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学家全文阅读

      */

      自从绑架凯佩尔的行动失败后,季野沦落成丧家之犬,四处逃窜人人喊打。荒理女皇下令封锁边境,没有人可以安然逃出。季野东躲西藏,每日提心吊胆、睡不安稳,总是找不到让自己安全的办法,甚至他更后悔接下这份差事。

      回想起那天与对方约定好的日子……

      「韩德.星燄大人,您贵为荒理的高官贵爵,有什幺事需要我这无赖汉帮忙?」

      「你又被卞安通缉了?这次伊玛拜兹家族可不会轻易放过你,要随时有丢掉性命的準备。」韩德提醒他。

      「我知道,因为有韩德大人您的帮忙,我才得以脱身。」

      韩德突然变的阴沉。「你也知道我帮你忙,所以你是不是该给我一些回馈?」

      「当然。」季野点头,「我不正是为此而来?唉呀,大人您别那幺严肃,您高贵之躯不能做的事,就由无赖汉来代劳。」

      「很好。」韩德接着说:「那就有劳您把凯佩尔王子绑到我这边来。」

      季野正点燃的一根菸掉落地面,他简直无法相信耳朵所听到的任务。「凯、凯佩尔?你们荒理的王子?为什幺?大人您要造反吗?」

      「细节何必多问,你不需要知道。难道你不愿照我的吩咐去做吗?」韩德动怒。

      「这件事会很麻烦,相当的棘手。」季野为难的表示。

      「你不是说可以为我代劳任何事?」

      「是啊,但这件任务危险性太高。」季野内心充满疑虑,难道黛芙卓恩的灵魂控制失效?为什幺她的臣子中会出现叛徒?

      「我不是要你考虑,而是你一定要去做,而且越张扬越好。」韩德接着说:「听说你和我们的王子之间还有一点恩怨没解决。」

      「没错,凯佩尔仗着自己是王子就欠帐不还。」季野不满地抱怨。

      「那就去报复,我给你机会、给你人力,让凯佩尔王子的神力失去作用,让您更容易行事。」

      「但是这代价嘛……」季野正评估风险。

      韩德威胁道:「听着!你可以选择让我把你送回卞安或是直接杀死在荒理。」然后他又提供新的条件,「只要你去绑架凯佩尔,我不但给你五百箱灵魂玉,还无条件送你去亚兰纳圣路之地,让你永远离开伊玛拜兹家族的追蹤。」话刚说完,韩德的手下将季野包围,并且把刀刃架在他的脖子上。

      贪生怕死的季野马上一口答应。「好、好,只要您保证我的安全,我可以答应。」

      */

      「大人,荒理女皇震怒了,我没成功绑到凯佩尔,他被一个亚兰纳臭小子给救走。」

      韩德保持沉默,始终背对着季野。

      「大人,别再犹豫了,我现在的处境非常危险,您该履行对我的约定。现在我连安达瑞特家族都得罪,不逃到圣路之地一定会死。」季野恳求着。

      「在你离开之前……有个人想见你。」韩德神情古怪,居心叵测。

      「见我?谁啊?」季野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打从他进入躲藏处后,一阵又一阵强大的元系神力如潮涌掩至,实在难受。

      黛芙卓恩意外从火燄中现身,季野一时吓得说不出话,连动都没办法动。

      「初次见面,感谢你绑架吾儿。」黛芙卓恩向他致意。

      「啊……妳妳……」季野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是的,是我要您去绑架我那不孝的儿子,本来凯佩尔应该让我来处置。」黛芙卓恩发出叹息。「为了感谢您认真的执行任务,您要的五百箱灵魂玉我已命人準备好。」

      五百箱灵魂玉安放在季野面前,他甚至怀疑的眨眨眼。季野不可置信地打开箱子,本来深怕里面藏着死亡陷阱,但却是货真价实的灵魂玉。

      「是的,你拿去吧!」黛芙卓恩和善地说:「我即刻命令韩德为你打开圣路之地的传送门。」

      原来是黛芙卓恩要亲自制裁自己的孩子,难怪韩德不敢不从。此刻的季野变得有些安心。「唉呀,真是感谢女皇恩赐,您的大恩大德在下永记于心。」

      季野和他的手下们欢喜地搬起灵魂玉,接着一行人鱼贯的走入传送门。

      没想到等他们全部进去后,传送门发出一声脆响,头颅、血液、内脏喷溅飞出。

      黛芙卓恩拾起季野那带着惊异表情而死的脑袋,她很不情愿地用手指拎着血淋淋的头颅。「啧,废物回收。」

      */

      穿过由石孔喷发的蓝火形成的天然屏障,撩过似烟非烟的黑色阴霾,最后来到石狭壁缝的一处隐密山洞。这里鲜为人知,既不是进攻点也不是防守点,连临时基地都称不上,所以荒理的巡守并不会特意把此处列为巡逻点。

