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界败类全文阅读

      看着前方魏军已退到弓箭外的距离,韩平拱手道:「将军,是时候该往草原移动。」

      雷克斯一心只想置身事外,但事到如今也只能无奈的点头道:「唉~~~走吧!」,说完五百骑兵便开始移往侧边的草原。

后头的魏军骑兵

      鲁安看到前方的状况讶然道:「原来引水的用意,是为了要遮住原本在这里所设的坑洞…没想到连我军想要涉水而过的动机都被他们给猜到。」

      魏军将领指着远处的梁军急道:「将军你看…梁军们往旁边的平原移动了。」

      鲁安不悦道:「哼!既然知道这水潭的用意,那就不要再往前行进。」

      鲁安指着东方大喊道:「众将士听令,立刻往外侧的方向移动尽快离开这水潭。」

      「是!」一声令下,后头的二万五千骑兵即刻往平原的方向移动。

      魏军为了想要偷偷的穿越水潭,故行进之时便尽量靠着唐岗湖河畔前进,以避免被平原上的梁军发现,也因为如此,二万五千骑兵目前所在的位置是在水潭的最内侧。

      就在魏军以为往旁边彻兵离开水潭,就能避开底下的不明水坑时,这时候却有更多的骑兵入续掉落侧边的水潭之中(哗~~哗~~哗~~),「这边也有陷阱啊!」慌乱的魏兵大喊着。

      魏军将领惊讶道:「遭了!我们被算计了,前方和左侧都有水坑。」

      鲁安镇定喊道:「退回原位!退回原位!」

      骑兵们猛拉马缰,试图往后退回安全的区域,但在杂乱的推挤当中让骑兵们偏离了安全的走道,不知觉更是深入水潭的中间区域。

      (哗~~哗~~哗~~)「后方什幺时候也有水坑了!刚刚走过来的时候还没有啊!」士兵惶恐的嚷嚷着。

      水底下的坑洞已将水潭给设计成一道隐形的迷宫,看似平静的水潭,底下却藏着无数的玄机,水坑的巧妙安排混乱了魏军的方向性,明明丘陵、草原就在前方但却不知如何走到,因为处处皆是水洞,一个没走好就连人带马一起葬送在这水潭之中。

      (哗~~哗~~哗~~)「啊~~~救命啊!水底下有刺啊!」有数名掉落水坑的骑士在水潭上挣扎着,而混浊的水潭也渐渐染成红色。

      「啊!水下有刺!」、「怎幺办?要退还是要进啊!」、「有刺?什幺有刺啊?」、「啊!水下有什幺?」水潭虽浅,但因为看不见水下的情况更是让魏军们焦虑了起来,。

      不知所措的鲁安顿时不知是要退或进,慌张的道:「冷静点!先站稳脚步!站稳脚步!」

丘陵上

      韩平担心道:「看来他们还是有所顾虑,如果让他们慢慢的走过来的话可能会避过一些陷阱,如此死伤可能就不会如预期这幺多。」

      雷克斯不以为意道:「这你不用担心,陶大人利用水下的陷阱作成茅山道术里的四象阵,此阵非一般人能破解的。」

      看着韩平仍一脸不安的样子,雷克斯试着解释道:「陶大人说,此阵是由八卦里的坎、离、兑、震……呃~~另外四个叫什幺……反正就是将陷阱设于八卦里的八个方位,然后什幺四个下方向和斜方向的组合…再搭配什幺的…」

      韩平皱着眉头一脸狐疑,心中想着这家伙真的是传言中白袍部队里的大将吗?

      雷克斯本来想将此阵法说明的很厉害,但不懂阵法的他又没有注意听陶弘景当时的解说,以致如今说的支支吾吾,反到将四象阵讲得很糟糕。

      雷克斯尴尬的挥手道:「反正是一个很厉害的阵法就是了,一般人是解不开的啦!」

      韩平不安道:「但在下认为此阵法仍有一处破绽。」

      (哇!你是什幺身份啊!竟敢批评陶前辈的四象阵。)雷克斯不屑的打量了一下韩平道:「破绽?什幺破绽?」

      韩平解释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此水潭的优势就是可以将底下的陷阱盖住,但…破此阵法的方式却也是这水潭。」

      雷克斯皱起眉头不解道:「不懂?」

      韩平指着水潭道:「白影将军您看,水潭上的血水目前都是一部份一部份的还未完全飘散开来,所以只要有血水浮于水潭上面,就表示底下便是陷阱,如果魏军能了解到这一点避开有血水的部份便能躲过陷阱。」

