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字号保镖全文阅读

少室山山脚下

      黄沙尘扬、军旗飘荡,这五百人的车队正经过少室山东面,準备朝梁国的方向前进。

      在队伍中,很明显可以看出有两台较为大型的马车,为列于部队中间位置,而且部队士兵的队型,皆以保护这两辆马车为主。

      一名士兵从后头,急忙的跑到第二辆马车旁说道:「启稟临贺王,我军部队已来到阳城六里外。」

      马车的布帘掀起,萧正德探头说道:「嗯!你去告诉夏侯譒将军,我们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再出发,然后…」,士兵附耳仔细的听着萧正德所交待的事项。

      这名士兵听完后,仍是不放心的问道:「临贺王…您答应我的事…」

      萧正德放下布帘,在马车中细声的道:「张镇,你仅管放一百颗心,只要你成功的完成这项任务,你的家人这辈子,就会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是!我知道了。」听到萧正德的保证,张镇的眼神忽然变的坚毅,再拱手答道后随即匆忙离开,过了一会儿,部队便往一旁的树林稍做休憩。

少室山山脚下的树林旁

      车队停下后,一名传令兵走到第一辆马车的旁边拱手说道:「陶大人,午膳已在準备,马上就能用膳了。」

      陶弘景走下马车,点头笑道:「好!那再劳烦你们了。」

      「陶大人客气了,这是应该的。」传令兵回礼说道后,便再去忙自己的事情。

      (回去面见圣上说明达摩大师一事,其实可以请临贺王代劳,老朽根本不需要亲自跑回去一趟,更何况现在洛阳战事吃紧,魏国大军随时都会挥军南下,这时应该要留下来帮助陈将军守卫洛阳才是,嗯…相信,圣上也会同意老朽这幺做的。)陶弘景在心中烦恼着。

      此时身旁的士兵们皆忙碌的左右奔波,陶弘景故好奇的询问了一名士兵道:「发生什幺事情了吗?」

      当士兵正要回答,一旁的萧正德便先插话说道:「他们正在忙着卫哨的部署。」,士兵向陶弘景和萧正德行礼后,便继续忙着自己的事。

      萧正德说明道:「虽然洛阳以南皆被陈庆之给攻下,但仍然有不少潜藏在檯面下的魏国势力正在蠢蠢欲动,所以夏侯譒将军才会严格的要求士兵,对于卫哨的部署及警戒,要比照交战时期办理,绝对不能马虎。」

      陶弘景点头讚同道:「嗯!夏侯将军果然严谨。」

      萧正德问道:「对了!关于达摩大师一事,不知陶大人是否已想好如何向圣上解释?」

      陶弘景一派轻鬆的道:「照实回覆圣上即可,圣上参佛多年,会明白这箇中道理的。」

      萧正德望着远方的少室山,无奈的道:「达摩大师真不知道他是哪里有名了?一堆人还说他是圣僧?在本王看来…他只不过是一个冥顽不灵的老头罢了,圣上是因为看得起他的佛学造诣,才会邀他回梁国一叙,没想到他宁可面壁不动,也不愿正面回应。」

      萧正德转身再对陶弘景说道:「本王还以为这次嵩山之行,必能请回达摩大师呢!没想到居然白跑了一趟。」

      陶弘景抚着白鬚淡然的道:「若无缘份,又何必强求?」

      萧正德两手一摊,不以为意的道:「陶大人说的是,只不过出家人…不是也应该要懂得做人处事的道理吗?况且他若想要坐禅修佛,我们梁国不是更为适合吗?圣上所建立的道观寺庙,可是比魏国还多个三、四倍啊!」

