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之如饴什么意思全文阅读

      夜半时分细雨渐渐停下,乌云开始消散抹去,月神也悄悄的探出头来,好奇的观望着人间界,而这时宁静的夜空中,突然惊现一道金色弧线划过天际,一颗金色的圆球以极快的速度飞离首阳山。

      骤然间,空中出现一张黑色的蜘蛛网,网住了金色圆球并将其包覆其中(嗡~嗡~嗡~),金色圆球的部份灵力因为被黑色蜘蛛网所吸附,故能力在慢慢减弱后,便缓缓的降到底下树林里(嗡~嗡~嗡~)。

      树林之中刚好有一块小空地,空地旁还有一户人家,金色圆球刚好就降到这块空地的中间。

      金色圆球一接触地面,(轰!轰!轰!)五只藤蔓立即从地底窜起,犹如一只绿色的魔爪般,将其圆球牢牢的綑绑住。

      此时周围传来刘助的笑声:「哈哈哈~~“黑罗织网”再加上我的藤蔓,你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哈哈哈~~」虽说如此,金色圆球仍奋力的左右摇晃着,不放过任何能挣脱的机会。

      刘助得意的说道:「不管你是什幺东西,你只要肯交出雷神剑,我就放你走!」

      「这…这是什幺啊!」空地上吵闹的声音惊扰到一旁的住家,住户内走出一名身材壮硕的男子,惊恐的道。

      「相公,发生什幺事了吗?」住家中,传出一名女子的声音问道。

      男子指着金色圆球困惑道:「这外头…有一颗…奇怪的金球…」

      金色圆球见到站在住家门口外的男子,便即刻发出一道刺眼的金色闪光(啪嚓!),男子受到金色闪光的照射后,眼神忽然一阵痴呆。

      屋中女子走到门口,轻搭着男子的肩问道:「金球?相公你在说什幺金球?」

      这时男子左手往后轻推,便把屋中女子推倒在地,并转头冷酷说道:「滚开!别碍事!」,屋中女子见到他冷剎的眼神,一时之间瞠目结舌的说不出话,当正要开口问话之际,男子已随手拿起摆于屋旁的斧头奔向金色圆球。

      「相公!」女子的大喊,已引起刘助的注意。

      刘助盯着手拿斧头的男子,打量着道:「能用这样子的方式控制人的意识……嗯!那金球…倒底藏着什幺样的人物?」

      当男子举起斧头準备斩断缠绕于金色圆球的藤蔓时,地上猛然刺出三只藤蔓袭击男子(唰!唰!唰!),受到惊吓的男子,赶紧剎住脚步往后急跳,躲过突如其来的袭击。

      紧接着,地上不断的窜出藤蔓以阻止男子靠近金色圆球(唰!唰!唰!),男子曲膝一蹲,用力向后退步一跃,翻过地上密密麻麻的藤蔓尖刺。

      在半空之中,男子挥起手中利斧往金色圆球的方飞旋掷出,(飕飕~飕飕~)飞旋的斧头所扫过之处,盘屈交错的藤蔓皆一一断裂,虽说如此,刘助的藤蔓仍持续不断的从地面生长出来,直至飞斧距离金色圆球三公尺前,便完全的被挡下。

      (没想到…刘助的能力居然成长的这幺快?麻烦了,单凭本王现在的力量,是不可能打的过他…)男子心中不安的想着。

      (唰!唰!唰!)眼看新窜出来的藤蔓又将男子包围,男子心有所虑的喃喃说道:「看来本王不表明身份,是离不开此地了…」

      (飒!飒!飒!)就在藤蔓的尖刺对準了男子,并将他给团团围住之时,男子张了口平稳的说道:「刘助还不住手!」

      「这…这声音…」这说话的声音让刘助感到相当的讶然,于是便立刻停住藤蔓的攻势。

      身旁二十多只藤蔓尖刺,在距离男子一公尺的位置停下,男子一脸沈稳的神情,微微笑道:「看来…你将本王给你的新力量运用的很好啊!」

      (我记得在这个世代,我在灵界的身份仍是巡察司,那时…正在为审议厅的长老们做事…)附在男子身上的亚史枫正回亿着过往。

      (巡察司的职掌是负责灵界和人间界的查巡一职,专门观察及追蹤人间界的人类与灵界之人的言行举止,察看他们有无重大缺失之过或济世行善之为,并将这些言词、行为记录下来,呈报给十殿阎罗知悉……这份职务可以让我快速掌握灵界和人间界的重要讯息…当然,也包含“双剑”的情报。)附在男子身上的亚史枫心中不自觉的想着。

