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霆之主全文阅读

      (哒~哒~哒~)一个摇晃的狼狈身影,在月光下急促的奔跑着,他右手拿着天地之剑,左掌抚着胸口快步奔跑在一处大街上,即便胸口的重伤让他难过的喘不过气,但他仍然持续的移动脚步,试图想寻找附近的卫兵求援,但…奇怪的事,这一路上原本应有的守卫,如今却不见任何一人。

      这一切是怎幺开始?又为何开始?并不是没有时间去想这些事情,而是似乎没有去意识到这个问题的存在,因为这个故事里头的全部事物,就只是单纯的跟着已限定好的剧情走下去而已…

      (飕!)一名黑影从后头追上这名受伤的男子,此时受伤的男子已惊觉到背后的杀气,才刚一转身(碰!),便被追来的黑影一脚给踢倒在地。

      受伤的男子倒在地上,举起天地之剑指向面前的这名冷然的黑影,嘴角微微抽动怒道:「不要…逼我…」

      明亮的月光清楚描绘出受伤男子的面孔,脸上稀疏的鬍子让他看起来略显颓废,而他的年纪似乎已到了不惑之年,现在的他,仍处在震惊、讶然之中,好像刚受到什幺样的打击,使他心中充满着疑惑、悲愤。

      相反的,在他面前的人影正好背对着月光,虽然光线照不到他的面容,但…受伤男子却非常明确的知道他的身份。

      眼前黑影轻蔑的冷哼一声后,对着倒坐在地的男子笑道:「虽然你的剑术不差,但如今你已经伤成这样,对我而言…已不具有任何的威胁性了,对吧!」

      「…钟磊!」

      钟磊将手里的天地之剑指着面前的黑影,吃力的爬起来道:「听你的口气…你好像认为…我的天地之剑…伤不了你啰!」

      黑影冷酷的笑道:「不…天地之剑或许可以伤到我,但你…绝对没那个能耐。」虽然看不到黑影的面容,但从他的语气彷彿可以感觉到,那影子底下残虐的笑脸。

      当钟磊运起天地之剑的力量瞬间,黑影也同时间展开了攻势,因为黑影已决定,不会给钟磊任何反击的机会,就在灵气聚于黑影的右掌之际,那致命的一击,已随之奔展而出…

      (滋滋~~轰轰轰轰轰~~)

      瞬时之间,霞光万道、轰声雷动,眼前的光芒覆盖了一切,而震耳欲聋的声响打乱了脑中的思绪,才一眨眼,周遭景物已慢慢变成一道灰黑的旋涡,并将所有的事物捲入之中。

      当还在离清周遭发生了什幺事情,耳边便开始传入蟋蟋蟀蟀的呢喃低语,那些声音…有争吵、有怒骂、有哀戚、有狂笑、有打斗、有嘶吼,慢慢的…这些莫明的声音,开始在脑中构筑了一张张似曾相识的画面…愤怒的、悔恨的、兴奋的、害怕的,而那杂乱且毫无意义的片断讯息,佔满了脑中的每一个角落,让人在混噩之中迷失了自我…

      虚构的剧情中掺杂着真实的对白,不协调的怪异场景里,夹带着熟悉的人事物,而故事中迷惑不知定位的人物,却有着坚毅不摇的决心,那是什幺剧本?那是想要表达什幺情绪?那又是有着什幺样的目的?没人回答…也没人提问…只知道…故事一直不断的迴绕,重複的事件持续在发生…

      但…究竟…在这黑暗之中经过了多少时间?在这诡谲的世界走过了多少遍?在这迷乱的时空里穿梭了多少回?也不是没人知道,而是从来没有人想过这些事情,直至一道宛如流星般的闪念掠过眼前,将这片混沌的世界一分为二,新的天与地才就此成形,并建立起秩序及规律,而那迷濛、混乱的场景也随着慢慢变得井然有序、层序分明…

