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太阳全文阅读

虎牢关城下

      一个熟悉的身影在城关下不奈烦的来回走着。

      「嗯!这不是大哥吗?」夸吕在远处看道,便和赵琰及小水兽走向前去。

      夸吕疑惑问道:「大哥,你怎幺还在这里?」

      可沓振欣然道:「喔!你们也来了。」

      夸吕问道:「大哥,你不是比我们早出发吗?我以为你已经过虎牢关了。」

      可沓振无奈摇头道:「唉!我也想过关啊!」

      夸吕皱眉道:「难不成被魏国刁难了?」

      可沓振解释道:「不是!是因为方才关内有刺客闯入,所以现在里头有点混乱,城关守卫希望我先在这里等一会儿,待他通报没问题后再让我入关。」

      赵琰愕然道:「刺客?梁国的刺客吗?」

      可沓振摇头淡道:「这我就不知道了。」

      夸吕若有所思的猜道:「会和那巨兽有关吗?」

      可沓振托着下巴道:「我倒是没问,但依这情况看来…很有可能。」

      (我记得…虎牢关是由尔朱世隆负责的,难不成是他被杀吗?)赵琰好奇的追问道:「那有谁被杀了吗?」

      可沓振不悦的道:「我连关都还没踏入,你觉得我会知道有谁被杀吗?」

      (问一下也不行啊!气个屁!)忽然被兇的赵琰只能搔着头傻笑道:「没有啦!我只是问问…问问而已…」

      「启稟特使,在下已通报过,但因关内目前仍高度警戒着,所以会由我带你们入关,诸位这边请。」魏国接待的将领站在城关门口道。

      魏国将领边走边道:「天色已晚,在下已为三位特使安排好休息的房间…」

      「不了!我们要连夜赶路,不在这里过夜了。」可沓振举手打断说道。

      魏国将领点头道:「是!那就让在下引领特使过关。」

      可沓振一行人便在魏国将领的带领之下入关,关内沸沸扬扬的众多士兵也不知道在忙什幺,只知道好像发生了什幺严重的大事。

      赵琰试探的问道:「这虎牢关可是洛阳东边门户的重要关隘,可说是易守难攻的巨关啊!军备严整更不在话下,但倒底是何人竟敢向天公藉胆,潜入关内行刺呢?」

      魏国将领严肃的道:「不瞒特使大人,行刺者的身份其实我们至今仍在查探,只知道是一名二十来岁拿着一把青剑的年轻男子,据说武功了得,四、五十人都拿他没办法啊!」

      (拿着青剑的年轻男子!五十多人都拿不下他…这…不会是…)赵琰和小水兽对看了一下,似乎心中已有了答案。

      「敢问军爷…那…他行刺…」赵琰欲言又止,觉得好像又不太该问。

      魏国将领笑道:「他行刺当然没有成功,他本欲行刺尔朱世隆将军,但幸好尔朱将军临危不乱,利用刺客分神之际重伤了刺客,尔朱将军虽然受了点伤但也成功击退刺客。」

      (据我所知,尔朱世隆没啥厉害的功夫啊!怎幺可能击退…)赵琰和小水兽两人皆怀疑的皱起眉头互看了一眼。

      赵琰问道:「那有抓到刺客吗?」

      魏国将领道:「是没有抓到,但听说好像往洛阳的方向逃逸了,我们已发布通缉告知虎牢关到洛阳途中的所有城镇及驻守的军营,若他再次现身,必难逃我魏军追捕。」

      「请问,除此刺客事件之外,今日是否还有其他异常之事或战事发生?」夸吕想藉机询问巨兽之事。

      魏国将领想了一下道:「异常?是没有什幺异常之事,但因为这里离荥阳城非常接近,战事却还蛮常发生的,像今早就有巡查部队被梁国军队袭击。」

