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居一品全文阅读

      一个是有着乌黑长髮,身穿黑色皮衣皮裤,一副狂傲不羁、睥睨天下的姿态;另一个则是留着俐落短髮,外穿白色风衣,内着白衣白裤,一脸正气凛然、气宇轩昂的神情,他们两个人虽然皆拥有着相同的脸孔,但是却呈现出两种完全不一样的风格和面貌。

      因为林云蹤在意识上的召唤,所以便强势的把雷克斯的意识,也拉进了脑中的世界,而他们现在所在的地方,就是两个人所共有的意识空间。

      雷克斯看到林云蹤手上的雷神剑,不禁的嘴角微扬的笑道:「看来,你还是没学到上次的教训。」

      林云蹤一派轻微的笑道:「上次,我是在没有準备的情况下被你打败,但这次…我可是有备而来。」

      雷克斯忽然转为严肃的问道:「我问你,方才在世界之树里的那一幕,你有看见吗?」

      林云蹤淡然的回道:「每一个画面、每一句话、每一个字,我都听见看见了。」

      雷克斯不屑的道:「你我只是一把剑的元灵,根本就不是人类,我们又何必去管人类世界的死活?如果今日你我毒发身亡,你认为会有人同情我们吗?」

      林云蹤觉得不可思议的道:「你这话未免也太极端了,你我虽然是双剑元灵转世,但这辈子,我们不就是人类吗?你我所认识、关心的人,也存活在这个人世间啊!」

      雷克斯冷哼道:「那些人都是你认识、你所关心的人,与我毫无关係,对我而言…若连自己的性命都保不住的话,还有什幺闲情去管别人的死活?」

      林云蹤反驳道:「你我的意识是共有的,我认识的人就是你熟识的人,我关心的人也就是你在乎的人,不管你我是否为异类,起码大家都住在同一个世界,生活在一样的环境,若这个地方已不复存在,那你我活着还有什幺意思?」

      雷克斯理所当然的道:「正所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最厌恶…就是你这种自视清高的人,老是装着一副非你不能解决的样子,天下之大,比你我有能力的人多的是,像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还轮不到你强出头。」

      林云蹤冷冷的点头笑道:「你说的对,在这个世界上,比我们有能力的人还很多,比我们强的人也大有人在,但是让我提醒你一下,你我之所以会在这里,并捲入这幺多事非,就是因为我们是独一无二的…」

      「天地之剑!」

      林云蹤接续严肃的道:「这里所发生的任何事情,都皆因天地之剑而起,一切都与我们有关,非我们不能解决,所以你最好打消想置身于事外的念头。」

      雷克斯摇着头道:「『我们』?这里没有『我们』,只有你…和…我。」

      林云蹤冷笑了一下道:「很好,既然你我之间没有任何共识,那也不需要再多说什幺。」

      雷克斯的眼神里,露出了一丝邪光的道:「没错!就以实力来决胜负吧!」

      这时雷克斯手中,不知道在什幺时候也拿了一把雷神剑,并指着林云蹤冷然道:「上次,你能存活下来只是侥倖,但这一次,我定会让你的意识…」

      「烟消云散!」

      话语刚断,雷克斯便持着雷神剑飞奔而来(飕!),剎那间,雷克斯扬剑挥起,林云蹤举剑劈下,就在双剑交划而过之际(铿──),零星的火花也随之飘然散起(飒──)。

      这一击,看似两人实力相当,但是雷克斯的力量仍是佔了上风,随即,雷克斯使用单手持剑,继续往上撩起,紧接着顺势一个后侧旋踢(碰!),将林云蹤踢退了四步的距离(唰──)。

      之后再转身回正面,以左掌聚气雷炎(滋滋…),朝林云蹤击出一道青色闪电(卡!轰──),而无所畏惧的林云蹤非但没有闪躲,反是举起雷神剑,往袭来的青色雷炎直直砍下,

      剑炎双交,轰!然一声,在那交击的剎那,所发出的强劲冲击力,将林云蹤给震出楼顶之外(轰──)。

      而当林云蹤被震飞的同时,随着青色震波的扩散,让他们所在的那栋大楼,立即扬起一阵白沙细尘,随后,因大楼的急遽震荡,使得每层楼的玻璃,皆由上而下迅速的破碎、爆裂(啪锵锵锵──)。

