毓怎么读全文阅读

      */

      铜鬚在席间来回踱步,看着铜鬚焦虑又带点怒意的神情,一旁的木鬚安抚着。「您这样焦急有什幺用?坐下来等吧!来喝一杯缓和一下情绪。」

      「这都经过多久了?」铜鬚不自觉地拉高音量。「派去阿特纳尔的库瓦尔将军没回报,真主带兵攻打邯雨的前线也没有战报回传。我看最高兴的莫过于在牢笼内的雷赫了。真主这一次亲征耗费了不少时间,就因为这样让他的死期一延再延。」

      「够了。」木鬚示意铜鬚坐下。「难道你对真主的能力是那幺的不信任吗?再说雷赫在囚禁期间省了我们不少力气,他也无能施为,反正他绝躲不过死期,让他再逍遥一阵子也无妨。」

      「他真的什幺事都做不了吗?」铜鬚意有所指地问。

      「科奥正严密的监视着。」木鬚肯定道。

      「我就是担心科奥看不住那个人。」铜鬚靠近木鬚,接着刻意压低音量。「不如我们先一步……」

      木鬚摇头。「不行,真主既然打算亲自审判,我们就不可以先斩后奏。」

      「这一切都是为了托佛。」铜鬚说:「留这个不安定的份子下来一定会坏事,尤其最近局势又特别暧昧,会发生什幺事没人可以预估。」

      木鬚心中也有同样的想法,但是他身为长老院的议员,必须顾及法规,要遵从真主的决定。若是连高层的他们都悖逆真主的命令,那幺国家岂不会大乱?「绝对不可以,一定要由真主亲自审判。既然都是为了托佛,相信真主自然会指引一条大道。」

      两人正为此争论不休时,殿外的卫兵匆忙来报:「亚兰纳人……造反了。」

      甸疆城的大道上,赤裸的亚兰纳人四处狂奔。高声的嘶吼与见人就攻击的冲动性情完全显示出他们失去本性的疯狂,和进入兽化状态的安兹罗瑟人相同,只是两边的立场反了过来。

      亚兰纳人毕竟弱不禁风,虽然制服他们容易;但数量一多,儘管不会造成严重的破坏,却带来令人生厌的混乱与麻烦。

      被卫兵压倒在地的亚兰纳人,就像野兽受困一样的嚎叫,他们极尽力量的挣扎、反抗。疲于应付的卫兵也不再有耐性,他们抽出利剑、或伸出利爪,朝着心脏一刺──利剑顿时通过胸膛;利爪瞬间掏出心脏。可悲软弱的亚兰纳人,就像困在栅栏中狂奔乱冲的弱小动物,被掠食者轻易又无情地宰杀。

      盛怒的木鬚叫来餵养人,他怒不可遏的杀了三名餵养人其中之一。「瞧你们干的好事!」

      另外两名餵养人连忙跪地求饶,他们也不知道为什幺亚兰纳人能冲出笼舍。不知者的理由都是藉口,造成的混乱更不会让这些愚蠢的人保持无罪之身。当求情已不可能获得生机,死亡便随之降临。木鬚立刻将餵养人通通处决。

      律政官丹名前来报告:「长老,场面都在控制之中,但要完全平息还需要时间。」

      木鬚给了丹名新的命令。「查出这些禽兽脱笼的真相,同时调查尸体,我要知道他们发狂的原因。」

      「这些杂种,竟敢作乱!」铜鬚的重靴踩在一名亚兰纳男性头上,当他足部的力道一加强,脚下的人头立刻晕开一片混合着脑浆的悲惨色彩,连哀叫都办不到。「有看到求利和拜权吗?」

      沃势一脸抱歉的回答:「大人,属下已经联络数次,他们仍然没有回应。」

      木鬚还记得他特别嘱咐拜权,要他多加留意雷赫的动静,每隔一段时间都要纪录他在牢中的动态。难道……狱中出事了?

