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医的随身空间全文阅读

      */

      银诺的身体平躺在玻璃平台上,他的身上没有伤痕,看起来如同在沉睡般。

      在他的左手旁有一根燃烧到一半的白蜡烛,脚底有一面椭圆形的镜子将银诺的身影完整照进去。一阵诡异的风吹来,蜡烛被吹灭,银诺的影子也从镜子内消失。

      「奴在多琳卓恩的内心世界没办法真正让银诺死亡;但这里可就不同了,这可是奴的地盘。」不知道从哪里传来镜妖的声音。

      「这话难道是说给我的听吗?银诺大人根本还没清醒。」黑天童回答。

      「不要多管闲事,你不可能从奴的手中带回银诺。」

      「你要试试我的能耐吗?学过咒术的可不只你一人。」一闪即逝的电光打中银诺的脑门,虽然方法粗暴,但总算是把他唤醒了。「好歹银诺大人也是经由我开启的奇异传送门离开,无论如何我都有责任要保护他的人身安全。」

      银诺意识清醒的很快,「这是什幺地方?塔利儿大人,快开传送门让我回去。」

      「你哪里都不能去。」鲁莽的男声发出宣告。

      银诺瞪眼一看,在魇尘大陆里他最不想见到的两个人却同时在这出现。「拓尔.刃扬大人,暮辰.伊玛拜兹领主。」他想也不想,拔腿就往反方向逃跑。

      「你逃什幺逃?那是镜妖创造出来的幻影,若你因为害怕而逃跑就没救了。」黑天童说。

      「我在霍图被他们虐待惯了,不知不觉就出现反射动作……」

      「不必害怕,这是咒术的世界,我会帮你。」黑天童保证。

      银诺胆怯的说:「可是我的实力不如他们,真的保证我能赢吗?」

      「不保证。」黑天童说:「如果你死了,我也会尽责的带回你的灵魂玉供人凭弔。」

      「你说这话岂不是更让我绝望吗?」银诺探了一下,他们两人才正要走过来。银诺也不管那幺多,他直接往前方那个有亮光的地方逃去。

      「人们在逃难时都会下意识的躲入无光的地方,你却反其道而行。」黑天童觉得有趣。

      「你都说这里是镜妖的咒术世界,那我躲到哪里还不都一样?我希望能有障碍物掩护我才好,免得连躲的地方都没有。」银诺走进一个没有空间概念、里面满是全身镜的奇怪地方。

      「自己走入别人的阵法,我都不知道该说什幺才好。」黑天童叹气。

      银诺在全身镜内看到的不是自己,而是许多奇形怪状的怪物。此刻在他身后的镜子突然无声无息地朝银诺的背后伸出满布黑瘤的鬼手,银诺本人却丝毫没察觉到这股恶意。

      「你用魔镜想窃心,那我就回以怨火。」塔利儿施术,从银诺的背上发出青白色的亡燄逼退鬼手。

      银诺慌张的回头,「不洁之炎?请你别用这种危险的法术救我可以吗?」

      「挑三拣四,你真的会死在这里哦。」

      镜妖哼道:「塔利儿,你能帮银诺到什幺地步?」

      「银诺,过来我这儿聊聊天。」戴着兜帽,让人无法看清面貌的暮辰说。

      拓尔举起他的大砍刀,「刀锋变钝了呢,今天就让我用你的血来洗刀。」

      开什幺玩笑。银诺根本不愿接战,他只是不断的退后。

      「不能越过你的敌人,那你终其一生都成不了领主。」黑天童表示,塔利儿紧接着施术。「虽然很无奈,但保住你就是我现下的工作,我为你请来两个强而有力的帮手。」

      亚基拉尔、加列斯在塔利儿的召唤下先后现身,他们与银诺并肩齐站。两名强大的帮手出现,就算他们只是在塔利儿的施术中产生的影子也能令银诺心安不少。

      「当领主困难,想偷个半日闲更难。」加列斯抡动龙脊棍,「快点,速战速决。」

      亚基拉尔表现的很不耐烦,「我们是应塔利儿先生的咒术而出,必须强制帮忙也是没办法的事;但是使用者付费的概念还是得要有。」亚基拉尔朝天射了一箭。「我远在邯雨的本体会收到我发出的讯息,到时候你得付钱给邯雨。」

