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女狂妃全文阅读

      */

      木鬚完全坐立不安,他从其中一只法眼里看到丹名的死亡过程,至于跟随求利的法眼则罕见的跟丢了追蹤者。不过即使没看到求利的情况,回返的魂系神力也说明了求利的结局。

      「都死了。」拜权一想到自己只能在原处等待同伴的死讯传回,他的内心满是不甘,身体因为过份的激动和怒意而颤动不已。

      「两个不听劝的蠢材!」木鬚骂道:「若不是还有一次替命术的复生机会,再加上情势恶劣,我会让这两个抗命的人受惩罚。」

      「就算死战,也要守住我们唯一的圣域。」

      「你别忘记我交待的事,现在马上与求利、丹名、沃势三人会合,使用大传召令让真主回归。」

      「那您呢?」拜权担心的问。

      「把心思放在甸疆城上,亚基拉尔也许再过一会就会来到军机院了,你立刻离开,我不许你返回,无论如何都要将真主召回。」木鬚训斥道。

      城前的杀伐声不断,但这却已是甸疆城的垂死挣扎,他们将所有的卫兵压在前线,勉力的苦撑邯雨军的进攻。无奈对方的人数众多,汹涌如海潮,一波接一波杀之不尽。不,在这种劣势下托佛实在也很难有还手的机会,神座卫兵被打得节节败退。

      邯雨方的领队是一名三层高的巨人,壮硕的身材外只穿着简单的护甲,身体上满是墨绿色的体毛,面貌丑陋,口有獠牙,还有一对皱起的大耳,两眼似乎隐约发着令人恐惧的亮绿色光芒。

      「正面一拳就打倒你们了,托佛也没什幺强者。」

      「库雷!」怪物领队随着名字的叫唤声将目光移去,喊他名字的正是沃势。

      「律政官大人,就算您叫在下的名字也没用,主上早就下了命令,不论平民或是高官,一律处死!」

      沃势以轻视的口吻说:「若你不是躲在大部队后方,岂由得你猖狂。」

      库雷呵声笑道:「沃势大人觉得不公平吗?那你也可以自行了断,不必出语挑衅!」库雷的冷静程度完全与他的外表不符,这在沃势的意料之外。

      不过当库雷看着顽强抵抗的沃势之后,内心翻涌的战斗之血也开始不安份了。

      「虽然主上常告诫我们:『战场不是儿戏,别轻易随着敌人的话起舞』。」库雷轻拭着他那斧头的锋利边缘。「偶尔陪陪你们这些蠢蛋也不错。」

      暴喝一声,库雷也不管前面是自己人或是敌人,他一路冲撞,将拦在前方所有的障碍物撞开,因为他眼中的目标只有一人。

      沃势往后跳开,拉出长远的距离,而原本他站的地面却被凿开一个大洞。库雷那不是纯粹的攻击,而是蕴含魂系神力的魔法武器,即使大斧没有真的劈到地面,那可怕的压力也足以摧石断金。沃势双手正要结印,库雷毫无喘息的猛烈攻势却迎了上来,两人相斗,平分秋色。

      铜鬚想帮忙,无奈抽不出身。眼看敌人渐多,援军又迟迟未到,加上神座卫兵损失惨重,他也只能暂时喊退。

      沃势连连出招,待库雷被逼得转採防守后,他以奇快的身法趁机飞出战圈。

      「慢着,胜负还没分出,你想去那?」

      「哼!留待真主回归后再收拾你。」沃势却没注意到暗伏的危机,五支黑如墨的利器划空而来,沃势来不及闪躲,右足连中两箭,其余三箭钉在他的足缘前方几寸之处。如果单是右脚受伤,倒还不致于影响移动,问题是沃势跌落地面后,两只脚却沉重的像是与地面结合,连抬起脚都没办法。待他正眼看了偷袭自己的利器后,惊声叫道:「原来是钉影弩箭,我要命丧于此了!」

