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天行盗全文阅读

      独孤如愿走到螺旋高塔的圆形平台上,东张西望的看着,疑似在寻找什幺东西,看到宇文泰从前方走过来,独孤如愿便托着下巴问道:「黑獭,你有听到方才的巨响吗?」

      宇文泰指着螺旋高塔后方的树林,点头道:「嗯!除了那股巨响之外,那片树林还传来打斗的声音。」,独孤如愿随着宇文泰所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两名身影从树林里慢慢的走出来。

      独孤如愿看着林云蹤走过来,便不安的道:「该不会…刚刚又发生什幺事了吧!」

      清逸真人皱着眉头,边走边和身旁的林云蹤解释道:「老夫初学的『墨汲剑法』需要扎实的基本功,要你们短时间学会那是不可能的,而老夫自创『明动剑法』中的『月菱剑法』,也是需要一定的剑术及应用技巧,所以你们也不适合学…」,清逸真人虽然是在解释自己的武学,适不适合林云蹤和雷克斯学习,但相对便是在说着林云蹤二人完全不懂剑术、武术,令林云蹤有些尴尬的笑着。

      清逸真人接着微微的笑着说道:「唯独『明动剑法』中的『日轮剑法』,不需要太多的剑术技巧,但是却需要施招者,体内含有充沛的气息才能使用,而你们本身就是双剑转世,体内的灵气便不在话下,若再加上拿着双剑和狂神护符的辅助,由你们来学这招,是最合适不过了!」

      清逸真人胸有成竹的说道:「只要按照老夫方才告诉你的练法,每日按步就班的练习,相信他日必略有所成。」

      (还要『他日』才能『略有』所成啊!我都不知道…我能不能等到『他日』的到来了?)林云蹤在心中滴沽着。

      林云蹤翻着手中的书卷,疑惑的问道:「前辈,你会将『日轮剑法』写成书卷,就表示刚刚的教授不是临时决定的,是你想早就想将『日轮剑法』传授给我,而书卷虽然不厚,但看起来不像是这三天内能够写完,所以我想问的是…」

      「这若不是前辈早已计划好,不然便是之前就写好要传授给其他人了…是吗?」林云蹤合理的怀疑道。

      清逸真人抚着白鬚仰天笑道:「哈哈哈…跟你说话真累啊!还要处处防着你,怕你知道些不该知道的事。」

      (啊?我才累吧!每次都要听你说一些没头没尾的话。)林云蹤在心中抱怨着。

      林云蹤无奈的笑道:「前辈该不会又想用『有位老朋友跟你讲的』这句话,来带过吧?」

      清逸真人抚着白鬚,打着哑谜的笑道:「呵呵呵…真是抱歉,有些事情时机未到,老夫暂时还不能告诉你,只能靠你日后慢慢去摸索了。」

      (哈!有讲跟没讲一样。)林云蹤在心中苦笑的想着。

      林云蹤拱手笑道:「前辈已经教云蹤很多东西了,其他的…我和雷克斯会慢慢去找寻、体会。」

      此时独孤如愿惊讶的打量着林云蹤道:「你…你怎幺混身是伤啊?又发生什幺事情了吗?」

      林云蹤张手笑道:「喔!我没事,这些小伤过几天就会自动恢复了。」

      独孤如愿挥手坦然道:「我并不是在意『你有没有事情』,我比较在意『发生什幺事情』?刚刚森林里的响声,该不会是你们在和什幺敌人交手吧?」

      林云蹤知道独孤如愿并不是在关心他,便无奈的笑道:「没有…没有什幺敌人,只不过前辈在指点我而已。」

      宇文泰走过来指着林云蹤身上的伤揶揄的道:「那想必…前辈的指点应该很激烈吧!」

      林云蹤苦笑道:「呵呵呵…总要缴点学费,记忆才会深刻。」

      独孤如愿疑惑的不解道:「学费?」

      宇文泰不以为意的笑道:「以你所练的奇怪功体,这点小伤三天内应该就会复原了。」

      独孤如愿双臂抱胸羡慕的道:「真好,打一场架过几天就好了,你应该没有遇过在床上躺一个月不能动的鸟事吧!想当初六镇起义之时…」在独孤如愿碎唸的时候,林云蹤却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

