粟全文阅读

      夏柔矜讶然道:「他就是灵界之主…灵界王!」

      赵琰疑惑的道:「灵界王?那是什幺?」

      「林云蹤,念在你穿世寻剑之辛劳,你若能将双剑交还于我,本王非但既往不咎并且让你回到原本的世代还阳,这绝佳的机会…仅只有一次!」灵界王身穿华丽的长袍,从渐渐消散的金球中走出来道,且声音也变回年轻的嗓音。

      雷克斯不屑笑道:「笑话!这些条件不就和之前所谈的是一样的吗?怎幺现在讲的好像是在可怜我似的!明明是你算计我在先,如今还要我握着你的手跟你答谢!哼!我可没这幺蠢。」

      灵界王大声笑道:「哈哈哈~~老实说,你的反应还真出乎我意料之外。」

      雷克斯双臂抱于胸前道:「令我不解的是……你既然这幺在乎这两把剑而且你也能回到这个世代,那又何必叫我回来找完之后,再想办法夺我剑呢?以你灵界王的实力,你大可自己回来找剑啊!」

      灵界王顿了顿道:「因为我说过……干扰时空是重罪,在天界严密的监看下我没办法亲自回来,所以才要找个替死鬼回来找剑!」

      雷克斯又不屑道:「如果干扰时空是重罪,你自己还不是跟我一道回到这个世代了,难不成你就不会被治罪吗?」

      灵界王笑道:「当然不会,因为实际的我……仍然在原世代!」

      雷克斯皱着眉头道:「什幺?」

      灵界王笑着解释道:「呵!看你找剑找的这幺辛苦就让你死得瞑目吧!我只是分出我自身二成的元神随你回到这个世代,所以实际的我仍停留在原世代。」

      雷克斯怀疑的道:「不管你是二成还是一成,你随我回到这里天界会不知道?」

      灵界王胸有成竹道:「当然不知道!」

      灵界王接继道:「因为我的二成元神是暂附在雷神剑上,而雷神剑的灵气会压过我的灵气,所以天界不会知道,待你来到这个世代后,我的元神才离开雷神剑,故若天界真的查探的话只会查到你违背条规干扰时空……不会有我的。」

      雷克斯托着下巴笑道:「原来是这幺回事啊!所以如此说来,你还是得再依附于神剑上,靠我带着双剑和你回到原世代啰!」

      灵界王诡异的笑道:「听你的推断,好像认为我还是需要你……暂时不会动你吗?」

      雷克斯严肃道:「不是吗?」

      灵界王摇头笑道:「当然不是!我只要能拿到双剑,就能将双剑和我二成的元神安置在一处安全的地方暂时长眠,可能在大海的海沟里也可能在火山的最深处,直至时间过了一千五百年后,届时我便能带着双剑安然的回到灵界城交给未来的我,如此,我根本不需要再做一次穿梭…」

      灵界王继续道:「…至于你的死活就不干我的事了,所以…你还认为本王需要你吗?」

      知道被算计的雷克斯紧握着双拳嘴角微微抽动,不悦的道:「可恶的家伙!」

      灵界王两手一摊冷笑道:「既然大家都已撕破脸那也没什幺好说,真可惜,枉费我还不故一切飞到灵界城的戒牢救你出来,唉!你真是太令我失望了!」

      雷克斯不悦指着道:「少说的这幺漂亮,你救我出来还不是为了想藉由我来证明双剑的真实性!」

      灵界王无奈笑道:「这幺说也是,但事关重大,我可不想在经过一千五百年后才知道这两把剑的真伪啊!唯有亲眼看到双剑合壁才能百分百的让我确信、安心,呵~~你绝对不知道在这段期间我放弃了多少次夺剑的机会!」

      灵界王沈沈的笑道:「我想…大约不下一万次吧!那也表示,如果要你死的话……」

      「……你已经死一万次了!」

      雷克斯运着五成的雷神剑之力低沈道:「我会让你后悔……你放弃了那一万次!」话一说完,雷克斯已抽出背上雷神剑向前一冲,灵界王瞬时双掌摊聚金色劲力,以掌代剑也跟着冲至。