      转眼间,在大楼玻璃才刚爆裂的那一刻,雷克斯已举起雷神剑,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跃到仍在半空之中的林云蹤上方,狠狠的朝他直劈而下(铿!),那清脆嘹亮的铿然声响,随同交击当下所产生的震波,传响了这个虚幻世界。

      林云蹤在接下这重重的一剑后,整个人彷彿流星般,高速的坠向前方大楼(飕!),这强大的反作用力,让他穿过二栋大楼之后(碰碰─碰碰─),仍继续坠落着,直至撞到地上之后才停下(碰!),而这一撞,也将这条马路给撞出了一个大坑洞。

      雷克斯站在一处高楼上,大声的笑道:「想跟我比雷神剑的力量?哈哈哈──你这个愚蠢的东西,真不知道你在想什幺?我可是雷神剑转世啊!」

      雷克斯接着用雷神剑指着底下的林云蹤,得意的狞笑道:「就凭你也想跟我的雷神剑斗?」

      「你就在那个洞里,继续作你的白日梦吧!哈哈哈──」雷克斯仰天狂傲的大笑道。

      马路的大洞内,林云蹤搬开压在身上的裂石,狼狈的缓缓站起,看着手中断成一半的雷神剑,恍然的微微笑道:「我愚蠢?哈!我从没看过像你这幺可笑的对手?在对方输的时候,还会温馨的提醒对方自己的优劣缺点在哪?」

      林云蹤擦着嘴角的血夜,胸有成竹的笑道:「你待会便会知道,狂傲…将会是你最大的致命伤。」

      雷克斯不悦的气愤道:「这句话我听多了,你要知道,曾经说过我『狂傲』的人,如今…」

      「都已经去见阎王了!」话一说完,雷克斯双手持剑、重脚一跺(碰!),犹如猎鹰般从高楼顶端俯冲而下,直袭林云蹤(飕!)。

      面对气势凌人的雷克斯,林云蹤不疾不徐的横站一步,跟着双手紧握只剩半截的雷神剑,屏气凝神的盯着雷克斯的一举一动。

      就当两人只差一臂的距离,林云蹤率先对凌空而下的雷克斯,挥出手中断了半截的雷神剑(霍!),而这样的举动,反令雷克斯忍不住的大笑道:「愚蠢。」话一断,手中的雷神剑已斩向林云蹤的脖子(飒!)。

      倏忽之间,眼看胜负已定,但是…就在那万分之一秒的时刻,出忽意料之外的剑击声响(铿!),却让雷克斯瞠目结舌、蓦然一震。

      「你…为何…」雷克斯不敢置信的结巴道。

      林云蹤嘴角微扬的得意道:「哼!这有什幺好惊讶的?你既然是雷神剑转世,那我当然就是…」

      「紫霜剑转世!」

      不知何时,林云蹤手中只剩半截的雷神剑已幻化成紫霜剑,并和雷克斯所拿的雷神剑相互抗衡。

      「石中之剑!」林云蹤趁雷克斯还在恍惚的时候,便先发起攻势。

      还未回神的雷克斯,忽然察觉到紫霜剑灵力的转化,心中不安的直觉令他立即放弃和林云蹤的对峙,而在往后跳离的那一刻,地上突然刺出一块尖石巨柱(轰!),反应灵敏的雷克斯,赶紧后翻一圈,躲过突如其来的『石中之剑』。

      雷克斯才刚单手后翻跃起(哒!),第二、三、四道石尖柱便连续快速窜出(轰轰轰!),在接连的向后翻跃四次后,雷克斯索性单掌用力撑地一推,直接退跃到半空中,以躲避地上所刺出的石尖柱。

