘地,他们期望能找到更多更多灵魂玉。

      「太好了,这点子很不错。」泰峰夸讚道。「我刚刚击晕他们的监工,弄到神址的地形图,我们进去后就不会迷失方向。」

      「话说回来。」醉汉再一次提点他们。「就算能顺利进得去,我们也未必能活着出来,好好考虑。而且我不懂传送术,遇到紧急时刻我们是逃也逃不掉。」

      「是啊!我们何必为了一份工作那幺卖命呢?多的是探查古蹟的机会。」泰峰也劝道。

      「但是我还是想见见诸神遗留在人间的财产。」吉琨并没有强人所难。「虽然事到如今才这幺说……」他缓缓开口:「你们仍是可以选择离去,我会继续留在此。」

      「我会跟着老师,就算我觉得这是项很愚蠢的决定。」泰峰说。

      醉汉窃笑。「魇尘大陆上没有所谓的好人,笨蛋倒是不少:执着的笨蛋、愚昧的笨蛋、加上我这个盲目的笨蛋。」

      三人进入地图上标示的挖掘场。此刻,工人多数被引开,已经没有太大的阻碍。

      行至途中,吉琨的意识受到干扰,他的双眼出现短暂的幻觉现象。

      「怎幺了?」醉汉察觉到吉琨的异常。

      吉琨并没有听见醉汉的声音,取而代之的竟是漫天的吆喝、无损的神址,军人和守护者们的争斗。这样的情况并没有持续很久,他很快的又恢复如初。「我看到了。」吉琨眼神发愣说:「那些士兵杀了多克索的信徒后强行冲进辛丹农神址内部。」

      泰峰搞不清楚状况。「老师,您说什幺?现在这里什幺人都没有啊。」

      「有些天生感知能力特别强的人,能够不必依靠咒系神术就能接收历史的记忆、画面的片段。」醉汉解释。「我得留下一颗咒术之眼再进去,以防外面突然有什幺突发事变。」

      辛丹农神址的中庭本来应该是暗无天日的深洞,现已被改为会议室。大概是怕洞穴倒塌,里面架了许多建筑工事再以铁丝绑着鬼火灯增加能见度。由于底下是沸水湖,因此洞内湿濡的泥地上还微微飘着蒸气,里面的温度也显得略高。三人没过多久就感到汗流浃背,这种地方真亏有人能在里面长待。霍图的监督们在里面围着木桌开会,周围有数名警卫,看来上头并没派给他们太多的人手。只是唯一的通道被扼住,想要通过还是很麻烦。

      「这里要怎幺通过?伪装?潜行?」泰峰问。

      「我看里面好像有几名阶级挺高的霍图监督,你们彆脚的伪装是会被识破的。」醉汉说。

      「等吧!」吉琨坐了下来。「这些人看起来无心工作,等到他们换班的时间会有可趁之机。」

      幻觉又再一次出现。那是一名手持长矛,身穿皮甲的信徒。他英勇的挥动武器与敌人搏斗,在混乱的场面中杀出一条血路,几乎没有士兵能拦下他。然而,不知道从那里飞来的箭矢贯穿了他的心窝,他整个人跟着飞箭一同挂在石壁上,嘴角流出鲜血。

      画面与叫声戛然而止,吉琨从迷茫中回到现实。他抬起头往上一看,一具兽形骨骸就挂在墙上,心窝的位置还插着一支箭。

      「墙上也有尸体。」泰峰顺着吉琨的视线看了过去。

      「暗纹箭矢?亚基拉尔的专用箭支。」醉汉说。

      「你真的懂吗?」泰峰疑惑地问。

      「看过很多次了。」醉汉耸肩。

      泰峰疑惑的打量着醉汉。「我越来越怀疑你的身份,你肯定不只是路旁的酒鬼那幺简单。」

      那还用说吗?只要上位指挥者使个眼色,他和泰峰两人都要对这名酒鬼下跪。所以就算吉琨再好奇,他也根本不敢追问。

      等到接班时间一过,这群监督马上跑得不见人影。想也知道,谁会在这种闷热的地方开会?换班就是他们最好的偷懒时机。

      「根据地图来看,通往神址大厅的路线有三条,其中两条通道口现已崩坍,只剩最远的那条路线。」吉琨叹道:「真是太糟糕了。仅存的路线经过塔基族工人没有计划的胡乱挖掘,路线变得很複杂。」

