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情全文阅读

      */

      装饰华丽的电动闸门打开后,一群黑衣男子快步冲入建筑物内,他们刚到大厅,马上就有五名白袍学者立刻上前拦阻他们。

      「你们干什幺?不知道这里是皇家法学院所属的科学鉴证研究所吗?竟然敢一群人就这样毫无报备贸然地闯入!」白鬓秃头的老学究当场破口大骂。

      领头的男子随即出示证件。「我们是安普尼顿的骑士团、永昼的执法者、沙凡斯特殊机关,请不要阻挠我们的工作。」

      「特殊机关又怎幺样?这里不是你们为所欲为的地方。」老学究摆出得理不饶人的姿态。「给我滚出去。」

      「呵!」男子冷笑一声。「恕难从命!」

      「你又是什幺身份?」

      男子看了一下自己手中的证件,疑惑的说:「不是写在证件上吗?您可能有老花眼。我是副机关长尤安.帝特。」

      「管你是谁,给、我、出、去!」老学究坚持道。

      尤安.帝特双手一摊。「你是有权利赶我走,但我身后那个可不是你能招惹的对象。」

      黑衣人向两旁退开,亚凯.沙凡斯从人群中走出,他的背上揹着镶上神圣结晶的法杖,表情很明显的正发怒着。

      「需要介绍吗?这是我们的机关长,也是沙凡斯家族的最高领导人。」

      「亚凯大人,您好。」五名学者同时行礼。

      亚凯无视他们的行礼,直接拉高音量叫道:「你要赶我的人走?」

      「大人,请听我解释。」老学究慌忙的说。

      「闭嘴!」亚凯毫不留情。「废话我不想再和你们多说,我就直接表明来意:尸、体、交、出、来。」

      「可是总统……」对方话还没说完,立刻被亚凯打断。

      「我的怒火已经他妈的快要烧光整间研究所了。」亚凯盛怒的说:「告诉你,现在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别再激怒我,趁我还会和你说好话时就照我的话做,不然我极力克制的冲动,忍耐不再此发洩的情绪可不和你闹着玩。」

      「这……这个……」老学究一脸为难。

      「您就把案子还给我们吧!这又不是多困难的事,如果您连简单的手续都懒得办的话,不如我替你们效劳如何?」尤安.帝特在一旁帮腔。

      「发生什幺事?」另一群人从研究室内走出,其中那位领头的人显得特别威风。他的军装背后围着一件刺有安普尼顿国徽的披风,胸前别着近十个闪闪发亮的勋章,再加上他身形高大,更让人特别有压迫感。

      在场除了亚凯之外,所有人均向他行礼。「总统阁下,您好。」

      「亚凯,我应该已经发公文到你们机关了,难道你没收到?」席列巴托问。

      「抱歉,我什幺都没收到。」亚凯瞪着总统。

      「那幺我再发一份给你。」

      「请别浪费时间。」亚凯说:「不论您再发几份,我都一律当看不到。」

      席列巴托脸色一沉。「你这是公然抗命吗?」

      「阁下息怒,这件案子一直以来都是由我们机关来负责,我相信不会有人比我们更了解、更专业。所以您不应该将案子移交到别的单位,尤其并没有事先通知我,这更令人难堪。」亚凯回答。

      「我的立意很简单,贵单位一直以来为国家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而且要负责的事太多了,将一些案件移转既可以缓解你们的疲劳,更可以有效率的处理,何乐而不为?」

      「要其他的案子可以,要多少我给多少,但就唯独这一个案件不可以。」亚凯不自觉的渐渐加重语气。

      「我们在此争辩的所有时间都是浪费,既然都是为了国家利益,何不把握时间做好更多的事?」席列巴托想缓和亚凯的情绪,但仍然坚持着自己的决定。

      亚凯看起来快要忍不住了,尤安.帝特在一旁担心他真的会大发雷霆,正神情紧张的死盯着亚凯的举动。「可以不要一直在这话题上打转吗?请您收回命令,并且让一切回归正常,因为您那愚蠢的理由完全说服不了我。今天,不管发生什幺事,那名安兹罗瑟人的尸体我一定要带走。」

      席列巴托意味深长的看着亚凯,「呵呵呵。」总统轻笑数声,在场的人不由得心头一紧。

      亚凯认真的表情从未变过,也无惧于现场气氛的变化。

      「亚凯,你跟我去会议室,我好好地和你谈谈。」说完话,总统双手交叠于后腰,也不让随从跟在旁边,自己踏着脚步走入会议室中。

      尤安.帝特将头侧到亚凯的耳边,轻声的嘀咕:「我敢打赌,那老家伙一定不会和你说什幺好话。」

      还需要你提醒我吗?亚凯内心这样想着,但始终没将这句话吐出口。他不发一语的走入会议室中,一眼就看见了总统大人正舒服的坐在沙发上。亚凯将门紧掩,接着坐到总统的正对面。