      (袭击?不可能啊!我们才刚从荥阳城出来而已,陶大人也没下令袭击我魏国军队,怎幺可能会有袭击的事情发生?)赵琰对夸吕微微摇着头,并用眼神暗示他事有蹊跷。

      夸吕假装关心问道:「喔!那受伤的巡查部队严不严重?在下对于医术也略有涉猎,要否让在下帮忙医治伤兵,好让我吐谷浑也为这场战争尽一份心力。」

      魏国将领面有难色的道:「因为……被袭击的部队只剩两人存活,且他们二人已在傍晚时分带了一些人马先回洛阳城向圣上覆命,所以特使这份心意在下先行谢过。」

      夸吕拱手回礼道:「您客气了…」

      夸吕接续试探问道:「只不过…此二人有否透露梁军的部队是如何袭击他们。」

      魏国将领摇头道:「这…我就不清楚了,但听说梁军的手段残忍,两位将军能死里逃生可说是大幸啊!」

      赵琰好奇问道:「喔!是哪两位武术了得的将军?能逃离梁军魔掌啊!」

      魏国将领笑道:「是宇文泰将军和侯景将军。」

      (嗯!这关隘统领是尔朱荣的堂弟,而此二人也是尔朱荣手下的猛将,所以这幺看来,抓长城公主一事必和尔朱荣脱离不了关係。)赵琰心中若有所思的想着。

      过了一会儿,众人仍在试探的问着行刺和部队遇袭事件,说着说着就已走到出关处。

      魏国将领面比着前面的马匹道:「尔朱将军因伤无法前来迎送特使,这三匹快马是尔朱将军给特使的,将军表示,心知河南王遇害一事虽帮不上忙,但仍想对此尽些棉薄之力,故希望这三快匹马能让特使尽早回吐谷浑。」

      夸吕拱手回谢道:「尔朱将军果然设想周道,夸吕先谢过尔朱将军。」,在旁的可沓振则露出一脸不屑的表情,因为他认为魏国只是在假装友好,来掩饰他们的过错。

      魏国将领道:「特使在途中若还有需要什幺物资的话,请儘管向延途所碰到的魏国关隘或营区说明,我魏国必会尽力为特使準备。」

      夸吕低头拱手笑道:「好!夸吕替吐谷浑向将军和魏国道谢,劳烦您了。」

      魏国将领拱手回道:「好说,特使大人慢走。」语毕后,一行人便离开虎牢关。

      在众人向前走了约一里路后,可沓振不悦的回头道:「我还是认为他们有所隐瞒。」

      夸吕皱着眉头点头道:「嗯!我也觉得这些事情都来得太巧了,被袭击的部队和刺客一事,他都故意说的很模糊。」

      赵琰看二人有点气愤故缓颊道:「或许是那名将领阶级太低,故不知道太多事吧!我看他样子不太像在隐瞒我们。」

      可沓振白了赵琰一眼道:「哼!你又知道了。」

      (呃!他怎幺老是看我不爽,我是哪里惹到他了。)赵琰傻笑的道:「没有啦!我猜的我猜的…」

      可沓振问道:「夸吕,从方才的问话之中,你有觉得有什幺可疑之处吗?」

      夸吕沉吟道:「嗯!方才那位将领说,存活下来的两名将军已回洛阳覆命,而那名刺客也往洛阳的方向离去,如果那两位将军是袭击我们的黑衣剑客……那…刺客又是谁呢?」

      (拿着青剑的年轻男子必定是雷克斯,我想…事情应该不是尔朱世隆所说的那样吧!雷克斯若要杀尔朱世隆,哪怕他有十条命都不够用,怎幺可能反被尔朱世隆击退呢?而且宇文泰和侯景都是尔朱荣的人,若有事要稟报应该第一时间先通报尔朱荣吧!不太可能因这袭击的小事而回洛阳晋见圣上,况且不只宇文泰和侯景前往洛阳连雷克斯也去洛阳了,那表示洛阳那边一定有什幺事情?)赵琰心中似已有些结论。