      「还有更糟糕的。」醉汉的右眼闪烁着光芒。「他们知道我们人在辛丹农神址,一整队的守望者已经冲进前庭了。」醉汉说得轻描淡写,泰峰和吉琨却受到不小的惊吓。

      「他们怎幺会知道?」

      「一开始你们不是曾对那群骗徒透露出自己的目的吗?既然那群人都是一伙,想知道你们的下落又不是什幺难事。何况这岛才多大?」醉汉笑道。

      「看来除了继续前进,别无他法了。」吉琨说。

      这里是个被称为比哈克莫洞的挖掘通道。由于地上没有铺设木板道,三个人只得辛苦地踏在骯髒的软泥上行走。而且因洞窟内太过昏暗,没有夜视能力的他们也只能提着鬼火灯照着路慢慢前进。讨厌的虫子到处都看得到,但最麻烦的莫过于迷失在这路线複杂又没标注方向的地方。

      「看看我发现什幺。」泰峰的话引起其他两人的注意。

      吉琨看见一台古旧的留声机被掩埋在土中。说实在的,这并没有什幺好大惊小怪。「我看看。」话虽如此,他仍把机器从土里掘出。

      奇怪的是,当留声机被安放在地面后,破损的喇叭却开始发出断断续续的声音。「滋──滋──」先是一段杂讯,接着声音由小到大逐渐清晰明朗。「全能的主神多克索啊,请您惩罚这群亵渎神址的恶人吧!」

      「让开,迂腐的信徒。天界人已经兵临城下,你们还在固执己见。」

      「背叛神的异端,理应处死!」

      「哇……杀……别让他逃了!」

      「你们和唆使犯罪的人全都有罪,将受到永生永世的诅咒。」

      声音到此中断。

      「怎幺?又听见什幺了吗?」醉汉笑问。

      「你们什幺都没听到吗?」吉琨始终不相信只有自己的耳朵能接收留声机发出的声音讯息。

      「太好了。」醉汉拍掌笑道:「不管那群人会不会进来都没关係,只要您能听见以前的声音,我们一定能找到离开这里的路。」

      「是啊!」泰峰恍然大悟。「只要跟着人声走,我们一定能到达神址大厅。」

      过去之声不一定能一直接收,就算能,那些士兵也不见得最后会去神址大厅。吉琨如此想着。他放慢脚程,竖起耳朵倾听。但是现实并不会如他们想像这般顺遂,吉琨听到的几乎都是细碎的杂音,没有什幺帮助;反倒是守望者们铁靴摩擦踏动的脚步声越来越向他们逼近。

      路途中,有一幅斑驳不清的小张旧画被突兀地斜挂在墙上。吉琨本来不以为意,之后却彷彿觉得好像有什幺东西在画纸上爬动,基于好奇,他走过去观看。

      约十多名士兵正围攻一个体型高大的石製巨人,两边动作激烈到像在看一齣影片而非静止的画作。

      不对,画中人物是真的在动,而不是自己眼花。

      当画纸内容完整地呈现在吉琨的眼中后,整张画纸随即无端地起火燃烧,纸片的灰烬掉落在一团又一团的黑色泥块上。

      图画虽然是幻象,可是这堆泥块触感却相当扎实,看来是真的实体物。就在吉琨的手掌触碰到最上方的泥团后,所有泥块也跟着产生不安的躁动,四散的碎片开始聚集,合而为一。

      「这好像是神址中的陶土守护者。」吉琨叫道:「我们快离开。」

      「喂!看到他们了。」守望者追了上来。

      他们三人转身就逃。后来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什幺事,刚刚他们还待着的地方竟传来连续的咆哮和打斗声。看来那堆石块确实造成守望者们不小的麻烦,也替吉琨等人争取到时间。

      儘管在比哈克莫洞内浪费很多时间,最后幸得诸神保佑,他们依然顺利无阻的离开通道了。

      以前这个掿大的空间是辛丹农的神圣礼拜堂,包括信徒、多克索的支持者都会来到此地诚心的祷告或是听人演讲。时空移转,现今的礼拜堂内散落着遗骸、断裂的兵器、破洞的戒护衣还有施工的器具。

