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校草宠上瘾全文阅读

蓝玉湖旁的森林

      (滋~~滋~~)许多金色的小光球从林云蹤身上跑出,并聚集回原来的狂神护符。

      (十分钟已经到了吗?若要再用狂神护符的力量,就得要再等上半天的时间了…)林云蹤将狂神护符暂时收到怀里,继续往蓝玉湖的方向奔跑着。

      (就快到了,希望夏姑娘她们没事。)眼看蓝玉湖就在前面,林云蹤稍微再提升紫霜剑的力量,希望能快一点和夏柔矜们会合。

      (唰~~)奔出树林外来到蓝玉湖畔后,林云蹤的脚步却猛然急停下来,因为在场众人正悲伤的围着一具无名尸体。

      夏柔矜跪在一具四分五裂的无头尸体面前啜泣着,小水兽一身尘泥忧伤的伏在夏柔矜肩上,而狼狈不堪的杨华则一手抚着胸口跪坐在旁,像似喘不过气的样子。

      林云蹤一步一步的慢慢走近,这时才发现,那具无头尸体上居然插着雷神剑,看到这里,林云蹤心里已凉了一半,直至看到地上那熟悉的面容,这震惊的画面让他突然脑中一片空白,整个人呆傻站在原地。

      「终于…让老朽…等到…你来了…」地上那个断头忽然说起话来。

      「这…怎幺会变成这样!怎幺会…姜…姜伯…」林云蹤不敢置信的惊恐道。

      已哭成泪人儿的夏柔矜缓缓抬头道:「雷公子…公主和芝儿被魏军抓走了,而姜伯他……」

      「怎幺会这样!怎幺会这样!」林云蹤双腿一软直接诡在地上慌张的道。

      「雷公子…麻烦你…过来一点…」只剩一颗头的姜史有气无力的道。

      林云蹤恍然一震,赶紧爬到姜史的头颅面前急着道:「姜伯你撑住,我马上去把生命之水抢回来,你撑住!你一定要撑住啊!」

      「不用了…老朽…已经…没救了…」姜史的头颅安然笑道。

      「不会的…生命之水会治癒你的,一定可以治癒你的。」林云蹤虽然以一付坚定的口吻说道,但在他心中也知道,生命之水或许能延续生命,但绝对无法让断手断臂连接,更何况…已身首离异的姜史。

      姜史的头颅沈重的道:「老朽…已重生过一次…如今…事已至此…老朽…不奢望能再复生…」

      夏柔矜擦着眼泪,仍怀抱一丝希望的哭着道:「姜伯…告诉我们,还有什幺方法可以救回您,不管是什幺方法都好,我知道…这世界上一定有存在那样的方法。」

      姜史的头颅勉强的微笑道:「夏姑娘…雷公子…你们都是好人…老朽真的很高兴…能在这段时间…遇到你们…但…千万别为老朽…哭泣…老朽不值得…你们流任何的…泪水…」

      夏柔矜啜泣着道:「姜伯,您为什幺要这幺说,为什幺要这幺说…」

      姜史的头颅语重心长的道:「老朽…在成为殭尸王的时候…不知道屠杀了…多少的生灵…这当中…不知又包含了多少无辜的人…他们可能是父母心中的好孩子…可能是热恋情侣的另一半…可能是正享天伦之乐的祖父母…所以…或许…是老朽…该偿还的时候了…」

      林云蹤摇头黯然的道:「这幺说太不公平了,现在的您…早已不是过去的…」

      「不…那就是我…那是老朽不能推卸的过去…」姜史的头颅直接插话惆怅的说道。

      夏柔矜自责的道:「都是柔矜不好,要不是柔矜不会武术,芝儿和公主就不会被抓了。」

      看着插在姜史躯体上的雷神剑,林云蹤的罪恶感越是直涌心头,低着头懊恼的道:「不!都是我的错…我握有两把神剑,如今却一点忙也帮不上,而且不仅失去生命之水,就连雷神剑…」

