毓怎么读全文阅读

      可沓振双手背于腰后,冷酷的道:「夸吕…我知道是你。」

      虽然被可沓振视破身份,但夸吕并不觉得惊讶,于是便直接将头套缓缓摘下,淡然的道:「大哥…」

      「是夸吕公子!」、「这刺客怎幺会是夸吕公子?」、「这是怎幺回事?」一旁士兵们窃窃私语的道。

      见夸吕没在做无谓的反抗,这让可沓振放鬆的轻吐一口气,对身边的士兵命令道:「把你们的刀都收起来。」

      「是!」包围夸吕和萧玉姈的士兵,接令后即刻将手中刀刃收回腰际的刀鞘里。

      可沓振平淡的道:「夸吕,带长城公主回凤晴宫。」

      夸吕无助的道:「大哥…」

      可沓振仍淡然的道:「夸吕,不要让大哥说第二遍。」

      夸吕坚定的缓道:「大哥…我…做不到。」

      可沓振严厉的吼道:「夸吕!」

      夸吕义正辞严的道:「大哥,我所学的“道义”是你教我的,而你现在却要我违背这个“道义”,这我没办法接受。」

      可沓振长叹一口气道:「难到…为了“道义”就可以背叛自己的亲人吗?」

      夸吕皱眉的反驳道:「可是…明知道自己的亲人有错,我还要去顺从他吗?」

      可沓振指着夸吕斥责道:「听听看你在说什幺?什幺叫自己的亲人有错?我尊从着父王的命令,到底有什幺错了?」

      夸吕激动的道:「大哥,我说的人并不是你,而是…而是…」

      可沓振不悦的道:「而是什幺?」

      夸吕深吸了一口气,坚毅的望着可沓振道:「而是…父王有错。」

      夸吕在众士兵面前指责佛辅,这让可沓振气愤的指着他大吼道:「夸吕你竟敢公然的挑战父王的权威!」

      夸吕毅然的道:「趁现在还未开战之前,我们还有机会能说服父王,大哥,你我一同再去跟父王说…」

      「闭嘴!」可沓振大声怒喝道。

      在场的兵士听了他们两人一来一往的争执,脸上皆露出犹豫及怀疑的神情,可沓振见士气已有些动摇,故立即加重语气道:「夸吕,我以世子的身份命令你,立刻将长城公主带回凤晴宫。」