      赵琰提议道:「我觉得,或许走一趟洛阳城的话,应该可以找到一些线索。」

      夸吕欣然道:「赵大人知道些什幺了吗?」

      赵琰顿了顿搔着头道:「呃~~是还不清楚啦!只是直觉啦!」

      可沓振不屑道:「哼!直觉怎幺会準,你除了会用猜的和直觉以外,你还有什幺事情是说的準的。」

      (我上辈子是杀了他爸妈吗?这幺针对我!)赵琰尴尬的笑着,心中不悦滴沽道。

      夸吕托着下巴道:「若以赵大人的情报来看,梁军并没有派兵袭击魏军巡查部队,只怕那袭击的事件只是子虚乌有,可能是用来掩饰他们偷袭我们的事实。」

      赵琰附喝道:「没错没错!我也是这幺觉得,所以宇文泰和侯景应该不是回洛阳城覆命,他们定有另外的任务。」

      夸吕认同的道:「就如赵大人所言,或许走一趟洛阳城便可知道其中的关係。」

      可沓振想了一下道:「好吧!那你自己小心一点,为了早点回吐谷浑我就不入洛阳了。」

      夸吕点头道:「嗯!我知道。」

      可沓振严肃道:「一切小心了。」

      夸吕拱手道:「大哥放心。」,可沓振微微点头后便用力甩着马鞭扬长而去。

      (真是奇怪的家伙,好险不用再跟他同路,不然看到他的脸色就饱了!)赵琰心中不屑的滴沽着。

      夸吕拱手问道:「赵大人若不累,我们便连夜赶路。」

      赵琰回神过来道:「好…好啊!这路我还蛮熟的,有些捷径可以省去我们很多时间,即便是走夜路也不成问题。」

      夸吕好奇问道:「喔!没想到赵大人对魏国的路熟悉啊!」

      赵琰搔着头结巴的笑道:「啊!是…是啊!呵~~之前常来魏国处理一些事情,所以…比较清楚啦!」

      小水兽翻着白眼道:「啾~~啾啾啾啾!」(对对对!你这个“梁国人”最清楚啦!)

      于是由赵琰带领之下,二人和小水兽便往洛阳城出发,结束了这漫长的一夜。

在日月互换、斗转星移之后,已到了隔天夜晚,此时在洛阳南门外的龙门镇郊

      镇郊外有一处刻有千佛、万佛的石窟山壁,在石窟前一片漆黑的树林里,有几名士兵蹲在树旁、草丛中,似在等候着什幺。

      士兵甲不奈烦的小声问道:「喂!我们在这龙门石窟埋伏,已从中午等到现在了,我们到底在等什幺啊?不会真如将军所说的……巨兽吧!」

      士兵乙小声说道:「你管这幺多干嘛!在这里等,总比在虎牢关和梁军作战来的好吧!」

      士兵丙认同的小声说道:「是啊是啊!我宁可等这个什幺怪东西,我也不想和梁军打仗!现在和梁军打仗根本就是送死的行为。」

      士兵甲无奈的小声道:「也是啦!在这边闲了一天也算是捡到的。」

      士兵丁小声笑道:「还会有什幺怪物会比梁军还来得可怕啊!」

      「我啊!」一个低沈的声音从后面传出,将在场的四名士兵给吓了一跳。

      士兵丁害怕的结巴道:「将…将…军!」

      一名背着银枪的年轻将领也蹲在旁边,小声的怒道:「叫你们不要发出声音,你们还给我聊的这幺开心!」

      士兵甲疑惑的小声道:「宇文将军,真的…有巨兽吗?」

      宇文泰比着自己的右脸嘲讽的道:「不然…你以为我脸上的叉是我自己划的唷!」

      众士兵看着宇文泰调侃着自己右脸上红肿的两道交叉伤口,再搭配上他那严肃的表情,那花脸实在让人忍不住的噗嗤一笑,士兵们看着宇文泰也微微笑了一下,其余的人才笑了出来。

      现年二十二岁的宇文泰,是军队中最年轻的高阶将领,足智多谋的他有很强的指挥能力,虽然和父亲所加入的起义军被魏国压制而兵败,但个人的才华仍受到魏国的赏识,因此而被擢升、重用。

      宇文泰轻鬆的笑道:「好啦!严肃一点,别再说话了!」

      士兵乙好奇的小声问道:「将军,倘若…那巨兽已跑到别的地方了,那我们不是白等了吗?」

      宇文泰胸有成竹的笑道:「虽然要经过洛阳的路有很多条,但我就是确信牠们定会走这一条。」

      士兵丙皱起眉头道:「“牠们”?所以全部是几只啊?」

      话一说完,石窟里便刮起一阵凉风(咻~~)。

      士兵甲闭上眼睛舒服的小声说道:「嗯~~好凉的风,这道凉风解了我心头的烦躁。」

      宇文泰突然严肃的站起来道:「记住,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可以出来,但只要我一下令你们就要立刻放箭,不管前头有谁……一定要放箭。」,众士兵皆疑惑的看着忽然严肃的宇文泰。

