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是最好的时光全文阅读

      */

      比哈欧终于发现控制阿西奥沙漠的幕后黑手,但是他却没有任何喜悦,反而被气馁的无力感压垮内心的斗志。

      「看到黑暗圈后,你有什幺感想?」比哈欧的神情似乎正中毕格博金的预料。

      比哈欧陷入沉默,看来他正处于苦恼的状态中。

      「觉得胜算渺茫吗?」毕格博金试探性的问。

      「即使火神大人在都不一定有胜算,现今的坠阳犹如一盘散沙,根本没法抵抗往昔之主。」

      毕格博金笑道:「往昔之主的实力真有那幺强劲,为何在前线骚扰你们的只有低下的土宾人?」

      比哈欧恍然大悟。「你的意思是?」

      「古托拉奥佩兹纳祖和奥底克西一样,现阶段仍处于封印状态。这也代表他们没办法施展全力,仅能指挥他们的信奉者做事。」

      「传说讨伐奥底克西的成员多为苏罗希尔兄弟会的成员,包括火神,然后……」

      「不,我不是要你讲这个,何况传说多为穿凿附会,不具事实。」学者制止比哈欧继续发言,「不管这些往昔之主究竟被什幺封印都不重要,我要说的是想要对抗这些古神,你们会需要远古看守者的协助。」

      「远古看守者?」

      「每一名往昔之主都有负责看管祂们封印情况的英雄,远古看守者则是我们公会对这些人的称呼。」

      「你们从何得知世界上有看守者的存在?」

      「你都称呼我们是专家了,我们当然有特殊的情报来源。」学者说:「像往昔之主这幺危险的存在,单是封印能让人心安吗?」

      「但是远古看守者的能力也很让我质疑,被封印的毕竟是往昔之主。」

      「也许远古看守者的真正身份并非是人,而是其他神祇也说不定。」

      「搞半天你讲的都是推论?」比哈欧有点不满。

      「以前我们的确是这幺推测没错,直到我们偶然找到拉伦罗耶的密卷──沉沦集,终于证实我们的论据是对的。」

      「那个沉沦集的记载有比腐朽文本详尽吗?」

      「流传世间的腐朽文本不过是沉沦集里面的一小部份篇章罢了。」

      「我想看那个东西。」比哈欧提出请求。

      毕格博金摇头拒绝。「那个密卷很重要,不能轻易出借。更何况您懂得翻译拉伦罗耶古语吗?」

      比哈欧陷入短暂沉默后回答:「不懂。」接着再问:「那幺古托拉奥佩兹纳祖的看守者是谁?」

      「沉沦集没有明确注明这些看守者的身份,何况拉伦罗耶视他们为眼中钉肉中刺,要是早知道身份的话岂不是会有所行动?」学者说:「不过想要明白看守者是谁也没那幺困难,拉伦罗耶汲汲营营的目的都是为了能让往昔之主重返世间,那幺他们的目标肯定先指向远古看守者,所以只要从他们的一举一动就可以看出端倪。」毕格博金意有所指的笑道:「你知道土宾人为什幺想侵略坠阳吗?」

      「因为领地靠近,他们想扩张势力。」

      学者点头。「您想的点不错,但并不是如此。试着想想,土宾人在自己主人都还没完全解封前就四处招惹别人,是想证明自身有过人的实力与自信吗?结果现在却引起坠阳和天界人的注意,这就是他们想要的结果?若他们想要的不是这样,那又是什幺原因?另外,你还记得我们公会曾派人调查过饕丰的事吧?」

      比哈欧狐疑的说:「你想说古托拉奥佩兹纳祖的看守者就是我们的熔炉主君饕丰?不可能。」他很肯定的回答。

      「你又为何那幺笃定不可能?」

      「既然调查过熔炉主君,你们也该知道主君大人的来历并不是什幺远古看守者。」

      「虚空之王雷亚纳是让元素产生自我意识的天神,而一切元素能量的起源则是来自原始火炬。」学者解释:「虽然叫火炬,但却和字面名称毫无关联。原始火炬代表的是世间水、火、风、土的平衡点,也是支援自然界所有元素的重要关键。而现在……这原始火炬就存在于饕丰的体内。」

      比哈欧大为震惊。「你们到底知道多少?」

      学者却一如往常般,平淡的说:「这股力量不正是能抗衡往昔之主的最佳选择吗?还有什幺好怀疑。」

      「就因为原始火炬蕴含四族强大无比的元系神力,饕丰主君无法驾驭自如才导致常常失控。原始火炬之力若是外洩后果不堪设想,为了安全起见,主君大人如今被十八条炼狱锁铐在熔炉核心的最底层。」比哈欧嗤之以鼻。「所以你说主君大人那还有余力去看守往昔之主?」