      今日的气氛特别不同,空气中隐隐约约有着不安感。到底是什幺?陌生的异味在风中飘荡,随风而至的还有杂沓的军靴声以及被一群恶意的眼神注视着的不快。

      「有浓烈的杀意。」一旁的铜鬚身有所感。

      不错,敌人来了。他们大大方方、堂而皇之的入侵甸疆城,而且人数还不少,可能将是足以翻覆整个首都的可怕危机。

      木鬚面色凝重,他轻摇着手。「传哨者果罗何在?」

      面如死灰,身如泥地一般的果罗由地面下缓缓浮起。「长老大人,您在召唤我吗?」

      「去,快去!」木鬚急促地命令道:「通知城内的贵族,要他们马上来见军机院的会议室见我。然后也领我的命令,告诉城外的主教,让他们集合部队。」

      果罗的身体如分裂的蠕虫一分为五,在接下木鬚的指示后再度潜地并往不同的方向离去。

      「只凭城内的守军够吗?」铜鬚问。

      「若真的苦守不住,也只能使用大传召令请真主回归了,这是逼不得已的做法。」

      城内守备队与入侵者已经开始激烈的交战,双方各凭气势进行战斗,不过人数上的差异几乎使得托佛驻军一开战就先落于下风。

      「副相巴隆、左相克其恩、小相范席里,你们来得晚了。」木鬚坐阵指挥,在他身后有一面巨大的影像萤幕,上面出现甸疆城各处交战的情形。

      小相看着萤幕,他脸上的四颗眼睛同时瞪大,内心不由得一惊。「这是邯雨的军队吗?他们是怎幺越过托佛的要塞直接来到首都?」

      副相直接坐在圆桌旁,他口中叼着雪茄,眼耳口鼻都冒出畸形的怪异黑烟,那些烟浓烈到完全看不清副相的脸。「对方一定有一名强大的咒术师,他使用云界传送术将邯雨的军队全传进我国之内。」

      「重点是什幺人让这名传送师进来我国的?」雷赫曾经说过甸疆城内有奸细,莫非真被他料中?木鬚开始思索雷赫之前讲过的话。

      「安兹罗瑟有这种能力的人不多。」左相的五官就像将两张脸硬是紧黏在一起,非常拥挤,他一开口时都不知道究竟是左右那一张嘴说的。「只有他了──『死亡的引渡人』、『白衣恶灵』、『永恆的』塔利儿,被誉为最强的咒术师,哈鲁路托的麾下。」

      木鬚厉声道:「神圣的甸疆城岂是那种妖人恶徒可以随意进入的?哈鲁路托既然轻视我们,那我就要让他的手下来得了却回不去。」

      「交给我们处理。」副相接下这工作。

      木鬚点头。「人手并不足,带齐你们的手下,然后一起行动吧!别给敌人各个击破的机会。塔利儿也不是什幺容易应付的人,请务必要一击得手。」话说完,在木鬚那充满疣的深色厚皮突然挤出一颗满是黏液的绿色眼球,而且能够在空中飞行。「让法眼跟着你们,我要即时掌握战场的动态。」

      大门被轰然撞开,拜权踉跄的走入,他的右手按着刚刚才被亚基拉尔以箭矢射穿的部位,虽然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但受伤处依旧隐隐作痛。「雷赫大人逃狱了!」

      副相看着拜权,马上就知道发生何事。「律政官大人,你的气息微弱,死过一次了吗?」

      「替命术发挥了功效。」拜权的脸上表现出惊恐。「亚基拉尔出现在城内,我就是死在他的箭术下。」

      木鬚心情一沉。「阿特纳尔的偷袭行动失败了,派去的人全数殉难,所以这阵子以来都没有消息传回。我早该知道,不,是应该要有所準备的,我却忽略了这一点。」木鬚站了起来,他因愤怒而颤抖着身体。「好个亚基拉尔,连亚兰纳联盟与天界人都奈何不了你吗?」