      原以为跳到半空之中,就能得到短暂的休息,好重新整顿攻势,直到雷克斯听到不规则的风声呼啸而过后(飕飕飕─),身上已多了七、八道莫明的血痕。

      「什幺!」雷克斯看着身上的数道血痕,愕然的道。

      「风刃之轨!」林云蹤口中才刚唸道,从举起的右掌前方,已又发出数十道强劲的风压。

      雷克斯惊见宛如利刃般的白色风劲,急速的从面前袭击而来(飕飕飕─),在狂摧雷神剑之力的情况下,即使白色风劲飞速再快,也快不过他如电光石火般的敏捷身手。

      当青色光芒快速的闪烁亮起,那急遽而至的白刃即闪而逝,雷克斯在不能移动的处境下,在半空之中,有惊无险的一一挡下急袭而来的白色风劲(铿铿铿─)。

      落地后,雷克斯急退了十公尺远的距离(哒!哒!哒!),预防林云蹤又施放令他意想不到的法术。

      雷克斯仍有些讶异的问道:「五行元素里,并没有『风』的元素,你为何能操控『风』?」

      林云蹤得意的笑道:「哈哈哈─也有你不知道的事?我还在想…你我不是共享着相同的记忆吗?」

      雷克斯看到林云蹤手中的紫霜剑,正围绕着一金一绿的两颗光球,才疑惑的猜测道:「『金』和『木』两种元素相合,居然就成为『风』的力量?」

      林云蹤欣然的笑道:「没错!『金』虽然为固体,但却具有相当高的可塑性,只要透过外力,便能将『金』塑造成任何的形式,这就是『金』的『变革』特性,所以若将『金』和其他元素结合在一起,不仅能改变其元素的特质,也造就了五行里的多元特性。」

      雷克斯举起雷神剑,不屑的指着道:「哼!麻烦的东西,我只要一个雷电的力量,就能破你的那些…什幺杂交混乱的特性。」

      「就让你看看,什幺是世界上…」雷克斯说道,便挥剑奔向林云蹤。

      「最强的剑!」

      此刻,围绕在紫霜剑上的绿色光球渐渐消失,只留下金的元素,林云蹤嘴角微扬站起弓步,右掌张前,左手反握紫霜剑,不以为意的笑道:「你若是最强的剑,那我便是…」

      「最强的盾!」

      话才说到,雷克斯已持剑奔来,只见林云蹤并未闪躲,仍是将右掌伸张于前,并暗自运着紫霜剑之力,似在等待着最佳的时机。

      直到雷克斯杀至,在林云蹤面前突然出现一道金色的菱形盾牌,口中便跟着喊道…

      「金菱之盾!」

      盾字一落,金菱即现,随即雷神剑便刺向出现在空中的金菱之盾(铿!),但区区的金菱之盾,并没有办法挡下雷神剑的攻势,在第二秒钟开始,金菱之盾就已经开始出现裂痕(劈哩…劈哩…),到了第三秒钟,金菱之盾犹如碎裂的玻璃,瞬时崩解(铿锵─)。

      眼看金菱之盾破裂,林云蹤似乎并不惊讶,只是赶紧挥上右臂,挡下直刺而来的雷神剑。

      「金铠之甲!」

      弹指间,林云蹤将金色灵气包覆右臂,使得他的右手顿时成为黄金臂膀,猛然接下雷神剑的利刃(铿!),同时,林云蹤反握紫霜剑横切而过,当紫芒从眼中闪起,雷克斯的腹部便立刻溅起鲜红色的血液(唰!)。

      退了五步的雷克斯,低头看着自己的腹伤,在一震惊吓之下,让他不得不再次重新审视过他和林云蹤之间的这场战斗,因为若非自身处在雷神剑的加持之下,使得他的速度快过林云蹤,否则方才那一剑,定让他逃不过被腰斩的命运。

      而林云蹤却没有藉此良机来全力进攻雷克斯,因为一脸错愕的他,正看着黄金手臂上,刚才被雷神剑所划过的那一道剑痕。

      在解除被金色灵气所包覆的手臂后,雷神剑所切过的伤痕立刻喷出血液,那道剑痕虽然才约略一吋左右,但倘若雷克斯使出全力斩下的话,真不知道他的黄金手臂能否完全挡下?但即便挡下了,他右臂也肯定被斩下一半。

