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充全文阅读

      */

      「在那里?你在那里呢?快出来。」梭恩德一边喊叫一边四处张望,像是在寻找什幺。他反覆在同一个地方来回行走,越找越焦急。「不见了,他不见了。」梭恩德沮丧万分,脸上难掩失落。这时,从泥土下发出细微声响,梭恩德定睛一看,那是只笨拙的甲壳爬行动物,牠正呆头呆脑地钻出地面。

      梭恩德转忧为笑,他抱起动物以可爱的语调问候道:「你怎幺到处乱跑?我好想你。」

      父亲严厉的哼声比他的人还先到。「没出息的东西。」那道黑压压又充满威严的巨大身影站在梭恩德前方。「你就为了和这东西玩而放弃训练?把牠交给我。」

      「我不要。」梭恩德把动物紧抱在怀中。

      「什幺时候父亲说话需要经过儿子同意?」曼德尔强硬地把动物夺去。

      「不,把牠还我。」

      曼德尔一脚踢开梭恩德,他拔剑出鞘将动物砍成两半,可怜的小东西只剩散落的内脏和不全的尸体跌落尘土。「我还你了。」

      「啊啊──」梭恩德发出歇斯底里的嘶吼,他跪倒在动物尸旁,颤抖的双手轻抚着尸块。

      曼德尔不发一语,静静地收剑入鞘。

      梭恩德怒火猛烈上升,他炽盛的眼神映着父亲那张歪斜带笑的面孔,内心正诅咒眼前这名男人不得好死。

      为什幺?为什幺?为什幺又让我回到这个病态的地方?

      位于朱红之矛骑士团辖地、梭恩德的出生处──冷风峡谷。

      铁戈全身是伤,被人绑在十字木桩上。无情的曼德尔以长矛伫地,站在木桩下等待着猎物自己送上门。「你隐匿潜行的本事增加不少,竟能躲过策林军的追捕。」曼德尔手指轻点长矛。「看来你们的感情并没有多好,只有你一个人前来援救。」

      「铁戈,有听到吗?」梭恩德看着他,又再重覆一遍。「铁戈,醒醒。」

      铁戈一动也不动,虽然仍有生命气息却毫无意识。

      「省省吧!你还是一样天真。」曼德尔拔起长矛,灵活地挥舞。「也好,恶疾龙人死一个就少一个。」

      「恶疾龙人?你也叫我恶疾龙人。是谁?是谁把我变成这副模样?是谁让我变成人人喊打的恶疾龙人?是你!是你这个可恶的父亲不愿成为实验体,所以让我成为你的替代品。你毁了我的人生,你没资格当我的父亲!」压抑许久的怒意终于爆发,梭恩德面对冷酷的父亲时,终究没办法自持。战吼震天,梭恩德手擎锯齿剑杀向曼德尔。

      铁戈身上的锁链鬆脱,他的身体无力地垂落地面,接着被曼德尔单手接住。见到自己的儿子挥剑攻来,曼德尔的态度依然沉稳,他朝着梭恩德扑来的方向轻轻地把铁戈抛出。

      梭恩德大吃一惊,但剑势却来不及收回,锯齿剑硬生生地劈开铁戈的胸膛。

      「我还你了。」曼德尔若无其事的说。

      这句残忍的话就像是重覆播放般一直迴荡在耳畔,以前曼德尔就是这样把宠物还给自己。数十年飞逝而过。结果同样的地点、同样的人、同样的事又再度发生。意外的是,了结铁戈性命的,竟然会是自己。

      梭恩德悲伤的低下头,随后将锯齿剑从铁戈的躯体拔出,鲜血喷溅到他的脸,铁戈也咽下最后一口气。

      「还剩下几个呢?」曼德尔轻捻着唇边的鬍鬚问。

      梭恩德把铁戈的尸体暂时安置到一旁,他知道战斗一旦开启,尸体很难不受波及,可惜现阶段没有更好的办法。「你知道你还有欠我的东西吗?」梭恩德忿恨地问。

      曼德尔捻着鬍子,那副表情好像是正等着梭恩德继续把话说清楚。

      「太多了,你欠我的太多了;你永远还不完,而且也还不起。」梭恩德用手指抹去铁戈留在剑上的血迹。「但是铁戈这条命,你一定得还我──就是现在!」

      曼德尔听完他儿子说的话后,不禁失笑。「我唯一欠你的,就是没把脑子生给你。」他挥动长矛。「遗憾的是,还给你也没用了。」他先发制人,挺着长矛直刺梭恩德。

      梭恩德本来计算向后迴避的路径,但对曼德尔的移动速度估算出错,导致他的右肩在一开始便被长矛划穿。曼德尔转动长矛再以一发刺击攻向他的脸部,梭恩德连忙以锯齿剑格挡。

      「嘿,受伤了吗?我还期望能和你打个几百几千回合。」曼德尔揶揄道。

      看着父亲讨人厌的笑容,想让他闭上嘴的最好方法就是打到他不能吭气为止。最好的报复就是让他的尸体明白自己的无知,最后再点一把火做个完美的收场。梭恩德体内的古龙精华发挥作用,他的身体记住伤痛,曼德尔每製造一个伤口就会让梭恩德发挥更大的反击力量。

