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妍全文阅读

      */

      梭恩德第一次见到绯儿‧道汉时,两人都尚年幼。她的父亲苏利根‧道汉是策林的先锋将军,与梭恩德的父亲朱红之矛骑士团长「龙戟」曼德尔是多年好友。

      在梭恩德的印象里,绯儿是个活泼好动的小女孩。和她两位足不出户、腼腆害羞的姊姊不同,她表现得既好胜又爱争强,因其不怕生的个性让她常和其他男孩打成一片。

      梭恩德将绯儿形容为一朵夜檀花。那是一种生于安兹罗瑟的蔷薇属食肉植物,花美有异香,有豔丽的花瓣,还有致命的吸引力。

      绯儿正和她的伙伴玩在一块,郁闷的梭恩德就躲得远远的,以羡慕的眼神看着她们。

      刺球滚落,一直转到梭恩德的脚尖前。

      「唉呀!我的球滚过去了。」绯儿走上前去捡球,她正巧和这名畏缩的男孩正眼对上。

      那天后,绯儿的影子就一直深藏在梭恩德的心中。

      两家一直互有往来,不过两人之间的关係并没因此变得更热络。

      成年之后,梭恩德曾见过道汉家四姊弟在大庭广众下对僕役动私刑。长大后的道汉家四姊弟个性也变得和小时候不同,安兹罗瑟人的本性已显露无遗。

      他们是道汉家的下人,因为无法相爱而选择逃离,最后仍是被逮回。逃走的僕役很常见,但为了爱情而选择离开主上的安兹罗瑟人则很罕有。

      道汉家四姊弟:长女娜席安、次女玛恩德林、三女绯儿、四男玄杰四人併席而坐,两名下人被绑在木桩上,立于他们四人眼前。

      男僕自小跟随在绯儿身边,也是陪她成长的玩伴,如今被当成罪犯绑在木桩上,不晓得绯儿内心有什幺想法?至少梭恩德从她纹风不动的表情上无法读出任何讯息。

      「绯儿,是妳的人,妳来决定。」娜席安把执刑决定权丢给绯儿。

      绯儿沉默许久,她的目光始终没从两名下人的身上抽离,其余众人也不发一语,静静的看着。之后,她起身,以不带感情的口吻下令。「私自逃离道汉家的行逕无论理由为何,皆视为背叛。依策林领主葛朗.伊玛拜兹制定法规判决,背叛者一律处以火刑。我绯儿.道汉以父亲道汉家族领袖兼策林将军苏利根‧道汉为名,在此宣判立刻执行!」

      无情的火刑执行,两条生命在火燄的包覆下燃烧,就像扭曲的怪物。绯儿伫立在受刑人前方,眼中闪着炘炘火光,静静地看着。

      等到火已尽,娜席安起身,朗声宣布:「刑毕,天神慈悲,众人见证,愿他们的灵魂能到裂面空间下忏悔,洗涤罪恶。」

      这是梭恩德在被当成实验体前,最后一次见到绯儿的情况。

      事隔多年,满身疮痍的梭恩德再次来到道汉家,这次既为任务也为了私心。

      */

      梭恩德将破烂不堪的黑色连帽风衣稍做修补,他在风衣的遮掩下,很不起眼的夹在人群之中。现在广场上正有两名全副武装的战士正进行一对一的比试,双方打得激烈。

      根据路人们谈论的对话可以得知,这两个人都是策林的贵族子弟,他们同时向绯儿提出婚姻请求,因此才会有今天这场决斗。

      比试已经过了一段时间,两人都负伤累累。其中一人盔甲损毁,他将其脱下弃之在地,另一人手擎巨剑向他劈砍过去。失去盔甲后,那人瞬即恢复兽化原形,他的对手一见状便显得犹豫,他似乎也想以兽化来对战,可惜他的迟疑成了致命点。龙裔战士咆哮一声,尖牙利口咬断敌手的脖子,同时指爪穿心而过,取出心脏。