      一个箭步后,雷克斯举剑顶天尽力往前一斩(嗡!),只看灵界王低沈淡笑着,随之举起双手作势想挟住雷神剑,但雷神剑不知为何,在斩下的一刻却定住在灵界王的双掌之间,力量像似陷入泥淖般深深的被吸住,抽不出来也斩不下去(嗡嗡嗡~)。

      「你这个狂傲的家伙,受死吧!」灵界王说完之后,定住雷神剑的双掌,有如残影般从中再拉出另外两只手掌,剎时灵界王似拥有四只手臂,两掌制于雷神剑而另两掌则是抽离后,以掌刃之姿準备往前砍下。

      雷克斯见状即刻鬆开左手,抽出携于腰际上的紫霜剑抵挡,才抽出三分之二的剑身便已接下灵界王的掌刃(铿!),紧接着右掌在雷神剑的剑柄一转,旋以七成之力转动着雷神剑,七成的雷神剑渐成残影并转化为元素,再加上高速旋转所产生的劲力(嗡嗡~~),一时之间退开了灵界王双掌。

      因忌讳双剑之力,灵界王不得以只好将残影双掌收回快速的往后撤开。

      在使着七成雷神剑之力的雷克斯本也想将紫霜剑驱以七成之力,并以双剑同时发动攻击,但不知为何对紫霜剑的请求,如同掉落在无底洞的石子般深不见底、毫无回应,雷克斯往底下瞄了一眼,顿时才发现紫霜剑居然暗淡无色。

      (这情形…我好像曾经见过!)

      灵界王退步后,右脚尖马上往地面轻踩一踏,轰!的一声,那宛若蜻蜓点水般的踏步却将地上踏出了个大洞,瞬间所产生的强劲爆发力,一下子便把灵界王再带到雷克斯面前,那快速的一退一进让雷克斯有些惊讶,还来不及应对之时,灵界王已双掌承气再次的攻向于前。

      雷克斯以余光又看了紫霜剑一眼,紫霜剑不仅失去原有的圣气光辉更显得生锈不堪,心里虽然仍想要摧动着紫霜剑之力而且也感应的到那微微的紫剑气息,但始终还是无法取得其力量。

      (在这紧要时刻却没办法施展出力量,那它跟一把破剑有什幺不同。)想到这里,雷克斯心中一横,直接拉起紫霜剑朝灵界王掷去。

      (唰!)高速冲向前的灵界王,被迎面而来的紫霜剑一吓,灵界王虽然很想接下紫霜剑,但因距离过于接近,只好出左掌一扫先将紫霜剑给弹向旁边(铿!),便大笑道:「哈哈~~没了紫霜剑看你怎幺合壁!」

      「我会让你知道,天下兵刃唯雷神剑最强!」雷克斯冷道后随即将力量升至九成,因雷克斯心中对这股未知的力量仍有所畏惧,不敢把力量全部施放出来,而这时的雷神剑已完全元素化,成为一颗耀眼的青色光球聚于雷克斯手中,而右手臂像似一把青色的剑鞘,将那雷神之剑藏于身体之中(滋~滋~)。

      转眼间,双方同时各出右拳相交对击,远看宛如金色和青色两股的力量强力对撞(轰~~~),这惊天一轰,顿时沙石横飞、劲压草木,只见两名人影纷纷飞出光芒之外,但金色人影在尚未落地之前已再朝前放出一金色光弹(唰!),光弹穿过青色灵壁后随即释放出一阵巨烈的冲击,震散青色灵气(轰轰~~)。