      宇文泰抽出背上的银枪冷道:「…来了!」

      看着石窟上零散的小碎石掉落(沙沙~~),士兵们赶紧收回玩笑的心情,紧握着弓箭屏息以待。

      (不会真的有怪物吧!)士兵乙心中有些害怕。

      (哒哒哒~~)从石窟上方跃下了六名身穿大衣、头套的高大人影,跳下后便往树林的方向奔去。

      跑没几步,最前头一名较高壮的男子顿时举手猛然一停(沙~~~)。

      较高壮的男子低沈道:「…人…味道…」停下后,身旁其余五个人皆怒气沖沖的扫视着前方阴暗的森林,好像在寻找什幺,且不时还发出低吼的声音。

      这时宇文泰翻转着手中银枪从林阴中走出笑道:「我已恭候你们多时了!」,这六人看到宇文泰后,低吼声便是明显(吼~~),似在警告宇文泰不可再接近。

      宇文泰看到最后头的那个男子,肩上扛着一个麻布袋,便举起银枪指着道:「我不知道万俟丑奴为何和我们一样要抓长城公主,但我建议你们还是乖乖的放下她!否则…」

      较高壮的男子嘴角微扬的低沈道:「…又…如何…」

      宇文泰知道这问也是白问,因为他们绝对不会这幺简单的就範,故便将银枪举向天喊道:「…死!」

      暗号一出,树林中马上站起一百多名拿着弓箭的士兵,并随即将箭头点起火来,魏军将领喊道:「放箭!」

      (飒~飒~飒~)宇文泰随着火箭的射出,也提着银枪毫无畏惧的冲向前去,但眼前身穿大衣的六名男子并没有坐以待毙,凭藉着灵敏的身手,一面闪避火箭的来袭一面接近树林里的士兵。

      双方交战就在一瞬之间,「吼~~~吼~~~」被火箭射中的高壮男子,愤怒的像野兽般的吼叫着,且身上的大衣刚好成为助燃的导引线,让火焰轻易的附于身上燃起。

      其中三名被火箭射中的男子,因受不了那烈焰焚烧的痛楚,便拔出身上的火箭且将身上着火的大衣给撕裂,但这一撕,也让众人看到了这几名男子的真面目。

      士兵不可置信的道:「这…这是老虎…吗?」

      「吼吼吼~~」巨兽们大吼一声,便冲进树林里开始猎杀士兵。

      「放箭!再放箭啊!」魏军将领喊道,士兵们陆续的填装新的火箭射出。

      (飒~飒~飒~)流星般的火箭不断的射向巨兽,有些被巨兽给扫向一旁,有些射偏的则散落在树林里,不到几分钟的时间,森林已开始燃起大火。

      宇文泰只针对扛着麻布袋的巨兽攻击,虽然背后箭雨如下,但宇文泰敏锐的身手让他在火雨之中仍应付自如、游刃有余。

      (飒飒飒!)宇文泰使着流利的银枪攻击着眼前巨兽,那银枪犹如灵蛇出洞,快速的扎到定点又收回,并依着长距离的优势让巨兽无法近身威胁。

      巨兽左臂护着肩上的麻布袋,只腾出右手防御着长枪攻势,宇文泰一开始便以锐厉的刺击逼迫巨兽退步,此时宇文泰飞身一跃由上而下连击三枪,高速的枪法宛如三枪同时击发,在凌空之际挑枪下压让枪身仿佛弯曲般,像似鹰爪如空降临(飒~~)。

      但巨兽仍无所畏惧,狂吼之后击出右爪迎向宇文泰的鹰枪,锵!的一声,爪、枪交击的瞬间擦出零星火花,鲜血也从巨兽右掌溅出,巨兽忍痛咬牙低吼,即使着右爪反向挥出,宇文泰落地后即刻立枪格挡,铿!声一过人已退了四、五步之远。

      声震枪抖,过大的劲力让宇文泰手中的银枪微微呜动抖着,巨兽趁宇文泰还未回神,便双脚用力一蹬如饿虎扑羊之势冲向宇文泰。

      宇文泰的余光瞄见巨兽有所动作,随即将身形压低半马一蹲稳住自己的情绪,并于左手紧握枪底、右手实握枪身,立即停下抖动的银枪。

      就在双方离不到一步的距离,巨兽已拉起右臂準备往前击下,而宇文泰则虚晃着身形,脚步快速的往侧边位移,藉由双方距离太过于靠近而来不及变化攻击角度,使巨兽右爪插空直接击向地面(碰!)。