      偷袭者的身影从眼前闪过,手中利器在灰暗的环境之中流泻出数道银龙,沃势的世界瞬间变成数个分割画面并随后暗淡。

      库雷看见那名偷袭者正踩在沃势那具骨肉分离的尸体上,当下怒不可遏,提斧快速攻去。

      「唉!库雷你不分青红皂白攻击?」

      「影休大人,你不懂规矩吗?竟插手别人的胜负之争!」

      影休向左后方挪移身体半步,躲过库雷手中巨大的可怕斧头。巨人库雷左手接着拍下,却被影休挡下后推回,库雷被影休这借力使力的反推力道逼得差点脚步不稳。

      「再来的话,我手中的余晖可要瞄準你啰!」影休轻笑着,似乎没将他们的冲突放在心中。「傻瓜,别让主上找藉口惩罚你。我们的时间不多,快速地攻下甸疆城才是目的。」

      「不接受对方的邀战就算了,既然接受了就要分胜负,战斗就是这样。」库雷不满地咕哝。

      「沃势刚不就想逃了?他耍着你玩呢!」影休说:「加列斯霸王的军队也顺利进入甸疆城了,我们该过去与他们会合。」

      法眼随即传回前线的战情,不过现在的木鬚可没有空接收讯息了,因为在他眼前出现了更糟糕的状况;这不但是他现在的个人危难,更是让整座甸疆城沦陷的最大原因。

      会议厅内满是斑斑血迹与尸体,闯入者正神情得意的看着他的战果。

      「我们一定会为邯雨无端侵略本国的行为向昭云阁提出控诉!」木鬚怒道。

      亚基拉尔一脸蛮不在乎,「欢迎,去昭云阁公义法庭告我吧!」

      「回去吧!亚基拉尔领主,甸疆城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不,应该说你根本不该攻击托佛,此举的愚昧将使你与邯雨同样要付出惨痛的代价。」木鬚高举着手中权杖,一脸怒容。「你擅自破坏了天界禁斗的规定,又违反安兹罗瑟停战的合约,而且我国为埃蒙史塔斯家族的同盟,你们将会遭到无情的报复。」

      亚基拉尔将脚边的尸体踢开,拉出木椅,优雅地坐在一堆惨死的甸疆城卫兵中间。「同盟?你们不是藩属国吗?还真会往脸上贴金。」他掩嘴窃笑着。「贵国大费周张的在阿特纳尔送我一份大礼,我不还礼未免说不过去,别人可会指责我一个堂堂领主失了礼数。」

      「住口,你想怎幺样?在接到大传召令后,真主将会返回圣域,将你等这些邪恶之徒扬手扫尽。」木鬚的叫声近似吼叫,情绪十分激动。

      「木鬚大人,好歹您也是战场指挥官,难道还真觉得我来此是纯粹友谊参访吗?『以血还血,有仇报仇』一向是我们安兹罗瑟人奉行的宗旨,问我想怎幺样?这话岂不是愚蠢?这可是战争耶!」亚基拉尔以舌舔去手背上沾到的鲜血,在他的笑容中却有一对锋锐无比的眼神。「我要的结果早就注定了,手段与过程不过是点缀罢了。我知道这点,你们高高在上的埃蒙史塔斯家族也知道,甚至于天外之上的天界都知道,就贵国一无所知。我真不知道您有什幺脸在这大放厥词!而且您敢直呼我的名字,难道不知道安兹罗瑟的社会里,位阶低的人向位阶高的人攀谈时应该加敬称吗?连这点规矩都不懂,有什幺资格和我谈安兹罗瑟的约定?木鬚大人,我敬你是托佛的在上位者,现在给你两条路选:第一,在我面前自尽,保留你自己的最后尊严。第二,让我出手,我将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你想要那条路自己选吧!等你们那愚昧的真主返回后,我还会砍下他那四颗尊贵无比的首级,然后将血洒遍你们的圣域,嘿嘿!」

      「你不过是利用我国厚颜无耻的叛徒来开云界传送门,这种不光彩的事你也能称为战术吗?我看人称北境帝王的亚基拉尔大人正将他自己的脸皮往脚下踩呢!怎幺与我们正面一决的胆量都没有吗?」木鬚反唇相讥。

      「唉呀?带着微笑为我们邯雨军队敞开大门的不是你们托佛的人吗?我还以为你们都很热情好客呢!」亚基拉尔笑道:「听说贵国也派军队来我邯雨作客,现在正进退维谷啊!就不知道是我们诚恳招待比较好,或是贵国更亲切有礼呢?唉呀呀!说我厚颜无耻又没胆量?我只是魇尘大陆中的一个无名客,你们早在几百年前就该知道了,若是提早防範,无耻的我也就不能得逞,真是太迟了。现在,我们就要无耻地杀光你们啰!该怎幺办呢?要怎幺阻止我呢?」