      (对了!说到伤…我体内的曼珠沙华若一天不解,我就没办法和灵界王抗衡,但…剩下一半的生命之水,如果要用在伏连筹身上,那我就必须另外找到解曼珠沙华的方法。)林云蹤忧心的想着。

      林云蹤突然问道:「前辈请问一下,不知道仙界里…是否有解曼珠沙华毒性的药草?」

      清逸真人双眉微蹙的想着道:「曼珠沙华…你是说灵界的彼岸花?」

      林云蹤点头道:「对!就是灵界的彼岸花。」

      「有…当然有…」背后传来一个慵懒的声音道。

      南海仙人躺在貔貅背上喝着酒,让貔貅载他走过来道:「不只有彼岸花,什幺毒都可以解。」

      林云蹤兴奋的道:「真的吗?那真是太好了,前辈可以告诉我要去哪里取得吗?」

      南海仙人从貔貅背上跳下来,步履蹒跚的慢步走过来,指天又指地的道:「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林云蹤眼睛为之一亮的高兴道:「难道…就在东宫都木苍里吗?」

      南海仙人搭着林云蹤的肩膀,指着他的胸口笑道:「是啊!你身上的生命之水,不就是可以解百毒的药水吗?」

      看着混身酒气的南海仙人,林云蹤感到一阵失落的道:「前辈,你在跟我开玩笑吗?」

      南海仙人脸色大变,不悦的道:「什幺开玩笑?生命之水真的可以解彼岸花的毒啊!」

      林云蹤认真的问道:「那仙界…除了我身上的生命之水外,还有其他可以解彼岸花毒性的药草吗?」

      南海仙人开心的大声笑道:「哈哈哈…当然…」

      「没有!」

      清逸真人忧心的问道:「林公子有朋友中了彼岸花的毒?」

      「彼岸花只生长在灵界三途河边,一般人是不可能拿到的,你会有朋友跑去灵界中彼岸花的毒?那我还真想认识他一下,看看他长的是圆是扁?怎幺会蠢到会中彼岸花的毒?」南海仙人插话的揶揄笑道。

      林云蹤面有难色的道:「呃…这…这不太好讲…呃…」

      「呵呵呵…不好讲就不要讲啦!来来来…喝了一口就什幺都好讲啦!」南海仙人把手中的葫芦递给林云蹤笑道。

      林云蹤把葫芦拨开,再认真的问道:「前辈你再想一下,仙界真的没有其他能解毒的药草吗?」

      南海仙人醉醺醺的搭着林云蹤的肩膀,淡然的道:「仙界又不是万能的,你以为人间界找不到的东西,到仙界就找的到吗?更何况是只生长在灵界的彼岸花,仙界解毒的药草是很多,但唯独没解彼岸花的。」

      清逸真人沉吟道:「抱歉了林公子,目前仙界并没有可以解彼岸花的药草或方法,这部份…可能帮不上你的忙。」

      林云蹤故做轻鬆的笑道:「前辈言重了,我也只是问问而已。」

      南海仙人理所当然的道:「正所谓…解铃还需繫铃人啊!谁製的毒,谁就有解药,只是…那个人能拿的到彼岸花製毒,那也表示…这解药不好拿啊!」

      (唉…这不是废话吗?曼珠沙华是灵界王给我下的毒,要找他拿解药比登天还难啊!这有讲跟没讲一样!)林云蹤在心中不悦的滴沽着。

      (不!他讲的对极了!)雷克斯忽然在脑海中冷然道。

      (雷克斯!)雷克斯突然说话,让林云蹤在脑海中惊讶的道。

      (与其找寻曼珠沙华的解药,不如去找如何解伏连筹身上的毒,既然下毒之人是佛辅,那表示佛辅必有解毒的方法,况且…治癒伏连筹的方法,必定比解曼珠沙华还要来的简单,只要解开伏连筹的毒,你就不需要将生命之水浪费在他身上了。)雷克斯在脑海中断然的道。

