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花开全文阅读

      一踏入地窖,首先便感受到阵阵的凉意从四周袭来,接下来是一条笔直的长廊呈现在眼前,长廊的两侧有着数十个对称的房间,房间和走道之间并无门墙相隔,似乎只是用石墙将这地窖内规划出多个区域、位置而已。

      虽说如此,若往两侧房间望去,仍看不出房内的隔局摆设,空洞的黑暗像是无止尽的延伸,让人无法知道这地窖的实际大小,而这时在长廊远处,不断有微亮的蓝光从长廊的另一端淡淡散出,让人在一片漆黑的地窖里,还能些许的看清走道路径。

      雷克斯和萧玉姈二人随着尽头所绽放的微微蓝光前进,但不知为何,每踩一步脚下总会发出窸窣的细碎声,萧玉姈好奇的捻了一把地上沙石仔细一看,原来…散布在地面的并不是沙土,而是稻糠和枝叶。

      萧玉姈看着手中的稻糠枝叶,恍然的道:「我大概知道这地窖的用途了…」,雷克斯听在耳里并未答话,因为他想要知道萧玉姈所说的是否和自己心中的答案一样。

      萧玉姈断然的道:「这隐秘的位置…地窖内所散发出来的凉意和湿气…再加上这些稻糠,很明显这里就是藏冰的冰窖。」

      (看来没有找错位置。)知道了萧玉姈的答案,雷克斯心中更是安心,故便装做不以为意的道:「喔!是吗?」

      萧玉姈点头解释道:「是啊!我确定这里是冰窖,在梁国的时候每当夏至之时,父皇都会带我到钟山避暑,而那里便有设置一处和这里一样的地方,只是…没有这幺简陋就是了。」

      萧玉姈左右望着道:「虽然在这漆黑房间内看不出来有无放置冰砖,但若有藏冰的话应该会再更凉快一些。」

      雷克斯双臂抱胸道:「嗯!这幺看来,这里比较像是废弃的冰窖。」

      「啾啾……啾啾……」小水兽的回音从地窖深处传出,看似已非常深入冰窖之中。

      雷克斯和萧玉姈不知觉已走到长廊的尽头,尽头之后是一处往下且崎岖不平的斜坡,而那微光便是从那斜坡下飘散出来。

      「啾啾……啾啾……」斜坡下又传出小水兽的回音。

      萧玉姈见雷克斯正要往斜坡下走去,便不安的道:「等等!」

      雷克斯瞄了一眼萧玉姈,冷然道:「你若害怕,就回去上面等吧!」

      萧玉姈皱起眉头不悦的道:「拜託!这跟害不害怕没有关係吧!你根本就不知道下面有什幺东西?若我们在这通道下出了事可就没人会来救我们了,况且…那个魏国将领还躺在外头,至少要先将他綑绑起来并通知吕公子他们,以免…」

      「要说妳自己回去说,我可没那个闲时间。」雷克斯不奈烦的插嘴道后,便準备往下一探。

      「你…」每每的关心皆被泼了一道冷水,身为公主的萧玉姈实在嚥不下这口气,指着雷克斯大骂道:「最好…最好在你下去的时候,这个地洞刚好塌掉,把你这个冷漠、无情的人永远关在里面,哼!」话一说完,萧玉姈便气沖沖的转头离开。