      陶弘景不认同的道:「修道之人,本来就无慾无求、无私无念,我们岂可用尘世的规範,来屈就达摩大师。」

      萧正德无所谓的笑道:「呵…也是,只不过…」话还未说完,(飕飕飕──)突如其来的飞箭从树林里急遽射出,打断了两人的谈话,接着便响起一阵打杀的喊叫声。

      「注意,森林里有埋伏!」

      莫名的黑衣人,骤然从树林里迅速冲出突袭梁军士兵,虽然黑衣刺客的人数并不是很多,但仍造成梁军部队里不小的恐慌及混乱。

      「保护陶大人和临贺王!」梁军将领大声喊着。

      (嗯…是冲着老朽来的吗?)黑衣人陆续从树林里跑出,陶弘景见情势有些危及,便走向前,準备和黑衣人交战。

      萧正德张手阻止道:「陶大人,在敌人数量不明确的情况下,我们还是先行退避吧!」

      陶弘景义正词严的道:「既然已深陷敌军埋伏之计,老朽岂能漠视不管。」

      萧正德神态轻鬆的道:「陶大人请放心,以我梁军精兵,那些残存的魏军刺客还不足为惧。」话才说完,在那群黑衣人的后头,又响起另一群吶喊声…

      「杀杀杀──」

      「一个也不要给我留下,给我杀!」夏侯譒领着另一匹梁军士兵,从黑衣人的后头夹杀他们,而战事在转眼间又被梁军给逆转。

      萧正德欣然的笑道:「陶大人的担忧是多余的,夏侯将军已做好万全的防备。」

      陶弘景抚着白鬚,鬆了一口气道:「喔!夏侯将军果然了得。」

      突如其来的梁军部队,杀的黑衣人措手不及,眼看黑衣人已快被全数歼灭,只剩下五、六个黑衣人还在做困兽之斗,陶弘景赶紧上前张手阻止道:「夏侯将军,要留活口啊!」

      但杀红眼的夏侯譒,并不理会陶弘景的叮嘱,仍是将最后一剑刺向最后一名黑衣人的咽喉,而其他黑衣人则被梁军士兵乱刀砍死。

      (唉…这幺一来,就不知道黑衣人的动机是什幺了。)陶弘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平息黑衣人的埋伏后,夏侯譒赶紧上前拱手赔罪道:「末将迟来救援,让陶大人和临贺王受惊了。」

