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岁小王妃全文阅读

      */

      埃蒙史塔斯之眼,监视者.戴曦骑在一匹华丽的独角马上,带着他的随扈一行人浩浩蕩蕩的来到非亚,他们沿路摇着埃蒙史塔斯的旗帜,遇到挡道者便喝退,就怕别人不知道他是新岳的使者。

      非亚同样位处于囹圄长沼流域,其地点座落在新岳西北方、厄法的东南。

      长沼的绿水流入一处名为麻疯地洞的陷坑内,形成独特的地理环境。非亚以巨大的地洞为领地,由高到低划分出管理、住地、沼地三区。受到沼泽地的影响,沼地居民的皮肤几乎都产生异变,不是长满肿瘤,就是肢体畸形扭曲,他们的外貌在阴暗的洞中使他们看起来更加诡异。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沼地生物与他们群居,像是皮肤粗糙有许多部足和眼睛的黏怪、肉食的无眼血鳗、带来疾病的毒蚊等,这些都成为戴曦不想来视导非亚的主要原因。髒又乱的环境令他作呕厌恶,黏又溼的地洞让他浑身不自在。可是偏偏梵迦又特别指明要他前来督导,再怎幺不情愿也只能默默地接下任务,他心中羡慕着被派往鬼牢的高伊札。不、不对,其实他也不想到救赎者的地盘与腐尸、亡骸、亚兰纳人为伍,还是只有待在新岳中最是自在。

      麻疯地洞外驻扎一支陌生的军队,虽然这对非亚而言是稀鬆平常的事,但是戴曦还是驾着马过去询问他们的来历。

      士兵们正在吃饭,没人理会戴曦的问话。更明白的说,这些人根本对他不屑一顾。

      「你们是什幺态度?这位是新岳的贵族院督导,高阶指导会议的主事人之一,人称埃蒙史塔斯之眼的监视者戴曦大人。」瓦拉.书格大声的指责他们,可是这些军人却充耳不闻,只是默然地看着戴曦与他的随从。

      「瓦拉,算了。」戴曦知道自己无权追问他们,而且也不想与这群人发生冲突。「办我们自己该做的事就好。」

      「哼,你们小心一点,这里可是埃蒙史塔斯的地盘,别惹事生非。」瓦拉是戴曦的直属部下,指导议会的参谋之一,留着墨绿色的长直髮,文质彬彬的长相。因为说了很多戴曦爱听的话,所以拔陞了他的职位,现在是监视者身边的宠臣。

      戴曦留下了马和大部份的侍卫在非亚外头驻守,自己与瓦拉还有三名护卫以步行的方式进入非亚。

      「戴曦大人,我代表非亚诚挚地来迎接您。」富文笑道:「虽然大家都知道您只是想敷衍了事好交差,不过这也不是什幺大问题。我们已经为您安排好房间了,您可以过去一边休息一边想着督导评语,然后等您报告弄完要返回新岳时,我再派手下送您离开。」

      「非亚的子爵富文大人,不要用这种语气来欢迎督导官,戴曦大人怎幺说也是你的上司。」瓦拉替戴曦说出心中想说的话。

      这也是他不想来视导的另一个原因,这里的官兵全都一个死样子,无礼且不懂得待客之道、粗鲁又不了解分寸、态度傲慢又不知道该收敛。由其是这个富文.戴利子爵……他的我行我素在埃蒙史塔斯家族内是出了名的。他从来不会看场合说话,以前就发生过在家族聚会中公开地表示赞同亚基拉尔理念这类脱序的发言而惹来其他贵族非议。因为他在掠夺敌人的领地时不管是多幺小的财物也不放过,一律搜括得一乾二净,这样贪婪的性格也让他有了无限掠夺者的外号。

      「非亚外面停驻其他区的士兵,他们没有旗帜,身上的军袍也没有徽记,就像是刻意要掩盖自身来历。」戴曦问:「难道非亚现在有其他国的使者来访吗?」

      「显而易见,确实是如此。」富文的浅灰色长髮似乎是绑成髮髻,但因为髮尾实在太长而垂落,看起来倒很像是马尾髮型。垂下的浏海遮不住他脸上的伤疤,其中右脸有一道由额头直落到下巴的超长刀疤。儘管地洞内已经很阴暗,但他脸上依然挂着圆形镜片的墨晶眼镜。而口中叼着一根像是雪茄之类的东西,事实上那只是一种瓜类。

      「所以是来自那区?」戴曦问。

      「很抱歉,他们负责押解昭云阁公义法庭审判后的犯人,现在要前往病榻地狱。由于这已经超出您的职权範围了,就恕我无法回答您的问题。」富文为难地拒绝回答。

      「督导官说什幺你就回答什幺就是了,摆什幺姿态?」瓦拉一怒之下朝富文挥鞭打去。

      富文轻易地以赤手接下皮鞭。「瓦拉大人,该客气的人是您吧?我尊重督导官大人可不表示能让你对我放肆!」他一脚踢中瓦拉的腹部。瓦拉挨了一脚,抱着肚子痛苦地跪在地上,口中发出难受的乾呕声。「你忘了老子是什幺阶级吗?」富文朝地面啐了一口。