      刘助想起那熟悉的声音和似曾相识的灵气,震惊的道:「您…您是…亚史大人?您是亚史大人!」,刘助赶紧将围住男子身旁的藤蔓给撤下。

      附在男子身上的亚史枫,嘴色微扬的笑道:「正是本王!」

      刘助望着旁边被他的藤蔓所綑绑的金色圆球,再好奇的看着眼前的男子,疑惑的问道:「您…真的是亚史大人?」

      附在男子身上的亚史枫,知道刘助仍半信半疑,故提起一件遗忘很久的事情道:「你忘了吗?在距今三百多年前……汉朝的皇陵内,本王是如何给你这身力量的?」

      「啊…」刘助想起在皇陵的那段记忆。

      附在男子身上的亚史枫,为了让刘助更相信他,故便再说道:「当初本王虽然巡察司,掌握着灵界和人间界两头的首要讯息,但百年来仍苦无找寻不到双剑的下落,故才授予你重任,让你助本王在人间界找寻,但…最终…却仍是要靠本王亲自出手…」

      眼前男子所谈及的事情,除非是巡察司亚史枫本人,否则绝对不会有其他人知道,所以那番言论和所发出的灵气磁场,让刘助更确信亚史枫的身份,故慌张的道:「亚史大人恕罪啊!在下已经依亚史大人的计策来找寻双剑了。」

      附在男子身上的亚史枫,故意质疑刘助道:「喔~~那本王是如何告诉你的?你又如何去做?」

      刘助语意严肃的说明道:「亚史大人认为,若要寻找一样不平凡的神器,那就需要在一个不平凡的世代之中才有可能找到,于是命我极尽所能的在人间界掀起动荡、混乱和杀戮,而这三百年来我以不同的身份隐身在各个朝代、国家里,目的…就是引起战争。」

