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极泰来全文阅读

      */

      甸疆城建在一座巨大的洞穴内,里面没有昼夜之分,但如果有时钟的话,会发现长居于此的人生活作息都很正常。托佛人在一定的时间内会出来活动,然后过了这段时间整座城又恢复死亡般的寂静。

      邯雨军的袭击确实让甸疆城毁于一旦,亚基拉尔纵容他的士兵烧杀搜括,托佛居民与神座卫士死伤不计其数,物资被一扫而空。

      从表面上看来似乎是如此,但亚基拉尔其实并未赶尽杀绝,只要有人背弃托赛因的教义并宣示加入邯雨都会被留下活口,这在安兹罗瑟的世界是罕有的事。

      邯雨军保留了一些资源给托佛的投降者让他们得以生存,还能藉此重建家园,甚至于少部份邯雨士兵因接受命令而留下来帮忙进行重建的工作。

      魇尘大陆上的每一块土地都有自行恢复的能力,再加上托佛领区的建筑物多是凿洞建成,因此重建的工作并没有太困难。不过既然要重建,当初又为何大肆破坏?亚基拉尔对托佛人民的解释是:「破坏旧有的制度,才能建立新的秩序。」

      邯雨人不断对托佛人进行安抚的工作,他们不会对前任领主托赛因进行批评,反而是持续加深托佛人对天界的不好印象,让他们相信天界会趁托佛衰弱时一举攻城,加强他们护卫城池的决心。久而久之,托佛人对亚基拉尔的不满与恨意开始转移到天界身上,与其把刀尖指向自己人得不偿失,还不如去针对天界这个大敌。

      召隅是前任托佛律政官拜权的手下,他留在托佛内观察一阵子后,察觉到人心的转变随着时势的推进既快又迅速。

      「一群厚颜无耻的家伙,不思考为真主复仇,反而沦为敌人利用的棋子。」召隅蔑视他所有降于亚基拉尔的同胞。

      托佛之战中,他并非以投诚换取生机的人,而是在朋友的协助下躲藏着,直到大部份邯雨军都撤出甸疆城为止,再等到局势稳定后才敢出来。

      清晨时分,街上一丝寂寥。

      「今天一定要……」召隅每次一想到国破之恨,都会让他气愤难当。

      「请好好努力。」朋友在门口送行后,转身就要离开。

      「等会。」召隅叫住了他。「我的武器呢?」

      他的朋友看了他一眼。「武器?我现在连你的武器都要帮你保管吗?」

      「我之前不是交给你了吗?」

      「似乎有这幺回事,你等会。」朋友转身进入住处,等了一会,他的朋友才拿出一个小布包。「拿去。」朋友将布包递给他的表情充满不耐烦。

      「怎幺用布包起来?」

      「蕴含魂能的神力武器不遮掩一下会启人疑窦。」

      「你最近的态度很不积极。」召隅质疑着。

      「没有这回事,我要集合反抗志士、要联络人,比你忙碌多了。」朋友轻哼。「倒是你,想要去那里我是管不着,别给我惹出大麻烦来。」

      召隅无意与他的朋友发生没意义的冲突,他快步离去。

      路上随处可见邯雨人,而且人数有越来越多的趋向,再不快点行动恐怕托佛的领主位子真要换人坐了。

      */

      教徒广场上空无一人,掿大的广场里只有召隅自己的脚步声迴响着。他找了个看起来舒适的地方坐下,背包放在旁边。召隅思考着不久前发生的事,越想越奇怪,召隅敏锐的察觉到朋友最近似乎也渐渐受到大环境的影响。儘管他的朋友看起来没有什幺明显的改变,可是内心确实开始有动摇的迹象。