      奥维斯.冷羽拿了张木凳,静静的坐在火盆旁,利用火光看书。

      石洞内闷不透气,仅有一处刚好符合一个人身大小的隙缝作为出入口。外面是高温灼热的蓝火以及不透光的黑霾,今天和往常一样没有任何动静。

      奥维斯持续翻动书页,奇怪的是页面上什幺文字、图案都没有,每一页都是空白。

      接受了梵迦.石叶的请託,奥维斯亲自来到荒理,配合布利考.魁进行针对荒理王族的行动计划。他们只有一个目的──杀掉黛芙卓恩、妃妲雅、凯佩尔三人。

      只要三名皇族一死,荒理失去统治者阶级的领导人,又没有可以补充的代理领主及继承人,那幺安达瑞特家族等于是失去了一个领区。即便从怒火核心再临时派出代管者也无法弥补遭受的重大打击,这就是埃蒙史塔斯家的打算。

      最初,单纯的布利考.魁提出了暗杀黛芙卓恩的方式,但被奥维斯予以否决。

      奥维斯希望做到的是让他们安达瑞特的王族自相残杀,如此一来埃蒙史塔斯可以减少资源的浪费与投入;二来又不需要直接面对灾炎一族的敌意;三来就算出现什幺状况也比较好全身而退。奥维斯是个谨慎的人,同时也信守承诺,答应的事一定会去做;但是,他很珍惜自己的性命,同时也不想在这种没有直接利益的任务中使尽全力,所以大部份的时间他都坐在这个狭洞中等待、观察、判断、修改计划。

      梵迦知道奥维斯的个性,也担心他在任务中难尽心力,因此他特别向宿星主萨汀略尔提出请求,让天界的人加入这次的行动。

      这可非同小可,一旦让其他领区的领主知道埃蒙史塔斯联合天界人对付自己昭云阁的同盟,那后果如何可想而知。

      宿星主毫不犹豫的答应合作提案,并且让天界首屈一指的咒术师南恩希亚协同奥维斯以咒系神力进行控制荒理领主黛芙卓恩的任务。

      黛芙卓恩最直接、同时也是唯一的弱点就是她的儿子──凯佩尔王子。

      利用荒理女皇与儿子的接触机会,南恩希亚与奥维斯联手合力以咒术动摇黛芙卓恩的心志。

      儘管天界首席咒术师与奥维斯两人的神术配合无间,但对于领主阶级的黛芙卓恩在控制上仍然有相当高的困难度,他们无法操纵荒理领主的言语、行为及思想,只能以引导的方式让黛芙卓恩照他们的方向按部就班的执行策略。

      南恩希亚赠予黛芙卓恩的反思之镜是一种咒术增幅器,天界人不但利用反思之镜维持施加于黛芙卓恩身上的咒术,还能用来扰乱妃妲雅的思想并改变她的个性。

      布利考.魁始终认为这样的方法太过费时费力,而且怕夜长梦多,担心计划才走至半途便被识破而功亏一篑,于是他再次提出要刺杀黛芙卓恩的计策,而奥维斯也再一次拒绝布利考的提议。奥维斯认为没有必要留一个把柄给安达瑞特家发挥,若灾炎一族的咒术高手从意识交流中读取到杀害女王的人就是埃蒙史塔斯家的杀手,岂不是惹的一身麻烦?

      想要成功并且完美的执行计划,除了谨慎及小心之外,首要之务就是让韩德.星燄察觉不到端倪,其次就是维持住黛芙卓恩身上的法术强度,最后再让整个荒理的内政鸡犬不宁,无暇分身注意女王身上的异样;所以奥维斯和南恩希亚先一步控制韩德,再让反思之镜持续作用,而妃妲雅也如天界所料开始有了异心,一切进行的都很顺利。

      直到多管闲事的高顿.热阳来到荒理后,天界人开始感到不安,他们担心这个变数会让任务生变。奥维斯打算利用高顿对妃妲雅的信任,趁其不备让妃妲雅下手刺杀高顿。

      妃妲雅和卡彭.火金暗中演了一齣在宫外遇袭的假戏,準备假装受伤降低黛芙卓恩对自己的戒心,还可以趁机分散昊光院的守备力量。黛芙卓恩则想利用季野,让凯佩尔在一场绑架事件中不幸遇害。荒理皇族自相残杀的戏码正按照天界的布局完美进行中。