      听雷克斯一番解说,林云蹤恍然的拍手道:「对!听你这幺说来…还蛮有道理的,怎幺我之前没想过呢?」

      南海仙人以为林云蹤在跟他说话,便得意的笑道:「哈哈哈…是吧!我醉归醉,但思绪还是很清晰吧!」

      (说你蠢了你还不信,你一直拘泥在『用生命之水救伏连筹』,才一直没跳出这个框架!)雷克斯不屑的道。

      林云蹤嘴角微扬的道:「好!我知道下一个目标是什幺了。」

      清逸真人欣然的道:「看来,林公子似乎想到什幺了?」

      林云蹤胸有成竹的道:「嗯!刚刚眼前的道路还一片模糊,但现在…我已经知道下一步该往哪走了。」

      独孤如愿皱眉讶然道:「这幺快?刚才也不过才说个几句话而已啊!」

      林云蹤低头拱手道:「两位前辈,谢谢你们这段时间如此无私的帮忙我们,我真不知道该如何回报。」

      南海仙人打了个酒嗝,无所谓的笑道:「我是来看戏的,可没帮到你们什幺忙啊!只是以后有什幺好玩,还是新奇的东西,记得拿来给我看一下。」

      清逸真人抚着白鬚笑道:「呵呵呵…小事小事,林公子无需放在心上,只是…听林公子的语气,好像已经决定什幺时候要离开仙界了?」

      林云蹤坚毅的点头道:「嗯!现在就要离开了。」

      独孤如愿愕然道:「啊?这幺赶?你怎幺决定事情都这幺快?」

      林云蹤摇头笑道:「人间界还有很多事情等着处理,这不算赶…已经算是慢了!」

      清逸真人双手背于腰后道:「嗯!既然林公子心意已决,那就由老夫就带你们离开吧!」

      独孤如愿看着东宫都的美景,有些捨不得离开的道:「真的要离开了吗?真想再多留下来几天。」

      「你想留下来就留下来吧!我想…貔貅应该非常乐意陪你练武。」宇文泰微抬下巴,望着貔貅笑道。

      貔貅看着独孤如愿,慢慢的露出利牙且不悦的低沉吼着:「吼…」

      独孤如愿看了貔貅一眼后,愣住了一下,便毫不犹豫的回头对众人说道:「我们还在等什幺?走吧!」

      宇文泰揶揄的笑道:「不用勉强啊!」

      独孤如愿苦笑的道:「不勉强,一点都不勉强,只是…我们怎幺回到人间界?」

      南海仙人喝着酒,理所当然的道:「从东宫都的岛上跳下去就到啦!我都这样去到人间界的。」

      独孤如愿看着东宫都周围一望无际的蓝天,双眉微蹙的道:「跳…跳下去?听起来…好像…很简单嘛!」

      清逸真人笑道:「老夫会带你们到一处『时空裂缝』,你们只要通过『时空裂缝』就可以到人间界了!」

      独孤如愿有些不安的道:「那…我们怎幺到有『时空裂缝』的地方?」

      南海仙人把手中的葫芦往前一丢,葫芦在变大之后,南海仙人便轻跃到飘浮于半空中的葫芦上说道:「当然是飞去啊!」

      虽然已经知道答案,但独孤如愿还是抱持着,能听到不同答案的希望道:「所以…我们…要再坐牠的背上…飞过去吗?」

      南海仙人知道独孤如愿在说貔貅便笑道:「不然我们用飞的,你用走的啊!」

      「吼…」旁边又传来一阵低沉的吼声。

      独孤如愿深叹一口气的道:「唉…尴尬了!」

东宫都的某一处森林里

      (飕!)一道蓝色的新星从天而降,落到一处森林里并掀起一阵白烟(轰!),清逸真人和芝儿便从白烟之中走出,为了和林云蹤道别,清逸真人也带着芝儿一起过来,接着,紧跟在后头的是坐在葫芦上飞来的南海仙人以及载着众人的貔貅。

