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滚长江东逝水全文阅读

      */

      银诺前脚刚踏出黑暗圈,火神宽大的手掌已经掐住他的脸。「还没完成任务你就想逃?」

      银诺慌张地推开烈的手。「去死吧!后面有东西追来了,能不跑吗?」

      战神泰努斯由百丈高地上疾翔而来。「不对劲,异样的神力又再次聚向黑暗圈了。」

      「所以我说过了嘛!」银诺已经飞快地远离他们两人,躲在后方找掩护。

      烈和泰努斯同时静默并进入警戒状态。撼地的重响不断传来,伴随着地面的震动。银诺跑出黑暗圈后,他的听力便恢复正常,现在他已经可以判断那是一阵又一阵,重物在土地上拖曳的声音。

      黑暗中的影子遇到了光芒后总算是现出原形。一个半身赤裸,皮肤覆盖着螺旋状尖角的怪物匍匐爬出,它的脸上除了一张可怕又潮溼血红的嘴外,再无其他器官,也没有体毛。「烈──泰努斯──」

      「好巨大的怪物!」银诺注意到它的腰部以下是一把庞大的剑刃,原来这就是拖拉声的来源。

      「烈──泰努斯──。」怪物一开口就是叫唤他们两人的本名,原来目标早就决定了。

      烈好像也感到诧异。「拉伦罗耶的劫掠者?」

      怪物从地面跃起,利用腰部以下的剑刃对烈发动砍击。烈闪避不及,被挥落的巨剑砍个正着。地面一分为二,怪物的剑身在地上斩出深遂可怕的大壕沟,这道蛮力延伸到后方的高地,让高耸的石壁产生裂痕。银诺吓得到处逃窜。这个时候已经无关勇气了,先躲过这劫难再说。

      「众星的眷族、被遗忘的子民、奥底克西的信奉者,已经消失的古代宗教国家拉伦罗耶为什幺会再度出现?」战神指尖对準劫掠者射出一道神光,但不奏效。随后他两手托天,掌心发出金色耀芒,接着以圣系神力推动强劲的印记再次攻击劫掠者。这一次怪物被击退了两丈远。

      拉伦罗耶,银诺听说那是由往昔之主所创造的奇特种族,他们的宗教信仰便是对往昔之主虔诚、忠心、奉献。这个种族的人大概只有亚兰纳人的一半高,头上长有一对长耳。不过一切都只是在书上读过,从来没机会亲眼见证。难道这怪物是拉伦罗耶的创造物吗?奥底克西是邪神,祂的信奉者也都是些怪物。

      银诺抬头一望,他注意到有一架像鸟似的机器不断在天空迂迴,那是罗本沃伦的无人探查机。看来亚兰纳五国联盟也注意到黑暗圈附近的异状了。

      泰努斯振动光之翼,漂浮于半空之上。他双手合十,前额压低,朗声吟诵着:「向天上诸神及圣洁与光明的精灵之神艾波基尔祈祷,赐吾赏善罚恶的执法权力。以天界六天领袖及光明指引的大执导师托留斯华萨为名,吾为光都五神座之一的战神泰努斯,现在将审判汝的罪行。」泰努斯的双掌之间慢慢地浮现一把华丽的双手饰剑。「法网恢恢,罪不容赦。」战神紧握剑柄,并将之高举过头,圣系神力刮起如同风暴般的旋流,最后又尽被战神的配剑执法者全部吸收。他横剑一挥,剑芒划落使得劫掠者受创。

      怪物发出怒吼,虽伤而不退。它摆动着剑刃的身体,对泰努斯回击。

      两人的交锋已经让地形丕变,满目疮痍。银诺担心会引来更多这种强悍的魔物。

      忽然由残破的碎石地下疾射出一发火球,意外地把泰努斯从空中击落。

      「这里不是天界,也不是你表演的舞台,你当我是什幺?」烈的头部被重创,伤口处浮现燃烧的火燄。「我的猎物只属于我一人的。」

      火神脱去褴褛的斗篷,让它随风飞去。他的右手扯着栓在胸前的约束环鍊,很明显的是被激怒了。

      「等、等一下。」泰努斯从地上蹒跚地爬起。「汝不可在圣路之地使用你的力量。」

      来不及了,银诺倒抽一口凉气,他也明白被激怒的火神是没有人可以阻止的了。要是火神真的在这里现出原形的话,恐怕会引来更大的麻烦,到时候成堆成山的亚兰纳人和天界人会被吸引过来。「克制一下自己,这可不是魇尘大陆。」