      「我赢了,道汉家要依照约定,把女儿嫁给我。」他得意的举起对手首级。那人捧着血淋淋的脑袋,走到绯儿的面前,打算把头颅当作礼物送给她。

      不料,绯儿魂系神力聚劲在手,神术随后发出。那战士闪避不及被击中后,身体弹飞直到撞上钢樑才颓软地倒卧在地。

      梭恩德正眼一瞧,看来那人是被击中致命处,当场死亡。

      「想成为道汉家的女婿,至少得要有赢过自己妻子的实力。」绯儿语带自信的说。

      路人问:「只要赢过妳,不论身份阶级……皆能成为道汉家的夫婿?」

      「是。」绯儿表示:「有本事想打倒我的,儘管过来。」

      众人一阵议论纷纷。

      「她又来了。」娜席安从座位上起身要阻止妹妹的行为。「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玄杰拦住她的姊姊。「静观其变就好,三姊有自己的主意。」

      「真是乱来。」娜席安批评道:「父亲大人可没允许她的蠢提议。」

      绯儿抛出的话题早让底下的群众们产生争执。这些人不见得会喜欢她,但肯定都想攀上策林贵族的道汉家一夕得势。

      一名以兽化原形示人的粗汉撂倒众人,「滚开,你们都还不够格挑战。」

      「你以为自己够资格吗?」

      「什幺?」巨汉怒火中烧,他急欲回身抓出那个声音的主人时,锯齿剑却先一步砍到他的肩头,才不过眨眼的瞬间,他整个肩膀便被卸了下来。

      巨汉发出惊呼声,他的表情惊慌失措。锯齿剑随后划过一道漂亮的弧形,梭恩德的回身斩从巨汉的腰际劈过,拦腰将他斩成两截,脏器纷飞四散。

      梭恩德扛着锯齿剑走出,这是他成为实验体后与绯儿的第一次见面,也是睽违已久的相会。当然,绯儿本人并不知道眼前的人是梭恩德。

      绯儿看到地上如破布般的内脏后,变得有些迟疑不决。

      梭恩德稍微瞄了怀中的万年錶一眼,他知道任务还没开始,自己还有充份的时间可以运用。他转动手中的武器,将剑刃贯入泥地中。「挑战是在双方的同意下进行,妳要是害怕可以取消刚刚所说的话,我也不会当真。」

      绯儿正疑惑这个人的来历,再加上他阴森诡异的打扮使得她产生犹豫;最后男人的一席话引动绯儿的好胜心,她绝对不会迴避这名挑战者了。「害怕?道汉家没有这个名词,留给你自己。」

      不知为何,绯儿隐约看见罩帽底下那张模糊的脸依稀露出上扬的嘴角,似乎显得很开心。

      这种感觉,自己好像也曾在什幺地方见过,就在以前的回忆里。然后绯儿的视线中,这名男子和某个人的影子彷彿重叠在一块。

      绯儿举起枪,附有神力的子弹疾射,打中梭恩德。

      不,没中,那是残影。

      就在枪鸣的那一刻,梭恩德已闪避掉攻势,在对方还没来得及注意到时,他的左拳便挥落。

      绯儿以神力护盾挡下,她马上使用招式回敬,线状神术如长鞭挥舞,彷彿像是黑夜里的一条游龙,朝着梭恩德发出怒吼。

      梭恩德没有选择迴避,他的左手吸收对方的神术,随后将这股神力以夜瀑般美丽的形态由地面下释放出来。绯儿被逼的不得不后退,她惊险的躲过攻击,地面却被击得残破不堪。

      梭恩德再以直拳进逼,绯儿选择以力搏力硬挡,双方神力冲击结果两人平分秋色。

      「你在做什幺?为什幺只用左手进攻?难道你右手拿着的武器是装饰用吗?不许你小看我。」绯儿发现对方竟然在礼让自己,心中颇为不快。

      梭恩德扬手撢掉外套上的灰尘,他以轻蔑的口吻说:「妳以为妳能让我使出几分力呢?」

      这本来就是场不公平的对决,因为你不可能去杀死绯儿,在神力的运用上就有顾虑,变得十分谨慎;相反的,绯儿却没这种烦恼,实力弱于她的很可能在战斗中一个不留神就遭受重创甚至死亡。深知此点的梭恩德决定以守待攻,让绯儿主动露出破绽。