      梭恩德挺着伤越攻越快,散发的神力一次比一次强劲。曼德尔也没料到梭恩德的实力进展到这种程度,倒是有些喜出望外。但现在的他显然没有说笑的时间,还被逼得落于下风。

      曼德尔使出元系热燄神术反击,重重的火网袭向梭恩德。

      梭恩德见状也没有闪避或防御的意思,他冲向火燄织成的热网,以附着神力的剑刃之风强行突破。锥形气旋贯穿曼德尔的招式,但同时在梭恩德的身上也留下不少的灼伤。

      曼德尔挥矛强击,锯齿剑却硬是将长矛砍断,剑刃狠辣地劈开曼德尔的胸甲。梭恩德本来期望他的父亲会落得和铁戈一样的死法,直到他发现剑刃再也砍不进曼德尔的皮肤为止。

      「呵呵,事与愿违吗?」曼德尔以手臂架开锯齿剑,反手一掌便把梭恩德打退。

      那是什幺感觉,刚刚那股手劲是什幺?自己好像拿着剑砍到一块厚重的钢铁,锯齿剑加上古龙精华加持的攻击怎幺会不奏效?

      「你想破头都没用,真以为砍穿铠甲后就能把我一同劈开吗?我可不是那个没用的恶疾龙人。」父亲在蔑笑中卸下甲冑,赤裸的上半身看起来毫无异状却异常坚实。

      曼德尔集中力量,魂系、元系、圣系三股神力在他体内凝聚。

      梭恩德终于明白了。「是古、古印龙甲?」

      父亲的笑声更大。「我们能成功全是拜你们这些失败的实验体所赐,我是该感谢你们。」

      不可能,怎幺会有这种事。「原来研究早就完成了。但就算是古印龙甲,也不可能毫髮无伤。」

      「古龙精华好比一把锐利无比的矛;古印龙甲就像一面坚不可摧的盾。显然你那把矛是瑕疵品,钝到没办法面对考验,在幽魂龙甲这面巨盾之前根本毫无用处。」

      「幽魂龙甲?」

      「不错,这是改良型的古印龙甲,现在我就让你看看它的真面目。」曼德尔的皮肤产生变化,在他的锁骨下方及两侧分别浮现三张脸孔。「你是首次见到我这个型态的人,就当作是给儿子的福利吧!然后你就可以安心的去裂面空间。」曼德尔显然正打算恢复兽化原形。他的身体各处浮现鳞片,头上的角变得更尖锐,手指长出利爪,体型较原本大了近三倍。

      以上都是正常的龙裔原形,真正让梭恩德惊讶不已的还在后头。曼德尔的背上展开一双强劲有力的龙翼,接着是耀眼夺目的光之翼、洁白无瑕的羽翼、漆黑难辨的暗翼,共生八翼。

      「八手八翼,你……你不是我的父亲。」梭恩德几乎不敢相信眼前所见。

      「让我告诉你吧!我之前奉命迎击天界人的进犯,他们的五名队长被我杀了一名,抓了三名,最后逃走一名。」曼德尔的眼神凌厉到很难与他交视。「你知道那三名天界人的下场吗?」他指着身体上浮现的三张痛苦表情道:「就在我的体内,古钟塔把他们缝入我的幽魂龙甲了。」

      怎幺会有这种事?天界人竟然和曼德尔合而为一?这是多可怕的技术。曼德尔看着外形丕变的父亲,讥讽道:「你只是个盛装力量的容器,侍奉邪门歪道的怪物。」

      「呵呵呵,当失败者的嘴脸沦落到裂面空间内呻吟时,你会情愿自己只是一个拥抱力量的怪物,你这不成熟的蠢蛋。」

      天际闷雷如同野兽低吼,微微扬起的清风吹来的却是令人生畏、发抖的战慄,在稍纵即逝的电光下映照着伟岸又畸形的倒影。完全兽化的曼德尔以一股压迫的气势降下,他就像梦魇的聚合体,紧盯着因紧张而无法动弹的梭恩德。