      附在男子身上的亚史枫,不屑的道:「哼!到了最后…还是需要本王亲自抢回…」

      刘助结巴的道:「但…亚史大人!在下还是有寻得雷神剑的下落…就是方才您…」

      「喔!那紫霜剑呢?」附在男子身上的亚史枫,直接插话道。

      刘助愕然的道:「紫…霜剑…亚史大人不是说,双剑应该是分别掉落在灵界和人间界的吗?」

      附在男子身上的亚史枫,摇头叹道:「那只是猜测,并不是绝对!」

      附在男子身上的亚史枫,不悦的道:「哼!如果真的要靠你找寻,那本王不知还要再等几千年了?」

      刘助有些忐忑不安的道:「亚…亚史大人…」

      附在男子身上的亚史枫,一转严肃的脸,得意的笑道:「还好……陈庆之的紫霜剑,也在本王手里了。」

      刘助震惊的道:「陈庆之!原来…紫霜剑一直在陈庆之手里?这幺说来…亚史大人…双剑已皆入您手里了。」

      附在男子身上的亚史枫,哑然失笑的道:「哈哈哈~~本王期待已久的心愿终于达成了。」

      刘助疑为问道:「本…王?亚史大人…您…已从巡察司晋升为灵界王了吗?」

      附在男子身上的亚史枫,嘴角微扬的笑道:「没错!」

      「还请亚史大人原谅方才在下的失礼。」刘助低头拱手道后,马上将绑在金色圆球上的藤蔓解开。

      附在男子身上的亚史枫,脸色微变的严肃道:「你要尊称本王为“灵界王大人”!」

      刘助毕恭毕敬的拱手道:「是是是!灵界王大人。」

      附在男子身上的亚史枫,忽然记起另一件重要的事,故问道:「对了!你身上不是有两瓶生命之…」

      「相公~~相公~~」亚史枫话还没说完,住屋中女子的喊叫声便打断了两人的谈话

      女子惊见他的丈夫身处在一堆诡异的藤蔓之中,似有生命的危险,于是便忧心的奔出来喊道。

      附在男子身上的亚史枫,不悦的冷然道:「…麻烦的人类。」

      「这种小事,交给在下即可。」刘助说道,女子的身后便突然窜出一只粗大的藤蔓,朝女子的背后刺下(飒!)。

      剎那间!一道莫名的蓝色星刃划过,随着那绿色汁液溅起的同时,粗大的藤蔓便断落于地。

      「看来…找到小偷了…」语毕,一颗蓝色新星从身旁的树林里快速的冲出,唰!的一声,挡在那名女子的面前。

      「啊~~」女子大叫一声后,一屁股跌坐在地,害怕的爬向一旁。

      刘助不悦的问道:「有这样的灵气…嗯!你是谁?」

      清逸真人左手背于腰后,右手抚着白鬚,安逸的道:「老夫…清逸真人。」

      刘助不屑的道:「清逸真人?哼!又是一个爱管闲事的死道士。」

      (没想到…穿梭了几千年的时间,居然遇到了这幺传奇的人物…)附在男子身上的亚史枫,冷笑了一声,恍然的细声说道:「他不是什幺道士…他是仙界的…」

      「…剑圣!」

      「他就是仙界的剑圣!」刘助好奇的打量着清逸真人道。

      清逸真人走向前来严肃的道:「老夫知道,剑…就在这里,所以…你们是要老实的交出来,还是要老夫亲自动手。」

      (沙~沙~沙~)地上一阵骚动后,刘助狂傲的道:「找剑?你先準备成为我的下一个宿主吧!剑圣!」语断之际,四面八方皆隆起数十道土丘,迅速的往清逸真人的方向前进(沙~沙~沙~)。

      只见清逸真人挥起右臂,张掌对着身旁的女子,(嗡!)一股白色的气劲随即将女子包覆,快速的将她带离二十公尺远的距离(唰!),直至飞到女子的住家门口,气劲才消失停下。

      此刻,那周围的十几道土丘已来到脚边,清逸真人缓缓的跆脚原地轻踏一步(哒!),便快速的往上跃至四公尺的高度,瞬时!数十只藤蔓破土而出(唰!唰!唰!),朝半空之中人影直追而上。

      清逸真人在半空中,不疾不徐的将双臂交叉于胸,就在藤蔓尖刺缠绕上来之时,双掌五指相併,指为剑、臂为刃并将真气聚于之中,迅速的往左右两侧摊开,而两臂所挥动的轨迹,随即幻化为数把银蓝色的长剑,并环绕于周围而形成一圈。

      「日轮剑法!」围绕着清逸真人周围的蓝剑,在招名喊出后便开始极速的旋转(霍~霍~霍~),将直袭而上的藤蔓削成片片碎屑(飒~飒~飒~)。

      那极速轮转的蓝剑随着清逸真人的控制,完全不让藤蔓越雷池一步,但刘助并未因此而放弃,反而从地底操弄更多的藤蔓窜出攻击清逸真人。

      此时,从土中冒出的藤蔓数量已近约五、六十只(唰!唰!唰!),清逸真人见那藤蔓已渐渐将他包覆,故将双掌併戟指向围绕在身旁的蓝色剑轮,就当双掌再次往左右分离之时,环绕轮转的剑圈也跟着一分为二,成为二道剑轮。

      「双轨日环!」二道银蓝色的剑轮除了环绕在清逸真人的身旁快速旋转之外,自身也会交叉转动,如此的剑圈防护,使得藤蔓跟本无法接近清逸真人(飒~飒~飒~)。

      「怎…怎幺可能…」刘助无法相信,自己所施放出来藤蔓,已多到将清逸真人完全覆盖住,但却仍然伤不到他。

      「嗯…」清逸真人右手指戟突然朝上一指,二道转动的剑轮便立即停下,在各个方位定住不动。

      这时右手指戟迅速化为掌并猛然朝前一张,清逸真人淡然的道:「白虹贯日!」

      剎时!清逸真人蕴藏在体内的白色剑气如临喷发,并随着身旁环绕的两道剑轮往周遭射出,看似清逸真人身上散发出白色刺眼的光亮,然而,实际上却是因为散发的白色剑气太过于密合、集中,使得密密麻麻的剑气让人错看成白光假象。

      瞬间的白光,掩盖了清逸真人的身影也遮蔽了周围的事物,片刻之间犹如白昼降临,照亮大地,但…殊不知,那明亮的光线却是致命招式,因为白光所及之处非碎即毁,蓝剑所掠之位非断即裂。