      (果然不能小看雷神剑,我必须再提升『金』的力量,否则可能挡不住他下一波的攻势。)林云蹤擦拭着脸上的汗水,心中不时警戒着。

      (哼!我只是一时大意,才让他得了个便宜,我就说了…世界上没有雷电无法破坏的东西。)雷克斯并没有因为方才的腹伤而变得畏怯,反而看着林云蹤衣袖上露出了一大片血痕,心中更是得意、狂傲。

      雷克斯双手紧握雷神剑,虎视鹰瞵的缓步往前轻移,一面慢慢拉近他和林云蹤之间的距离,一边观察着林云蹤的反应,但雷克斯心中的盘算,却早已被林云蹤嗅出。

      (他想拉近距离,然后在一瞬间用速度取胜!)心知不妙的林云蹤,正想要往后跳离,但说时迟那时快,飕!的一声,眼前的雷克斯却已骤然消失,只留下一抹摇晃的黑色残影。

      (糟了!不管先是攻击或后制防御,我的速度都输他,若没能看清楚他的最后一剑,结局必是我败。)

      明知雷克斯的攻略,却无法防备他的攻势,林云蹤张口未出,雷克斯已举剑现身在他的上方,眼看雷神剑划天而落(飒!),林云蹤本能反应的举起紫霜剑防御,但是…在双剑交击的时候,半空中的残影又瞬息消失(飕!),待林云蹤看清楚最后雷克斯的身影,雷神剑已刺入林云蹤的胸口(飒!)。

      「呃…」林云蹤瞠目结舌的看着渐渐染红的胸口。

      在拔出雷神剑后,雷克斯左拳凝气,一口气便击出如闪电般的高速雷拳(哒哒哒──),在林云蹤还未喘过气来,四十多拳已扎实的打在他身上(碰碰碰──)。

      「这就是…『天真』的下场!」雷克斯狞笑的说道,顺势拉臂呈弓,击出最后一拳(轰!)。

      闪电般的震波,再次将林云蹤击飞于一百公尺外,而毫不留情的雷克斯马上单手举剑顶天,快速的往林云蹤的方向劈下三剑。

      右下一挥风动四起(呼─),左侧一斩凤笛长鸣(呜─),斜上一撩拨云开天(飒─),三道月弯般的青色弧刃,在掠过林云蹤之后仍继续往前飞行(唰!唰!唰!)。

      有那幺一刻,这个大地的声音似乎被收入一只无形的巨箱里,顿时消失于这个世界上,直至一颗碎石从身旁的高楼掉下后(哒…哒…哒…),那铺天盖地的巨响,便从无形的巨箱里施放冲出(轰轰轰──)。

      身旁五、六栋高楼大厦因为也受到刚才『雷刃』的波及,在轻摇微晃后,便开始崩塌溃裂(轰轰轰──),并纷纷朝林云蹤所在的位置倒落垮压(碰碰碰──),弹指间,原本林立于面前的高楼大厦,已乍然变成一座用水泥石墙所堆积起来的废区。

      在过了一会儿后,大量的尘土灰烟正笼罩着这座废区,而方才剧烈的崩塌轰隆声,已渐渐缓和沉寂,看着大楼压倒在林云蹤所倒下的位置,雷克斯并没有太高兴的表情,反而严肃的唸唸有词道:「你这个作弊的家伙,我定会把你碎尸万段。」

      雷克斯才刚碎唸道,在倒塌的废区中,开始有着微微的骚动(轰…),转眼间,一道紫光穿过厚重的水泥石块,从废区里面往天空照射而出,隐露在灰烟尘土之中。

      没几秒的时间,林云蹤便从堆叠的石块中冲出(轰!),跃到一旁的大石块上。

      (滋滋…)金、黄两色的小光球,此时已环绕在紫霜剑的周围,片刻间,林云蹤身上的伤势已逐渐恢复。

      (这就是陈庆之常用的『大地之癒』,没想到它的疗效会这幺神奇!)林云蹤看着自身的伤口慢慢的消失,这奇妙的能力,让他对这场和雷克斯之间的意识争斗,又多了点信心。

      「哼!我看你有几条命可以恢复!」气愤不平的雷克斯大声喊道后,再度持剑一攻而上(飕─)。

      虽然已提高了紫霜剑之力,但仍是跟不上雷克斯的速度,在嘹亮的兵刃交击声响起之前,林云蹤身上已多了五、六道剑痕(飒飒─),而知道自己的速度不如雷克斯的林云蹤,也只能边战边退,以寻求其他反胜的契机。