      萧玉姈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便望着夸吕道:「夸吕公子,今晚还是…」

      「我还是做不到…」夸吕低头插话道。

      可沓振紧握着双拳,嘴角微微抽蓄的怒道:「你再说一次…」

      夸吕抬头看着可沓振,沈重的道:「向梁国开战,对吐谷浑来说就是摒弃承诺……违背朋友之言,对我来说就是不讲道义,而这种背信弃义之事…」

      「…我实在做不到!」

      「你……混帐!」可沓振已气到说不出话来。

      「来人啊!」可沓振怒目切齿的吼道。

      「是!」身旁的拱手士兵喊道。

      可沓振指着夸吕激动的怒道:「把夸吕给我拿下!」

      「是!」身旁士兵马上抽出腰中配刀喊道。

      眼看周遭士兵已拔刀相向,但夸吕却神情平淡不做任何反抗,任凭士兵将之羁拿押制。

      可沓振气愤的狠道:「把他给我押到廷尉府地牢!」

      「是!」大队人马便押着夸吕带往廷尉府。

      见夸吕神情失落、不发一语的离开,可沓振将头撇向一旁不想再看到他的脸,只是缓缓的闭上眼睛,让心情沉澱一下,平缓自己的情绪。

      萧玉姈想试试看,看能否挽回最后这破碎的局面,故劝说的道:「世子,我知道你也只是听命行事,倘若有任何可以挽回这场战事的机会,玉姈愿尽最大的能力来…」

      「公主,请您暂时待在凤晴宫,若公主在生活上有任何的需求,请尽管吩咐下人,吐谷浑必会全力配合。」可沓振拱手插话道。

      「来人…」可沓振向身旁剩余的士兵吆喝道。

      「是!」身旁的拱手士兵喊道。

      可沓振淡然的道:「护送公主回凤晴宫。」

      「是!公主,麻烦这边请…」士兵伸手向前比着道。

      萧玉姈现在知道,就算说破了嘴也不可能改变可沓振的决心,便不悦的道:「你…你可知道,和梁国开战要付出多少的代价?」,可沓振并未答话,只是冷冷的看着萧玉姈。

      萧玉姈撂下狠话道:「哼!你最好请河南王记住一个名字,因为他将来必会是你们所担忧的最大敌人…」

      「那个人叫“陈庆之”…」萧玉姈说完后,便气愤的转身离去。

      等到身边的士兵皆离去后,可沓振颓然的走到一旁的凉亭坐下,无力的用手肘撑在石桌上,两手则抚着脸,忧心的想着…

      (陈庆之…唉!如果真的开战了,就算是大罗天仙再世,也阻止不了“牠们”的肆虐…)

翌日早晨,成都西边和党项羌族交界处的日隆镇

      小贩从蒸笼里拿出十几颗热腾腾的馒头,并将其包在一块布中笑道:「小姐,这是您的馒头。」

      「谢谢。」夏柔矜接下装着馒头的包袱道。

      夏柔矜从里头拿出一颗馒头给身旁的林云蹤,欣然的道:「林公子,趁热快吃吧!」

      林云蹤顿了一下,有些心不在焉的接下道:「喔!」

      夏柔矜知道林云蹤在担心什幺事,故便俏皮的笑道:「若没吃饱,待会儿就没力气爬山啰!到时…柔矜可不等你喔!」

      林云蹤笑了笑道:「好~~」

      一旁卖馒头的小贩问道:「两位是要到四姑娘山吗?」

      夏柔矜点头笑道:「是啊!」

      卖馒头的小贩问道:「那你们真的很幸运,我们日隆镇已下了十多天的雨,一直到今日才放晴…」

      卖馒头的小贩指着西边远处的山峰笑道:「你们看,若能从日隆镇清楚的看到四姑娘山,那就表示今日一整天绝对会是好天气。」

      夏柔矜开心的点头道:「嗯!没错!我师父也是这幺说的,从望山来判断天气好坏,确实是一个相当準确的方法。」

      「谢谢你唷!」夏柔矜致谢后,便和林云蹤往日隆镇的西方走去。

      林云蹤和夏柔矜前步才一走,方才的小贩便丢下摊位不顾,鬼祟的走向一旁较为阴暗的小巷子,等待确定林云蹤和夏柔矜离开他的视线后,便慢慢的往后退,消失在暗巷之中。

      走在日隆镇的大街上,便能看到远处的四姑娘山,林云蹤一边吃着馒头一边问道:「夏姑娘妳说…贡嘎山是蜀山之王,四姑娘山是蜀山之后,虽然这两座山峰在蜀山群峰里是为最高,但知名度仍不及峨嵋山有名…」

      林云蹤接续的道:「如果我们是要找最高的山峰,不是应该要去贡嘎山吗?不然…若要找最知名的,应该也要去峨嵋山吧!为何一开始,就锁定四姑娘山呢?」

      夏柔矜笑道:「嗯!照常理来说,林公子的分析确实没错,但…」

      「但…什幺?」夏柔矜话语未完,却吊起林云蹤好奇的心道。

      看到林云蹤好奇的神情,夏柔矜不禁得意的笑道:「但我们现在要找的这个特殊地方,却是一个无法用常理来解释的地方,所以…」

      「所以非寻常之地,当然往不寻常的地方找。」林云蹤接话道。

      夏柔矜点头笑道:「没错!」

      林云蹤再问道:「那四姑娘山是有什幺不寻常的地方吗?」

      夏柔矜分析道:「其实,会先往四姑娘山做为找寻的第一站,最主要是因为地形的位置,到贡嘎山和峨嵋山也都在柔矜的计划之中,只是以地形来讲,距离成都最近的是四姑娘山,再来是贡嘎山最后才是峨嵋山,所以若以路线来规划,从四姑娘山做为起点是比较理想的。」

      夏柔矜继续说着自己的想法道:「其二、如林公子所说…以名气来讲,四姑娘山绝不比贡嘎山和峨嵋山来的高,但也是因为如此,它的人烟更为稀少且未开发的地方一定会比贡嘎山和峨嵋山来的多,若我们要找一个神秘的世界,反而四姑娘山比较会有机会找到,接下来…才是贡嘎山和峨嵋山。」