      */

      古钟塔正值多事之秋,每一名研究员都忙着操作仪器或书写纪录资料,只有矮小又不起眼的伯廉.古仑在几名手下的保护中,正死命地用他发红的眼睛搜索着萤幕上的细节。

      「找不到,找不到。」伯廉烦躁时,连他的衣冠都变得凌乱。「该死的恶疾龙人躲到那去了?为什幺找遍所有策林的监视系统都没有任何发现。」

      侍从为他端上一杯茶。「大人,请用。」

      「我什幺时候说要喝茶?」伯廉发出咆哮。

      侍从似乎受到惊吓。「您……您刚刚不是说要喝杯茶缓缓情绪,所以命小的去端茶来吗?」

      伯廉开枪轰掉侍从的脑袋,大声地吼道:「我不要茶,我要恶疾龙人!」

      可怜的侍从倒落地面,从碎裂的脑袋流出的血和打翻的茶搅和成一片骯髒的颜色。

      「对了,我是要喝茶没错。」他急忙把洒在地上的血水和茶拨到杯子中,然后便咕噜地一口饮尽。「嘿,这种时候喝点茶真的让心情舒缓不少。」

      「报告。」传令带着消息回来。「我们的人逮捕了一名恶疾龙人,正想请教下一步的指示。」

      「请教什幺?」伯廉一听,把杯子掷到地上摔碎。「把他带回来啊!」

      「是是。」传令唯唯诺诺。

      「稍等,你们要从指定路径把人押回。因为我不希望王子殿下或是自然研究机关的人注意到这件事,你们要做到不动声色。」伯廉下令。

      那名恶疾龙人的手、脚铐着神力枷锁,他们比照罪犯的模式将胡恩押到古钟塔。两名负责押送的警卫一前一后地戒护,防止其他人靠近。

      伯廉站在前厅,看到恶疾龙人后大为喜悦。「太好了,再多抓几个回来,我会增加赏金。」

      当恶疾龙人穿过大门侦测点时,警戒钟发出聒噪的连响。

      「关上它,吵死了!」伯廉指着耳朵大声叫道。

      「老、老闆,是恶疾龙人。」

      「废话,当然是恶疾龙人,快点关掉。」

      「不是的,有……有三个恶疾龙人的生命反应。」

      伯廉当下惊觉不妙,却已来不及阻止。

      胡恩发出吼声,强行挣脱枷锁。负责戒护的两人也卸去伪装,权卡和贝古利斯迅速地打倒数名古钟塔的人。

      「自私自利的小矮子。」权卡距离伯廉最近,就在他伸手可及的地方。「给我过来!」

      就差一点,权卡的腿被倒地的古钟塔守卫抱住以致于错失时机,伯廉见状趁隙而逃。

      贝古利斯把那警卫从地上揪起后用力扔了出去,钢壁发出巨响,壁上则留下一圈人印血迹。

      虽然被伯廉逃掉,但他们三人的目的本来就不是他,所以也不以为意。恶疾龙人们在古钟塔公司里到处破坏,见什幺砸什幺,能爆炸的就让它爆炸,仪器、设备多数损毁。

      伯廉返回,还带了一大票警卫。他看见毕生投入的心血遭受破坏,又心痛又忿怒。「你们三个该死的蛇人,别让他们活着离开!」

      权卡等三人互相交换眼神,看来是时候撤退了。他们凭着古龙精华的力量加持,然后以众多设备为掩护一路逃向出口。沿途的警卫完全拦不住勇猛的他们,这些恶疾龙人如入无人之境。

      就在穿过大门的瞬间,三人的笑容顿时消失无蹤,取而代之的是僵硬无神的表情以及瞠目张口的发愣。

      放眼望去是满山满谷的军队,他们整齐划一的包围住古钟塔公司。原来古钟塔的警示钟声也吸引到政府军的注意,恶疾龙人还得意洋洋的以为自己能全身而退。

      贝古利斯在人群中看见几名将军还有被簇拥的葛朗陛下本人,甚至连三名王子殿下也出现在现场。不过这还不是最糟糕的……

      空间传送门开启,留着一头蓝色俐落短髮的男子从里面走出,身上的军服整齐乾净,胸前别着一堆闪闪发亮的勋章。亚基拉尔抬头看着燃烧的古钟塔,嘴角不禁失守。「烧得很漂亮,为了欢迎在下的到来竟然还燃放烟火。」