      芝儿拉着清逸真人的衣袍,开心的笑道:「哈哈哈…飞来飞去的好好玩喔!仙人爷爷芝儿还想要飞,芝儿还想要飞。」

      清逸真人慈眉目善的笑道:「好好好!等等再带妳飞。」

      「好久没来这里了!」南海仙人从葫芦上跳下来道。

      独孤如愿从貔貅的背上跃下后,便开始整理着被风吹乱的长髮道:「唉…真尴尬,我这一头乌黑柔顺的长髮,果然不适合高空飞行啊!」

      宇文泰跟着后头跳下,白了独孤如愿一眼道:「我从没看过久战沙场的将卒,会像你这般自恋的,传言…独孤郎可以不吃不喝不睡,就是不能不整理头髮,从和你相处的这几天来看,这传言果然不假。」

      独孤如愿抚着垂肩的长髮,理所当然的笑道:「剑,是我在战场上的武器,髮,便是我在情场的秘器!可要知道,要维护这秀丽的长髮可不是这幺简单的…」话还没说完,(呼!)貔貅甩着尾巴,轻轻的拂过独孤如愿的后脑,把他整理好的长髮给弄乱。

      独孤如愿重新再整理一次长髮,并不悦的小声说道:「哼!不跟你一般见识。」接着,(呼!)貔貅又甩着尾巴,拂过独孤如愿的背后,再一次把他整理好的长髮弄乱。

      独孤如愿这次一边梳理着长髮,一边不悦的瞪着貔貅道:「不要太过份啊!」之后,再呼!的一声,独孤如愿的长髮,便被貔貅的尾巴给甩向脸上,一付披头散髮、遮面盖脸的样子,让独孤如愿看似滑稽。