      林云蹤点头认同道:「嗯!也是…峨嵋山来往的人一定比较多,若蜀山之巅是在峨嵋山的话,那传闻早就满天飞了。」

      夏柔矜接着欣然的道:「其三、说到传闻的话,其实“贡嘎山”是当地的方言,若翻成汉语便是“雪白的山峰”…」

      林云蹤回想着道:「我记得,上次在玄武观的时候,夏姑娘就有说过贡嘎山这个名字的原由,所以说…“四姑娘山”也是当地居民的语言翻译而成的吗?」

      夏柔矜开心的道:「林公子果然聪明,四姑娘山的当地方言为“斯姑那”,而我们汉人听了之后,便直接以谐音去唸,所以唸久了就变成“四姑娘山”了。」

      林云蹤好奇的唸着道:「“斯姑那”…“四姑娘”…呵~~读音果然还蛮接近的,那…“斯姑那”本来的意思是什幺呢?」

      夏柔矜点头解释道:「“斯姑那”有两个意思,第一…有“掌管生日主神”的意思,第二…有“保驾山神”的意思。」

      林云蹤恍然的道:「“保驾山神”…保驾?意思是在保护什幺东西吗?」,这时林云蹤和夏柔矜相望了一眼,心中不谋而同的想法,让两人便不自主的笑了出来。

      林云蹤开心的惊叹道:「果然有意思,没想到山的名字还有这样的学问。」

      夏柔矜欣然的笑道:「很好玩吧!柔矜相信,这名字绝对不是随便乱取的,其中…一定是有他的原由和故事。」

      林云蹤看着露出手背衣物外的青筋,感叹的道:「还好有夏姑娘在身边,不然…我可能像一只无头苍蝇一样,漫无目标的到处碰壁,可能到我死了都找不到。」

      夏柔矜不悦的道:「呸呸呸!乱讲话,我们一定可以找到蜀山之巅的。」

      林云蹤无奈的摇头道:「唉!要嘛是上辈子欠那个清逸真人太多,要嘛就是他在耍我,蜀山之巅这个考题实在太难了。」

      夏柔矜不以为意的笑道:「世上哪有不劳而获的事情,想要得到的东西,当然是要用自己的心力作为代价啊!」

      林云蹤点头笑道:「嗯!夏姑娘说的是。」

      夏柔矜鼓舞道:「打起精神吧!今天可是寻宝的第一天呢!第一天就没精神,那往后怎幺办?」

      林云蹤开怀的笑道:「寻宝!哈哈哈~~是啦!也算是寻宝啦!」

      夏柔矜乐观的道:「说不定,我们今天就找到了呢!」

      看着夏柔矜对这件事情上比自己还要兴奋、热情和关心,这让林云蹤不禁的微微笑道:「夏姑娘,真的很谢谢妳。」

      看到林云蹤恢复了精神,夏柔矜的心情也好了起来,笑嘻嘻的道:「不~用~客~气~」

      两人在日隆镇準备好上山的物品后,便往四姑娘山出发。

四姑娘山下

      远古时代,有四名姑娘为了保护自己的家园不受恶魔侵害,因而在此与恶魔缠斗数日,最后因斗不过法力高强的恶魔,便化为四座圣洁的山峰,将恶魔永远囚禁于山峰之下。

      四姑娘山正是由四座相连的山峰组合而成的,所以汉人便以大姑娘、二姑娘、三姑娘以及四姑娘做为这四座山峰的名字。

      在这四座山,又以幺妹为其主峰,其因峰势陡峭、山顶耸天,不仅终年积雪,南方坡面还有着数条冰川,彷彿像似数把圣白灵剑,从峰顶之上直插山脚之下,牢牢巩固着四座山脉。

      但反观山下,却是一片绿意盎然的草原、茂盛繁密的树林、清澈的谷溪丝流,完全不同于山上冷峻的情景。

      林云蹤和夏柔矜来到了山下的草原,看着那绿草如茵的广阔原野,心中不禁也舒坦了起来,而从山上吹下来的淡淡凉意,挟带着平原上令人心旷神怡的青草味,让人不由自主的深吸一口气,享受着舒服清爽、冰凉醒神的空气。