      汉萨.伊玛拜兹的脸色铁青,看得出他正被尴尬、无言以对、愤怒、焦躁、无力感等各种情绪冲击,他的脸上也显示出很难解读的複杂表情。

      从古钟塔内追出来的伯廉.古仑大概也没想到公司外居然这幺大阵仗,一群人连动也不敢动。现在的伯廉整颗心大概已经被等一下要怎幺解释的理由给塞满,完全忘记他现在该下令逮捕恶疾龙人的事。

      「话又说回来,这是我投资的钱对吧?」亚基拉尔手指着燃烧的古钟塔公司,接着揶揄道:「你们把经费挪去研究怎幺让火烧得更美吗?」

      「亚基拉尔,别挖苦人了,我也有眼睛看。」汉萨转向他叔叔葛朗,质问道:「古钟塔被火烧了,您要怎幺给我交待?」

      葛朗一阵沉默,他抿着嘴唇瞪向他二儿子阿古奈德。

      阿古奈德被父亲的怒意吓到,他赶紧转移大家的注视焦点,对着伯廉骂道:「这就是你要的测试结果吗?你这个笨蛋!」

      伯廉倒抽一口气,这下子恐怕很难善了了。

      「伯廉大人。」

      「啊!是是是。」伯廉僵直身体,听着亚基拉尔的问话。

      「我要的东西呢?」

      「这个……那个……」伯廉支吾其词,他完全不敢直视亚基拉尔的眼睛。

      「汉萨大人,这就是您手下的办事效率。」亚基拉尔对汉萨说。

      汉萨同意,表情尽是不屑和轻蔑。

      「我不管你们发生什幺事,但是为了伊玛拜兹家族的名声,我相信你们会处理的很完善。十五天后我会再回来,就劳烦各位大人辛苦点了。」亚基拉尔弯腰欠身,向众人道别后遂转身进入传送门离开策林。

      「您有听到吗?我们的投资人不高兴了,他说十五天后要回来,那我第十四天来检查,您总不会再让我们伊玛拜兹家族的名声受损了吧?」汉萨不悦地向葛朗问道。

      葛朗面带严肃的点头。

      「再来轮到我们的小蛇人。」汉萨脱下一双白手套并将之交给下人。「我该怎幺称讚你们呢?狡猾还是聪明?合作无间还是古龙精华运用的当?」汉萨慢条斯理地脱下披氅,一样递给下人。「可以让我见见古龙精华的厉害吗?我真的很想知道。」

      三名龙人裹足不前,他们不晓得汉萨打些什幺主意。

      「放宽心,我也不想仗着人多势众欺凌几个小辈,免得落人口实。」汉萨向他们走近。「一起攻过来吧,假如能在我身上製造一道伤痕,我就放你们离开。」

      恶疾龙人们相互而视,依旧犹豫不决。

      汉萨看着他们笑道:「我是伊玛拜兹的家族长,说的话有千万钧重。众人为凭,诸神见证,绝不食言。」

      权卡苦笑道:「这下真的是搞得轰轰烈烈了。」

      贝古利斯向另外两人喊话。「这是很好的机会,就让他为自己的高傲负责。」

      汉萨一扬手,策林军队向后退开,让出来的宽阔空地登时变成最佳的竞技场。

      胡恩和权卡立刻一左一右连袂攻去,贝古利斯龙翼扬起,由天空飞跃而下直取汉萨的头部。

      他们根本没看见汉萨的动作,连环的反制却已经后发先至:权卡的拳头被拨开,胡恩中了一脚,贝古利斯的攻击扑空,他的头部反倒被汉萨抓住。贝古利斯极力的抵御,却始终阻止不了汉萨将他一路推去撞击古钟塔的墙。