      雷克斯恍然大悟的道:「嗯~~对耶!当初设计的时候怎幺没想到?」

      韩平接继道:「所以魏军若想要突围,就要趁现在血水尚未完全晕开前辨别陷阱的所在地,即能减少伤亡离开水潭。」

      雷克斯点头如捣蒜:「嗯嗯…没错没错!」

      韩平指着水潭分析道:「若要阻止魏军破阵只有两个方法,第一…扰乱其注意力,趁魏军尚未发现其中玄机之时,让他们能不管陷阱直奔而来,其二…拖延魏军行进的时间,待水潭上的血水完全散开染红水潭之后,魏军便无法再用血水来辨视陷阱的方位,最后必全数葬命于水潭之中。」

      雷克斯讶然敬佩道:「哇!你分析的很好,好厉害啊!」

      韩平拱手严肃道:「白影将军过奖了,正所谓旁观者清,若在下也陷于水潭之中应该没有办法这幺冷静的分析一切,突如其来的慌乱,会打散人们心中所有的计策及思考,而且在下也只是刚好站于此至高点,才能看到这阵法的小破绽。」

      雷克斯点头道:「嗯~~拖延他们的进攻时间可能比较麻烦一点,因为我们无法下水潭和他们周旋耗费时间……所以扰乱其注意力,应该会比较简单。」

      韩平提议道:「那不如以弓箭袭之,让他们更加混乱。」

      雷克斯摇头解释道:「不行不行!你用弓箭只会让他们更想要退离此地,现在魏军之所以卡在水潭中央进退不得,是因为他们知道我们的兵力非常之少,若能上来到丘陵之地必能轻易的击退我们再往荥阳城发进,但尴尬的是…水潭中的陷阱让他们不知道要如何到达此地,而且我们兵力也才区区五百人,若魏军要退兵心中定会有所不甘,所以才会造成现在的困境,不知是要进…还是要退…」

      韩平微笑道:「将军是在说我们对魏军而言,如同鸡肋是吧!」

      韩平一语讲中雷克斯正所要表达的意思,便点头笑道:「对对对!说的好,就是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所谓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啊!」

      韩平笑道:「那现在要如何做?」

      雷克斯无奈道:「哈!你问的真好…」,(你不是很会分析,就交给你想就好啦!)雷克斯苦脑的想着。

      韩平见雷克斯若有所思拱手道:「将军是否有所对策?」

      (唉~~~陈将军在就好了,我实在不适合作动脑的事。)雷克斯想了一下大喊道:「嗯~~~全军下马!」

      「是!」五百菁兵喊道立即转身下马。

      雷克斯下马后牵着马缰便坐下道:「大家不用拘束啊!坐坐坐!」,身旁的士兵看到雷克斯的举动皆一脸茫然,大敌当前还如此悠闲的坐在草地上,一时不知是要坐还是不坐,大家的动作都僵硬的很彆扭。

      雷克斯左手撑在膝上托着下巴道:「有马不坐却坐在草地上,如果魏军看到我们就这样坐下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韩平已经知道雷克斯的用意便笑道:「果然是好主意,全军听令,坐!」

      雷克斯回头随便指了五十几名士兵道:「你们几个到水潭边对魏军射箭。」

      「是!」士兵齐声道。

      雷克斯坐在草地上对那五十多名士兵淡道:「对了…不要太认真的射嘿!随便射个几箭就好,还有…尽量不要射到人嘿!」

      士兵们一脸疑惑的互相看着,心想这是哪门子的命令。

      韩平笑道:「我们的目的是要挑衅他们,知道吗?」

      士兵一听才脸露微笑了解计策的用意,便拱手齐声道:「是!」

困于水潭中央的魏军骑兵

      魏军将领急道:「将军,我们在不赶紧离开此地,等梁军来袭我们必全军覆没。」,此时零散的飞箭从空中袭至(咻~~~咻~~~)。

      鲁安往飞箭的方向抬头一看,发觉丘陵上的梁军居然下马坐在草地观看着他们,前排只有几名士兵对他们射着弓箭,一边射还一边打闹着。

      鲁安心中怒火直烧,便指着气道:「该死的梁军居然藐视我们。」

      鲁安接继喊道:「众将士听令,我们离草原相距不到一里,现在随我杀向那该死的梁军,让我们踏平他们那嚣张的脸孔!杀~~~」

      「杀~~~~~~」骑兵们听到命令后,使心中有了方向暂时压下了焦虑及不安,立即甩起马缰、踼着马腹,毫不犹豫的往小丘陵的方向冲去,因为双方距离相当的近,所以魏军心中皆抱着“只差一点点”或是“就快要到了”的想法拼命的往前冲。

