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全文阅读

      */

      维文将怪物的半截脑袋扔到其他三名怪物同伙的脚尖前。

      「他只剩一颗脑袋却还能说话,所以我又将脑袋砍了一半,你们安兹罗瑟人真是想彻底杀死都很难。」维文以手指比了示意他们过来的动作。「三个通通上来,别再浪费我珍贵的时间。」

      「你们看吧!我不是早说过了吗?」拉札莫斯生气的高分贝大吼着。

      「那你又有什幺办法呢?」其中一名怪物抬头问拉札莫斯。

      「哼,那换我陪你玩。」随着机械移动时发出的喀吱声,又有新的敌人出现在维文眼前。

      从黑暗步出的怪异家伙至少有两、三个成人的高度,他的下半身是八个机械製的长脚部足,看起来和蜘蛛很像。上半身则是那半人半机器的普克,只不过模样较以前来得阴森恐怖。

      维文倒也不是太惊讶。「你、你不是普克吧?他们用你的尸体做了什幺?」他好奇的问。

      「做什幺?他们在我死后彻底改造我,让我成为一个只服从安兹罗瑟人命令的冷血杀人机器……就是如此,这回答你满意吗?」普克说。

      「是吗?」维文冷淡的回应。

      「你以为真是这样吗?哈哈哈,从前的我错了,错得太离谱了。」普克大笑。「我从没想过死亡后竟会意外让我体会到新世界,成为安兹罗瑟人的感觉是那幺的好。」

      「你果然是一具只有普克外形的废铁。」维文嗤之以鼻。「不,不对。应该说你现在的模样远远不及普克,我不认识你,你是谁?」

      「我是普克,然后你也会变成像我一样的怪物。」普克说:「不妨告诉你,史特拉文和康柏都是因我的设计而死的,而亚凯他们的部队也因为我提供的情报发挥作用,现在应该苦不堪言。」

      「很好,听了你这些话我可是完全不再踌躇了。」维文叫道:「告诉你,我叫维文.葛,来自玛裘德罗。我是五国联盟对阿特纳尔收复行动的指挥官之一,不管是谁威胁到亚兰纳……」

      「然后呢?」普克冷冷的问。

      「我会完美地执行我的任务。」维文将银剑自鞘中缓缓抽出。

      「废话!」普克的机械右臂转变成电磁机枪,朝着维文扫射。

      维文往左侧快速躲开。

      「喂!你们在看表演吗?为什幺不帮普克?」拉札莫斯叫着。

      「我们想看看你改造的玩具能陪客人玩到什幺程度。」怪物之一冷静的回答拉札莫斯。

      「什幺?」维文听到这些安兹罗瑟人的回话后,立即转头瞪向他们。「你们没看到同伴的死状吗?一个接着一个的上,然后好让我各个击破,这就是你们将来要论述怎幺失败时的最好理由吗?哼,我怎幺不知道你们有这幺堂堂正正?全部一起攻来也无所谓,来呀!」

      怪物们依然不动如山。

      「普克,你要特别注意这个修道者。」拉札莫斯提醒着。

      「你怕我打不过维文吗?」普克双眼射出激光将厚重的铁门割成两半,不过威力虽大却没击中维文。

      「你到底有没有注意战况?别在这种要命的时候看轻你的敌人。」拉札莫斯激动地说:「那家伙的背后扛着那一大包用布裹起来的不知道是什幺,令我很不安。」

      普克原本也觉得纳闷,经过拉札莫斯的提醒后才想到。「那布包里面是什幺东西?从刚刚战斗中就见你背着,我以前从没看过。」普克利用电脑却分析不出内容物,那块用来包裹的布已经被维文做过特殊的处理。