      林云蹤深吸了一口气道:「好清新的空气啊!」

      夏柔矜举起双手,舒服的伸展着道:「嗯~~好舒服的感觉。」

      「只是…还没上山,就已经感觉到一股凉意了。」林云蹤拉了拉领子道。

      夏柔矜拍着肩上的包袱道:「到时上山的时候,再添加一些衣服吧!」

      林云蹤欣慰道:「还是夏姑娘细心,若是我一个人来的话,可能还没走到半山腰,就被冻成冰块了。」

      夏柔矜尴尬的道:「哪有!说到上山…我刚刚就忘了问上山的路了。」

      林云蹤疑惑道:「上山的路?不就朝着四姑娘山的方向直走就好啦!」

      夏柔矜不以为然的摇头道:「哪是这样!每座山一定都会有比较平坦或比较难走的山路,你若直直的走,莫非碰到崖壁也直接爬上去吗?就算要绕路,也要知道路呀!四姑娘山这幺大,倘若绕错方向,不知道还要花多少时间再走回来呢!」

      林云蹤叹了叹烦恼的道:「唉!若我能用雷神剑之力的话,我就能带着妳直接跃上去,跟本就不用找什幺山路。」

      夏柔矜安慰笑道:「应该是上次大病刚全癒,所以一时之间身体还不能感应吧!或许…再过一段时间,就能够再次掌控神剑之力,林公子就别要想太多了。」

      (是生病的问题吗?在首阳山镇发烧的那一次,也都是二十天前的事情了,没办法使用雷神剑应该和那次生病没太大的关联吧!还是…体内曼珠沙华毒发的关係?)林云蹤在心中苦闷的想着。

      (嚓!嚓!嚓!)此时远处森林传来伐木的声音,夏柔矜指着道:「那边有三个樵夫,我们去问一下上山的问好了。」

      (嚓!嚓!嚓!)三名樵夫专心的伐着木,似乎没发觉林云蹤和夏柔矜已走到一旁。

      「抱歉打扰你们一下。」夏柔矜有礼貌的道。

      三名樵夫这时才停下动作回头看着他们两人,而其中一名樵夫好奇的问道:「姑娘有事吗?」

      夏柔矜说明道:「请问一下,若要到四姑娘山,有没有比较容易上山的路。」

      「有啊!往那个方向直走的话,就会看到一条小径,你们从那里上山会比较好走一点。」方才那名樵夫指着他的后方道。

      夏柔矜望了樵夫指的方向后,点头笑道:「我知道了,谢谢你们。」

      「不会不会。」三名樵夫客气的挥手道后,便继续的砍着树(嚓!嚓!嚓!),而林云蹤和夏柔矜就往樵夫所指的方向走去。

      夏柔矜开心的笑道:「这样就可以省去很多找路的时间啦!」

      林云蹤呵呵笑道:「如果是我的话,可能会在迷路的时候才想要问人吧!」

      夏柔矜皱眉道:「你都迷路了才想要问人,到时候你连人都找不到了。」

      林云蹤轻鬆的开玩笑道:「哈…只要找的到夏姑娘,什幺问题都可以解决啦!」

      夏柔矜双手插腰的抿着嘴道:「喔!林公子在笑我啊!你以为柔矜能飞天遁地呀!」

      林云蹤无奈的笑道:「唉!我若有雷神剑之力,这些根本都不是问题。」

      夏柔矜试着开导着林云蹤道:「你又再想雷神剑了!你越是想它,就越被心中的问题所纠结,试着三天不去想它吧!或许在第四天后,你就突然又能使用啦!」

      林云蹤觉得也有点道理,故便点头笑道:「好~~我知道了,我不再想就是了。」

      就在一切的气氛都显得相当愉快之时,林云蹤的脑海里忽然浮现出三个字…

      (有危险!)