小丘陵上

      韩平欣然道:「喔!冲过来了。」

      雷克斯起身对韩平笑道:「备弓!」

      韩平随即面对军队大声喊道:「上马备弓!」

      「是!」菁兵部队快速的上马,从马鞍的侧袋拿出弓架着箭,往斜上方瞄着魏军的方向準备射出。

      韩平举手喊道:「放~~」,(咻~~咻~~咻~~)五百发劲箭轮番射出。

      虽然魏军骑兵仍然不断的踩到隐于水潭下的坑洞而掉落或因被梁军的飞箭给击落,但高昂的士气及满腔的怒火让他们无所畏惧,一心只想歼灭在丘陵地的梁军。

      眼看和魏军相差不到五十公尺,菁兵部队仍不为所动的在马背上以弓箭射击。

      在不到二十公尺的距离,魏军骑兵已抽出腰际的配剑準备一番恶战,就在剑拔弩张、一触即发的情况下,忽然前排骑兵像似踩到一道大沟渠全数向前一扑激起一阵大水花(哗~~哗~~哗~~),后头的骑兵来不及停下也相继跌落沟渠里(哗~~哗~~哗~~)。

      而跌落时所造成的水花一波波的打上了丘陵,渐渐的白色水花慢慢趋向红色,才一转眼的时间,水潭已被鲜血染成淡淡的红色。

      梁军在丘陵下的水潭设了一道长约四百公尺、宽约六公尺的大沟渠,不知情的魏军无从得知沟渠的範围,只看到一队队的骑兵全葬在这道隐形的万人冢下(哗~~哗~~哗~~)。

      丘陵上菁英部队手上的弓并未停过,持续的射向想从水潭爬上而来的魏军(咻~~咻~~咻~~),但因魏兵的人数太多骑兵列队的数量太广,四百公尺的沟渠仍无法拦住全数的魏军,有些较幸运的骑兵便能绕过沟渠爬上丘陵地朝菁英部队发进。

      (听说这名白影将军是陈庆之白袍部队中的大将,但怎幺不见他作任何的指挥或阵列上的变化!)韩平见雷克斯并未下令攻击或防备,感觉好像心不在焉若有所思似的,便急道:「将军,左右两侧皆有敌兵来袭,是否将部队一分为二由两侧进行攻击。」

      雷克斯沉吟道:「不用!才五百人而已还要分成两队,那还要打什幺?他们因水潭的陷阱已伤亡不少,剩下的部队以你们菁英部队的实力应该不成问题才是,所以你们只要负责左侧来袭的敌军。」

      「只负责左侧?」韩平疑惑看着左侧道。

      雷克斯继续道:「嗯!现在我将部队的指挥权交给你,五百菁英现在起由你指挥。」

      韩平讶然道:「啊!由我指挥?」

      雷克斯平淡道:「是啊!什幺阵行、列队、策略等等,对我而言是一项非常头痛的问题,由其指挥不是我的强项,但我刚看你指挥、分析的蛮好的,有什幺问题吗?」

      韩平顿了顿不安道:「是没问题,但…右侧已无任何陷阱,我们要如何防御来袭的魏兵?」

      雷克斯拉着缰绳驱马往右侧一回,平淡道:「右侧人数比较少…我来就好。」

      韩平看了一下右侧奔来的魏军骑兵少说已有百人,而水潭上有更多的士兵已陆续往丘陵移动,韩平一脸疑狐的看着雷克斯,正当要提出意见之时,「驾!」雷克斯已大喝一声策马而出奔向右侧战场。

      「将军,左侧魏军已来袭,是否要持续原阵行。」菁英部队的士兵叫醒了正在恍神的韩平。

      菁英部队的士兵疑惑道:「白…白影将军呢?」

      (他一个人要挡全部…难不成是疯了吗?这算什幺传说中的大将啊!算了算了!我得冷静一点,还是先应付眼前的敌人。)韩平举手喊道:「众将士听令,以锋失之阵迎向左侧敌军。」

      「喔~~~」士兵们快速的改变阵行,收起弓箭拿起长枪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整备好迎敌。