      陶弘景欣然的笑道:「能够视破魏军的埋伏,夏侯将军的心思果然缜密。」

      夏侯譒和萧正德使了个眼色,便得意的骄傲道:「呵…陶大人过奖了,末将只不过是严密的布署卫哨,并在可疑且关键的据点加强卫哨巡防,以防止…」

      「夏侯将军是如何察觉到魏军的埋伏?」陶弘景好奇的插话问道。

      「启稟陶大人、临贺王,我们在其中一名黑衣人身上搜到一封书信。」一名士兵跑过来跟着插话道。

      萧正德皱眉问道:「什幺书信?」

      「这封书信。」士兵拿起手中的信纸递给萧正德,萧正德为表敬意,先将书信交给陶弘景观阅。

      陶弘景接下信纸并摊开详读着,没一会儿,便面有难色的碎唸道:「这…居然…有这种事…」

      萧正德关心的问道:「陶大人怎幺了吗?看您的神情好似发生什幺严重的事情?」

      「这封信,是写给我梁国大臣的,里面主要是说道,要如何接应和行刺…」陶弘景将信纸递给萧正德道。

      「行刺谁?」萧正德镇定的接话道。

      「行刺圣上。」陶弘景忧心的道。

      「什幺?他们竟敢如此大胆?陶大人,上面有没有写出我梁国大臣的人名?」夏侯譒愤怒的说道。

      陶弘景有些疑虑的沉吟道:「嗯…信纸上虽然没写到是谁要做接应,但却写了準备要行刺圣上的人名,可是…」

      夏侯譒激动的问道:「是谁?是谁想要行刺圣上?」

      萧正德看完信纸后,冷冷的抬头望着夏侯譒道:「上面写的人名是…」

      「你!」

      夏侯譒张了个大眼,吃惊的结巴道:「什…什幺…这…这怎幺可能…我…我怎幺可能…行刺圣上?」

      萧正德举起手中信纸,对着夏侯譒大声的怒斥道:「夏侯譒串谋通敌,如今罪证确凿,你还有什幺话好说?」

      夏侯譒退了一步,看着周遭的士兵皆以鄙视的眼神望着他,使他不知所措的慌张道:「陶大人、临贺王,这…一定有什幺…有什幺误会…我不可能…」

      萧正德恍然的道:「喔…难怪你刚刚急于杀掉那些黑衣人,目的是要杀人灭口吧!」

      夏侯譒指着萧正德身边的一名士兵解释道:「当然…当然不是啊!是他刚刚交待我说,临贺王您要我怎幺做的。」

      当众人的眼光看向一旁的士兵张镇后,张镇便露出惊讶的神情,看着夏侯譒道:「你…你为什幺要出卖我?」

      夏侯譒一头雾水的道:「啊?什幺出卖你?你在说什幺?」

      张镇气愤的抽出身上的短刀,冲向夏侯譒吼道:「你这个没义气的家伙,好处都是你在拿,罪名却要我来背?要死就一起死!」

      生命受到威胁的夏侯譒,本能的抽出腰际的配刀,勃然大怒的指着吼道:「你这个混帐,居然敢汙衊我!」话才说到,一个来不及反应,夏侯譒手中的大刀已刺穿朝他奔去的张镇。

      张镇一手抚着穿过腹中的大刀,而另一只血淋淋的手,则搭在夏侯譒的身上说道:「你…你这个…吃里扒外的…狗东西…」话才说完,便趴在夏侯譒身上,死于他的刀下。

      这场戏剧性的插曲,让众人皆瞠目结舌、惊讶不已,而这快速转变的剧情,在众人的大脑还在理解整件事由的来龙去脉之时,萧正德已私自发号司令的喊道…

      「众将士听令!」

      「是!」身旁的甲士回神后,异口同声的喊道。

     

      萧正德直指着夏侯譒吼道:「把这个叛贼给本王拿下!」

      「遵命!」身旁的甲士应答道后,便迅速的上前押住夏侯譒。

      「慢…慢着…我…我是被汙衊的啊!我是被汙衊的啊!」夏侯譒一面惶恐的碎唸道,一面被士兵拖向部队后方。

      萧正德淡然的交待身边的士兵道:「把他绑好,千万不要让他逃脱了,等回到梁国后,再由圣上亲自发落。」

      「是!」士兵拱手回道。

      (先不论夏侯譒是否要行刺圣上,只是这一切都发生的太顺利,太理所当然了,使得乍看之下像似非常合理,但仔细想想却是疑点重重,尤其是临贺王在面对刺客杀过来之时,他的神情态度却显的异常冷静,或许这件事…应该没这幺简单。)陶弘景抚着白鬚若有所思的想着。

      萧正德明知故问的道:「陶大人…有什幺问题吗?」

      陶弘景坦言直道:「老朽认为…对方对于行刺一事也太过于随便,夏侯譒视破埋伏,刺客身上带着书信,刺客、暗椿皆续死亡,若他们本为同路人,又岂会自相残杀?以这几点来讲,便已显得相当的不合理。」

      萧正德无所谓的道:「刺客、夏侯譒和阴谋者们是怎幺想,本王就不得而知,或许他们行事就是如此愚蠢也说不定,只是现在能肯定的是,圣上的性命已受到威胁,我们得尽快赶回去通报圣上此事,以防止那些刺客做出对圣上不利的事情。」

      (嗯!刺客和暗椿都死了,没人可以再和夏侯譒对质,至于这件事究竟和临贺王有无关係,也无从查证,而目前圣上的安危确实令人担忧,必需赶紧回去告知圣上才行,只是…这幺一来,老朽就不能回洛阳帮陈将军了。)陶弘景皱眉深锁的沉思着。

      「陶大人…」萧正德叫着正在沉思的陶弘景。

      (而且重点是…绝不能将夏侯譒交给临贺王独自押解回去,否则夏侯譒在途中若有什幺万一,这件事就更难查证了。)陶弘景叹了一口气后,便下定主意。

      「立即出发回程,我们要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健康。」陶弘景虽然有着万般的无奈,但又无法放着这件疑点重重的事情不管。

      (希望在老朽处理完这件事情之前,魏军不会这幺快发兵南下。)