      「别再如此责怪自己…你们都已经尽力了…只是…老朽…最放心不下的…就是芝儿…我可怜的芝儿啊!」说着,姜史的头颅不禁落下眼泪。

      看到姜史悲凄的面容,眼中的泪水也默默的流出,林云蹤擦拭着眼泪打起精神道:「姜伯你放心,我会救回芝儿的。」

      「芝儿…我的芝儿啊!我的芝儿啊!」姜史的头颅彷彿没听到林云蹤的话,泪流满面不断的重覆说着。

      林云蹤以更坚定的口气道:「姜伯我向您发誓,我一定会救回芝儿。」

      「我的芝儿啊~~我的芝儿啊~~」姜史的头颅开始冒出丝丝白烟,说话的音频越来越高,像似悲鸣般的哭喊道。

      见姜史崩溃的哭鸣,夏柔矜假装镇定的抚慰道:「姜伯,以雷公子的能力必能救出芝儿的,一定可以的…」

      (嘶~~)这时不仅姜史的头颅出现白烟,就连身旁其他的躯体也跟着冒起白烟并流出绿色液体。

      「芝儿啊~~芝儿啊~~啊~~~」姜史的面容开始扭曲且渐渐的消散,那尖锐的哭声好像受了莫大的折磨及痛苦。

      眼看姜史逐渐消失,一时慌乱的林云蹤,急忙的用双手托起姜史的头颅激动的道:「姜伯撑下去啊!撑下去啊!」

      「哇啊啊啊~~~啊啊啊~~~芝儿~~~~~~」

      一阵哀嚎后,姜史的头颅以及其他躯体已化为白烟消失不见,只留下一滩滩绿色的液体和倒在地上的雷神剑。

      林云蹤望着空蕩蕩的双手,只剩一缕白烟从指缝间溜过,他脑中仍然无法相信,姜史就这样永远的离开。

      夏柔矜摀着嘴尽量压抑着自己的哭声,虽然她才刚和姜史见面,但想到芝儿就此失去唯一的亲人,自小也失去双亲的夏柔矜非常明白那样的苦楚,在她心中不单只有为姜史难过,其中还包含对于芝儿的孤苦无助以及自己小时候的缺憾而伤心。

      林云蹤低着头慢慢的握紧双拳,那複杂的心情掺杂着多个不同的情绪,从姜史心中所留下来的遗憾,到自己手握神力却仍无力回天的失落感,再转变成悲恸凄绝的哀伤,直到最后…全部的情绪皆走向那唯一的出口,而原来所有的目标都已不复存在,现在他的脑中、眼里、心底只剩下一个覆盖所有目的、理由及想法的意念,那便是……愤怒。

      悲愤、滚烫的泪水不由自主滴下,那灼热的眼泪不只模糊了林云蹤的双眼更是烧烫了他的心。

      抑止不停的泪水将视线变的迷濛,这时隐约瞄到身旁的雷神剑后,林云蹤将紫霜剑插至地上,默默的问道:「雷克斯…你在吧!」,夏柔矜和杨华听到林云蹤喊着自已的名字,不禁好奇的看着他。