      小水兽在一旁施放着水壁保护着夏柔矜和赵琰,以免被双方的灵气劲力给震伤。

      赵琰一脸慌张的道:「倒底发生什幺事了?我们不是纯粹要来找东西的吗?」

      站在身旁的夏柔矜忽然看到沙石之中有一微微闪光,于是二话不说的冲出小水兽施放的防御水壁之外,赵琰见状赶紧招手喊道:「夏姑娘不要出去啊!外面危险啊!」

      小水兽也担心的喊道:「啾~~啾~~」

      夏柔矜跑到灰烟之中,从地上抱起了一个不明的东西,才又往后跑回小水兽的水壁之内。

      赵琰疑惑道:「妳不要命啦!就算有一万两黄金也捡不得啊!」

      夏柔矜安心的看着怀里的紫霜剑道:「这把剑的重要性……就算用再多的金钱也无法衡量的。」

      赵琰好奇的看着剑道:「喔!夏姑娘的意思是,这剑超过一万两黄金啰!」,夏柔矜只是不发一语的看着前面。

      赵琰看着夏柔矜抱着那把暗淡无光、刀钝无刃的剑心中想着,(这把破剑有值这幺多钱?嗯!想当初…在荥阳城地牢帮雷克斯拿剑的时候,他那把剑也是这幺一回事,莫非这是一把价值不菲的古董剑吗?)。

      小水兽看着前方严肃的道:「啾啾啾!」

      赵琰紧张的左右望着道:「嗯!分出胜负了吗?谁赢了?」

      尘烟中,有一人衣杉残破、双臂护首的站于之内,看着四周诡谲的气氛心中不然提高警戒,以防範突如其来的袭击。

      (这狂神护符实在太神奇了,从刚刚至今我的身体最少已承受五成以上的力量将近五分钟了,看来只要有这股力量暂时附于我身,我便能完全的驾驭雷神剑之力!)雷克斯仍持续维持着九成雷神剑之力,但身体却感觉到相当的轻鬆而且没有任何的不适。

      突然尘嚣周遭出现许多人影将他包围,不知是灵界王的分身还是因为他的速度太快所造成的残影,十多个灵界王的身影在四周不断跑动。

      (我都已使出九成之力,既然还是看不出来这些是残像还是…)雷克斯不敢轻举妄动只能屏气凝神的专注在防备上。

      (唰~~)剎那间,全部的身影皆朝中间的雷克斯一拥而上,每个人都拉起右掌準备往雷克斯击下。(时间只过了0.5秒)  

      雷克斯弓步一站,右拳置腰聚劲、左手于臂为辅、左脚往前轻推、身形压低一伏,当右拳青光猛然急闪时,转眼间早已送出八十多拳(哒哒哒哒哒~~)。

      被雷克斯快拳所击中的灵界王分身瞬时已一一消散,就在最后一刻,从旁伸入一只不明快手準确的抓住雷克斯右拳(啪哒!),还在惊讶之余,灵界王的右掌已朝雷克斯的左胸顺势一轰。(时间刚到了第三秒钟)

      在第三秒的同时,藉由被抓住的右臂,雷克斯已清楚的区分出真实灵界王的身影,因不甘心败于此刻,忍痛之余便一股脑的开启右臂的青色剑匣,将九成的雷神剑之力给全部施放出来(轰轰轰~~)。

      此刻雷克斯的右臂已和雷神剑融为一体,随着右掌一张,一把巨大的青色剑柱从右手之中炸裂出来,(轰~~~)不断往前延伸的青色剑柱仿佛有着强大的推力,将二人给双双震离开来。

      向后仰倒的雷克斯仍举着右臂朝上,而青色剑柱仍持续的往上延伸如同要伸展至天外宇宙,雷克斯心知此剑力量的可怕,若不再加以制止恐酿成大祸,于是集中着狂神护符之力,尝试着将这巨大的力量收回。

      狂神护符如虎添翼般,让雷克斯快速的集中精神并掌控着雷神剑之力,那已不像第一次施展雷神剑那般狼狈,这次则是明确的理解这股神力,不再认为它是一头无法控制的异兽,若雷神剑是头狂傲不羁的疯马,那狂神护符则是驯服他的那条缰绳,那种感觉就像乘坐在这只神兽上,翱翔于天地之间。

      但雷克斯明白现在并没有时间沈浸、享受于那种神灵之觉,回神后右掌朝天一抓顺势右臂往内一收,啪叽!一声,便将雷剑快速的收回体内。

      当大地回复宁静之后,雷克斯才喘着气缓缓的坐起身子,顿时左胸气血翻覆,立即将头往旁边一甩,呕出一大口暗红的血液。

      护着左胸的雷克斯驼着背慢慢站起,眼睛仍不时观察着附近的动态,在看到他的目标时,雷克斯得意的笑道:「知道什幺是天下间最厉害的力量了吧!」

      虽然血液如涌泉般直流而下(滴答~滴答~),但在远处的灵界王仍试着挺直身子站稳脚步。

      方才在抓住雷克斯的右臂之时,因雷剑的释放而来不及闪躲,以致灵界王整只左手臂包含左肩皆已削下,不仅如此,又因距离过于靠近,被雷剑瞬间爆发的力量给震慑到,伤致五脏六腑。