      该死,他不只是拥有亚基拉尔神力的影子而已,连个性都一模一样。「你们只是法术的召唤物又不是真人,为什幺我得为此付钱?好吧,这都是小事,先帮我解决眼前的难关再说。」

      亚基拉尔与加列斯互使眼色,两人默契十足的发动攻势;加列斯对上拓尔,亚基拉尔则应付暮辰。银诺在旁边观察对战过程,他越看精神就越紧绷。

      「你怎幺光站在一旁观看?若不助阵的话这战会很难赢。」黑天童说。

      亚基拉尔与加列斯果然很快的便被逼退,银诺无法坚定的心志反倒助长对面敌人的战斗力。拓尔抓紧机会,手中的斩肢砍刀朝银诺当头劈落。

      「太危险了。」银诺提饱神力发动恶癌痕,皮肤登时浮现紫黑色的巨型脂瘤,他以此为盾格住拓尔的砍刀。「塔利儿先生,我的神力运行有窒碍产生。」

      「在镜妖的世界里你不可能使尽全力,他在你身上设下太多限制。」黑天童解释。

      「无法使出全力和我对战的你与废物无异。」拓尔向前踏了一个弓步,随后以迴旋的方式转动刀势,一记横扫毁去一半以上的半身镜,银诺也被劲力扫出并在腹部处留下一道伤痕。

      「差一点……」银诺抱着受伤的肚子,「这一刀差点把我剖腹。」

      暮辰从后方出掌偷袭,幸亏加列斯以长棍再把银诺往前推进数步让他得以闪过暮辰的攻势。

      「小心一点,她会击碎你的头盖骨。」加列斯喝道。

      亚基拉尔搭箭连射,迫使拓尔无法再向银诺进逼。虽然神力发挥的不完整,但是亚基拉尔和加列斯的应战技巧仍不会让敌人佔尽上风。儘管如此,我们自己的场面依然没有优势,亚基拉尔和加列斯败退只是迟早的事,银诺本人不但受伤连连又帮不上大忙。黑天童忖思后生出一计,塔利儿再次施展咒术。在咒文吟唱之中,白色长髮飘逸的男子身穿银甲,持剑杀出。「虚赋月,我要送你进病榻地狱让你与父亲相伴!」男子朝黑暗的一角追寻神力而去。

      「居然是谢法赫.兰德!塔利儿你……」镜妖少见的语带惊慌。

      「你能叫出让银诺害怕的人,我也可以召出令你忌惮的人。」黑天童急呼:「银诺大人,你还不趁这个机会突破劣局吗?」

      银诺也知道这是个好机会,他鼓足气势发出战吼,以叫声增加自己的胆量,接着再联合亚基拉尔与加列斯三人合力对暮辰发出重击,不及防备的暮辰承受不住三人的合招,灵体当场消灭。

      「拓尔.刃扬,吃我一棍!」加列斯挥动龙脊棍杀向拓尔。

      本来还意欲抵抗的拓尔却突然将武器丢在地上,向加列斯摇手求饶:「你们以多欺少,这不公平,我不玩了。」拓尔的灵体主动消失。

      虚影结界的特色就是咒术施法者利用收集得来的微量神力製作出假的灵体;其所学的神术、性格与本人相同,记忆的部份由施术者提供,所以身在其中的人会有把这些灵体看成本人的错觉。镜妖见情况不对,连忙把虚影结界关闭。

      「你也不玩了吗?」黑天童讥道:「枉费我刚从中找到一点乐趣。」

      镜妖发出不平之鸣:「若没你的帮忙,银诺早就该死了!」

      银诺得意扬扬的说:「怎幺说塔利儿大人都是血祠院的领导,哪会让你简单得逞?倒不如快放了我,免得自取其辱。」

      镜妖似乎不打算就这幺放弃,他之后吟唱一段咒语,银诺注意到神力流动的转变并提高警觉。咒术阵法再次启动,破碎与完整的半身镜同时开始不安地飞舞,飞旋的玻璃蕴含镜妖加注的神力,一片四角形的玻璃甚至轻而易举的划开银诺的护胸。

      「这比附魔刀刃还锐利。」银诺连续躲过飞射而来的玻璃暗器。

      「镜妖,你恼羞成怒了吗?」塔利儿在银诺的周身施展三面气形护盾。

      在碎镜阵中,玻璃并不会因为粉碎就了事,碎片随时都能重新组合成锐利的飞射武器继续攻击银诺。一阵接过一阵,就像骤雨一样。不断撞击气盾的玻璃发出短暂的亮光,一闪一灭犹如繁星闪烁,却不是那幺的美丽,更可以说让银诺看得胆战心惊。

      气盾终究无法久持而爆裂,一片尖锐的镜片击中银诺的左肩,深深陷入皮肉之中的玻璃让银诺的左肩血流不止。

      飘浮在银诺周身的碎玻璃跟蚁群一样多,它们像是虎视眈眈的掠食者,只待发号施令的人一声令下。银诺不管看哪个方向都有瞄準自己的碎镜破片,「陷入死局了。」他哀怨的说。

      「这正是奴希望的结果。」镜妖问:「塔利儿,你还能怎幺帮助银诺?」

      黑天童发出轻笑,笑声中多有对镜妖的鄙夷。「别太看得起自己,我说过在魇尘大陆里修习咒术的可不仅只你一人。」

      镜妖被塔利儿的话惹怒,「你真的觉得你的能力在奴之上?哼,奴这一生还没被人这幺瞧不起过,你已经让奴对你相当的反感……银诺一定要死!奴要在你的面前杀死他,让你知道自己的实力有多不足。」