      而方才那道飞梭而过的意念,伴随着一阵轻柔的细语奔向天际,那熟识的声音引起潜藏在意志的好奇心,于是使人不自觉的迈开脚步,开始跟着那道意念,追随那道意念…

      当越接近那道意念,耳边温暖且令人心安的话语便越来越大声,且有规律的在脑海里不断盘旋着,一直到面前场景由暗转亮,身旁虚幻模糊的事物才渐渐真实、清晰…

      「醒了吗?」

      林云蹤缓缓的睁开双眼,无神的望着天花板发呆着,就在片刻恍惚之间,方才脑中所经历过千万回的故事,已慢慢开始淡忘。

      「好多了吗?」一旁轻柔的声音问道。

      林云蹤这时才将视线移至身旁,只见夏柔矜将手中的布浸进旁边的水盆后,再将其拧乾并往林云蹤的额头擦了一些汗。

      林云蹤看着屋内的场景,语意不清的莫明道:「我…为什幺…现在…这是哪里?」

      夏柔矜好奇的问道:「你什幺都不记得了吗?」

      听到夏柔矜这个问法,顿时让林云蹤头皮发麻,骤然精神一震的紧张问道:「我…怎幺了吗?又发生什幺事了吗?是…是雷克斯吗?我昏过去了吗?」

      看到林云蹤紧张的神情,夏柔矜微微的笑道:「答对了一半!你是昏过去了,但是跟雷克斯没有任何的关係。」

      「我…昏过去了?什幺意思?」林云蹤从被窝里爬起来道,这才发现,身上的衣物和整片床单都是湿的。

      夏柔矜关心的道:「你身子才刚好,现在不要冒然起身,否则待会儿又感到风寒了。」

      林云蹤疑惑的问道:「风寒?我感冒了?」

      夏柔矜再次的问道:「你真的什幺都不记得了?」

      (不记得?我现在脑中一片空白啊!)林云蹤皱着眉头不安的道:「怎…怎幺了吗?有什幺是我应该知道的吗?」

      夏柔矜走到桌边拿起一个瓷碗道:「我们从首阳山下来后,你就莫明的发热且高烧不退…一直到昨天晚上才渐渐好转,没想到,你今晨就清醒了。」

      林云蹤摸着自己的额头道:「高烧?那…我昏睡几天了?」

      「三天,今天是第四天了,来…把这碗药喝了吧!」夏柔矜那起手中的碗道。

      林云蹤讶然的道:「三天!我睡了这幺久?」

      夏柔矜点头道:「嗯!这三天还真是让柔矜担心死了,幸好林公子现在没事了。」

      林云蹤搔着头笑道:「又给夏姑娘添麻烦了。」

      夏柔矜甜甜的笑道:「林公子没事就好,只是…柔矜发现了一些奇怪的事情。」

      林云蹤不解问道:「什幺事情?」

      夏柔矜将手中的碗递上前来道:「林公子先喝了这碗药,柔矜再跟你说。」

      林云蹤闻到碗里那股呛鼻的苦药味,不禁皱起眉头排斥道:「这是什幺?」

      夏柔矜解释道:「这是师父的独门秘方,不仅可以养神补气,还可以驱热解暑,赶快喝了它吧!」

      「喔…」林云蹤一脸厌恶的看着碗里的药,不是很情愿的接下碗。

      夏柔矜拿着桌上的衣物道:「这是方才柔矜在镇上买的衣物,林公子在床上闷了三天汗,全身衣服应该又髒又湿了,待会儿赶紧换上,免得着凉了。」

      (天啊!好苦啊!这什幺怪药啊!)林云蹤一面痛苦的喝着药,一面问道:「夏姑娘刚刚说发现什幺怪事?」

      夏柔矜皱眉忧心的道:「有两件怪事…一忧一喜,你要先听哪一个?」

      林云蹤喝着苦药,不以为意的道:「还有分啊!那…先听好的吧!」

      夏柔矜觉得不可思议的道:「喜的事…不知道林公子是否有练什幺特殊的武功?你身上的大小伤口,居然在三天内都全部恢复了,除了你的右肩那道伤痕比较严重,复原的比较慢之外,其余伤势…连疤痕都看不见了。」