上党城郊,尔朱荣营区的帐营内

      尔朱荣低头拱手道:「启稟圣上,据线报,萧正德和陶弘景已在回健康的途中,现在是取回洛阳的最佳时刻。」

      元子攸欣然的点头问道:「好!那就由朕领着大军,一口气攻下洛阳。」

      元子攸见尔朱荣正要开口,便马上抢话笑道:「大都督善长谋略策划,此次战役,就由朕亲率兵马做为前锋,大都督则留在本营为朕出计攻略,只要朕有大都督的相辅,天下间还有取不下的城都,打不赢的战役吗?」

      (想领我的兵马出营,再反回来将我一军,是吧!哼!用这幺拙劣的方法来夺我兵权,会否太小看我了,但未免兵权被夺,决不能独留圣上在兵营或其部队之中。)尔朱荣看着元子攸,冷笑了一下。

      尔朱荣不以为意,再拱手坦言道:「但臣以为,洛阳是我大魏的首都,不应该遭受到战火无情的破坏,所以我们应该要将战场牵移到别处,以免拿下都城后,还要花费更大的心力来做重建及修复。」

      元子攸点头认同道:「嗯!是这幺说的没错,那不知大都督有何计划?」

      尔朱荣轻鬆的道:「很简单,只要先将陈庆之诱出洛阳城外,之后断他后路,再以左右两路兵马对他夹杀,便能轻鬆的解决陈庆之并完整的保住洛阳城。」

      元子攸疑惑的问道:「大都督所谓的左右两路是指…」

      尔朱荣指着营帐内的大地图解释道:「首先,我们先攻下汴州城诱陈庆之出兵,然后等陈庆之的军队来到荥阳城后,我们再佔下虎牢关,如此,不仅能断他的补给路线亦令他不能再进发洛阳,而且还能封住他撤回梁国的路径,使他无法逃脱。」

      尔朱荣接续的淡然道:「之后再通知洛阳城的旧部,命他们拿下元颢,届时…没了兵马粮饷的补给,而洛阳也重新被我们掌控,陈庆之就算再厉害,单凭一个破烂的荥阳城作为据点,也是无用。」

      元子攸沉吟的问道:「这个计谋好,只是…大都督想要将朕安排在哪一路?这两路比较起来,朕认为…」

      「圣上只要待在营区内即可。」尔朱荣插话道。

      元子攸不悦的讶然道:「什幺?」

      尔朱荣低头拱手道:「圣上永远不上战场,才是魏国百姓的福气。」

      知道尔朱荣在打官腔的元子攸,便不奈烦的道:「朕的心意已决,谁都不能阻止朕想夺回洛阳的决心,大都督只要安排好左右两路的进攻的细节,朕要亲率二十万大军,直取…」

      「圣上误会了,此次攻夺洛阳,微臣只有準备四万兵马。」尔朱荣再插话道。

      元子攸又是惊讶的道:「什幺?四万?只有四万?大都督是在开玩笑吧!要打陈庆之起码也要十万兵力才够吧!」

      「十万?」尔朱荣缓缓的抬头看着元子攸说道,他那犹如寒风冰雨的冷酷眼神,刺的元子攸骨子里也颤抖了起来,不自觉得令他坐如针毡、心神不定。

      尔朱荣不屑的道:「微臣若没记错,陈庆之好像只有七千人而已,如再加上洛阳城归降的兵力,也不过才一万人左右,若是如此…何需动用到十万大军来取这一万人的性命?圣上未免太小题大作了。」

      元子攸结巴的道:「但…但是之前…」

      「目前魏国所面临的威胁可不只有梁国而已…」尔朱荣插话说道后,便再走到掉挂在营帐内的地图面前。

      尔朱荣望着地图严肃的道:「在洛阳被陈庆之攻下后,周围的势力皆虎视眈眈望着我大魏这片土地,并在心中想着,要如何刮分掉这块硕大的肥肉。」

      尔朱荣指向地图道:「若今日圣上领着大军浩浩蕩蕩的攻梁取洛,那北方的柔然必会藉机兴兵南下攻我大魏,那我们便成了腹背受敌,若取了洛阳却失了并州,那可是得不偿失啊!所以主要兵力必需留存于并州,才能压制蠢蠢欲动的柔然。」