      林云蹤接续低头问道:「雷克斯…你一直都在吧!」

      (嗯!)雷克斯在脑海中轻声的答道。

      林云蹤捡起身旁的雷神剑继续问道:「你也都看到了吧!」

      (嗯!)雷克斯感觉仍是冷漠的答道。

      夏柔矜擦着泪水关心的问道:「雷公子…你还好吧!」

      林云蹤仍低着头冷冷的低声道:「帮我…」

      (帮你?什幺意思?)雷克斯感受到林云蹤起伏不定的情绪,于是在脑海中好奇的问道。

      夏柔矜以为林云蹤在跟她说话,故皱着眉头问道:「雷公子,你在说什幺?」

      林云蹤紧握手中的雷神剑道:「我…我想杀了他们…」

      夏柔矜惊讶的道:「什幺?雷公子…你要我帮你…杀了魏军?」

      (你现在想杀了他们?哼!那你之前的仁义道德呢?都不要了?)雷克斯在脑海中不屑的道。

      林云蹤低着头摇头道:「我只想杀了他们…」

      (喔…刘助是该杀,那…那些听命行事的魏军士兵呢?)雷克斯察觉到林云蹤的愤怒,故在脑海中欣然的问道。

      杨华托着下巴沉吟道:「雷少侠,这件事得从长计议啊!他们至少有一百多人的士兵,再加上那两个诡异的道士,而且…公主还在他们手上,凭我们现在的力量是不太可能的。」

      夏柔矜安慰的道:「是啊!雷公子,我知道你心中的愤怒,柔矜何尝不是呢?但以我们现在的状况去袭击他们…肯定会失败的,若最后反被他们以公主的性命来威胁我们,那只会徒增我们的困境而已。」

      林云蹤并未听到夏柔矜和杨华两人的话,只是低头小声道:「杀…全都杀…」

      杨华皱起眉头疑惑道:「什幺?」

      夏柔矜讶然的道:「雷公子!」

      小水兽已感觉到在林云蹤身上所散发出来的不安气氛,故吞了个口水往后退道:「啾啾啾!」

      (你能保证,到时…你不会像前几次一样出来干扰我吧!)雷克斯在脑海中严肃的问道。

      林云蹤放大音量的喊道:「杀…我要你杀…」

      看到林云蹤失控的话语,夏柔矜虽有些害怕,但仍走到身旁将手轻放在林云蹤的肩上道:「雷公子,你冷静一点啊!」

      (这是你说的喔!好!我正想试试看用雷神剑杀人呢!哈哈哈~~用削铁如泥的雷神剑砍在人的身上一定很有趣!哈哈哈~~)雷克斯在脑海中兴奋的道。

      林云蹤紧握的双拳已变得颤抖摇晃,低着头气怒道:「对!用雷神剑杀光那些人渣…杀光那些人渣…」

      夏柔矜难过的道:「雷公子,你不要这样,我们…」

      林云蹤猛然抬头,眼角仍流着泪水但面目却狰狞的大声笑道:「哈~~杀~~~杀~~~杀~~~」

      突如其来的狂容让夏柔矜受到惊吓而仓皇的往后一跌,林云蹤时悲时喜的诡异笑容,让夏柔矜不寒而慄的发抖道:「雷…雷…公子…」

      这时的林云蹤已完全消失,并由雷克斯取得意识的主控权,重回意识的雷克斯站起身来对着蓝玉湖大声笑道:「哈哈哈~~早该杀光他们的,一开始就把他们全部杀光,后续就没这幺多问题了,哈~~这一切都是你自作自受。」

      看到林云蹤瞬间判若两人的神情及语气,这不只使夏柔矜和杨华觉得非常的震惊,更让他们不知所措。

      (滋~滋~)青色电流在雷克斯身上快速的窜流着,跃跃欲试的雷克斯已运足了四成的雷神剑之力,那冷酷的表情已说明他正準备要大开杀戒。

      夏柔矜看着雷克斯漠然的背影,有点担心的道:「雷公子…你…你现在就要去救回公主和芝儿吗?」

      雷克斯话中带着一些笑意道:「不…」

      当夏柔矜要继续追问时,雷克斯遽然回头的狞笑道:「…我只想去杀人!」

      「哈哈哈~~~」笑声未断,雷克斯犹如脱缰狂马高速的奔向树林之中,消失在黑暗的林荫里,徒留众人在蓝玉湖畔和一堆无人能解释的疑问。

      夏柔矜越想越觉得奇怪,而且心中有着不好的预感,于是便担心的提议道:「杨将军,我觉得我们还是得追上雷公子才行,雷公子的行为太怪了,如果他真的一个人去追击魏军的话,他一定会被杀的。」