      当宇文泰消失于眼前之时,迎向前来的却变成三把火箭,来不及闪躲的巨兽只能侧着身子以右肩朝前,避免伤到左肩上的麻布袋,并举起右臂护头尽量将伤害减至最低,(飒飒飒!)但即便如此,火箭仍然扎实射中巨兽的右臂、右腿及腰部。

      巨兽沈闷一声后用力将右臂一挥,甩开插在臂膀上的火箭,正当準备回头找宇文泰的身影,颈椎突然猛然一震,口中血液顿时喷出,巨兽知道敌人就在后头,但无奈颈子就是没办法动弹,直至意识背后站着一个人之时,银枪已贯穿巨兽的咽喉。

      巨兽身体一麻双腿曲膝跪下,意志坚韧的巨兽仍不服输,颤抖的右掌抓住刺穿咽喉的银枪,试着想要将之抽出,可是驱体的损伤来得比牠所想像的严重,铁一般的意志仍不敌衰弱的身体,最终还是逃不过死亡的召唤,倒卧在血泊之中。

      巨兽一死,宇文泰赶紧将压在巨兽尸体下的麻布袋给拖到旁边。

      解开麻布袋后,宇文泰蹲下仔细观看着袋中的东西,在一番检查后宇文泰才轻鬆的笑道:「好险公主没事。」

      (哒哒!哒哒!)这时一个沈重的步伐从后头靠近宇文泰,机警的宇文泰立刻嗅到潜伏在旁的杀气,就在提起警觉準备反应之时,背后已传来低沈的声音道:「你…死…」

      转头一看,宇文泰才惊觉,士兵所埋伏的森林早已烧起了熊熊大火,树林中只剩下少数几名士兵仍在对抗着负伤的巨兽,只有眼前较高壮的男子不但没受到任何的伤,连身上大衣也完好如初。

      (怎幺没看到侯景的人马,这个时候他不是应该要出来援助我了吗?)宇文泰的眼神不断的扫视着四周,并计算了一下插在巨兽尸体上的银枪离自己多远。

      眼前高壮的男子从大衣中伸出兽般的巨掌吼道:「吼!…死…」

      宇文泰知道再不有所行动,自己必成为下一具尸体,故使出全身力气往银枪的方向奔去,才刚起步,高壮的男子已一脚踢向宇文泰的腹部。

      在地上翻了几圈的宇文泰,忍着腹痛顺势站起,但头一抬,巨大的兽掌已冷不防的击向他的左脸,刚好将他揍到巨兽的尸体旁边。

      一阵晕眩的宇文泰抓着插在尸体上的银枪缓缓站起,看着前方树林被大火肆虐,且方才还在和巨兽对峙的士兵已都不存在,只剩三名负伤的巨兽从大火中慢慢走出,分别站到高壮男子的背后眼露杀气之意。

      (居然被侯景给摆了一道!可恶!既然要死…也要死的轰轰烈烈!)心中有些慌张的宇文泰,擦拭着嘴角的血液后深深的吸一口气,试图调和体内的瘀气并重新组织自己的攻势。

      (把手尽握,掌抵枪面,指贴肋下,锁枪缠腰;肘尖后撑,脊侧迎面,持枪中平,枪刃双分;静脑…收目凝,半马…定坐骑。)大敌当前,宇文泰却缓缓的闭上双眼,心里不但回想着持枪诀,也一面调整着自己的姿态,摒弃所有杂念让一切回归最初。

      三名负伤的巨兽看到闭上眼睛的宇文泰觉得有机可趁,便慢慢的走向前来想试探宇文泰有无任何动作,就在巨兽认为宇文泰毫无反应之时,啪!的一声,三名巨兽从三个不同的方向冲向宇文泰,想攻个出其不意(哒哒哒~~)。

      在宇文泰张眼的剎那,身上气劲瞬时爆发并大喝一声:「凤鸣~~」凤字一出,宇文泰已迅速的击出手中银枪,因速度太快,迫使的银枪在空气中高速的磨擦而产生出尖锐的音波声,那短短的声响宛如凤凰鸣叫般清脆嘹亮,当鸣声响起之时,银枪早已刺穿第一名巨兽的头部。(时间只过了0.5秒钟。)

