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会大作战全文阅读

      */

      雀织音可一点都不喜欢她的父亲花费心思为她所做的安排。就算她的父亲在家族内是如何呼风唤雨,说话的份量又有几千万斤重,都不关她的事。对她来说,雀一羽说的话可比一张纸还要薄。

      出嫁前,她看着下人们忙进忙出,每一个人都比她这名準新娘还要更加操烦。侍女为她準备了花池让她沐浴,洗完澡后帮她化妆,拣选漂亮的衣服让她试穿。雀织音这辈子第一次为了一件礼服而浪费许多时间,反正能穿着见人不就行了吗?侍女还帮她彩绘了指甲,换了几件饰品,髮型也是弄好后又拆掉,拆完后又换另一个髮型。一定要让雀一羽和梵迦看了都觉得满意为止。雀织音一度怀疑自己是要嫁给梵迦,所以这两个男人才百般挑剔。

      弄到最后,她自己都感到精神疲惫。要前往都史瓦基堡的那天,雀织音真的非常想懒在床上睡觉,她睏极了。她命下人为她送上几杯用蛮苓果实粉末加入酒中调配而成的提神酒,原以为可以振作起来,没想到连喝五杯后反倒让精神更萎靡。

      婚队进入魔异坑兽的口中,经由空间转移一下子就从南隅到达西王国。

      我为什幺要来一个陌生未知的地方然后去嫁给一个我从来都没看过的人呢?雀织音咒骂自己该死的父亲以及安兹罗瑟不合理的阶级服从制度。

      西王国的空气是令人烦躁的紫红色,地表坑坑疤疤,植物长得和血管、神经没有两样。高耸入天的树就像一只巨大的怪物,树皮上长了许多会颤动的瘤,许多摇摆不定的触手就是它的枝干。地面爬满红白相间的软泥怪,每一根不会随风摇摆的杂草都利如尖刀,稍一不注意就可能被划出伤口,接着引来昆虫和食肉植物。雀织音差点以为自己正处于某种不明生物的体内,这鬼地方还真是闻名不如一见。

      讨厌的食肉蝇飞来飞去,这鬼东西就算人没受伤,牠还是会来啃食血肉。

      「我好讨厌这个地方。拜託你们动作快一点,我想早点到达都史瓦基堡。」雀织音催促队伍前进。

      前方不远处的阴影下,那里站着一条孤独的身影。

      「谁挡在埃蒙史塔斯家族的婚队前?」护卫上前质问。

      对方披着一件深黑的斗篷,头戴诡异的面具。因其斗篷上有特殊的附魔,所以判断不出神力来源;面具也是一样,经过特别加工,就算有透视眼也看不出对方的真面目。

      「回去吧!这趟路妳白走了。都史瓦基堡是我的目标,未来那座城将遭逢莫大的灾厄,劝妳还是及早远离。」他发出很明显的机械假音。

      「你是什幺人?」雀织音问。

      「最后一次警告──都史瓦基堡不会对妳们有任何助益,只会带来劫难,不听我的劝告妳将后悔莫及,言尽于此。」说完话后,他以斗篷罩身,瞬间消失在眼前。

      他来干什幺的?一头雾水的雀织音仍旧继续启程前往她的目的地。

      */

      入城后,都史瓦基家族为雀织音準备了一顿丰盛晚宴来迎接,不过宴会上的气氛显得不怎幺融洽而且又尴尬。

      当天晚上,雀织音还是在客房就寝,她从自己与亨伍德的互动及对话中就发现到这名男人对自己一点都不感兴趣,对方也全然没有娶妻生子的念头。

      反倒是主君莫林不断地找话题和雀织音攀谈,席间还不停的亲自为她斟酒,散席后更派人送给她礼物,说是欢迎她初来乍到的一点心意。

      难道我的丈夫是堡主吗?真是莫名其妙。她虽然这样想,可是脑中很快便闪过一道计划。

      如果爱上我的人是莫林,那会不会造成他们兄弟阋墙呢?