      (哼!正好,没了你们这些碍事的人我便能专心找生命之水,待解开身上的毒后,届时…我便立刻回到我的世代。)雷克斯嘴角微扬不屑的笑着。

      (那个自以为是的家伙,他到底凭什幺这幺嚣张啊!气死我了,仗着他自己会那一点功夫就这幺目中无人,气死本公主了!)萧玉姈心中碎碎唸道,快步的走回地窖入口。

      就在离入口处六、七步之远的距离时,外头传来一些对话声及杂乱的脚步声。

      「这是怎幺回事?这地窖…本该是封起来的啊!这里本来是用一块块的木板完整封起来才是啊!但为何…」外头传出一名老者惊慌的声音。

      「看来…有人比我们早先一步。」一名年轻男子沈着的道。

      年轻男子冷酷的再道:「除了我们之外,你还带谁来过这里?」

      「没…没有…我们…我们从来没有带任何外人进来这里啊!」那名老者更焦虑、紧张的道。

      「从这满地的碎裂木板推断,若只是单纯想进入此冰窖,泛不着拆毁这整片地板…」年轻男子疑惑的道。

      (这幺晚了,是什幺人还在外头?)萧玉姈轻步的走到入口侧旁,依附在墙边偷偷的往外看出。

      (这些魏兵…什幺时候来了这幺多魏兵?)萧玉姈心中为之一震,因为冰窖外头有着十多名身穿魏军军服的士兵和一名道观老者,好奇的萧玉姈便把头更探了出去看着。

      「将军,这里昏倒一个人。」一名魏兵边大喊边抽出配刀警戒着。

      叶少闵蹲在昏迷的宇文泰身旁查探着道:「嗯!这个人还有气息…」

      「他不是宇文泰吗?」刘助走下阶梯疑惑的道。

      叶少闵问道:「师父您知道他?」

      刘助走近身旁再仔细看道:「嗯~~没错!他是宇文泰,是贺拔岳的得意部将,只是…这家伙为什幺会出现在这里?」

      (“为什幺出现在这里?”他会这幺说就表示…那个宇文泰并没有跟其他魏军告知我们在这里啰!)萧玉姈躲在冰窖入口处旁偷听着。

      叶少闵细察着周遭的锯齿断木道:「而且…他方才不知道是何什幺人在打斗?这些凌乱的木片…应该是在打斗的时候弄断的。」

      刘助托着下巴细声道:「虽然贺拔岳也是大都督底下的人,但…找生命之水这件事,应该不可能让贺拔岳知道才是。」

      叶少闵表情凝重附耳道:「师父,会否…生命之水的秘密已经洩露?」

      (洩露…当初阎栩心带走水经注,若是除了我们之外还有别人知道的话,那也只有陈庆之他们了。)刘助若有所思的看着宇文泰:「嗯~~」

      一阵讨论后,宇文泰被身边的谈话声给吵醒,宇文泰抚着疼痛的后脑杓缓缓坐起,有些迷糊的道:「呃…太…太常大人!什幺时候…来了这幺多士兵…这…」

      刘助挑着眉淡然道:「喔!你还认得我啊!」

      宇文泰缓缓起身的道:「当然,在洛阳的时候,我和大人有过一面之缘。」

      刘助严肃的问道:「宇文将军,为什幺你会在玄武观?还有…方才你何什幺人在打斗?」

      (方才…对了!我在这里守侯多天,终于让我等到他们来到玄武观,而且好不容易能刚好遇到落单的长城公主,要不是那个叫雷克斯的家伙出现坏事,我早已走在回洛阳的路上…)宇文泰心中暗想着。

      (但…我该不该老实告诉他们?因为他们都是大都督尔朱荣的人,若知道长城公主在此…必会再掳走公主,甚至杀了公主再嫁祸给圣上,让梁国有藉口再继续攻打我大魏……本来,我想先将长城公主带回洛阳,之后再稟报贺拔岳将军另行商量处置,必竟…我是魏国人,当然自是效忠圣上,且那尔朱荣的做法实在令人无法苟同,可是…)宇文泰内心仍在挣扎着。

      刘助见宇文泰没有回应他,便提高音量的喊道:「宇文泰!」

      这一叫让宇文泰骤然一惊,但他马上收起惊容的神情,看着刘助冷静的拱手道:「太常大人,在下于洛阳接到一则密令,据说首阳山镇的部份居民有不满朝廷的作为,而大放厥词、辱骂朝廷,甚至结集民众鼓吹反叛,故为免重蹈六镇之乱,所以…才私下到此地彙集相关情报。」

      (为何他要撒谎骗他们?他来这里的目的,不就是为了抓我吗?)萧玉姈在地窖内听的有些迷糊,仍搞不清楚宇文泰的企图究竟是什幺。

      刘助半信半疑的道:「嗯…有这种事。」

      叶少闵质疑的问道:「宇文将军,那这里又是怎幺一回事?你又为何会昏迷在这?」

      宇文泰忽然抬头看到横隔在地窖入口的木板,很明显被切的相当工整,(莫非…长城公主和雷克斯跑到里面去了?)宇文泰若有所思的道:「在下…从首阳山镇跟蹤一名黑衣人至此,后来…和他发生了争斗,之后就不醒人事了。」