      (哈!看来灵界王给的这个驱体还不错嘛!但…除了…在我体内种下曼珠沙华,不然这个身体还蛮好用的,只是…总不能告诉她,我的身体是千年莲花做的吧!不然她可能会以为我跟芝儿一样。)林云蹤看到桌上摆着一壶水,便赶快倒了两、三碗来喝,以解满嘴的苦药味。

      夏柔矜见林云蹤没有回答,便又继续说道:「忧的事…你的身体…」

      (看来…在床上这三天没白躺,虽然右手臂仍有些抬不起来,但…不知道是否因为之前所受的伤势都复原的关係,现在感觉身体状况还蛮好的。)林云蹤边喝着水,一边轻鬆的问道:「夏姑娘,妳刚刚说什幺?」

      夏柔矜忽然严肃的道:「林公子,你身体内的彼岸花…好像…」

      「开始发作了。」

      「什幺?」林云蹤喝着手上的碗水,不经意的瞄到自己的手腕。

      「我的手…怎幺…怎幺会这样…」林云蹤看到自己青筋浮现的手腕,惊讶的喊道。

      林云蹤捲起右臂的袖子错愕的看着,右臂上有三、四处浮着如树枝状的青色血管,不可置信的林云蹤看了看自己的双臂后,又瞄到打着赤脚的脚背亦是如此,捲起脚上的裤管后,小腿上也是多处布满了青色血管。

      最后…林云蹤便直接脱下身上的衣服慌张的检视着,然而,身体不管是腹部、胸前、背部、肩颈也是都有局部的青色血管。

      (不会吧!我体内的曼珠沙华已经开始成长了!该不会还没找到生命之水,我就…)林云蹤不安的看着身上的青色血管。

      夏柔矜忧心的问道:「林公子现在会有什幺不舒服的感觉吗?」

      林云蹤摸了摸身上青色血管的部位道:「不会…我的身体没有什幺特别的感觉,就连浮现青色血管的部位,也没有什幺疼痛或不适。」

      夏柔矜沉吟道:「看来…我们得快点找到蜀山之巅才行。」

      林云蹤叹了叹道:「蜀山之巅…唉~~」

      夏柔矜安慰的道:「柔矜相信,生命之水一定在蜀山之巅。」

      林云蹤勉强的打起精神道:「嗯!也只能暂时寄望蜀山之巅,但我这一躺…已经延误了好多天了。」

      林云蹤拿起夏柔矜帮他买的衣服到房内的屏风后头更换,再用一些多余的布料,将手背及手腕上,容易被人看到的青筋给包覆起来,以防吓到其他人。

      林云蹤换好衣服后,从屏风后头走出来关心的说道:「夏姑娘,妳这几天日夜不断的照顾我,若现在赶路的话,体力恐会吃不消,我们还是明日再出发吧!」

      夏柔矜起身笑道:「林公子多虑了,虽然大部份的时间都在熬药和準备药材,但柔矜还是有利用空闲的时间休息…」才刚起身说完话,夏柔矜突然双腿一软,整个人猛然往前一扑,林云蹤见状立即箭步前踏,正好抱住倒向前来的夏柔矜。

      夏柔矜那软玉冰肌的身体,散发出令人着迷的芬芳香味,她那清眸柔媚的眼神,挑起了内心深处的丝丝情慾,而跌倒时的娇叹轻声,让人不禁心生怜惜。

      短短一秒钟的碰触,不知为何令人心跳加速,那尴尬的气氛让倒在林云蹤怀里的夏柔矜赶紧起身一站。

      林云蹤为化解这尴尬的气氛,假装不以为意的问道:「夏姑娘,妳没事吧!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夏柔矜故作镇定的整理着衣裙道:「没事的,我没事的…只是没站稳而已。」

      林云蹤淡淡的笑道:「我们还是明日再出发吧!」

      夏柔矜坚毅的道:「不行,你那身体的状况,是一天比一天还要糟,我记得三天前还没有那些青筋呢!」

      这时客栈的房门外,传出一阵杂乱的声音:「快走快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我可不想被捲入这场战争啊!」、「这附近还有别的镇吗?」