      这个恶意的想法很快就佔满她的脑海,如果真的能这样让埃蒙史塔斯家族蒙羞,那又有什幺不可以?她已经在脑海中想像父亲听到这项消息后,气得全身暴血的样子,一定很让人愉快。要是还有人可以传送雀一羽气到昏倒的影像给她,那幺她一定会兴奋到七天七夜都睡不着觉。

      从那天起,雀织音开始照自己的想法来执行计划,她刻意亲近莫林,不断地对他示好以搏取好感。也因为莫林从第一次见面起便对雀织音有意,所以在短短的时间内就因为受到诱惑而不自觉地上勾。

      没想到事态发展完全在雀织音的预想之外。首先是亨伍德就算看见她与自己的哥哥有暧昧也无动于衷,丝毫不放在心上。然后她的行为又招惹到因丈夫变心所以气愤不已的萝萝.伽川。堡主夫人萝萝已经连续两次当着雀织音的面,用十分严厉的口吻叫她自重,最后两人的关係因此变得非常恶劣。

      「我要娶雀织音为妻。」莫林直接对萝萝和雀织音如此宣布。「再过几天我会公开让全城的人都知道这件喜讯,在此之前妳们两人就什幺都别说,先安静的过日子。」

      萝萝坚决反对。「她是要与亨伍德大人结婚的人,主君您怎幺能夺自己兄弟的妻子?」

      「为什幺不行?我看亨伍德对公主也没有意思,那倒不如成全我们这对有情人。何况亨伍德现在正出差中,他没有办法、也没有权力反对我的这场婚事。」现在谁都没办法阻止莫林的决定了,萝萝也只能负气离去。

      这下子可好了,给自己惹来大麻烦。莫林变得对雀织音百般纠缠,反倒成了她的困扰,这根本不是她想要的结果。实在太蠢了,她早就知道亨伍德完全就是个无心之人,为何还要执行这笨到无可救药的计划来砸自己的脚呢?

      那天深夜,之前那名面具人竟无声无息地出现在雀织音的房间里,让她着实吓了一跳。「你是怎幺进来的?」

      「嘿嘿。」他故作神秘地笑着。「蠢女人,执行这种计划只会让妳的名声变差而已。」

      「我的名声一点都不重要。」雀织音认为他是来取笑自己的,因而有点恼怒。「劝你最好快快离开,否则我就叫卫兵过来。」

      「妳怎幺叫都没有用,我在这座城是来去自如,没有人可以限制我的行动。」面具人哼道:「妳以为靠妳那无能的计谋就能成事吗?简直是幼稚、天真。」

      「我做什幺都不用你这个藏头缩尾的人来说我。」

      「雀织音,我很清楚妳想做什幺。不过就是为了报复雀一羽杀妳母亲以及囚禁妳数十年的怨仇,可惜妳用的方法实在太可笑。」他摇头说。

      「你调查过我?你到底是谁?是男是女?有什幺目的?」

      面具人从怀中拿出一包东西。「这是一种特殊毒药,看妳是要下在城里的粮食内,或是莫林的酒内都没关係,把场面搞得越乱越好,这就是我的目的,妳能帮我吗?」

      她不屑地嗤笑。「我做了这事,还能活着离开吗?再说我又为何要帮你的忙?」

      「树立都史瓦基这个敌人,等于是直接让埃蒙史塔斯家族与伊玛拜兹家族双方关係产生裂痕,说不定还会发生战争,妳难道不希望雀一羽死在战场上吗?」

      「谈何容易?」雀织音怒道:「我的房间外随时都有巡视的卫兵,你还是快滚吧!」

      面具人叹了一口气。「唉,可怜的妳终究要一辈子屈服于妳父亲的淫威之下,一辈子像个娃娃被人随意摆弄,永无翻身之日,什幺仇都报不了。看妳懦弱的性格就知道妳往后注定有个悲惨的命运。」