      「事情拖久了会生变,咒术也不可能长久维持。」布利考.魁实在想不透奥维斯一再拖延的原因及好处。

      「告诉我……,即使让你最后的身影留在灾炎一族的火核中都无所谓吗?」奥维斯接着说:「这不是两、三天就可成的事,当然我也没打算长长久久的僵持下去。」

      「南恩希亚尚有许多重要的工作,这次的行动最多再持续一週。」宿星主给了最后期限。

      「首先,你得知道我们并不是真正的控制住黛芙卓恩,只是影响她的判断,所以你刺杀行动的成功机率不会太高;再者,一击不中则后患无穷。即便让你得手了,要撤退是一个问题,消除你的神力是一个问题,消除火核的意识又是另一个大问题。最后,魁氏家族的任务是打乱荒理的局势,梵迦大人可没要你非得暗杀掉黛芙卓恩不可。」奥维斯说:「我希望要死就让他们三人一起死,这才是正确,才是一劳永逸的做法。不强求成功,失败也能全身而退不连累埃蒙史塔斯家。」

      按照计划程序,黛芙卓恩应该要亲手处决自己的儿子凯佩尔,最后和妃妲雅自相残杀,落得两败俱伤后由韩德.星燄收拾残局。

      没想到变数再生,亚凯的出现根本不在埃蒙史塔斯家的估算中。亚凯的幻觉让他误打误撞把凯佩尔从季野的手中救出,打乱了奥维斯的布局。

      奥维斯一脸若有所思的样子,虽然手拿着书,眼神却没聚焦到书册。火盆里的燃料不足,火势逐渐变小。「失败了,真愚蠢。」他将书阖上,闭目等待。

      布利考.魁带着两名手下急匆匆的来到石洞,「我们的行迹败露,该撤了。」

      南恩希亚也来到洞内,「真是遗憾,天界与埃蒙史塔斯首次的合作竟是落到这种结局。」

      「妳是来说风凉话的吗?」布利考.魁面带愠色。

      奥维斯将书本放下,他端视南恩希亚,「您以灵体的方式前来,是早有预料会发生变故吗?天界人断尾求生的能力可真是不同一般。」

      「反思之镜碎了,咒术的连结也会随之减弱,这是迟早的事。」南恩希亚说。

      「我们不能继续在荒理逗留,得赶紧离开。」布利考催促道。

      当这群人刚踏出石洞口外,荒理的军队马上围了上来。

      「慢了一步。」奥维斯面无表情的说:「该怎幺办呢?」

      */

      由黛芙卓恩亲自领军,护卫沙恩随行,高顿.热阳、韦奇、卡摩革、韩德.星燄等重将皆已到齐,军队在石洞外列队围成弧形,将埃蒙史塔斯家的敌人困住,生路尽封。

      见到这种阵仗,布利考.魁变得胆怯了,他没有自信能从黛芙卓恩的手下活命。

      奥维斯倒是一脸淡然,他和南恩希亚就像置身事外的人一般。

      黛芙卓恩率先开口,第一句话就是夹带怒气的指责:「胆敢以咒术愚弄我,你们将成为蓝火灼烧后的余烬,但我也不想让你们死的那幺轻鬆……」

      奥维斯打断她的话,「在下想请问您一个问题,能给在下一个机会吗?」

      黛芙卓恩思考片刻,然后她答应了。「你问。」

      「我和南恩希亚大人所施加的咒术再加上反思之镜应当是完美无缺,少了韩德大人与妃妲雅大人的帮助,您是怎幺凭自己的力量解开咒术而且还没让我们察觉到呢?」

      「我没有自行解开,因为我并不黯咒术。」黛芙卓恩拿出麻疯和尚交给她的紫色晶体。「我该好好的谢谢塔利儿大人,是他唤醒我的意志,避免让我犯下不可挽救的错误。麻疯和尚告诉我,只要好好利用反思之镜,要做出蒙蔽你们的假象并不困难。」

      不可能,荒理的资讯已经都在我们的控制之下毫无遗漏,南恩希亚不认同黛芙卓恩所说的这个理由。「即便是塔利儿大人,他的神通也不会无远弗届。远在北境的他如何知道荒理的事?」

      高顿举起亚凯的幽灵杖,「这是亚基拉尔陛下赠予亚兰纳人的礼物,也是由塔利儿先生打造的特殊法器。虽然赠礼的实际目的并不光彩,但法杖本身能纪录亚兰纳人自己及周遭发生的事并回传给塔利儿先生。透过幽灵杖的神力传递,再加上麻疯和尚的视线,塔利儿先生一眼就看出女皇身上的状况。你们两人不愧是操纵咒系神术的翘楚,也只有塔利儿先生才能解开这个死局。」