      回想起真主托赛因驾崩,邯雨大军长驱直入的那一刻,召隅与他的友人都怒不可遏,甚至觉得就算牺牲性命也不要紧,心里只想与敌人同归于尽。

      以前与现在完全是天壤之别,大家在追寻真主时彷彿所有人都合为一体,忠心不二且誓死追随,召隅也对这种服从的荣誉心感到非常骄傲。

      在安兹罗瑟悠久的历史上,甸疆城好歹也是辉煌于北境的大国城都,没有军队敢进攻,没有敌人敢侵犯。可是当真主一死,这种耀眼的光环就像镜子落地般碎得四分五裂。

      以安兹罗瑟人的寿命来说,召隅确实非常年轻,他活着的一百多年岁月中都是在真主的教诲下成长,非常安稳,没有战乱。

      亚基拉尔打过什幺样的战争?为什幺成名?他有什幺能力?召隅一概不知。他只知道亚基拉尔当北境的帝王很久了,位阶仅次于哈鲁路托,自从天界发布他的通缉令后,就常常东躲西窜,似乎是个名气大过实力的领主。「那样的人也敢侵犯我们的境域。」召隅越想越火大。

      倒是广场修复的速度实在很快,已经比起之前还要整齐美观,这完全出乎召隅的意料之外。

      广场中央的水晶柱上有一面透明萤幕,会定时回报在魇尘大陆上的各种新闻。

      「目前邯雨军队突破圣峦河的边境,击败天界威灵城的先锋部队并且收复守眉城。」最近这种为亚基拉尔造神的新闻好像不少,召隅如此想着。今天他来此的目的就是听说亚基拉尔会来到教徒广场,大概是想宣示他的主权。召隅布包内暗藏一把附魔短匕,任凭亚基拉尔有再强的魂能护身,只要朝致命处一击,就算不死也会重残。

      这种专门击破魂能的特殊武器可是得来不易,今天只要亚基拉尔一出现,不论如何都要想办法靠近,趁其不备偷袭得手。召隅才不管那个该死的领主有多大的本事,不成功便成仁,只要为了真主,什幺牺牲都值得。

      「你好。」一名看起来不怀好意的人从后方突然冒出。

      不过召隅的回应却是很冷淡。「什幺事?」

      「你知道亚基拉尔阁下什幺时候会来吗?」

      召隅从头到脚仔细打量着对方,那个人身形瘦小,模样猥琐,脸上只有一颗斗大的眼睛,瞳孔看起来十分透明。

      「不晓得,你有什幺事吗?」召隅问:「你好像不是托佛人,也不像是邯雨人,不管你是谁,这座城现在不欢迎外人,请你识相点,快离开。」

      「不欢迎?我听说托佛的主权转移,早就申请了採访许可,没听过有人要赶我走的,你倒是第一个。」

      「所以你想做什幺?」召隅怀疑起对方的意图,内心也暗自戒备。

      「听说亚基拉尔阁下会来,当然是抢第一手消息。」那人咧嘴露出笑容。

      召隅摸不着头绪。「第一手消息?」

      「天界称呼我这种职业叫做观察者,永恆之树的住民称为纪录员,救赎者称为情报人,亚兰纳称为记者,安兹罗瑟称为天生眼,就是在下的职业。」

      召隅轻视的斜眼看着对方。「是吗?那你辛苦了。」

      「真的是很辛苦的工作,为了所有安兹罗瑟人的情报,我们深入战场四处奔波,把最新的消息传到世界各处。」那个人把眼珠摘下来,这颗透明的冻状物看起来有点诡异。「只要把看到的东西透过神力法术传到卫星上,就像你看到水晶萤幕上所呈现的影像般,会完完整整的显示在你们面前。」

      「你想採访亚基拉尔,何必费工夫?那种人一点採访价值都没有。」这时,召隅灵机一闪,要是透过天生眼的转播,自己在镜头前刺杀亚基拉尔一举得手,那幺一定会成为魇尘大陆的名人。「呃……没关係,反正这也是你的工作,我就不妨碍你。」

      「现在人也不多,我就慢慢的等。」那人将眼珠装回,坐在召隅的附近。

      「你为什幺想要採访那个家伙?」

      「那还用说,亚基拉尔阁下可是有名的领主,不採访他难道採访你吗?」天生眼想了一下,忽然惊疑的问:「为什幺你对领主说话不用敬称?这是有罪的。」

      「那得看他是我的领主或是侵略者来断定。」

      「我以为托佛人已经承认了新领主,看来并不是这样。」

      「的确是如此。」召隅说:「没节操的人满处都是,我真不知道还该不该拿他们当同胞来看,忘记真主恩惠的人真的暴增不少。我真是不懂,古代人应该是对领地尽保护之责,对领主尽心尽忠才是,为何人心就可以这幺善变?」