      宇文泰忍住笑意,指着道:「噗…期弥头…你的头髮…」

      独孤如愿此时抚着手中剑柄,轻押剑鞘卡损,顶着一头乱髮强忍愤怒的细声唸道:「飞吧!」

      「苍羽!」

      「喂喂喂!冷静一点,没这幺严重吧!」宇文泰赶紧勾着独孤如愿的脖子,把他拉到一旁道。

      独孤如愿张嘴激动的道:「别拦我,我一定要和这只四脚兽一决高下!」

      「吼…」貔貅张口露牙的低沉吼着,似乎早已经看不惯独孤如愿,正想和他打一场。

      「好好好!打架好啊!这几天太沉闷了,来一场精彩的吧!」南海仙人高兴的坐在地上喝起酒来道。

      「好啦好啦!不就是头髮嘛!不需要这幺激动吧!」宇文泰押着独孤如愿,继续安抚着他。

      林云蹤完全不想理会一旁的闹剧,左右张望着问道:「这里有什幺奇特的地方吗?」

      清逸真人指着面前的森林解释道:「这片『迷雾森林』里面,有一处和人间界接轨的裂缝,你们可以从这里回到人间界。」

      夏柔矜好奇的问道:「若从这里回去,会出现在人间界的什幺地方呢?」

      清逸真人想了一下道:「老夫若没记错,应该是四姑娘山。」

      林云蹤佩服的对夏柔矜道:「柔矜果然厉害,我们一开始要找寻仙界的方向就是对的。」

      夏柔矜摇头笑道:「柔矜只是瞎猜的,巧合罢了!」

      清逸真人钦佩的笑道:「这几天老夫和夏姑娘一谈才惊觉,没想到夏姑娘年纪轻轻,却在易经八卦及道术之理,皆谙晓熟知啊!」

      夏柔矜不好意思的笑道:「前辈说笑了,柔矜也才从家师身上学到一些基本的术理而已。」

      清逸真人好奇的问道:「不知夏姑娘师承何人?」

      夏柔矜欣然的介绍道:「家师华阳隐居,陶弘景。」

      清逸真人点头道:「嗯嗯嗯…原来是上清派,人称山中宰相的陶弘景啊!」

      夏柔矜惊喜的问道:「前辈知道家师?」

      清逸真人抚着白鬚笑道:「呵呵呵…略知一二。」

      林云蹤看着前面一片白茫茫的雾景,疑惑的道:「前辈,所以…我们就只要单纯走进去『迷雾森林』里,就能回到人间界了吗?」

      清逸真人并未正面回应林云蹤,反而是望着夏柔矜,有些欣慰的点头笑道:「嗯…没错。」

      林云蹤安心的滴沽道:「那我就放心多了,实在不想再有什幺考验了。」

      此时清逸真人蓦然的道:「对了!林公子,老夫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

      林云蹤回头道:「前辈请说。」

      清逸真人双手背于腰后,忽然严肃的道:「虽然双剑本为一体,但既然能被拆成双剑,当然也能重新合而为一,只是…在你和雷克斯的精神及意识上尚未达成一致之前,千万不要想尝试合併,因为一旦合併失败或在合併的过程中,你们两人的意识出现相左的情况时,轻则筋脉尽断…重则元灵碎灭,还请林公子切记。」

      林云蹤点头的道:「说到合併,之前灵界王假扮成南海仙人的时候,就一直叫我合併,以证实双剑的真伪,所以…双剑真的可以合併?」

      清逸真人点头说道:「是的,合併之后,就可以恢复成原来的天地之剑。」

      林云蹤再追问道:「若双剑能恢复成原来的天地之剑…那…我和雷克斯…会发生什幺事情吗?」

      「不会发生什幺事情,只是…」南海仙人突然从后头说道。

      「你会死掉而已。」

      林云蹤愕然的道:「啊?我会死掉?双剑合併我会死掉?」

      南海仙人理所当然的道:「当然啊!双剑的力量只有『神』才能驾驭,你区区一个凡人之体,凭什幺想要使用天神的力量?」

      夏柔矜不解的问道:「但是前辈,林公子他是双剑转世,应该…也不算是凡人吧!」

      林云蹤觉得有道理的附和道:「对啊!我自己就是双剑了,应该不会有这个问题吧!」

      南海仙人冷笑道:「哈!你的元灵是双剑没错,但你有没有想过,你的身体还是凡人啊!试问…你如何把大江里的河水,全部装到茶壶里呢?那茶壶还不炸掉啊!」

      林云蹤恍然的道:「对!那时候灵界王也是这幺说,所以才会将狂神护符给我,要我先以狂神护符提升自身肉体的承受度,再提高双剑之力,如此我的身体就能暂时承受神剑之力了。」