      尔朱荣转身朝元子攸走过去道:「再者…若要起兵攻洛,梁国有可能会坐视陈庆之陷入恶战而不管吗?左右夹杀他的计划固然完美,但同时也得承担起一定的风险,就以汴州城来说…」

      尔朱荣将双手背于腰后,缓步的左右来回走道:「以攻下汴州来引出陈庆之出战,但很有可能也会引出从梁国进军的兵力,若短时间无法歼灭陈庆之的部队,让梁国援军从东面进来,那反而会让汴州城,成为梁军夹杀的对象。」

      尔朱荣接着分析道:「而另一方面,佔下虎牢关的将领,不是只有需要面对陈庆之突如其来的回攻,更有可能会遭受到另一个敌人从背后的偷袭。」

      元子攸一脸茫然的道:「另一个敌人?大都督是指元颢吗?」

      尔朱荣摇头道:「不!元颢根本不足为惧,仅管洛阳城内还有支持陈庆之或元颢的兵力,但那也只是少数中的少数,他们无法对虎牢关造成任何的威胁,而微臣所说的另一个敌人,指的是…」

      「神兽军!」

      元子攸沉重的说道:「嗯…大都督不提,朕都忘了万俟丑奴底下,还有一个令朕非常头痛的人物…」

      「萧宝夤!」

      尔朱荣点头道:「没错!若他知道陈庆之倾尽兵力攻打汴州的话,那他一定不会放过此刻已为空城的洛阳,而且萧宝夤在魏国待了这幺多年,已经非常熟悉魏国的地理位置,更不用说是洛阳城了,所以他定能领着万俟丑奴的军队,在无声无息的情况下,游走在魏国境内并偷偷的拿下虎牢关,到那时…我们所面对的,可不只有单单陈庆之的部队了。」

      元子攸面有难色的碎念道:「那…那要怎幺办…」

      尔朱荣冷然的嘲讽道:「所以圣上,如果想要领兵出战…您是想要提领汴州城的一万兵力,还是要指挥虎牢关的二万兵力呢?」

      元子攸再讶然的道:「啊!你刚刚不是说…说是四万兵力的吗?什幺时候…」

      「四万兵力…是指虎牢关的二万人,和留守汴州城的一万人,再加上东进防备梁国的一万人,总共合计四万人。」尔朱荣不悦的插话道。

      元子攸皱眉不解道:「这…这也太少了吧!」

      尔朱荣提高音量的大声道:「少?这怎幺会少?若四万人叫做少的话,那陈庆之的七千兵力又算什幺?」

      元子攸想要辩解道:「可是…之前元天穆他的十八万大军…」

      尔朱荣再打断元子攸的话,理所当然的道:「所以微臣才会将其主要兵力留在并州,目的便是静观其变,尔后伺机而动,不管陈庆之是输是赢,不管萧宝夤是否偷袭虎牢关,或是柔然想袭击并州,微臣都能在最快的时机,做出最好的决择,是救援?是进军?还是…」说到这里,尔朱荣忽然停顿了下来,只是冷冷的看着元子攸不说话,而剩下未说出来的字句,似乎已在元子攸心里响起。

      (尔朱荣的表情已经告诉我,如果到时候我被敌军包夹了,他一定不会发兵救援!)元子攸吞了一个口水,心中顿时一阵不安。

      (但即便如此,就算他不让朕领兵出战,只要能将他支开,朕照样可以收取他所留下来的士兵,然后再从背后偷袭他。)元子攸在心中想着苏让教他的策略。

      元子攸故装镇定的问道:「那…大都督已决定好要提领哪一路兵力了吗?」

      尔朱荣欣然的微笑道:「微臣已决定好,此战主将便由元天穆全权负责,而微臣…」

      「会待在圣上的身边,以保护圣上安全。」

      元子攸瞠目结舌的道:「什…什幺?」

      尔朱荣转为严肃的问道:「嗯…圣上对此有什幺意见吗?」

      元子攸故装不悦的指责道:「元天穆已折损了我大魏十八万精兵,你还敢让他领兵出战?」

      尔朱荣沉声的道:「元天穆是输给陶弘景的火石之计,并非是他无能领兵,圣上怎能将这败战之罪全都怪在他的身上?但…虽说如此,一夕之间损失这幺多兵马,他也难辞其咎,所以会再让他提兵出战,目的就是要让他将功折罪。」