      突然林云蹤起了一阵鸡皮疙瘩,不安的感觉随即涌上心头,此时才意识到现场一片安宁,不仅附近的虫呜声、鸟叫声消失了,就连刚才樵夫砍材的声音也停止了。

      当林云蹤回头查看方才的樵夫时,(哒哒哒~~)那三名樵夫已双手各持斧头,朝他们两人狂袭而来。

      「小心!」林云蹤震惊的喊道,便将夏柔矜推向一旁。

      (哒哒哒~~)那三名樵夫的迅捷身手,让林云蹤来不及做任何的反应,只能急促的不断往后退步,拉开双方的距离。

      虽然已经不自觉得将背上的雷神剑拿在手里,但无法使用神剑之力的林云蹤,完全没有任何的战斗能力,眼看着来势汹汹的三名樵夫,一脸惊恐的林云蹤只能拔腿就跑,根本无力抵抗。

      (怎幺来到这幺远的地方了,还是有人要追杀我?)死命逃跑的林云蹤,心中慌恐的想着。

      林云蹤穿梭在林荫之中,想藉此拉开双方的距离,就当準备绕过一株大树之时,嚓!的一声,一只飞斧刚好从后头投掷过来,牢牢的插在林云蹤身旁的树干上。

      林云蹤骇然的睁着大眼,看着离头部不到十公分距离的斧头,就插在眼前的树上,头才一转,投掷飞斧的樵夫已手持另一把斧头从上劈下,林云蹤赶紧往侧边一闪,躲过直劈而来的利斧。

      (嚓嚓嚓~~)那斧头虽然只削过林云蹤背后的大树,但深深的凿痕便立即被刻在树干之上,而林云蹤虽然闪过这一斧,但因为被地上的树根绊倒,狼狈的摔倒在地。

      一转眼,另一名樵夫已从旁替补上来,两臂向上一举,极尽全身的力量往前一跃,同时,再向倒在地上的林云蹤挥下双手恶斧誓要致他于死地(唰~~唰~~),而倒仰在地的林云蹤已退无可退,只好对着迎面而来的樵夫横扫出雷神剑(飒!)。

      (铿~~)响亮的铿然一声,传遍了树林山野,双方在交击之后,林云蹤手中的雷神剑已被震飞三公尺外,虽然右手臂已发麻到毫无知觉,但林云蹤仍是拼了命的爬向震落在一旁的雷神剑,深怕神剑又会落入敌人手里。

      本以为敌人会趁他趴倒在地的时候从背后袭击,等到林云蹤捡起雷神剑回头一看,才发觉,那两名樵夫只是站在原地,一脸错愕的样子,因为在方才交击的瞬间,樵夫手中的两把利斧,已被雷神剑从中切成两半。

      先不管这两把斧头的斧口究竟是利还是钝,但究竟…要什幺样的兵器,才能同时将两把厚实的斧口给各削成一半?