      杨华抚着胸口,有所犹豫的道:「但是…我现在的身体也没办法帮上雷少侠的忙啊!」

      夏柔矜忧心如焚的道:「但…我们也不能眼睁睁的看雷公子去送死啊!」

      杨华皱着眉头点头道:「是这幺说没错,一个人在极愤怒之下,会失去对周遭环境的判断力,可是以我们现在的速度,恐怕也追不上啊!」

      夏柔矜坚毅的道:「不!就算如此,我们还是要追。」

      杨华摇着头的无奈道:「唉!好吧!雷少侠救过我,我也不可能弃他于不顾。」

      夏柔矜欣然的点头后,无意识的瞄到湖畔边,雷克斯所遗留下来的紫霜剑,正当要过去拿起时,一道金色圆球快速的从空中降下且刚好落在紫霜剑之上(唰!),强劲的气压把夏柔矜和杨华吹离了三公尺外的距离,此时金色圆球迅速的闪出一阵强光,待强光过后,紫霜剑便消失在众人眼前。

      「紫霜剑!」夏柔矜才喊出声音,金色圆球已高速的往空中直升并飞往雷克斯离开的方向。

      小水兽张着大口讶然道:「啾啾啾?」

      杨华惶恐的道:「那…那又是什幺?」

      夏柔矜慌张的道:「紫霜剑!它拿走了紫霜剑!」

      杨华扶起夏柔矜疑惑的问道:「那把剑…很重要吗?」

      夏柔矜紧张的道:「不行!杨将军,我们得立刻追上雷公子啊!」

      杨华一阵莫名的道:「到底又发生什幺事了?」

      夏柔矜心中的不安快速扩大,那危机的意识让她不禁激动的道:「不管刚刚那是什幺东西,它抢了紫霜剑就表示它要再抢雷神剑啊!我听师父说,这两把剑的力量非常强大,绝不能落入恶人的手中,我们得快去警告雷公子才行。」

      杨华虽仍一知半解,但还是点着头道:「好吧!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什幺事了,但我们先回玄武观找几匹马,再回头追雷少侠吧!」

      「嗯!快走吧!」夏柔矜的话还没说完人已急切的跑走,杨华叹了一口气后,也和小水兽跟在夏柔矜后头往玄武观跑去。

首阳山的森林里

      (喀隆~~喀隆~~)百匹的军马穿越在林荫之中,未免节外生枝,魏军部队一刻不停歇的连夜往洛阳方向前进,萧玉姈则被其中一名士兵骑马载着,并行于部队的正中央位置,而刘助将吵闹的芝儿下了催眠术后,便亲自骑马载着她同叶少闵领着众将士奔于部队最前头。

      「喂!我们到底这幺赶是为了什幺啊?」后头的士兵甲疑惑的问道。

      另一名士兵乙耸着肩无所谓的道:「我怎幺知道,我只知道…我现在很想大睡一觉,累死我了。」

      士兵甲疲惫的道:「我也是啊!我们已经赶了一天路了,没想到连晚上还要再赶路。」

      在两名士兵谈话的同时,有一名黑影以极快的速度践草越风从魏军部队后头追上,飕飕!两声后,那两名士兵连人带马突然扑倒在地(唰~~唰~~)。

      显着的摔马声,让尾随在后的士兵不禁回头望去,但在那视线昏暗的森林里,只能隐约看到两个莫名的黑影倒在地上拖行了一会儿才停下。

      其中一名领队向左右两边的士兵以眼神示意了一下,三人便急拉马缰正準备停下来查看。

      此时风声立即呼啸而过,白光闪影而亮(飒!),弹指之间……快剑未斩人已落,快招未出刃已收,快步未到形已过,短暂的呼声响起,马上的士兵却早已坠地而亡。

      「有敌人来袭……」部队后头的士兵惊讶喊道,话才一断,头颅的上半部已被切掉(飒!),血液如泉水般的涌出(唰~~),看到这一幕,其余惊恐的士兵才正想要警戒、防範不名的敌人来袭时,雷克斯早已穿梭在魏军部队之中。