      「来,尝尝看,这是不错的花蜜茶喔!可降你的怒火。」总统亲自为亚凯倒茶,当然也给自己倒了一杯。

      亚凯双手放在膝盖上,事实上他显得有些紧张。而桌上的花蜜茶他只瞧了一眼,并没有想拿起来喝的念头。

      「不赏脸吗?难得我亲自为人倒茶。」

      亚凯嘴角微扬,露出一副你为我倒茶又怎样的表情。「当然,国家元首的招待,我这个当人家臣下的当然不能拒绝。」亚凯端起茶杯一饮而尽,随后马上吐出感想:「太甜了。」

      「好喝吗?这种花茶很贵,而且有季节性,是我最喜欢的茶之一。」总统笑道。

      亚凯摇头,将茶杯置于桌上。

      「给你再来点?」

      总统正拿起茶壶要为亚凯倒茶时,亚凯将左手按于壶顶。「阁下,感谢您的美意,甜食不合我胃口。」

      「那你喜欢什幺呢?」

      「或许来点苦茶与我比较相衬。」亚凯点了一下头。「抱歉拒绝您的美意,这茶──请留给别人。」

      「有人喜欢自讨苦吃,我倒是第一次见。」席列巴托语气尖酸的笑道。

      「阁下,属下对于刚刚的无礼向你致歉,但这案子是关乎到我两位挚友,无论如何我都不能轻易妥协。」

      总统仔细的聆听,像是在思索亚凯讲出的每一个字。

      「请收回成命。」亚凯低着头恳求着。

      「那幺……你能改变什幺?」总统又问:「如果我坚持己见,你又能如何?」

      「阁下,这不光是我个人的事,阿特纳尔事件仅只是一个开端,不久后黑暗将会漫延整个亚兰纳联盟。」亚凯以理劝说:「您的决定至关紧要,请不要再刁难。」

      「分担你的忧劳算是刁难吗?」总统语带责备的问。

      亚凯沉思一会,正犹豫要不要讲出重话,这个思考的时间并没有太长。「你知道我为了国家可以牺牲我的父亲、兄弟,在轻重权衡的天秤中,总是有必须被捨弃的。我那些在阿特纳尔行动中为了亚兰纳世界成就大义的弟兄们也是同样,每个都是为了自己的国家与人民在抛头颅洒热血。今天你无视这些忠烈志士的精神,将安兹罗瑟视为儿戏来处理。那非常抱歉,我不得不依照自己的方法做事,到时候可不要怪我。」

      席列巴托长叹一口气,因为说服不了亚凯而脸上露出些许疲态。「从阿特纳尔的收复行动到今天也不过短短一个循环的时间,曾经被派去参与任务的战士如今存活着的只剩你一人,你的处境很令人担忧,我不得不正视这个事件。将你抽离安兹罗瑟的案子也是逼不得已,国家的支柱短时间内连失其二,我不希望你也发生什幺不测。」

      「贝尔与艾列金只是失蹤,将他们视为已死亡未免判断的过于轻率。」亚凯信誓旦旦地说:「我向您保证,我会负责寻回失蹤的二人,同时也能毫髮无伤的全身而退。」

      「我信任你的能力,但国家不能再蒙受更大的损失。」总统感叹道:「阿特纳尔的参与者中,有一名我最好的挚友史特拉文教授,有三名是我国最得意的人才贝尔、艾列金,还有──你。当我失去最好的朋友还有得力的助手时,你……又能明白我的心情吗?」

      亚凯沉默不语。

      「你太累了,这段时间辛苦你们,我将会让你们放个长假。」席列巴托一边皱起眉头一边捻着鬍鬚的模样让他看起来更有威严。

      「不──」亚凯大喊:「放假?开什幺玩笑?我一点也不累。」

      「我说:你、累、了。」总统站起身体,背向亚凯:「我放你们三个循环的假,这段时间内不准你们沙凡斯特殊机关的人与公务有任何的牵扯,你们需要好好地休息、冷静的思考一段时间,而这阵子安普尼顿的重担就交给我们这些二线人员来扛。」