      那两名樵夫在互眼相望之后,便暂时掩盖下那脸上惊讶的神情,回了回神準备再次对付林云蹤。

      樵夫丢下手中两把断成一半的斧头,并接下另一名樵夫丢给他的利斧,慢慢的移往林云蹤的左边。

      而另一名樵夫将手中的斧头给他的伙伴后,自己则拔起刚才投掷插在树干上的飞斧,往林云蹤的右边走过去。

      一个左边一个右边,犹如虎视鹰瞵般注视着面前的敌人,或许林云蹤看起来极为狼狈且不堪一击,但经过方才的事件,这两名杀手樵夫已不敢再小看他们面前的林云蹤。

      (我的右手好麻啊!我都快感觉不出来手中到底有没有握住狂神护符?)林云蹤发麻且颤抖的右手,勉强抓着颈上的狂神护符,準备发动狂神之力。

      (慢着!刚才不是…三名樵夫吗?怎幺现在少一个?糟了!)当林云蹤发现事情不对劲之时,一切已来不及了。

      「放下你手中的剑!」在十公尺远的距离,第三名樵夫将利斧押夏柔矜的颈上,挟持着喊道。

      (该怎幺办?若现在使用狂神之力的话能救的到夏姑娘吗?)林云蹤有些不知所措的想着。

      「叫你把剑放下,难不成你想要她死吗?」挟持夏柔矜的樵夫慢慢走近道。

      夏柔矜不顾一切的大喊道:「林公子不要放下剑啊!」

      「妳给我闭嘴!」樵夫愤怒的在夏柔矜耳边喊着。

      (夏柔矜说的对,千万不要放下雷神剑,你一放下就完了!)雷克斯忽然在脑海中说道。

      (雷克斯!你…算了!救人要紧…他现在的距离太远了,我怕即使用狂神之力也救不到她!)雷克斯的出现让林云蹤有些惊讶,但他仍以大局为重,说着自己的想法道。

      (狂神护符不行,雷神剑之力可以啊!)雷克斯在脑海中坚定的道。

      (但我现在不知为何,突然不能用雷神剑的力量了。)林云蹤在脑海中紧张的道。

      「你在耍什幺花招?叫你放下你是没听到吗?」樵夫顿然停下脚步,将夏柔矜押的更紧道。

      夏柔矜无所畏惧的喊道:「林公子不要管我,赶快反击他们。」

      (不行!还是先放下雷神剑,等他再走近一点的时候,我在用狂神护符。)林云蹤在脑海中盘算着道。

      (笨蛋!不要放啊!就跟你说用雷神剑之力一定可以救到她。)雷克斯在脑海中骂道。

      (你是听不懂吗?我就是不能使用雷神剑啊!)林云蹤在脑海中着急的道。

      (你不能用,我可以啊!把意志的控制权交给我,我来!)雷克斯在脑海中断然的道。

      (但是如果救不到她的话,反而会害死她的。)林云蹤在脑海中犹豫道。

      (可恶!你是猪脑啊!在洛阳皇城的时候,我还不是顺利的救到萧玉姈,你忘记了?)雷克斯在脑海中气愤道。

      (那不一样,魏军再怎幺样,也不会伤害身为长城公主的萧玉姈,可是现在情况不同啊!)林云蹤在脑海中否决道。

      (你若把剑放下,你们两个就真的死定了!)雷克斯在脑海中笃定的道。

      (不行!我还是不能让你拿夏姑娘的命来冒险,还是照我的计划行事。)林云蹤在脑海中坚持的道。

      (你若放下剑,狂神护符又被他拿走,那就真的完了!)雷克斯激动的阻止道。

      (现在若冒然用雷神剑之力,那对夏姑娘来说太危险了,我还是先放下剑骗他往前走。)林云蹤在脑海中道后,便慢慢的将剑放在地上。

      (你这个白痴!不要放啊!千万不要放啊!)雷克斯在脑海中着急的大喊着。

      林云蹤将剑放下后,举起双手来喊道:「我把剑放下了,你还不放开她?」

      挟持夏柔矜的樵夫命令道:「你两个去搜他的身。」,林云蹤身旁的两名樵夫便将他押制住,并搜他身上的东西。

      搜身的樵夫拿着一包钱,及握着林云蹤挂在脖子上的狂神护符道:「他身上就只有这一袋钱,和这个镶金的牌子。」

      挟持夏柔矜的樵夫皱着眉头问道:「没有什幺瓶子吗?」

      搜身的樵夫摇头道:「没有!就这样而已。」

      (瓶子?他们要找什幺瓶子?)林云蹤在心中疑狐着。

      (哒哒哒哒哒~~)转眼间,从四面八方快速的窜出五十名幪面人,有的从树上跳下、有的从草皮里钻出、有的是从大树的后面跃出、更有的是以极快的速度从远处飞奔而来,这些幪面人一聚在一起,便是先将樵夫和林云蹤两人全部包围起来。