      夜的黑遮蔽了他的身躯,高林矮丛隐匿了他的蹤迹,迅捷的形影使他游走在部队阵列之间,那如同鬼魅般的影子让人捉摸不定,不但无法防备也不知道要如何闪躲更不用说想要反击,士兵们犹如粘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直至听到第一个惨叫声,无情的屠杀才正要悄悄开始。

      「他在那里!」士兵伸出右手指着,眨眼间(飒!)右臂即断,身体四肢瞬时崩解分离。

      「大家注意!」冷风掠过(飕!),领队将士话才刚出腰已被斩,随着座骑马头的断离,躯体肉块便散落一地。

      「混帐!」身旁士兵抽剑扬挥,只见黑影低身迴旋脚踢马腹(啪!),士兵跨下战马顿时侧移翻覆,人和马皆横向撞上路旁树干,碰!的一声,即刻爆血溅木。

      「小心啊!」一名士兵大喊之时,青刃已由侧旁撩过上身(唰!),就在士兵的身体不自觉的往侧边滑动之后,就只剩下斜半边的身躯仍坐在马背上。

      「快逃啊!」退却之意心起,但士兵还未来的及反应,青锋从中直劈而过,人、马随即居中剖半裂至两旁(嚓!)。

      「啊~~~」喊声未断命却已丧,另一名可怜的士兵,只能看着自己的躯体坐在马背上渐渐远离,直到自己重落在地后才发现,身首早已分离。

      不是不反击而是来不及反应,不是不撤退而是没机会退离,不是没人指挥而是任何命令都赶不上现实的变化,一切只能怪罪于事情发生的太快,快的不由自主,快的理所当然,这不是主动与被动之间的关係,而是从头到尾,魏军根本就没有能力掌控事情的发生,就好像你只能傻傻看着时间流逝,而没办法阻止他的前进。

      雷克斯就好比那无情的时间,或许你可以藉由周遭环境的变化来感觉时间的存在,但你却没办法抓住他、阻挡他,就像这场屠杀……你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发生,看着他,如何一一的带走你身边所有的事物,以及自己的性命。

      残酷的杀戮染红了明亮的圆月,是眼睛沾到鲜血吗?为何这个世界在剎那间全然变成了红色?看那天空亮红的月光、路旁鲜红的花草、地上暗红的沙石、叶片上布满着红色的露水、树梢上吊挂着触目惊心的尸骸,什幺时候……绿意盎然的林荫大道俨然成为士兵们的临时冢墓。

      而那骇人的杀戮已让月神不忍再看,于是便拉起乌云遮蔽了月光,让大地回到了黑暗的怀抱。

      片刻之后,大气温度明显下降,待凉风骤起、湿气凝聚,天空便开始下起一场哀痛的阵雨,那滑落的雨水渗着枝叶上的血露、挟杂着尸块上的血液缓缓滴下,看着滴落在地上的雨水聚集成数道红色的小水流、小水坑,这情景宛如森林中下起了一场腥红血雨。

      在方才一阵混乱下,一名落马的士兵在森林中到处躲藏着,那惨白的神情已将恐惧全都写在脸上。

      隐约之中,好像看到一个黑影站在矮丛之外,士兵心里虽然非常害怕,但他仍希望站在树丛外的黑影是部队里的同袍,故那颤抖的双手轻轻的将矮丛慢慢拨开,就怕发出一点点的声音,都会引起不明杀手的注意。