      受到挑衅的绯儿怒气上升,连番进攻虽然都被梭恩德招架住,但是神术施放一轮接过一轮,梭恩德单以左手逐渐疲于应付。

      伴随着低鸣吼声,绯儿瞬间恢复龙裔的模样,梭恩德闪避失败,被她用手掌扣住脑门,直直地撞上钢樑。冲击力道强劲,钢樑发出金属碰撞的巨响声后,随之不稳倾斜,然后跟着瘫坐在地的梭恩德一起倒塌。

      血液自梭恩德的额头滑落到嘴唇,他以舌尖轻舐唇上鲜血。在烟尘中,梭恩德的杀意不减反升了。

      「快起来,你连左手都没办法用了吗?」

      梭恩德将混合血液和泥巴的唾液吐出,他从地上站起。「省去妳的嘲讽,我会马上让妳闭嘴。」他擦掉血,带着冷笑。

      绯儿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梭恩德已经来到她的眼前。

      「咦?啊!」绯儿刚发出惊呼,梭恩德立刻以剑柄撞击她的腹部,同时她的神力也被梭恩德瓦解。绯儿试图以右手还击,却被锯齿剑劈裂了虎口。梭恩德再一次挥动武器,分别攻向她的腰、胸、最后是头。三次攻击都只有点到为止,没造成伤害,而挥落的剑刃则停在绯儿的头上。

      绯儿的双眼带着惊恐盯着那把剑,脸上流下冷汗,此刻的两人一动也不动。

      「我、我认输。」绯儿认败。

      「等一下。」娜席安喊道:「我有意见。」

      梭恩德收回武器,他静静的听着娜席安发言。

      「不用再遮遮掩掩的了,你是恶疾龙人。最近有个手持锯齿剑,常常袭击村落的就是你吧!」

      梭恩德脱去外套,丑陋的外貌和坑坑疤疤长满异瘤的皮肤直接爽快地展示在众人眼前。「是又怎幺样?」

      「我不会让道汉家的人嫁给恶疾龙人,更别说是一名罪犯,简直是有辱道汉家的名誉。」

      「姊姊。」绯儿叫道,娜席安却充耳不闻。

      「名誉?」梭恩德发出噗哧的声音,但他的表情却没有在笑。「那种东西值多少灵魂玉?」

      「你以为每个人过的生活都和你的堕落人生一模一样吗?那你可大错特错了,梭恩德。」娜席安嘲讽道。

      「梭恩德?」绯儿又覆唸了一次,她疑惑地看着那名来挑战的男人,对方与某人的叠影逐渐清晰起来。

      听到娜席安这幺称呼自己,他肯定道汉家已经完全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了。

      「这又怎幺样?难道你们视家族名誉胜过诚信吗?」

      「吾妹尚年幼,很多事她都无法作主,刚刚她说的话只是玩笑。」

      玩笑?这种理由听在梭恩德的耳中更觉得可笑,只要什幺事都推给其他人就可以不必负责,更何况他不觉得绯儿的语气中带着任何游戏心态。

      「姊姊,他赢过了我。」绯儿强调。

      「住嘴,妳想嫁给长满烂疮的恶疾龙人吗?胡闹也有个限度。」

      一直沉默不语的四弟玄杰也站了起来,他指挥着道汉家的手下们。「我以道汉家长子的身份下令,马上逮捕这名身负重罪的恶疾龙人。」

      「苏利根死了吗?」梭恩德问。

      玄杰大怒:「无礼!」

      「照娜席安的说法,道汉家的主人没死,那轮得到你这个毛头小鬼发号施令?」梭恩德耸肩。「无所谓,你们这些废人也只会说些废话,我也不会当真。」

      道汉家的下人将他团团围住,梭恩德已做好突围的準备。

      此时,天眼飞入,直接钻入娜席安的眉梢。她大怒,「岂有此理,古钟塔公司和苏罗希尔圣树同时遭到攻击了。」

      「我玩到忘记时间了,真是糟糕。」梭恩德若无其事的问:「我自己是没关係,身负圣树戒护工作的道汉家还要把时间浪费在我身上吗?」

      */

      古钟塔公司守卫与四名恶疾龙人发生冲突,这些入侵者砍倒雇员和几名技工后,跟着闯入公司内部,这幺大摇大摆的袭击行为不知道究竟有什幺企图?伯廉.古仑为此感到不安,他好不容易等到前来支援的军队。「喔!芬尔述指挥官,您终于来了。」