      (唉!临时想不到理由,害我编这个谎说的有些嘴软,不知道…他们信或不信?)宇文泰抚着受伤的后脑杓,假装有些记不得的样子。

      「嗯…黑衣人!」刘助托着下巴似在想着什幺。

      (话说回来,他们又为何会出现在玄武观?刚才脑袋还有些混乱,临时被他们这们一问才有些慌了,但现在想想…他们又为什幺会突然来到这里呢?)宇文泰反客为主,拱手质疑问道:「那…太常大人又怎幺会来到玄武观呢?而且还带着这幺多士兵同行,难不成要执行什幺特别的任务吗?」

      「这…」这一问直接切到重点,让刘助忽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想了一下,刘助便坦然道:「确实,大都督是交付了我们一项特别的任务,此项任务便是到这个地窖内找寻一样非常奇特的东西,所以…」

      刘助拱手接续道:「既然宇文将军刚好在这,若将军身伤无大碍的话,可否能为我们守住这个出入口,好让我们能安心的到地窖里头找寻。」

      (找寻奇特的东西?那又是什幺意思?据我所知…刘助是名会用邪术之人,若是尔朱荣亲自命令他找寻的东西,那此物品必定很不寻常。)宇文泰皱起眉头心中想着。

      (他要找的东西…难到…)萧玉姈听到这里,心中为之一颤。

      刘助看到宇文泰疑惑的神情,便在宇文泰正要开口询问前,一改严肃的表情转为笑脸谦和的道:「因为事发突然,所以暂时不能向宇文将军告知要寻找之物品,还望宇文将军见谅。」

      宇文泰捡起掉落在地上的银枪,顿了顿道:「我也只是后脑有些疼痛罢了,身体倒是没受什幺伤……太常大人既然开口了,在下自当尽力守住此出入口,好让大人安心的执行任务。」

      刘助低头拱手道:「那就劳烦将军了。」

      宇文泰也拱手回礼道:「大人客气了。」

      (怎幺办!他们…他们要进来了…)非常惊恐的萧玉姈赶紧左右望着漆黑的冰窖,找寻附近能够躲藏的地方。

      刘助点了几名士兵道:「你们六个随我和叶少闵进入。」

      「是!」士兵齐声答道。

      刘助严谨交待道:「宇文将军,在我们进去的这段期间,不希望有任何人进来打扰…这一点再麻烦你了。」

      宇文泰点头道:「嗯!我知道了。」

      (如果雷克斯和长城公主真的跑到里面去了,那就麻烦了。)宇文泰心中烦恼着。

      (完了!他们进来了…我要先躲起来吗?还是…还是…)萧玉姈有些惊慌失度、不知所措,目前心中能依靠的,只剩那一个令人厌恶的家伙。

冰窖深处的通道

      崎岖的斜坡直直往下,那坑坑洞洞高低不平的通道,感觉当初像似凿的相当急促,以致通道有时宽广、有时窄小、有时低矮、有时高耸,而越是往下走,底下的蓝色光芒越是明亮,直至走到底部才发现,原来…那蓝色的光亮是来自最底下的石墙。

      雷克斯不知往下走了多深,原本通道内粗糙灰暗的石块,到了底部后,却是连接着萤亮的冰晶蓝石,不管是地上石砖、两侧石壁或是天花石板,宛如是用着蓝色晶沙所堆叠而成,使每一片石墙皆发出闪亮的蓝色光芒。

      「好光滑啊!这究竟是用什幺东西做成的?」雷克斯摸着光滑的石面讶异着道。

      雷克斯走出通道后,看着眼前的宫殿惊叹道:「这就是…水神共工的神殿…」

      若大的宫殿、广阔的殿堂,这座闪烁蓝光的宫殿,布置简单却高雅,陈设富丽而不繁複,抬头仰望二十公尺高的顶棚,脚下踩着三公尺宽的砖石,这宫殿仿佛是为巨人所盖,供奉着巨人神祇之殿。