      韩平骑至最前头举枪喊道:「今日一战要让世人知道,我们是王神念的菁英部队….杀~~~」

      「杀~~~」(喀隆~~喀隆~~)五百骑兵以密集的阵行冲向迎面而来的魏军。

      魏军骑兵刚从水潭爬起,有的负伤、有的失去马匹、有的还处于不知所措的情况再加上丘陵地只有零散的骑兵群,剎时无人指挥的大军宛如一盘散沙一击则溃。

另一头,雷克斯向前骑不到一百公尺便停了下来

      (一个一个打太慢了,我要一次将你们全部打退!)雷克斯转身下马后,便架起弓步将三成的雷神剑之力全部集于右臂,(滋滋~)微微的电流在右手上窜流着,那双淩厉的眼神已对準了攻击的目标,(喀隆~~喀隆~~喀隆~~)此刻冲在最前头的四十多名魏军骑兵,已离雷克斯不到十公尺之远。

     

      雷克斯双脚缓缓微蹲然后迅速的向上一跃,雷克斯瞬时以意流气动将雷神剑的力量升至五成同时配合挥出右臂朝地上击出(卡!轰~~),一声轰然巨响贯彻云霄,有如天上雷云降下地面,这闪耀的的巨声震撼了战场上的所有人。

      魏军战马被这雷声一吓皆猛然急停,马背上的士兵一个没留神就被甩至前头狼狈落马。

      雷克斯在空中慢慢落下之时,意流气动让劲气再次提升,之后顺势挥出左、右双拳,连续击出二声巨响(卡!轰~~)(卡!轰~~)。

      战马接二连三的被雷声惊吓,不安的抬起前蹄希律律的长嘶,有些没有士兵骑乘的马匹早已陆续往后跑走。

      这时被雷击过的草地已燃起了些许的火苗,小火苗在草地上快速的传染着,顿时草原便成为火苗肆虐的地方。

      且因方才聚集的雷神剑之力仍有些电劲残留在雷克斯身上,故让铠甲吸存了部份电劲,使得微微的电流流窜于银白色的铠甲之上,使铠甲显得更加闪耀(滋~~滋~~)。

      从远处一看,雷克斯有如天神一般在半空之中发出闪烁的银色光芒,在缓缓落下后刚好踏在一堆火苗之上,这一幕让战场上的魏军们看傻了眼,且刚才的巨响一过魏兵们的耳朵皆隆隆作响,像似被雷声给夺走了魂魄,每个人都张了大眼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是那个诡异的道士!」、「他是怪物啊!」、「为什幺会有闪电啊!」「他会奇怪的法术啊!」、「我们打不过他的!」魏兵紧张的吞了个口水心中直冒着冷汗,而双脚则不自觉得往后退了几步。

      为何会发出雷声?为何身上会有闪耀的电流?为何他尽敢以一人之力面对大军?他是人?是仙还是妖?一开始的疑问慢慢发酵变成害怕,当疑问越来越多得不到解答甚至超出自我的理解範围之时,那害怕就会转化为恐惧,最后当恐惧佔满了脑中的思想,人们的意识就会对身体自动下一个命令……就是“逃”。

      雷克斯往前踏了一步,在离他最近的魏兵已受不了那凌人的气势和压迫感,于是便又往后退了四、五步之远,而后头的士兵看见前面的士兵有渐退之意,故也停下脚步跟着退后,就这样一个效应引发另一个效应,等到了五、六排之后的士兵,已萌起退却之意无心再战。

      「快逃啊!」、「我们打不过他的!」、「他是专吃闪电的妖怪啊!」、「退兵退兵!」、「我不要跟妖怪打啊!」有马的则驱着马快速奔离战场,没马的则用跑的也好、用爬的也好只要能保住性命,大家都使出吃奶的力气往后逃离。

      (哈!太好了,不用花一兵一卒也不用杀半个人,就可以让你们全部回老家了!)看着眼前的军队溃散的军队,雷克斯心中窃喜着。

      正当鬆了一口气的同时,在水潭边的鲁安负伤站起,举起剑来大喊着:「在厉害的道士也只不过是一个凡人而已,不然他就不用带着铠甲了,他之所以身穿着铠甲就表示他也是血肉之躯,大家不要怕他,再厉害的法术也杀不死我们成千成万的军队!」