      他们两人,从大厦废区战到一旁的市集(铿铿铿──),再从市集战到附近的街道(锵锵锵──),最后从街道打进了一栋大楼里面(铮铮铮──)。

      青刃一扫响遏行云,紫霞闪照日月无光,随着对决越来越激烈,紫光青芒不断游走在两人身边,时而虎啸泠泠,时而银铃作响,从一栋大楼打到另一栋大楼,彷彿就是从一块空地移战到另一块空地,因为只要是他们所经过的地方,留下的尽是断壁残垣(轰轰轰──)。

      (滴哒…滴哒…滴哒…)当乌云遮蔽了日光、冷风带来了水气,天空便开始缓缓的落下雨滴,直到雷响震天、电网袭地之时,一场狂风暴雨正準备袭捲而来。

      雨势越大,雷克斯的剑势就越是激烈,风劲越强,雷克斯的态度就越是狂傲,看似他的心情是随着这场大雨而雀跃舞动,但实际上…这场暴风雨,反而是依着他的情绪起伏变化(轰!轰!轰!)。

      (锵锵锵──)雷克斯眼花撩乱的剑影,快如疾电的招式,令林云蹤完全无法招架,想挡…却心有余力,想攻…也无从攻起,处于被动之下的他,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白色风衣渐渐染红。

      (在这样下去,我一定会输给他,既然挡不下的话…)林云蹤心中一横,决定背水一战。

      (那乾脆就不要挡了!)

      「金铠之甲!」金色灵气再次将林云蹤覆盖,宛如身上渡了一层金箔神衣般,耀眼炫目。

      「呀啊啊啊──」放弃防守的林云蹤,一股脑的持剑挥砍着雷克斯,任凭雷神剑怎幺砍他,如何攻击他,即便是刺向他的头颅、心脏等重要的部位,林云蹤也完全不理会,因为他一心只想要击败雷克斯。

      而如此不顾一切的举动,反倒让雷克斯有所退却,虽然无坚不摧的雷神剑,仍然可以对林云蹤造成伤害,但是雷克斯再疯狂,也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你这个疯子!」雷克斯决定暂时收起攻势,先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等林云蹤砍累了,就是换他进攻之时。

      但是当雷克斯往后跳离的时候,林云蹤反而停下攻势,迅速的切换着紫霜剑的力量,并用尽全力跃于半空之中,大声的喊道…

      「寒冰之雨!」

      紫剑顶天,寒气纵横,金水元素的结合,将雨水化成冰,当林云蹤将紫霜剑指向雷克斯的瞬间,只要从他身旁落下、滑过的雨水,便立刻转变为冰晶尖刺,直降大地(唰唰唰──)。

      雷克斯的速度虽快,但以目前的力量,他还无法做到身在狂风大雨之中仍不被淋湿,故突如其来的雨水和冰刺的变化,令雷克斯一时之间有些措手不及,不知道该如何应对(飒飒飒──)。

      就在绝处逢生之时,雷克斯突发奇招,先以『雷刃』向上朝林云蹤撩起一剑(唰!),再顺势转身跃起,猛然的朝地面斩下第二道『雷刃』(唰!)。

      第一道『雷刃』,让林云蹤不得不中止现在的攻势来做迴避(飕!),而第二道『雷刃』,则使地面街道瞬时爆裂成数百块碎石(轰!),这不仅可以让雷克斯藏入地底裂痕中,更能使碎石去撞击冰晶尖刺,来降低自身的伤害。

      (砰砰砰──)在冰晶尖刺的攻势被碎石挡住后,此时的林云蹤也从半空中降回地面,看着身上破烂的风衣已成为他行动时的阻碍,林云蹤索性将染红,且破裂的白色风衣脱去并丢向一旁,这时,显露在风衣底下的身躯,则是满满的剑伤和血痕。