      南海仙人讶异的道:「灵界王!你有见过灵界王?」

      林云蹤无奈的叹了叹道:「唉…是啊!我有见过灵界王。」

      南海仙人摸着他的八字鬍,打量着林云蹤讚叹道:「你小子还真不简单啊!如果再多给你几年时间,我看你到时候连轩辕帝你都认识了。」

      林云蹤无奈的苦笑道:「前辈说笑了。」

      南海仙人低着头自言自语的道:「你有见过灵界王?那…刚才说中彼岸花之毒的人,该不会就是…」

      一旁的芝儿,依依不捨的嘟着嘴道:「大哥哥和大姐姐还会回来找芝儿玩吗?」

      林云蹤蹲在芝儿面前笑道:「当然会啊!等大哥哥和大姐姐的事情忙完后,再来陪芝儿玩。」

      芝儿雀跃的兴奋道:「真的吗?嘻嘻嘻…好棒喔!」

      夏柔矜摸摸芝儿的头笑道:「芝儿要乖乖的听仙人爷爷的话喔!大哥哥和大姐姐很快就会回来陪妳玩啰!」

      芝儿开心的点头道:「嗯!芝儿会乖乖的和听仙人爷爷的话,等大哥哥和大姐姐回来。」

      林云蹤欣然的笑道:「好!芝儿真乖。」

      清逸真人牵起芝儿的手笑道:「林公子,时间不早该起程了!方才所说之事,还望林公子务必记得。」

      林云蹤有感而发的拱手致谢道:「好!感谢前辈提醒,我会记住的,两位前辈…谢谢你们了!」

      夏柔矜低头微蹲道:「柔矜感谢两位前辈的救命之恩。」

      清逸真人拱手回礼道:「好好!林公子、夏姑娘,保重了!」

      南海仙人拿起葫芦边喝道:「敬你们,保重啦!」

      芝儿开心的挥手道:「大哥哥、大姐姐再见。」

      「喂!要走了啦!不要再闹了!」宇文泰拖着仍在无理取闹的独孤如愿,跟在林云蹤后头道。

      宇文泰边拉着独孤如愿,边点头致意道:「多谢两位前辈,我们先走了。」

      清逸真人点头回礼道:「好!保重了!」

      独孤如愿挥着剑,嚷嚷着道:「等等…先让我跟那只四脚兽对决一场嘛!打一场再走啊!打一场嘛!」

      宇文泰不悦的道:「你是闹够了没啊!」

      独孤如愿无辜的道:「啊?好像是牠先闹我的吧!」

      宇文泰硬拖着独孤如愿道:「唉!都一样啦!」

      林云蹤四人的身影,就在宇文泰和独孤如愿半推半拉的吵闹下,渐渐消失在这片迷雾森林里。

      「呜…」貔貅无奈的走过来低鸣一声,似在庆幸这群烦人的家伙终于走了。

      南海仙人望着迷雾森林道:「道友啊!你是什幺时候认识了这幺有趣的凡人啊?」

      清逸真人牵着芝儿的手,转身离开笑道:「呵呵呵…这说来…又话长了…」

      南海仙人不悦的皱眉嘀咕道:「唉呀!又是『说来话长』,你们就不能有新一点的词吗?」

      「道友啊!道友啊!我现在刚好闲来无事,看你要说一天、一个月还是一年都没问题啊!跟我说说嘛!」南海仙人追在清逸真人的后头嚷嚷道。

      在一阵吵闹中,众人便在这片森林里各奔东西,但谁也想不到,这看似奇遇的缘份,却只是接续过往一段未完的故事,看那清逸真人那愉悦的笑脸,宛如心中的大石已经安稳的落下,不仅还清了所欠的情份,更完成了曾经所答应过的约定,而这…又是另一段曾经发生过,却还未开始的故事…

另一方面,在迷雾森林里

      林云蹤四人穿梭在一片白雾环绕的森林里,仰头不见天,低头不识路,左右苍茫茫,根本无以辨别前后,除了寥寥无几的几株树木和依稀可见的泥地杂草之外,周围的一切都是白色的,完全看不清楚方位,更不用说现在是否走在正确的路径上。

      独孤如愿走在最后头,慵懒的问道:「我们走了多久了?」

      宇文泰爱理不理的答道:「不知道!」

      独孤如愿再问道:「雷克斯,仙人前辈有说要走多久吗?」

      林云蹤淡然的回道:「没有。」

      独孤如愿细声的碎唸道:「尴尬了!那我们怎幺知道现在走的方向是对…还是不对?该不会要走个好几天吧?」

      林云蹤耐着性子道:「反正我们都走进来了,也不可能再回头,就照前辈所说的走就是了。」

      独孤如愿挑眉的疑惑道:「那两位仙人前辈…应该不会害我们吧?」

      夏柔矜笑笑的说道:「独孤公子想多了,前辈们不会害我们的。」

      独孤如愿托着下巴笑道:「喔!其实你们知道吗?我是认为…」

      「我们不想知道。」林云蹤和宇文泰看着独孤如愿,异口同声的不悦道。

      独孤如愿瞪了大眼讶然的道:「唉呀!我都还没说呢!这幺快就回绝我,起码也让我说个几句再回绝我嘛!」

      林云蹤无奈的道:「等你开始说了,还回绝的了吗?」

      被泼了冷水的独孤如愿,并没有因此闭嘴,反而碎唸的道:「嗯…让我想想…昨天酒醉仙教我的东西…」

      独孤如愿拍了一下大腿,高兴的道:「喔!对了对了!想起来了,是…乾为天、兑为泽、离为火、震为雷、巽(音:迅)为风、坎为水、艮(音:四声,更)为山、坤为地…」,走在前头的夏柔矜,听到独孤如愿所唸的东西,心中似若有所思。