      那顿时的强光,让附在男子身上的亚史枫,也忍不住张开手掌,试着遮挡刺眼的光线,直至光线转弱,视觉恢复正常后才发现,清逸真人所站的空地黄土,刚好围着他形成一圆,且那方圆内皆是寸草不生、细沙土尘,而刘助的藤蔓…却早已尽数殆灭。

      (糟了!刘助不是他的对手…在这样下去…)附在男子身上的亚史枫,内心已有退却之意,当他右脚轻轻的往后退了一步(嚓~),清逸真人似有所感,忽然狠狠的瞪向站在远处的亚史枫。

      (呃…)清逸真人肃杀的眼神,让附在男子身上的亚史枫,遽然一惊,于是便慢慢的再缩回退步的右脚。

      见亚史枫打消退却之意,清逸真人才望着地面冷然的道:「妖孽…现形吧!」

      「入木三分!」清逸真人再次以右手指戟为剑,骤然往地上连续挥起剑招(霍!霍!霍!)。

      那悠悠的剑式、柔和的身段、轻盈的步伐,每划出一剑,地上便多出一道浅浅的剑痕(唰!唰!唰!),接连的六招后,清逸真人的动作停留在最后施展的一式…

      右臂笔直朝前一伸、右脚曲膝弓步前踏、后腿挺膝伸直、左掌併指摆于腰后……那最后傲气的定式,决定了这场胜负的关键。

      在击出最后一剑之后,时间来到了第三秒钟,此时,莫名的绿色汁液从地上的剑痕喷出(飒!飒!飒!),而大地随后也跟着为之动摇。

      「哇啊啊~~哇啊啊~~」次此刘助的喊叫声,很明显的是从地底传出,那疼痛的吼声、地动天摇的轰隆声,不仅惊动了树林里的动物,更传入了天地之间(轰轰轰~~)。

      剎那间!地上慢慢的冒出了一株四公尺高的怪树(轰轰轰~~),此怪树有着貌似人的模样,枝叶之中还藏有数只摇曳的藤蔓,断掉的树干及被削起的树皮,皆流着绿色汁液,而最底下的树根犹如脚掌般站立于地,中间的树瘤则宛如一张扭曲的人脸,令人毛骨悚然、不寒而颤(轰轰轰~~)。

      「哇啊啊~~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树妖刘助愤怒的吼叫着。

      从远处一看,树干中间的一道裂痕里,好像藏着某样东西,清逸真人二话不说便腾空跃起,在跳至五公尺的高度时,右掌五指相併往上举起道:「挥翰成风…」

      这时手臂所挥动的轨迹,再次化为数把银蓝长剑,并跟着举起的手臂飘浮于清逸真人的上方,直至指尖顶天的同时,数把银蓝长剑已全数立于半空之中。

      「…泼墨如雨!」清逸真人淡然吟道,指戟猛然朝下,瞬时!顶上长剑皆射往底下的树妖刘助(飕!飕!飕!)。

      剑雨如下,劲风扫蕩,即便刘助重生的速度再快,仍比不上那如雨而至的剑锋利刃,成风而袭的凛冽气劲(飒!飒!飒!)。

      「哇啊啊~~」树妖刘助在暴雨狂剑扫过之后,树上的绿叶藤蔓都已削去,原为诡异歪斜的树枝也皆被斩下,留下的…只剩沾着满是绿色黏液的褐色树干和残缺断裂的灰黑树根,而方才树干中间的裂痕已开的更大,只见裂痕中露出一只纤细小手,和半个小女孩的面容…

      转眼间,啪!的一声!清逸真人已化成蓝色新星,并以极快的速度冲向树妖刘助,并大喊道:「怒猊抉石!」(猊,音同:泥)

      那有如火焰的蓝色新星,彷彿天火巨石般带着毁天灭地的力量直接撞上树妖刘助(轰轰轰~~)。

      「啊啊啊~~」轰隆声响之中,树妖刘助正一点一滴的缓缓崩解,在蓝芒强光闪烁之下,附近的物体也渐渐的被抹除、消毁,而最后…那瞬间所引发出来的炙热高温,就连地上黄土也跟着溶解、下沉(轰轰轰~~)。