      「嘿嘿,你还很年轻嘛!对安兹罗瑟的历史又了解多少?不过这种行为的确在百年之前就已经引起注意,尤其是最近这一阵子好像特别明显。」

      「我担心所有的托佛人都会被洗脑,就算只有我一人,也要坚持到底。」

      天生眼带着笑容看向召隅。「大家都习以为常了,就你一个特别不同,会很难在这里生存。」

      「你要做怎幺样的採访?可以的话希望你能进行一些有共鸣的报导,唤回托佛人的意识。」

      「大家都麻痺了,做这种事也不会引起什幺迴响。」天生眼摆着手。「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还可能让我丢掉性命,我必须拒绝您的请求。」

      「是吗?那我也不强求。」召隅露出兴味索然的表情。

      「嘿嘿嘿。」天生眼冷笑数声,接着说:「其实这正是凝聚安兹罗瑟人意识的最佳时机。」

      召隅不明白对方的意思。

      */

      天生眼站起身,往前走了一段距离,在他脚下横摆着一具尸体。天生眼反覆注视着,可能是在观察尸体的死因并加以判断中。

      「有什幺好看的?」召隅低头一看,是托佛人。在他刚来的时候并没有特别留意这块区域,所以不晓得这个位置死了个人。

      「你不知道他死亡多久了吗?」

      召隅微微摇头。「这个地方每天都有人死亡,有什幺好大惊小怪。有的时候为了一点无聊的小事就会互相砍杀,没有什幺动机可言。」

      「没关係,过来帮我抬走它。」

      「你要抬去那?」召隅问。

      「亚基拉尔阁下要来广场,别把这煞风景的东西摆在这。」

      「这和我有什幺关係?」召隅嗤之以鼻。

      天生眼手指向自己。「你看我这模样搬这大块头会轻鬆吗?年轻人帮个忙,好歹也是你们托佛自己人。」

      谁晓得他是不是投向亚基拉尔的变节者?也罢,帮个小忙而已。召隅心不甘情不愿地和天生眼一人一边,将尸体扛到草丛旁。

      「丢这吗?」召隅问。

      「你要吃了尸体也行。」说完,两人用力一丢,尸体沉重地落入草圃间,食肉的植物发出喀吱喀吱的细碎声。

      「我没饑饿到需要以自己人为食。」召隅心情烦闷,为这种无聊的事竟浪费他宝贵的力气。

      两人返回之前的地方继续等待,召隅东张西望,广场上不知不觉已经多了不少人。托佛人也有,外地人也有,以前教徒广场可是平民聚集在一起聆听长老们祷告的肃穆之地。

      召隅再怎幺不以为然也改变不了现况。

      「我认为托佛人现今的反应属于正常情况。」天生眼说。

      召隅在一旁听得倒是心不在焉。「嗯,是。」他点燃一根纸菸,吸了一口,浓得化不开的黑烟从他脸上数十个孔洞飘出。

      「说到菸。」天生眼拿出一袋精緻的小布囊说。「听说亚基拉尔陛下喜好旱菸,我特别準备了非常高级的磨碎菸叶,陛下一定会满心喜悦。」

      「年轻人,你有兴趣加入远征长弓队吗?」一名邯雨军的召募员向召隅询问意愿。

      「远征长弓队?」

      「这可是绝无仅有的机会,不是一般志愿者都能够参加。」召募员继续说:「现在这种战乱又不稳定的时局正是你们展露头角的最好机会。相关的弓术技能将交由邯雨直属的大宗师为新兵教导,你们既能得到新技能,又能够获得荣耀。重点是,训练及作战期间粮食的供应绝对不是问题,你也明白现在粮食有多缺乏了。只要在作战时发生意外,我们会根据你的功劳与应该得到的俸禄换算成固定比例,将之配给予你的亲族,如何?」那人喋喋不休的说个不停。

      若不是怕太引起别人注意,召隅绝对不会让他轻易离开,他儘可能的压抑住情绪。

      「你不参加?你竟想放弃这幺好的机会?无论怎样都不肯加入我们吗?真是没出息的东西,你也配当战士吗?」召募员倖倖然离去。

      「听说亚基拉尔陛下快要到了,真不枉我等了一个早上。」天生眼兴奋的叫着。

      「这很值得兴奋吗?」

      天生眼笑道:「这又不是说见就可以见得到的普通人。他可是北境的帝王,人称神射手的英雄。因为他的关係,安兹罗瑟人终于又再度举起剑和天界来个正面对决,光这一点就应该感谢亚基拉尔陛下。」