      被银枪贯头的巨兽虽当场毙命,但不受控制的驱体仍扑向前来,宇文泰收枪的同时,转身侧过扑向前的巨兽尸体,提气一震再次往左侧爆发,但因连发的时间太过于接近,以至宇文泰体内气絮大乱,虽然勉强击出“凤鸣”刺穿了第二名巨兽头部,可是已让他无法再闪避迎向前的第二名巨兽尸体。(时间又过了不到1秒钟。)

      (唰~~)尘埃飞扬后,宇文泰被第二名巨兽的尸体给撞倒压在下面,除了只露出头部之外,胸部以下皆被压住无法动弹,而第三只巨兽飞越扑空后,即刻垫步往后转向,想给宇文泰最后一击。

      在宇文泰正努力想要从尸体下挣扎出来时,「吼~~~」第三名巨兽早已站在旁边怒瞪着他,巨兽吼声一过,便举起利爪朝宇文泰的头部刺下,飒!鲜血即刻飞溅洒出,沾满着巨兽的身体和宇文泰的脸。

      只见莫明的青剑一挥,剑上的血液便不着痕迹的完全甩出,而无头巨兽也缓缓的跪地倒卧。

      「呵~~多亏这场大火,让我能顺利的找到你们!」雷克斯淡淡的微笑说道。

      高壮男子怒目兇光的道:「吼…你…谁…」

      雷克斯嘴角微扬的道:「雷克斯。」

      高壮男子退下大衣上的头套,仔细打量着雷克斯道:「…雷…克…斯…」,没想到头套下所隐藏的,竟是白色毛髮的虎头,白毛之中还参着几条黑色的纹路,而牠那冰蓝色的眼珠,则让人有一种冷峻高傲的感觉。

      雷克斯平淡笑道:「呵!这种情形若在四个月前看到,我可能会又叫又跳吧!」

      突然,雷克斯背后的高空之中亮起了点点星火,当火光拉近时,极速的光点变成流星般的箭失,挟着燃烧的烈焰坠下,而白虎兽见密麻的火雨落下,立即往麻布袋的方向跑去。

      已勉强从巨兽尸体下爬出半个身子的宇文泰,对着雷克斯喊道:「快阻止他!麻布袋里装的是公主!」

      「公主!」雷克斯意流气动后,以五成之力将压住宇文泰的巨兽尸骸给一脚踢向白虎兽(碰!)。

      白虎兽见尸体飞来,便猛然出掌一压,将飞在半空之中的巨兽尸骸,瞬间给压到地面(轰!)。

      同一时间,一百多发火箭从空中猛烈射下(咻~咻~咻~),白虎兽顺手举起地上巨兽尸体挡着袭来的火箭,在白虎兽惊觉身旁的麻布袋已着火之时,才知道长城公主早已不见蹤影。

      一名拿着大刀的将领喊道:「继续朝巨兽放箭!其余人等随我杀向巨兽!」

      「杀~~~」

      宇文泰拖着疲惫的身驱,撑着银枪缓缓的站起道:「可恶的侯景,只想捡现成的便宜。」

      愤怒的白虎兽看到奔上来的士兵,即刻丢下举起尸体,深吸一口气后朝前方怒喝一声:「吼~~~~~~」,震耳欲聋的吼叫声,挟杂着强大的气劲发散出去,如同数道圆形音波震向前方,把空中袭来的火箭一一挡下,而冲过来的士兵受不了这强大音波的震撼,皆掩住耳朵痛苦的倒在地上。