      「绝不!」亚凯愤怒的起身。「你若要这样,那我……」

      席列巴托打断亚凯的话。「来人啊!送亚凯大人回去,恭敬的送沙凡斯机关所有的人离开研究所,不得怠慢。」说完,总统头也不回的离开房间。

      「大人,请随我来。」总统的随扈礼貌的示意。

      亚凯怒目瞪着对方,但是那名工作人员仍然轻声地再一次覆诵:「大人,请离开。」

      */

      「那个老家伙真是顽固。」尤安.帝特与亚凯两人坐在无人的酒吧内,一边喝着闷酒一边发洩不满。「我们的方法行不通,不如假戏真做,製造个大混乱。」尤安.帝特给自己斟满酒,然后也给亚凯倒上一杯。

      亚凯右手握成拳,用力敲击木桌,酒杯因为这力道稍微弹起,却没有翻倒。「不行,绝不可以在安普尼顿内製造麻烦,这不是我的行事风格。」

      「我开玩笑的。」尤安.帝特伸手抓一把瓷盘上的网豆,接着塞入口中,毫不计形象的大口咬着。「我们被留职停薪了,这阵子什幺事都不能做,该怎幺办?」

      亚凯右手拍了尤安.帝特的后脑勺。「小子,网豆就你一人吃吗?」

      尤安.帝特轻抚着后脑,一脸无辜的说:「我以为你不吃。」然后将盘子移到亚凯前方。「给你。」

      「我不吃。」

      尤安.帝特一脸啼笑皆非。「席列巴托说的没错,你的精神很有问题,的确需要休息。」

      亚凯拿起酒杯一饮而尽,随后起身。「这样不行,晚上我们两人一起去研究所把那安兹罗瑟人的尸体偷出来。」

      尤安.帝特吃惊的看着亚凯。「你认真的?」

      「难道你想放三个循环的长假吗?」

      尤安.帝特耸肩,一脸平淡的说:「乐得清闲有什幺不好,难得无事一身轻,又是阁下亲自下令让我们放假的。」

      「臭小子,别把我和你相提并论,你跟不跟我去?」

      「等等,你先别激动。」尤安.帝特拉着亚凯的衣袍,让他坐下。「很多时候只需要想一点办法,问题就可迎刃而解。」

      「办法是你想的吗?根本就是我的点子。」亚凯又再拍了一下尤安.帝特的后脑。「既然贿赂到了,为什幺不早点把资料拿出来,真的想等我变成盗尸贼吗?」

      「资料是今天才刚到手的。」尤安.帝特拿出密封过的厚纸袋交给亚凯。「拿去。」亚凯严谨地接过资料袋,慎重地拆开封口。

      */

      在孤立于平原的高峰顶端,那里有一座受风蚀倒塌许久的灰墙城楼,从外观与内部构造看得出这座城楼有相当的历史,亚兰纳人称之为血刺院。它是一座古老的监狱,不过没人知道究竟这个地方是多少年前,什幺国家拿来关什幺样囚犯的地方。

      亚凯独自一人穿过腐朽的前院,用脚踢开生鏽的铁栏杆,使劲的推开厚重的木闸门,最后他走到血刺院后方,可以远望阿特纳尔的一处高耸悬崖。

      他坐在崖边,任风吹着他的衣袍,风中也不时飘来安兹罗瑟的恶臭味。

      「好冷。」亚凯紧拉着长袍,不过这样并没有比较暖和。

      强风无情的吹拂着,亚凯在风势中看着远方那座被毁灭的城市──阿特纳尔,内心兴起一股沧海桑田的无力感。亚兰纳人是那幺的渺小,强求改变真的不是那幺容易的事。

      这个地方距离阿特纳尔严格说起来也有百里之远了,但是由阿特纳尔缓慢向外扩散的黑暗却近在眼前。这一团覆盖天地、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圈就如同怪物的血盆大口,吞噬着一切的景物,使人感到绝望。更可怕的是它并非静止不动,在这短短的一个循环内,这团黑暗就要盖过亚兰纳联盟的边界了。

      「它就像黑洞一样,令人噁心,搞不懂安兹罗瑟人怎幺会在这种地方生活。」亚凯看着黑暗圈喃喃自语地抱怨。

      此时,挂在亚凯右耳际的通讯器有了联繫。

      「我亲爱的主人。」

      亚凯一听到这个声音就有点火大。「尤安.帝特,不要在这种时候开玩笑。」

      「好吧!我亲爱的朋友,这样可以吗?」尤安.帝特的回答依然很不正经。「我听到你那边嗡嗡作响的风声了,风很大吧?会冷吗?」

      「够了。」亚凯真是没办法忍受尤安.帝特这种不会看场面说话的个性。「你有什幺事吗?」

      「没什幺,只是我觉得你像个傻瓜。」尤安.帝特说:「正常人不会想前往那一片死亡之地,就只有你会冒着寒冷和被黑暗吞没的危险待在那边,你想等待什幺?」

      「我等待什幺?」亚凯重覆了尤安.帝特的问句,接着哼道:「艾列金是在六天前检验那安兹罗瑟人的尸体后失蹤的。贝尔是在阿特纳尔附近探勘时失蹤。现在尸体上找不到线索,你说我在这里等待什幺?」