      跟着走道往前延伸,左右两边皆耸立着壮观的巨大水晶蓝柱,有如数十名殿堂武士般伫立于走道两旁,但也像神殿的守护者,为宫殿稳固着根基并支撑着神殿使之屹立不摇。

      随着殿堂内的滴答声寻去,在两侧水晶蓝柱的外围各有一条水道,顶棚不时会滴落晶透的水珠在这水道上,将水面绽放出一圈圈瑰丽的涟漪,且水面上还飘浮着零散的白色莲花,为这庄严的神殿带来清净、圣洁的气氛。

      在往前几步便可看到,有一圆形水池座落在殿堂中央,直径六公尺长的水池佔据了走道的一半,池中清澈的水质,让人可以看到稀疏的鱼儿在池中安然游动,但奇怪的事,这水池中看不到池壁、池底,像似池中仍另有一番天地。

      雷克斯环顾着四周,发觉这殿中除了刚才走下来的通道之外并无其他出入口,(照这样看来…若这座神殿是在蓝玉湖之中,那这水池应该就是通往湖中的出入口吧!)雷克斯心中猜想着。

      「啾啾…啾啾…」听到了小水兽叫声,雷克斯再往前走去,见小水兽停在一道碧蓝翠绿的大门前,那道巨门有着数道华丽的井字刻纹,而门顶上方似乎已快接近顶棚,看着这道庞大的巨门,雷克斯心中有些好奇,究竟那门的背后,是否就是心里所想要的东西?

      雷克斯运起三成的雷神剑之力,双手顶住巨门用力向前推移,但那推力如泥牛入海,完全无法晃动巨门半吋。

      (是我所用的力量不够吗?这巨门并无把手…若不是用推的,就是另用开法…)雷克斯仔细的观察着门上的纹路。

      小水兽在旁边摇着头叫道:「啾啾~~啾啾啾啾~~」

      雷克斯看着小水兽恍然的道:「对喔!你曾是这个神殿的守护兽,那应该知道该如何开门吧!」

      小水兽点着头后,便飞到巨门的最旁边叫道:「啾!啾啾啾~~」

      雷克斯跟着走了过去好奇的看道:「难到这一个架子…有什幺用途吗?」,在眼前的是约一个人高度的冰蓝色立架,立架上有一雕工精细的冰晶蓝石,石上雕出数道水波纹的刻画,而在众多水波纹刻画中间,刚好交错形成一个半圆形的置物空位。

      雷克斯摸着水波纹刻画,试着看能否移动或是转动它,(这是什幺意思?是指…这东西是一个开关吗?但…这刻画之间所形成的空位,本来应该放着什幺东西吗?)看着那手掌大小的置物空位,雷克斯脑中满是疑问。

      小水兽在一旁解释道:「啾啾啾~~啾啾啾啾!」

      雷克斯皱起眉头望着小水兽道:「你到底在说什幺啊!唉~~若是鱼天湣在的话,就可以帮我翻译了…」

      「雷克斯~~雷克斯~~」身后忽然传来急促的喊声,只见萧玉姈慌张的跑过来。

      (又是这个麻烦公主!)雷克斯不奈烦的转身问道:「又怎幺啦!妳不是不想下来吗?」

      萧玉姈虽然也感受到这宏伟神殿的奇观,但心中焦虑的她已没时间去欣赏,只是喘着气急含糊的道:「呼~~魏军…上面的魏军…呼~~他们要下来了…呼~~」

      雷克斯以为萧玉姈是指宇文泰,故不以为意的道:「哼!那个家伙有什幺好怕的?」

      萧玉姈怔了一下道:「那个家伙?」

      萧玉姈连忙挥手接着道:「不是不是!是上面…不知何时来了很多魏兵,他们…他们要下来了…」

      雷克斯疑惑道:「魏兵?哪来的魏兵啊?」

      「我也不知道,我还没走出冰窖之前,就看到他们集结在外头,好像…也要进来找什幺东西,会不会…」萧玉姈不安的猜疑道。

      雷克斯回头看着蓝色巨门,张手冷道:「嗯!妳退后一点……我要直接劈开这道石门。」语毕的同时,右手已抽出背上的雷神剑。

      萧玉姈赶紧跑的老远,躲在水晶蓝柱旁看着雷克斯屏气凝神的运着雷神剑之力。

      而小水兽则错愕的摇头急道:「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似乎在诉说着什幺重要的事情。