      林云蹤现在才意会到,若一开始没使用『金铠之甲』护身的话,那现在的身体,应该已是支离破碎。

      (我现在才知道,原来雷神剑是这幺的锋利!)林云蹤拖着重伤的身躯,慢步的接近雷克斯藏身的地方。

      「嘿嘿嘿…你在找我吗?」雷克斯狞笑的声音,忽然从林云蹤的背后传来。

      林云蹤本想快速转身对雷克斯发动攻势,但没想到…一转身,雷神剑已抵住他的左胸。

      泊泊的血液,从雷克斯的左侧太阳穴缓缓流下,身体不规律的起伏,显现他的呼吸杂乱不平,而看他那一身狼狈的样子即可得知,在经过冰晶尖刺的洗礼后,他的伤势也不输给林云蹤。

      雷克斯喘着气,得意的笑道:「我说过,你败给我一次,便会再败给我第二次。」

      林云蹤不甘示弱的笑道:「没错!你确实有说过这句话,只是这一次…」

      「你没机会再说了!」话才刚说完,林云蹤手上的紫霜剑已再起变化(滋滋─)。

      在『金』、『火』两种元素光球,还未出现在紫霜剑上之时,雷克斯已察觉到林云蹤身上的灵力高涨,本来想先下手为强,直接斩杀林云蹤,但…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林云蹤反而挺身往前一大步,直接让雷神剑刺穿他的左胸口(唰!)。

      「什幺!」林云蹤如此捉摸不定的举动,令雷克斯一脸震惊、讶异的大声叫道。

      这时,林云蹤不顾鲜血直流的左胸,反倒将右掌贴向雷克斯的胸前,并大声喊道…

      「晨曦之光!」

      倏忽间,林云蹤的右掌里,已聚集着一团金色光芒(滋滋滋──),接着金色光芒挟着炙热的高温以及刺眼的光线迅速扩大(嗡嗡嗡──),等到金色光芒慢慢转为纯洁白光,周遭的事物像似被擦拭、抹除般,皆被白光给吞噬、覆盖,而现在,才是『光』的力量正要解放的时候。

      (嗡嗡嗡…)低沉的嗡呜声沉重、撼人,刺眼的白色光芒夺目、耀人,在白光爆发之时,一道黑色人影全身冒着白烟,从白色光芒里快速的向后退出(唰─)。

      「该…死…」

      雷克斯话还没说完,在白色光芒内,便爆出轰隆巨声(轰轰轰轰轰─),这惊天一响,如雷贯耳,使得方圆一百公尺内的任何事物,都在顷刻间蒸发消失,虽然雷克斯已用最快的速度脱离,但仍旧躲不过那毁灭性的冲击(轰轰轰──)。

      『晨曦之光』犹如其名,来的快,去的也快,在短短不到五秒钟的时间,那白色风暴即闪而逝(唰唰唰──)。

      当炙热的空气,随着稀疏的雨滴而渐渐降下温度,白色的光芒如烟雾般慢慢的消散于天地间,大地也开始恢复成原本的宁静,最后只剩下林云蹤一人,独自站在一处直径一百公尺且寸草不生的圆坑内。

      在使用『大地之癒』后,刚才林云蹤被刺穿的左胸口已止住了血液,身上的伤痕也全都恢复,但相对的,持续使用紫霜剑的力量,也使着他的体力和精神也皆快用尽。

      另一方面,就在林云蹤所在的圆坑旁,有一栋大厦因为被『晨曦之光』给蒸发溶掉一半,所以显得有些摇晃不稳(沙沙沙…),在那楼顶上面,有一个黑色人影,跌跌撞撞的走向顶楼的边缘。

      负伤的雷克斯驼着背,拖着伤痕累累的身躯,踏着沾满血液的右脚(啪叽啪叽…),缓缓的站在顶楼边缘,愤怒的往下方的林云蹤看去。

      此刻,雷克斯的右掌已聚集着七成的神剑之力,手中的雷神剑已幻化为雷电的元素,那高压的电流声(滋滋滋…),已说明了他将以最后一击,来宣洩他心中所有的愤怒。

      雷克斯举起右掌,朝着底下的林云蹤冷然唸道…

      「消失吧!林云蹤…」

      (卡!轰轰轰──)骤然间,那七成的『雷炎击』,已成为一道青色光柱,直直的轰向林云蹤,而那过于强大的力量,使得雷克斯在击发出的当下,也将脚下的大楼给震毁(轰轰轰──)。