      「还有,你给我的那份报告资料错误百出。那具尸体是在与亚基拉尔起冲突前我就叫人先运走,而报告上写着从阿特纳尔的黑暗圈中运回。黑暗圈到现在还没有调查队走进去还能活着出来的,难道尸体是给幽灵运出来的吗?另外,上面写的东西绝大部份我早就知道了,这份报告的价值对我来说就和屎没两样。」亚凯生气地将整份资料丢向空中,任由数十张报告漫天飞舞。

      「所以你把报告烧了?」

      「没有,我刚刚让它们随风飘去。」亚凯语气一缓,问道:「我偷偷来到这里的事,你有和其他人说吗?」

      「我说这些干嘛?」

      「那就好,尤其是总统阁下,更不能让他知道,他肯定发火。」

      「没错,你真的很了解阁下。」话刚说完,通讯器立刻换了另一个人的声音,而且那人的语气已经接近咆哮。

      「亚凯.沙凡斯机关长,没我的命令你竟敢擅自前往阿特纳尔!你马上……」

      一听到席列巴托的声音,亚凯的心脏差点弹了出来,他二话不说马上将通讯切掉。尤安.帝特真不可靠,亚凯嘴唇不断发出无声的咒骂着。

      挂断通讯后,悬崖边又恢复成只有强风与黑暗圈的寂寥世界。

      后方传来骚动声,起初亚凯还不以为意。但是在第三次细微的骚动被察觉后,亚凯马上朝着他觉得可疑的方向追了过去。「是谁在监视我?别以为风声大我就听不到你的声音。」亚凯一路追到内庭,却失去了对方的蹤影。

      不见了?亚凯内心充满疑惑,他四处巡视着。

      仔细一想,那真的是人影吗?如果亚凯没看错的话,那道影子的高度只有成人的一半,但动作却又不像野生动物。也许是因为天色昏暗,看得模糊不清吧?亚凯这样想着。

      话说回来,这座血刺院真是越逛越觉得阴森诡异。方圆百里既没有城市也没有零散的住家,虽然此处为亚兰纳联盟五国之一贺里兰德的领地,但这座城楼却又非他们建造。到底是什幺人,又为了什幺目的将这栋建筑物盖在山巅?

      亚凯的好奇心没有维持太久,他又回到原本的地方继续坐着。

      通讯器再度响起。

      「这里是贺里兰德通讯处,我们侦测到有人类在此活动的迹象。不管你是什幺人,这里已经被联盟列为高度危险地区,请儘速离去。再重覆一遍……」

      亚凯立刻回应对方:「我是安普尼顿的军务大臣亚凯.沙凡斯机关长。我现在人在此地进行调查工作,不管你们是什幺人,不要过来妨碍我,再重覆一遍……」

      「咦?是沙凡斯大人吗?」通讯器传来女性的声音。

      「阁下是那位?」

      「这里是贺里兰德的遥殿司祭──茉聆.苏。」对方回答。

      「祀仪大人吗?喔!好久不见,简易型通讯器看不到妳美丽的容颜真叫人深感遗憾。」亚凯突然感到精神一振。

      「耶──不说闲话,是大总统派您执行任务吗?」

      亚凯不好意思回答对方的问题,藉故岔开话题。「算……是吧!您怎幺会在这里?被发派边疆吗?」他开玩笑似的问。

      「不是,我是来观察黑暗圈扩散的状况。」

      「您观察多久的时间了?」

      「在阿特纳尔事件过后,主祀仪大人就立刻指示让我过来。」

      「那幺这附近的事,您肯定很清楚啰?」亚凯问:「贝尔曾经带了一队侦查兵来进行任务,您有看到他吗?」

      「有的,五天之前。由于是联盟指派的工作,因此我们并没有干涉贝尔大人的行为。」

      「也就是他失蹤前的情况你们也一无所知?」亚凯追问。

      「失蹤?」茉聆祀仪语带讶异。「贝尔大人失蹤了吗?」

      发现到自己的快言快语惹祸,亚凯连紧敷衍搪塞过去。「开玩笑的,这当然不可能,妳也知道他的个性有点孩子气,是故意躲起来让我找的。」

      「听了您说的话,这才让我想到,我们确实没注意到贝尔大人何时离去。」

      「没有的事,请别在意。贝尔早就偷偷回去安普尼顿了,我和总统阁下也是事后才知道,斥责了他一顿。」亚凯有点不知所措。「就这样吧!找时间我会亲自上遥殿拜访妳们,请代我向龙袍主祀仪大人问安。」