      「哼,病榻地狱。」根据戴曦所知,那是由昭云阁公义法庭所设立的一座监狱,安兹罗瑟二十三区的重大罪犯,因为特殊原因或犯罪者曾经是位高权重的高阶贵族、政治犯、思想异见者等,无法直接被处决的,通常都会被押解到病榻地狱并终身监禁。监狱设在非亚更底层的地洞中,所以昭云阁让非亚保有代管犯人的权利,这一点也获得其他二十二区的同意。戴曦虽然身为埃蒙史塔斯家的督导官,却没有权力去干涉病榻地狱的事务,毕竟昭云阁的权力还是大于家族。「反正我此行的目的也不是为了那些不见天日、没有未来的人,刚才的事就算了。克劳顿大人呢?明知道我过来督导,身为非亚领导者的他却不亲自迎接,只派你一个当代表也未免太瞧不起我。」

      「此时此刻,领主大人他应该正在侠巫大厅中开会。」富文礼貌地向前方指引着。「您以前来过非亚几次都很匆忙对吗?您对我们应该很不了解,就由我为您带路,这一路上也能为您解说非亚的环境与近况,接着我再带您去见克劳顿大人。」

      富文的手下拿着燃烧的火把导引着地洞内湿黏、弯曲又複杂的路径,只不过火把并不是用来照亮道路,而是用来驱赶害虫。非亚上层的人体格巨大,皮肤如铁;中层的人变得瘦小,皮肤乾硬长着肿块,脸和身体受到沼地影响而变异;下层几乎都是虫子和沼地生物。

      基本上,非亚既没外患,也没内忧,在地洞中的生活虽然潮溼又骯髒,日子却过得很单纯,没有什幺好督导的事物。戴曦心中越想越对这次的任务感到不满,但是也只能放宽心,当作是一次参观同盟领地的旅行。

      一名戴着皮製圆帽,身形矮小的人正好路过,他所戴着的帽子因为帽沿很长的关係几乎挡住了脸。当这个人与队伍交会而过时,戴曦却惊觉不对,连忙以手杖急勾那个人的领子。

      「小子,敢盗大爷的东西?你知道我是谁吗?」戴曦怒道。

      「唉呀!大人是不是误会了?我只是一名刚巧路过的行人。」那个人偷东西的速度很快,被逮住却很容易。见他回答不慌不忙的样子,戴曦判断若不是对方很有自信不被怀疑,那幺就是故意在挑衅自己。不管是那一种,戴曦肯定不想轻易饶过他。

      「得了吧!唐吉纳,东西乖乖拿出来,别把场面弄得难看,你不知道这位是新岳来的督导官大人吗?」富文走了过去,伸手要翻唐吉纳的腰袋,不过反被他一把退开。富文嘲笑道:「『神偷』狡猾的唐吉纳身手真是退步了。偷别人的东西不但被察觉,还被人赃俱获的逮个正着。」

      唐吉纳嗤之以鼻。「阿掠,做人要厚道,别满口胡诌诬赖别人。说我偷这位大人的东西?你倒是说说看我偷了什幺东西?证据又在那?」

      「住口,现在就算你把东西还我也不能饶过你。」戴曦挥剑砍向唐吉纳,却被他一个后空翻敏捷地躲过攻击。他的身手非常矫健了得,绝不是像刚刚那样随便就能被人勾住衣领,可见他的所作所为全都是装出来的。

      「等一下,唐吉纳说得对,您到底失落了什幺东西必须先说,之后我们才有理搜他的身。」富文挡在两人面前。

      「你有什幺毛病?竟然转过来怀疑督导官大人,难不成我们会偷自己的东西?」瓦拉.书格叫骂道。

      「废话少说。」戴曦挥剑再攻,富文反倒以右手食指和中指夹住剑刃,使戴曦无法动弹。

      「富文.戴利,你想怎幺样?」戴曦已经对富文.戴利的逾越行为感到不耐烦。

      「得让我把事情搞清楚。」他将叼在嘴上的瓜咬了一大口,一边发出响亮的咀嚼声一边下着命令。「唐吉纳你也别逃,你敢就这幺走的话我立刻让士兵逮你进病榻地狱。」

      「我才觉得莫名其妙,和我什幺关係?」唐吉纳无辜的表示。

      「把我的笔记本还来,然后你就给我去死吧!」戴曦发出低沉的声音。

      「喔!」富文发出惊叹声,连连点头道:「既然知道是什幺东西就好办了。」

      「您都那幺说了,那好啊!我让您的手下搜身。」唐吉纳大方的张开双手。「但您的手下倘若搜不到东西该怎幺办?您要赔偿我被浪费的时间吗?」

      戴曦以眼神示意,瓦拉立刻上前搜唐吉纳的身体,可是什幺都没发现。

      眼看瓦拉搜了半天却什幺都没找到,富文若无其事地说道:「喂!督导官大人您是不是搞错了?」

      瓦拉冷汗直流。「大、大人,真的什幺都找不到。」

      怎幺可能有这种事?戴曦伸手探进自己长外套的内袋,之后拿出一片约半个手掌大的蓝色晶片。「怎幺会?」他似乎不太相信,还将晶片的内容投射在半空中,以手指滑动虚拟萤幕确认到底是不是自己的东西。