      (可恶!不能支开尔朱荣,我就没办法偷取他的军队,而且他若一直留在这里的话,我定又会被他给限制住,这该怎幺办呢?如果被到时候,被他先取回洛阳城的话,那我的帝位…恐怕就不保了!)元子攸忐忑不安的在心中想着。

      见元子攸心神不定、若有所思,尔朱荣便得意的道:「圣上若没什幺意见,微臣便要下去安排此次的战役。」

      不知所措的元子攸,一脸慌张的结巴道:「呃…朕…呃…朕…」

      尔朱荣不想再理会元子攸,便低头拱手道:「那恕微臣先行告退。」话说完,尔朱荣便立即转身走出营帐,元子攸即便伸手想拦,也只能张着手、空着嘴,看着尔朱荣得意的步出营帐外。

      而这时,尔朱荣刚好和正要走入营帐的苏让擦身而过,虽然尔朱荣走的相当匆忙,但苏让仍是拱手作揖的问候道:「尔朱将军…」

      (又来帮那个无能的蠢蛋出计策吗?哼!别白费功夫了!)尔朱荣在心中不屑的想着。

      尔朱荣停下脚步,转头斜眼瞄着在他身后的苏让,并微微点着头道:「苏大人…」说完后,两个人便各自的向前走开。

      (你也只有现在能如此嚣张跋扈,迟早有一天…你必会被千刀万剐。)看着尔朱荣离去的背影,苏让在心中冷冷的笑着。

      苏让进到营帐里,便下跪拜见道:「微臣参见圣上。」

      元子攸赶紧将苏让扶起,慌张的急道:「苏让你来的正好,尔朱荣他不但不让朕领兵出战,他自己也留守营区没要出兵,这幺一来,我们要怎幺抢他兵权啊?」

      苏让若有所思的平稳道:「嗯…他若不出战,那想必定是派元天穆出战了。」

      元子攸皱眉急促的点头道:「没错没错!他就是要派元天穆出战。」

      苏让沉吟的道:「看来…他已知道我们的计谋。」

      元子攸忧心忡忡的道:「那该怎幺办?绝不能让他先拿下洛阳,否则朕的帝位就不保了。」

      苏让好奇的问道:「尔朱荣有说他要派多少兵马出战吗?」

      元子攸气愤的道:「说到这个才气,他只想派四万人去打陈庆之而已,之前十多万大军都打不过陈庆之了,现在才四万人是要怎幺打?」

      苏让托着下巴,仔细的分析道:「嗯!尔朱荣这幺做的原因有二,其一、因为派出的兵力过于少数,可以让圣上想要出战的意愿降低且知难而退,其二、若圣上执意领兵出战,并将那四万兵力取其自用,届时如果圣上真的反扑尔朱荣,那相较于他目前将近三十万的大军而言,圣上的兵力也不足以构成任何的威胁。」

      元子攸双眉微蹙的不安问道:「那接下来…应该要怎幺办?」

      苏让沉重的道:「是还有一计,只是…」

      「只是什幺?」元子攸忍不住的抢话问道。

      苏让摇头叹道:「只是这一计,会害死很多…很多我大魏的士兵…」

      元子攸无助的急道:「朕的大魏江山都已经快拱手让人了,事到如今已顾不了这幺多,苏让你仅管直说,若有什幺事…朕来扛。」

      元子攸见苏让仍有所犹豫,故再急着道:「别再吊朕味口了,快说啊!」

      苏让表情凝重的看着元子攸道:「嗯…就是让元天穆…」

      「再次败阵!」

      元子攸似乎知道苏让的意思,故一边思考着,一边在嘴中碎唸的道:「让元天穆再次败阵…」

      既然已经将计谋说出,苏让便不在迷惑,决定将心中这一只黑色的箱子全部摊开,苏让眼神坚定的说明道:「若能让元天穆败阵的话,对目前情势有两大好处…」

      元子攸眼神发亮的兴奋问道:「什幺好处?」

      苏让慢慢的细说道:「元天穆之前已折损了十八万大军,若此次再输,圣上便能以这个藉口斩了元天穆,元天穆是尔朱荣的左右手,杀了他不仅能除去尔朱荣的羽翼,更能降低尔朱荣在军中的势力…」