      银诺喊得太晚,约束环鍊落地,烈再也压抑不住体内高涨的火燄。

      「愚蠢。」泰努斯大骂:「汝的行为会破坏天界稳定黑暗圈的封印力量,亚兰纳将被黑暗圈摧毁殆尽。」

      拔地而起的火柱宛如火山喷发,地面尽被岩浆覆盖。泰努斯逃向天空,银诺也往更高的地方避难。

      「搞什幺鬼?」紫色短髮的男子瞪大双眼如两颗白球,简直不敢相信眼前所见。

      「天界的神力有限、火神的愤怒无尽,你知道结果就变成这样了,很自然不是吗?」银诺由断崖下跳回高地顶端时,才发现上面站着一名紫髮青年和另一位手持锡杖,黑袍华冠,面容枯瘦的中年人。银诺一边带着苦笑,一边和他们打招呼。「梅利斯坦.伊玛拜兹阁下还有大法官沙蒙.拜伦大人,在这种地方又以最不好的状况见面,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幺。」

      「这可麻烦了。」沙蒙把金丝眼镜稍微擦亮,再戴回他那张忧愁的脸上。「黑暗圈外围受到如此强大的神力冲击,也许扩张的速度会再受到影响。」

      「沙蒙大人,你已经命人布好防护网了吗?」梅利斯坦问。

      沙蒙点头。「我不会让罗本沃伦受到影响。」

      飞鹰运输机的螺旋桨声自后方几百公尺外传来,被银诺的双耳清晰的捕捉。

      运输机很快地来到现场,机上人员喊叫着:「嗣大人,前面的温度太高,阵风又强,我们没办法再飞得更过去。」

      「到这里就好,你马上回去让可能受到波及的军民们快点撤离。」穿着动力盔甲的男子自绳梯垂落。

      「是贺里兰德的将军。」银诺实在没有心情再关心到底还有那个爱凑热闹的人要过来。当他把视线转回战场时,高大的火燄人已经和劫掠者打成一团。这不是只有气势惊人,稍一靠近恐怕连命都丢了。

      地面震动得很厉害,再过不久就连脚下所站的高地都要消失。

      迟来的贺里兰德人被高热空气烫得满脸滚红,他连忙戴上防护头罩。「火神为什幺来此?银诺大人,你们到底想做什幺?」

      我做了什幺?不关我的事啊!银诺耸着肩。「嗣衡将军,我们多久没见了?还记得我的名字真是让我倍感荣幸。」

      嗣衡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说:「遥殿龙袍主祀仪大人的预料没错,果真发生变故。」他的身体逐渐往后移动。「我的动力盔甲是为了防护神力而製的特殊设计,却没办法挡住火神释放的火燄。」

      「你们到底为了何事来圣路之地?这不是被天界明令禁止的行为吗?」梅利斯坦用不带任何善意的口气问。

      「我们只是──来听歌的,为什幺会变成这样我也不晓得,完全是始料未及。」银诺明白自己的说词敷衍不了他们,因为火神把事情闹得太大了,已经无可挽回。

      梅利斯坦生气地指着银诺。「五国联盟会把这次的事件当成是安兹罗瑟人的挑衅,可别认为我们只会白白的吃闷亏。」

      「安兹罗瑟人真不打算放过我们吗?」嗣衡的面罩传来清楚的叹息声。「就非要亚兰纳人从苍冥七界消失才甘心?贺里兰德只需要一个能住得安稳的空间,这要求很过份吗?」

      「沉睡的奥底克西即将甦醒,光看祂的起床气就知道祂的品性有多糟糕。你们想要安稳?太难了。」银诺冷淡的说。他内心当下升起一股冤屈,虽然的确很想让你们全都死光没错,但这次却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动武。「算了,你们爱这样想就这样想吧!」反正安兹罗瑟人被当成杀戮与破坏的恶魔也不是一两天的事了。

      拉伦罗耶的劫掠者敌不过火神,不过片刻便被烧得一乾二净,连尸体都没留下。但火神并不满足,他打算烧光这个让他厌恶至极的黑暗圈。「奥底克西,滚出来!」烈大吼。银诺抬头几乎看不见他的脸,只能瞥见一对倒勾的角。烈的脚埋在岩浆之中,每一吋皮肤也都闪着红芒,那种近乎鲜红的火燄根本就是属于火神的独特标记。