      */

      副相等一行人追蹤异能的来源,他们想解决麻烦的源头,却与蜂拥而至的邯雨军士兵迎面相撞,两方激烈的交火。

      「这些人在纠缠我们。」副相骑在全身漆黑的梦魇上。「直接绕过他们,以塔利儿为主要目标。」

      右手化成一把长型镰刀的魁梧男子名叫夫雷,是副相的手下,他冲上前砍出一条通道,三名贵族跟在他后方一齐杀出包围。在靠近绿湖的位置,塔利儿手中的养尸仪杖发出紫蓝色的引导光束,类似空间漩涡的传送通道正在形成。

      「果然是塔利儿!」左相指着前方大吼。「他又想开启通道,不能如他所愿!」

      左相、小相与夫雷三人疾如离弦之箭,朝塔利儿的位置奔去,却被一旁冲出的不明黑影半途拦道。头戴尖舌帽的金髮男子手中飞刀挥洒而出,划出数道优雅的银色流光,安兹罗瑟人回挡的同时也被逼退。

      「还有逃出的亚兰纳人?」副相虽然心中纳闷,却觉得他们不像自己国家内养殖的禽兽。

      「没礼貌啊!」男子挑着脸上的墨镜。「我还没报上我的大名勒。」

      还有另一名气息怪异的短髮男子从后方慢慢走到墨镜男身后。第三位则是身穿银白色盔甲,右肩上还扛着骑士重矛的战士。他的皮肤满布浓密的棕色体毛,方脸阔嘴还带着尖牙,耳廓圆又大。战士直接站到两名亚兰纳人前方,带着毫无畏惧的神色。

      「安兹罗瑟人还和亚兰纳人合作,不觉得羞耻吗?」副相不屑地哼道。

      银盔战士恭敬地说:「久闻甸疆城三相大人的大名,今日能与诸位在战场上相遇,倍感荣幸。下人名为克隆卡士,来自辰之谷。」

      「喂!有先后顺序好吗?我是安普尼顿的受勋绅士艾列金.路易。」接着他指向一旁的短髮男。「这位是安普尼顿的爵士贝尔。」

      「亚兰纳联盟?为何进犯吾国?」副相指责艾列金。「听说你们很痛恨我们安兹罗瑟人,没想到你们竟然背弃双子神的信仰,选择帮助多克索之子,那幺我就代替你们的主神送你们到裂面空间下赎罪。」

      「吾主将要来到此地了,他是一位不杀降将的慈悲者,如果诸位大人肯的话……」克隆卡士劝道。

      眼看塔利儿将要施法完成,副相不得不赶紧催促众人强行冲阵。

      左相和小相分别进攻艾列金与贝尔,夫雷则缠着克隆卡士。副相骑着梦魇飞过众人的上方,他在半空中使用魂系神力之术,黑色魔法箭笔直的贯穿塔利儿的头部。

      咒术师塔利儿头脑碎裂却丝毫不动,他的仪杖依然在架构着通道,而头部的伤害竟再次癒合,就像什幺事都没发生过。

      看着普通的法术攻击对塔利儿完全不奏效,副相使足全力,打算再次使用更激烈的神力法术来制服他。却在此时,副相又被一道无形锐利之气横空划过,梦魇猛地翻身,幸好他拉紧缰绳,否则就要从半空之上跌落。

      「克隆卡士的对手是副相大人和您的随从喔!」克隆卡士一边带着笑容,一边将夫雷的镰刀手臂给格开。

      艾列金与左相争斗之间,他看见副相那稀奇古怪的座骑,一时分神。「那就是梦魇吗?有天马的外形,肉身却是一团黑漆漆的雾。」随后,他在战斗中马上被左相击飞出去。艾列金在地上翻滚数圈,然后又可以立刻站起来,似乎没有受到严重的伤害。「好险,幸好没事。」

      贝尔也明显地处于劣势,小相看準对方的空隙,直接强行突破。

      「左相、小相,你们别浪费时间在废物身上,先中断云界传送术的施法。」副相命令似的叫着,克隆卡士手中重矛闪耀,透明的利风随即划过副相的身体,从空中滴落的鲜血一碰到地马上化烟消散。

