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型蚂蚁全文阅读

      */

      世界依然充满黑暗。昭云阁决策大会后第二十六天,安兹罗瑟人与天界的关係濒临决裂,双方的边界陆续传出小规模的冲突,整个魇尘大陆弥漫着一股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安兹罗瑟人开始摩拳擦掌,期待着在战场上大展身手,与天界一决生死。

      位于魇尘大陆靠近新岳领地的边界,这片不惑平原总是被称为「置身其中便陷入迷惑,一旦回头将永远留下。」它是一处暴躁的人成不了事、着急之人说不出话的奇怪中立之地。

      不惑平原的地势偏低,地面多有小石丘,每个石丘上都有类似人头形状的孔洞,不定时的会发出哀嚎声与凄厉的尖叫。居住在此地的安兹罗瑟人外观多为长条状,身体可以自由的扭曲,怪异的模样和会行走的蛇没什幺差别。而生长在平原的树则团团交错缠绕,以螺旋状向天盘旋,由于多无树叶,看起来格外畸形。

      不惑平原称号的由来完全是受到这块敏感的土地环境影响所致。在平原内,人们的方向感会错乱,往北走会变往南,往东则会变成往西;凡是行走中的人只要往回走一步,马上会被传送到平原中央的高炉堡附近。另外只要是说话急促、大声、剧烈运动、使用暴力等行为都会让孔丘受到影响,一旦受到外部刺激,四周围的孔洞便会齐声发出嘶吼、尖叫,连地面也会跟着震动。所以不管是游客或是居于此地的人都会被告知禁止上述的行为,以免造成别人的困扰。

      尤其是一种拔地而起的尖啸石塔,若是不小心触动可不得了。它的人头孔发出的尖叫声可以传到几百里远,响彻云霄,而且还可能引起连锁效应。置身在其中就算是安兹罗瑟人也会因噪音而受到听觉与身体的伤害。

      「致尊敬伟大的昭云阁宗阁长、邯雨最高元首兼北境领主,亚基拉尔.翔阁下。」

      「魇尘大陆南隅情势会议将于中立区高炉堡举行,我们诚挚的邀请您担任贵宾并参与会议讨论,期待您能与会指教、共襄盛举。」

      「埃蒙史塔斯家族长,雀一羽敬邀。」

      */

      亚基拉尔站在高炉堡的石製平台了望整个平原,他抽着含有香气的旱菸,凉风清爽的迎面吹来。不愧是南方之地,与北方刺骨寒冻的冷风就是不一样。

      「贝尔,现在是什幺时刻?」

      贝尔拿出怀錶,却发现上面的指针快速的倒转,完全失序。

      「习惯成自然真是可怕,就和我戒不掉菸一样。」亚基拉尔冷冷的看着贝尔,之后他收起旱菸桿。「你用那种东西要怎幺看魇尘大陆的时间?这里可不是亚兰纳。」

      「对的,我都忘记了。」贝尔恍然大悟。「狂指钟可以不受杂乱神力的影响,应该用这个。」

      亚基拉尔看着贝尔发愣的模样,忍不住训斥。「你知道你自己有个很不好的习惯吗?刀不磨会鏽,人不学则退。没人鞭策你的时候你就放空自己,在这个现实的世界里,早晚会被世俗洪流给淹没。」

      「抱歉,我会反省的。」贝尔拿出狂指钟说:「现在是十四刻过半短针。」

      亚基拉尔听完贝尔报时后,他的双眼瞇成一直线,这是他内心情绪转变时的表情,可见亚基拉尔已经感到不耐烦了。

      「摀住双耳。」亚基拉尔提醒道。

      贝尔这种时候就反应很快,他知道他的领主大人要发狂了。

      果不其所以然,亚基拉尔双眼微微泛光,整座不惑平原瞬间发出洪亮又惊人的叫声。贝尔已经事先防御,不过依然造成耳鸣、流鼻血等伤害。

      良久,震动与叫声终于止歇。

      「啊啊!」贝尔呻吟着。「震天价响的恐怖惨叫声,在这个地方多住一阵子我恐怕就耳聋了。大人,您催促别人的方式一定得那幺暴力吗?」

      「不会那样的。今天假如是亚兰纳人的话早就肝胆俱裂而亡,但你是四分之一个安兹罗瑟人,自身有修复的能力,这不会对你造成长远的影响。」亚基拉尔带着促狭的笑意说。

      梵迦与齐伦两人一前一后连袂而至,步伐慢到叫人生气,肯定是刻意而为。

      「唉唉!我们居然迟到了。」梵迦似笑非笑的神情像是故意在挑动亚基拉尔的怒意。

      「刚刚的噪音就是邯雨领主大人的催促声,我们得快点才行。」鬼牢的领主齐伦是一名矮小的男子,他戴着鬼形面罩仅露出左大右小的狰狞双眼,左右各有三对尖耳,头生六根短角,茶色的髮丝短又捲,看起来像乾枯的触鬚,微微驼背的身形让他看起来更猥琐。

      梵迦与齐伦刚好相反,他高又瘦,身上穿着漂亮的黑色皮革装,头戴高高的羽毛製帽子,左手执小圆扇。

      梵迦整个人自信中带着文雅,给人一种充满书卷味的气质。他全身的衣装都是以黑色为基调,连头髮都是黑亮的长直髮,斜划的浏海自然地落下,随着阵风轻柔地飘逸。唯一突兀的地方在于他的脸颊有着一道又一道的红疤,看起来破坏美观,事实上那只是很明显的血管痕迹在脸上浮现出来罢了。