      雀织音一把抢过他手中的毒药。「我能安然离开这座城吗?」

      面具人得意的呵笑道:「我有捷径能助妳平安逃出,安心吧!」

      「口说无凭,到时候我怎幺知道你的退路是不是真的安全?」雀织音仍是怀疑。

      面具人拿出一面圆形又漂亮的牌子。「认得这东西吗?」

      雀织音只是轻瞥一眼,随即大感吃惊。「王家谕令?你到底是谁?」

      「妳可以叫我──都史瓦基复仇者.魔坊主。」他接着说:「顺便提醒妳一点,萝萝已经动了杀妳的念头,还有都史瓦基家的三妹时梨也不会放过妳。」

      「萝萝我还明白,时梨干嘛杀我?」雀织音不解地问。

      「妳难道不知道时梨喜欢的人是罗伯特吗?妳现在即使什幺事都没做也是危机四伏。」

      「罗伯特?喔!是那名武官。但这又干我什幺事?」

      魔坊主从喉间发出不怀好意的笑声。「不管怎样,妳可得小心了。」

      */

      要是在粮食中下毒,那幺毒性很有可能被分散开,最后一个人都没毒死。与其这样,那不如直接针对莫林一人就好,得到的效益还比较高。雀织音会做出这样的结论,实在是因为她对毒物没有研究,而且也对魔坊主给的药不具信心。

      她事先就与莫林约在他的房间见面,没想到雀织音过去时,开门的人却是萝萝。

      「主君不在,妳先进来好了。」萝萝虽然语气正常,但是表情却始终保持敌意。

      萝萝倒了一杯茶给雀织音,并让她在客厅等待。

      雀织音早就瞄到萝萝偷偷地在茶杯内下药,只是她怕对方会起疑心,所以依然不动声色的拿起杯子佯装成要喝茶的动作,其实是一滴茶水也没沾到。

      「不喝吗?莫非是因为帮您倒茶的人是我所以您就不愿意喝?」萝萝故意施加压力。

      「不是的,您怎幺会这样想呢?」雀织音面带微笑,心中却百般辱骂。我又不是疯了,明明看见妳在茶中加料,难道还要装着笑脸硬喝下去吗?

      幸好莫林在这个时候回到房间。「公主抱歉,城内有事需要我处理,我回来得晚了。」

      趁萝萝过去迎接莫林时,雀织音再倒两杯茶,混淆萝萝的判断。也因为她的这个举动,最终导致萝萝与莫林两人在喝下毒茶后同时倒地不起。

      事发后,雀织音在魔坊主的帮助下逃出城外。

      「我收到消息了,莫林只不过是陷入昏睡而已,你给的药很有问题。」

      魔坊主笑道:「原本给妳的就只是让人陷入睡眠的魔药罢了。因为我还有更进一步的计划要安排,所以莫林大人现在还不能死。」

      雀织音气得跳脚。「你故意摆我一道?说什幺特殊的毒药,满口胡言乱语。」

      「何必生气呢?我们的目的达到了,莫林说什幺都不会放过妳。」他的语气就像是置身事外般。

      「然后呢?埃蒙史塔斯家族若是和我做切割,我岂不是一辈子被都史瓦基的人通缉?」雀织音有种上当的感觉。

      「放心,这件事不会那幺简单结束的。如果妳的家族贸然地与妳断绝关係,那就等于是承认了罪行,到时候可不是妳被追杀就能了事,埃蒙史塔斯也得连带负起责任与赔偿。聪明如梵迦绝不会这幺做,他可能会声称妳是被陷害的,再进一步要求昭云阁介入调查。一时之间伊玛拜兹家族绝对拿妳没办法,接着只要让调查时间拖得越久,事件的影响也就逐渐转淡。」魔坊主问:「我倒是想问妳,为什幺被毒死的人是萝萝?」

      「你猜啊!你不是一直都很了解情况吗?」她故意刁难的说。

      「要人猜谜妳也得先起个头。」

      她轻蔑地哼道:「萝萝倒了杯毒茶给我,之后我又倒了两杯茶扰乱她的注意力,我所下毒的茶先摆在萝萝的位置,没毒的茶端给莫林大人,接着再假装拿自己的茶与莫林大人那杯交换,事实上萝萝下药的那杯毒茶还是在我的位置。」

      「我懂了,萝萝以为妳将毒茶换给莫林大人,所以拿自己的茶再与莫林大人对换,结果是把妳下药的那杯移给莫林,她自己换到无毒茶却当成是有毒的。再来只要妳找个理由再与萝萝对换,她一定欣然接受,接着便自食恶果。」魔坊主讥讽道:「蠢女人,只要重新再倒一杯或是不让莫林大人喝下茶就行了,真是没事找事。」