      也不管对方还在通联阶段,亚凯就急忙中断通讯器。

      真是该死呀!贝尔与艾列金失蹤的事早就被安普尼顿封锁消息,自己怎幺会一时说溜了嘴,偏巧还是被五国联盟的高官听到。亚凯真想狠狠的打自己几十巴掌,不过实际上他连一巴掌都打不下手。

      亚凯持续的等待,他在等着一个不知道会不会出现的结果。

      「似乎比我一开始来的时候更灰暗了。」亚凯注意到黑暗圈的影响,四周环境开始产生变化。相信不多久,血刺院也会被这片阴霾给吞没吧?待在这里已经不安全了。于是,亚凯站起身子,想再找一处更好了望黑暗圈的地方。

      就在这个时候,亚凯发现地上有一道巨大的阴影盖过他的影子,原本他还以为是受到黑暗圈的影响。没想到当他抬头一望时,一只巨型的白鹰从天空俯冲而下,利爪攫住亚凯的身体后,马上又飞回高空。

      亚凯受到惊吓,挣扎大叫:「放开我,你这畜牲想做什幺?」他想施展神力法术,但手却搆不到背后的法杖,只要没有先使用神圣结晶感应神力,亚凯再强的法术都无能施为。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巨鹰抓着自己,挣脱乏力。

      白色的巨鹰无视亚凯的嘶吼,一个劲的往黑暗圈振翅飞去。

      「黑暗圈?」亚凯吼道:「你这笨蛋飞进黑暗圈内做什幺?你想害死我吗?」

      说时迟那时快,巨鹰和亚凯同时没入巨大深邃的恐惧之中。

      里面除了伸手不见五指外,浓烈的腐臭味差点将亚凯呛晕过去。他只能紧急以领子稍微掩一下口鼻,好让气味的刺激感减少。此外,亚凯也感觉到在黑暗圈中就像在密闭狭窄的室内一样透不过气,呼吸变得十分困难,而且身体也觉得很沉重,连重力都有改变。

      不过才进入短短的数分,亚凯已经难受得想死。更别说巨鹰飞行速度奇快无比,强风劲如刀割的撕裂感让亚凯痛不欲生。

      现在他只担心几件事:巨鹰的爪子再用力一点,亚凯马上变成一滩血浆。还有就是巨鹰受不了而坠地,他连带一同摔落地面;另外,要是中途巨鹰鬆开爪子将他抛落,下场也不会多好过。不管是那一种情况,都不是亚凯现在所乐见。

      迷茫之中,亚凯看到远处的地面有一抹绿色的圆饼,十分显眼。随着距离拉近,这才看清那是团绿色的萤光,虽然微弱,但是被包覆其中的人形仍然看得清清楚楚。

      「维文?」亚凯不确定他双眼所见,又再次的对绿光中的人喊着:「你是维文吗?」

      黑暗中的迷失者无力的抬起他的头,那模样真叫亚凯难忘。眼前的维文双眼空洞无眸,肤色死白,身体像是被缝补拼凑而成的布偶,他身穿破烂不堪的铠甲,一半的身躯都已腐烂成骨。巨鹰很快的飞过迷失者的上空,绿光也随之消失于后方,永远在此沉沦。

      前后只有短短的数十秒,亚凯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看到幻觉。记忆中的好友,安兹罗瑟的英雄,真的还活在世上吗?但那个模样,还算是人吗?

      事情的发展真是太糟糕,仅管是这幺一个方位不清的地方,亚凯还是很肯定这只巨鹰不断的往深处飞行中。越过阿特纳尔,之后就是绵延不断的高山──奥底克西山脉。

      「放、放我下来,你知不知道你在往什幺地方飞?奥底克西山脉耶!那是天界设下防护网的边界,区隔着亚兰纳与安兹罗瑟的世界,凡有生命的物体与保护网接触,瞬间灰飞湮灭。」亚凯也明白他说这些话禽兽根本听不懂。他只不过是在垂死挣扎,看能否求得一线生机,人活到这种时候,总是有一股悲哀感打从心底油然而生。

      就在巨鹰碰触到天界保护网后,那一瞬间激出强大的白光,与四周围的黑暗产生极大的对比。强光刺激了亚凯的感官,令他当场不省人事。

  • 名称:女儿情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5 17:48:1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