      说时迟那时快,当青色气息覆盖全身的瞬间,雷克斯已快速的斩下青色弧刃(唰!),青芒一过,即刻轰声作响,只见巨门一震掉落许多晶蓝色的沙土,除此之外,蓝色巨门仍毫髮无伤。

      小水兽飞到立架旁,碎碎唸道:「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

      雷克斯专心的望着巨门冷然道:「生命之水近在眼前,但却不得其门而入,嗯!麻烦了…」

      (拿紫霜剑来,让我试试看。)林云蹤在脑海中说道。

      (我的雷神剑就斩不动了,那把破剑又有何用。)雷克斯在脑海中不屑的回道。

      (有时候…婉转的手法会比你强硬的态度有用多了,不是每件事都可以硬来的。)林云蹤在脑海中无奈的说道。

      (多说无用…总之,我是不会回到上面再去拿那把只会装腔作势的破剑。)雷克斯在脑海中冷酷道。

      当两人在脑中相互争论的时候,从冰窖通道里,传出了微弱的吵杂迴声。

      萧玉姈惊讶的道:「雷克斯,他们来了…」

      小水兽这时飞过来身边,一头雾水的道:「啾?」

      「哼!我到要看看,是谁要来和我抢生命之水。」雷克斯望着远方的通道处狠道。

      (笨蛋!先躲起来啊!)林云蹤在脑海中骂道。

      (躲?笑话,有雷神剑在我手上我哪还需要躲!)雷克斯在脑海中一派轻鬆的道。

      (你觉得魏军会派一般的人来找生命之水吗?在还没摸清敌人底细之前,还是先躲起来比较好。)林云蹤在脑海中分析道。

      (不用!我最讨厌如此龟缩之事,林云蹤…你不要再指使我了!)雷克斯在脑海中指着吼道。

      萧玉姈疑惑的道:「你在干嘛!我们不躲起来吗?」

      「不需要!」雷克斯胸有成竹,嘴角微扬的道。

      迴绕在宫殿中的吵杂声响越来越是明显,而雷克斯只是伫立在巨门之前,静静的等待着,直至许多人影纷纷从通道中走出。

      「走!快走…我知道你一定来过这里!」一位年轻男子的声音,从通道入口处传来。

      远处的人影渐渐清楚,首先看到的是一名被挟持住的老者,老者步履蹒跚的缓步走向前来,身后还跟着六名身穿魏军军服的士兵,年轻男子在老者身后推着道:「你若早一点说,就不用受这些皮肉伤了。」

      看到这一幕的萧玉姈,心中非常的讶异,她不敢相信那名伤痕累累的老者,竟是自己所认识之人,「姜…伯…」萧玉姈嘴唇颤抖的低声唸着。

      魏兵看见雷克斯和萧玉姈二人,皆拿出兵器警戒着。

      叶少闵押着姜史,不悦的质问道:「你们是谁?来这里有什幺目的?」

      姜史缓缓的抬头看见他们二人,虽然很想向雷克斯求救,但为不想拖累他们两人,只好再低着头装作不认识。

      萧玉姈气愤的指着怒道:「你…你为何要伤害姜伯,马上把姜伯给我放了。」

      姜史听到萧玉姈在这个时候仍不畏强权及处境劣势的状况下和他相认,心中自感相当的欣慰,但他始终还是不希望任何人再为他受伤。

      (这个笨蛋公主,现在和姜伯相认只会徒增我们的麻烦和增加姜伯的险境,而且刚刚还畏首畏尾的,怎幺这个时候就神气起来了,她还以为她在梁国吗?)雷克斯斜眼瞄着萧玉姈,心中翻着白眼想着。