      「她看到我以及莫林大人同时端茶喝下,自以为毒计达成,所以很自然的也喝下自己那杯。」雀织音摇头。「但妳说错了,蠢的人是我们三个,因为聪明的你什幺事都不用做,只需要等待结果。」

      「总之妳做的很好。」魔坊主说:「时梨对外宣布妳和萝萝共谋毒害主君,又为了利益不均而毒死萝萝,再加上主城发生变故让亨伍德大人连夜赶回,恐怕大人他现在已经率兵出来追捕妳了。」

      「我现在不管怎幺解释都没用了对吧。」

      「妳继续往东前进,不久就会到达妳们家族直属的伽川堡了。妳可要好好保重。」

      雀织音瞥着魔坊主离去的背影,口中喃喃地说:「别太嚣张,我早晚会揭开你的面具。」

      */

      「什幺?这不可能。」一听到雀织音的犯行后,罗伯特先是呆滞了一会,然后才缓缓吐出这几个字。

      临时会议上,怒不可遏的莫林、时梨及亨伍德三兄妹经过决议后,一致通过出兵擒回雀织音的这项决定。过程中,假如伽川堡执意掩护她,那幺即使发动战争也在所不惜。

      亨伍德大人刚从外地返回后发现到可能会成为自己妻子的人选已经逃出城外,想必心中一定是五味杂陈。罗伯特猜想。席间唯一反对他们意气用事的只剩罗伯特一人。

      「那名狠毒的女人不但毒杀主君夫人,甚至连主君都不放过,我们怎幺能纵容她呢?」不管罗伯特怎幺安抚,时梨仍在一旁搧风点火。

      莫林情绪激动的拍着他主位的钢製扶手。「你的主君差点被人谋害,你还想为她求情?」

      「属下认为这是国与国之间的大事,除了要先汇报给卞安的汉萨陛下知道外,我们也该让昭云阁去裁决,而不是马上发动进攻。」

      「等昭云阁的裁决下来,只怕罪人早就逃之夭夭了。」时梨说。

      「程序上是该这幺做,但这件事也关係到我们都史瓦基的颜面,在道理上我们站得住脚,气势上更不能退缩。」亨伍德做出结论。「不如同时并行,一边向上级回报,一边出兵给伽川堡製造压力。」

      莫林决定採用亨伍德的意见,他很快的下达命令,让亨伍德带着军队出发到两城边界,并让两名武官及五名侍卫队长一同随行。

      昭云阁的裁决与罗伯特的希望刚好相反。根据结果得知,兰德家族持反对意见,北境帝王与伊玛拜兹家赞同报复行动,安达瑞特家与埃蒙史塔斯家则不表态。

      罗伯特比较意外的是当事人埃蒙史塔斯竟然还想保持中立姿态,此举无疑是点燃我方的怒火。由于这是政治角力得来的结果,埃蒙史塔斯背后的动机只会更加惹人猜疑。罗伯特拜访左相席安,却被拒绝会面;之后他不死心又去拜访右相魁景,希望他能让主君再考虑出兵一事。魁景对罗伯特口头应诺,之后却再也没有下文。

      梅哈尔派遣两名邯雨的突击中队长──马驼何里布以及巴彦,来到都史瓦基堡协助进攻。罗伯特并不喜欢这两个北境人,虽然他们应该是受贝怡之托而来,但是西王国的事本该由西王国自己解决,轮不到北境人插手。

      卞安派出瓦哈利大人支援,与大人同行的还有马修、地鼠、白眼劳尔汉及阿鲁赫四位皇家血卫队长。

      「一个循环,只需要一个循环的时间我们都史瓦基将踩平伽川堡。」莫林宣称。

      所以说之前两城为了和好而勉强做的互动全都白费工夫,双方的关係一直以来都是如履薄冰,轻轻一碰就是喊打喊杀的局面。这次的事件只会越滚越大,绝对不会有大事化小的可能,罗伯特自己也很清楚这点。

      世间事往往都是事与愿违,都史瓦基和伽川的双城之战整整僵持了半年。这段时间一直都是维持伽川堡防守,都史瓦基堡进攻的模式。但不知为何,都史瓦基的军事战损比起对方还要来得更多。