      (沙沙~~)拨开矮丛后,天空骤然打下一阵闪雷,瞬间的闪光照亮了黑影的面容…

      就在轰声响起之时!士兵惊见雷克斯冷意的眼神正和他四目相接,他那一头垂乱的髮絮、面露冷酷的诡谲笑容、侧身斜站的备战姿态、手拿轻簿凌利的青刃傲剑…

      而在轰声响起之后!眼前黑影顿然消失,彷彿刚才的黑影只是自己眼睛昏花看错的幻觉,但……直至鲜血从口中溢出,这时士兵才惊觉,方才的黑影是真的,因为那凌利的青刃不知道什幺时候,已从背后刺穿他的咽喉。

      (轰~轰~)不知过了多久,空中仍下着细雨,因为这场混乱打散了部队阵形,使得多数人逼不得已的分开逃窜,而叶少闵和一名挟着萧玉姈的士兵骑着马急奔于森林之中,刘助未了避免萧玉姈被劫,故命叶少闵近身护卫着。

      「连对方有多少人都不知道,就这样被追着打,很容易就会掉入对方所设的陷阱。」叶少闵心里有些不安的道。

      「是啊!是啊!照刚才的情况来看,会不会……我们已全军覆没了。」士兵害怕的道。

      叶少闵不悦的道:「哼!有我和师父在,不可能会全军覆没。」

      士兵结巴的惶恐道:「但是那个刺客,一下子就杀了一半以上的人…我…我…」

      「你们还是赶快放我走,不然…你们等会儿怎幺死的都不知道。」萧玉姈趁势威胁道。

      「闭嘴!那只是他好运而已,若遇上我…就没这幺简单了。」叶少闵气愤的吼道。

      (难道…真的是那个家伙吗?)叶少闵在心中不安的想着。

      (飕飕!)身旁突然响起急促的风声,叶少闵警戒的喊道:「有人来了!」话字一断,马儿顿时长鸣嘶叫后,便往地面猛急一扑(唰~~唰~~)。

      身手矫捷的叶少闵在马匹绊倒摔地的同时,随即翻身跃至一旁,而萧玉姈则和同骑马匹的士兵双双摔到旁边的草丛内。

      士兵站起后,赶紧将身体贴于萧玉姈的背部并把配刀押在她的前颈上,紧张的四处张望着,士兵以为…只要有萧玉姈在手上,雷克斯便不敢轻举妄动。

      但殊不知,那柄剑不仅只有“快”,还锐利的不染一尘、不留残屑,且持剑人不仅只有“狠”,还狂傲的目中无人、不顾一切,而挥下去的那一剑也不仅只有“準”,连目标的动作预测、即时的反应判断,都拿捏的相当精确、分毫未差。

      士兵在观望周遭环境、严阵以待之时,骤然看到萧玉姈的几束髮絮掉落,而地上也跟着响起金属的碰撞声(铿锵!)。

      「啊~~~我的手~~我的手~~」士兵忽然抚着右臂惊恐的喊叫着。

      当萧玉姈低头往金属声音的方向寻去,这才察觉,地上有一支握着刀柄的断臂,(飕飕!)接着一脸错愕的萧玉姈听到后头有着不规则的风声,于是便不自觉的慢慢回头一看…

      「呜……呜……」摀着嘴的萧玉姈连退了好几步,直至背部撞到林中树木才停下,因为方才挟持他的士兵不仅断了手,在刚刚转头的剎那间,四肢和头颅已皆被卸下,血淋淋的散在一地。

      此刻的萧玉姈又重回到殭人洞那时惶恐、害怕的心情,因为她不确定站在那林荫里的人究竟是谁?

      那熟悉的人影却有着冷漠无情的心,熟识的面容却搭配着残酷的神情,眼前的他,是她心里所期待的人,但…内心的他,却是令她所恐惧的人。

      (我不要…我不要再看到那个表情了……我不要…)

  • 名称:国民校草宠上瘾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5 16:35:5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