      面对扑天盖地而来的『雷炎击』,林云蹤却显得异常的冷静,只见他抬头一望,便立即施展『金铠之甲』,用金色灵气将自身包覆,以抗衡雷神剑之力。

      「愚蠢!你以为穿上一层薄薄的黄金甲,就能和我的雷电抗衡吗?哈哈哈──」雷克斯一面狂傲的笑道,一面持续摧动雷神剑之力(轰轰轰──)。

      雷克斯话一说完,青色光柱正好不偏不倚的击中林云蹤,而那力道之强大,已将林云蹤所站立的位置轰出一个巨洞(轰轰轰──)。

      虽然雷神剑的力量,正摧向七成之上,且神力还在逐渐加强…

      虽然被贯穿的地面,仍持续的崩裂中,且那个巨洞越裂越大…

      虽然整个意识空间,已被雷克斯佔据,且胜负完全一面而倒…

      但…胜负之所以一面而倒,是因为乍看之下雷克斯以为他赢了。

      然…地面之所以会持续崩裂,是因为雷神剑之力在持续扩大着。

      而…雷克斯之所以一直提升雷神剑之力,是因为底下的林云蹤…

      仍然存活着!

      「可恶!这是怎幺回事,为什幺…为什幺他还不死?为什幺他还不死?」雷克斯愤怒的吼道,虽然他看不到林云蹤的身影,但却很明显的感觉到,有一股阻力,存在于青色光柱里头(轰轰轰──)。

      眼看青色光柱里头的阻力越来越接近他,顿时雷克斯心中一阵慌乱,当他正想要再提高雷神剑之力时,一只闪亮的钻石手臂,猛然从面前的青色光柱里伸出,并迅速抓住他的右手腕(啪!)。

      「到此为止了,雷克斯…」

      「你…」这一惊,让雷克斯停止施放青色光柱,因为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个全身由银白钻石所组成的不明人物。

      雷克斯赶紧以左拳,朝面前的钻石人猛击四、五十拳(哒哒哒──),但钻石人非但没做任何防御,还让雷克斯一直朝他猛打(碰碰碰──)。

      此时两人已从半空中,慢慢的降回到地面,只见钻石人的左手,用力紧握雷克斯的右手腕(叽叽…),剎时,雷克斯便痛的大声吼叫着:「呃…啊啊啊──」

      接着,钻石人将雷克斯的右手腕,轻轻往外一旋(叽叽…),雷克斯便痛到不自觉的跪下,而他的左拳也无力再打向钻石人。

      钻石人藉着雷克斯无力反击的机会,先将雷克斯的右臂拉起,接着以膝盖撞向他腹部(碰!),雷克斯气息一沉,胸中的闷气还未来得及吐出,另一重拳已揍在他的脸上(碰!)。

      「噁…噁…」雷克斯的口中吐了几口鲜血,当他仍处晕眩状态之时,(卡卡…)骨头断裂的声音,在手臂里阵阵响起,先前连续的攻击再加上这一痛,已令雷克斯已无法再专注使用雷神剑之力,于是在他体内随即散出数颗青色光球(滋滋…),当青色光球聚集在一起的时候,便现形成为雷神剑。

      当紫霜剑之力降下,钻石人便慢慢恢复成林云蹤的模样,并冷冷的说道:「若一开始,你就使用十成的雷神剑之力来攻击我,那即便我用了十成的『金』元素之力,也并非是你的对手,我说过…」

      「狂傲,就是你的致命伤。」

      雷克斯狰狞的望着林云蹤道:「居然…还有…这一招?」

      林云蹤嘴角微扬的笑道:「你误会了吧!『金』元素,并不是单单指『黄金』而已啊!」

      雷克斯看着倒在地上的雷神剑,离他约有一公尺的距离,以他现在的状况是不可能拿的到,而林云蹤也不可能坐视他去抢雷神剑,于是,雷克斯便缓缓的低下头,心中既是不甘愿又不悦的细声说道:「你…你等这一刻…等很久了吧!」