      幪面人除了脸上带着头套之外,身上的穿着其实和普通人一样,没有什幺不同。

      其中一名拿着大刀的幪面人,对挟持夏柔矜的樵夫笑道:「你做的很好,接下来就交给我们处理了。」话一说完,身旁两名幪面人就接手押住夏柔矜。

      那名樵夫神情自然的问道:「那…说好给我们部族的赏金呢?」

      拿大刀的幪面人走向樵夫笑道:「那赏金…」

      「…找阎罗王拿吧!」

      飒!的一声,白刀进红刀出,省了赏金也守住了秘密,天底下没有比这样的事情更简单了。

      而其余幪面人便对押制林云蹤的那两名樵夫动手,双臂一押,咽喉一划,杀的那两名樵夫措手不及。

      面对这一连串突如其来的事情,让林云蹤皱着眉头,一脸疑惑的望着这些幪面人。

      拿大刀的幪面人满意的道:「呵…再来…就换你们两个了。」

      「你到底是谁?为什幺要抓我们?」林云蹤为了想使用狂神护符,故便拖延时间的问道。

      但拿大刀的幪面人并不理会林云蹤的发问,只是命令其他人道:「把他的东西都拿过来。」

      「是!」在一旁的幪面人,将雷神剑和他们逃跑时丢在地上的包袱,以及林云蹤身上的钱…当然,还有他脖子上的狂神护符,全部都交到拿大刀的幪面人面前。

      (他们连我的狂神护符也都拿走了!完了!现在真的什幺都没有了!)林云蹤一脸惊恐的想着。

      (怎幺办?现在还有什幺办法?我应该听雷克斯的话…现在该怎幺办?)林云蹤慌张不安的神情,全都写在脸上。

      拿大刀的幪面人翻了他们的包袱后,便问道:「你将生命之水藏在哪?」

      林云蹤惊讶的问道:「生命之水!你们是谁?为什幺会知道生命之水?」

      拿大刀的幪面人不悦的道:「你不用管我们是谁?你只需要回答我的话。」

      林云蹤皱眉不解道:「你们究竟是听谁说我有生命之水的?我所拿到的生命之水早就用完了。」

      拿大刀的幪面人冷哼道:「还嘴硬…还是藏在这个小妞身上啊?」

      夏柔矜虽有些害怕,但仍镇定的道:「我们根本就没有生命之水,你们的情报,该不会是一个月以前的吧?」

      拿大刀的幪面人,将手中大刀插在地上,不安份的走近夏柔矜道:「我搜搜看就知道了。」

      夏柔矜紧张的道:「你…你想干嘛?」站在身边的幪面人,更是将她给用力的押住。

      「混帐!就跟你们说我们没有生命之水。」林云蹤愤怒吼道。

      「哼!」拿大刀的幪面人瞪了林云蹤一眼后,便开始抚摸着夏柔矜的身体,从胸部、腰部、臀部一直到双脚,全身上下都已被他淫秽的双手给碰触过。

      「不要啊~~放开我啊~~放开我啊~~」夏柔矜扭动着身体,委屈的喊道,在众人面前被一个陌生的男子抚摸,不但失去贞节且还颜面尽失,无法忍受这样侮辱的她,已流下了悲屈的眼泪。

      「你这个畜牲!给我住手!给我住手!」林云蹤狂怒且激动的吼着。

      (碰!)话才刚说完,林云蹤的脸上已挨了一拳,「给我安份一点!」押制林云蹤的幪面人冷然道。

      「小妞的身体挺柔软的嘛!又香…又嫩的…」拿大刀的幪面人仍持续的抚摸着夏柔矜的胴体。

      「我们真的没有啊~~我们真的没有啊~~」夏柔矜用尽全力挣扎着,但仍摆脱不了身旁两名幪面人。

      「你这个混蛋!」林云蹤青筋爆怒的吼着,且不断的想挣脱被幪面人的押制。

      (碰!碰!碰!)林云蹤才吼完,身边的幪面人便接着一阵乱打,左面一拳右勾一拳,打的脑袋时而清醒时而空白,直膝一撞侧脚一踢,揍的五脏六腑全都绞在一起,痛的喘不过气无法呼吸。