      「你们两个呕气跟我什幺关係?」银诺抗议。

      不给银诺继续说话的机会,碎镜阵开始向内紧缩。银诺逃无可逃,生路尽被封死。他觉得自己本人就像是一块强大的磁铁,然后将宛如带有磁力的破镜碎片快速地拉向自己。

      就在逼命的危急一瞬……空间竟突然失去平衡。银诺整个人颠倒过来,身体被强制拉到高空;本来应该往内集中射向银诺的碎片全都转了方向变成往四面八方飞去。

      「空间反转?呃……」镜妖发出疼痛的闷哼,其中一片玻璃不偏不倚的刺中隐于黑暗中的镜妖,空气里飘现淡淡血味。「塔利儿你真该死!」

      「这样你还沉得住气我也很佩服你,难道你打算就这幺一直隐藏着而不现出真面目吗?」黑天童问。

      「你若死在奴面前,奴一定会出来见你最后一面。」镜妖吟咒,神力凝聚成形,影子的完整轮廓浮现。

      「你还不死心?」银诺心中升起疲惫感。就在他定睛注视之后,他发出讶异的叫声。「你把我也召唤出来?」银诺看着眼前的男人,他的举手投足和自己是一模一样。「既然你是我,我也是你,那你应该要分得清谁是朋友谁是敌人才对。」

      「我没有朋友,但你是敌人。」镜像银诺说:「我被召唤出来的目的就是杀掉你。」

      「你这是本末倒置了,没有我哪来的你?」银诺批评道。

      「但是没有镜妖我也不会被召唤出来啊。省点讲话的力气,赶快打完赶快结束了。」镜像银诺毫不保留的对银诺本人挥拳攻击。

      魂系神力凝聚的力量集中在镜像银诺的拳缘,银诺硬接的同时也被这股力量逼得踉跄。「你这死家伙!你才不是我,你只是个冒牌货。」

      「如果我赢的话,我是不是就能取代本体?」

      「想都别想。」银诺厉声道:「赝品怎幺比得上真品?」

      银诺与对方短暂交手一阵,他发现不光是自己有的对方也有,而且镜像银诺的神力彷彿用之不竭般,运劲及凝聚神力都比自己更快;反之自己受伤力怠在前,神力的控制也不如对方,银诺已经预知自己将会败在自己的複製体手中。若是被其他领主知道自己连个仿冒者都打不赢,那颜面到底该往哪摆?银诺一想到此,咬着牙也要继续苦撑下去。

      螫伏在黑暗的陷阱在这关键的时刻发动,措手不及的银诺被漆黑的鍊子绑住四肢。「镜妖,你耍这种小手段!你难道连一点名誉都不要了?」

      「杀了你才是现在最重要的事。」镜妖强调。

      「我都快搞不懂你是在报复银诺,还是要证明你的能力能胜过我?」黑天童说。

      银诺认为现在这都不是重点。自己在前一刻还和人激战,下一刻就被上了枷锁,这岂不是要自己的命吗?银诺着急的用手拉扯鍊子,但是鍊子一条都没被扯断,毕竟这是咒术形成的鍊索,非一般蛮力或神力就可以使之断裂。镜像银诺抓準机会朝自己扑来,现在的银诺几乎没有抵抗的余力,眼看就要被对方得逞。「塔利儿大人,快想个办法!」

      回应银诺的求救,塔利儿同样以咒术之鍊制住镜像银诺的行动。

      此举似乎早在镜妖的预料中,「你就这样继续被动的跟着我的脚步吧。」

      察觉到蹊跷,黑天童急呼:「银诺大人,小心身后!」

      不是只有塔利儿注意到背后的杀机,银诺本人早就内心有底,他打算迴身给予对方迎头痛击。但就在银诺转身的瞬间,佳人的模样烙印在瞳孔,接着便是胸口传来的一阵冰冷的刺痛与压迫。银诺手按住伤口,震惊的坐倒在地,他只是直直地看着对方,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多琳卓恩冷淡的看着受伤沉重的银诺,那是一双对银诺的死活毫不在意的冷酷眼神。

      「银诺大人,你太傻了!」黑天童忍不住骂道:「那是假的女皇。」

      「我知道,但……」银诺口中涌出鲜血。

      镜妖的世界被塔利儿强行破开通道,蓝色火燄趁着这短暂的空隙快速冲入。

      「银诺!」熟悉的声音之后是强大的元系神力,火燄将银诺周边的威胁尽皆扫去。镜像多琳卓恩与刚解除束缚的镜像银诺全都被迫后撤。

      镜妖也不太讶异,「奴製作出假的多琳卓恩,你却让本尊进来这里,可真是有意思。」

      「银诺,你怎幺样?」多琳卓恩从地上扶起奄奄一息的银诺。

      银诺心窝处的伤口不断喷溅出血液,「因为是妳……我无所谓。」

      不可以,那不是我做的,你不可以就这幺死去。多琳卓恩的声音逐渐变得微弱,在银诺的耳边细的像是虫声。

  • 名称:药医的随身空间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5 17:27:1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