      林云蹤拿起雷神剑走到门旁警戒着,并开一个微微的门缝看着门外的情景,只见其他房客陆陆续续的提着随身的行李,在走廊上急忙的穿梭着。

      「发生什幺事了吗?」夏柔矜此时也察觉到大街上吵杂的声音,故打开房内的窗户看着。

      二楼的视野,正好让他们看清楚街道上以及客栈门口,匆忙离去的百姓及客人。

      有钱的人,将家当分为两、三辆马车运出镇外,而较贫困人则手提四、五带行装,身上背着大包袱并携家带眷着,像似準备逃难。

      看到街上一对父母牵着一名小女孩匆忙离开的画面,这让夏柔矜想起小时候为了躲避战乱,也曾和父母到处逃亡。

      夏柔矜望着窗外淡然的道:「战争…要来了…」

      「战争?我去外面问问看。」林云蹤说完便走出房外。

      林云蹤在客栈的走廊上,找了一位正要离开的中年男子问道:「抱歉,可否请教一下,为何大家都匆忙着收拾行李离开?」

      中年男子讶然的道:「啊!你还不知道吗?梁军已经打来了!」

      林云蹤震惊的道:「梁军!」

      中年男子忧心如焚的道:「是啊!听说陈庆之的白袍部队已经準备过虎牢关了,而我们首阳镇又是到洛阳的必经之路,所以现在再不走,到时…就别怪战火无情了!」男子说完后,便摇头的离开。

      林云蹤发自内心的微微笑道:「陈将军…陈将军没事了…看来杨华将军平安的将生命之水送达了。」

      「只是…陈将军为何还要攻打洛阳呢?」夏柔矜从后头走过来道。

      林云蹤皱着眉头道:「这…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陈将军这幺做,一定有他的道理在。」

      夏柔矜看着匆忙离开的人群,忧伤的叹道:「唉!百姓不喜欢战争不是没道理的,因为…不管是谁赢,最终输的…还是那些无辜的百姓。」

      林云蹤无奈的道:「虽然这幺说没错,但是陈将军的部队并不会对百姓强夺、杀戮啊!」

      夏柔矜解释道:「那是因为林公子你了解陈将军啊!其他人…又怎幺会知道陈将军的为人呢?更何况是和梁国为敌的魏国百姓。」

      林云蹤顿了顿点头道:「嗯…妳说的对,当领军者要攻下一座城池的时候,不管是火攻、水攻,或是其他任何的攻城方法,损失最严重的,莫过于城中的那些百姓。」

      夏柔矜有感而发的幽幽道:「如雨而至的火箭,所烧的皆是百姓们的房子…那涛涛恕江所淹灭的,也是百姓们的家园,为了对敌人造成最大的伤害,有时…伤害当地的居民来造成人心恐慌,也是手段之一。」

      「这…就是生存在乱世里的悲哀。」

      看到夏柔矜忧愁的样子,林云蹤关心的问道:「夏姑娘,妳还好吧!」

      夏柔矜摇着头回神笑道:「我没事,我们差不多也该离开了。」

      林云蹤开口再问道:「夏姑娘,妳…」

      「放心,我真的没事,如今最重要的,还是得先找到蜀山之巅。」夏柔矜插话笑道。

      林云蹤叹了叹道:「唉~~好吧!只希望夏姑娘不要太勉强自己。」

      夏柔矜点头笑道:「谢谢林公子的关心,柔矜自有分吋。」

      走出客栈后,林云蹤不自觉的抬头望着天空,虽为晴空万里,但仍可看到北方缓缓飘来几片乌云,沾染了纯蓝的天空,空气中微湿的凉风,带来了雨神的警讯,在未出发之前,林云蹤和夏柔矜就已经感受到不安的气氛,在大气之中散布着。

      虽然远方那灰黑的乌云飘的非常缓慢,但在转眼之间,就已飘到了洛阳皇城的上方…

洛阳皇城内

      明亮的天空已渐渐变暗,灰黑的乌云笼罩了整个皇城,这是上天的隐喻?还是警告?或是暗示?也或许那只是一片雨云而已,但如今皇城内,已无人有那闲暇的时间去想那些事情,因为梁军开战的消息,早已传遍整座城市。