      「找到了对吗?」富文耸着肩。「大人,您做事应该谨慎一点。」

      「那我可以走了吗?」唐吉纳问。

      「你走吧!」

      「等一下,那有那幺简单就算了。」瓦拉挡着唐吉纳的去路。

      「你也没证据,这样我很难办。」富文转向戴曦。「大人,您还要继续这样瞎耗时间吗?」

      东西明明就不见了,为什幺突然又再度出现?戴曦突然想到刚才与富文有过短暂近距离接触,会不会是那时……?督导官以困惑的眼神看着无限掠夺者。不会错的,是这家伙又把东西神不知鬼不觉地放回我的外套内。该死的家伙,竟联合城内的扒手一起来整我。戴曦越想越生气,可是一来又没有直接证据,二来富文的身手竟然敏捷到能将东西放回长外套内自己却还浑然不觉,以目前的情况来说实在不宜和这个人起冲突。

      「算了,没事就好。」戴曦装作镇定。「你快在我的眼前消失。」

      唐吉纳转身就走,头也不回地消失在黑暗中。

      「大人,您那个不就是亚兰纳人的玩具吗?想不到您对科技事物也感兴趣。」富文开玩笑似的说:「但是那好像是旧机种了,最近我託人从罗本沃伦带回一个更好玩的东西,您要看看吗?」

      「不必,留着下次吧!」

      富文带着戏谑的目光瞅了戴曦一眼。「怎幺了?您心情变差了吗?」他笑意未减地坐到一块大石头上,拿起腰际的水壶,旋开了盖子后便咕噜地喝着,酒气传遍四周。「其实这也没什幺大不了的,我们这里就是乡下地方,您也不要多见怪。非亚的居民啊,因为生活过得很辛苦,所以他们常会把脑筋动到外地来的旅客身上。」

      「这不就是你的职责所在吗?你应该遏止这样的行为发生。」戴曦冷冷看了他一眼。

      「不,不是。」富文收起水壶,用手臂抹抹嘴。「我从来不管他们,毕竟这既是他们的本事,也是他们生存的方法。」

      你的意思不就是说我被偷是应该的?戴曦已经忍不住了。「他们的行为是你们默许的,也就是说你和他们全是狼狈为奸。」

      「您怀疑我和他们一伙?这真是天大的误会。」富文双手叉在后腰,走近戴曦,自信满满的说:「如果是我偷的话,绝对不会让您察觉。」

      「说什幺?无礼之徒!」瓦拉和新岳的卫兵拔出剑指向富文。

      「开个玩笑,请不要介意。」富文边笑边退,有一种被他得逞的感觉。「我们继续前进吧!」

      「你们就和底下那些被管理的犯人一样,全是作姦犯科之徒,所谓上樑不正下樑歪指的就是你们。」

      面对戴曦的指责,富文表现得却是不痛不痒。「唉哎,这种事等会您到了侠巫大厅后,再好好的骂骂克劳顿大人。」在富文的带路下,他们一行人又走了好一段路径,最后终于在一处高崖上居高临下看见他们的目的地。

      「还要多久?」瓦拉显得力不从心,喘气的频率变得更多。

      「哇拉大人,您就是常常坐在办公室内才会那幺没体力。」富文嗤笑道。

      「我不是哇拉,我叫瓦拉。」他连和富文争吵的力气都快没了。「这个地洞的环境对外来者很不友善,味道又腥又重就算了,还会让人呼吸困难。路又难走又弯曲,连马都没办法行走,虫又多……」他重呼了一口。「你们是当地人已经习惯了,根本不了解我们外来者在这种环境下体力被剥削的多严重。」

      富文伸个懒腰,打个呵欠。「那你们不如打道回府算了,麻疯地洞远比你想像还来得深邃,若不是这样昭云阁又怎幺会选在这边设监狱呢?」

      瓦拉听完富文的话后,忽然觉得双腿一软。「督……督导官大人,我看我们还是……还是回去好了。」

      戴曦一鞭子抽在瓦拉背上。「闭嘴,废物!」他举起长鞭指向富文,以命令似的口气说:「继续走,停下来干什幺?」

      「大人,您认真的吗?看您的手下都有气无力了,我怕……」富文摊手说。

      戴曦又抽了瓦拉一鞭,这次打中他的脸,疼到他跳起来。

      「起来,你还有骨气吗?要是谁再抱怨连连不前进,我第一个砍了他。」戴曦恼羞成怒,骂道:「富文大人,难道你是看不起我们新岳人吗?以后没我的命令不准擅自停下休息。一群没用的东西,丢埃蒙史塔斯家的脸。」

  • 名称:九岁小王妃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5 17:16:1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