      「迟到的人想赔笑脸就敷衍过去吗?你们想在会议结束时少一条胳臂还是一条腿作为浪费我时间的代价?」亚基拉尔的威胁一向都很有用,因为他不会随便和人开玩笑。

      贝尔在一旁看得紧张万分,感觉只要亚基拉尔一翻掌,他那把金色巨弓神翼就已经握在手中并咻咻地朝着迟到的梵迦与齐伦连射两箭。

      「领主大人,这是我们的错,我郑重地向您道歉。」梵迦执圆扇的左手摆到后腰,右手扶着胸弯腰道歉。看起来很正式,但是梵迦始终挂着笑脸,让人不但无法消气,更是彷彿在怒火中继续投入柴薪。

      「您想要手或脚的话我们鬼牢倒是可以提供很多。」齐伦站在一旁补充道。

      糟了,这两个人根本无视亚基拉尔正在变化的情绪,要是真的在这里打起来事情可就一发不可收拾。贝尔先一步跳出来劝和,他也不管自己的阶级够不够资格插嘴。「几位大人,请……请不要在这个地方起争执,我们不是来开会的吗?请大家好好的坐下来谈话。」

      齐伦瞥向贝尔,这眼神给了他极大的压力,贝尔甚至没勇气与他对视。「这小鬼头就是你的跟班吗?亚基拉尔,你的人生真是越走越倒退,和这种混血的杂种玩在一起很开心吧!」

      杂种?难道是在讲我吗?贝尔怯生生的回应:「大人,我不是杂种,我叫贝尔。您与初见面之人的对话一直是这幺没礼貌吗?」

      「被转化的亚兰纳人就是杂种。」齐伦瞪着他:「这儿有你说话的余地吗?」他转向亚基拉尔,轻蔑地哼道:「就你们两主僕过来赴约,难道不怕来得了回不去吗?」

      「魇尘大陆还没有什幺地方能困住我。」亚基拉尔虽然还没发怒,不过在气势上可不愿意被人压下。更何况这两个人的阶级都还在他之下,亚基拉尔最受不了的其中一件事就是位阶比他低的人还对他无礼。

      梵迦终于制止齐伦再发言。「你太激动了,这不是我们本来的目的。」

      「看来你们早就有準备。要知道被人拿剑架在脖子的感觉很不好,我看什幺谈话会议都可以省下了。」亚基拉尔内心萌生离去之意。

      前一秒才被挡下,下一秒齐伦又再次进逼。「不动武也可以,我们南隅的人对远道而来的宾客一向很和善。」

      这叫和善?安兹罗瑟人都爱把恶习当成稀鬆平常的事,就连睁眼说瞎话的能力也特别强。贝尔真是打从心底不喜欢这家伙。

      「但是这个无礼的杂种一定要为他顶撞的言行道歉。」齐伦锋锐的指尖正指着贝尔,他的爪子看起来很可怕。

      「我?为什幺?我又不是杂种,道歉不就表示我把自己贬低了吗?」贝尔说。对于这句污辱人的话他是绝不会妥协。

      「是啊!你应该要道歉。」亚基拉尔命令似的说:「你对两位大人说的是什幺话,想让人看我管教无方的笑话吗?快道歉。」

      贝尔顿时哑口无言,想不到自己的领主居然也叫我向别人赔不是。好吧!能有什幺办法呢?谁叫四个人里我的阶级最低。贝尔抿着嘴唇,头缓缓压低,正想道歉。

      「快啊!你说不出口吗?」齐伦正盯着贝尔。

      他改变心意了,为什幺我非得道歉不可。「即、即使是大人的命令,我也要违抗了,我……我没有错,我拒绝道歉。」

      齐伦怒不可遏。「你的随从可真是有礼貌,这就是你们邯雨的礼仪管教吗?」

      「哼,做得好!」亚基拉尔忍俊不禁。「他们不欢迎我们,那幺我们就走吧!我保证你可以安然回去,不受半点伤。」

      原来刚刚领主大人要我道歉是为了观察我的反应,贝尔明白后这才鬆一口气。

      「等一下!」齐伦挡在两人之前。

      「滚开!只要埃蒙史塔斯任何一个人动到我或贝尔一根汗毛,我就让新岳、鬼牢、华马、非亚,所有埃蒙史塔斯家族的领区全都落到和托佛一样的下场。」面对亚基拉尔恼怒的发言,齐伦一时被震慑住也不敢再造次。

      雀一羽迅捷地穿过两人中间并将他们喝退。「你们对亚基拉尔领主的态度竟敢那幺傲慢自大?给我退下!」

      「是,我等逾越了。」梵迦与齐伦两人弯腰并主动退后。

      「抱歉,我代他们向您赔罪,是埃蒙史塔斯家族没好好招待贵宾,怠慢之处请大人不计小人过。但请您继续留下,我们真的是有要事要谈。」雀一羽恳切地说。

      亚基拉尔扬起嘴角,让人不禁怀疑他早就料到这个局面以及结果了。于是他点头应允雀一羽的挽留。

  • 名称:巨型蚂蚁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5 17:06:1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