      「岂有此理!」孝庄帝用力拍着扶手,大声怒道。

      孝庄帝激动的骂道:「尔朱世隆居然弃关逃跑,这跟开门放梁军进来有什幺两样?」

      高道穆瞄着穆绍不屑的道:「大敌当前,竟敢擅离职守,该当死罪!」

      李神俊附和的道:「没错!而且…尔朱世隆和尔朱荣本就为一丘之貉,这次尔朱世隆没原由的撤兵虎牢关,我想…这一定是受尔朱荣指使。」

      穆绍冷冷的道:「尚书大人,若没凭没据就不要乱说话,免得到时惹祸上身。」

      鲁安不客气的道:「没凭没据?尔朱世隆已带着军队渡河,往晋阳城的方向去了,他若不是要去找尔朱荣,难到还有别的事吗?」

      穆绍不理会其他的人话,直接拱手对孝庄帝道:「圣上,目前已经不是应该讨论,谁是对…谁是错的时候,现在陈庆之的军队已经到达虎牢关,圣上…该是离开洛阳了。」

      孝庄帝面有难色的道:「什幺?这…」

      杨昱不以为意的道:「启稟圣上,微臣以为…应该坚守洛阳才是,以洛阳城的规模,陈庆之那不到一万的兵力是不可能攻下的。」

      穆绍冷哼的不悦道:「“不可能攻下”?哼!这句话我不知道已经听过多少遍了,从睢阳城开始,每个守军将领都胸有成竹的说“不可能攻下”,那现在呢?陈庆之已经来到虎牢关了,你还在那边“不可能攻下”!」

      杨昱侃侃而谈的道:「其他城可以丢,但唯独洛阳城不可失,洛阳可是魏国首都,象徵着魏国…」

      穆绍插话打断道:「失了城,再夺回来就好,但…圣上可是九五之尊,是不容许有任何的偏差,要守…你自己留下来守,为了圣上的安全着想,圣上一定要离开。」

      孝庄帝不知所措的道:「但是…若要离开…要往哪里走呢?」

      穆绍不怀好意的笑道:「当然是最安全的地方…」

      「…并州。」

      (并州!尔朱荣所在的晋阳城就在并州,若圣上到了并州,就一定会被尔朱荣接往晋阳…那…)在一旁的苏让忧心的想着。

      李神俊激动的怒道:「哼!那司空大人怎幺不说,就直接躲到尔朱荣的房间好了,并州…哈!在开什幺玩笑?」

      穆绍不悦的指着道:「尔朱荣乃是我魏国重臣,尚书大人岂可如此无礼…」

      高道穆直接坦然说道:「司空大人,在魏国…人人皆知尔朱荣的野心,若圣上真的到了并州,在下以为,并不会比待在洛阳城更来得安全。」

      穆绍不悦的拂袖道:「哼!魏国南部大片的土地,皆已落在梁军手里,若这时不往并州走…难不成还有更好的地方?」

      穆绍接续指责众大臣道:「我是不知道…为何诸位一直将尔朱荣视为敌人,难到各位忘记,当初…可是尔朱荣在背后支持圣上,帮助圣上立位登基的,但如今…每个人都说他藏有阴谋、别有居心,如果尔朱荣真有狼子野心,那他也不需要等到现在才发难啊!」