      (刘助的气息已逐渐变淡,或许…我该趁这个时候逃走才是!)看着刘助在闪烁蓝光的炙焰里,渐渐消失,此时附在男子身上的亚史枫,心中越是忐忑不安。

      (嘶嘶~~嘶嘶~~)待蓝色光芒消失后,方才所冲击的地方已成为一个半径四公尺的大坑,只见坑内各处不断冒出丝丝白烟,而树妖刘助…早已消失殆尽。

      (哒!哒!哒!)白烟之中,清逸真人手里抱着一名昏迷的小女孩,气定神闲的从大坑里慢步走出,而怀中小女孩的双手,紧握着一个莫名的小瓶子,任凭清逸真人施展多大的力气,仍始终没办法让她放开瓶子。

      (算了!也罢!)清逸真人本是好奇瓶子里装着是什幺东西,但见小女孩如此的执着,便放弃去拿她手中的瓶子。

      附在男子身上的亚史枫,看清逸真人冷冷的走向他,即故装镇定的笑道:「做的太好了,这树妖死不足惜啊!方才本王欲要出手之时,没想到你的快剑已至,嗯…剑圣之威果然名不虚传。」

      清逸真人冷然笑道:「那只是虚名,不足挂齿。」

      附在男子身上的亚史枫,理所当然的道:「你既是仙界之人,那必定知道本王是何许人也。」

      清逸真人离亚史枫三公尺的距离后,便停下脚步打量着的道:「喔!为何仙界之人就必须知道呢?」

      附在男子身上的亚史枫,微微笑道:「因为…灵界和仙界关係相当密切,以你如此的威望,不至于不知道本王的身份吧!」

      清逸真人抚着白鬚不以为意的笑道:「有这种事,但…现在想要攀谈关係,会否太晚了点。」

      附在男子身上的亚史枫愤,怒指着的道:「大胆!本王何需向你这个仙界之人攀谈关係!」

      清逸真人微微笑道:「这可就不一定了。」

      附在男子身上的亚史枫,气愤的不悦道:「哼!仙界之人就是如此自大无礼,难怪人人都说…仙界里住的,都是一些自视轻高、狂妄不羁的人。」

      清逸真人抚着白鬚闭上双眼道:「老夫累了…要说,就快说吧!」

      附在男子身上的亚史枫,不悦的指责道:「哼!你定会…因为你的无礼、狂傲而付出代价的,听清楚了,本王就是…」

      「…灵界王!」

      「灵界王!」清逸真人睁开双眼,再次的打量着亚史枫。

 

      附在男子身上的亚史枫,正气凛然的道:「本王因为要执行一件关係着六界安危的任务,所以不得已,才亲自来到人间界…」

      附在男子身上的亚史枫,接续的指责道:「仙界之人一向只关心自身的修为,以及何时能列位成天界诸神……而人间界离你们如此之近,但你们根本就不去理会人间界的动荡和战乱,也因为如此,就更别想指望你们能为六界的安危出一份心力了。」

      清逸真人突然哑然失笑道:「哈哈哈~~依你这幺说,那抢夺紫霜剑…也攸关“六界安危”啰?」

      (他是如何知道本王抢夺紫霜剑一事?)附在男子身上的亚史枫,虽然表情有些震惊,但很快的,便收回那不安的神情。

      附在男子身上的亚史枫,不悦且轻视的道:「本王不需要向你说明事情的来由,更不需要向你解释这其中的关联……哼!要不是本王还有其他急事要处理,否则必会让你知道,得罪本王的下场是什幺!」

      「喔…所以…準备要逃跑了吗?」清逸真人淡然的直接插话道。

      附在男子身上的亚史枫,激动的大吼道:「混帐!你这个该死的仙界之人,居然敢用这种口气和本王说话!」

      清逸真人冷笑了一声质问道:「呵!若不是心虚,方才为何要逃跑?」

      附在男子身上的亚史枫,拂袖怒甩道:「哼!本王不想和你这无知之人逞口舌之辩,你区区一个仙界之民根本不配和本王说话。」

      清逸真人抚着白鬚,若有所思的道:「怪了,老夫依稀还记得…有一个“老朋友”曾经告诉老夫说…若来日之时,碰到一个自称为灵界王的人,就必定要老夫…」

      清逸真人抬头仰天努力的想着道:「嗯…必定要老夫…」

      附在男子身上的亚史枫,不耐烦的道:「你究竟要说什幺?」

      清逸真人冷眼看着亚史枫顿然的道:「必定要老夫…」话末语断之际,右掌已转为指戟。

      「…杀无赦!」

  • 名称:甘之如饴什么意思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5 16:58:5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