      「虽然我没亲眼看见熔炉核心内部的情形,不过我大概可以想像那个画面。」学者意味深长的问:「炼狱锁能锁住原始火炬,想必是非常不得了的东西,请问那是像铁鍊般延伸出去的枷锁吗?」

      「我看过几次,所以我能肯定的回答你──没错!那是十八条巨型神力锁鍊,大到你难以想像。」

      「那您知道铁鍊的另一端延伸到那吗?」

      「不知道,也许是将炼狱锁束缚在熔炉底端吧?」比哈欧并不确定。

      「那幺,只要饕丰想脱困,岂不是把熔炉的地形扯个粉碎就好了吗?」学者轻笑。「有没有可能饕丰不是不动,而是不能动?因为锁鍊的另一端拉着的正是足以和原始火炬神力抗衡的往昔之主,所以饕丰才动弹不得。」

      比哈欧大叫一声。「这……这、这怎幺可能?你怎幺会想到这样夸张又离谱的故事。」惊异的表情代表比哈欧的内心已经动摇。「不、不、不,你说的确实有可能。你、你到底是什幺人?为什幺会知道这些连灾炎一族都不晓得的情报?」

      「现在是问这个的时候吗?」学者摊着双手。

      「对,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我必须回到坠阳,然后一见主君大人。」

      */

      追溯神蹟公会营地来了一名不速之客,也是个让比哈欧感到意外的人。那名身体冒着大火,外貌已被烧得不成人形的人是克洛克桑特。

      「你是怎幺来到这边的?」比哈欧疑问。

      克洛克桑特身体微倾,抖动的双肩让身上的火燄不安地摇晃,从外观看来他的神态呈现疯狂,样貌阴森恐怖。「人们刺穿耳蜗躲避无时不在的烦乱,穿越往昔之间的耳语却依然在呢喃着,直到精神衰竭为止。」他低声的朗诵着。

      「要留神。」学者提醒道:「这个人已经神智不清。」

      「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火眼比哈欧,熔炉执法官,你的上司。」

      克洛克桑特似乎没有听见比哈欧的话,他依然沉浸在狂乱的情绪中。「跪拜吧!向神祈祷吧!末日就要来临。」

      比哈欧拿出勒德的颅骨。「还认得吗?这是你的儿子,你唯一的独生子,还记得他怎幺死的吗?别跟我说你忘了。」

      克洛克桑特指尖一指,火燄弹瞬间打碎他儿子的头骨。「别白费工夫,愚民们的挣扎皆是徒劳,信奉伪神者全都有罪。」他敞开双臂。「天神就要降世,祂将在世人面前揭穿那十二名伪神的真面目。」

      突如其来的神术攻击让比哈欧猝不及防,他的背部被贯穿一个大洞,当场倒地。伤口既大且深,不断冒出黑烟及火花,比哈欧趴在地上痛苦的挣扎。

      一个接着一个,为数众多的土宾人从地面跃起,把整个追溯神蹟公会营地团团包围,人数有数百人之众,这群潜在地底的刺客竟都没人发觉。

      血蠹人脚步缓慢,紧跟在后,他们也一併加入包围网。

      「我是拉伦罗耶天示使者,上帝已宣判尔等的罪行。」一名头戴罩脸金盔,身穿闪闪发亮的金袍,手持玉杖的人移动到比哈欧的身旁,他就是发出神术偷袭的男子。

      天示使者的脚部鬆垮瘫软,像触鬚似的在地面铺开,其中几条触手还包住比哈欧的脸。

      克洛克桑特左手掌心打开,里面有两道在空气中迴转的火燄。

      「那……那是我的传导之火,你竟把重要的情报给截住!」

      就在比哈欧的注视下,克洛克桑特把传导之火捏熄。「天神的秘密不能被洩漏,你们的灵魂也要永世留在阿西奥沙漠,生生世世成为神的僕人,以偿还罪行。」

      天示使者以玉杖底端轻点比哈欧的背部,接着他整个身体开始灰化,最终被消灭殆尽。

      「还有你们。」天示使者转身看向追溯神蹟公会的四名成员。

      毕格博金胆怯地退到三位随扈的身后。「我能不能安然离开全靠你们三人了。」

      只见站在中间那名随侍的脸开始出现裂痕,接着痕迹越来越大并开始分解。他喉间发出低沉的笑声。「呵呵,拉伦罗耶又怎幺样?只不过杀了几个没用的圣火修行者和天界人就变得猖狂,真当安兹罗瑟没能人吗?我们恶灾殃鼠众就偏不把你们放在眼中。」那人的指甲转尖,虎齿变利,粗糙的鳞片刮破假皮。「让你瞧瞧哈鲁路托直属精英部队以及血祠院万生者的本事。」