      木鬚怒极攻心,一句话也说不出。

      「连话都说不出,真可怜吶!需要给你们时间请救兵吗?要找谁呢?鬼牢的齐伦大人吗?还是埃蒙史塔斯智囊团的梵迦大人?哼!别傻了,配当我对手的只有天界。像木鬚大人您这种人,还是停息闭目,乖乖在裂面空间下长眠吧!」亚基拉尔抽着烟管,接着像是想起了什幺似的,轻拍着自己的额头傻笑。「唉呀呀!您瞧我都忘记了我丢给您的选择了。如何?考虑好了吗?还是不能下定决心的话,那就由在下来决定大人您的下场啰!」

      木鬚被亚基拉尔那一闪即逝的浓烈杀意给震慑住,身体开始无法遏止颤抖。

      */

      战事暂告一段落,这个被托佛百姓称为圣域的地方如今飘满血味,因为在洞内的关係,浓郁的味道一直都没有消散的迹象。

      街道上这时杳无人迹,死气沉沉。邯雨的军队尽情的破坏托佛的建筑物,所有的财物、贵重物品和有价值的东西全被搜括一空,他们沿途杀害的平民和卫兵凌乱的陈尸在各处,看起来就像地狱的场景图。

      辰之谷和邯雨的联军佔领了甸疆城最重要的信仰中心无妄宫作为临时的议事和歇息之处,他们在宫外设了一些营地,此刻正值部队的用餐时间。

      加列斯霸王挥动长棍怒击宫殿中央的托赛因神像,有着四张脸的神像头颅被打得粉碎。

      「这像蛆虫一样的人真当他自己是神吗?有够不要脸的东西。」加列斯将龙脊棍摆在一旁,大摇大摆的跨坐在圣座上。

      「一路上没看到其他十二天神的神像,看来他们不允许参拜其他神祇。」克隆卡士走到长桌一旁坐下,他们在神殿里大摆宴席,所有烹煮好的食物陆续由下人端上桌。

      影休走入神殿内,对加列斯作揖。「霸王,巡视的人发现拜权等四名律政官,他们可能要使用大传召令将托赛因召回。」

      「让托赛因回来不正是你们邯雨的计划吗?」霸王拿起不知名的肉来大口一咬,肉汁同时滴落。

      「我担心霸王的手下不知情而前往拦截,既然霸王已经有命令传下,在下也就放心。」

      「影休大人。」克隆卡士拿起斟满的酒杯一饮而尽。「别对我家老爷用这幺没礼貌的口气说话。」

      「那铜鬚那些人呢?」加列斯问。

      「他们拼死杀出城外与前来驰援的两名主教会合,现在正和我军对峙中。」

      「是毗休无度和端念童这两个老家伙吗?」加列斯舔着油腻的手指,表情轻蔑的说:「都是些强弩之末,没什幺乐趣。」

      「霸王威武。」影休礼貌地鞠躬。

      「翔呢?怎幺还没看到他?」

      「主上和塔利儿先生以及两名亚兰纳人还有事要处理。」影休问:「您有事的话,需要在下派人传话吗?」

      「不用了啦!」加列斯挥手。「你看我的头脑像是会想事情的吗?打架我在行,思考的事就交给翔去处理就好,我也不曾过问他什幺事。总之,他需要我帮忙时,我一定帮。」

      「谢谢霸王。」

      「不过最近翔怎幺和亚兰纳人走得那幺近?先是来了两个……现在又多了一个。」加列斯给自己倒满酒,正要大喝时,克隆卡士微笑着举杯靠近,加列斯立刻将酒放下。「你想和我敬酒?仗打胜了吗?有什幺好庆祝的?」

      克隆卡士先是一愣,接着无辜的说:「老爷,属下只是出于礼貌啊!」

      「不需要你的多礼,你手抖着呢!」

      克隆卡士疑惑地看着自己的双手。「抖着?没有这回事吧!」

      「有,我看你连剑都举不起来了。」加列斯严厉的说。

      「这怎幺会呢?」克隆卡士有一种即将要挨骂的感觉。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训练时常背着我在偷懒吗?连三相这种烂货都应付不来,你丢了辰之谷的面子,叫别人看笑话,认为我训练无方。」加列斯说:「我正考虑调你到后方保护辎重运补的工作。」

      「老爷,您也有看见了,三相大人他们又不是小角色。」

      「你还想继续待在你的位子上的话,从现在开始到回去辰之谷都不许你喝酒。」加列斯将摆在克隆卡士面前的酒全扫到地上。

      「老爷,别剥夺我唯一的乐趣。」克隆卡士带着哀求的语气说。

      「我说的话你不听吗?」当加列斯怒目一瞪,克隆卡士再也不敢吭声,闷着头用餐。

  • 名称:庶女狂妃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5 17:42:1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