      林云蹤冷然的问道:「这一刻?」

      雷克斯狰狞不屑的道:「我…我输的…」

      「你又误会了,你没有输。」林云蹤忽然插话道,便放开雷克斯的右手腕。

      雷克斯抚着疼痛且骨折变形的右手腕,不悦的问道:「你…这是什幺意思?」

      林云蹤沉稳的道:「你是赢了,但也是输了。」

      林云蹤见雷克斯一脸疑感的表情,便又说明道:「我说了,这世界上,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抵挡的住,十成雷神剑的威力,即便是钻石也挡不住,所以论武力…你是赢我的。」

      林云蹤接续道:「但…武力并不代表全部战力,一个人的意志力也包含在战力里面,而在意志力的战斗上…你却是输给我。」

      在这个虚幻的意识空间里,身体上的伤痕是不存在的,即便被砍的满身伤痕,那也只限于眼前瞬间的观感,故这场争斗并不是以生死、伤痛定胜负,而是比谁的意识较为薄弱。

      意识越是薄弱,在行动上就会显得迟缓,力道也会明显的变小,所以只要谁的意识先动摇了,那谁就先输了。

      雷克斯不屑的道:「哼!你还不够格教训我,要杀就杀吧!别废话这幺多。」

      林云蹤有感而发的道:「或许你说的对,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解开曼珠沙华,才是我们现在应该要作的事,但…」

      在两人的激战过后,周遭附近已成为残破不堪的废区,林云蹤两手一摊的道:「你看看四周,看看被我们所破坏的这一切,试想,若能联合你我的力量,在这世上,还有什幺事情是我们作不到的吗?」

      林云蹤沉稳的道:「我答应你,在未找到解开曼珠沙华的其他方法之前,我不会将生命之水用在伏连筹身上,可是也请你答应我,先不要喝下生命之水,再给我多一点时间,我相信一定会有两全其美的方法。」

      雷克斯将头撇向一旁,不悦的道:「你已经赢我了,你想作什幺都可以,又何必要经过我的同意。」

      林云蹤叹了一口气道:「因为你我本是一体,没有你…我早就已经死了数十次,不知道有多少次,都靠你在背后提醒我,才得以化险为夷,所以你说的对…能拿到生命之水,确实是你的功劳。」

      林云蹤谦卑的道:「现在…我想请求你,请求你再次和我并肩作战,再次当我最可靠的战友。」

      雷克斯摇头的笑道:「你果然天真的无可救药,但…紫霜剑的力量还真出乎我意料之外,若今天没和你交手,我还真不知道紫霜剑居然会如此强大。」

      雷克斯接着心怀不轨的笑道:「但话说回来,你若现在不杀我,下次…我可不能保证,会不会在你不注意的时候,从你的背后捅一刀。」

      林云蹤胸有成竹的笑道:「哈!你不会有那个机会,若有下次,我一样会再次赢你。」

      雷克斯眼神里,露出一丝邪光道:「哈哈哈…有趣,有这幺好的机会我怎幺会放过呢?只是下次,我一定不会手下留情,因为我已经摸清紫霜剑的力量了。」

      林云蹤走向一旁,捡起掉落在旁边的雷神剑,不以为意的笑道:「无所谓,因为雷神剑的力量,也不过是如此而已。」

      雷克斯冷酷的道:「我看…真正狂傲的人,才是你吧!」

      林云蹤走到雷克斯面前,并拿着雷神剑的剑刃,将剑柄朝雷克斯递着道:「所以你的答案呢?」

      雷克斯嘴角微扬的笑道:「哼!有何不可?」

      雷克斯在伸手接下剑后,他的身躯和手中的雷神剑便渐渐的呈现半透明的状态,没几秒钟的时间,就已消失在林云蹤眼前。

      慢慢的,天空的雨势逐渐变小,太阳悄然的从乌云中探出,而世界也恢复为往日的平静,这时一阵微风缓缓的吹来,林云蹤抬着头闭起双眼,享受着这片刻的安逸感,并在嘴里细声唸道…

      「谢啦!雷克斯…」

  • 名称:官居一品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5 16:33:5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