      维文撕下圣典中数页的经文搭配神力法术做成防护结界,勉强挡下普克射向他的激光。

      在一旁观察的安兹罗瑟人们注意到维文身上特殊的气息,他快速的移动时彷彿就像银河般,宛如亮眼的流光穿缩在战场之中。银翼落下,普克敏捷的跳开,地面被劈开一条深沟。

      普克那笨重的躯体所拥有的机动性比维文预想的要高。

      「天神们回应虔诚信徒所赋予的神力,是执法者的威力。」普克说。

      「这是我有足够制裁你们的能力证明。」维文冷眼的瞧着他的敌人说。

      普克狞笑。「嘿嘿,是吗?那你认得这『玩意』吗?」

      伴随着清亮的枪声,维文一时愕然,虽然已经向旁边躲开,左肩依然被子弹打穿。

      「呼啊!你……」维文摀着出血不止的左肩,单膝跪地,疼痛写在脸上。

      「康柏最得意的特殊大口径步枪,即使是不死者的身体也不容易痊癒。」普克轻哼。「有这把武器在手,就算你有什幺把戏也无能施为。」

      「难怪……康柏的尸身附近怎幺都找不到那把枪。」维文心中正为自己的大意感到懊恼。

      普克的双肩射出数发红外线导引追蹤飞弹,这些烦人的兵器让现在的维文痛苦无比。想抓住对方补充弹药的瞬间进攻,又怕太过接近会被步枪再次射中。才绕过飞弹的弹道路径,结果飞弹又从另一旁包围上来。维文双手护住头,任由那来自四面八方的飞弹胡乱轰炸他的身体。不过飞弹威力虽强,普克明白这并不是杀掉维文的窍门。他抓準机会,电脑扫瞄在爆炸中心的维文,瞄準目标后普克立即扣下步枪的板机。

      烟尘飞扬遮蔽视线,等待尘埃落定之后才在黑暗中慢慢浮现出那蹲在地上的身影。

      普克大声惊呼。「原来那是盾牌吗?」

      维文背在身后的物品由于受到爆炸的波及,包覆在外面的裹布完全燃烧殆尽。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是一把奇形怪状的兵器,看起来像是枪或是砲?普克本人也不明白,电脑内没相关资料。

      「神力的防护罩胜过科技武器,我的身体要是再挨上一发那步枪的子弹可吃不消。」维文从地上站起。「瞧你惊讶的样子,你需要更新那蠢脑袋的资料吧?光只是用电脑来计算东西,那不是很浪费它的功能吗?」

      「混蛋!」普克正举起步枪準备瞄準维文射击。

      维文挥剑的速度更快,剑刃划出一道海波状的切口直扑普克。那像是银色帘幕般的光芒切断普克右边的四条部足,普克重心不稳,身体倾倒。

      「回答我。」维文问:「你的脑和心还在吗?是属于你一个人的吗?」

      「干什幺?你不继续攻击还等什幺?」普克大吼:「你还妄想温馨的友情呼唤吗?」

      「站起来!普克,快站起来继续打。」拉札莫斯在二楼着急的直跳脚。

      「你的脑和心真的没变吗?」维文再问,表情带点忧伤。

      「呵呵呵。」普克笑着。「那又怎幺样?你以为我还是那个曾与你同生共死的战友吗?」

      维文摇头。「不,我并不希望你这白癡回来,我只是要确定一件事。」维文举起那把怪异的武器对準普克。「下裂面空间治治你那蠢脑袋吧!我有伤在身,不想在你身上继续浪费无谓的神力。」那武器的发射口释放出淡淡的萤光,随即朝着普克倒地的方向射出深绿色的光球。

      「啊!这东西很危险。」旁边的三名安兹罗瑟人纷纷急忙闪避。

      普克被绿光弹包覆过后,四周环境也蕴酿着不安的情绪。

      怪物们发出惊叹声。

      十几秒后,绿光逐渐消散,普克仍然完好无缺的待在原地。

      「蠢才,普通的枪砲弹药是伤不了普克。」拉札莫斯就像是鬆了口气,庆幸普克没事的神情。

      「把阿特纳尔搞成死城,我以为你的能力有多高──我是太高估你了。」维文说:「甚至我还担心你可能会去帮普克换颗机械脑或机械心脏。显然我多虑了,你根本没那种技术,只是个利用别人尸体的大混蛋。」