      苏让继续解释道:「再者…若尔朱荣想保元天穆的话,我想…尔朱荣一定会想要保他,所以圣上便可故计重施,把对付尔朱世隆的那一套,再用来对元天穆。」

      「先惩戒…后调职…」元子攸嘴角微扬的接话道。

      苏让点头微笑道:「是的!之后…再命令尔朱荣发兵洛阳,如此,尔朱荣不但少了元天穆的势力,而我们的计划也还能再次进行,此便为第一个好处。」

      元子攸开心的直指着苏让笑道:「好好好…这个主意好!这个主意好!」

      话锋一转,苏让又悲叹了起来道:「只是…唉…此计划却得牺牲那四万名士兵啊!」

      元子攸看似并不在乎那四万名士兵,只是疑惑的提问道:「说到这…朕有一点不明白,究竟要如何能确保元天穆在这场战役中,一定会输呢?」

      苏让再叹了一口气道:「不…圣上问错了。」

      元子攸满脸困惑的道:「问错了?什幺意思?」

      苏让严肃的道:「圣上应该要问,在这场战役中,要如何能确保…」

      「陈庆之一定能赢?」

      元子攸恍然的道:「苏让的意思是…」

      元子攸不安的朝门口左右望着,确定门口没有其他人后,才细声说道:「苏让是要朕…串谋陈庆之?告诉陈庆之尔朱荣的兵力布署及其位置吗?」

      苏让缓缓的靠近元子攸,附耳的细声回道:「不!不是圣上,是微臣串谋陈庆之,欲想谋害尔朱荣,和圣上无关。」

      元子攸双手抓着苏让的双肩,感动的激奋道:「好…苏让果然忠心,朕得一个苏让,已胜过千军万马。」

      苏让再说明道:「其二、便是以尔朱荣兵力的布署图,来向陈庆之换取一样东西,一样圣上和尔朱荣皆曾经想要得到的东西。」

      元子攸不解的念道:「朕和尔朱荣曾经想要的东西?那是什幺?」

      「火石总要!」苏让微微笑道。

      元子攸轻拍了几下自己的头,无奈的叹道:「唉!最近太多令朕烦心的事情了,若苏让未再提起,朕都已经忘记这个东西。」

      苏让接着解释道:「尔朱荣是出了名的领军将才,我们若要和他对立,『火石总要』定能在关键时刻,弥补我们在统御部队上的不足。」

      元子攸点头认同道:「嗯!苏让心思果真细腻。」

      苏让作势挥臂成刀的道:「先断其爪牙,再丰我羽翼,这便是微臣的…」

      「一石二鸟之计。」

      说到这,元子攸眼前已亮起一阵希望之光,虽说如此,他内心仍是有些担忧,总觉得好像少了什幺事情,故便不安的道:「但…朕认为,苏让毕竟还是朝中大臣,若你支身到陈庆之那里的话,这件事恐怕还是会传到尔朱荣的耳里,那到时…」

      苏让欣然的道:「圣上请放心,到陈庆之那里传话的人,微臣早已经拟定好人选。」

      元子攸讶然的道:「喔!那…苏让打算安排谁呢?此人必需能清楚的了解我魏国情势,又要能知道朕心中的本意,但又不能表现的太过于懦弱,而且还能躲过尔朱荣的耳目,苏让身边有这样的人选?」

      苏让嘴角微扬的得意笑道:「有…这位人选便是微臣的胞弟…」

      「苏绰。」

  • 名称:天字号保镖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5 16:56:5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