      「这幺说好像有道理耶!」、「对啊!凡人才会穿铠甲!」、「他在虚张声势啊!」、「杀了他~杀了他~」、「不要靠近他,用弓箭射他!」、「杀~~~」,鲁安的喊话让士兵们恢复了一半的信心,虽然仍有一半的士兵在逃跑着,但越多人往前迎击就牵动着更多人加入进攻。

      士兵心中还是有所畏惧不敢靠近,故便以弓箭做远距离的攻击,以避免无法闪躲突然施放的法术。

      (咻~咻~咻~)零散的飞箭袭击而来,(糟糕!那个该死的家伙喊完话后,居然唤起大多数人的信心,由其是…我最讨厌的弓箭手!)雷克斯一面闪躲心中一面滴沽着。

      鲁安回头对逃跑的士兵吆喝着:「看哪~~~他会流血就表示他是个普通人,所以没什幺好怕的,大家一起杀!」

      「那个道士流血了?」、「他不是妖怪他也是凡人啊!」、「他是在故弄玄虚的!」、「杀~~~」听到此,后头更多的士兵接继的往回跑。

      雷克斯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流血?我哪里流血了?我又没受伤他眼睛是瞎了吗?……但这幺说也没错,后头的士兵根本就不知道前面的状况,话都是他在说的,他只要随便讲个几句,就算前头有一坨狗屎,也能被他讲成黄金啊!)雷克斯心中滴沽着。

      (嗯!那个家伙是祸乱的根源,定要先拿他下手!)看着迎面而来的士兵,雷克斯驱动了一下雷神剑之力(滋滋~~)。

      唰!的一声,剎那之间已冲过了十多名魏兵(哒哒~哒哒~哒哒~),跟不上速度的旁人只看到阵阵青光闪起,士兵们便接继倒下。

      鲁安见雷克斯朝自己的方向奔来,赶紧退步至水潭下,而身边七、八名士兵随即向前迎敌。

      以目前战场上,雷克斯的快拳已无能人挡,出拳的速度已超越普通人的反应,拳头的力道也受到雷神剑之力的提升,强可裂石劲似狂风,虽然魏兵身上皆有铠甲护身,但只要拳上的电流一过,防护的铠甲反倒变成导电的媒介。

      一晃眼,雷克斯已冲至鲁安面前,「鲁安?原来这骑兵队是由你在指挥!」雷克斯讶然道。

      鲁安在水潭里又退了两、三步一脸疑惑道:「你……认识我?」

      (对喔!我在傻什幺,我现在矇着面穿着盔甲他根本不知道我是谁。)雷克斯冷道:「呵!认不认识都无所谓,你若肯马上退兵我可以留你一命。」

      鲁安拿起剑指着雷克斯怒道:「笑话!像你这种不懂兵法只想用蛮力横干的人,我会让你知道战争不是一个人就能决定胜负的!杀了他~~~」语毕,鲁安和身旁的十名士兵向雷克斯围了过来。

      顿时余光一瞄,察觉后头的三名魏兵已作势砍下利剑,雷克斯一个右后转身的迴旋飞踢将三把长剑给挡向一旁(锵锵锵!),再顺势接上左手快拳(哒哒哒~~),把三名士兵身上的护甲都给击毁。(时间只过了二秒钟)

      当这三名士兵皆遍体鳞伤、两腿一软无力的倒下后,紧接着后方弓箭手的飞箭也袭至(咻~咻~咻~)。

      雷克斯在意流气动后,轻鬆的用手刃左、右斩下袭击而来的四、五把慢动作的冷箭(劈哩!劈哩!),再右脚轻垫一步双拳同出,将侧面的二名士兵给撞飞三公尺之远。(时间过了不到五秒钟)

      此时鲁安与另五名士兵包夹过来,雷克斯弓步一站双拳发出闪闪青光,四成的雷神剑之力让雷克斯在瞬间击出六十多拳(哒哒~哒哒~哒哒~),极速的青色光圈重击着魏兵,士兵宛如被青色飓风掠过,一弹指间就将鲁安及其五名士兵给击倒。(时间刚好到了第七秒钟)

      (喀隆~~喀隆~~)丘陵上的二十名骑兵组成一个小队,以锥形之阵冲向站在水潭的雷克斯,而左右两侧也各有三十多名的魏兵急奔而来。

      (这样打要打到什幺时候!)雷克斯往水潭跃了二大步并大胆的将力量维持在四成(滋滋~~)。

      当周围魏兵快要接近的一刻,雷克斯不慌不忙的将双手插入水潭之中,把聚来的电劲毫不保留的施放出去(滋滋~~),水潭快速的将雷神剑的电劲导向四周(滋滋~~),凡是靠近的士兵皆被电的麻痺无法动弹(滋滋~~)。