      等音波消失后,白虎兽也消失在众人眼前,只留下一群被声波震破耳膜的士兵和领军前来的侯景及宇文泰。

      宇文泰不悦的质问道:「你怎幺现在才出现?不是说好等巨兽袭向树林之时,你们就要从后头进攻,一起包夹牠们的吗?」

      侯景边收着大刀一边理所当然的道:「以刚刚的情况,就算从前后包夹也佔不了什幺甜头,我可是这附近能阻止巨兽的最后一支部队,所以我当然要选择最适当的时机袭击啊!」

      宇文泰平淡道:「你的意思…是连我都可以牺牲啰!」

      侯景双手一摊笑道:「当然不是!若真要牺牲你的话,我就不会出来救援了。」

      宇文泰不悦道:「哼!现在可好了,不但巨兽逃跑了,连长城公主都不见了!」

      侯景好奇问道:「刚刚那个人是谁?」

      宇文泰斥责道:「我怎幺知道?要不是你出来晚了,根本不会发生这种事!」

      侯景张手道:「好了!不要在部下面前推来推去的,这样很难看!洛阳可是我们地盘,想要找一只白毛巨兽和一个带着公主的少年应该不难吧!」

      宇文泰皱着眉头道:「这事可不能惊动朝廷,若让圣上知道了,你我的人头可不保。」

      侯景从怀里拿出二道令牌交给身边的两名传令兵道:「你们即刻到附近的龙门营区和丰李营区各调派一千人,龙门营区的士兵搜索洛阳以南及东南的地方,丰李营区则搜索洛阳以西的地方。」

      两名传令兵拱手道:「是!」

      宇文泰忧心道:「才各调一千人而已,会不会太少?」

      侯景解释道:「调太多人怕会引起怀疑或不必要的关注,若能抓得到的话二千人就已足够,若抓不到…再调一万人都没用,更何况洛阳附近还蛮多兵哨驻守,等消息一传开,我就不信他跑的了。」

      宇文泰对两名传令兵补充道:「记住,要跟两个营区说……说是缉拿採花贼,此人从各地虏走了三、四十少女準备贩卖,务必于明晨之前逮捕归案。」

      「是!」两位传令兵回道后,便快马前往两营区调派人手。

      侯景冷然道:「到明天早晨前是关键时刻,能不能找得到人就靠这段黄金时间了。」

往龙门镇附近

      雷克斯背着昏迷的萧玉姈快速的奔跑在往龙门镇的道路上。

      突然,一株四、五公尺高的松树从旁边飞向雷克斯前方的路上,(唰~~)这一插挡下来雷克斯行进的路径。

      雷克斯赶紧停下脚步一看,才察觉白虎兽扛着另一株松树站在一旁在等着他通过。

      雷克斯讶然道:「没想到,你的动作还蛮快的。」

      白虎兽比着道:「…交…出来……公主…」

      雷克斯冷然嘲讽道:「哼!下…辈…子…吧!」

      「吼!」白虎兽一声怒喝,便扛着松树冲向雷克斯,就在接近之时,随着左脚跨步一迈,肩上的松树即刻向前扫出(唰~~)。

      雷克斯因背着萧玉姈不好闪躲,故奋力往上一跳越过横扫而来的松树。

      白虎兽心中一喜,立刻收回松树改用刺击的方式,将手中树木撞向跃在半空之中的雷克斯。

      雷克斯心知避无可避,便抽出雷神剑向下一挥(唰!),一道青色弧刃,势如破竹般轻易的将松树划成两半。

      (劈哩~~)清脆的劈哩声,由树头裂至树尾,迫使白虎兽不得不放弃手中巨木(唰~~),就在青色剑刃一过,松树便应声碎裂。

      强大的青色气震将白虎兽震退了两步,雷克斯利用这空挡,将雷神剑之力聚于右腿,在一弹指间,已快速的踢出四十多脚(哒哒哒哒~~),连续的攻势,又将白虎兽给踢退了四、五步之远,直到撞倒了身后的松树才停下。

      白虎兽虽发觉身体一阵刺麻感,但这小小的电流还不致于造成牠任何的伤害,气愤的白虎兽一个翻身即伸出掌中利爪,準备再次战过。

      但这时才发现,在这黑夜的树林里却只独剩牠一人,在左右张望后,确定雷克斯已再次从牠手中逃跑,愤怒的白虎兽伸出利爪往侧边一抓,将立于身旁的松树给抓毁(劈啪!),并朝着天空大喊一声:「雷~~克~~斯~~」

      「吼吼吼~~~~~~」

      (那只老虎的皮这幺硬,我可没那闲功夫留下慢慢陪牠打啊!)在远处听到怒吼声的雷克斯,则瞄了一下后头心中滴沽着。

      (时间紧迫,我得赶快把公主交回去,这样我才能继续找生命之水!)

  • 名称:我是太阳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5 16:32:5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