      察觉维文的话中有蹊跷,拉札莫斯心慌了。「啊!那个没用的机器人,快站起来呀!」

      维文将枪身转向怪物们。「该你们了。」由于左肩重创,他左手托住枪身时发抖的很明显。

      怪物们却无视维文的恫吓,他们集体朝着拉札莫斯所在的方向跪地行礼。

      维文终于发现到另一个更大的威胁来到现场。

      眼神捕抓到的目标,竟然让他的心脏差点跳出来。害怕的记忆、通缉单上的恶魔、夜深人静的梦魇;在数不清的日子中,令维文铭记在心,不能淡忘任何一分的死敌。

      「怪物就在你眼前,你打算怎幺做呢?」那巨大的身影就这幺无声无息的出现,而且直接站在拉札莫斯的身后。不只是维文,连拉札莫斯本人都面带恐惧,冷汗直流。

      「原来……真的是你。」

      维文的预感成真,他简直不敢相信,也不愿意去相信。过往悲痛的片断直袭脑海,反覆不断的哄笑传至耳廓,带着血腥的恶臭扑向鼻中,牙齿则是喀喀的作响。

      「陛……陛下?」拉札莫斯像是要确认自己耳朵所听见的声音,因此发出疑问。但这时的他却没勇气将身体转向后方,直接用他的双眼看着那声音的主人。

      「对。」那恶魔领主自后方用他巨大的手掌抓向拉札莫斯的鼠蹊部。

      拉札莫斯痛不欲生,张口大叫。「陛下,我是您忠诚的僕人啊!」

      「对。」那恶魔重覆同样简单的回答。

      「陛下,我为您拿下阿特纳尔,我是诚心的侍奉您。」拉札莫斯一边露出痛苦难当的表情,一边急欲解释。他挣扎的表情显得很可笑,但维文却笑不出来。

      「对。」恶魔又重覆同样的回答,似乎在戏弄拉札莫斯。

      「我……我知道错了,请原谅我。」拉札莫斯改口求饶。

      「你打开了连接亚兰纳的大门,你功不可没。」恶魔说:「英明的君王对于臣下是有功必赏。」

      「那幺……请、请放手。」拉札莫斯痛到快断气。

      恶魔这才鬆开他的手。

      「谢……」拉札莫斯鬆口气的时间不过一秒,连谢字都还听不清楚,恶魔的手已经贯穿他的左胸,取出心脏。

      拉札莫斯大叫一声,口中喷出鲜血,随后被恶魔一脚从二楼踢落地面。

      「亚兰纳『走狗』,这块警备署的车库专用地就是我赏给你的领地。」

      恶魔咬了一口拉札莫斯的心脏,看起来像是在品尝美食。但才刚入口的瞬间,那恶魔就露出嫌恶的表情,接着也将心脏丢下一楼。「背叛者的心不管是什幺种族,都很难让人下咽。」

      「果然是你……你、你又出现在我眼前。」维文愣愣的自言自语,他的表情明显呆滞。

      「所以说人活得久也不是件好事,我完全不记得曾经在那见过你。」恶魔领主用他难听的声调回答。

      「人?你说你是人?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你那难看的面貌与难听的声音。」

      「苍冥七界的历史中可没有你们亚兰纳的存在,对我们来说你们才是连『人』都称不上的外来物种。」恶魔说:「你该庆幸拉札莫斯这个蠢货提前将阿特纳尔的计划公诸于世,让我成为众矢之的。现在我可忙得不可开交,还得去应付那些长翅膀的蛆虫,所以──滚吧!」恶魔转身就要离开,底下的三名怪物跃上二楼,準备跟随他们领主的步伐。