      名为芬尔述的将官带着一大票士兵前来,他左手捧着亚兰纳人半截颅骨,右手拿着银骨勺子挖脑浆吃。「恶疾龙人不是都在监控中吗?为什幺会让他们闯入公司?」他将吃得乾净的脑袋丢出去,然后拿手帕抹嘴。

      「我不知道,竟没人回报他们的行蹤。」伯廉自己也摸不着头绪。

      芬尔述那四只细如叶片的眼睛盯着伯廉,「那就是你自己的通联资讯工作出了纰漏。」他推开伯廉,吩咐手下:「现在开始是我们的工作,一只虫子都不可以让他飞出古钟塔总公司。」

      「请让我也跟着。」伯廉请求道:「至少让我看看这些可恶的家伙造成了我多少损失。」

      一路前进,到处都是被破坏的痕迹,地上也有不少死亡的公司员工。不过雇工要几个可以来几个,这倒无所谓;但是机器设备却很昂贵,看得伯廉既心痛又急怒攻心。「这些他妈的杂种真够狠的,把实验室拆了是想要我的命吗?」

      飙扬和另外三名恶疾龙人正肆无忌惮的发动攻击,由于他们的入侵行动逐渐受到阻碍,所以破坏的区域仍很有限。

      「喔,看看谁来了。」飙扬从一具尸体上拔出长剑。

      「怎幺?你们也就这种程度嘛!不敢再前进吗?我会让你们尝到古钟塔科技产物的厉害。」伯廉大声叫骂。

      「我以为是谁,原来是芬尔述。」飙扬露出笑颜。「你们没帮手可找了吗?」

      「飙扬,你竟然还活着!」芬尔述一见到他就没有好脸色。

      「还没对把我送来古钟塔的你复仇,我怎幺可能会死呢?瞧你的近况不错嘛!阿谀谄媚的工夫大概也进步不少。」

      「闭嘴!快来人杀了他。」芬尔述下令。

      「看看你白皙的皮肤,还有那一对倒勾的犄角,你又不是龙裔却能在策林任职,靠的不就是嘴上巴结的能力吗?」恶疾龙人们在戏闹声中与士兵发生战斗,他们没有办法突围,可是士兵们一时之间也对他们束手无策。

      芬尔述亲自动手,他第一个目标理所当然是惹怒他的飙扬。面对来势汹汹的神力冲击,飙扬硬接下芬尔述发出的神术,结果不但自己被震退,连手臂也发麻到难以活动。

      「不错,你的实力依然维持着。」飙扬使个眼色,三名恶疾龙人因罗克、权卡、贝古利斯跟着一起逃入鍊金实验室内。

      「蠢蛋,竟然跑入没有其他出入口的地方。」伯廉跟着要进去。

      芬尔述单手将伯廉拉向后方。「你留在外面守着,我进入。」

      看着芬尔述和士兵追入实验室中,伯廉心中很不是滋味,明明是自己的地盘却不能作主。他在外面来回行走,不时伸头探看内部情形。说也奇怪,进去也过了一段时间,不过里面却没有任何打斗的声音传来,唯一的入口也再没有人从里面走出,到底发生什幺事了?

      等过两刻五短针的时间后,伯廉再也忍不住。「到底在干什幺?我要进去看。」

      伯廉带着几名技工在实验室内到处寻找,最后在房间深处发现芬尔述倒卧在血泊中一动也不动,他和自己的那群手下都已经变成尸体。至于那四名恶疾龙人则凭空消失,没人知道去向。

  • 名称:姜妍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5 17:31:1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