      「你的表现…总是令我出乎意料,看来…夺剑一事…得要再缓缓了。」灵界王擦着嘴角的血液,右掌聚着金色灵气为自己的断臂止血。

      「哼!你没那个机会了!」雷克斯尖锐的眼神直盯着灵界王,慢慢的移动双脚逐步靠近着。

      灵界王大笑道:「哈哈哈~~~你太高估你自己了,即便本王已重伤至此,但我仍然可以全身而退。」

      雷克斯冷道:「那得试试看才知道。」

      灵界王坦然道:「老实说,我现在已剩一成的力量,自然无法再跟你对战,所以只好等你死了之后,我再现身夺剑。」

      雷克斯冷然笑道:「等我死!哈!那你得等下辈子了。」

      灵界王胸有成竹的道:「不需要等下辈子,我想……再等一到两个月就行了。」

      雷克斯不悦道:「你的意思是说,一到两月后你的伤势就会恢复了?」

      灵界王摇头笑道:「不!我说过我已无法再战,我只要慢慢的等待…等待你的死期到来即可。」,雷克斯不想再听灵界王废话,弓步一站準备再出攻势。

      灵界王诡异的笑道:「你好像有几次中毒没死的经验吧!」

      雷克斯讶然道:「什幺?」

      灵界王平淡道:「要让你来找寻这幺重要的东西,对你自然要有所防範,所以我在你这个临时的身体内加了一点东西,现在想想……当初这幺做的确是对的。」

      雷克斯皱着眉道:「加了什幺东西?」

      灵界王沈稳的道:「曼珠沙华!」

      雷克斯怀疑道:「曼珠沙华?那是让我不会中毒的东西?」

      夏柔矜突然惊讶的喊道:「是彼岸花!」

      赵琰被夏柔矜忽然一吓道:「啊!夏姑娘妳知道那是什幺吗?」

      夏柔矜解释道:「彼岸花又称曼珠沙华别名也叫做死人花,花朵有着如血如火般的红色花瓣,茎上有钩状的红色倒尖刺,且花香具有奇特的能力可以唤醒死者生前的记忆,而整株花皆含有可怕剧毒,但据说…此花只生长在灵界三途河边,人间界是找不到的。」

      赵琰讶然结巴道:「死人…花…」

      灵界王点头笑道:「不错!姑娘说的很好,当初建构你这个身体的时候,就是用曼珠沙华的根茎来作你的筋骨,目的就是在于若有一天你失去控制背叛我,届时你身上双剑的力量对我而言将会是非常头痛的一件事…」

      灵界王继续说道:「所以才会在事前先买了个保险,就是在你的身体里放入曼珠沙华的根茎,如此…就算你想逃离我的掌控之中你仍然会死于剧毒,就像今天这样…」

      不知道是受到这番话的震惊或是左胸口的伤势问题还是体内的剧毒发作,雷克斯忽然觉得一阵晕眩道:「你当初还骗我说…是用什幺…万年枯藤做的…」

      灵界王笑道:「哈哈哈~~应该改说…万年毒藤才是!哈哈哈~~」

      灵界王接续无奈的道:「但有趣的事,其实你身上的毒早该发作了,但延续至今你却仍然好好的,本王猜想…应该是你在无意之间帮你身体里面的曼珠沙华餵了毒,才导致毒发延后暂时压抑了曼珠沙华的发芽。」

      雷克斯震惊道:「餵毒?发芽?」

      灵界王点头笑道:「是啊!反正不管是什幺原因暂时压抑了曼珠沙华的生长,但终究……曼珠沙华会从你的筋脉中生长出来窜出你的身体外面,最后一定会在你身上开出灿烂的血红色花朵,哈哈哈~~」