      没多久,好不容易沉静下来的大地又发出咆哮,这次的震幅非常剧烈,地面已经开始土崩瓦解。

      「这是做什幺?火神烈这混蛋打算把亚兰纳全部摧毁吗?」梅利斯坦惊讶大过愤怒。

      「走到哪就烧到哪,火神的暴躁性格人所皆知。」银诺说。

      「该不会是……」

      银诺很想对嗣衡说:你的猜想是对的。但他没说出口。因为众人光是胆战心惊地看着眼前宛如末日来临的景象,不用多说也已经让他们的心中都有个底了──再不逃的人就是笨蛋。

      「我们得快点离开。」沙蒙的提议没人有意见。他和梅利斯坦、嗣衡各自散去。

      越来越多名天界人被火神的冲动之举给吸引过来,银诺默默地向多克索祈求,希望保佑自己能安然地回到紫都。至于火神──就随便他了,他死不死都和银诺无关。

      我到底该不该跟着亚兰纳人离开?银诺看向战场,火神解决掉劫掠者后,现在正与泰努斯激战,天界的战神正落于下风。银诺非常肯定泰努斯不是烈的对手,等会烈如果杀得性起,会不会把自己也烧掉?银诺打定主意,决意要撇下火神,自己先回去魇尘大陆。烈真该死。他带着哀怨诅咒着火神。

      地底下不断传出轰隆巨响,银诺可不想等到怒吼的火山猛然升起后才走。到时就算勉强躲过灾难,两条腿却有可能被烧个焦烂了。「要这种脑袋装岩浆的大笨蛋开窍,这简直就和他被自己的火燄烧死一样的可笑。」银诺再看火神一眼后,便不满地啐了一口,準备离去。

      说也奇怪,背后明明是热到连铁都能熔掉的高温,为什幺眼前没看到闪电却听到阵阵闷雷声?因为杂音太多而听错了吗?银诺往前走个几步,却在一声雷鸣之后,看见天空满布雷光,元系神力充斥于云间。

      「这难道会是……?」银诺心中的不安升到最高点。

      雷神怒髮冲冠,黝黑的身体从高空俯冲而下,他的双眼发出闪电般的光芒,背后一对雷光之翼熠熠生辉。「安兹罗瑟人竟敢在圣路之地惹事,该死!」

      「慢、慢着,你的对手在我后面,闹事的人是火神烈,你去找他算帐别来找我。」

      银诺的话拖得太长了,夏密尔一记掌击便将银诺的身体打飞了一圈,之后重重地摔落在地。他的全身不但发麻,还闻得到焦味。雷神的掌击可比被闪电直接劈中,让银诺痛苦的不只是肌肉的麻痺痉挛,同时还有身上的血快要被煮沸的炙热感。

      雷电伴随着夏密尔的吼声,从高耸的天际落下一道刺目流光。银诺狼狈的翻滚闪避,落雷在地上轰开一个大窟窿,爆炸的威力将他整个人吹飞。

      身体又烫又麻,无端遭到攻击,个性再好的人也会发怒。银诺脸上浮现青筋,这些血管的颜色转为深褐色同时越来越多,变色的血管爬满银诺的脸及身体各处,就连每一吋肌肉也跟着起了变化。血管由银诺的脚底扩散,把土地变成了褐色的颤动组织,不到十几秒的时间便向四面八方铺开。「夏密尔,你敢拿我出气?我也不是好惹的。」银诺速度奇快无比,转眼间已经赏了夏密尔的头部一记重拳。

      夏密尔指间放出电光企图反击,却被地上的怪异物质给吸收。

      「看到了吗?在恶癌痕上,我的速度和力量比原本高出四倍以上。」

      夏密尔不甘示弱,向银诺展示了天界人独特的战斗姿态。他背后的雷光之翼怒扬,身形变得较原本大上一倍。发出滋滋声的电流窜过他的周身,最后在他的心窝处汇成紫色圆核。天界人在神力高涨时外观也会产生不同的变化,这大概是他们和安兹罗瑟人的兽化原形比较类似的地方。

      「过来,让我看看光都五神座的雷神有什幺嚣张的本钱。」银诺挑衅的向雷神招手。

      他们所处的位置已经热气蒸腾、板块塌陷不稳,大概没办法支持两人之间的久战。

      雷神深知这一点,双手也持起执戒之枪,蓄势待发。

      两人同时向对方冲去,交会之间,银诺以右手硬挡执戒之枪的威能,矛尖放出光热与巨响,瞬间让他的右手完全灰化;雷神的侧胸挨了银诺一拳,退后了数十步。看似拳力不重,夹带的恶性细胞却让雷神行动上产生窒碍。

      地层隆起,大量燃烧的岩石四射,刮起的火燄之风将一切全数烧尽,惊人的火柱直冲天际云霄形成奇观。银诺与雷神赶紧飞向天空,準备躲避灾厄。不料,雷神转身投出闪电枪,扎实地击中银诺的胸膛。

      在银诺落地之前,火舌与熔岩从四面八方袭捲而来。银诺双眼逐渐朦胧,似乎在热浪中瞥见两条不明的身影从前方掠过,但还来不及确认……

  • 名称:滚滚长江东逝水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5 17:13:1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