      「那个人……」吉琨看着石柱角落,喃喃自语的说着。「我看见一位全身是伤,看起来很疲惫的年轻人在那坐着。」

      「是士兵吗?」泰峰问。

      「我不太清楚。」吉琨说:「那个人的衣着不太像士兵,他的右侧摆着一把金色巨弓,头髮是罕见的水蓝色。」

      醉汉饶富趣味地哦了一声,眼神为之发亮。

      「他在菸纸上放滤嘴、菸草、灵魂玉粉末、微量香料、骨灰,然后熟稔的把菸捲起。」吉琨描述他看到的情境。「那是支奇怪的香菸,吸了一口后,苍白的菸灰会从七孔喷出。」

      「那种菸草叫做哀火,难道你们没听过吗?」醉汉说:「吸食它很伤身,可是对于神力的恢复有速效。」

      「从来没听说过。」泰峰耸肩。

      「有没有听过并不是重点。」醉汉收敛神情,端视四周。「吉琨先生看到的影像透露了一些讯息,最好别掉以轻心。」

      泰峰大惑不解,纳闷问:「为什幺突然有这种结论?」

      醉汉挑起眼角余光。「据我所知,那个男人不会没事把弓放在旁边。他在做任何行动前,一定会做好万全準备,养好精神。所以唯有在激战方歇后他才有可能会面露疲态,抽着哀火。」醉汉说:「就怕这里也有神址守护者。」

      「我想请问您一件事。」吉琨端视着醉汉。「您曾参与过霍图的那场大战吗?」

      「那幺久之前的事我怎幺记得,我看起来像活那幺久的人吗?」

      确实,以外貌来说吉琨要苍老的多。「外貌只能欺骗亚兰纳人,这可不是睁眼说瞎话就能矇混过去的事。」

      「他连自己的名字都忘记了,怎幺会记得三、四千年前的事。」泰峰语带讽刺的说。

      醉汉啜饮一口酒,笑道:「如果我有参与过这幺刺激的事,我应该是永生难忘。很遗憾地,我活过那段黑暗的岁月,可惜我并没有参与,当时的我应该仍待在蒙禔里被禁足。」

      「蒙禔?」师徒两人异口同声表示讶异。

      这段对话到此中止,醉汉没再继续说下去,吉琨和泰峰也没有追问。他们又像没事般继续朝大厅前进,而路上他们沉默的时间也变多了。

      蒙禔?吉琨是越来越不解了。那是个和其他二十二区毫无交流,完全封闭的领区。不管是天界人来袭、救赎者侵略或黑暗圈的影响好像都和他们无关,蒙禔照样与整个苍冥七界隔绝。既没有加入任何家族联盟,也没有黑暗深渊领主阶级的强者镇守领区,但蒙禔始终能保持中立。这幺独立的地方,为什幺还有蒙禔的居民在外面游蕩?这个醉汉到底是谁?

      整个魇尘大陆常常流传一些不实谣言:什幺哈鲁路托从不存在、往昔之主将要降世、笼罩天地的血潮等,全都不是事实。蒙禔也常是人们酒席间最常讨论的地方,也许并没有那幺神秘也说不定。

      「您知道老师看见的那名男人是谁吗?」泰峰边走边问。

      醉汉的身后扛着一个大葫芦,只要酒壶乾了他就立刻把葫芦内剩余的酒倒入罐中。然后除了喝酒外,他似乎不需要进食,不晓得他的体力从哪来。「魇尘大陆里手持金弓的领主只有一个,答案大家都知道了。」

      礼拜堂的尽头有一架古老的钢琴,一具尸骸趴倒在琴键上,空洞的脸面对着吉琨三人。

      「好像有点不寻常的气氛。」泰峰警戒的盯着四面八方。

      「这已经是异常了。」醉汉看着前方。「真是好的不灵坏的灵。」

      白衣骸骨缓缓飘离地面,散发一股慑人的神力。

      骸骨在神力聚集中变成一名脸色苍白的女子。「是……谁?」

      「抱歉,我们无意打扰。」吉琨自我介绍:「我叫吉琨,是地质学家,这次纯粹只是来参观神址。」

      「非以崇敬的心情来膜拜天神,此处不允许尔等随意进入,请离开。」

      「都来到这里了,难道要我们退回去被守望者抓吗?」泰峰不服气的说。

      「神的圣地,岂是凡人可以亵渎?」白袍女子扬手,无数刃风划落。

      醉汉挺身向前,以神力护罩抵住攻击。

      护罩并没有为他们带来长久的保护,很快就被刃风吹散,醉汉随即拉着吉琨师徒往后迴避闪躲直落的刃风。「这个有点棘手。」他叫道:「喂!天神们早就回归神域,破坏神址的人也不在此,这里已经成了废墟,妳守在这里还有什幺意义?老实说,要找破坏神址的恶人,妳应该先去问问霍图。」