      穆绍再拱手道:「圣上,再晚就来不及了,届时若被梁军断了后路,想走…就没这幺容易了。」

      孝庄帝见苏让若有所思、欲言又止,故问道:「苏让可否有其他建言。」

      苏让顿了顿拱手道:「微臣以为,如今圣上只剩两个选择。」

      孝庄帝着急的道:「快说。」

      「罢兵求和,或…」苏让有些不情愿的道。

      「或弃离洛阳…」

      听到苏让的建言,孝庄帝神情失落的往椅背一躺,因为他知道现在已没有任何选择了。

      李神俊摇头道:「罢兵求和是不可能的,元颢的目的就是要称帝,而如今现况是对他有利的,他怎幺可能轻易求和。」

      高道穆叹道:「没错,即便是求和,他仍是要王位啊!」

      穆绍一脸早知如此的模样,在一旁不奈烦的道:「既然诸位皆知不能求和,那你们还想要继续待在洛阳?」

      孝庄帝抱持着最后的希望再问道:「苏让…若要离去,还有比并州更好的地方吗?」

      苏让眉头深锁,语重心长的道:「若先撇开其他问题不说,论兵力、论军策、论资历,目前…我魏国也只剩下尔朱荣可以和陈庆之抗衡了,再者…如果之后,圣上想再夺回洛阳、东山再起,也只有晋阳城的兵力,可以助圣上击退梁军。」

      穆绍冷哼笑道:「没想到光禄大人还算明事理啊!」

      看着孝庄帝垂头丧气的表情,众大臣焦虑的模样,苏让反倒欣然的大笑着:「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

      这一笑,让孝庄帝和在场大众,就连穆绍也莫明的看着苏让大笑。

      李神俊原以为苏让是和他一样站在孝庄帝的立场,但没想到苏让会在这幺关键的时候倒戈,让他气的指着苏让说不出话来:「苏让你…你…」

      苏让大笑的张着手阻止李神俊说话,等到笑意已过,苏让才缓和的拱手笑道:「圣上,微臣失礼了,微臣只是不明白…为何…为何大家皆以为,到了并州,就换成尔朱荣掌权了?」

      苏让话中似藏有玄机,这让孝庄帝急着说道:「苏让想说什幺仅管直言。」

      「微臣以为…」苏让忽然严肃的道。

      「圣上,您才是当今魏国的皇帝啊!」

      苏让故意对着穆绍不客气的道:「圣上为何不借此利用尔朱荣的军队,让其尔朱荣帮您夺回洛阳。」

      孝庄帝面有难色的道:「这…谈何容易。」,看到孝庄帝懦弱的样子,穆绍心中更是得意。

      苏让义正词严的道:「众人都知道,尔朱荣想要将军队驻入洛阳,那圣上何不利用此点,光明正大的命令尔朱荣将大军开进洛阳,夺回魏国失地。」

      (这个苏让居然帮着尔朱荣讲话,莫非他想转投尔朱荣了?)穆绍在心中打量着苏让。

      李神俊双手一摊的气愤道:「苏让你倒底在说什幺啊?这幺做不就正如尔朱荣的意。」

      苏让微微笑道:「尔朱荣想篡魏成帝,在如今已不是什幺大事,因为人人都知道,可是……他却迟迟不敢这幺做,这是为何?他手握兵马大权,军中重要的阶层将领,又都是他的人,但他还是不敢挥军南下,这又是为何?他明明可以藉故征伐梁军,以把军队牵移洛阳,但始终…他还是没这幺做,那又是为何?」

      苏让看着穆绍继续解释道:「简单的说,这只贪吃的老鼠想要偷吃,但又怕被众人围打…又犹如一个想偷东西的小孩,却又怕挨父母的骂,所以…若非圣上亲自开口,尔朱荣绝对不敢私自携兵南下…」

      苏让挑着眉说道:「说到底,他想图的…就是一个“正名”…」

      高道穆疑惑的道:「正名?尔朱荣做了这幺多大逆不道的事,他还想要“正名”?」

      苏让点头道:「没错!因为他想要堂堂正正的进入皇城,堂堂正正的取代圣上的位置,尔朱荣一直在等待一个机会,等到圣上不堪继任之时,便是他篡谋改朝之日。」

      孝庄帝听到这里已不在有所惶恐或不安,反而仔细的听着苏让说话,冷静的道:「所以…苏让认为,朕该怎幺做?」

      苏让低头拱手道:「光明正大的到并州,然后,抢回原本就属于圣上的…」

      苏让缓缓的抬起头来,嘴角微扬的道…

      「…魏国兵权!」

  • 名称:雷霆之主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5 16:44:5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