      叶少闵嘴角微扬的道:「喔!原来你们和这妖孽是认识的啊!这样子事情就好办多了。」

      「哼!你这个老家伙到现在居然还故意假装不知道……你肯愿意指点他们来却不愿跟我们讲,待会儿…就看我怎幺折磨他们两个。」叶少闵附耳在姜史耳旁狠道。

      看到姜伯便想到天真无邪的芝儿,但在这一群魏兵之中却没有看到芝儿的身影,萧玉姈向前站了一步大声的怒骂道:「可恶!你们这群混帐东西,你们把那个小女孩怎幺了?」

      「哈哈哈~~贵为公主,居然也会像泼妇骂街般的咆哮,实在太有趣了。」有一个熟悉的声音,从魏军队伍中传出。

      「上次是和阎栩心在一起,这次是和长城公主在一起,怎幺每一次我们见面…你身边都会换一个女伴呀!…雷…克…斯。」刘助从队伍中慢步走出道。

      看到刘助的雷克斯,便想起他幻化成树妖的恶样,到了现在心里仍余悸犹存,但在摸着吊在颈上的狂神护符后,信心已倍增许多,(哼!我可不是那时候的林云蹤啊!现在的我…绝对能杀了他。)雷克斯紧握着狂神护符想着。

      雷克斯放下不安的情绪,不以为意的笑道:「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你个千年老树妖。」

      雷克斯指着刘助,对着叶少闵嘲讽笑道:「喔!原来你和这妖孽也是认识的啊!这样子事情也好办多了。」

      刘助好奇的打量着雷克斯笑道:「呵~~你被我所伤,但却安然无事,想必定是有高人为你解毒了,但……我想阎姑娘就没这幺幸运了吧!」

      「如何…阎姑娘的身体有变化了吧!你该不会是为了她来找生命之水的吧!」刘助不怀好意的笑道。

      萧玉姈不解的问道:「你认识他?」

      雷克斯藐视的笑道:「当然!这千年老妖我怎幺可能不认得,这噁心的老树精,我当时就应该把他劈了当柴烧。」

      「闭嘴!不许汙衊我师尊。」叶少闵激动的指着怒道,无意间,露出了腰际的配剑。

      (雷克斯,那一把不是紫霜剑吗?)林云蹤在脑海中错愕的道。

      (嗯~~好像是…这幺看来,赵琰他们应该也被抓起来了。)雷克斯在脑海中沉吟道。

      雷克斯双手往两侧一摊的笑道:「汙衊?哈!若这老树精是你的师父,那表示你就是小树精啰!」

      「当我割下你的舌头后,你会后会讲过这些话……破魔之剑,立!」叶少闵语毕,便施法将手中数张符咒接连成一把暗黄色的实剑。

      雷克斯惊讶的道:「玄阳派术法!你和宋景休有何关係?」

      叶少闵沈笑道:「这幺说来,你也认识我师兄啰!」

      雷克斯想了一下再嘲讽笑道:「师兄…原来,你就是那个爱赌博,害宋景休被逐出师门的脑包师弟啊!」

      叶少闵一而再的被雷克斯揶揄着,让他心中的怒火已烧到极点,于是将姜史推到一旁随即挟着怒气杀向雷克斯。

      萧玉姈还没来的及搞清楚情势状况之时,人已被雷克斯拉往小水兽的旁边,青光一闪,即刻亮出雷神剑奔前迎战。

      两人身形交错出剑相击,在双剑相交之际,意流气动将雷神剑之力瞬时提升五成,在感知和思绪的时间也跟着加快的同时,虽然不到一剎那的时间,但在雷克斯脑中,早已将双方的动作预测过四、五个不同的版本,在预测之中或许两人的走位不同、出招不同、气力不同、技巧不同,可是最后的结果……都皆然一样。

      嗤然一声!叶少闵手中的破魔之剑立即被雷神剑削成半截,马上化回原来的符纸散开一地,雷克斯转身再接一脚,将错愕的叶少闵给踢退三公尺远。

      雷克斯狂傲笑道:「哈~~你那把纸糊的剑,就别拿出来让人笑了。」

      叶少闵愤愤不平的站起,左手持符右手抽出腰际上的紫霜剑,準备祭出杀招教训雷克斯。

      刘助按着叶少闵的肩膀淡道:「让我来就好。」

      叶少闵自责的道:「师父…」

      刘助阴沈沈的笑道…

      「我会让这个虚有其表的家伙,重回心中梦魇!」

  • 名称:陌上花开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5 16:10:5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