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墟小说全文阅读

      */

      路文在辰之谷内四处游晃,黄玉和白肯与他保持一段距离,两人始终紧跟在路文后方,他们想看路文最后究竟是能拿出什幺。

      「别想逃,也别想耍着我们玩,我们正盯着你的一举一动。」白肯传音至路文的耳朵。「你要明白一点,即使隔一段距离,我还是能瞬间要你的命。你有任何怪异的行为,我会马上察觉。」

      路文无视对方的威胁,他带着这群人在辰之谷内四处兜圈子,似乎是在浪费时间。

      终于,黄玉沉不住气。「你这家伙到底想做什幺?」

      「黄玉大人已经不耐烦了,我会建议他直接把你做掉。」白肯的声音大到就像是在路文耳边大叫。

      「请各位大人稍安勿躁,我就要到达目的地了。」路文带着阴阴的笑容说。

      黄玉等一行人正感纳闷之际,路文的前方迎面走来一支辰之谷的卫兵队伍,而领首者长得一副阔脸方耳,体毛浓密,面貌兇恶。

      「等一下,我叫你站住!」黄玉紧张的传音。「别再往前走了,你知道走向你的是什幺人吗?他是辰之谷的克隆卡士少将,你想找死吗?」

      「不!」路文却露出微笑。「我想我看到目的地了。」

      「什幺?」黄玉疑问。

      克隆卡士拦住路文。「站住,想往那里去?」

      「大人,为什幺挡道呢?」路文装作紧张的问。

      「少装了,你以为我不知道吗?」克隆卡士瞪着路文。

      克隆卡士的旁边还跟着一名身穿青色长袍没有双手的男人,他青色的脸满是枯燥乾裂的痕迹。「小鬼,我是辰之谷王下神戟守护者的一员,我叫班.戴因。你想隐瞒的任何事都逃不过我的双眼。」他裂开的眉心中有一条血痕。「劝你最好安份的随我们离去,免得发生无谓的争执。当然,我们也不介意直接在此将你处决!」

      黄玉在后方静静的看着事态的发展,他不晓得路文到底想干什幺,因此内心忐忑不安。

      只见路文脸上依旧挂着轻笑,接着双膝跪地。「感谢大人不杀之恩。我为黄玉大人的手下,先前遗失的指骨已经寻回,真正的犯人则直接被我们处决。」路文将手摆向黄玉等人的方向。「吾等打算亲自送回指骨,为了慎重起见,大人还在后方戒护着,幸亏没出什幺意外便遇到两位大人。」

      黄玉和白肯被路文突如其来的举止吓得不知所措;克隆卡士和班则因为出乎意外而错愕。

      这一连串的举动,引起了路人侧目。

      克隆卡士脸冒青筋,强忍着怒意。「感……感谢您的忠心,无、无畏者大人会奖赏你的。」他有种硬被人拱起来的感觉。

      数刻后,这些人在不惊动平民的情况下移往他处谈判。白肯、黄玉、路文、班、克隆卡士五人在一间空蕩蕩的石製平房内对话,其余士兵均退至屋外。

      「你等真是胆大妄为」班说:「盗窃国家宝物是死罪。」

      黄玉眼神出火,死死地瞪着路文;白肯则满脸忧虑的低着头听训。

      「请问大人,交回指骨后,我们会被做何种处置?」路文问。

      「你没听清楚吗?」克隆卡士斥道:「东西不但要还来,尔等的命也要留下。」

      「不,这不公平。」路文摇头说:「一来,东西依旧完整无缺的归还。二来,指骨失窃案一定可以吸引神物崇拜者、学者、窃贼、游客们的注意力,人潮一多,也能增加辰之谷的灵魂玉收入。」

      「说什幺?你嫌辰之谷还不够乱吗?」克隆卡士骂道。

      「若是两位长官可以饶过黄玉大人,他必定肝胆涂地的相报。留着辰之谷的人才总好过内耗损伤自身战力,不是吗?」路文反驳:「再说,难道各位大人想让王者之塔遭宵小盗窃这种不名誉的事流传出去吗?」

      「你很机灵。」班不屑的冷笑。「反应、胆识都不错。但是黄玉之前也要杀你,难道你不想有仇报仇吗?你以为你们之前发生的过节我一无所知?在我的面前竟还想说谎!」

      路文转头,他瞥了黄玉一眼,然后笑着说:「我为黄玉大人的手下,对辰之谷忠心不二。」

      「哼,就你的样子也敢说这种连禽兽都不信的好听话?」克隆卡士骂完路文后,转头对着黄玉咆哮。「东西呢?还不快交上?」

      黄玉叹了口气,越想越不甘心,但也只能无奈将哈鲁路托的指骨送还。

      克隆卡士接过指骨,确认无误。「还算识时务。」

      「你们很幸运。」班看着他们三人。「刚刚无畏者大人有裁示,只要取回指骨,这件事便既往不咎。你们三人逃过一劫,自己保重。」

      等辰之谷皇家卫士全都离开后,白肯便抢着要兴师问罪。「他妈的,全都是这家伙在惹事生非,我们根本不该信他的谎话。」

      黄玉大掌攫住路文的后脑,模样气愤难抑。「真有本事,差点叫我血本无归。哼,本来一切都还在我的掌握中,现在东西也被回收了,你说我该把你整成什幺样子才能消我心头之恨。」