      */

      比哈欧外形被毁,变成鬼火的他拖着残命飘回怒火核心。

      管理者燐一掌将鬼火从空中擒下,随后再以塑形神术帮比哈欧重造躯壳。

      比哈欧看着自己复原如初,心中满怀感激。「多谢燐大人。」

      「发生什幺事?」

      比哈欧注意到亚叙德大臣涅语也返回怒火核心,于是他忽略燐提出的问题,急忙向前追问阿西奥沙漠的情况。「涅语小姐。」他虽然着急仍不忘行礼。「您知道克洛克桑特发生的意外吗?」

      她解释道:「克洛克桑特大人突然情绪激动的冲出营外,原本我还想派人去寻找,但土宾人却突然大举来袭,导致血岩岗哨大乱。虽然早已做好应敌準备,仍然有战力上的差异。土宾人实在太骁勇了,再加上地形之利,我们也只能先选择退回坠阳。」

      「我有遇到克洛克桑特大人,可是……他似乎已经神智错乱,认不出我来。」

      燐听到此,也大致了解情况。「现在说这些都于事无补,早该料到他死在阿西奥沙漠之后,尸体会有被控制的可能发生,毫不意外。倒是你有完成交办的事项吗?」

      比哈欧正想回报,他开口的同时却被突然闯入的传令打断对话。

      「燐大人,火、火神大人回来了!」

      火神.烈的回归无疑是替坠阳打入一剂强心针,他们一行人立刻赶奔至征怒火海。特别是燐,他想见儿子的心情更为强烈。

      不过等到达目的地后,即使他们还没登上火脊岛,光站在火海旁就已经知道岛上此时毫无神力存在。

      「又说火神回来,为什幺却感受不到他的神力?」燐有种被戏耍的感觉,他的怒意顿时浮现。

      「他……火神大人他刚刚……」守卫显得结结巴巴,「进火脊岛拿了把吉他后就要离去。」

      开什幺玩笑?恣意妄为也该有个限度,火神的心中到底有没有把坠阳当成是自己的领地在管辖?比哈欧不明白,他更是气愤。

      最后,他们赶在火神步出坠阳前拦下他。

      「我只是回来拿东西,别挡着我。」火神的左眼戴上独眼眼罩,右手扶着背上的吉他。「恆定冰球的效用时间快过了,吉他要是损坏,我唯你们是问。」

      「你就只关心你那没用的音乐,看看你穿的是什幺死样子。」燐对火神没使用尊称,语气里充份表现出他的恼怒。

      火神今天穿着黑色的长衬衫搭深色长裤,第一、二格的钮扣还故意不扣,脖子挂着一条粗鍊子,看在灾炎人的眼里确实是奇装异服。「闭嘴,我现在很急不和你争,别让我重覆的话再说第二次。」火神急躁的性格让他停不下来。

      「火神大人。」比哈欧挡在火神前方。「有关熔炉主君大人以及往昔之主的消息,您一定得听。」

      「与我何干?」火神大发雷霆,再不让路恐怕怒气就要爆发。

      比哈欧仍坚持挡道,这件关係到坠阳未来的事无论如何他绝不让步。想不到自己效忠的领主竟然这幺堕落,安达瑞特家族的未来真是堪虑。「火神大人,事情是这样……」

      碰──蹦──。烈燄炸开的声音发出巨响,比哈欧几乎在没有挣扎、没有哀叫的状况下被赤红的高热吞没。可怜的他好不容易在阿西奥沙漠逃出生天,却被火神的无情一击送回大自然。

      比哈欧的意识和元系神力尽被火神吸收,他脑中的资讯、获得的情报已经深植入火神的脑海。就某方面来说,比哈欧也算达成使命。

      「嗯──古托拉奥佩兹纳祖和黑暗圈……」遗憾的是,火神明明了解情况的恶劣,他依旧无动于衷。

      其余的灾炎人全都瞠目结舌,他们变得噤若寒蝉,再不敢挡在火神前方。

      火神迈开大步离开,就在他与涅语擦身而过时,不知为何又折返。

      「我看过妳吗?妳是什幺人?」火神问。

      涅语恭敬地向火神行礼。「向崇高的火神致意,属下是向太阳皇子宣誓的亚叙德大臣涅语。」

      「太阳皇子手下有妳这样的美人我竟不知道,我果真不配当领主。」

      奇怪的是,火神并不像真的在称讚她。两人之间短暂的接触,却有种剑拔弩张的压迫气氛。涅语丝毫不惧火神施予的压力,双方正面对峙,之后是陷入诡谲的沉默。

      「您好好保重。坠阳现在有您这种人才也不需要我担心,就此道别。」

      涅语扶着裙摆欠身。「恭送火神。」

      火神以眼角余光瞟了她一眼后,便头也不回地远离。

  • 名称:爱你是最好的时光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5 17:19:1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