      宇文泰叹了一口气摇头道:「你就不能闭上嘴,安静一下吗?」

      独孤如愿得意的笑道:「这是昨天酒醉仙教我的八挂,顺口唸了一下,不错吧!」

      独孤如愿见众人不理他,便又吊儿郎当的说道:「你们有没有想过,如果迷雾森林的另一头是通往人间的话,那岂不是任何人都可以从这座森林进出人间和仙界了吗?」

      宇文泰理所当然的道:「所以前辈才要我们从这里回人间啊!」

      独孤如愿伸了个懒腰,又疑惑的问道:「若是如此,那我家隔壁的张三和巷口尾的李四还有对街的王五,不就都能从这里去仙界玩了?」

      林云蹤知道独孤如愿话中有话,便皱眉问道:「你能不能不要拐弯抹角?想说什幺你就直接说吧?」

      夏柔矜看着面前的树木所排列,恍然的拍掌道:「对!独孤公子说的对!」

      宇文泰瞄着独孤如愿,又摇头道:「对?我觉得让他跟来,就是一个错误。」

      独孤如愿摇动着手指,不认同道:「啧啧啧…黑獭你这幺说就不对啦!我还是有出一点力吧!想当初打蜘蛛精的时候…」

      「啧!你先不要吵,先听柔矜把话说完。」林云蹤皱眉不悦的插话道。

      夏柔矜走到前方的树木观看,沉吟的道:「这些遍布八个方位的树木,所排列的方式是有其意义的,而这其中的关係,如果…将三树相并视为阳,独留左右视为阴的话,那…」

      夏柔矜绕着周围的树木一边说道:「乾卦,是为天连三线;坎卦,是为双阴中满;艮卦,是为盖碗之覆;震卦,是为仰盂(音:于)之盆;巽卦,是为天之下断;离卦,是为中虚外刚;坤卦,是为地分六断;兑卦,是为开口上缺…」,林云蹤三人皆看着夏柔矜绕着周围的树木观察着,彷彿知道了些什幺。

      林云蹤好奇的问道:「柔矜发现什幺了吗?」

      夏柔矜指着面前的林木,高兴的指着道:「是八卦!乾、坎、艮、震、巽、离、坤、兑,这些树木的排列,是依照八挂的形式所排列而成的。」

      独孤如愿双臂环胸的得意笑道:「我就说吧!哪有可能这幺简单就可以随便进出了。」

      宇文泰望着四周道:「原来这里…还有藏有这样的秘密啊!」

      林云蹤搔着头,皱眉说道:「唉…真麻烦!何不设一道门,直接上个锁就好了!」

      宇文泰有些忧心的问道:「所以…现在要怎幺走呢?」

      夏柔矜左右来回走动,看着乾、坤两卦,嘴中细唸着道:「乾为天、坤为地,而人界居于天地之中,所以想必…定不是乾、坤二卦…」

      夏柔矜再看着前后的离、坎两卦道:「离为火,火性炎上,一阴附于两阳之间,有阳气显现之象,又代表日及光明;坎为水,即古代的水字,坎为水亦为月,离为火更为日,日生则月落,日显则月隐,水火不相射,日月相对便是离坎相对,所以…应该也不是离、坎二卦…」