      战争的第一个循环便传回了侍卫队长杜风和沙德两人的死讯。

      沙德是一名憨直的粗人,非常尽忠职守;杜风很幽默,受到手下们的爱戴,也和罗伯特有一些交情。这两个人的死连带造成都史瓦基军队士气下降,罗伯特也为他们感到惋惜。

      到了第四个循环,又死了三名队长。贾克风和胡伦死在前线还没有话说,负责辎重运补的白宾也死了,这就足以启人疑窦。儘管传回的报告内没有任何问题,但在都史瓦基城内已经蕴酿一股不安,谣言纷纷而起。

      罗伯特与侍卫队长之首艾鲁华修随后被派到前线递补死去将领的职缺。

      瓦哈利在罗伯特来到前线后,私下向他提及了五名队长死亡的问题。由于亨伍德大人是前线指挥官,事多繁忙。北境人则无权过问军中事务。瓦哈利大人虽然有疑虑,碍于实权不足也没办法深入调查。

      为此罗伯特只好自己私下调查队长们的尸体。经过勘查后发现,虽然伤痕大小不一,伤口所在的部位也不同,但是仔细检验后他注意到所有人的致命处全是被同样的手法刺杀,尸体上的其他伤口可能只是为了当作掩饰,所以犯人才刻意将之留在尸体上。

      犯人趁着战事混乱而一再行兇,实在是胆大妄为。罗伯特认为对方可能不会就此罢手,虽然很对不起艾鲁华修队长,但他还是请队长当诱饵,自己在后方观察情况并随时支援。

      「犯人肯定是非常擅于伪装的人。」艾鲁华修如此说。

      「未必,不排除有内鬼的可能性。」罗伯特回答。

      很快地,在几天后亨伍德决定对伽川堡发动攻击,这是个好机会。罗伯特让艾鲁华修做好防範偷袭的事前準备,因为他晓得食髓知味的兇手必定抓準时机趁大规模混战时下毒手。

      果不其所以然。当天围城战中,罗伯特并没有出现在战场上,而是变装成一名小兵,随侍在艾鲁华修之侧。武官奥腾.高云在众人进攻时跟着大部队前进,没有表现出任何异状。他却在大部队準备后撤的过程中以刺剑迅雷地朝艾鲁华修连刺六剑,艾鲁华修虽当场重创却仍未断气。这大概是他一连串的偷袭行动中,唯一失败的一次吧?奥腾露出诧异的神情,但很快他又再赞上一剑,一定要杀掉眼前的目标。

      罗伯特横剑格挡。「行动失败就算了,你一定要狠心的杀掉自己昔日的同伴才甘愿吗?」

      奥腾认得是罗伯特的声音,他先发制人,快剑连刺罗伯特的周身,可惜不是被挡下就是被闪过。士兵们发现不对劲,开始聚集过来。奥腾见情况不对,发动佯攻后便转身逃入人群里。

      罗伯特没有追赶,他还得回头帮助受伤沉重的艾鲁华修。

      武官奥腾.高云一直是名沉默少话的人,他除了公务外几乎都不与人互动,没想到这样的人竟然是杀害同袍的兇手。更可疑的是,他杀人的手法非常拙劣,就算真的让他每一次都成功得手,难道之前就没有人起疑吗?罗伯特相信隐于都史瓦基的内鬼绝不仅只有奥腾一人。

      「奥腾竟然是兇手,真是难以致信。」亨伍德神情懊恼。「我应该早点发现,然后将这个败类斩首示众的。」他试着以灵魂连结奥腾,但很快的感到气馁。「不行,他遮断了我的灵魂感应。」

      奥腾当初是向亨伍德大人宣誓的,所以理应由亨伍德大人出面找回他背叛的手下。罗伯特说:「如果有懂咒术的人在背后帮助奥腾,他要脱出我们的掌握也不是不可能,唯今之计只有判断他可能会窜逃的地方,再事先安排人手去包围。」

      「没问题,我马上就派人去做这件工作。」亨伍德大人绝对是义不容辞。

  • 名称:约会大作战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5 17:07:1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