      「无礼!」白袍女子轰出一记神力球,醉汉单手接下,然后将威力转移到一旁的石堆。

      惊响之后,石头飞散,打中泰峰和吉琨。

      「好痛!」泰峰叫道。

      「能够轻易转移对方的神术,果然厉害。」吉琨讚扬。

      「看到了,那群混蛋。」守望者们又再次追来。

      醉汉见状,再次将女子施展的光束波转到塔基族守望者的方向,光束随即贯穿一人的腹部。

      「贝达队长,你怎幺了?」被贯穿的那人当场倒地不起。

      「我会再一次使用酒雾掩护你们离开。不过这招能对守望者起作用,对白袍女就不一定了。」他将酒壶慢慢靠近嘴唇,「所以我再主动朝她发动攻击,你们就趁机逃去吧!」

      「说什幺?你要一个人断后吗?你没那幺伟大。」泰峰举起铁槌。「我和你一同作战。」

      「行了,别拖累我。」醉汉将酒吐出,充满酒气令人一闻即醉的浓雾以醉汉为中心快速扩散开来。「就是现在!」他一跃而起,用身后的大葫芦撞击白袍女子。

      吉琨强行拉着不愿离去的泰峰逃出混战中的礼拜堂。

      这个神址设计的实在很奇怪,要到神址大厅竟然要走个老半天,若不是前面两条近路被封,天晓得第三条又臭又长的路径是要给谁走?既不便利又不实用。话虽这幺说,但还是有像自己这种笨蛋为了一个坚持的信念而不得不去,最后弄到进退维谷。

      「是的,哈维苏主任。」吉琨正使用通信石和人对话。

      这次安宁保险顾问公司很罕见的派人和吉琨联繫,他们从来不会主动和派遣雇员私下联络。可想而知,吉琨这次的行动肯定得到相当程度的重视。

      「上头为您增加特别奖励,只要能在此次的行动发现任何蛛丝马迹,先前与您约定好的报酬再增加三十倍,同时您也能通过雇员考核,成为本公司正式的一份子。」

      吉琨才不是为了奖赏,他自己也想见证诸神遗留的痕迹。

      「太令人惊讶了。」泰峰反应比吉琨还要大。「三十倍?公司竟然这幺看重这项任务,那为什幺不派更厉害的人来完成呢?」

      「这是用命换的钱。」吉琨冷言道:「能不能赚到是个问题,有钱还不定有命花。」

      「这是什幺意思呢?」泰峰问。

      「……没什幺。」吉琨欲言又止。

      内殿迴廊经过设计后,整个空间上下颠倒,完全扭曲。这不可能是因为神力爆发冲击的关係所导致,绝对是人为因素。里面有着隐而不现的神力,很明显是摆下陷阱等人自己送上门。

      「怎幺办?」泰峰裹足不前,心里多少也有个底。

      吉琨沉默不语,他呆看着前方半晌后,才转身面对泰峰。有那幺一瞬间,泰峰还以为他的老师要打退堂鼓了,没想到他却说:「主任已经将阵法的奥秘告知我了。」

      「那很好,我们快过去。」泰峰先是高兴,很快地又转为怀疑。「可是公司怎幺会知道神址内的情形?」

      吉琨没有直接回答,他们依照公司提供的方式,小心谨慎的走过内殿迴廊。

      「他们过去了。」守望者追兵惊讶地叫着。

      一名领首者大声宣布。「我是大维.格鲁队长,你们不知道自己正走向毁灭的道路,还不快回头吗?」

      看见他们,泰峰不禁担心起醉汉。刚刚实在不该留他一个独自面对那幺多敌人,他很有可能兇多吉少了。

      「既然如此,请诸位大人就来阻止我吧!」吉琨故意这幺说。

      那名队长自己不敢前进,于是他找了手下试路。第一个以神力护盾进入内殿迴廊的守望者瞬即被数以百计,难以用眼睛看清的神力箭矢射成肉屑,什幺神力护罩在此全都没用。

      「一个又一个阻碍,真懂得利用现有资源,狡猾的恶人啊!」大维.格鲁摆手示意:「好,叫咒术师过来,我就破阵后再抓人,你们谁也逃不掉。」

      通过内殿迴廊后,看见的是荒废已久的旧图书室。里面的书架倾倒、许多书册散落一地、桌椅损坏,有些书本被埋在土内,仅露出一角。几具尸骸被人以木桩贯穿,像支旗子般的竖立在房间正中央,颇有示威之意。

  • 名称:h小说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5 17:13:1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