      而马匹一入水潭便感到一阵刺痛,激烈的晃动着身子并希律律的长嘶,马背上的士兵因感受到刺麻的电劲且又被摇晃的东倒西斜,在坐不稳的情况下皆被甩下马背。

      丘陵上的魏兵趁雷克斯专注应付水潭里的士兵之时,同步射出十多发冷箭(咻~咻~咻~)。

      当雷克斯察觉数道冷气袭击而来,抬头一看才发现寒急的箭尖已近在咫尺,但因箭数太多来不及闪躲,雷克斯收起电劲将力量转移至两手,身体一曲双臂交叉护头把力量提升到五成之力,打算利用雷神剑的力量挡下飞袭来的弓箭。

      但在提起左臂护卫头部的剎那,不自觉牵动着一股无形的力量,当下的雷克斯并没有理会那奇怪的异常感觉,只管用劲一提防护全身。

      在全身注意力都放在防御的时候,此时水潭哗!的一声,迅速的拉筑起一道坚硬的水壁。

      当还在莫名其妙之时水潭里的水因雷克斯的劲力一扯,力量随着牵引而上,瞬间水墙仿佛匣门般,一道一道的从水潭中被拉起,刚好挡下了来袭的冷箭(哗~哗~哗~)。

      惊讶的雷克斯一下子便感受到那不寻常的力量来源,(是…紫霜剑的力量!)雷克斯看到一颗篮色的小光球环绕在腰际上的紫霜剑,那清新又包罗万象的气感不同于雷神剑凛冽的气息,很快就能将之区分。

      但身在战场中,实在没有多余的时间去疑惑、欣喜、质疑那得来的新力量,雷克斯依照控制雷神剑的感觉,提起紫霜剑的劲力,左手一拉往空中划去,每挥一次就拉起一道水波打向周遭的魏兵(哗~~哗~~哗~~),在连续数道水波的冲击,水潭上的魏兵已被打的七零八散。

      (这样打太慢了,我要一次击退你们!)得意忘形的雷克斯站起马步,把右手抓住渐渐被蓝光包覆的左手手腕,得意的运着新得来的力量,而紫霜剑也散发出紫色的霜气相互共鸣着。

      瞬时,在雷克斯的后方慢慢的升起一道高约九公尺的水壁,随着雷克斯持继摧动着五成的紫霜剑之力,越升越高的水幕转眼间化成一片巨大的浪啸,看似要将众人吞没。

      魏兵皆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升起的一大片浪啸,心中诧异的想着,这浅浅的水潭是如何聚集成这十几公尺高的海啸?

      「是海啸吗?这里怎幺会有海啸啊?」、「他果然是妖怪啊!」、「快逃啊!」、「洪水又要来了!快逃!」少了领导将领,人人自危的魏兵已失去再次反攻的心,士兵像似热锅上的蚂蚁东窜西逃,纷纷往后逃离了战场。

      待魏军已逃的差不多,雷克斯才慢慢解除紫霜剑的能力,高大的浪啸缓缓的落下恢复成平静的水潭,水潭经过这一次的搅和已变成淡淡的粉红色。

      雷克斯看着周围负伤倒在地挣扎的士兵以及被水潭里的竹刺给刺伤的魏军将士,不知为何,在这平静的草原之中带有一点慌乱,在慌乱之中却带有一点不甘的怨恨,而在这怨恨之中则挑起心里最深处的罪恶感。

      (上一次和尔朱吐没儿对打的战场上,死伤是比这次严重且还要惨烈,而且我也没有杀死任何一个士兵,但为何心中却有如此不安的罪恶感。)雷克斯急促的喘着气,痛苦的用右手抓着额头试着平复心中挥之不去的罪恶感。

      在五百菁英回过头来要攻打右侧敌人之时,骑至最前头的韩平看到雷克斯站在染红的水潭上,且身旁都是负伤呻吟的魏兵、马匹,丘陵上皆是魏军所丢下的兵刃,地上到处插着断裂的弓箭,在远处的草原上,仍可看到正在逃离的士兵。

      (虽然大部份的魏军已被之前的陷阱弄伤,但…他真的一个人挡下了魏军吗?)   韩平不可置信的想着。

      (这……就是传闻中的白影将军吗?)

  • 名称:修真界败类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5 16:33:5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