      「天啊,好快!」权卡惊讶之余,汉萨已再补上一击,将贝古利斯整个人撞入壁中。

      随后,权卡和胡恩两人也被汉萨双手放出的圆形气罩困住,动弹不得。

      「气形结界?不妙,要全力挣脱。」权卡和胡恩心神一凝,以古龙精华爆发之力炸开气罩。

      趁汉萨分神之际,贝古利斯从墙中跃出,接着从后方制住汉萨的上下盘。他的头流下汨汨鲜血却依然自信地笑着:「谁叫你看轻我们?这下十拿九稳了。」

      权卡和胡恩全力击向汉萨的胸膛,汉萨完全无法迴避,只能硬生生接下招式。

      不死也重伤了吧?贝古利斯愉悦地想着,但是权卡和胡恩的神情好像不太对劲。

      「怎幺回事?」胡恩喃喃道,他的额头流下汗水,一副惊讶的样子。

      权卡也有同感,明明是拼尽全力的一击,怎幺好像打中一块又硬又厚的橡胶,力量全被分散了。「难道……这是古印龙甲?」权卡问。

      一股由汉萨身上发出的彩色气旋将他们三人分别弹开。

      「很可惜,你们的攻击对彩饰龙甲无效。」汉萨的周身被八道光芒迴旋围绕。「缺少古印龙甲的辅助,尔等的古龙精华在我面前毫无作用。」

      「才不管你什幺鬼甲。」胡恩被油然而生的羞辱感给激怒,他以远程神术攻向汉萨。

      其余两人见状,也配合胡恩的攻击,光束疾如雨下招呼在汉萨的身上,魂系神力激荡,爆裂声响不断,白光遮掩众人视线。

      光芒退去,汉萨恢复兽化原形,他带着狡黠的笑容同时身体毫髮未伤的伫立着。

      龙人汉萨竖起食指,笑道:「该我了吗?」金色流光汇入指尖之中,「金。」汉萨唸出这个字后,金色的护罩弹出许多光束,权卡等三人皆被漫天射来的金色光束击伤,倒地不起。

      贝古利斯试图站起却又踉跄地往前倒下,他满脸是血与泥。「我、我们的招式被以数倍的力道返还了。」

      权卡整个人仰躺在地,全身是伤。他被一股血气哽在喉部,所以不断地咳嗽。

      只有胡恩勉强地站起,他不死心地以左手铁钩化出电刃,魂系神力的副作用暗伤马上爆发,使得伤势更加扩大。

      「都半死不活了,我真是佩服你的勇气。」汉萨单掌托天,红色神力不断汇聚于掌中。

      贝古利斯知道胡恩处境危险,虽然他已筋疲力尽,仍然爬起冲向汉萨只为了掩护胡恩。

      「碍事!红。」鲜红的神力圆球夹带雷霆万钧之力轰向贝古利斯。

      儘管贝古利斯拼尽全力防御,古龙精华的威能发挥的淋漓尽致却依然抵不住汉萨的神术攻击。贝古利斯整个人在半空旋转半圈,他就像一块破布般掉落在地后不断地翻滚,直到冲击力道缓下为止。贝古利斯的左半身血肉模糊,左手臂断裂、腹部脏器掉出、胸腔的肋骨清楚可见,其中几根混着血的骨头已然断裂或粉碎。

      差距,这就是黑暗深渊领主和他们这些不入流的恶疾龙人间的差距,自己犹如蚍蜉撼树。贝古利斯喘着气,他的意识渐渐模糊。

      胡恩扑向汉萨,电刃瞄準对方的头部,双方拉近的距离已近在咫尺,他知道这将是最后的反击机会。

      「白。」

      胡恩的眼睛看见汉萨整个身体没入一团白色光圈之中,儘管惊讶,但他仍是跟着冲入。

      白光很快地转瞬即逝,汉萨依然未有任何改变,只不过他的右手掌多了颗头颅,那是胡恩的首级。他临死前的表情满是不甘,尸体倒在汉萨脚边。

      究竟在白光内发生什幺事?唯一明白内幕的胡恩却已经离开人世。

      「胡……胡恩。」权卡趴在地上,眼睁睁地看着同伴被杀,内心的无力感让他万念俱灰。

      一道宏伟的身影鼓动着八翼自天空缓缓降下,磅礡的三系神力以及可怕的外貌让在场所有人震惊不已。

      「彩饰龙甲搭配古龙精华形成的特殊能力果真骇人,八种能力加诸于身,您已经与怪物无异了。」龙人曼德尔笑道。

      汉萨瞥了他一眼。「您在和我说话吗?」他的龙尾不悦的击地。「看看您自己是什幺样子,非天界人、非安兹罗瑟人更非龙裔,您最没资格说我。或许可以让我的彩饰龙甲和您的幽魂龙甲较劲看看,请问曼德尔大人有兴趣吗?」

      「属下怎敢冒犯陛下。」曼德尔口是心非的回答令汉萨作呕。

      汉萨双手一张,掌心发出的吸力将权卡及贝古利斯的身体快速地拉近,接着用力擒住,几乎不费吹灰之力。他看着双手抓着的恶疾龙人,嘀咕的说:「为了这些罪人竟让我在亚基拉尔面前出丑,葛朗皇叔,您说我该拿他们怎幺办?」

      葛朗鞠躬道:「请您把他们交给我处理。」

      「可以吗?那我就回卞安了。好好的干,这种时候我可不想惹怒亚基拉尔。」汉萨说完便将两名恶疾龙人粗暴地丢到葛朗面前。

  • 名称:现充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5 17:37:1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