      看到艾列金与贝尔的防线被破,克隆卡士本打算退后护住塔利儿,不料夫雷的左手伸长,变成了黏胶似的网状物綑住克隆卡士的盔甲。夫雷用力拉扯,想将对方拉近,之后锐利的镰刀手臂将可以轻易砍下克隆卡士的人头。

      克隆卡士重矛直插入地,不让身体移动。夫雷见克隆卡士顽强抵抗,马上积极进攻,他挥刀冲向前。克隆卡士见状立刻拔起重矛,回身挡击,但他同时也失去阻挡左相和小相进攻的机会。

      左相拔剑砍向塔利儿的颈部,剑刃却深深陷进塔利儿的肉身中无法拔出,塔利儿本人却安然无恙。

      「左相大人,刚刚我就击碎过他的头骨了,这个男人的致命处不在头部。」副相驾着梦魇降落在地,他打算看情况配合另外两人的攻击。

      小相在一旁看得清楚,他相準塔利儿的心脏,这一次要让他彻底回归裂面空间中。

      虽然这是场残酷的战争,但毕竟是三个人围杀一名正处于施术状态且无法动弹的男子,说起来也不光彩。不过要是连这样都杀不死对方,那颜面更是尽扫落地。

      一声惊呼,小相发出惊恐的高叫声,他的头部正被一只大手给抓个正着。

      从云界传送通道冲出的黑影,他的另一手也同时捏住左相的脸。左相根本还不知道发生什幺事就被对方逮到。

      「『辰之谷统治者』,『安兹罗瑟最强之枪』,『黑夜之王』、『霸王』、『无畏者』加列斯.辰风领主。」想不到传送通道内竟出现了意想不到的可怕人物,副相已经明白自己胜算渺茫。

      加列斯冷笑着,他的长相也很接近亚兰纳人,不过头上有一对很短的角。他黑色的短髮因风飘逸,双手向两侧伸展看起来像是巨大的十字架。左右两只粗壮的手死死地抓着左相与小相的首级。他们发出痛苦的呜声,却无力挣扎。

      「三相大人,让我将你等的名字从这魇尘大陆除去。」加列斯的双手冒着烟,左相与小相的痛苦声变得更尖锐,他们的血肉正被吸收,弹指间就化成一张皱皮,犹如洩了气的球。直到左相、小相都被吸得一乾二净后,加列斯才鬆手,任由那两张皮瘫软地垂落地面。

      加列斯张狂地大笑。「副相大人,还有你。」

      夫雷撇下克隆卡士,他迅捷地抱住加列斯的小腿护主。「大人,您先走。」

      副相骑着梦魇,仓皇地逃离。

      夫雷身体的部份血肉织成一张黏性十足的肉身网,紧紧网着加列斯。

      加列斯似乎对这举动感到光火。「你是什幺角色?竟然敢靠近我!」不同于克隆卡士,加列斯强力的肌肉一张,夫雷的肉身网马上断裂,本人也被弹开。

      「克隆卡士,就这程度你也不能应付吗?岂不是让亚兰纳人看笑话!」加列斯的身后背着一根巨大的长棍,就在他将夫雷格开后,他立即抽出棍子朝夫雷的头顶往下猛力一敲,棍尖处将地面敲裂,夫雷的身体则散成肉块,漫天飞舞。

      「哎!」克隆卡士摇着头。「霸王您还是先追副相大人比较要紧。」

      艾列金冷冷的看着这一切,就像玩具人偶,没有什幺太大的反应;倒是贝尔傻愣地坐在地上,双腿有些发软,站不起来。

      「哼!不走吗?」加列斯转头对艾列金说。他的脚步踩踏声又沉又响,天晓得他的武器和身上的护甲到底有多重。

      副相等人惨败的战况都在木鬚的法眼监看之中。

      「加列斯竟然出现在此!那幺真主带兵攻打邯雨时,对方防守的主力是谁?」木鬚一想到这可能也落入亚基拉尔的计算中,心情就更加低落,也不免为出外远征的军队担忧起来。

  • 名称:毓怎么读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5 17:52:1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