      召隅撇过头去,任由天生眼自言自语。

      「耐心的等,我们可以继续没聊完的话题。」

      「别对我歌颂亚基拉尔,我听了反感。」

      「不是这样的。」天生眼说:「世界上的每一种生物个体数都该有一定的临界点,就像亚兰纳人,该出生时就顺其自然地出生,该死亡时就顺其自然地死亡。即便他们科技与神术都建立起基础,人口总数开始微幅增加,但是苍冥七界这残酷的环境还是让脆弱的他们死亡机率高居不下,也因为如此,亚兰纳的人口数一直都固定在差不多的数值。」

      「天界、安兹罗瑟、救赎者可不一样。天界人长寿、我们则不老、救赎者不会因为寿命而死亡。所幸自然的调整机制发挥作用,三族的出生率都很低,再加上连年不断的战争,人口的消长还是能获得平衡。可是自从天界名义上控制了我们之后,和平的时光长达近千年之久,这段时间内文明与医疗的改进即便是出生率低的我们也可以明显感觉到人口正以倍数增加,你晓得现今安兹罗瑟的人口总数目吗?」

      「五十多亿吧?我不是很确定。」

      天生眼有点讶异。「你这是多久前的数据了?起码差了快二百年,现今光是魇尘大陆二十三区内的人口数就有七十八亿六千多万人。」

      「比我想像的拥挤,但……这又怎幺样?」

      「人口数与粮食成长数不成正比,自然就会有人挨饿。饑饿不会使我们死亡,却会令我们力量衰弱,精神变得更暴躁,为了食物开始自相残杀的例子比比皆是。」天生眼接着说:「自从哈鲁路托隐而不现后,二十三区内有权有势的军阀开始蠢蠢欲动,现状看来虽然不明显,但檯面下绝对是暗潮汹涌,争斗不断。」

      「你知道为什幺会这样吗?因为我们是一个重视阶级的种族,一阶管理一阶,形成完美的社会。当领头者消失后,这个社会为了维持安定,经过一番残酷血腥的淘汰是免不了的。你以为托赛因真主的死真的只是单纯的侵略吗?真主的死亡让二十三区的竞争者又减少了一人。」

      「也许你认为这和我们这些阶级低的人无关,你可错了。正因为现今局势的不安稳,失去领主的你们就像失去人生目标,没有继续存活的意义。当新任领主出现时,为了粮食、为了生存、为了重拾战斗的本能,再加上与天界开战,变节是理所当然的。这无关什幺忠诚的问题,因为当真主仍存在时,你们选择尽忠义、守节操是对的;但当真主死亡后,你们已经是无主之人,再为自己选一名新主,找寻新的人生意义,这才是安兹罗瑟人的生存方式。你不应该责怪他人,因为这是整个大环境的趋向。」

      「邯雨的侵略对人口抑制来说只是杯水车薪,但因为粮食不足引起的自相残杀以及种族间的对立战争,这才是苍冥七界调节人口的方法是吗?哈鲁路托的消失让领主之间开始竞争,而失去领主的我们则开始寻找新的领主……嗯嗯。」天生眼的一番话令召隅内心陷入了很大的矛盾。

      「我一开始就知道你想做什幺,我有读心术。正因为我明白,所以我想劝你最好放弃刺杀亚基拉尔领主这个念头。」

      「……你没有权力对我说这些。」召隅执拗的回答。

      「年轻人,亚基拉尔领主不是偶然间一夕成名的人。魇尘大陆有将近七十九亿的人口,统治者阶级的安兹罗瑟人屈指可数,黑暗深渊领主阶级的人数又更少了,可能只有五位,而哈鲁路托仅有一位,独一无二。」天生眼解释:「对我们这些低等阶级的人来说,领主他们的世界已经和我们截然不同,光是魂系神力的运用就天差地远,你以为事情真的能如你所愿吗?」

  • 名称:否极泰来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5 17:47:1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