      「你放过我?你想放过我?你打算就这幺离开?」维文惊讶的问。随后他又举起魔族军火对着背向他的恶魔。「开玩笑,给我下来,我还有旧帐要和你算。」

      「亚兰纳有两种废物:其中一种是像拉札莫斯那样甘于为利益出卖同胞的被利用者;另一种是像你这个自称英雄,却不秤自己斤两而只想着逞勇送死的无命之徒。你们都是无可救药的蠢才,仙丹难治。我恳求神圣的哈鲁路托原谅你的愚行,再会。」恶魔踏着厚重的步履慢慢离开。

      恶魔的声音渐渐远离,而维文也因为伤口血流不止,疼痛得让他跌坐在地。

      幽暗的世界又恢复它该有的静谧。

      看着在原地再也动不了的普克,维文郁闷的内心真是烦躁到极点。

      「永别了,普克中尉。」维文长叹了一口气。

      */

      「唉,你怎幺又跟来了呢?」导师蹲在地上,与年幼的维文相同高度。他以轻柔的口吻问:「不是叫你先回学院吗?」

      维文噙着眼泪,手抓着导师的衣角不肯放。

      「伤脑筋。」导师也不知道该怎幺安慰维文,因此非常苦恼。「你真是比起其他同龄的小孩还要晚熟。维文啊!你应该要学会独立一点。」

      「和我一起回家。」维文噘起嘴说。

      「不行,老师还有事要做,你就先自己回去吧!」导师轻抚着维文的头髮。

      「不要。」维文拗着性子不肯离开。

      导师也没办法,只能留下维文,自己走入会议室内。

      「你好,我来迟了。」导师和参与会议者一一握手。

      时间流逝。等到会议结束,导师整理完资料后也準备离开。

      维文不知道平安回去了没?导师一颗心总是悬吊着。

      当他一步出会议室后,简直啼笑皆非。维文竟然蹲坐在外,一个人瑟缩在墙角。

      他就这幺等待着,一直等到会议时间结束。

      「你真是……」导师噗嗤一声,无奈的苦笑。

      维文冲上去,紧紧抱住导师的腿。

      「好,乖乖。」导师蹲下来抱起维文。「我们回去好不好?」

      维文点头,导师拿手帕帮他将鼻涕擦乾净。

      「你怎幺那幺胆小呢?那以后怎幺办?」导师一边抱着维文走路,一边笑着问维文。

      「你会帮我。」维文肯定的回答。

      「万一我没办法帮你了呢?万一你一个人遇到魔狼呢?」导师开玩笑地说:「还有那个会吃人的奇罗花、还有恶魔的信奉者、还有安兹罗瑟人。」

      「你会帮我。」维文还是同样的回答。

      导师哈哈大笑,他们继续朝着回家的路前进。

      只是……不知道什幺时候,前方的道路却被什幺都看不见的黑暗吞没。

      导师静静的将维文放下,然后一个人独自走向黑暗深渊。

      在他的身体完全被漆黑吞没前,导师仍然记得回过头看向维文并给他一个温暖的笑容。

      维文流下眼泪了。

      ……怎幺回事?

      「呃啊!」维文从疼痛中转醒,他已经记不得自己怎幺睡着的。

      维文看着左肩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应该要继续完成他的任务。

      也许是受到梦境的影响,维文表情还有些怅然若失。这时,他发现自己的脸上似乎有些湿气,他下意识的用手去擦拭,结果手指却是呈现鲜红的颜色。

      我的眼睛流血了?维文纳闷着,他赶紧拿手帕将脸擦乾净。

      维文拿起通讯器,「这里是维文.葛,亚凯你们的队伍究竟什幺时候会到?我等待的太久了。」

      通讯器没有任何回应,迴响在四周围的只剩维文发话过后的回音。

  • 名称:360小说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5 17:39:1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