      路文摇头。「您也没对我说实话,我的朋友楚已经死了,指骨被您独吞不是吗?」

      「你明明就知道,装傻吗?」黄玉回答:「没错,楚本来就是我的人,指骨是我要他偷的,谁知道那个浑蛋自己找了买家,想偷偷将指骨卖出。」

      「那也犯不着拿我当替死鬼。」路文不满地说。

      「为了利益谁都能死。」

      「耶,不就是几颗灵魂玉吗?赚钱也有赚钱的方法,商人做生意也要有门道。」

      白肯在一旁激动的要冲上前,却又被黄玉拦下。「老闆,不要再信他了。」

      「杀他那幺简单,但是现在他的死已经对我没什幺利益。」黄玉说:「在他死前,我得捞回一些本金。」

      */

      哈鲁路托指骨被发现的消息已经大肆宣扬出去,来自各地的朝圣者络绎不绝,甚至多克索的信奉者们原先还对哈鲁路托葬身处的说法嗤之以鼻,现在也一窝蜂前来考证。

      路文趁着顺风势帮黄玉在地下墓穴弄了些生意,趁机赚取这些过客们的灵魂玉而发了一笔不小的财富,黄玉的怒火也跟着烟消云散。

      「生意不错嘛!」克隆卡士和他的一群保镳来店内拜访。「哼,弄得有模有样的。」

      「将军,欢迎。」路文笑脸迎接,背后的黄玉却不太欢迎这位稀客。

      「把神圣的墓地变成这副德性,你们眼中还有哈鲁路托的存在吗?」

      对于克隆卡士的质疑,路文回以一贯地笑容。「只是为游客增加一些便利而已,何况也能提升我们辰之谷的形象。」

      「辰之谷不需要这种形象。」克隆卡士斩钉截铁的说。

      「那政府有什幺需要我们也可代为效劳。」

      克隆卡士拍着路文的肩。「我就代表政府!」

      「那当然,只要是奉公守法的人民都会乐意合作。」

      「很好。」克隆卡士摆着手,大摇大摆地往前走了几步。「带我认识一下这里的环境,我很想看你们怎幺做生意。」

      「没问题。」路文正要跟上时,被黄玉往后拉了一把。

      黄玉气急败坏的在他耳边唠叨。「你疯了吗?你想让他分红?我最恨别人来瓜分我的钱。」

      「老闆息怒。」路文笑着安抚黄玉。「做生意嘛!那有一直都无往不利?就当是合作或是花钱消灾啰。依克隆卡士大人在帝尊的关係,想要安然无事这是最好的做法,如此也可以省掉很多麻烦。」

      黄玉依然怒气沖沖,可他却一句反驳的话都讲不出来。

      「要赚钱的话最好先把安兹罗瑟人的自私、勇武、冲动放下,这些都不需要。」路文说。

      与克隆卡士的合作相当顺利,黄玉和路文在辰之谷内的生意可以说是一帆风顺,毫无阻碍。赚得不少灵魂玉的三人也慢慢的开始扩张他们的事业。

      */

      路文在黄玉的手下工作,由于其生意头脑让他的地位节节高升,这使得白肯很不是滋味,他想尽办法要除掉这个和他争权的讨厌鬼。

      「老闆,您看看路文那家伙出的什幺馊主意,竟让克隆卡士加入,害得我们少分了好多份。」

      「别再讲这件事了,一提我就来气。」黄玉怒哼,他叼起雪茄,白肯为他点火。

      「所以说嘛!一开始就不该全权交给路文负责。」白肯奸诡的在黄玉耳边继续挑拨。「反正现在生意也上了轨道,而克隆卡士又动不得,想要多分一份还不如杀了路文。」

      「不要脸的东西,他帮我赚了多少钱你知道吗?你这毫无用处的家伙竟叫我杀了他,你还真厚脸皮。」黄玉骂道,他转了一下雪茄,冷笑的说:「不过你的提议是可以考虑的,路文分的钱的确有点太多,我倒希望能全进我的口袋。」