      夏柔矜继续说道:「巽为风,巽…伏也,一阴起于乾卦之下,阴不能自主,必须从阳,故巽的字义又有『顺』的意思;震为雷,震字…为『雨』『辰』两字的结合,而『辰』又有龙的意思,故意味如龙得水,而雷震则春雨至,大地生机便始于动;这二卦的字意,虽然和人间有些关联,但感觉又过于薄弱…」

      夏柔矜再解释道:「艮为山,有不动之象,若于艮字旁加一『耳』便为『限』字,意语限制人们行动,若加上『走』便为『退』字,意语阻止人们前行,若加上『木』便为『根』字,意语扎根于山中使之动弹不得,若再加上『犬』便为『狠』字,意语警示前方是猛兽出没的凶险之地,如最后…再加上『点』便为『良』字,意语人们应要有良知,方可去除贪慾。」

      独孤如愿托着下巴皱眉道:「这…听起来,也不像是出口啊!」

      宇文泰转头看着兑卦道:「所以…是这边啰!」

      夏柔矜走向兑卦,欣然的道:「兑为泽,泽是水草交接之处,水多便成湖泊,而水泽乃是各种生物聚集之地,各种生命皆以此滋养存活,更意味着生命之源,故又引申为恩泽、德泽…」

      独孤如愿点头认同道:「嗯!我赌这里了!」

      宇文泰也附和道:「我也认为应该是兑卦。」

      夏柔矜回头问道:「林公子认为呢?」

      林云蹤安然的笑道:「哈!我一点也不烦恼要走哪里,我只知道…跟着柔矜走,就对了!」

      夏柔矜甜甜的笑道:「嗯!柔矜也认为兑卦的卦意比较接近人间界。」

      「好!那就走吧!柔矜的判断决对不会错。」林云蹤信心十足的说道,便率先走向兑卦,其他人也跟着后头走入。

      在经过以树林所排列的兑卦后,众人又来到另一座树林。

      独孤如愿左右张望的道:「呃…不是出口啊?」

      宇文泰仔细的察看道:「这树林里的排列,感觉跟刚刚的好像有点不一样。」

      林云蹤无所谓的道:「管他一不一样,反正就走兑卦就对了,这次的兑卦是哪一个?」

      宇文泰朝一处比着道:「是这一个。」

      「那就走吧!」林云蹤一副事不关已的道。

      独孤如愿跟在后头,不解的笑道:「这幺豪爽,你好像没在怕迷路的?」

      林云蹤轻鬆的笑道:「当然啊!有柔矜在,没什幺好怕的。」,知道林云蹤非常信任她,夏柔矜只是低着头微微一笑。

      就在走过八次的树林,八次的兑卦之后,众人成功的穿过迷雾,来到一处枝繁叶茂、遮天蔽日的森林里。

      独孤如愿深吸了一口气,自在舒服的道:「呼…终于回来了,仙界故然美,但…还是人间界好啊!」

      宇文泰将手臂移到穿透枝叶的阳光下,握紧拳头的道:「这幺温暖,这应该是人间界的阳光吧!」

      夏柔矜看着方才走出来的迷雾逐渐消散,还原回绿意盎然的林木,觉得有些不真实的道:「就这样…我们就这样回来了吗?」

      当众人还在享受回到人间界的喜悦时,夏柔矜发现林云蹤神色凝重的望着前方,故上前关心问道:「林公子,有什幺不对吗?」

      林云蹤叹了一口气道:「该来的还是要来,接下来…就要面临一个重大的问题了…」

      独孤如愿装傻的问道:「问题?什幺问题?」

      林云蹤严肃的道:「要开战了!」

      宇文泰走到林云蹤的身旁道:「开战…你是指吐谷浑吧!」

      林云蹤沉默的点头道:「嗯…」

      独孤如愿双臂环胸的笑道:「看来…你是想阻止这场大战。」

      林云蹤嘴角微扬的笑道:「那当然,只是在那之前…还有一件事要做…」

      宇文泰好奇的问道:「什幺事?」

      林云蹤双目一亮的道:「到吐谷浑…」

      「救出长城公主!」

  • 名称:替天行盗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5 16:29:5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