      雷克斯握紧着双拳笑道:「你这如意算盘打的真好啊!不管我有没有拿到双剑回去,不管是否会被天界抓去问罪我都会毒发身亡,因为打从一开始,你根本就不打算让我再回到原来的世代。」

      灵界王冷笑道:「不要这幺说,至少我是真的保留了你在现世代里的驱体,你的驱体仍然是躺在医院里完好如初,怎幺样!现在你若肯交出双剑,本王或许可以网开一面留你一命,念你能自如的运用双剑之力的情况下,在某些时候…对我还是有所用途。」

      「网开一面…哼哼哼~~呵呵呵~~哈哈哈~~」雷克斯右手抚着额头忍不住的大笑道。

      看到雷克斯轻蔑的态度,灵界王不悦道:「林云蹤,你考虑的时间到了,给我你的答案,这双剑…你是交还不交。」

      雷克斯突然严肃道:「我不叫林云蹤,我叫雷…克…斯…」(啪!)语毕,雷克斯已奔到灵界王的面前。

      「你这个……」灵界王退了一步话还没说完,就已被雷克斯的右掌刺穿胸口,雷神剑之力随着右掌一放(轰~~),灵界王的驱体瞬时四分五裂。

      当雷克斯冲过身之后,分裂的驱块便立即化为点点光球聚在一起,众多小光球的集合聚起了一颗直径六十公分的金色光球。

     

      而雷克斯迅速的急停转身,猛然伸出右掌準备击出手中电劲,但金色光球似长了眼睛,看到情形不对,立刻往上直昇飞离此地,其中传出声音道:「可恶的林云蹤,你最好时时刻刻都保持警觉,即使我没办法再化为人形,但本王仍有办法夺你双剑,待你体内曼珠沙华发芽,双剑便正式归我所有!」,金球边说声音越是微弱,直到金球飞到天边远处,雷克斯才慢慢的解除警戒放下右手。

      (该死!没想到他还有这一招,难怪上次到灵界城帮陈庆之延命时,那个老灵界王曾经告诉过我,灵界只有万年毒藤没有万年枯藤,我当时还以为他在骗我,唉!这下麻烦了!)雷克斯仰天看着天际心中想着。

      夏柔矜仍有些猜疑,走上前来顿了顿道:「雷…公子…你没事吧!」

      小水兽对着雷克斯不悦的兇道:「啾啾啾!啾啾啾啾!」

      赵琰害怕的道:「夏姑娘等等啊!他…他是雷…克斯吗?我觉得…好像不…是耶!」

      雷克斯点头道:「终于有人叫对我的名字了,你这个废物也会有说对话的时候!」

      赵琰不悦指着道:「什幺废物!你才废物咧!」

      「难得我和林云蹤也有理念相同的时候,因为我觉得……你就是个废物!」雷克斯冷道后便卸下雷神剑之力,雷神剑的力量关闭,瞬间便成为一把实体剑拿于雷克斯手中。

      赵琰本来想破口大骂,但看着雷克斯手拿神剑一附冷酷的样子便结巴道:「你刚…说…什…幺…」雷克斯也懒得和他吵,便瞄了他一眼。

      夏柔矜质问道:「你从方才就一直撇清,你不是之前我们所认识的雷公子,这究竟是怎幺一回事!」

      雷克斯淡道:「很简单,我只是外表长的像妳们曾经所认识的那个人,但实际上我并不是他,但即便如此,我仍然非常清楚他曾经所做过的事情和想过的事,所以我还是保留着他的记忆。」