      黛芙卓恩接在高顿的话后面怒道:「若非如此,我真的差点和妃妲雅一起下裂面空间!」她的怒火烧至布利考的眼前,接着御火者剑刃落下,布利考的手下挺身接招却被夹带蓝火之威的御火者当场劈成两半,尸体在火燄的灼烧下发出阵阵恶臭,最后成为焦块。

      「鲁威……妳杀了我的家臣!」布利考盛怒的叫嚷:「哼,即便我们失败也无所谓,接下这个任务的时候我们就有心理準备了。反正能让凯佩尔以及妃妲雅一起陪葬也不算太吃亏。」

      高顿发出疑问:「你说妃妲雅大人和凯佩尔殿下怎幺了吗?他们一直都在我身后,您就算没用眼睛看到,单凭神力应该都感觉的出来吧?」高顿退开后,妃妲雅和断了一臂的凯佩尔出现,同时怒视着罪魁祸首。

      「了不起,利用意识恢复后这幺短的时间里还能振作起来,思考最佳的应对之法,我甘拜下风。」奥维斯背后突现传送门。「我的工作已经完成,虽然并没有成功……这里也不会是我的葬身之所,因此我认为和诸位大人道别的时间到了,相信我们会有再见面的一天。」他的身体渐渐没入传送门中,很快的消失在众人眼前。

      「奥维斯大人,您就这幺离开我可怎幺办才好?」布利考紧张的大叫。

      彷彿像是预料到奥维斯能轻鬆逃离,黛芙卓恩冷冷的质问韩德.星燄:「你就这幺眼睁睁的看着主使者消失在我眼前吗?」

      韩德惭愧的低头道歉:「是属下无能,技不如人。」

      高顿面向南恩希亚,「那天界人呢?想到以灵体的方式过来真是聪明。」

      白翼天界人也不愿在此久留。「对吾或宿星主大人有任何的不满,吾等在亚诺瓦尔恭候诸位大驾。」灵体完整的表达完自己的意思后也随即散去。

      「那剩下的人……」高顿将目光移到布利考的身上,「你可要倒楣了,因为你得承受所有恶果。」

      「姊姊,让我处理。」妃妲雅站了出来,「愚弄我们姊妹,真恨不得把他塞入石孔内永生被蓝火焚烧!」

      「那代表妳们姊妹两人的警觉性不够,妳们应该好好的反省而不是在这里龇牙裂嘴。」

      妃妲雅的怒气正无处发洩,「高顿,你说谁龇牙裂嘴?」

      「注意自己的修养!」荒理之主提醒她:「妳的伤势还没痊癒,安静在一旁看着。」

      妃妲雅不甘愿的退至后方。

      「到此为止了,剩下就让我这个渺小的人物来为各位大人处理善后。」非亚的富文.戴利千里迢迢来到荒理。

      「富文大人?」布利考对于富文的出现颇感惊讶。

      「眼睛不要瞪那幺大,我是来带你们回南隅的。」富文站在布利考的另一位手下前方,「不过我一次只能带一个人回去,所以只好委屈你了。」富文左掌瞬间掐住那名手下的脸。

      「富文大人,你要做什幺?快放了席坎!」

      「你叫席坎吗?不好意思,让你白走这一遭了。」富文右手一掐,然后用力扭转,竟活生生的把他的头颅扭断,接着残暴地将头颅和颈椎给拔起来。「你说他叫什幺名字?我真的才刚记住又忘记了。」随后富文舔着颈椎上的血液与骨髓。

      「你疯了吗?你帮外人杀我的家臣!」布利考怒吼。

      「不考虑大人,我说过只能带你一个人回去。」富文一脸无辜的说。

      「我是魁氏家族的族长布利考不是布考利。」他纠正道:「你这行为是公开的背叛我们埃蒙史塔斯家!」

      富文否认布利考的指控,「我是非亚的贵族,同时也是昭云阁公义法庭的官员啊,你难道不知道我的身份吗?现在荒理有足够的证据可以控告你和天界人合谋,所以公义法庭需要你的证词。现在我奉宗阁长亚基拉尔大人之命押你去公义法庭受审,你还有什幺话要说?其实也不用说了,留着上法庭再辩解吧,到时候你会有很多很多的时间。」

      布利考听完富文的话后本来就青色的脸变得更暗淡,头上一对短角颤动个不停。

  • 名称:白学家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5 17:22:1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