      「对吧!对吧!」白肯满心期待能听到黄玉宣布路文的死讯。

      数天后,路文依旧安然无事,黄玉也没有任何动作,这可把白肯急坏了。「老闆,您不是说要杀路文吗?」

      黄玉走在白肯前方,正执行他官房的任务在街上巡视着。「我考虑了一下,认为路文还有其功用,所以我决定留下他。」

      「老闆,您别心软。」白肯劝着。

      「倒是你……」黄玉突然转身,反手甩了白肯一巴掌。

      白肯无辜的摸着脸。「老闆,为什幺打我?」

      「听说你接受了多克索信奉者的献金,让他们在墓穴内胡搞。还有,你吞了道路修缮工程的尾款,给我吐回来。」

      「我……这……您听谁说的?」白肯讶异的问。

      「路文说的,你想否认吗?」

      白肯支支吾吾无法给黄玉完整的解释。

      黄玉又踹了他一脚。「钱还不交回来吗?下次再被我发现,就不会这幺简单了。」

      真是浑蛋,那家伙怎幺会知道这件事?白肯郁闷了好几天,吃个闷亏后他心里又气又怒,可是不知道路文究竟是在什幺时候在什幺地方监视着自己,一想到这点让白肯始终不敢再轻举妄动。他派手下四处搜集对路文不利的资料,终于在路文管理的帐目上发现核对有误,白肯抓準这点,要再次大作文章。他将此事以加油添醋的方式告知黄玉。「老闆您看,我早就说他手脚不乾净。您前几天的警告我们通通铭记在心,就只有路文他明知故犯,摆明要挑战您的权威。」

      黄玉最忌讳这种事,他明显面露不悦。「也不想他的吃住是谁提供的……」黄玉猛然从椅子站起。「他人呢?」

      「好像在澡堂洗澡。」白肯问:「需要我带人去解决他吗?」

      「你让开,我自己亲自过去处理。」

      公共大澡堂是平民放鬆休息的场所之一,浴池内滚动着黏滑的绿水,浴室内蒸气缭绕、沸腾的水泡发出咕噜声。赤裸的安兹罗瑟人在里面到处行走,吆喝声不断,简直就像震天价响的叫卖声般。

      「你干什幺?」黄玉喝斥白肯。

      「他违背老闆您的意思,让我带人进去杀了他。」白肯振振有词。

      「蠢蛋!我是官房长官,你想让我带头破坏公共秩序吗?」黄玉推了白肯一把。「在外边等着,没我的命令别进来。」

      白肯嘴里唸唸有词,看着黄玉慢慢走入澡堂。

      「等一会听到老闆的叫声,我们就一起冲进去,然后把路文分尸。」白肯向手下们指示。

      「但是老闆不是叫我们等着吗?」

      白肯打了那个说话的卫兵。「老闆是叫我们待命,不是叫我们来当木头人。哼,等到路文一死就天下太平,到时候不管老闆说什幺我都可以应付,现在听我的话就是了。」

      黄玉进去了好一会儿都没动静,于是白肯稍微查探一下情况。起初,他看见黄玉与路文发生争执。

      打起来,快打起来吧!白肯满心期盼他的剧本能够快点开演。

      两人争吵越来越激烈,黄玉开始动手推路文。

      好极了,就是这样。白肯对手下们使了眼色,準备要行动。

      忽然间,里面的争吵声突然停止了。白肯觉得纳闷,等他再次探头后,却发现两人交头接耳、窸窸窣窣不知道在说些什幺,白肯拉长了耳朵也听不太清楚。

      「搞什幺?」白肯变得焦急。

      「喂!白肯」黄玉大声喝着。「给我进来。」

      「是是是!」白肯唯唯诺诺地冲入。

      「去準备酒。」

      「什幺?」白肯有点搞不清楚状况。

      「我叫你準备酒,等会我要和路文边喝边谈。」黄玉骂道:「叫你做事就做事,迟疑什幺?你越来越不中用了。」

      白肯憋了一肚子气,他用眼角瞄向路文,结果对方只是悠闲地泡着澡,连正眼也不瞧他。

      该怎幺做呢?软的不行,硬的也不行。做什幺都对路文行不通,好像什幺方法都会被他见招拆招。就在白肯想破脑袋都想不出计谋时,天上却掉下了一个绝佳的机会。

      几名来路不明的人闯入辰之谷并与守备的警卫发生冲突,死了几个安兹罗瑟人。为了迅速应变,克隆卡士马上下令要官房负责去扫蕩这些人。

      白肯脑筋一转,终于让他想到一个自以为了不起的杀招。

      「老闆,我有计划了。」

      黄玉怒拍椅把。「吵死了,看不出来我正为任务烦恼吗?」

      「烦恼?老闆您没什幺好烦恼的,这件事容易的很。」

      黄玉的语气渐缓,他狐疑的看着白肯。「你有办法?说来听听。」

      白肯奸佞的笑着。「就是路文啊,他不是很了不起吗?这件事就全交给他去办。一来我们可以省去人力,二来考验他的办事能力,三来搞不好还能藉机除掉他。老闆您想想,假如他失败了,我们可以从他失败的点马上接手,顺便把所有的责任归属全推到他身上;反之,如果他成功了,老闆您也可以揽下所有功劳。这事就让他去做嘛!他最爱背黑锅了。」

      黄玉笑着拍白肯的肩。「你跟着我那幺久,就属你今天最聪明。好,这工作就交给路文,你马上去跟他说这是我的意思。」

  • 名称:圣墟小说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5 17:59:1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