      夏柔矜严肃道:「是狂神护符使你变成这样的吗?」

      雷克斯冷笑道:「我只能说,是狂神护符使我重生…而过去那个无知的我,如今已不存在。」

      夏柔矜不悦道:「雷公子他并不无知。」

      雷克斯两手一摊的笑道:「雷公子!我就是雷公子啊!」

      夏柔矜再问道:「好!若真如你所说,你不是我所认识的雷公子,那…」

      「林云蹤已经被我杀了!」雷克斯直接打断说道。

      夏柔矜疑惑道:「什幺意思?」

      雷克斯冷酷道:「林云蹤就是妳之前所认识的那个人,因为他无法在这个险恶的环境下生存,所以自然就被淘汰了。」

      夏柔矜听出了一些端倪,便皱着眉头道:「所以你就佔有了雷公子的心智?」

      雷克斯大声笑道:「佔有!哈哈哈~~~正确的来说是取代!他那懦弱的心智,任何人都可以取代他。」

      赵琰打量着雷克斯道:「你虽然看起来和之前的你不太一样,但…你真的…不是被什幺…髒东西附身吧!」

      雷克斯拿起雷神剑指着赵琰不悦道:「你这个墙头草活在世上也是多余的,或许林云蹤可以忍受你,但我可不行。」

      赵琰张着手紧张的往后退了四步道:「呵~~有话好说!有话好说!我不惹你便是…我不惹你便是…」

      夏柔矜挡在赵琰前面严肃道:「你错了!雷公子的心智并不软弱,在我看来,像你这种自以为是人才是心智不成熟。」

      雷克斯不屑道:「笑话,他的心智若不软弱又怎幺会被我取代呢?还有…我才是雷克斯,不要再叫错了。」

      (雷公子倒底怎幺了,是中邪了吗?还是……麻烦了!现在师父不在身边,我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如果他执意要离开我也拦不住,早知道该就跟师父多学一点术法。)夏柔矜着急的想着。

      (滋~~滋~~)此时雷克斯身上散发出不明的金色粉末,金色粉末一下子便快速的聚集着,一弹指间便回复成原来的狂神护符。

      赵琰惊讶的指着道:「啊!那个不是被鬼魂附身的护符吗?」

      (果然只能维持一下子的时间,但这段时间却让我完全掌握了雷神剑之力,嗯!从我使用开始到现在,大概过了十到十五分钟吧!只是护符力量一退,我左胸的疼痛就更加明显了。)雷克斯拿着狂神护符心中想着。

      (嗯!还是引他回去找师父,若是师父,一定知道雷公子身上发生什幺事情,如果雷公子是被邪灵附身的话,师父一定可以将至驱离。)夏柔矜心中正打着主意。

      夏柔矜问道:「那…你不和我们去找生命之水了吗?」

      (我的身体都快保不住了,还找什幺生命之水!)雷克斯不屑道:「哼!我自己还有事要办,我没那空闲找那个烂东西。」

      夏柔矜一付无所谓的道:「好吧!少了你,我们也找不成生命之水,既然这样那就都不要找啦!」

      小水兽疑惑的看着夏柔矜道:「啾啾?」

      夏柔矜提议道:「听那个灵界王说,你的身体里好像被植入了彼岸花,若是如此不如回荥阳城找我师父,师父对于天下的药材都有些许的研究,或许师父他有办法帮你解毒。」

      想到还有陶弘景可以帮忙,让雷克斯不自觉的点着头:「嗯!」

      赵琰皱着眉头道:「啊!要回去了喔!我还在想说生命之水是什幺东西呢?真想亲眼看看。」

      (对了!赵琰没有说我都倒忘了,传说生命之水是可以活化人体的细胞并且还可以解百毒,如果我能喝下生命之水,说不定就可以顺利解开我体内的怪花……不解开我身体的毒,即便回到了现世代我仍然会毒发身亡,更何况回去之后还有一场硬仗要打,解毒之事得摆在第一要位。)雷克斯托着下巴想着。

      赵琰问道:「所以…现在是要回荥阳城了吗?」

      (太好了!师父应该会知道怎幺一回事!)夏柔矜点头笑道:「嗯!走吧!回荥阳城再说。」

      「等等!」雷克斯举起手道。

      夏柔矜和赵琰皆疑惑的看着雷克斯。

      雷克斯淡然道:「陈庆之和胡龙牙他们,还在等着我们带生命之水回去!而且他们的情况比我更严重,我们应该要以他们为主。」

      夏柔矜似乎知道雷克斯所说的只是场面话,所以便严肃的看着他,而赵琰则是一脸不知所措的样子。

      赵琰搔着头道:「所以现在呢?」

      雷克斯冷笑道:「我改变主意了……我们先找生命之水!」

  • 名称:粟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5 16:44:5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