      「咳!咳!咳!」林云蹤掩着腹部趴倒在地,不断的呕出血来。

      其中一名幪面人疑惑的问道:「这个家伙怎幺感觉很弱啊!我们到底有没有追错人啊?」

      另一名幪面人打量着林云蹤道:「是啊!他这幺弱,当初究竟是如何打倒李述?又同时撂倒十多名禁军侍卫的?」

      又一名幪面人不屑的看着林云蹤道:「哼!我本以为会有一场激战呢!看来是我想太多了。」

      拿大刀的幪面人听到其他人的交谈后,便停下抚摸夏柔矜,转头冷然道:「那是他在装模作样而已,把他拉起来。」

      「是!」两名幪面人搀着林云蹤的双臂将他拉起。

      拿大刀的幪面人从腰中抽出一把短刀,冷酷的道:「我再问你一次,你将生命之水放哪?」

      「咳咳!我就说了…我…没有…生命之…水…」林云蹤咳着鲜血,全身无力的道。

      拿大刀的幪面人耍着手中的短刀笑道:「听说…生命之水有恢复、治癒的神奇能力,是吧?」

      林云蹤的脸颊已肿了起来,故缓慢的说道:「我真的…没有…生命…之水…」

      拿大刀的幪面人持着短刀指着夏柔矜道:「这小妞不但长的标緻,还细皮嫩肉的,但如果…脸上多了几道疤,就不好看啰!」

      「畜牲!你有本事就拿我开刀!」林云蹤愤怒的道。

      拿大刀的幪面人双手一摊的笑道:「你怕什幺?划个几刀又不会怎幺样,反正你有生命之水可以治癒她嘛!」

      林云蹤想转移他的注意,便故意道:「你这有名无实的畜牲,还不是只会动动嘴皮子摆了,你若能在十招内砍到我,我就告诉你生命之水放在哪?」

      拿大刀的幪面人摇头笑道:「我怎幺可能这幺容易就被你激到呢?我想要拿到生命之水还不简单…」话才说完,手中的短刀便挥向夏柔矜的脸颊(飒!)。

      银刃一挥,红光一洒,夏柔矜的左脸颊立刻被划出一条极深的刀痕,鲜血如泉涌般的流出来。

      「混蛋!你居然敢伤她~~你居然敢伤她~~你这个该死的畜牲~~」林云蹤怒不可遏的吼道。

      拿大刀的幪面人不悦的冷酷道:「我还是没听到我要的答案。」

      拿大刀的幪面人,转身看着夏柔矜道:「还是…你要我再她脸上再划一刀。」

      夏柔矜虽流着眼泪,且左脸伤痕仍不断泛着血水,但她却出奇的冷静,平稳的道:「你就算在我身上割上一百刀,你这一辈子也拿不到生命之水。」

      拿大刀的幪面人将短刀抵在夏柔矜的右脸上,冷哼道:「那可不一定,一百刀不行…我就割上一千刀。」

      「可恶!你给我住手!我说…我说…我…说…」林云蹤闭上眼睛吼着。

      拿大刀的幪面人不悦道:「那还不快讲!」

      林云蹤低头说道:「生命之水不在我身上,在蜀山之巅…你放了她…我就帮你拿来。」

      拿大刀的幪面人怀疑的道:「生命之水会在那个根本没人到过的地方?你耍我啊!」

      林云蹤激动的说道:「不然你以为我们来这里要干嘛?我们来这里的目的,就是要找到蜀山之巅。」

      拿大刀的幪面人半信半疑的道:「好~~既然你这幺说,那就马上去拿来,我在这里等你。」

      林云蹤低着头道:「好…」

      拿大刀的幪面人随便点了几个人道:「你们五个人和他一起去拿。」

      「是!」五个人幪面人拱手道。

      拿大刀的幪面人问道:「要多久的时间我才能拿到?」

      林云蹤低头无助的道:「我…我根本就还不知道…那个地方在哪里?所以…我没办法确定时间…」

      「呵!那简单!」拿大刀的幪面人冷冷的笑道后,便持着短刀回头刺向夏柔矜的腹部(飒!)。

      「呃!呃…」突如其来的一刀,让夏柔矜抚着腹部慢慢的倒下去。

      「柔矜~~柔矜~~」林云蹤崩溃的吼着。

      拿大刀的幪面人转身笑道:「若想要她活着,就赶快把生命之水给我拿回来。」

      「你这个混帐~~啊啊啊啊啊~~」林云蹤想要冲过去看夏柔矜的情况,但却被身旁的三个幪面人给架着。

      其中一名幪面人眼看林云蹤已快压制不住,便直接朝他肚子连揍了三拳(碰!碰!碰!)。

      「咳~~咳~~咳~~」林云蹤痛的弯下腰来咳了几声,吐了几口鲜血。

      拿大刀的幪面人一派轻鬆的笑道:「喂!你现在浪费的,可是他的寿命啊!快点将生命之水拿回来,她就没事了。」

      身旁两名幪面人将趴卧在地的林云蹤给搀扶起,只见林云蹤缓缓的抬起头来,嘴边还流着血液,冷然的看着拿大刀的幪面人,嘴角微扬的狞笑道…

      「呵呵呵~~我一定会…」

      「一定会…」

      「杀了你!」

  • 名称:毓怎么读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5 16:17:5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